• 十年孝母温馨乱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2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十年孝母温馨乱 作者:xiaojiuwo228

    有人孝母,可是没人像我对寡母行孝的那般深入到位和历久弥亲!

    我的家乡是南方一个山区小县的一个边远小村庄。我和母亲住在村边的一栋小「洋楼」里,那是爷爷到菲律宾经商后寄钱来盖的。我15岁的时候,父亲凭爷爷的关係去了香港,后来又辗转到了菲律宾,可惜还没来得及接我母亲出去,竟不幸客死他乡。为了我,母亲决定守寡,因为她捨不得离开我和那栋可爱的小洋楼。

    我们房子位于村边的一个小山坳里,三面是青翠的小树林,前面是一片水稻田,相当幽静。楼只有两层半,总共才五个房间。母子俩住在里面,加上爷爷不时寄来的侨汇,就当时的水準而言,应该说我们过的是令人羡慕的日子了。

    我本来可以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孝母、娶妻、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可是到了我18岁的时候,工友无意中的一句话,竟引发了我和亲娘之间整整10年的母子乱伦。那是一段我与亲生母亲过着缠绵温馨、清醇甜蜜的亦母亦妻生活的黄金时期。

    第一章:一句话引发的母子乱伦

    我中小学读书成绩都还算不错,但18岁高中毕业时,由于家庭有点「海外」关係,更主要是由于母亲不善于讨好一些人,结果自然没被选派上大学,于是只好回到家乡,在村里的碾米厂当个记帐员。

    一天下午放工,我正收拾着要回家,突然机修工阿发神秘兮兮地走过来,指着碾米工阿伦的背后说:「你知道那家伙急急忙忙要回去干什幺吗?」我说不知道。

    「回家骑老妈!」阿发诡秘地说。

    我开头不明白他的意思,便说这年头谁还骑马。他说你听错了,是回家骑他的母亲。我马上意识到什幺,赶紧说,你别乱讲啦,哪有的事。真有的话,那岂不是母子乱伦,传出去会出大事的。阿发才开始有点怕,连忙央求我保密。但他接着说,那事儿千真万确,是阿伦亲口告诉他的,因为他们两个好得不得了。阿发说他实在是忍不住才讲出来,但只限我一个,要我发誓不再多传。我当然答应了。

    阿发兴之所至,说要带我去实地观察阿伦和他母亲。刚好那天我没什幺事,两个人便一同快速赶上去。走了不久,我们离阿伦不远,看着他回到他母亲看的小店。阿发一走进去,他母亲的便迅速迎上来,母子两人亲热地搂抱在一起,接着便双双走进里屋去了。那当母亲的,看来有40出头,白胖丰满,慈眉善目的,看不出是个淫蕩的妇人,但她胸部高耸,丰臀略翘,看样子性慾很强,阿伦跟她在一起,免不了乾柴烈火,母子乱伦的事情只怕是水到渠成。不过我们也没再看到什幺,只能猜想此刻那母子俩大约已经在床上粘到一块翻云覆雨了。后来我们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精神上震动很大。阿伦的母亲是寡妇,阿伦十分孝顺她,想不到两人竟然会干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丑事。但又一想,要是阿伦的父亲还活着,那母子乱伦当然是对父亲的伤害,但现在他父亲已经不在了,他们俩这样做其实也没碍到别人。如果两人都愿意,而且双方都快乐,为什幺不可以呢?

    突然间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母亲跟阿伦的母亲不也是一样守寡吗?为什幺我们就不可以做相同的事情呢?何况我母亲看起来比阿伦的母亲还更年轻漂亮,听说年轻漂亮的女子性需要特别强,我以前为什幺没留意这个问题呢?其实从14岁起便对母亲又了感觉,每每幻想着能与她乱伦交媾。只是碍于道德,才压抑了自己的性幻想。如今我切实认为,其实我们之间是可以有那种关係的,因为我父亲根本不在了,母亲又不愿意再嫁。当然,我也知道母亲是个很传统的妇女,她可能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然而我奸烝亲娘的慾望一经挑起,便再也难以平息。于是我认定应当试试。问题是,要採用什幺方法?好在我很快就有了办法。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的日记收藏不是很严密,母亲偶然也可以看到。我要在日记上用点计谋。

    于是,当天晚上我在日记里写下一个根据地摊文学加以发挥改编的故事:

    看了这则故事,我感到十分惭愧。我对母亲虽然也算是孝顺,但离白状元的真孝还差一万八千里。人非牲畜,不是有吃有睡就够了。更何况连牲畜也会发情交媾,人哪能那样无性情。如今母亲为我守寡多年,夜夜独守空房,她的痛苦我也应当猜得出才对,但我却不能深入孝敬她,哪怕是跟她睡上一夜为她解闷。我这样自私,还是人吗?我还比得上那些性情中的猪牛犬羊吗?

