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人大典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这几年间,手提摄像机十分流行,很多家庭都会有一部,拍下一些高兴的时刻,永留记念;又或者去旅游时,拍摄各地风光,不时重温旧梦,回味一番。但有没有人将自己第一次与异性造爱时的情景摄下来呢?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在手提摄像机盛行的今天,也不会有太多人这边做,若果在十多年前,电视录像未曾普及,而是由第三者拍摄,相信更是万中无一,除非是被迫或是全不知情,但我是自愿的。

    我叫胡朴,那年我十六岁半,和父母从香港移民到加拿大只有两年多,一年前,他们回港继续做生意,我就跟姊姊和姊夫住在多伦多北约克区的一间大屋,念第十一班。他们待我不错,其实是他们夫妇申请我们全家移民的。

    姊姊比我长七岁。姊夫是一间便利店老闆,夫妇二人每天工作十多小时,很少在家。他们没有孩子,工作虽然辛苦,但收入不错,周末假日,我也到店中帮忙送货。

    事情发生在七七年的暑假,整个暑假我都在店裏帮忙,但在七月尾全铺休息一星期,姊姊跟姊夫去加洲探望他的父母,我没有跟他们去,约了亚波去「拍电视」,不是电视台的电视节目,而是他向朋友借了一部电视录像机,在那年代是很新的玩意,而且价钱昂贵,并非一般人能负担得起。

    我那时已十分喜欢摄影,亦有几分火候,电视录像则从未试过。

    亚波是我的同学,义大利裔。我们都喜欢摄影,参加了学校的摄影组,不时请女同学当模特儿拍摄人像。他生得英俊潇洒,十分受女孩子欢迎,大都是他出面邀请女同学做模特儿。因文化影响,我性格比较保守,但比之于在香港时,我已经是开放很多。

    这部录像机就是他跟一位远房亲戚借的,在某个场合我也见过他一面,他叫威廉,亚波说他是个业余制片人。

    虽然器具十分笨重,而且画面也没有现在器材那麽清晰,但我整个人被紧紧吸引,简直着了迷。

    我们擡着(不是夸张)摄影机和录像机在市区拍摄甚何景象,回家看了又看,十分兴奋,可惜第二天就要还给物主,这几具东西实在太贵,弄坏了我们赔不起的。

    第二天我要把摄影机及录像机送回它的主人,亚波没有空,只有我一人送去。

    地址是在湾景道及芬治街的高尚住宅。我十分辛苦把这两件(那时摄像与录像是分开两部机器)重达三十磅的机器擡到门前,出来应门是位三十多岁的西方人,就是物主威廉,他的房子十分大,后园有个入地泳池,他招待我在客厅,送上冷饮。

    「很喜欢这玩意儿,是吗?」他指指摄像机问。

    「是的,比硬照摄影更好,不用沖晒,立即放映,可惜价钱太贵,买不起。」

    「哈哈……是贵点儿,但好处是可以拍一些极私人的东西,不需交别人处理,这玩意相信将来会跌价的。可以给我看看你们昨天拍摄的吗?」「好的,你要多多指教。」

    我们很快就看完,昨天拍了一天,但其实是是十分锺在右,我旁述拍摄经过,他问了几个问题,不住微笑。

    「不错不错,第一次就有这边成绩,呀!明天我会拍摄几个片段,有兴趣来看看吗?小伙子。」

    「有,不会打扰你吗?」

    「不会,明天上午十时来这裏,我等你。」

    「真的?一定来,明天十时。」

    第二天早上準十时,我就按威廉家的门铃。

    「你真準时,欢迎,来吃早餐吧!」他的热情令我有点受宠若惊。

    他带我到泳池边,那裏已摆好了早餐,两个穿着三点式泳装的少女坐在池岸。

    「美人儿,要过来喝杯咖啡吗?」我们刚坐下,威廉叫她们。

    她们都是二十三四岁左右,身材一流,都是有七八分姿色的美人儿。经介绍后,我知道穿着红白上截泳装的金□少女叫珍,玫瑰则穿黄色泳衣,有一头乌润黑□。

    「她们是我请来的模特儿,一会儿跟她们拍些泳装片段,我正需要人帮手,幸好你来帮我。」

    我不再累赘详述我们之间的客套话,在早餐之后,我们安装好器具拍摄,威廉还有很多其他附件,使效果更完美。他教她们在池边做姿势,泼水嬉戏,她们十分投入,气氛很好。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