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级生13-14
  • 发布时间:2018-09-29 09:1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三章

    桐美铃老师与大姐杨泽唯的进攻

        早上五点多起来,带着桐美铃的内裤和给大姐杨泽唯看得DV上学!顺便到楼下店里取一朵深红玫瑰花与桐美铃的内裤合体包装,及一朵薰衣草,到的学园直冲英文科办公室找桐美铃,科办公室、老师与老师之间的隔板很高又围很大像小型个人工作室,很难看到隔壁、若要讨论或教训学生是很适合的。

        幸好桐美铃很早上班、从身后轻声细语招呼老师,我说:「桐美铃老师早、我有带来神祕东西,希望送给老师。」桐美铃说:「是甚幺神祕东西,老师到想看看大宝会送什幺。」摪摪!神祕的“玫瑰内裤” 桐美铃脸颊泛红的微笑出来,桐美铃说:「老师无功不受禄、但老师可以帮大宝做一件事。」我说:「什幺都可以吗?」桐美铃无心机的说:「是!什幺都可以。」我说:「我喜欢桐美铃老师、我想跟那天一样,在这里与老师“做爱”。」老师的脸更是红润,桐美铃说:「在这里不行、我们是师生、这里又是学园,是禁止的。」我说:「老师自己说什幺都可以得吗?」桐美铃一时语塞!桐美铃说:「不然这样,老师问几个英文问题、如果大宝都答对的老师一定答应。」

        我说:「不行,老师对我不公平、且我也没得到好处。」桐美铃说:「那幺大宝要什幺好处。」我说:「答案对了、老师也要脱一件衣服,这样才对我公平。」桐美铃说:「可以,但答错两题、只能等到下次。」我说:「好!老师开始吧。」

        1在一个颱风来临的星期四,桐美铃老师在第一节课时,依课表到一○六班上英语课,一进教室班长依例大声喊: A Open your book B Stand up C Close your book D Sit down 我说:「B」桐美铃说:「答对了,大宝要老师脱那一件!」我说:「白色上衣」老师便脱起白色上衣,桐美铃漂亮身躯还剩内衣、胸罩、短裙、内裤、吊带袜等!我要PUSH。

        2因为天气有点冷,所以桐老师又说:A Your name is Bill B Yes, you are  C Close the door, please  D Thats nice 我说:「C」桐美铃说:「答对了,大宝要老师脱那一件!」我说:「白色内衣」老师便脱起白色内衣,桐美铃露出雪白透红的上半身、虽然有有胸罩,但再过不久……我要PUSH。

        3在碰到我们熟识的人,我们通常会问候他们的身体状况,其问与答如下:问:How are you 大宝要怎幺回答?我说:「Very well, thank you And you Fine, thank you」桐美铃说:「答对了,大宝要老师脱那一件!」正常情况一定选胸罩但我是神经病,选择「胸罩」因为我不是笨蛋!我说:「胸罩」老师脱掉胸罩,桐美铃展现出透红丰满乳房及桃红色乳头的微妙体态、但老师用手臂遮住E乳房,可爱至极。

        4你在做什幺?→ 主词是「你」,为第几人称。我说:「第一人称」桐美铃说:「答错了,为第二人称、大宝只剩最后一次机会」桐美铃开心的笑。真气人!怎幺错在这幺简单里,不用怕、小头会支持大头、大头会挺小头的。

        5 How beautifully she dances!中文翻译为?老师真狡猾、超出範围且有生字也听不懂,拼一拼!小声的说「她跳的舞多好看啊!」桐美铃说:「答对了,要老师脱那一件!」我说:「短裙」老师要脱短裙、护胸的手放下来脱短裙,弯下身来的裸乳更显硕大、想像我的阴茎放在桐美铃豪乳中间不知道有多好!

        6 分别写出它们的 Yes 和 No 的简答句Is he sleeping in his room?我说:「Yes, he is和No, he isnt 」桐美铃说:「答对了,大宝要老师脱那件!」我说:「内裤」老师要脱内裤、护胸的手放下来脱内裤,全身裸体呈现、桐美铃羞愧、脸部更加红润!变成一手遮阴部双脚交叉,另一手臂遮住E奶拿书本。我暗想老师会一直「输」的原因是一直拿「书」本。

        7 They are our friends 请依画线部分,造出原问句。我说:「 Who are they 」桐美铃说:「答对了,大宝要老师……!」我说:「吊带袜」老师脱吊带袜时、因是坐着、弯下腰脱吊带袜,身体的曲线更加完美!桐美铃全身裸体已没有遮避物、桐美铃脸部更深红!我说:「老师妳大腿也应该OPEN了吧!」桐美铃颤抖的说:「大宝再答对一题」。

        8Youre a teacher,()she is, too()是什幺?我说:「and」桐美铃说:「答对了……!」桐美铃老师深红脸上害羞的打开双腿、放开的双手置背后交叉,露出水水亮浅褐色阴户及雪白透红的豪乳。

        突然间,门口出现大量走动的声音、我叫起失神的桐美铃老师,说:『有人来了』桐美铃惊恐的穿起衣服,迅速帮老师收起内衣、胸罩、内裤、吊带袜等放进自己袋子!我也帮老师整理衣服,桐美铃看是清装,激凸的乳房、淫水流下清凉不过的臀部,更加火辣惊豔!凶器尤以敬礼。桐美铃眼神望着我,像述说着:「谢谢你大宝,我好感动!」我与老师走出英文科办公室,一同前往操场集合升旗。

        上午下课休息时,在走廊遇见大姐未婚夫陈渐鸿;是来找大姐杨泽唯,(天助我也、想到一个够淫檅刺激的点子!)陈渐鸿说找不到杨泽唯、叫我帮忙找我大姐,我说在这里等、我去找比较快,先去内务柜拿DV、在找寻的半路上,在男生厕所遇见大姐;大姐正在检视男生厕所、拿DV给大姐并说在最里面左边的隔间等我!

        我便去找陈渐鸿,半路上没多说话、只说大姐在厕所检查没空;快到男生厕所时,我说要去上厕所、陈渐鸿在门外等待。

        我加快脚步、在最里面左边的隔间开门见到大姐,并用手势叫大姐不要说话;我打开DV及耳机给大姐听看!没多久、我看大姐脸色几乎要哭出来,于是我拿走DV、从身上取出给大姐喜欢的薰衣草ㄧ朵!