    我18岁了,早已完成了性成熟,看到女孩我常常想入非非,恨不得能搂她一个在怀里尽情交媾,但不到二十四五岁,哪能结婚啊。我这边日夜想着女人的肉体,天天憋得难受,每天只能靠手淫把宝贵的精液排洩出来白白浪费掉,却不能分一点点给最最需要的母亲。我这样做表面说来是在遵从道德,实际上是道德害苦了两个无辜的肉身。是时候了,我应该勇敢地走出第一步。但母亲是个传统妇女,人家村口的李大婶连大白天也常常穿着花短裤,在院子里进进出出,露出丰满雪白的大腿,引得我每每要偷看她几眼,可母亲在家中连小腿肚也不露给我看,她会理解我的孝心和苦衷吗?我不知道。我好痛苦啊!!!

    日记写好了,要怎样才知道母亲看过它了呢?这自然难不倒我。在这一页夹跟头髮吗?不。要是母亲没吹动它,让它照旧留着,那我不是白费劲了吗?我选择的是夹一丁点棉丝,把它夹在这一页的最边沿,只要母亲打开这一页,哪怕是最轻的呼吸也足以把它吹走。我布置完毕,第二天就放心上工去了。

    下午放工回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日记本。让我万分高兴的是,那根细棉丝不见了,真真切切地不见了!而且入门时母亲还对我嫣然一笑,那是从来未有的呀。她看见我的日记了,她竟然不生气,我成功了!

    但是让我感到美中不足的是,母亲没有露一点皮肉给我。是她不愿意,还是不好意思呢?我还得等着看。幸好晚上睡觉前,苗头来啦。母亲先是进了她的房间,随即又开门出来对我说,门锁好了吗?我一看不得了:母亲穿的正在是一条农村妇女爱穿的花短裤,粉红的底色,散布着几朵白色的小花。短裤的上面、在内衣开襟的地方,可以看到妈妈那略微凹下的、精緻性感的肚脐眼,中间是略微凸出的小肚,下面则露出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发出柔和而诱人的白光。我的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差点眩晕过去。我真想扑过抱娘的大腿,可双腿直髮软,更别说哪来的勇气了。

    接下去的一个小时,我简直不知道是怎样过的,总之满脑子都是那雪白的大腿。后来,我设法冷静了下来,决定今晚就行动。

    我没有睡,因为当然睡不着。12点,我突然发出几声恐怖的尖叫:「啊,啊,救命啊!」母亲听到声音,立马冲进我的房间,把我紧紧抱住,急切地问我出了什幺事。我按事先编好的回答。

    「我做噩梦了!」我说。

    「乖,快告诉妈,梦见了什幺?」

    「梦见爸爸在追打我,他好凶好凶。我吓死了。」

    「不会吧,你是个好孩子。爸爸在天之灵不会不知道的。他感激你都还来不及,哪能打你呢?」

    「爸爸他口口声声骂我不孝。」听完这些,想来妈妈应当知道我的用意了。于是她说:「说你不孝,不对。我们不愁吃不愁穿,我从来没受过什幺苦。你又样样听话,妈妈我从来没有感到为难。难道你还会有什幺做得不够的地方吗?不会吧?」

    你知道,此时母亲的丰满大腿已经完全跟我的双腿绞在一块了,她那高耸的两个乳房完全包住了我的一条光裸的手臂,儘管还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我已经完全感受到那柔软。她的嘴跟我的离得那幺近,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温香。我的慾望之紧迫,是任何语言也无法形容的。但我还是能够冷静地继续说下去:「爸爸骂我为什幺不劝你……劝你……让你独守空房。」

    「不许你乱说,」妈妈显得有点生气。「劝我什幺?劝我改嫁?我不改嫁不但是为了你,还为了咱林家后代香火不断,这是我十分愿意的。」

    她转而用温柔的口气说,「再说谁说我独守空房?我们这栋房子里,不是还有你这个宝贝的儿子吗?有你,妈妈这辈子满足了!满足了!」

    我知道时候到了,便大着胆说,「妈,从今以后,我天天晚上陪你,好吗?」

    妈妈变得非常激动,她深情地吻着我的脸颊。「不,是我应该陪你,孩子!你一个人从小没有父亲,多可怜啊。娘不陪你谁陪你?从今以后,咱们母子俩永不分离,好吗?」

    「好!」

    「那就好好睡吧。时候不早了。」妈说着就侧身躺了下来,紧紧地抱住我,继续吻着我的脸颊。很快地,我们的嘴已经凑到了一块。妈妈口中的女人香气直接呵到我的鼻上,我顿时感到难以名状的兴奋。我也张开嘴跟她接吻。两人的舌头绞成一块,消魂的时刻少说也有十分钟!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不安分起来了。我的手不断地捏着母亲的乳房,还不时往下伸到她柔软的腹部,差一点没摸到她的耻丘。我整个人变得很烦躁,处在一种非欲交接则不可的状态。

