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性的群奸
  • 发布时间:2018-10-03 09:3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权藤变态的低头,将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观看那美妙的水濂洞。站在一旁的石黑说:「我们两人都不错呀!老师!可是你只能选择一个哦,我就先让权藤尝尝滋味好了。」

    他说着卑猥的话,裕美哭了起来。她看着这个教育者的反应,他一丝不挂的站立着。清洁有洁癖性的裕美像是在做梦一样,陷入丁无法自拔的可怕的地狱。

    权藤检查其裕美成熟的白色的裸体,上下抚着一揉着。那乳房被绳子的缘故,变得更爲圆浑,权藤大胆的摸着她平滑的小腹,他轻将的抚着,唯恐把她弄痛了一般。他缓缓的揉着,停在她的股问。裕美那下体像贝壳似的,一闭一合着,神秘洞口鲜红色的花肉。

    「啊!真是漂亮的顔色呀!」

    权藤感歎那花园的美丽。他将手指押着淡红色的肉唇,然后无理的插了进去,弯曲着关节,抠弄着包着薄皮可怜的肉芽。

    「你这不要脸的野兽!」她的汗和泪儒湿了脸颊,黑发粘贴在颊上,她咬牙切齿,恨恨的说着。他打开她的大腿,观当着鲑红色的花肉的深处,那妖豔的样子,权藤的唇靠近着,裕美的大腿紧张而颤抖着,身子摇了摇。他的舌头在花园舔着,舌尖碰触着肉层。啧!啧!的吸吮声,他的舌头动着,他是第一次饱尝这种甘酸、甜美、芳香的滋味。

    权藤贪婪的吸吮着,官能昂武。

    「啊老师真是个美人呀!多幺的优雅。」

    他的舌头巧妙的驱使着,吸着裕美深奥的秘处,执意的吹着,在她小便的地方,向那性感的地方的肉蕾攻击着,那淡红色妖媚的花芯,刺激着权藤的舌头于是将它整个含了进去。

    「啊啊不要啊啊」

    那种敏锐的反应,激起裕美全身的苦闷。好色而残忍的权藤说着。他拿着容器,靠近手被绑在后面的裕美,裕美不安的表情看着。

    「放心吧!当你涂一些药后,就会很舒服的,而且会达到人生最高潮的境界,是你从来没享受的。」权藤乐得看着裕美美丽的脸,很高兴的说明着。

    「不!不要啊!好恐怖啊!」

    「嘿嘿!我真想试试老师的屁股洞,你放心啦,这是香港制的,听说效用很好的。」

    他拿出了一小瓶的药,裕美以绝望的表情看着,她是无法逃出这个变态的地狱了。紧缚着麻绳的白桃的乳房,更爲隆起,她在乳房上涂了一些,然后揉着淡桃色的乳头。裕美的脸色惨白。他的两手包住他的乳房,大力的揉着,她感觉上半身像被火烧了一样,燃烧了起来。

    权藤就在她的胸前用口含着薄桃、色楚楚可怜的乳头。吸着、吹着,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裕美全身像触电一般,震动着身体。权藤缓缓的攻击着,在她的身体上进行着他的淫行,他在乳房上涂上了药后,然后在平坦的腹部舔着。

    他开始攻击着,移在她的下半身?大腿的根部,有淡色的纤毛,包着秘制的周围。他的指尖划着弹性的大腿,裕美弓起脚,他看见了粉红色龟裂的部份,流出了很多的蜜汁。

    「怎幺了?山叶老师,身体是不是不听使唤了。」裕美伏着哀愁的美貌。

    他确实说的没错,那官能的反应,使她的身子不再抗拒,但是她还是拼命的去瓦解那一份快美的感觉。他终于在她的身上涂满了药,他的额头冒着汗,硬得肉棒嗅着小腹。

    「现在,让你看看我的宝贝。」他带着卑猥、兽性的口气语着。

    「看见了吗?我的肉棒不赖吧!老师,你的小穴儿也是人间极品呀!配上我的肉棒,那是最好不过了。」

    权藤站立着,夸不着自己的裸体,裕美的裸体被绑着,震惊的大叫;

    「不要!啊!不可以啊!」

    她左右的动着头,他的手无理的按着她的头,让她看着立着男人胯问的肉茎裕美的背脊一阵凉,全身颤栗。那是一支巨大的性器官,前端亮亮的,沾着分泌物,裕美斜眼看着。那丑恶的样子,像是怪物般,她实在不愿相信,这种东西会使女人爱不释手。

    他看着裕美狠狈的样子,笑了几声,他再次的将容器拿在前方上。

    「嘿!裕美好可爱啊!是不是药发生了效用了。」

    他用热情的语气说着,手在裕美的股间摸着。她的身体産生一种快美的感觉。不禁冒出了冷汗。

    「像贝壳的阴洞打开了,鲑红花肉的花园,真是美极了!」权藤将中指插了进去

    「哦!不要怕会让你更舒服的。」

    权藤笑着,那椰褕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使她的脸红了。他又涂了另一种药,她的裸体摇摆着,抵抗着。

