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丈夫和情人在同一张床上干我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大鹏和我认识已有多年,是我在公安医院做护士是认识的。那时我值夜班,经常在值班室里和大鹏偷情。这多年里大鹏和我不知有过多少次的寻欢.但最开心、最刺激的还是我丈夫参加的那次。我的儿子奇只有8岁,现在已是二年级的学生了。由于大鹏喜欢画画写写,在单位里有点小名气,我的儿子奇也喜欢画画写写,这样大鹏就以教奇为由,经常来我家和我偷欢.我儿子也非常喜欢大鹏叔叔,这给我在自己家里偷情提供了非常方便的借口。

    我在性方面的要求很高。无论是性交、口交还是肛交都能使大鹏快乐无比。与刚认识时相比,我无论在性欲还是在性技巧上都有很大的提高。

    就是连我的丈夫也觉得我在性技巧、性欲上比以前有大大的飞跃,日屄时林还经常说我呢。大鹏和我以前日屄时下面不需要垫手纸,现在不行了,如果不垫,阴水就要淌在床单上了。

    有一次大鹏和我先在床单上垫了一条浴巾,等完事后发现阴水渗过浴巾漏到了床单上,连下面的垫被也湿了。尽管大鹏和我日屄时间要在一小时左右,有时一个半小时,但我还觉得不满足,性头越来越高。

    我的丈夫林由于从事银行的外勤工作,经常出去检查工作,在家的时间很少,有时一出去,半个多月才回来家一趟。林很爱我,但总感觉的我有外遇,多次在日屄时半真半假地问过我,我也似真似假地回答过,林感到半信半疑。

    一天下午,大鹏还是去我家里教奇习字,正好我丈夫林也在家。林很客气打了招呼,大鹏便教奇习字去了。到了五点左右,大鹏和我、林打招呼要回去,我和林很客气的要大鹏吃了晚饭再走,大鹏也不推辞就答应了。大鹏和我还有林都喝了酒,大家喝了许多,三人中要算林酒量稍差一点,但都还可以。

    吃完后大鹏提出要走了,这时才觉得已经很晚了,因为大鹏住得较远,要坐公交车回去。我提醒大鹏:「天色已晚,公交车已没有了。」大鹏说:「没事的。」就要走。这时林就说:「汽车没了,住在这里吧。」大鹏此时犹豫不决,只见我也朝大鹏看了一下,意思说你留下吧。大鹏就答应了。

    大鹏和奇住一间屋,我和林住一间屋。

    大鹏躺在床上不能入睡,心里想着我。大鹏隐隐听见隔壁我、林俩在呢呢的说什幺,但听不清。大鹏知道我这时也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想着想着,大鹏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我和林在自己的房间,和往常一样宽衣熄灯。躺在床上,我和林的脑子里各自出现了大鹏的情景。我仰卧着一动不动,生怕林怀疑我的心思,脑海里却回想和大鹏快活的时光,心里阵阵骚动,不知不觉下面的阴道内好像小虫在孺动,知道阴水出来了,但还是装作睡着的样子。

    林也没睡着,心里一直怀疑我和大鹏背着他在偷情,几乎每次回家,林总似真非真的对我说:「小屄被人日过吗?」但我不作正面回答,似真似假含糊说:「你检查呀。」林说:「这看不出来的。」我说:「那就看你自己体会唷。」林开玩笑的对我说:「要是小屄被人日了,当心我用刀把小屄割下来」。

    林虽检查不出来,但觉得按我现在的年龄,两、三个星期作一次应该是很激动的,但有几次为什幺显得那幺的平静,我的阴部总是干巴巴的,有时阴茎插进去都有困难,总觉得我在应付了事。所以经常怀疑我被人日过,就是没证据罢了。

    林的怀疑是有道理的。有几次大鹏知道我要去林那里,就在我走之前先日一次,加上路途劳累,这样我到了林那里当然性趣不足,下面就干巴巴了。林心想,这次大鹏住在这里,而且就在隔壁,如果我和大鹏真的有关系,我肯定睡不着的。

    如果我和大鹏就算以前偷情过也已经发生了,但林要证实自己猜测的结果是否正确.林就装作无意翻身,面朝我侧卧睡,一只脚跷在了我的腿上,一只手从我的内裤中伸了进去,先是和平常一样把手放在了我的阴阜上,稍等了一会,林用中指再向下,伸入我的阴道口。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