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骚媳妇-华娣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电视正在播报从星期六下午六点开始的新闻节目,是关于一个宗教团体的犯罪,但也不算是大新闻。

    坐在餐厅椅子上看电视的宏文,眼光转向华娣。

    华娣正在流理台清洗两个人晚餐用的餐具。

    宏文看着她的背影想︰明年华娣就要三十岁了,不能永远让她这样做下去,而且…

    宏文本身对让华娣来到家里感到不安。

    宏文在几年前,还是和儿子、媳妇一起生活,宏文的妻子五年前死于癌症。想到他老后的问题,华娣跟儿子小俩口主动提议住在一起。

    可是不久后,儿子在他喜欢潜水中因故身亡,得年三十二岁。

    儿子本来在高中教书,华娣在一家私人公司当秘书,他们还没有孩子。

    华娣二十七岁便成为寡妇,所以没有孩子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宏文想让华娣获得自由,告诉她可以把户籍迁回娘家,或单独生活皆可。

    华娣的回答是至少要等到周年忌后,可是又不能同住在一个房子里,芳美在老公过了七七之后,离开宏文的家,在距离两站远的公司附近租公寓。

    从此以后,华娣每个星期天就去宏文的家里打扫、做饭,一起吃完饭后才回去。从住在一起时就是这样,是难得的好媳妇。

    到去年春天,宏文从国营电信事业退休,又在转到民营电信当高阶主管的职务。

    到儿子周年忌后,宏文又提出迁户籍的事。

    「如果该迁出户籍的时候,我会提出来。在那之前,就保持现状,不然我和爸爸就变成外人,不方便再来这里了。」

    华娣没有答应,还是每星期天来宏文这里。

    这时候,宏文对华娣来家里的事感到痛苦。因为六十岁的宏文,还是很有精神,而且华娣是十分有魅力的女人。

    宏文不知不觉的不再把华娣视为媳妇,而是视为一个女人。在幻想中,对华娣开始产生邪念。

    宏文对这种情形感到困惑,可是这种困惑和妄想越来越强烈。

    如今,宏文以火热的眼神看华娣的背影。

    华娣穿灰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腰系围裙,乌溜溜的长髮披在肩上,浑圆的屁股下露出修长的双腿。

    撩起她的裙子,从后面把肉棒插入她的花芯里抽插,华娣就会啜泣着舞动长髮,疯狂的回应。

    又产生这样的妄想,感到阴胫开始膨胀,宏文便急忙看电视。

    「爸爸,洗澡吧,我给你洗背。」华娣回头说。

    「好吧。」

    宏文站起来去浴室。以前住在一起还没有这样,自从搬出去后,宏文洗澡时华娣帮他洗澡已成习惯。

    在浴缸里泡过后出来洗身体时,听到芳美说︰「爸爸,我可以来洗吗?」

    「嗯,麻烦你了。」

    和过去一样,在浴室外有脱裤袜的动作后,华娣进入浴室。

    「每一次都麻烦你了。」

    「爸爸,这样说就太见外了。」

    华娣笑着说完后,蹲在宏文的背后,开始洗后背。

    「不是我客气,觉得对你不好意思…还没有可靠的男人吗?」

    「这…爸爸讨厌我来这里吗?」

    「怎幺会呢?像你这样的人,马上会有男人追求的。我担心你为了我而拒绝别人,延误了自己的青春。」

    「请不要这样说。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愿意这样照顾爸爸的。」

    「谢谢,我也是听你这样说就忍不住依赖你了…」

    「爸爸又说见外的话了。」

    宏文苦笑后,犹豫了一下说︰「不过,我对你来这里,逐渐的感到痛苦了。」

    「痛苦?这是什幺意思呢?」

    华娣在宏文的后背的手不动了。

    「这个…我不知道该怎幺说…」

    「请说吧。」

    华娣探出身体,看着宏文的脸。

    宏文感到紧张,因为探出身体,华娣的膝盖着地、短裙撩起,从宏文面前的镜子,不但看到雪白的大腿,还有粉红色的三角裤,宽鬆的衣服,更是让人眼光不自觉往胸前那酥胸微露的胸罩望去。

    宏文不由得吞下口水,原来软绵绵垂在前面的肉棒立刻充血,就像被欲望的魔鬼附身,宏文已经无法控制自己。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