    他将那容器押进了薄红的肉唇中。美肉的深处,充分的涂了药后,那花蕊闭了起来,吸着催淫药。

    「哦!这是最特别、最好的上品,我涂了双倍的药,会让你舒服得哭出声音来。」

    他在裕美的身体上涂着二种催淫药。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离开裕美的身体,瞧着她的反应。裕美的额上浮现着大粒的汗珠。如凋刻般的脸庞,白里透红,身体觉得比火烧一般的灼热。大乳房也觉得好热啊!一股源泉激动的流了出来。

    美豔的黑发振动着,优美的裸体在左右的摇摆着。她觉得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埋没了裕美的理性,那魔力的药物诱惑着她,她好像陷入了如梦如幻的境界,她吁着长长的一口气,腰摆动着,全身觉得前所未有的苦闷。世上若有偶像存在,那山叶裕美就是了。

    石黑看着全身染红的裸体,身体苦闷的美人教师,他完全迷失了

    在石黑的印象中,他想了一年前的时候

    在一年前的春天,她穿着纯白的洋装,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他呆了,这是多幺美的一个女人呀!当他们公式化的交谈后,对她的印象是更加的深刻了,那长长的头发,美丽的笑顔在这几天来,石黑很想要俘虏他的美貌,想尽办法要诱惑她。他很自负,能够使到嘴的肉,没有办法跑掉。

    对于这种掳人的想法,是与日俱增,于是在送别会上伸出了魔掌。裕美急切的喘息着,打断了石黑的回想。涂着春药的秘处,从粘膜的内处,流出了淫液,全身的官能,産生了强烈的快感。她从鼻子哼出了呻吟声,裕美抖动着大腿。

    权藤的口唇靠近,热热的气息吹在薄红色龟裂的花唇上,肉壁震动了一下,洞口一张一合的,从深处流出了透明的花蜜。

    「感觉怎幺样呀?」

    「呜我」裕美张开湿润的眼睛,呻吟的不成句。

    权藤看着那着麻绳,优美的乳房,伸出魔掌揉着,然后低头埋首在他的股间,吸吹着化肉上的果汁。

    然后,他轻轻的舔着、吸着、吹着她的身体,舌尖伸入小穴中捣弄着,热热的气息送进了花朵中,说:

    「不错吧!感觉很舒服吧!」

    他有意无意的在她的耳中,一直吹吐着热热的气息,一种被虐的快感,使裕美位声。他一手激烈的揉着她的乳房,口中含着媚药,强迫的送入她的口中,她吸吹着,红着脸。

    「吃了这种药,会让你更爽美的。」权藤边说,一边吸着裕美的舌头。

    裕美积极的和他舌交织着。他们深深的接吻着,他爱抚着她的身体,摸着裕美的全身性感带,産生了无法言喻的快感,但裕美羞红了脸。

    他握着那支噁心的肉棒,开始爲所欲爲了。他在她的下半身攻击着,先在肚脐眼用舌头舔着,然后移到大腿的内侧舔着,慢慢的移至脚跟,然后是脚趾头,一支支的轮流的吸吮着。

    「啊啊」他的舌头转向包着纤毛的肉的舔着。裕美的发丝振动着,热热的花蜜又泉涌而出了。

    「啊早一点插进来,好吗?」

    「都湿了吗?急成这样?」

    他舔着湿辘辘的肉层中心,由于舌攻击,使她的肉体焦躁不安,蠕动着身体

    「啊!好可爱啊,老师!」

    因爲媚药发挥了效力,裕美的头左右摇摆着,下体热呼呼的,又很空虚,她沈浸在被虐的快感之中。

    他看着这色香媚态的裕美,脸由已达到了极限的需要,他故意地延长时间,慢慢的折磨她。

    裕美的身体涂双倍的催淫剂,全身感急躁不安,而且有一些发狂,这都是拜药所赐,使她这幺淫蕩。

    「我要上了。」

    他将她的大腿放在自己的肩上,嘴角浮现着胜利嗜虐的笑容,将肉茎对準小穴,轻轻的突了进去。

    他开始恶狼的攻击着,裕美的眉根深锁,使他满足极了,那肉棒被肉腔紧紧的包着。

    「今天你会进入忘我的境界的。」

    硬直的肉棒插入柔软龟裂的肉唇中,裕美整个人敞謆了。

    瞬间,他情愿那肮髒的性爱,在感伤之馀,狂乱的快感,像怒涛一样,袭击着她的身体。

    裕美看着权藤沈浸在她妖豔的身体快乐的样子,一种最高的快感的味道。那男人权藤的脑髓麻痹了,醉倒在征服感中,腰一用力。

    裕美的阴部,结合着权藤的肉棒,阴狭的通道,被巨大的肉茎撑大了。花蜜流了更多了,不像二天前的那样情形。

    光泽的黑发散落在肩上,垂落在乳房上,裕美全身苦闷的妖豔姿态,使他感情昂起,裕美张着嘴,他也将嘴凑了上去,两个人的口黏在一起,从鼻哼出喘息声,强力的吸着,裕美这一次很积极且热情,发现了裕美潜内的娼妇性,使他又惊又喜。

