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前的荒唐
  • 发布时间:2018-10-11 18: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订婚了,我的对象和我一样都是保险公司的,我们在一个办公室里一起工作了三年,从相识到相知,最后走到了一起。和我们一起在办公室里工作的还有一个老头,他在的时候时间显得很乏味,他要是出去办事——办公室里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一般又不会有什麽人来——那就是另一种感觉了。不是他主动的走到我的面前,就是我主动的趟进他的怀里,接吻是肯定有的,爱抚也少不了,我很享受他两只手摸着我的屁股,前面咬着我的乳头的感觉,阴水在阴道里泛滥,那种对鸡巴的渴望无限强烈。等他吸够了我的乳房,自然的就会去吸我的阴唇,用两根拇指掰开,舌头尽可能的往里伸,每当他一口含住我的阴蒂,然后舌头不停撩拨的时候,我总是禁不住的小声呻吟起来。他无数次的把我按在办公桌上想插我,都被我拒绝了,我怕会怀孕,要是还没结婚就怀孕了那就不好了,再说,我们还没打算要孩子。

      终于有一天,我还是没忍住让他内射了。

      那天是个星期天,我们放假,我们约好一起去吃饭,吃玩就已经是将近晚上九点了。他想找地方和我亲热,可一直都没有好的地方,他越着急,我就越觉得好笑。他送我回家,在路上要是没人了他就赶紧搂住我拼命的舌吻。他把我送到了楼下,我说:[ 你回去吧,我到家了,路上小心,亲爱的。

      [ 我送你上楼吧。] 他依旧不舍得走。

      [ 好啊。] 我做个挥手的动作。[ letisgo。] 我的父母这个时间肯定在家,到了家门口他一定就死心了吧。

      我们一起上楼,到了我家门口,我对他挥挥手,说:[ 再见。] 他一把抱住我,要亲我,我说。[ 别,万一邻居出来怎麽办?] 我看他不高兴,就迅速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送走了他,我开门进去,发现家里没有人,我给父母打电话,他们说正在陪客人吃饭,可能要晚点回来。其实路上的几下我也很不过瘾,我赶紧给他打电话,说家没人,他要是愿意的话可以上来坐一会儿。他还没有走远,我这边电话刚挂,他那边就在敲门了。

      我打开门,他一把抱住我,然后拼命的亲我的身体爱抚我。他把我的身体紧紧的挤在墙上,挤得我喘不过起来。他又俯下身子去舔我的阴唇,可怎麽也舔不到,因爲我站着,即使是叉开腿也还是无法彻底的张开阴唇。我拉着他的手,把他啦到了我的卧室。

      到了卧室,他一把把我按倒在床上,可能是熟悉的环境,让我第一次在做这事的时候彻底放心,我张开两条腿,尽情的让他舔个够。他好坏,他脱光了我的衣服后两手按着我的腿舔,这样一来,我的阴唇就想嘴唇那样彻底的暴露了。他弄得我身体滚烫,快感一阵一阵的从阴部袭来,我实在忍不住开始了小声的呻吟,他听到我的呻吟,吸的更有劲了。我阴部的四周沾满了他的口水,他想吸我的阴唇已不可能。我有些满足了,我想他也该满足了吧。他的手离开了我的身体,然后开始自己脱衣服,很快,一根滚烫的阴茎就送到了我的嘴边,他哀求我张开嘴,我不,我把头扭到了一边。他那玩意儿实在是太恶心了,那麽粗,那麽黑,还有那麽多毛。事后想想这也有我的错,那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的考验?他按着我的头,强行把他的阴茎插进了我的嘴里,然后开始了抽插。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自己心爱男人的阴茎在自己的嘴里,无比的亲近,无比的安全,这一刻,他是彻底属于我的。他的阴茎在我的嘴里变得越来越坚挺,很快就在我嘴里射了,射了我慢满满的一嘴。他抽出阴茎后一脸满足的看着我,同时用一非常温柔又有些哀求的口吻对我说:[ 咽了,宝贝。] 我听他的话,咽了。他非常满足的趴在了我的旁边。

      我们都很享受这段时光,他把手放在我的阴部,我也去抓他的小鸡鸡玩,我们玩的太尽兴,甚至忘记了时间,直到我家的房门被钥匙拧开了。我赶紧关了台灯,是我的父母回来了,他们的脚步声我太熟悉不过了。

      [ 这闺女咋还没回来?] 父亲说。

      [ 刚才她明明给我打电话说回来了啊。] 母亲说。

    [ 那家里咋没人?] 父亲说着喊起我来了。玲玲,玲玲!