        陈渐鸿在门外上小便斗小便,还哼着歌被大姐听到,大姐抱着我暗自哭泣!于是大姐放下手上的薰衣草、开始脱起衣服,我开始犹豫是否该阻止大姐的行为、没错这是我想要的;但不是现在。

        当我还在思考时,大姐已把黑色无肩无痕胸罩拿下、D罩杯乳房崩跳而出;和之前在大姐房里窥视感受相差极大,再大姐门外的悸动、而现在眼前的冲动!淫慾渐渐吞噬理性,伸手碰触胸罩时、大姐摇头,眼神似乎告诉我「不要动」!更让我惊讶的事,大姐连超迷你平口内裤也脱掉、露出稀鬆的阴毛,大姐全裸坦诚相见!剩下吊带袜和高跟鞋。

        大姐身体前倾,伸手解开皮带,拉开拉链将裤子内裤脱下挂到了隔板门上的挂钩上。身为女教师的大姐突然跪下、我还在站立、阴茎已经翘得老高,邓指着大姐的嘴巴。大姐先用手触摸阴茎往下般,开始生疏的来回前后套弄。一个这幺看似清纯实则火辣的大姐兼女教师,如此柔滑的手,任何男人都受不了。

        我以为大姐会持续套弄阴茎、但却是手握阴茎爱抚脸皮双颊、用鼻子对準龟头吸气、我龟头一下就碰到了大姐的嘴唇。感觉软软的,大姐握着肉棒在她嘴唇上来回摩擦了几下,然后抽离,因为兴奋,龟头上冒出的粘液连在大姐的嘴唇和龟头之间,感觉非常淫蕩。突然大姐一张开嘴,含住阴茎。于是我现在感觉就像是在开苞一个处女一样;我将龟头慢慢抵进大姐的小嘴、进去了一点后,我感觉有牙齿。我说:(大姐儘量不要让牙齿碰到我的阴茎)大姐很快领会了,张大了嘴。我于是双手抱着大姐的头,开始往她的嘴里进发。

        开始,我插得不深,就抽出来,然后又插进去。我低头看着大姐美丽的脸,感觉着她嘴里面水汪汪的,热热的触感。感觉就像要升天了一样。在弄了一会儿后,我说大姐自己来动动看。大姐于是开始主动的前后摆头,吞吐我的肉棒。看着夸下性感的姐姐女教师,我感觉自己就是大姐的丈夫。后来,我受不了刺激感觉快射了,我原本想要抽出颜射、但姐姐女教师听到陈渐鸿在门外讲话声音时、手按住我屁股不让阴茎离开、而我的双手一边爱抚乳房一边狠抓乳房和捏乳头。

        大姐也不甘示弱的用小嘴开始猛烈的上下吞吐。而且一次比一次含得深,弄得大姐自己呜呜的叫,陈渐鸿在门外还说:(这是什幺声音)我说:(在嗯嗯),同时间大姐还不时来一次深喉然后吐出来,插得大姐不断咳嗽和乾呕,看到美丽的脸下面掉着很长的口水,感觉到一种SM的快感。

        唉,想来大姐的未婚夫陈渐鸿真可怜,自己有这幺漂亮的未婚妻不知道品嚐,现在被我把大姐嘴巴开了处,还使劲插成这样。我再次抱住大姐的头,开始猛烈抽插,感觉要射了,我突然一下插得很深,将精液射进了大姐的口中。感觉射了很多,也听到大姐吞嚥的(咕噜声)、大姐就这样让我阴茎保持在嘴里五分钟之久;大姐才捨不得的吐出。大姐满脸通红的张开了小嘴,我看到里面白色的液体在红色口腔里淫靡的画面,非常动容感激。

        大姐在我眼前让精液在喉咙中慢慢吞食,一会又生吞阴茎想尽办法吸食龟头内液体!这时陈渐鸿说:(不知杨泽唯在哪)、我爽翻痛苦说:(大姐在我的屌上)、

        陈渐鸿笑一笑、并说很喜欢杨泽唯、谈论婚嫁之事、此时大姐用眼神叫我坐下、大姐淫水氾滥的湿地对準我阴茎慢慢被插入、大姐闷闷的哼了一声,大姐流下眼泪;因为我的阴茎出现血渍,难道大姐真是(处女)而刚刚的眼泪是(处女丧失的眼泪!)刺激实在太大了,要快射出时、我想拔出、但大姐熊抱不想离开、我也无法睁开、最后爽快无比(中出)大姐教师。陈渐鸿觉得奇怪为何主角从进厕所开始到现在一直鬼叫、不等我说明陈渐鸿不一会就离去、我摊坐马桶上、大姐则卧倒在我身体呼吸听着我心跳的喜悦声。

        直到第三节下课钟声响起,我的阴茎还在大姐身体里温存三十多分钟之久;我叫醒还在休息的大姐,抱起身来让大姐站立、阴茎才离开大姐的阴户;我跪下让大姐ㄧ条腿夸在我肩上方便用嘴巴舔弄清洗大姐的阴户,有种淡淡血腥味和微甘粘粘的淫水、阴茎不由自主翘了翘打在大姐的腿上!发出啾啾的声音使大姐脸上红嫩害羞与做爱完后爱抚的悸动,后拿起我的内衣在大姐身上擦拭让大姐保持清洁乾爽;大姐穿上衣服而我在旁帮忙整理。

        等大姐衣着OK!我说:大姐先离开,当要走时、又转身跪下,我的阴茎刚好轻敲大姐额头!大姐就说:(小宝是不是捨不得大姐啊?)就伸手握住阴茎和抓住卵蛋,往大姐自己脸上拍打、而龟头上的马眼渐渐渗出透明淫水的前列腺液,点点滴滴在大姐脸上形成光亮斑迹!我就说:(大姐脸上又髒了!)大姐就说:(大姐脸上酸痛需要精液按摩?)想了想、有其母必有其女,妈妈和大姐对于另一半的外遇、相当的反感与激烈,若找到适当的出口、会义无反顾的爱上对方甚至屈就于对方,更演变成对性爱的大胆开放和爱情执着。

        我决定一件事那就是要促进大姐跟陈渐鸿结婚、再与大姐偷情,况且手上握有陈渐鸿和廖揉淋的把柄、相信大姐在夫家的地位会更高,可以控制陈渐鸿!在加上我和南绫香的…心中燃起莫名的兴奋。

          中午休息时间遇到桐美铃老师,桐美铃说:(今天补导课在教室上课!)不都是在科办公室吗?放学离开时、学艺股长跑来告靠我说:(杨大宝你完了!英文抽考成绩很差,老师要来骂你了)、一会桐美铃老师来到教室大声伺骂我,不知如何回话只有挫着等!同学一看不对劲,门窗紧闭如有大事发生,纷纷赶快回家。桐美铃突然间站立于前、说今天要好好补导主角。

        刚开始、桐美铃把扎于短裙的白色上衣挪上去放于裙外,把白色上衣的钮扣般开、只剩底下最后一颗且早上被我收走内衣、胸罩、内裤、吊带袜等;形成一个(超深V字半裸窈窕身材)让我的阴茎忍不住发抖起来,走到我的背后双乳紧贴我肩膀、乳头有如针灸般的温柔刺痛,桐美铃呼吸之间擅发出热恋般的诱惑气息;我的心情是异常的平静、心中所想却是如何调教桐美铃及奴隶桐美铃,所以我要忍耐、不可以射精给桐美铃!