    「妈,我难受,我好难受啊!妈,妈,我不行了!」

    「乖儿子,妈知道你难受,你大了。」

    母亲紧紧地抱着我,温情脉脉地说,「来,是时候啦。乖儿子,妈带你去一个快乐的地方。」说着,她自己先脱下短裤和内衣,顿时那两粒白生生、温绵绵的大乳暴了出来。我立即伸嘴去含,她又帮我脱下上衣和内裤。这下,母子俩已经赤裸裸地紧贴在一起了。

    「乖儿子,来,骑上来。骑在妈的身上。妈来教你。」

    到了此时,饱受淫情煎熬的我顿时从内心欢呼起来:我终于也可以「回家骑老妈」了!「骑上来,对,是这样。」

    妈调整好两人的姿势,让我的手臂搂住她的脖子,胸部贴着她的乳房,下身对準她的双腿交会处,等两人都感到舒适了,才伸手抓住我的阳具。她的手是那幺肥厚细腻,我简直无法用什幺语言来形容我的快感。但更刺激的还在后头。

    「我的乖儿子,」妈深情地说,「想不到你的小宝贝也有这幺大了。想不想女人?」

    「想!」

    「想不想妈?」

    「想死啦!」

    「想做什幺?」

    「不知道,就是想。想有个洞洞往里插。」

    「乖儿子,你知道吗?妈的下面有个洞,水汪汪的。妈让你的小宝贝进去。进去了,消消火,再硬的东西也会变软,那时你就不会难受了。

    对,就这里。让妈扶着你的小宝贝进去吧。来。对啦,往下压点,对啦。好,进去啦!」

    妈的手一放开,我的阳具也随之尽根而入,因为里面早已是湿淋淋的,没有一点阻力。

    感谢可亲可爱的娘,她让18岁的亲儿我插入她的宝地和禁宫。

    这一插,使我从处男变成了男人。这一插,让我回到了18年前孕育我的地方。这一插,让男女的性器把一对母子如胶似漆地勾连到了一起。这一插,让我这初次尝到女人滋味的少男从此对妈妈的肉洞蜜穴魂牵梦绕朝思暮,没有一刻稍减。

    我的肉棒已经在母亲的洞穴里啦,想那里面是什幺样的感觉呀:又热又湿又软,时收时缩时紧时滑,难以言表的天堂般的快感,快感,还是快感!!这就是他们说的骑老妈吗?如果是,那世间绝对不会有什幺是事比这更快乐的啦。

    我的淫情象脱缰的野马一样地奔放:我的双手在母亲的秀髮与香脖之间不停地抚摩,我的舌头在母亲的香口中不断地搅动着,我的肚子和母亲柔软的腹部丝丝入扣地厮磨着,我的阴茎在母亲温润的阴户里毫无顾忌地跳动着,享受着亲娘肉洞的浸淫和有节奏的按摩……我一方面希望母子俩的性器官永远地粘合在一起,一方面却过快地就有了想射精的慾望。我今年初开始手淫,每次射精都有快感,但现在刚开始我就急不可耐地想射出来,好像只有早早地射出去才能释放我的全部淫情。我带着小公狗嗅到发情母狗的阴户时的激烈兴奋,开始哼叫起来,在亲娘的怀抱里嗲声地哼叫起来。妈知道我已经无法控制地要爆发了。

    「乖,想射就射出来,毫无保留地全部射出来吧,我的儿。男孩子第一次都很快,不快快射完不能消火。」

    趁着妈张嘴说话,我把舌头伸入妈的口中,两条舌头再次缠绵在一起。我再也忍不住了。一阵紧似一阵的抽搐之后,我终于把童子精射进了孕育过我的、亲爱的妈妈的子宫里,那是造物赐予我的无比消魂的桃源洞!

    对于初经人道的我,射精是天下最快乐的享受!

    「妈,」几分钟后我才恢复说话的能力。「妈你说得对,我软下来了,我尽兴了。妈的洞还真管用,真能帮我消火。」

    「对,女人就是这里值钱。男人那东西再硬,进来一会儿都得变软,不变软,男人会憋得慌。宝贝你说是吗?」

    「的确没错。我平时想女人……」

    「想哪个女人?」

    「想……,想……比较多的也就是那个李大婶吧。」

    「呸,老猪婆!就凭那两条肥骚腿?」

    「也是也不是。但自从看了妈你的腿,就只想你了!」

    「这还像话。不过我是你妈。怎幺可以。」

    「老妈方便,就在身边,什幺时候伸手抱来就用。我上班的时候,天天想着的是什幺妈知道吗?」

    「不知道。想什幺?」「回家骑老妈!」「妈也时时想着你来骑。你知道吗,孩子?你爸在的时候妈的洞洞没有一个晚上是空着的。现在三年了,妈什幺都好,最难熬的就是欠一根肉棍来插。这下好了,孩子。妈每天晚上都要让你骑,妈的洞洞天天晚上都要你来插。知道吗?不管你做什幺,都没有给妈妈插穴这幺有孝心!」「我要骑妈一辈子,要孝敬妈妈一辈子。」「一辈子不敢说。你还要讨老婆传宗接代呢。」「讨了老婆还要分给娘。」说着说着,妈突然叫了起来:

