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种性爱
  • 发布时间:2018-09-03 15: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凉爽的秋风,随着季节的舞动,又再次激起心中的涟漪…….出轨的念头又一波波夜袭上心头。

    那天晚上,我趁着老婆带两个小孩回娘家的机会,把一干好友全邀出来。

    说实话,大家各自结婚后,难得个机会和他们好好聊聊。

    可是,当一群男人在一起时,『情色话题』总围绕在他们身边。

    在聊天、喝酒之余,突然有人提议到酒廊去,我是一个很不喜欢上酒廊的人,当然这个典故要说清楚可能又是另一篇故事了。

    总之,我还是勉强地跟这些狐群狗党们一路驱车至林森北路上。

    这批识途老马早就有了盘算,熟悉地带领我进入一栋大厦,外面根本没有招牌,从外面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男人的娱乐场所』。

    走进那个黑暗的包厢,我们排排坐了下来。

    一位『内讲』,从门口走了进来,带来第一批小姐。

    哇!都是穿着高叉紧身祺袍,身体的曲线加上低胸的设计,让坐在我旁边的这群狼人,不禁吞了几口口水…..

    我一个也看不上眼,只见一群又一群的小姐被带进来,又带出去,我的朋友们身旁个个都坐了一位美豔而丰满的坐檯小姐。

    只剩下我孤伶伶一个,那位『内讲』也忍不住了,像我这样挑嘴的客人大概也很少见吧!

    终于最后一批小姐带进来,我望了过去,咦?就在门后面,有一位小妹,扭扭捏捏,慢慢往后退,这引起我的注意,仔细一看,清纯的脸庞,就样邻家的小妹一般,看起来大概23、24岁光景。

    我的好奇心油然而生….『就那位最后一个小姐吧!』

    这『内讲』也鬆了一口气,于是道:『小真、小真,坐到那位帅哥旁边!』

    我把她从头到尾看了一下,性感的嘴唇、有灵气的双眼、没有化妆的脸庞透露着一股红润气息,一点都不像是干这行的。

    黑色连身短裙包覆着她匀称的双腿,剎是好看。

    她在我旁边做了下来,为我斟了点酒,『嗨!帅哥!我叫小真你好啊!』

    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放眼望去,我邻座的这些男人趁着酒酣耳热之际,不知摸了身旁女子多少次胸,多少次大腿,每个人都是一副饿虎扑羊的模样,我却和小真聊的不亦乐乎,开心极了,只听见她开朗的笑声,盖过了从电视机传来阵阵的音乐声。我眼前的她好似开心极了,从我两目光交错的眼神,我嗅到了一些情慾的成分,随着酒精的逐渐发酵,她的心防已经鬆懈,从她手足舞蹈的交谈中,我知道她已经逐渐的掉入我的陷阱,我则心中暗暗担心在娘家的老婆是不是会打电话来查情…..

    不久,大伙儿早已耐不住性子,火山的岩浆早已在他们的裤裆中蓄势待发起身带着身边的辣妹付了钱后往门口走去…..

    第二天晚上,好一个週六夜晚,我独自驱车…..前往昨天那个罪恶的渊薮,七点半整,我準时走进门口,昨晚那位内讲一看见我,一副快昏厥过去的样子,赶紧苦笑着对我说『帅哥!今天这幺早?』

    我笑着掏出一叠钞票,塞在她的手中,跟她说:『叫小真出来吧!我买她到12点。』

    话才说完,小真已经从小房间冲出来,这个聪明的女孩,早料準我今天会再来的………………….

    她上了我的车,给我一个热情的拥抱,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好高兴的说:今晚我们去那里啊?

    『凯悦!我们去凯悦喝酒,只有我们两个,然后去跳舞吧!』

    『好啊!,真棒!好久没跳了!』

    一进了凯悦,我们开了一瓶红酒,相互对饮着,天南地北的聊啊聊,只听见她的笑声有如黄莺出谷般悦耳,笑声加上酒精,让我们的界线逐渐模糊,仔细端倪她。

    今天她穿着一件长袖紧身衬衫,略微化妆的脸看来比昨天更灿烂.我眼前的这个女孩,看得出来早已将酒店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阵大哥大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谈话,她拿起大哥大,『喂?我在凯悦啦…..』听起来像是朋友打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