        桐美铃移动位置,又坐到我旁边紧靠着我、桐美铃右手绕过背部抚摸我胸部和肚子,乳房夹住我的手臂、左手已开始解开皮带、拉下拉链、深入内裤轻抚阴茎;不久桐美铃双手已在裤子上、试图脱掉,我稍微起身桐美铃顺利脱起裤子和内裤!进入桐美铃眼帘的是勃起阴茎、老师已弯下腰口舐着勃起的下体,看桐美铃正十分投入的喘着气,充满贪慾的神情…

        我心里一阵雀跃欣喜,为了落实计划里桐美铃奴隶的角色,在老师巧妙的舌头爱抚下,我说:「老师,妳在做什幺?」桐美铃的舌头停止转动,慢慢地,有点羞怯的擡起了脸。「…大宝。」桐美铃此时嘴唇像火那般的艳红,与以往的模样大不相同,脸上浮现的儘是贪慾,连眼睛都泛漾着。虽然头髮已梳往后面,还是有几撮头髮垂到前面来,正如同老师慌乱的心。

        「不可以,不要靠近我!」为了彻底实现主控权,我以主人的口吻让老师碰钉子。桐美铃就像是一个受操作的奴隶般,一付狼狈的表情。桐美铃说:「大宝,我…」我说:「是谁允许老师含着我的东西!」桐美铃说:「老师…已经忍不住了。」我说:「什幺忍不住了?」桐美铃说:「啊,你不要逼我,求你!」桐美铃开始轻抚着我的身体。我说:「等等,我知道了,妳很需要,是吗?那幺一切都得听我的。」无论如何都要冷静,我没想到一向都很沈着稳重的桐美铃,竟然会操控在他手中,我心里十分得意。

        一定要拿出主人的样子,把桐美铃驯服得服服贴贴的,桐美铃说:「是这样子的…早上我第一次看到大宝温柔体贴,心里就…」我说:「好了,好了。我又没要你说这些,如果要跟我相好,就把真心拿出来给我看看!」桐美铃说:「啊啊,我当然想跟你要好。」我说:「是真的吗?好…那幺,老师有什幺要求我的?这样好了,先把短裙脱了。」桐美铃说:「…知道了。」完全是奴隶的口吻,老师站起来,将身上黑色的短裙立即脱去。出乎意料的,桐美铃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穿上内裤、奇怪?老师是有时间穿的为何……?接着,她脱去了衬衫。露出硕大丰满乳房,我越来越有自信了。如同我所想像的,老师现在一身不挂,情色十足,却相当美艳动人。

        能够得到这样一个超级女郎当自己的性奴隶,而且又能随心所欲的玩弄,对男人来说,这才是真的天堂吧!我感歎着桐美铃的魅力,慾望之火又燃烧起来了。「对了,到这儿来。」我让一身不挂的老师立在一旁,我踢开脱放在地上的短裙,桐美铃不明白我究竟想干什幺,脸上显得很不安。那姿态模样简直就像是上帝精心雕琢过的艺术品,下部露出的性器,更显得妖娆,充满了官能美。

        我觉得十分口渴,于是用舌头去润嘴唇,被慾望充斥的视网里,燃绕着桐美铃的艳姿。我盘腿坐在椅子上,一边玩弄着自己的性器,一边以挑逗的眼神投向桐美铃。老师说:「啊…大宝…」我说:「老师,别害躁啊,这样好了,妳来趴在桌子这里。」我慢慢从椅子上起来,将桐美铃的头往下抽,让老师的四肢呈趴着的姿势;「啊…老师,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桐美铃呜咽着声音说。我看老师那姿态,好像动物一般,更激起我淫蕩的慾望。

        我毫不迟疑地,伸出了中指便往秘孔里去,手指开始逗弄起来。「啊、啊…」桐美铃像蛇般的扭动身躯,发出了满足的声音。然而,我的目的并非要使老师快乐。我说:「怎幺了?老师!很舒服吧?」桐美铃说:「啊…是…」我说:「再叫大声些!」我的手指开始前后摩擦,每当手指一伸出来,便有蜜液流出,将老师的下部课桌都弄湿了。

        桐美铃一面扭着屁股,一面发出娇声。「啊,不要停止!」我不理会老师的哀求,将沾着液体的手指放进嘴里舐着。然后,开始拍打老师丰满的臀部。「妳真不是一个的好教师!」拍打屁股的声音,漫了整个教室里。桐美铃说:「啊,好、好痛啊…不要打了。」我觉得桐美铃的屁股好有弹性,每一拍打下去,便有股兴奋的快感;我想不管屁股多幺红肿,都不能轻易停下来。我说:「老师妳真的答应我做任何事?」桐美铃说:「我是个坏女人,坏老师做这样的事。但是,我绝不后悔!」

        我听到老师这句台词,心里相当感动,我欣喜着桐美铃终于成为我的性奴隶了…调教终于奏效了…后来发现调教是多余的!在温泉之旅桐美铃告诉我说:「经过饭店事件后,老师已深深爱上大宝、而英文问题不过是老师自己的藉口!桐美铃,愿意为大宝做任何事。」

        因为我想把“好事”留到明天,所以没有射精、增加桐美铃老师的慾望,已好驱使;老师渴望的眼神望着我说:「老师要大宝干我、更要大宝的精液」我说:「老师不是答应我做任何事吗?现在我不想跟老师“做爱”」老师不悦的眼神看着我。我就说:「老师是不是不听我的话呢?」奇怪!台词好熟悉殴,好像玩角色扮演、身分对调;老师收起不悦的脸,露出可怕淫笑的说:「那老师吸準大宝的小鸟总是可以吧!」好阿!老师在激我,我偏不上当;同时、已含住阴茎的老师说:「桐美铃要大宝射精」我爽快痛苦的说:「我…偏偏…不…射…精」老师与我的淫声蕩语,充斥着小小教室!

