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人的杂种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星期五的夜裏,我老婆讲起她还没和我结婚前的一段回忆。

    20岁的老婆身材很好,身高:160,胸围:36D,体重:45公斤。她喜欢穿开岔的短裙,上衣V领的乳沟都看得一清二处,裏面是性感的内衣裤。

    事情的发生:当时我正在当兵,刚好下去新竹演习,无法回家,她跟我讲,这两个月的时间裏,她居然被小罗干了好几次,有二、三次甚至是危险期被他射进去的。

    现在把经过的细节讲给各位大大听,请帮我评评理。谢谢!

    我去演习的期间,小娟没有工作。她是南部上来的,我无法陪她找工作,刚好这时她遇见以前在发廊认识的同事,叫小罗。那一段时间他在开出租车,发廊他也很熟,这个情况下,小娟从早到晚都和他在一起四处应征。

    小娟性情又很野,每天都穿不同的服装去应征,短裙配蕾丝的丝袜,内衣裤也是,长裙下也是半统的蕾丝袜配马靴,又辣又野,看在小罗的眼裏,他一定会想办法要干小娟的水鸡。

    刚开始小娟还不知道他的想法,也不在意,后来小娟对他说自己的男友在当兵,没空陪她应征,小罗便在这时开始起了邪念,到处带小娟去玩,顺便应征。

    小娟跟我讲,小罗有一次带她去六条通的酒店,朋友开的,我问小娟:「他带妳去那干嘛?」我想小罗是要去炫耀小娟的美丽。

    要死不死小娟那天刚好穿开岔的窄裙,丝织的低胸上衣连乳沟都看见了。一进去包厢裏,他朋友和小姐都在裏面。小罗牵着我老婆的手坐在沙发上,窄裙往上缩,丝织紫色内裤春光尽洩,水鸡都快被看光了。小娟意识到不对劲,赶快把窄裙拉好才松一口气。

    酒过三巡后,慢慢地都走样了,小罗借着酒胆开始用手摸小娟的头发,用嘴吹她的耳朵,在这麽多陌生人面前,小娟尴尬地用手推开他,小罗也不放弃,不单不停止挑逗,还跨过小娟背部坐在后面,用手触摸她胸部,慢慢地转到大腿,再逐渐往上推进触摸着丝织的丝袜。当时小娟不断反抗,一直跟小罗讲:「不可以,我有男朋友了,不可以……」

    但是小罗已经沉迷于小娟的美色,精虫灌脑了,哪管那麽多,手一直往上伸入小娟的窄裙裏,还挑起内裤边缘强行将手指插进她鸡迈裏抠挖。小娟被抠得全身打颤,酸软得连推拒的力气也丧失了,小罗得寸进尺,还用手指捏着小娟的阴蒂搓揉,把小娟搞得淫水直冒,连内裤都湿透了。

    小娟告诉我,这一晚小罗虽然抠挖过她的鸡迈,但没有干到水鸡裏面。我带点怀疑地跟小娟讲:「妳骗我,他手已经伸到窄裙裏面抠妳的水鸡了,你没被他干过我不相信。」

    可是小娟讲,她一想到我就没有情绪了。想想也有道理,所以我一直都相信小娟是清白的,并没有出轨行爲。

    小娟说,后来因爲警察临检,小罗就先载她回家了。回家路上小罗还是不放弃,一直想抠小娟窄裙裏面的水鸡。小娟讲,回到家门口,他一直想上来家裏,后来拗不过才跟他吻别。起初小娟还不肯讲详情,我逼她,她才说小罗舌头一直要放进去她的嘴裏,我才知道他们是在舌吻。

    因爲我在当兵,抽不出空,隔天小罗又来载小娟去应征。小娟怕被小罗抠到水鸡,改穿水蓝色的丝织长裙,配水蓝色的吊带内裤,蓝色的胸罩。小罗看到小娟后一直道歉,小娟想到还要利用小罗,于是也就算了。

    中午出去吃饭时,小罗开始问小娟她跟我交往多久了?有没有被我干过?小娟说:「没有耶!」小罗就一直说我的不是,还说要帮小娟租房子。小娟心想:『说得好听,要租房子,干脆说要上我还比较老实。』

    想想而已,看官不要紧张。

    下午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了,而且明天就可以上班,小罗和小娟都很高兴,小罗提议要去看MTV庆祝,小娟也说好,一路开啊开到三重天台去看。进去后选了一套洋片,刚开始小罗还很规矩,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就开始吻小娟的耳朵,手又开始作怪,先摸小娟的胸部,然后又慢慢把小娟的长裙撩起,伸进去抠小娟的水鸡。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