    「啊不行了。现在轮到我难受了。」妈唰地一声腾起身子。

    「宝贝,你平躺着,让妈上你。」说罢她翻身骑到我身上。

    可是整整一个上午我根本难以工作,我下身涨得非常厉害,满脑子想的儘是与母亲交媾、交媾。中午休息,我小跑着回家,一心只想「回家骑老妈」。但一到家我就大失所望。妈不在,桌上留了个字条,说是给外婆送鸡肉去了。要我一个人吃桌上的老母鸡肉。鸡肉我是要吃的,但要紧还是要发洩。现在我什幺也不要,只要有一个肉洞让我插入就行了。可妈妈不在,我急得难受啊。

    看到桌上的鸡肉,我突然想起来啦:母鸡不也有一个肉洞吗,不也可以插吗?对,家里母鸡现成有三五只,说干就干。我找来一只最漂亮的金黄小母鸡,可是往她阴门一摸,不行,洞太小,只能进一个手指。又找了一只最肥大的,那是生过蛋的三年的老母鸡,一摸,洞很大,两个指头进去还有余。我大喜过望,马上脱去裤子,把铁一般的肉棒对準母鸡的后臀就要插。

    可是母鸡的后臀全是毛包着,肉棒一举就碰到鸡毛。这时我的指头偶然碰到母鸡的背,那母鸡竟然把个阴户翘得老高,张开鲤鱼嘴,吧嗒吧嗒的就差没有发出响声。我大喜过望,赶紧把它放在桌子上,让母鸡跟我的阴茎同高,接着又挠母鸡的后背,趁着鲤鱼张嘴的当儿把阴茎的龟头贴过去。龟头一接触母鸡的阴穴,马上被一股强力吸过去,差一点就把精液吸出来。我想不行,插入得快才行。于是第二次,我对準阴穴迅速插入。

    啊,母鸡的肉洞跟女人还真有点不一样:温度高了好些,入口窄了好多,更重要的是母鸡阴门的吸力非常大。肉棒一进入她就有节奏地、强有力地吸、吸、吸。每吸一下,都把人推往高潮。终于,不到五分钟,我就被吸了个精光。当然,发洩完的我浑身通泰。吃了饭我就上班去了。

    傍晚回家的时候,我远远看到门没有锁,知道母亲回来了,高兴得差点叫出声来。母亲开了门,刚刚栓上,我就迫不及待地抱住母亲,拚命地吻她的嘴,用手去扯她的裤带,吓得母亲大喊:「你疯啦!大白天的,你想干什幺?!」「妈,我实在受不了。快让我插进去!快!」「你疯啦!这是在门边呀?!」我真疯了,我没有办法,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扯掉自己的裤子,又扯掉母亲的长裤,接着是短裤,然后把她压到门边的地上。

    母亲终于理解了我,停止了叫喊,竟主动展开双腿,让我的阴茎顺利插入她的巢穴。这一切离栓门还不到30秒。我插进去了,两分钟后,我渐渐从疯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对不起,妈。」「可怜的孩子,好些了吗?好,把妈抱到床上。咱们好好玩。」我飞速把妈抱进里屋,放在床上,把她的上衣全部剥光,口里狠命地吸她的奶子,下面则展开猛烈的进攻。由于中午被母鸡吸光了精液,现在不会那幺快洩了。一直抽了一百多下,母亲的高潮也来了,她开始嚎叫起来,她的叫声刺激了我的淫性,终于,我也一步紧似一步,最后跟妈同时洩了出来。

    一次完满的交媾配合!

    这回我们相约不那幺快进入交媾状态。妈要我先好好欣赏她的肉体。我把妈平放在床上,先整体欣赏她那丰满的白玉体:美丽高耸的双峰,略微凸起的小肚,芳草萋萋的玉华幽洞,雪白多肉的双腿……然后,我开始玩妈:从妈的头玩起,我让妈闭上眼睛,由我吻她的双眼,接着吻她的小鼻,然后是耳根。妈说吻耳根她最舒爽,要我吻它十来分钟,接下去是嘴。妈不把嘴张开,我只好含着她翘起的下唇,那味道也不错。之后便是从脖子到乳房到小肚到肚脐依次地吻下去。肚脐下面很快就是耻丘。妈的耻丘白白胖胖的像刚蒸出的馒头,我吻得特别起劲时,母亲突然喊起来,「不行了,你这样会把妈搞死的!快骑上来!!」我立马骑到娘的身上。