        我真是活该、因为没有射精,阴茎肿的麵龟一样大;是可以走路、只是要用书包遮挡裤子凸起物,等公车时、听旁边的人说公车有人罢驶,所以要等很久、且说已经等三十分钟,人啊!一倒楣后续会接着“带屎”好吧!用走的回去吧。走得十几步、公车来了我又没注意,突然有同学说:「大宝再见」;回头来不及的,我被耍了、算了!谁叫我没耐心。一闪、好眼熟是月静香老师,刚从车上下来、原来月静香是有车阶级还会开车。

        还以为是…老师进入书店,我也跟去看看、也许我走得太慢,进入书店已看不见老师、便随便逛逛;上二楼时太专注阶梯上文字、头并没往上看,突然有人跌的下来、本能反应抱着,滑嫩的脸蛋从我脸颊遛过、胸口又是软软的,应该是女孩?女孩说:「好险!」我说:「是危险吧?」女孩头一缩,原来是月静香老师、我说:「太累了ㄡ?不约我胖小子出事了ㄡ」,老师还惊魂未定!月静香说:「大宝你下面有放东西吗?怎幺一直撞老师的大腿」我惊觉才把月静香放下并说:「没有没有」月静香脸红微笑!

        离开书店月静香说要载我回家,月静香说:「在附近绕了四十多分钟一直找不到停车位所以身体很累,才会跌倒」我就建议老师多吃一点营养食品、像我一样胖胖的、说错了,老师的身材是最棒的!月静香的手向我的腿上打打气,只是老师的手没有离开、感觉老师开玩笑地抚摸大腿找寻撞老师“东西”我便说:「老师星期天有空吗?我想约老师一起去公园!可以吗?」等老师知道是什幺东西时,抽手回去、并答:「看你的表现!」月静香回错话了。月静香脸红的说:「好!但大宝要听老师的。」

        又没爽到、阴茎肿的更大,回到家已八点想直冲二楼浴室、见到父亲和二姐再看电视,妈妈刚好在洗澡;我便敲门说:「妈快让我进去、我下面快痛死了」妈妈没穿衣服开起门来,我脱起鞋子便往里面冲。关门后妈妈说:「妈咪等大宝干妈妈很久了,妈妈需要你那支帮妈妈止痒」我脱衣服时、妈妈没帮我脱,而是跪下快点取出凶器吞吐,我脱完衣服后、叫妈妈脱起我裤子和内裤,妈妈像离不开凶器、脱起内裤没办法吸準,脱掉之后又快速含上。

        我用手拍打在妈妈的脸、说「我要捅妈妈!」,妈妈站起身来、握着凶器走到浴缸旁,叫我躺着、妈妈跨着我身体,一脚半跪、一脚蹲着、一手撑在我肚上、一手般开阴户往我凶器慢慢插入,哼!着一声、完全吞没坐下。阴户的手又撑在我肚上,跪着的脚起来形成蹲着慢慢移动、而妈妈的阴户在我的凶器上上下下的套弄;啊…喔!呜…呜…啊!的妈妈叫声渐渐响起,原本绑在妈妈头上的秀髮经不起上下抖动而落下到乳房,形成“髮丝乳房指挥曲”交互弹奏。

        父亲走到门外说:「是什幺声音?」更大声说:「大宝有在里面吗?」妈妈还在动的情况说:「呜…!你儿子又没照顾好,啊…!大宝说下面很痛、喔…!你又没关心、喔…!看好之后、顺便帮儿子洗澡、喔…!啊…你有意见吗!」父亲在门外小声说:「对不起!不好意思!」妈吗说:「喔…!等一下帮大宝拿衣服来啊…!」

        太有趣的、也太刺激了,忍不住就射精到妈妈的花心里!妈妈也许是太兴奋或太累了双脚伸到后面去、身体倒卧在我身上,发觉自己凶器还在妈妈花洞里并未软掉、换我出击的!一手抱着妈妈背一手握着妈妈臀部,小心翼翼的翻转过来、漂亮!凶器还在妈妈阴户里,我先亲吻妈妈、双手抽出移到妈妈腿部,挪开双脚让我的下腹部更接近妈妈阴户,开始凶器的抽插!

        我的双脚关节撑地微弯,腰部微升已一百零八公斤的体重突然向下墬击阴户;妈妈惨叫「啊」一声!体重是妈妈的两倍再减两公斤!我以为妈妈会喊痛,结果妈妈居然说:「很舒服、很痛,但爽死了!」又说:「用力干妈妈!干死妈妈!」浴室就响起啪吱!啪吱!啪吱!原来才知道弹簧床与硬地板的不同,弹簧床把撞击力量吸收而硬地板则是妈妈的阴户全盘吸收。

          妈妈的爽叫声越来越抖越小声,说:「干死…妈妈…!妈妈…喜欢…大宝干死…妈妈…!妈妈…爱…大宝!更…爱…大宝…干死…妈妈啊…!」门外的父亲说:「衣服拿来了,赶快开门!」我停止抽插、要起身时,妈妈用单脚勾住我臀部、不许我离开!并说:「妈妈…还没…爽够,不许…离开…」我就说:「妈妈在不起来,我就不动作!」妈妈用讨厌不悦的眼神说:「妈妈讨厌大宝、恨大宝」不情愿的起来。

        妈妈起身要向前开门时,忽然向后倒退、靠近我身边握起我凶器往妈妈自己密洞,妈妈并说:「如果不干妈妈的话!妈妈现在就冲出去,让你父亲丢脸!」我说:「好哇!我不接受威胁!去啊!」没想到妈妈真的冲出去,我立即跟上前、再妈妈打开门时,一手抱着乳房、一手挺着妈妈下腹、凶器即时插入,妈妈半开门、头也望出去而「喔」了一声!父亲说:「怎幺回事?」妈妈严厉口闻说:「衣服赶快拿来!这没你的事!」关上门,我把妈妈趴在门边、双手按住妈妈肩膀、腹部开始上下运转、蹂躏妈妈阴户,使门边响起阵阵撞击声!而父亲在外面应该“不知所云”快要射精时,叫妈妈跪下、抓起妈妈头髮,一手握着自己阴茎!让精液喷洒妈妈的脸蛋、并说:「不可以擦掉,要给你丈夫看看!」而妈妈似乎懂我的意思,含着凶器点头着……

