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倩女情债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本网络故事由粤语誌杂连载改编﹕

    「你有没有搞错﹗计划书做成这样,客户能接受吗﹖你是想搞破坏,还是低能,白癡﹖」

    范太太太一脸怒气,将我做的计划书批得体无完肤,足足骂了我半个钟头。

    我忍声吞气道﹕「嗯,对不起,总经理,我再想想,修改修改。」

    心里却怒喝道﹕「死八婆﹗死肥猪﹗,吹毛求疵﹗」

    「修改﹗」她那画出来的黛眉一扬﹕「修改个屁!压根儿报废,推倒重来﹗」

    我耸耸肩,怒火中烧,拿起计划书,起身準备离开。

    「动动脑筋!白癡﹗」范太太伸出肥成一团肉的手指指住我,说道﹕「再做不好,另谋高就﹗真不知你有甚幺特长,摘甚幺都不行,白癡﹗」

    「好了吧!别白癡白癡的!」

    我终于谷爆,猛拍一下抬面,瞪眼竖眉怒视看她,说道﹕「我有名的,叫陈大可﹗叫彼德﹗假如我叫白癡,妳就叫白猪,白肥猪,肥母猪,妳不是人﹗」

    「你……」范太太太冷不防我会还嘴对骂,而且骂她最忌的肥母猪,勃然变色。

    我顿时知道自已闯了祸,不过已收不回来,心一横,乾脆豁出去。

    「嘻﹗死肥猪,」

    我撇撤嘴,冷冷地一笑,说道﹕「妳不知我有甚幺特长﹖有﹗」

    我指指自己的小腹下,「不但特长,而且特粗,不像董事长三寸钉﹗要不要见识见识﹗」

    谁都知道范太太是董事长的便壶,而有次偏偏给我见到范太太老情人的阳具,小便时只有半截手指般,好似未曾发育的孩童。

    一针见血,毫不留情,范太太原本红彤彤的肥脸一下子变成惨白。

    「你……」

    只吐出一个字,一口肥肉又颓然坍下,整个肥躯倒在大班椅上,四肢软垂,眼睛合拢,彷彿昏死过去一般,一动也不动。

    我心『卜』地一跳,别……别受了我言语刺激,心脏病发﹖哗,死了!万一她一命呜呼,我岂不是好麻烦﹖

    半年前,柔柔死于非命,间接也与我有关,难道又重蹈覆辙﹖

    我惊恐万状,马上绕过辫公桌,跨到范太太身边,推推她的肩膀,低嚷﹕「喂喂﹗总经理,妳没事吧﹖妳……别吓我啊……」

    她依然纹丝不动,死去一般。我拍拍她的脸,说﹕「总经理﹗总经理﹗妳醒醒啊,醒醒啊﹗」

    我提高些声音,也没有反应。

    「槽啦,别真的给我气死了﹖心还跳不跳呢﹖」

    我伸手按她的左胸,摸到软绵绵硕大无朋的乳房,我急忙缩回手。

    还是把脉吧﹗拉起她的手,按在脉搏上,『卜、卜』。

    阿弥陀佛!阿利路亚!菩萨,天主保佑,她还活看,未死﹗

    我鬆了一口气,又推推她,拍拍她,叫道﹕「总经理,妳醒醒,醒醒……」

    她的眼睫毛眨眨,眼皮动了动,终于张开眼来。

    我知道她一定会眼睛冒火,痛骂我一顿,并赶我走。

    算啦,鬼叫我口出恶言,没有摘出人命,要解雇我就解雇吧﹗

    谁知,范太太竟一把拉住我的手,眼睛不但没冒怒火,却罕有的柔和,甚至,含情脉脉。

    「彼德仔,我要看看你的特长。」

    范太太低声柔气的说着,就『滋』地扯下我的裤链,伸手一掏,我胯下的累累之物就给她捞了出来。

    迅雷不及掩耳,一剎那的工夫,我的阳具巳握在她肥嘟嘟的掌中。

    「妳……妳……」我不无惶恐,一切太出乎意料了。

    我来不及推开她,她已经凑过血盆大口,一口含住偌大的龟头,一只手握住臊根,另一只手抓住春袋,教我无法动弹。

    「总……总经理……妳别……别……」

    我感到一股强烈的电流,从阴茎传遍四肢百骸﹗敏感的龟头,给她唇舌含吮舐啜,阴茎给她的肥手回来抖动,春袋给她轻轻摩捏,同时,还伸出一只手指在我的肛门口搔撩,轻轻柔柔地插了一节指头入洞……

    我虽然对这个肥婆娘十分反感,见到她的样子都倒胃口,但她替我吹萧,竟令我快感阵阵。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