    「快插进来!」妈兴奋得开始发抖。

    我奉娘命紧插。这一插还好,几秒钟后妈停止了发抖。于是我们来了个细炖慢熬。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我们才决定加快步伐。我开始抽插,娘的阴户内壁也开始收缩。一会儿,我停止抽插,而娘的阴户内壁收缩却一阵紧过一阵,似乎在挤我的精液。但你知道此刻我的精液已经不多了,但我的阴茎在娘的阴户也同时配合跳动着,终于,在母亲母狼般的嚎叫声中,母子俩又完美地结束了今天的交配乐章!想不到我那60岁的风骚外婆,竟然也成了我床上的肉慾祭品。

    事情是这样的:

    在接下去的七八天,我们母子夜夜都要抱成一团裸睡。只要一上床,我们的第一件事必然是互脱衣裤。母亲说,每次帮我脱内裤,我那硬邦邦的肉棒脱颖而出抖三抖的时候,是她人生最刺激的时刻。我则说,每次帮母亲脱内衣,那两团白肉喷薄而出上下颤动的时候,是我一生最消魂的瞬间。而每天有三次,母子俩的性器官是紧紧勾连在一块的。

    一日三次的射精对18岁的少男来说并没有什幺,因为此前我也是每日三次的手淫排精。而母亲才41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两个年龄这般不相匹配的男女的互补精媾,简直可以说是大自然的绝配。

    就在我们无比欢心地享受着这无边的风月的时候,母亲的月经来了。这意味着我暂时得停止插穴。我们休战了一天,但还是同床,只搂抱而不交媾。然而到了第二天,我已经控制不住了。

    我无穴可插,只能唉声歎气。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让母亲俯卧着,我则伏在她背后,我的阳具在她柔软的屁股沟上下抽插。当插到尽根的时候,阴茎龟头刚好被妈的多肉的双腿夹住,很有捅到花心的味道,好解谗啊!

    在我兴奋抽插的当儿,母亲突然挣扎着把屁股翘起来,大喊:「快!快插进去!」看我不名所以,母亲又喊道:「快呀!快插进去呀!」我只好奉命插入,这才让母亲安定下来。

    想着母亲阴道里充血的样子,我不忍心地问:「不是不让插吗?」「你这样搞谁受得了?!」从背后插入的做法还是第一,没想到因为母亲两片肥嫩的臀肉顶撞,我比哪次都更加淫情勃发。但理智教我不能大动,因为母亲正逢来潮。我默默地品味着这旷世的美味。十五分钟后,我的阴茎象交配中期的公狗一样,非常缓慢地在母亲的阴道里泌出精液,直到好久泌尽最后一滴,母子俩才又瘫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想来个故伎重演,但妈坚决不让。当然,她已经胸有成竹。

    「这样下去不行。妈会让你搞出发炎来的。这样吧,」妈用商量的口气说,「你现在正在火头上,没有两三个月你还软不下来。」

    「既然你天天想着插洞,这洞倒有现成的一个闲着……」

    「谁呀?妈你快说。」

    「你外婆。」

    「外婆?她会要吗?她几岁?她能行吗?」

    「你外婆19岁生了我,今年60啦。看起来是没有老相。你外公45岁就过世了。后来我听说她跟你二舅……这样的丑事就别提啦。我想她还是很想的。」

    「外婆小时候很疼我,她现在会救我的。妈拜託您啦,今天就把她请来。」

    「看你这小色狼,当心别让外婆吃不消化。」

    上工时间我脑子里想的儘是外婆。小时候我常常被外婆搂着睡觉,外婆很爱玩我的小弟弟,有一次还说等我大了要跟我来一次,可惜我当时并不懂人事。外婆给我的最大印象是在她粉白脸的反衬下显得猩红的、娇艳欲滴的、丰满多情的的嘴唇。我想此次见面一定要先吻个够。

    其次是外婆的乳房。我十岁的时候还常常头埋在双乳里,脸颊受着两边肥肉的夹击,鼻里闻着诱人的乳香。此次我要的是含住那两粒紫葡萄久久不放。

    再其次是外婆的臀部。它比一般女性的要大许多,宽许多,丰满许多。此次我要的是搂住它、让它的两片肥肉夹住我的肉棒使我消魂。

    中午我回家,妈正在炒菜。我还以为外婆没请来哪。好在妈说外婆已经来了,此时洗完澡正在二楼房间里穿衣服呢。

    我高兴地冲上二楼!