    第十四章

    田美沙老师与斋籐真老师的进攻

        腰部围着浴巾回到自己的房间、开门遇见田美沙老师,而对自己穿着有点不好意思、也由于刚才未认真洗澡、且性爱战争残留精液的腥味,引起田美沙身体不自主颤抖和呼吸急促、脸上潮红、眼神一直往我下半身看。田美沙温和说:「大宝,我想吃代餐!」已有两天没製作“添加精液的浓汤”给田美沙,如我猜想;田美沙有可能“精液中毒”不知是自然反应或者是体质的关係,田美沙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动人,肤色显然更加白皙红润,不过总算有些效果。

      想证实我的猜想是否正确、即刻沖泡不再掺入精液的代餐,田美沙却有些不同的反应:「奇怪?今天的汤头好像怪怪的。」

      「味道不对?」我暗自窃喜,人一旦养成一个习惯确实难以戒除。

      『习惯精液之后的女性,将明显的有更好的皮肤和新陈代谢,因为男性的精

    液里含高蛋白质,这是对女体最好的天然养分。一旦停止供应,将会顿感患得患

    失、心情低落,会有敏感性神经质的症状。』原来如此……我要让田美沙养成一种类似嗑药的上瘾状态,目的只为了慢慢地控制田美沙老师成为精液爱好者。

        突然美沙老师手机响起,一会、我说:「老师为何不接电话。」田美沙口气不好说:「是男朋友的电话,不接!」感觉田美沙、好像没有吃到要吃的东西“精液”心情燥郁,已写在脸上。我心中鼓起“歪斜”想法、一边走向门前锁门,回头说:「是男朋友!」田美沙慌张说:「是…前男朋友!」我说:「老师妳先接电话、听看看前男友要说什幺,要用扩音。」田美沙还真听话、照我意思做。

        田美沙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下面凶器涨的根棒搥一样,先哪把椅子放在田美沙前面、而我站在中间。突然大刺刺解开浴巾、迎面冲击的是“跳动的凶器”田美沙吃惊的跟着点起头。

        出现的凶器就在眼前,令人看了不禁要畏惧三分呢?刚好(阴茎是12㎝)。但像是装了钢心般的硬直的粗干,透着嫩红色,一付威不可遏的挺立着,竟是这般粗壮。「老师在比较吗?」田美沙急忙伸手去摸那凶器,好像忘了、另一举起的手有手机和正在通话中男朋友。

      我说:「和男朋友的比起来,谁粗?」 田美沙说:「那…不…不知道…」我说:「哦?那就请老师试吃看看!」男友声:「回来吧!回到我身边,这样我才能照顾妳……」

      田美沙有些犹豫了。现在手上摸男孩炽热的鼓动,另一手男友声:「妳要车子、我给妳,那妳还要什幺?」田美沙在两天前曾碰触过、这样大的东西含在口?,真的没关係吗?第一次田美沙觉得不安。(参考第十一章),田美沙只是亲吻和吸精(有血腥味)“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凶器真的受伤也确定被田美沙搞了”

        男友声:「妳去这幺远、我实在无法跟去?因为家里父母不让我走!」田美沙害羞跪下、闭上了眼,唇碰到凶器的龟头,张开嘴含着。就在此时,口腔中燃起一股莫名的波潮。慢慢地,田美沙开始上下扭动着,男友声:「田美沙!这是什幺声?」莫名的波潮和快感,在体内响起,田美沙不禁心中惊愕,吐出凶器喘气说:「我在…做…脚底按摩…那是舒服地声音」说完,田美沙又含着凶器!难道内心男朋友的地位只是有名无实吗?不然为什幺现在体内竟然有这种反应?

      我太胖了!腿会酸便座在椅子上,跪着的田美沙弯腰继续含住,哪怕凶器离开一点,也要含情追随着。垂下眼,把口腔埋得更深入些。「呜…呜…」硬粗又炽热的男孩龟头,摩擦着田美沙的唇、上颚、脸颊、甚至顶到喉咙上部,田美沙不由得发出声音呻吟着。男友声:「田美沙!妳现在又再做甚幺?这又是什幺声音?」田美沙含住凶器说:「我呜!在呜…吃呜…热狗!呜…!太美味了!呜…」也把一头秀髮拨弄至耳际,重新更卖力地上下抽动着。

      慢慢地田美沙的额头冒出了汗水,胸部起伏得更剧烈了,但我仍一付悠哉悠哉貌。在老师耳里说:「这样慢条斯理的,怎幺会出来呢。还是AV片的女主角技巧较好!不过老师已有男朋友。再多用点心,让我好好爽一下!也让老师的男友听看看」男友声:「田美沙!我喜欢妳回到我身边吧?」田美沙无视、便用舌头开始沿着阴茎的内侧吸吮着。

      田美沙惊讶着,自己教的学生、且男友还在通话中,做这种露骨的口交性事,不禁让老师异常兴奋。之前和男朋友一起没什幺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要领也不太能把握得好。但技巧归技巧,总还是有存点观看A片时的印象,也似乎感觉到体内不满的慾火似乎又即将被点燃似的,待势即发!无论如何必须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才行,否则时间一拉长,说不定乞求大宝还要进一步性交。

      于是手机放于我大腿上,田美沙用心地从阴茎的左边侧面一直到尖端,重重地吸吮着,再从右侧面慢慢的滑下去,第二次又从右边到左侧再一次吻上去。然后舌头一边跟着搅动,而左手掌则轻柔的抚摸着阴囊。

      我在老师耳里说:「我想要看到精液在妳的脸上和口中。」田美沙点头使尽全力地用舌头在阴茎的龟头上摩擦,然后轻轻地用牙齿咬齧,最后整个唇覆盖了上去。拉着已灼热的凶器为轴心,任意地上下抽动,田美沙的唇于是上下地移动。

      每当我的阴茎的龟头,顶到喉咙上处之际,总是提高声音呻吟着。突然之间,田美沙的头离开的阴茎、一手抓住阴囊,一手握着阴茎,陡地更挺直了对準自己头部。男友泣声:「田美沙!回到我身边吧?」随着迸涌而出的精液,一射额头和鼻心!二射击中田美沙口里!剩余流于田美沙手中!我的下肢也振动着。

      田美沙一时之间迷网着,但不久、先把口中的精液吞进了喉咙内。在舔手上的精液,又田美沙的手想刮除脸上精液时!我摇摇头并在老师耳里说:「田美沙!脸上的精液要留着?不然明天就没有“精液特餐”。」突然发现我的龟头流出液体时,田美沙有如遇见甘泉般,深情含入!而我把双手伸入田美沙的发丛中,脸上显出轻轻笑容。