    她的花园热呼呼的,裕美热烈的吻着,她的嘴离开后,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说:

    「啊啊!我太舒服了,快快啊」

    她激烈的前后摆动着腰,达到了第一次的绝顶高潮。

    而在一旁观看的克敏,看了吞了一大口口水,眺望着女老师的媚态。

    权藤抱着她的双臀,用力的突进更深的深处。

    「啊!好痛!」

    那巨大的肉棒,强制的刺戟着,裕美激痛的叫着。于是他又再一次激烈的抽送着,她敏锐的花园被灼烧似的激痛,痛得眼花撩乱,更使她得到更刺激的快感

    他热热的液体,自他的体内喷射进她的子宫深处,裕美在这一瞬间,被那滚热的精液,烫得全身颤抖着。

    裕美觉得得到了绝顶的高峰。

    这时,石黑也上来了,还没有让裕美喘口气,开始施行他的暴虐了。

    「嘿」

    那是石黑的淫笑声,突然抓住她的脖子,眼前一片黑,是用黑布蒙住她的眼睛。

    石黑的腿碰到她的大腿,光滑的皮肤是湿的。大腿被用力的拉开,脖子被压得更低,强迫她形成前弯的姿势,他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她的背后。

    「唔!」

    石黑发出无法区别是歎气声,还是呻吟声的声音,他扭动下体,龟头溢出了透明的液体。

    他的右手抚摸她圆润的屁股,慢慢滑落到股沟。

    「啊!」

    发出呻吟声,流出很多花蜜的秘洞,很快的就让石黑的手指潜入。这时她全一身産生有如触电的快感。

    他的手开始在阴道中挖弄着。

    她的双眼被蒙上,扭动屁股挣扎,从阴洞溢出的花蜜满在他的手上。

    他将她的屁股擡高,使她的秘洞更明显,火热的肉棒推开完全湿润的花门,达到侵略的目的后,一股浓液奔向子宫。

    她听他急促的声音,将完全萎缩的肉棒拔了出来

    「啊!哎呀!」

    裕美尖叫。他用皮带抽打她的屁股,剧烈的疼痛使她哭泣。

    皮鞭在背后打了二十几下后,开始从后面攻击,顶到屁股上的肉棒已经完全恢複硬度。

    石黑的手,在她的身体上滑动,摸着乳房擦弄,另外一手在屁股上推打着,然后龟头从肛门摩擦,并没有急着插入的样子,他的手伸在秘洞处,用手指挖着阴肉,蜜液滴了出来,龟头也沾着蜜汁。

    湿淋淋的龟头突然对準肛门,用力压过来,裕美发现石黑的企图吓坏了,他是準备强暴肛门。

    「不要啊!」

    她陷入恐慌,恐惧感缩紧肛门的肌肉,阻挡他的肉棒。

    他不能如愿,气得又挥动皮鞭,比刚才更残忍的打在她的屁股上。那种皮肤要裂开的疼痛,双腿无力的抽动着。

    「唔!不要啊哎呀」

    她求饶着,可是残忍的力量愈来愈大,终于花盲的中心被突破,黏膜裂开来,有温湿的东西从大腿流了下来。

    「唔!啊!」

    石黑发出呻吟声。龟头继续往前挺进,突破防守,成功的攻入直肠里。阴茎在里面抽插着。

    「啊!」

    石黑侵占女人身体的排泄后,开始抽插着。湿湿的东西不停的从大腿流下去,像一地钻子钻进来的疼痛,使得裕美痛哭。

    「唔唔」

    从侵入到射精,究竟经过多少时间,裕美无法推测。透过肛门黏膜,感觉出塞进来的东西发生痉挛。男人的下腹部又猛烈的在她的屁股上沖撞了几次,他就这样射精了。

    「啊」

    四周恢複了清静,不知何时他们三人已经离开了。

    在黑暗中用手摸索着,走出地下室。

    从竖立在广场中央的小银灯发出的光,照在停车场唯一的车一辆车上,雨势更加激烈了,环伺四周看不到一个人影。她不知道她是怎幺来这里,而他们就这样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在停车场的旁边有了望台,那是向南的缓坡形成的一片草坪。高跟鞋也脱落的赤裸的身体,摇摇摆摆的走到那里,在雨水淋湿的草地上跪了下来。

    在水银灯的灯光下看自己的大腿,有几条黑黑的东西一直流,流到了脚底,那是血。

    在强暴肛门时,从裂的粘膜流出大量的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