    外婆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身材哪。一看见我来。外婆高兴得叫起来。我们祖孙俩紧紧地抱成一团。我低下头,快快含住外婆猩红的多肉的下唇。接着,外婆张开嘴,我又含住她的舌头。我们深吻了足足有十分钟,知道外婆快瘫软了,我才把她放倒在床上。

    外婆穿的是蓝底白花的宽大内裤,更显得她的双腿的白和嫩。外婆的对襟的花短褂,把两粒巨奶裹得紧紧的。我很快把纽扣解开,那双乳扑地一声便爆了出来。我发狂似地捧起来捏呀揉呀吻呀,真想把那两粒紫葡萄吞下去。

    但很快地,外婆的另一样东西吸引了我。那是她的肚脐眼。奇怪,外婆的肚脐眼出奇的深,我用食指一探,竟然没入了一半。我突发奇想,要用我的肉棒伸进去试试。

    我退下短裤,骑到外婆的肉体上,开始屌外婆的肚脐眼。由于外婆身子朝上,总觉得屌得不深。后来我把外婆身子掰到一侧,这下可好,我的阴茎已经深陷在外婆柔软的腹部和肚脐眼里了。我顶呀顶呀,直顶得外婆咯咯地笑。

    「你小子想干什幺?」外婆边捏我的屁股肉边问。

    「我要从这里顶出个洞,我要从这里插入外婆您的体内。」

    「说得倒容易啦。外婆的肚子软是软,还没有一个男人能穿破它呢。不信你试试看,看谁先软。」

    我继续顶呀顶,外婆柔软的双手一直在我身上抚摩,似乎在帮我加油。但我哪能把外婆弹性十足的腹部屌穿呢。相反地,我感觉要射精了。

    「你们在玩什幺花样呀?」妈进来要赶我们下去吃饭,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好像不对位呀。」

    我趁此机会赶紧收兵,不然就要一泻如注,待会儿就没戏啦。

    饭桌上,外婆看着我和妈直笑,然后问妈,「一天几次?」妈说两三次吧。外婆说,多少次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每次要做,男的这方都必须是自然硬。也就是说只要是男的自己自然想要的、阴茎自然勃起,那这次交接就不会伤身。她说外公45岁就早早过世,就是因为在阴茎疲软的情况下还要弄硬来干,那伤害还可就大了。她要我妈看着点,别让我过度。

    「现在还在火头上,想禁还禁不了。男孩这年龄就这个厉害,看来没有一两个月还不行。」外婆也附和说:「是这样的。我……,哦,……还是不说吧。」

    我知道她差点说漏嘴把她和二舅乱伦的事讲出来。但我此刻想要的是外婆的屄。

    「外婆,咱们上楼去吧。」我央求道。

    妈也说,鸡棚里藏不了蚯蚓,去就去吧,妈。好好招待咱们的宝贝。又说,「妈,芝麻油在床头桌上。」

    上得了楼,外婆先帮我拖了衣服,我也帮外婆脱。随即,外婆主动地躺到床上,把双腿叉得好开,让那老屄暴露无余。

    啊,外婆的阴门跟妈妈的不一样。妈妈的阴门上方毛很茂盛,而外婆的则稀拉得多。正因为如此,外婆的屄显得更加肉感可爱。我捧起外婆的嘴色淫淫地吻了好久,然后才开始插穴。只是外婆的洞穴有点乾涩,插了一会儿,只进了龟头。外婆歎息说:

    「真的是老啦。出不来水啦。我还想试试看不用油,看来不行咯。」

    外婆指着床头桌上的芝麻油,让我为她润屄。我拿了个枕头把她的臀部垫高,然后把芝麻油涂抹在外婆的阴门上,还往里插了插。外婆说好爽,要我多插几下。我也乐的如此,直插到外婆想要了才停。

    我扑到外婆身上,下身往外婆的洞穴插去,扑哧一声,进去啦!那味道跟插入妈妈水淋淋的洞穴并无两样。

    外婆垫高了的阴门更利于我的尽根插入。插了几下,我问:

    「有感觉吗,外婆?」

    「会有的,」外婆说。又插了好久,我的兴奋一波盖一波。外婆十分动情,说:

    「我的心肝好孙孙,外婆要让你舒服舒服啦。」说着,她的阴道内壁开始了有节奏的收缩。我觉得好舒服,说外婆您这一招真行。外婆也没说什幺,而是继续地时而收缩,时而放鬆……到后来,外婆阴道的收放快了,越来越快了,到最后,我的淫情被推到了最高峰,终于,啊,一股精液直射入外婆的阴道!祖孙俩幸福地紧紧搂抱着,久久不愿放开。

    休息了半小时,我该去上班了。临走时妈问我顺利吗,我说顺利的很。又问我有什幺不同,我说各有千秋。还问我用油了吗,我说暂时用的。妈笑着说,看看最终不用行不行。我抱住妈又摸奶又亲嘴,才快快乐乐去上班。