        早上5点,上厕所但浴室有人、看鞋子应是二姐絵?,想到楼下时浴室微开没锁、本想关上但心里却不这幺做?一窥究竟时二姐正在洗澡,心中鼓起刺激念头、赶快到田美沙房里叫醒田美沙,一看眼睛为之一亮穿着还真性感、粉红乳头激凸的睡衣和淡黑微透明内裤、脸上还残留刺鼻精液痕迹,我说:「老师有照我的意思做很好、走!一起去浴室我要好好奖励老师。」走进浴室田美沙发觉有人,想要离开!我便抓住田美沙的手往我内裤伸进去、让田美沙知道我凶器的脉动,我手慢慢伸走、留下田美沙的手温柔抚摸。

        我在田美沙耳里说:「妳忍心要离开!妳了解阴茎有多需要妳吗?」田美沙低头默默无语、我接着说:「难道妳不想吃“精液特餐”吗?」田美沙猛然点头,我告诉田美沙我们小心走过去、座在马桶上,就可以享受美食!讶异的事走动时田美沙像情人般抓住阴茎、当时不知有多爽。还好没惊动二姐,田美沙坐下便主动帮我脱下内裤阴茎拉出的一剎那,喉头深处微微作响、使田美沙丧失理性的元兇的那根阴茎,仍然像昨夜一样,跳动色诱地耸立着。

      在田美沙靠近我下体同时、我又说:「妳看我大宝的下体!我大宝要看妳田美沙老师的青春肉体!」田美沙也许是害怕或许是刺激兴奋,原本需解扣子睡衣、咻!一声脱掉,而不知哪来力量、内裤扯断!叫我拿在手上,哗!田美沙身材微妙维翘、乳房接近D罩杯、双手很难包覆与大姐泽唯不相上下!

        我一手拿着内裤呼吸一手抱着她的颈子,田美沙两手摸着我的屁股,一边凑上自己的脸颊,一边乳房贴附大腿、闭上眼睛「啊…」田美沙把脸颊贴得好近,本来阴茎是该马上塞入到口内,但田美沙用左脸颊贴它,接着又用右脸颊去摩擦,再由脸颊到眼睛慢慢地滑溜过去。这样用脸对阴茎的摩擦,可说是田美沙几乎已丧了理性强烈的反应。眉头微皱的田美沙,微微的喘着气,她深深知道既为人师,且浴帘内有大宝二姐絵?,做出这种事是何等屈辱下流的事。但是屈辱也好,下流也罢,驱策着自己的亢奋慾火正猛烈地迸涌出来。

      洗到一半、二姐突然出声:「大宝你在外面吗?」我惊吓回答:「我尿急!正在…小便!」、二姐又说:「大宝你声音怪怪的?」赶快把田美沙双手举起靠在胸膛,浴帘拉起小开口、二姐的头刚好伸出来说:「大宝!拿洗面乳给我!」二姐居然没发现?且浴帘也没阖上、难道眼里只看到我身材、或许我真的很胖、田美沙的身躯被我挡掉,拿起洗面乳、抓住田美沙的头往阴茎与阴囊中间地带紧贴,我慢慢走动、而田美沙跪着一跪一步印慢慢移动,来到微开的浴帘旁伸手把洗面乳递给二姐、还说:「大宝!等一下再拿沐浴乳给我!」有点怀疑二姐在诱惑我。

        此时田美沙的头离开我下体、激动的握紧着阴茎,好像已经等不及般的焦躁起来、「啊…啊…」抑制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声,田美沙把阴茎整个含到嘴里、宛如在沙漠中发现甘泉般的,将阴茎放入到喉头深处,忘我的上下抚动着!阴茎受到唇、舌、喉温柔款待,视觉也需要相同刺激!冒险一试?头部稍往浴帘内ㄧ窥,Oh!My God简直就是爆乳!可比“天心F乳”从不晓得二姐有如此身材、之前只知道大,没想到裸身是超大!心中浮起一定要让二姐服从我、用二姐的乳房洗净我的全身“肉体三温暖”。

        随着二姐手部乳液擦脸的摇动、而造成乳房的跳动,引起阴茎的抖动!双手伸入田美沙后脑抵住、臀部微微震动,田美沙应该也知道我以快到极限了、更加强口交的动作,随着田美沙激烈地吸吮大宝凶器的声音,三秒前、两秒前、一秒前的读秒声迴荡在大宝脑海,已无法等到零秒的发射声、大宝的凶器在田美沙口中爆出火花,快感的精液全部重狭小的尿道口爆出。因为年少的关係、精子的製造时间很短,根本想不到那会是这幺短时间第二次射出来的量!大量白色混浊的液体夹带着浩大的声势直接袭击田美沙的喉咙,发散到舌头和脸颊的内侧。

        咕噜咕噜地完全将精液喝下去的田美沙!嘴唇又勒紧了龟头颈部的地方,把嘴巴里面的精液全部喝光、不但如此,还想吸取残留在尿道的精液,一滴也不剩。原本已有尿意的大宝更想小便、又看到二姐正想脸部沖水,犹豫一下推开浴帘、拔出田美沙口中的阴茎,站上浴缸!把龟头的尿液连同水柱喷向二姐脸部,解放阴茎带来的纾解与快意!田美沙见状后、心中充满醋意,伸手抓住凶器、稍微施力叫我下来,要不是田美沙催促,恐怕我不知还要爽到何时?阴茎就这样被牵到田美沙房里,帮我擦拭身体,还跪着吸吮软掉凶器,并说:「如果我喜欢,也可以尿在田美沙身上!」听着、听着口中的阴茎勃起敲动田美沙的舌头与上软颚。

        出门上课才六点多,田美沙执意开车载我上学、因在我耳里说:「老师身体很冷、需要大宝的爱抚才会暖活!」起初以为田美沙再开玩笑、衣服穿好多,风衣没拉起拉链里面冬季服饰居然是“不扣钮女教师”一上车大宝就迫不及待脱掉“裸露的凶器”诱惑女教师!等不及繫上安全带我的手便伸入双峰,尤!性感的女人是不穿胸罩了、捧着摸起乳房微捏着乳头!看见脸上显现红润更是美丽诱人、田美沙转头脸上表情是欢愉的但嘴型是“咬唇切齿”望着我,诉说着慾求不满快蹂躏老师、玷汙田美沙!在此同时田美沙的手已抓我的手往自己密洞爱抚探险。

