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全妻子与初恋情人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2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去年9月份的时候,我和春天回了次她的老家。这是我们婚后第一次去她家,所以大包小包带了不少东西。在买东西的时候,我才第一次知道她还有这幺多亲戚。都说女人心很细,有些不常走动、来往疏远的亲戚,可能都是靠这种形式来维繫吧。

    妻子一家生活在山西挨着内蒙边上的一个小县城,背靠阴山余脉,面对黄河大弯,我的岳父那边亲戚不多,主要关係都在我岳母那边。第一次毛脚女婿上门,天天都有一大拨人过来,谈完过程中照例要向他们介绍我的工作。这是岳父家最长脸的时候了:国内最年轻的总编,有名的出版人,很多报纸上都出现过我的名字……大家谁也不会不识趣地问我以往的婚史:我比春天大上十五岁,37岁的人当然不可能一直是单身。

    在快结束这段省亲之旅的最后一天,我早上起床后,看到春天和她爸爸妈妈在阳台上低声地交流着什幺,还夹杂着她爸爸刻意压低了声音的训斥。一看我来,春天马上就不再说话,然后她爸爸就说,我去给你们弄早点,看了春天一眼就走了。她妈妈则高声笑语地问我,小宋,你昨晚上和春天二叔喝得是不是有些多了,她二叔就是一个酒虫子。我点头说是。我这人不太能喝酒,喝一些胃就难受。春天便说要给我倒茶就走了。我笑着问她妈妈:以后还常来呢,马上要走了,春天是不是有些捨不得离家,一大早就起来守着妈妈聊天。她妈妈笑着说:是,你不知道,刚才春天一直在跟我说,你把在城里买的房子挂到她的名下,她可高兴了。我说我们春天看中的人,怎幺会挑错了呢。

    过了一会儿我回到新房,春天把茶端过来,笑着解释说:妈妈一大早拉我过去,就问我能不能把结婚相册留下来,我说带回来的是最大的那本,我回去后给你把小本的册子寄过来,我妈妈就有点不高兴了。我一直在给她宽心呢。

    妻子还是一个不太会掩饰自己的小女孩,每次她要说些言不由衷的话的时候,或者要撒谎的时候,眼睛就眨得挺快的。我想起昨天晚上和二叔喝得晕晕沉沉的时候,春天好像问二叔她表哥现在怎幺样之类的一个问题,她爸爸马上就咳了一声,她妈妈则拉了一下她的衣脚,二叔就马上把酒杯再举起来,一家人好像挺避讳这个话题的。

    我没有多想,笑道:就这事?我们再翻印一本不就行了。春天小声说:也要一千多块钱呢。我笑道:也就是我一天的工资,给他们吧,好孩子。我摸摸妻子的头,照往常惯例她便会依到我怀里,不想妻子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当然,你才不会在乎这点钱呢。

    吃完早饭,妻子陪岳母去厨房洗碗,岳父对我小声道:春天一大早跟我们说,想在家里再多待两天,我说我姑爷事情那幺多,怎幺可能老陪着我们。

    我说道:没事,让春天先在家里多陪陪你们吧,不行我先回去。不料岳父一听就急了,连声说不行!

    我抬头,看到妻子和她妈妈隔着厨房的玻璃窗,都齐齐回过脸来盯着我们,便向她们笑笑。

    上午10点的时候,妻子拉着我去她以前的母亲看看,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早上发生了什幺事,一家人急着向我解释,但说法都不统一。春天则掩饰着心事,时不时地来上一句没来由的话,和我聊上几句就不了了之断了下文了。

    她母校离她还挺远,步行要走上三十分钟,这一路两边还都不是商业区和居民区,我便问妻子:你高中时上晚自行,也是一个人走?

    妻子扭过脸半响不说话。我知道她心情有异,便站住脚,拉住妻子的双手:早上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妻子低下头,过了一会,又再次偏过脸,有些倔强的语气:我只是想和表哥见个面。没有别的意思。

    说完这话,眼睛又再次红了。

    我三言两语就搞清楚了这一切,春天下晚自行时都是她表哥送她回家的。这条路他们走了很多次。

    春天以前只跟我提过一次,这一次竹筒倒豆子把她和表哥,也就是春天二叔的小孩张志学,所有的一切全讲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