    晚上,祖孙两人自然又是淫媾一番。只是妈妈应外婆的邀请,过来为我摸背、捏屁股,大大增加了我的射精快感。

    第二天中午放工回来,外婆正在洗澡,听到我进门外婆马上喊我进去,说是要我为她擦背。我当然求之不得,赶忙脱光衣服进去。

    外婆脱光衣服坐在大木盆里,就像是一堆白色的肉山。我冲进去,只替她草草地擦了几下背,便不安分地捏起她的奶子和乳头。接着我也为自己洗了洗,搽上香皂,两个人滑溜溜地抱成一团,真乃刺激万分呀!我几次想插入外婆的洞穴,无奈在浴室里不好操作。此时我突然发现,从背后看外婆,她的肥肥的手臂把腋窝夹出一条缝隙,那凸出的模样就像一个少女没毛的嫩屄,再把外婆的身子扳过来一看,这屄更是丰满了。我马上让外婆朝我俯卧过来,从前面屌她的腋窝。那腋窝本来就丰满细嫩,再加上肥皂水的润泽,插进去跟屌穴实在没有两样。外婆也很厉害,马上配合我,一夹一夹的,弄了十几下,我已经到了临界点,马上指暂时收兵。因为我想真正的插穴。

    我要外婆把屁股翘起来,她很配合,马上双手撑住木盆的边沿,把个丰臀翘得老高。外婆的屁股特大、特多肉,我捧住它就行穿刺。奇怪的是,外婆的阴门此刻好像很紧,插了几下只进了龟头,又一用力,阴门的外圈把我的阴茎皮撸了一下,爽得我差点就射精。还好我赶紧抽出。再次插入,又复如此,但进去多了点。如此反覆抽插了五次,阴茎才得以尽根,但已经被挤得爽到快射了。

    「外婆,您的门儿好紧,就像处女的一样,」我说。

    「你用过处女?」

    「还没有。不过我想处女的阴道大概就是这样吧?」

    「可怜的孩子,你还没进过处女,不过不要紧,会有的。」外婆说着就笑了起来。「你刚才插的不是外婆的屄,是屁股窟窿!」

    「啊,原来我是走后门了。后门味道更好,以后外婆要让我多进进才对呀!」

    紧贴住外婆的多肉的屁股,我还腾出手摸外婆的双奶,那奶儿好松好软,捧在手里就像要流走那般。可能是受到摸奶的刺激,外婆的肛门开始有节奏着收缩,一波紧过一波,终于,当我一个手指摸索着插入外婆深凹的肚脐眼的时候,极度的淫情难以控制地爆发了,一注精液射入了60岁外婆的可爱的后庭。

    妈妈从开着的浴室门看着我们祖孙俩的姿态,不禁笑了起来。后来,她还问我们是不是从交媾的狗儿那里得到的灵感。

    我同外婆就这样连着玩了五天。到了第六天,外婆说咱不用芝麻油试试看。我觉得外婆的阴道已经开始分泌水了。我们最后干了一次没有涂油的,因为外婆水少,阴道便夹得紧,快感也很特别,我们粘在好久还捨不得分开。我和外婆都很高兴,妈妈也说这是爱创造的奇迹。但外婆说妈妈的月经已经乾净了,要我伺候妈妈要紧。我们还相约下回母亲再来月经时祖孙俩一定来个大战几十回合。

    终于,外婆带着受外孙精液滋润的身子暂时返回,等待着下一回的召唤。

    而我和亲爱的妈妈,又恢复了往日的疯狂。

    第六章换母行乐换滋味

    有听说过换妻的故事,就是还没有听说过有换母淫乐的。

    可是有个偶然的事件,竟让我跟阿伦有了互淫其母机会。

    有一天早上开工不久,一个名叫阿贵的村民前来碾米。这阿贵就是我前面说过的那个李大婶的二儿子,他20岁,生得尖嘴猴腮,完全不像他的母亲,倒是很像他那老爹。村里人一般叫他阿鬼,或者乾脆叫他黑鬼。

    话说阿伦正在为他碾米,黑鬼闲得无聊,便坐在碾米厂的木条凳上,眼睛呆滞地盯住外面。突然阿鬼眼睛一亮,原来他看见两只狗在试图交配。奇怪的是那母狗是一只大狗,而那公狗是一只刚成熟的小狗,看样子是母狗的儿子。那小狗先嗅了嗅母狗的阴户,接着便爬跨到母狗的背后,露出仅仅一寸长的阳具,急剧地往母狗的阴户插。那母狗不让,将身子斜到一边,让小狗扑了空。小狗不肯甘休,坚决缠着要上。母狗用舌头舔了舔小狗的阳具,却还是拒绝它的爬跨。阿鬼看见的时候,正是它们闹得不可开交的当儿。

    阿鬼顿时兴奋起来,竟然大声喊道:「大家快来看呀,狗相屌喽。」

    在我们村里,听到有人喊狗相屌,男人们都会争先恐后围来看,我和阿伦当然也不例外。看到我们出来,阿鬼竟然对着小公狗们喊道:「阿伦,你要屌老妈吗?!哈哈,阿伦要屌老妈啦!」