        抚摸乳房和爱抚阴户同时,田美沙忍耐不叫声音出来、但还是有小小亨声!大宝真想冲过去舔阴户、除了美佐子是第一次,田美沙因是第二个(未来)忽然田美沙手机响起、拿给我看又是田美沙男友,我说:「我相信老师田美沙、我不想听,老师用蓝芽耳机通话吧!」也许会问我为何相信田美沙,你想?我的阴茎在田美沙手上套弄而另一手不悦地按起耳机。

        遇到红灯时已不顾自己为人师表的衿持,弯下身来,赶快地将唇凑近阴茎的前端,理性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像火焰般温热的阴茎,在唇内好似要被溶化般的,泛起一阵快乐的波涛!「喔…喔…」田美沙发出妖媚的呻吟声,整个阴茎的前端已被她的唇包裹住,从鼻端到眉间都感到一股兴奋、愉悦。田美沙用柔软的唇,吸吮着,还慢慢地来回滑动,整个舌头、喉部、甚至下颚,都像喷滑着火焰般地滚烫。

       「人行道的灯号已变了!」「呜…」虽然听到我这幺说,但一时之间实在不肯放掉这又爱又恨的阴茎、背后可恶的车子开始按着喇叭,田美沙依依不捨猛然擡起头来开车,途中还经过三个红灯、阴茎也被含的三次,舒服至极!想把田美沙性慾提升到性贪婪境界,快到学园附近发现桐美铃老师、发觉机不可失(早起的桐美铃有屌吃,晚起的屌被田美沙吃)说:「我想用走的到学园」便停到路边、赶着下车时忘记阴茎还裸露,田美沙抓住我又含上阴茎!看着我眼神诉说:「等着来“干”老师」深深的含入。

        见到田美沙车子的远去、就追上桐美铃寒暄,桐美铃说:「大宝喜欢老师吗?」我说:「大宝喜欢桐美铃!是老师诱惑我。」桐美铃红着脸笑着一起走到学园,到校庭时桐美铃问我说:「大宝要去哪里呢?」我说:「到老师的办公室!」于是我就跟在桐美铃老师到科办公室,在老师座位上我肚子突然咕咕叫、桐美铃说:「大宝没吃早餐吗?刚好有多买一份中午吃的。」我摸着头不好意思点头并刺探说:「昨天承诺我的事……」突然桐美铃在我嘴上亲吻、把手上的餐点放在桌上后,抓起我的手往桐美铃自己顶峰伸入、双手抚摸的触感是柔软与热情!一会!桐美铃的手碰触我脸颊、另一手打开拉链伸入我鸟巢摸索取出小小鸟套弄,(事实上我是故意让凶器变成小鸟、这也是有点难度?事想!有一美女在你眼前可以搓奶又被抓鸟和其幸福。)

        也许天气冷的关係不见起色,桐美铃呈现嘟着嘴唇“慾求不满”气愤脸型!退开一步、跳舞般脱起身上衣物,受了刺激凶器渐渐大的起来、当前开式胸罩由前方打开时乳房猛然跳的一下,大宝身体微之一震受到袭击的凶器翘起準备反击以就攻击位置!桐美铃也故意把胸罩挂在我屌上,是否能撑起!脸部表情由严谨变成笑容满面弯腰脱内裤时鼻子靠近龟头吸闻男孩气息。

        此时身上只剩下吊带裤和低跟娃娃鞋的桐美铃,让我看在眼里而阴茎的马眼开始溢出透明液体并翘起抖动示威着说“含我!”随之桐美铃微微点头身躯慢慢跪下来、正当快含入时脸部侧动凶器滑向脸颊、回来再一次含入时又故意滑向另一脸庞,就这样来回两次我心里兴奋异常、这下子我可被逼急了,臀部不知不觉前后摇摆真想找洞插,双手正要举起按住头部时!桐美铃抢先一步解开我内外裤并抚摸我大腿驱使我坐下且只能座三分双脚打开让凶器与卵蛋腾空?又叫我把红茶饮料先喝八分、用吸管吸时冰块好多?(现在的茶饮店不知是否听到还是装傻明明是去冰还是有碎冰尤以清X)

        再吸饮料时、桐美铃的嘴巴已深深含入阴茎,舒服极了,我双手按住头部时又被桐美铃抓住阻止!嘴巴吞套过程中、老师的手拿起汉堡,眼睛示意“先吃”我便拿起食用!双重享受、满足了口慾与性慾,太爽了!也告诉老师说:「阴茎好涨好热!呜…呼…」突然桐美铃的嘴离开阴茎、瞬间把我的阴茎浸入红茶冰饮料!若有似无听到“泣”ㄧ声和冒烟,凶器麻痺了、ㄧ下子又进入桐美铃的口中又恢复生机!来回几次,老师可能还不满足喝起红茶留下冰块在口中、并以“双乳磨茎枪”包覆凶器,龟头进入老师口中冰世界!简直就是「阴茎乐园三重奏」龟头的水、冰、温交融,阴茎温柔的挤压!开始倒数的全身颤慄?

        三、二、一发射,头脑的一片空白、凶器不自主颤抖持续喷发!老师的嘴巴还紧咬龟头不捨离开,我的臀部受不了刺激一直往上擡、双手按住桐美铃头部重重的往下压,听老师:「呜!呜…咕鲁…咕鲁!呜…」的(吞嚥声)!就这样含五分钟之久,桐美铃离开凶器说:「舒服吗?大宝」我没多说什幺、怕老师太累先扶起桐美铃,跨坐在我身上便擡起头接吻老师、先是亲吻慢慢成了口舌交缠的舌吻!我的双手便不安分动起来、ㄧ手抚摸臀部、ㄧ手抚摸背部,不久我稍微推开桐美铃、说:「老师肚子饿的吗?先吃早餐吧!」老师便吃起早餐并要喝残留男孩淫液已经退冰的红茶饮料时被我阻挡,我说:「不卫生吧?老师」桐美铃故意在杯盖附近让舌头与红茶的舔弄、且说:「是大宝身上的东西,老师都会吃下去!」听起来有点吃惊、我胆颤说:「老师会不会把我吃了?」老师说:「说不定喔…喔!」听起来更是吓着、但下体凶器不受威胁大了起来!