      我慌忙答应,我说:哎。

      睡了?

      我说: 啊,是,我睡了。

      父亲自言自语说,今天怎麽睡这麽早。母亲善解人意的说: 八成是和他磊子到处跑累了。

      我和磊子躺在床上动都不感动,因爲我的房门没插上。我们胆战心惊的听着父母洗漱,然后睡了才敢稍微活动了下。我趴在他的身上,娇滴滴的说: 哦,亲爱的老公,看来你今天是走不了了。

      走不了就不走呗,我正不想走呢。

      这时我的目光又落在了他的鸡鸡上,刚才的感觉好奇妙啊,我再次去含他的鸡鸡,甚至有些享受这样的感觉。他的鸡鸡在我的嘴里越来越大,看着他挺立的大鸡鸡,有甚至有一种成就感。这是我的床,是我的地盘,我很自信,我握着他的鸡鸡趴在他的耳边说: 老公,你想干我麽?

      [ 想,] 他说。 我快想死了。

      我才不会这麽轻易就被他干呢。我问他:[ 你爱不爱我?

      爱。

      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

      我漂不漂亮?

      漂亮。

      是麽?

      是的。

      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在他的鸡鸡上亲了一口,然后又问他:

      你真的就那麽像干我啊。

      他点点头。

      我用嘴不一样麽?

      他点点头说:用嘴也行。

      我说:[ 算了,你还是干我吧。] 说着我躺在床上,叉开腿。说实话,不光是他,我也很早就想体验下了,有好几回在办公室里我都差点没忍住。

      他很矫健的翻身然后拿着勃起的鸡鸡轻轻的往我的阴道了推送。这种感觉太过奇妙,我都不知道该怎麽形容,那一刻,他是我的,我是他的,同时还伴随着一点疼痛,不过几下之后我就渴望着他尽量的往里,再往里。他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开始几下还算斯文,几下过后就开始变得野蛮了,他插我的力气不但让我的整个身体都开始晃动,同事还伴随着啪啪的拍击声。我想大声的尖叫,可又怕我的家人听到,我使劲的咬着牙,把脸扭到了一边。也就是两三分锺,他就在我的身体里面射了,我能感觉到他精液的温暖。射了精的他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他趴在我的身上大喘着气,而我情不自禁的再次把嘴凑到了他的唇边。

      有了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那天晚上我们总共做了多少 我菜挡磺辶耍?蛭?惺焙蛩?淞司?膊话纬鲆蹙ィ?裁词焙蛴窒肷淞司陀挚?剂顺槎?

      他从后面抱着我,从后面把阴茎插进了我的身体,他真是坏透了,我必须擡起腿才行。他使劲的搂着我,甚至让我有些呼吸艰难,他在我耳边轻声说: 喜欢麽?

      我说: 感觉像做 我谎??担  怎麽,你以前经常做这样的梦麽?

      是啊,只不过那个男人不是你。

      那是谁,难道你还喜欢别的男人?

      [ 我也说不清那是谁,有时候就是胡乱的想一个男人。] 我的手在他的腿上摸了下,他的腿上长满了体毛,像阴毛一样卷曲,健壮。像是这样的动作也能让他兴奋,他的身体猛的弓了一下。 哎,你们男人要是想干这事了不能干什麽感觉?] 我忽然好奇心起的问他。

      很着急。

      我转身,他的鸡鸡脱离了我的身体,我用手握住,上面湿漉漉的。我说:

      这里呢?

      [ 就是这个样子。] 说着他一个翻身又把我压在了身下,轻车熟路的把他的物件插进了我的身体。

      你是想干我,还是想射?

      那要看你臊不臊。

      我要是不臊呢?

      那就是想射。

      臊了就是想干我麽?

     是。

      可怎样才算臊呢?

      不管怎样,你只要让我看到你就是臊。

      啊,那我岂不是完蛋了。

      说着,他开始深吻我,身体也开始在我的身体上面蠕动起来,我任由他怎麽做,我觉得,在他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就是他的女人了。

    推!是为了让你分享更多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