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玩火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星期日这天,林文杰反常地没有外出与他的雀友在四方城上论英雄,主要原因是其中两名惯常雀友趁三日长假外出旅游,没法组成麻雀局。

    其实,如果他真的要找麻雀脚,应该还是可以找得到的,他祇是没有心情罢了。

    星期五晚上,伦敦港股急挫五百多点,林文杰重货在手,有心情才怪。

    莫说打麻雀,就算有美女裸惕袒呈于眼前,他也未必能够提起一干之兴趣。

    于是,他留在家里午睡,可惜怎幺也不能进入梦乡、祇是在床上辗转反侧,担心着星期二香港开市时他的私己钱会不会再少了一截。

    外面响起了关铁闸的声音,这一日菲佣放假,当然是他太太秀兰回来了,而且是和几个太太团的成员喝完茶回来开台打牌,否则她一定会逛公司逛至晚上七时多才回家。

    果然,客厅随即传来三、四个女人七嘴八舌的声音,跟着是秀兰那略带诧异的一声说话︰「咦﹗为甚幺主人房的门会关上的﹖我老公从来不会这样好手尾的啊,莫非他没有外出打牌﹖」

    知妻莫若夫,林文杰当然清楚秀兰会进房看个究竟,马上闭目装睡,懒得向她解释为甚幺没有外出。

    他听见房门给打开了,随即又轻轻的关上,跟看便是秀兰对她的牌友说︰「我老公果然没有出去,在房里装睡。」

    「我们在这里打牌,会不会吵醒他﹖」

    这把声音,林文杰认出是当地产经纪的周太太。

    「不会的。他要就不睡,一睡就好像一只死猪一样,打雷也吵他不醒的。」

    另一把声音道︰「听你这样说,他不睡的时候一定生龙活虎了﹗」

    这把声音,则是娇小玲珑的马太太。

    秀兰吃吃笑道︰「怎幺,你想试一试吗﹖别这幺贪心了,你这幺娇小,吃不消的,他足有六、七寸长,两三下便把你撞穿了﹗」

    又有一把新声音出现道︰「别胡吹了,香港的男人,有五寸长已经很难得了,大部份祇有四寸多一点而已。」

    这个不是胡太太幺﹖平时看她密密实实的,想不到竟然对男人那话儿这幺清楚,听话气似乎曾见过不少男人的东西哩﹗

    马太太附和说道︰「对了,你老公若有六寸长,我输一顿晚饭给你。」

    周太太娇笑道︰「别开这些空头赌注了,林太太怎会为了区区一顿晚饭让我们见识她老公的大器,而且,还要弄起来才知道有没有六寸长哩﹗」

    胡太太道︰「也不一定要弄起来的,一看外型,便可以知道翘起来的时候有多大的了,相差不会太太远的。甚幺缩到成寸,祇是写小说的人胡说八道。」

    想不到秀兰竟然会说︰「好,我就要赢你这顿晚饭,让你们见识一下我老公的大东西,羡慕死你们。」

    林文杰心里大骂秀兰混帐之际,亦有点窃喜,要知道这班女人,个个样貌不错,尤其那娇小玲珑的马太太,更是风骚入骨,一双媚眼简直可以把男人的魂魄勾走。

    为了方便她们『验明正身』,林文杰由侧卧变为大字般躺着,刚摆好姿势,四个女人便已进房。

    林文杰向来祇穿内衣睡觉,内裤更是那种前端开钮的,所以轻易给秀兰掏出他的阳物给马太太等人一开眼界。

    祇听见最是密实的胡太太『哗』了一声道︰「未翘起便已经这样大,翘起来岂不是更骇人﹖林太太,怪不得你脸色这样好了,原来有条这幺的大水喉给你灌溉。」

    秀兰道︰「马太太,你可服输了吧﹗」

    马太太竟然撒赖道︰「不服,我要亲眼看见它翘起来有六寸才服。」

    秀兰皱着眉道︰「现在又不是早上刚睡醒,它怎幺会无端端翘起来﹖难道你要我用手弄它起来﹖」

    马太太道︰「用手也好,用口也好,总之弄到它翘起来有六寸长,我便服输。」

    秀兰脸有难色地道︰「平日我祇要脱掉衣服、它便会马上擎起来,我可不懂怎样弄它起来啊﹗」

    胡太太笑着说道︰「林太太,若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替你效劳。」

    秀兰犹豫了半晌才说道︰「好吧﹗但你要小心一点,可别把他弄醒。」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