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职业棒球的女人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今晚一定很暴躁。

    美那子一面听着淋浴的声音,一面準备酒菜。

    把蒸鱼的篮子放在玻璃桌上时,只在腰上围一条浴巾的宫田龙夫从浴室走出来。

    「嗨,打开电视,有运动新闻吧。」

    美那子打开电视,不停的更换频道。找到一个报导一般新闻的电台。

    看一下墙上的挂钟。晚上十点二十分。

    「也许在这个节目后吧。」

    宫田在对面坐下,拿起美那子为他準备的酒杯,一口气喝了一半,放下酒杯点燃香烟。

    「我的选手们究竟是怎幺回事?打得被三振,投手投的都是四坏球。就是我再认真努力,他们不好好的干有什幺用…」

    宫田是东京天使职棒队的教练。今年从开幕就八连败,到第三十场时,已经是九胜二十一败,造成从没有的坏成绩。

    这也是因为主力投手早川,和去年度的盗垒王木内,在开赛前,因为赌博被检举,被处分禁赛一百天。宫田认为这是最大的原因。

    「你担任教练就是太勉强的事。从选手时代就很任性,引起队友的反感,你只有做一匹狼的分。」

    美那子也喝酒,口红沾在玻璃杯上,用手指轻轻擦拭。

    她不久就到三十三岁。也许是髮型和浓装的关係,来的客人都认为她更年轻。

    用手撩起垂在胸前的长髮,上身也随着向后仰起。从肩口到乳房上部,都暴露着黑色T恤,随着乳房波动。

    开始报导运动新闻。

    「我也要去淋浴,啊,有一点累了。」

    好像要避开宫田的怒气,美那子起来走进浴室。

    从头上做热水淋浴。在店里喝的酒,好像在这时候出现醉意。自己还以为年轻,可是过卅岁以后,常常会感到疲劳。

    许多女性在二十五、六岁时结婚,到她这个年龄时,都会有二个孩子,变成贤妻良母。

    现在结婚实在不情愿。

    做妻子和母亲在分期付款的地狱里痛苦,不如打扮成花枝招展,在男人们的围绕中生活,不知愉悦几十倍。就是项鍊或戒指等珠宝类,也比一般家庭主妇,有很多贵重的东西。

    看到牵着孩子的手,提纸袋的女性时,美那子每次都会在心里那样说。

    洗完头髮后,把香皂的泡沫抹在身上,用手在身上摩擦。

    她的身上开始出现多少脂舫,但皮肤还是细腻光滑。

    已经是过时的女人了…

    美那子那样在嘴里念着,用手在下面抬起乳房,产生鬆弛的感觉,弹性好像也不如以前了。

    乳头的颜色从以前的粉红色,好像有一点褪色。

    浴室的门打开,里面的水蒸气向外散去。宫田把红红的脸伸进来。

    「妳要洗到什幺时候!」

    「马上就出去,不要这幺大声吼嘛。」

    宫田用力关上浴室的门,发出很大的声音。

    「这也鸡怪他,输成那样,当然要发脾气了。」

    美那子把身上的泡沫洗去。用毛巾包头髮固定在脑顶上,再披上浴袍。

    宫田已经在卧房里。在双人床上形成大字瞪着天花板。

    「快点来。」

    美那子把剩下的酒喝一口,关掉客厅的灯,走进卧房坐在宫田的身边。

    「时间还早得很,不是还剩下一百场的比赛吗?」

    宫田的手抓住美那子的手腕。

    「妳舔。」

    解开浴巾,仍有肌肉的下半身,出现在美那子眼前。

    从职棒的第一线退下来时三十七岁。担任十五年的投手,胜一百六十二场,可以说是一流选手,以后十一年来做球队职员、电视解说员,到去年担任总教练。

    这段时间里头,大概也锻练身体,身上的肌肉也还有弹性。

    在茂密的丛草上倒着像巨大海参般的东西。

    美那子弯下上身,用双手捧起宫田的东西,先揉一揉把头部含进嘴里,用舌尖刺激龟头下面的沟。

    「去年是联盟的第五名,这样下去今年是最后一名了,气死我了!」

    男人的东西逐渐开始膨胀。从根部向上舔,开始慢慢抬头。

    「不要这样气忿。比赛都已经过去了,明天加油就是了。来来来,球棒大起来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