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瓦斯工奇遇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1. 瓦斯工掳获美丽的情妇

    初春的傍晚,天气还有些微凉,人们都穿着不算薄的衣服,可是在路旁搬着瓦斯桶的良信却赤着上身,挥汗如雨的工作着。

    这是家开在市郊的瓦斯行,老闆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手下雇了两个壮汉帮忙送瓦斯,市郊的生意还算不错,尤其是最近有不少别墅盖在附近,新增了不少生意。

    老闆娘阿娇从室内叫了出来:「信仔,送一桶瓦斯到春明路一段二十三巷七号。」

    良信应了声好,拿毛巾擦擦汗,套了件运动外套,搬了桶瓦斯上机车就走了。这良信今年三十四了,因为少年时犯过伤害罪,所以找不到好工作,只好听着人介绍到瓦斯行搬运瓦斯,做了几年也还算奉公守法,安分守己的。看不出他少年时的暴戾之气。

    他骑着机车到了那户人家门前,那门前停了一台外国进口车,阿信虽然买不起那 J 牌车,不过这车他是认得的,阿信正要去按门铃,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看了阿信一眼就钻进车子里走了。

    阿信进了门,却看到一个女子,她穿着浅红色套装,留着一头可以去拍洗髮精广告的美丽秀髮,一脸不高兴的坐在真皮沙发上。阿信问道:「小姐,我送瓦斯的。」

    那女子抬起眼来,伸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长手指往里面指了指,阿信扛着瓦斯桶进去,很快的换好瓦斯桶。走了出来,女人依旧一手托着画了浓妆的腮梆子,阿信看得有点傻了,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阿信说:「小姐,瓦斯钱。」

    女人看了看阿信,拿起小皮包来,却没找到钱。她开口说话了,声音细细软软的,她说:「我没有钱,刚刚那个臭男人跑了,我身上一毛钱也没有呢。」

    阿信看着女人,他心里的慾望突然有点升高起来,心里想着:「给我干一次抵帐啊,婊子!」不过他没说话,只是说:「可是你不给我钱,我没办法交差啊。」

    女人看了看阿信壮硕的身体,说:「你收不收身体支票的。」

    阿信吞了口口水,问说:「身体支票?妳是说….」

    女人笑了,她说:「你不懂吗?过来啊。」她拍了拍身旁的沙发。

    阿信会过意来,坐到了女人身边,鼻中是女人髮根飘出的香水味,女人伸出手来,开始脱衣服,阿信的慾火开始燃烧起来,他站起身子来,一把把运动裤连着内裤脱掉,女人还正在解开上衣纽扣,阿信却扑了上去。

    女人轻笑着说:「你急什幺急啊。」

    阿信不说话,他把女人压倒在沙发上,手已经撩起短裙下襬,沿着裤袜摸上去,女人还在淫笑,可是当阿信一把将她的亚曼尼衬衫,连着胸罩一起扯破的时候,她开始慌张了,阿信伸入群下的手,也是一把将她的丝质内裤和短裙一起撕裂,只留着红色的裤袜和吊袜带。

    女人这才开始害怕,她低呼着:「你要干什幺?你不要这幺粗鲁嘛。」

    可是阿信整个人压住了女人的身体,他的嘴盖住了女人擦了淡红色口红的嘴唇,强行将舌头伸进女人的嘴里,强烈的吸吮着女人的小巧的舌尖,而右手也紧紧握住女人坚挺的乳峰,好像挤奶一般的紧捏,女人想叫,但嘴巴却被男人封住,只能任由口水流出来。

    于是她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但却无法挣脱阿信的纠缠,阿信嘴巴说着:「自己送上门的… 」

    他用力的捏弄的女人的乳房,女人娇呼着:「不要那幺用力啊。」

    可是阿信哪里里会得,他的阳具早已高起挺立,女人的手向下探索着,那巨大的阳具竟然是她无法一手掌握着的,这时女人的心跳不禁加快了。

    阿信这时好是一头饑渴的狼,他拨开海媚那双美腿,海媚的在他的眼前展露着美妙的风景,这淫蕩的女人,阴毛早就刮乾净了,于是粉红色的肉瓣,正大张着嘴等待阿信的进入。海媚闭上眼,等着那根大阳具的到来,果然阿信俯身向下,屁股一挺直把那根全部塞了进去。

    「啊呀!!」海媚大叫了起来,虽然她长年在风尘里打滚,可是这样刺进去,又是这幺大的东西。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