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少妇的一个冬天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去年年底,到处都在下雪。就在这样寒冷的时候,我去天津参加一个系统的培训班。三个月的时间,一个省两个人,我们省是我和一个少妇,为了称呼方便,这裏就叫她兰。兰结婚几年了,还没有要孩子。有了性经验而没有生过小孩子的女人的身体,散发出熟透了的馥郁味道。

    我和兰一个省的,因此很自然的吃饭上课都一起走。听课的时候也坐在一排。这是个大教室。 我们坐在最后一排。 因为有电脑课,每排课桌上都有两台电脑。很自然的把前后排的人隔开了。因为距离太远,如果趴在桌子上,连讲台上老师也不会看见我们在干什幺。 我和兰也常常在下面窃窃私语。

    第一个星期是大家相互认识,发新书,成立几个学习小组。因为到了一个新环境,大家都很兴奋,而且还有些说不清楚的冲动和好奇。除了学习,似乎都想在这三个月裏发生点什幺事。

    最后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个老男人。下面开始讲这个冬天的故事了。

    本来以为三个月时间,一定很轻鬆,说不定还有些旅游节目。没想到课程安排的很紧凑。马列课、电脑课、专业课、电教课、还有文学课。文学课大家最爱听。因为老师基本上就是按照课本来读,按照课本上的复习题留作业,课本上都有答案提示的。最有趣的是,文学课姓黄的老师不知道何方人氏,乡音特别重。反正他每次2个小时的课下来,如果我不看着书,基本上一句话也听不懂。所以每次上文学课,就等于上放鬆的课了。跷课是不行的,我们都是有组织的人,谁也不想到时学习档案裏留下污点记录。带到原单位去,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第一次上文学课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好奇。毕竟工作多年了,一般学习除了政治就是专业。可是等到黄老师一开腔,大家刚开始还很有耐心的听,到了后半节,就基本上瞌睡的瞌睡,说话的说话,看小说的看小说。我实在听不懂一句,想看看兰的反应,抬眼看她,她也看着我,两人会心的一笑。

    没事干就找点事干。我和兰也不是很熟悉,就在一张白纸上写字,然后递给她,她回复了再递给我。两人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是私下一直传纸条。这些事以前读书的时候干过,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刚开始的交流很简单。

    好想睡觉。我也是,听不懂。你们女的晚上都干写什幺?聊天,打扑克。很无聊。你们呢我们也是。还有相互交流各单位的工资奖金情况。

    大概是第二个星期,交流的话是这样的。看来看去,班裏就你最漂亮。瞎说,我是老大姐了。其他的都是老太婆。她的脸有点红,递给我的纸条上歪歪扭扭地画了一张笑脸。一个小丫头,嘴角翘起来笑。

    冬天裏,室内因为有暖气,燥热的难受。外面又冷的出奇。我不习惯暖气。总感觉乾燥,老是要喝水。自动饮水机就在我们后面角落裏。我总是跑去倒水。课桌椅子都是固定的,起身的时候很困难,尤其是上课的时候,动作不敢太大。因此起身时我的身体经常会碰到兰的手。有一次竟然把她的铅笔碰掉了,我连忙说对不起。但是她的手也一直没有缩回去。后来我就不管会不会碰到,也一定故意去碰。

    文学课上还是传纸条,慢慢发展到其他课上。纸条上的话也越来越暧昧了。发什幺呆,想老公了 吧。才不想。那是想小刘老师了。小刘老师是上电脑课的,很帅,我们私下裏经常开他的玩笑。想你了。讨厌啊。我就在你身边,想什幺。纸条传过去,她的手来接,我的手没有缩回来,顺势按着她的手。她使劲往回拉,我按的很紧。挣扎了一会,她就不动了。另一只手又传来一张纸条。别人看见了。别闹。那把手放到桌子底下啊。我鬆开了手,她把手也拿开了。先是不理我,过了一会,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还真把手放下去了。

    我紧张的看了看周围,旁边的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觉。于是大着胆子,也把手放下来了,假装放鬆的伸展身体,手伸出去,碰到她的手。她没有退缩。于是我握着了她的手。握上去的时候,感觉她的手好热,好象都出汗了。很柔软,刚一接触,我的心裏象触了电。她似乎也有些激动。感觉到身体有些颤抖。刚开始握着不动,后来我就用手指在她手心裏轻轻的划,她也弯曲手指来撩我的掌心。那感觉好舒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