        吃就吃吧?但要爽到、先把椅子转方向让自己正坐办公桌而老师背部屏着桌上,嘴馋的大宝吸含着桐美铃充血红色乳头,手位置改变行动起来、ㄧ掌把玩乳房、ㄧ手轻抚溼地,美艳老师的欢喜哀叫连连、且下体已湿涟涟,是时候了!凶器上敲老师屁眼、桐美铃说:「是不是小宝想干老师啊!」点头般的淫笑、于是把双脚勾住我颈部,一手撑开阴唇一手握住凶器固定!颈部脚盘用力ㄧ缩、屁股往下沈、凶器就没入阴唇消失不见,接下去换来的是一阵一阵呜吟和快乐嗯、嗯的劈叭、噗吱、劈叭、噗吱动感淫声?

        过程中想亲吻桐美铃、双脚移下改勾腰部(正确来讲是不想让老师太辛苦)但、更容易面对面使劲地捅老师,也在桐美铃耳边说:「先狠掐自己乳房!这样小宝会更喜欢“干”喔!」老师还真点头照做,啊!叫声音越来越大、我开始捧着老师的屁股先小幅度上下移动,起初老师脸上没多大表情、幅度再大一点时就是龟头在阴唇附近时老师脸上有类似痛苦表情但又很舒服,因为就是我有这种感觉?试看看!我故意捧着不动、老师不悦的说:「大宝要动一动不然老师很痛苦呀!」老师下体不由自主动了起来,我就在阴唇附近捧着老师小幅度上下移动、老师脸上出现咬牙切齿痛苦表情,凶器有种刺刺感觉、原来老师“高潮”了可能叫“潮吹”吧?(我开始觉得要女人死心踏地对你、但还有许多因素,首要条件是寻找女人“高潮” )

        有高潮当然也有惊险!门口有人敲门声音说:「桐美铃老师在吗?」听声音是斋籐真老师,穿衣服来不及了!先晤住还没回神的桐美铃嘴巴也小声说:「斋籐真老师再找妳!」要把桐美铃捧起离开阴茎时被阻止、直说:「老师还要更多快感!」坏了、这下子老师已精神错乱!要给老师回复正常,先让老师在阴茎上坐到底、双手爱抚老师乳房,在亲吻老师使其心情平复、移动椅子往墙边过去!当桐美铃用舌吻时便告诉老师说:「斋籐真老师离开我们才能继续做爱做的事啊!」桐美铃点点头!我说:「老师妳先转身!」桐美铃居然没起身单腿从我身上垮过去,害我凶器扭转180度!惨了、这下扭伤了但还好没有撕裂伤!也很爽快、斋籐真说:「桐美铃老师妳的体检报告在我那?需要拿给妳吗?」因採取老师在上之后背性姿式、且我还坐着使桐美铃头部无法伸出围板!桐美铃说:「还不够高!要快一点不然会被发现!」于是我肩膀撑壁、缓慢站起,臀部向前弯曲桐美铃骑在我身上的「人体座椅」我开始冒起冷汗!斋籐真走过来时发现桐美铃脸上通红的怪异笑容?

        斋籐真说:「桐美铃老师妳没有事吧?」桐美铃说:「在做体操!很热!」此时桐美铃手动的起来连带全身的晃动、压着我臀部。我的腿开始发抖,快不行了!狠捏老师乳房、桐美铃才惊醒说:「斋籐真老师做完体操、我会去保健室找妳!」语毕斋籐真点头离开。我就像洩气的球摊坐在椅子上,好样!休息ㄧ下、复仇开始,先请桐美铃躺下使头伸出围板!好预先是否有人,但我是故意的、让老师被发现偷情的刺激感!也叫老师帮我扶着凶器对準自己阴户来个最后冲刺。我用已对付妈妈的招式01公吨的“千金下墬压阴户”当我撞击桐美铃时老师惨叫ㄧ声直喊:「好痛啊!大宝你好重呀!阴户会被你压坏啊!」,老师可能受不了双脚勾住我屁股阻止我动作,但好像没有效果、只是把阴茎更深入禁地!科办公室响起劈叭!劈叭!的屁股打鼓声、渐渐地桐美铃说:「咕唔唔…相当不错嘛,很充实、很涨,很满足!」又亲吻说:「使劲干老师!再用力些…」。受到桐美铃鼓舞说词使我的亢奋感引领至极限,那是在课堂上绝对无法听到的话!而且不光只是为了我高兴才说的,而是发自桐美铃的内心。

        从两个人结合的地方弄出好像在嚼口香糖般黏糊糊的声响就可得知了、流出来的淫水好像也洒落到桐美铃的屁股附近,每次插入时我的睪丸碰到那?也因而湿湿的!「老师!我…已不能忍…」狠抓起老师乳房大力的吸吮乳头!三、二、ㄧ、中出桐美铃,我的腰已经停止摆动、凶器持续跳动地射精,桐美铃的秘肉仍断断续续痉挛蠕动抽蓄着像吸珍珠奶茶而珍珠堵住又吸不上来的意境!

        看升旗集合时间已快开始,小声叫起还沈溺于和自己学生性交余味的桐美铃老师,才脸红穿起衣服,还协助老师穿起内衣、吊带袜等!同时递给我胸罩和内裤!并说:「越是轻鬆的装扮,大宝可以随时来爱老师!」听完话语凶器逐渐充血往上翘。桐美铃讶异眼神望着我说:「是不是要老师来解决大宝的慾望呢?」又跪在阴茎面前吞舔、等凶器闪闪发亮时,桐美铃便帮我穿起裤子拉我的手走出英文科办公室,前往操场。

        利用休息时间、走向保健室找斋籐真老师,因是我小心翼翼走进去、斋籐真没注意到,来到背后打开拉链露出凶器、双手盖住斋籐真眼睛,阴茎顶于老师颈部并说:「猜一猜是大宝呢!还是小宝呢?」斋籐真说:「两者皆是!」我说:「猜对的、但没有奖品?」斋籐真反过头来一手抓住凶器说:「这就是奖品!」当老师要含入时,突然有开门的声音(忘记锁门)、我急转身收拾好凶器刚好地上有物品蹲下搬起。扶进来的是脚部受伤的女同学且流很多血,小腿被插入玻璃黏住皮肤、先躺在床上,斋籐真用食盐水洗净伤口附近血液和不洁物,见着后自己脸部惨白阴茎急速缩小、只剩一丁点,用纱布完整地覆盖伤口,再以胶带固定包扎送去医院,老师临走时闭一只眼说:「晚上来我家!」

    PS真想把它写完,但私人的问题无法解决一直困扰着我!没办法只好牺牲、暂停等机会再见啦!

    路过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乐

    大家一起来跟我推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