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上掉下个乾爸爸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我老婆小蕙一到家里,就心急火燎地叫唤着我,我正在厨房里悠然自得地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她就拖鞋也没换,咯答咯答地迈着到了厨房,一张浓妆艳丽的脸红通通地,到了我面前又吐吐吞吞地欲言又止,我心里觉得好笑,小蕙从不曾这样子的,就笑着对她说:「什幺事哪,是不是让人非礼了。」

    「老公,我跟你说个事。」她犹豫再三地说。

    我抚弄着她的头髮说:「好了,上饭桌再说,你快换了衣服吧。」

    才把女儿逗上饭桌,小蕙也换上了轻薄的睡衣,看起来棒极了,白色的绸缎印上大红的花朵,下身的裤子也省了,就这样裸出一双丰腴的大腿。她端着饭碗挑起碗里面的米粒,眼光忽闪忽闪地有丝慌乱,这小美人有了心事。终于她还是先开了口,「老公,你记得李娜吗。」

    「怎不记得,不就是你们班那眼朝天的美女吗?好像当年我还追过她。」我说。

    小蕙拿眼一瞪:「去去,别耍贫,跟你说正事呢。」

    「她老爸不是省里的大官吗,还没退下来吧。」我轻描淡写地问。

    小蕙接过我的话说:「早就退了,退了以后又让香港一家大公司请去干了几年,现在回到了省城。」

    「退下来好,谢天谢地咱国家少了一贪官污吏,该有七十了吧,好像李娜是他跟后妻唯一的女儿。」我摇晃着脑袋说,。

    蕙笑着:「你倒蛮了解啊,看来那时真的别有用心。她妈刚逝世,就存一孤寡老头。」

    「他那幺有钱,孤寡了怕什幺,再娶啊。」我玩世不恭地说,「娶不上十八二十的不怕,二十多三十的有人愿意吧,他快七十了吧。」

    「六十五了,跟你说正经的,你怎就这口气啊。」小蕙把手里的碗重重地放下,眉头一皱说,「李娜让我到省城去。」

    「好啊,去玩几天。」

    「我是说辞了工作去。」小蕙有点紧张,一双吊梢眼在我脸上滑碌滑碌地乱转。

    「开什幺玩笑。」我一听差点跳起来。

    小蕙急着对我说:「你别生气,听我说。」

    我也把饭碗重重地一摊,挥摆着手摇晃脑袋粗声地说:「不听不听。」

    带着女儿到了操场上散步,已到了期末的时候,操场上没往常那般地热闹,倒见着不少怀揣书本的学生。

    跟女儿索然无味地转了一大圈,遇见了系里教体操的小任,远远的他就对我招着手,这小子又买新车了,一辆新款的丰田越野,女儿吵着嚷着一定要上去,小任扔给我车钥匙也让我过把瘾。一坐上去,宽敞舒适的车厢感觉好极了,开动起来,那车劲道十足,跃跃欲试地恨不得就要驰骋起来,好像快要射精的那一剎那,再加一把劲,高潮就随即汹涌而来。

    「怎幺样,你也快换一辆吧。」小任说得眉飞眼笑,带着很炫耀的滋味。

    我横了他一眼,就你小子,那幺矮小的一个子,偏就驾着这幺大一车,我不来好气说:「我就是不吃不喝,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换。」

    心情沮丧地回到家里,小蕙正蜷在沙发上煲电话,说得兴高采烈,把一双凤眼笑得斜吊了上去,细瞇着就剩一条缝隙了,显出很妖娆的媚劲。我不拿正眼看她,把女儿带到了她房间,侍候着让她睡觉。

    过一会,小蕙趿着拖鞋跟着来到女儿的睡房,她用手扶着我的肩膀,一边乳房就压着我的半个身体。「建斌,是这样的,李娜的老爸只是想有人帮助他整理文章,并跟他一起生活照顾,老人又很健康,能走会吃的。」小蕙委婉缓慢地说着。

    「让他跟李娜一起过不就得了。」我没好气地说。

    小蕙顿了顿:「李娜找了好多保姆看护,都让老头赴走了。放着偌大的一别墅,我又是他的乾女儿。」

    「说什幺,你还有乾爸,我怎不知道。」天知道什幺时候小蕙成了他乾女儿了。

    小蕙继续说:「那时也是说着玩的,没那幺当真。」随着她又加重了语气:「告诉你建斌,这可是好些人梦寐以求的。如果我拒绝了,后面就有好多人像熟了的豆荚,辟辟啪啪地蹦出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