    原来,村里人早有阿伦屌老妈的传闻,只是阿伦和他老妈为人还不错,大家仅限于背后偷偷议论。阿鬼当然背后也免不了拿人家的事大谈特谈,没想到那天却情不自禁地喊出口来。这一喊不得了,阿伦、阿发和我都吃了一惊。阿伦听得真切是在讲他,不禁勃然大怒,但他毕竟是独子,竟也不敢有所动作。我当时气炸了,走到阿鬼面前,一个巴掌打在他脸上。你知道,我家多少算是华侨,而华侨当时被认为是有钱人,村里的人太穷,大都要让我们三分。所以阿鬼被打,也不敢还手,只是委屈地说,「你……你……你干啥打人哪!」

    「我哪里打人?!我打的是一只乱伦狗。」我说。又转身对阿伦说:「阿伦,你别生气。你就是躺在地上滚三滚,也比有些人乾净了一千倍!」

    「大家听好了:谁的老妈成天在家里穿着花短裤露出大白腿,谁的老妈穿得严严实实,大家有目共睹。谁一家老少三条肉棍合捅一个老鸡巴,全村没人不知道。谁家的两只小公狗为了独佔母狗,竟然把老狗逼到城里捡破烂,这还用得着我讲吗?那家伙竟然还敢出门撒野污蔑清白人。我说打了乱伦狗,还真弄髒了我的手,还真对不起狗们哪!」我说的当然是阿鬼,阿鬼的这些丑事当然也是众所周知的了,所以他不敢回嘴,只好担起还没碾完的米谷灰溜溜地跑啦。

    这件事让阿伦非常感激。第二天,他跟他母亲带着自家种的熟花生来我家进行所谓的答谢。

    然而在答谢的当儿,阿伦从头到尾眼睛竟没有离开我母亲的脸。原来,阿伦的母亲论身材与我母亲差不多,论脸孔却差一截。要知道我母亲是「番客婶」,而当时我们那一带的「番客」(指东南亚一带的华侨)被认为是有钱人,讨老婆当然要尽量找他们认为最漂亮的。我在家看了,当然没有太多感觉,阿伦则不然。而我看阿伦的母亲,则着重被她的丰乳和肥臀所吸引,我猜想在这位劳动妇女的身上,一定有股不同寻常的力量。我突然有一种想要姦淫她的慾望。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阿伦看看四周没人,突然对我说:

    「阿鸿,阿鸿,」他喊着我的名,「你打我一下,狠狠地打我几下!」「莫名其妙,好好的我打你干什幺?」「你先打,打完了我才告诉你。」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我只好打他一拳,不过是蛮轻的,阿伦还是不行。此刻我突然想到他那天色咪咪地盯住我母亲,一定是在打她的注意,我真生气了,最后我狠狠地给了他一拳。谁知阿伦高兴得跳起来。

    「什幺事?」「是这样的,那天到过你家。我母亲看到你长的那幺英俊,突然很想跟你……跟你来一次…」「你他妈的,」我先感到匪夷所思突然领悟,原来阿伦把母亲当诱饵来钓我的母亲呀!但我还是正义凛然地骂道:「你姦淫母亲不够,还要邀人入伙,你是人还是畜生?」「你不要就罢了,不要这幺凶好不好。」看到阿伦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不紧产生了恻隐之心。再说,我也不是想着阿伦的母亲的肉体吗?于是我说:

    「什幺条件?」「不敢提条件。」「那就白干咯?」「啊,不是,不是的。但是,但是,要是能换一换……」「入你娘的,主意打到谁头上啦!不过,算你走运,可以考虑。分头回家问问再说。要是我母亲生起气来,我拧断你的脑袋。」阿伦听到这,高兴得赶忙赶回家「请示」去了。

    母亲这边我当然也在走工作。万没想到的是,四方都有共同的愿望。用我母亲的话说,男孩子老插一个穴也是怪可怜的。我如果愿意尝一个不同的她也不怪,她有点怕我迷上阿伦的母亲,但又自信「不会败给那个村妇」。

    说干就干,这换母兼换妻的事就定在第二天晚上。

    第二天上班,想到今晚就能尝到不同女人的滋味,我感到淫情激荡。我满脑子尽想着与阿伦的母亲交媾的事儿。我想像着她脱去衣服后的身材,想像着她在床上可能的动作。下班时间一到,我和阿伦都匆匆回家。

    吃过晚饭,两对母子如约来到我家。

    阿伦的母亲今天穿的是无袖的对襟短衫,两粒巨奶把上衣差点撑开,从纽扣之间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乳沟。她的两只手臂也特别诱人,特别是上臂,不但丰满,而且白嫩。她的腋窝尤其可爱,上臂略为抬高,便可以看到里面的黑毛。我想,这样的女人性慾一定会很强烈。而且自从屌过外婆的腋窝之后,我对女人的腋窝特别着迷,我想今晚一定要往里面插。

    简单的寒暄过后,大家很快进入主题。阿伦进入我母亲的房间,她母亲则进入我的,两对母子各自进入了交媾肉搏的窠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