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疑冢风情
  • 发布时间:2018-10-16 21: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疑冢风情》(一)

    话说三国的时侯,魏武帝曹操雄霸一方,他生性多疑,生怕被人盗墓鞭尸,因此在他临死之前居然下令建造了七十二座陵墓,使得后人无法得知他的尸体究竟葬在哪一座坟墓中。

    所以后人把曹操的坟墓称为七十二疑冢,成为千古之谜。

    自三国以后,历代盗墓者皆把曹操的七十二疑冢视为毕生目标,如果谁能挖出曹操的坟墓,那就成为历史上最成功的盗墓人了。

    可是,历代盗墓者努力了一千年,谁也没有成功。

    一直到了南宋末年,中国出现了一位最天才的盗墓者庄千手

    庄千手的真名已不可考,“千手”是他的绰号,同行们形容他的盗墓技巧有如千手如来那出神入化。

    千手的祖宗都是以盗墓为生,一代传一代,技术积累得越来越多,到了他这一代已到达高峰。

    可是庄家有个最大的遗憾,那就是祖祖辈辈都挖曹操的墓,却一直没有成功。

    庄千手继承了祖辈的事业,他的最大目标自然也放在发掘曹墓上面。

    可是,事过千年了,七十二疑冢又散布在广阔的中原大地上,简直比大海捞针还困难。

    庄千手日夜沉浸在如山堆般的古书典籍之中,从中研究蛛丝马迹,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一天晚上,庄千手读书时看得太累,不知不觉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中,他看见一个绝色美女走入书房。

    庄千手被她的超尘脱俗的清秀深深迷住了,盗墓者都很有钱,庄千手又没结婚,赚来的钱几乎都花在妓院里面,他见过的美女不计其数,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美女能叫他心灵颤动。

    “庄相公,小女子有礼了。”

    “你你认识我?”

    庄千手喫惊地看着那女子,想不到她居然认识自己,可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印像,真是太惭愧了。

    “庄相公是天下第一盗墓高手,小女子早已如雷贯耳,今天前来拜见,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庄千手心中不由一惊,这女子既然知道他是盗墓高手,有事相求,一定是求他盗墓了。

    “不错,小女子正是想请庄相公去盗一墓。”

    庄千手暗暗喫惊,在他的盗墓生涯中,都是靠自己独立行事,从来也没有跟人合作或者受雇于人的事。

    “庄相公不必疑心,小女子请你盗的这个坟墓,正是我丈夫的坟墓。”

    妻子请人去盗自己丈夫的墓?庄千手一肚子疑云。

    那女子见他的表情,知道他不太想干,立刻双手掩面哭泣起来,这一哭可真把庄千手哭糊涂了。

    “小娘子,为何哭泣。”

    “庄相公有所不知,小女子要你去盗夫君的坟墓,并不是贪图甚财富,而是为了一件重要的东西!”

    “重要的东西?”庄千手惊讶地问。

    “一颗夜明珠。这颗夜明珠乃西域进贡的古宝,据说口中含过了夜明珠,可以使人百病不生。小女子现在患了不治之癥,医药不灵,唯有这颗明珠才能救命,所以衹有来求求庄相公鼎力相助。”

    庄千手一听,原来是要救这女子性命的,心中顿时燃起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气。

    “好,待我準备一下,明天夜晚,我们一起盗墓!”

    夜晚,星月无光,乌云密布,荒山之上,衹见点点磷火,彷佛无数鬼魂在行走,阵阵虫鸣,好似满千幽灵在哀号

    庄千手跟那绝色女子站在一座很大的土坟,土坟甚至连个墓碑也没有,坟上长满了荒草,显示里面葬的是个普通人。

    “这就是我丈夫的坟墓。”

    庄千手一看坟墓,知道这种坟墓上最容易挖掘的。他拿起工具,很快地动手

    半个时辰之后,庄千手已经掘开了坟墓的第一块石板。

    他跳进了坟墓。

    通常,这种普通的坟墓衹有一个墓穴,棺材就放在墓穴中。

    可是当他跳入墓穴,却发现里面并没有棺材,衹有一条长长的墓道

    “奇怪,”庄千手搔着头︰“你丈夫是个甚人?他坟墓怎这奇怪?”

    绝色女子微微一笑︰“我丈夫既然有夜明珠陪葬,他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坟墓自然也不普通,对不对?”

    庄千手心想也对,便点燃了火把,对她说︰“小娘子,请跟我来。”

    说着,他便带领绝色女子向墓道深处走去。

    墓道又长又宽,曲曲折折,显示出坟墓的主人是位很有钱的富家。

    “我不明白,你丈夫既然这有钱,为甚地面上的坟墓外观不修得富丽堂皇一点呢?”

    绝色女子微微叹了一声︰“就是因为世界上有你们这些厉害的盗墓者啊,所以我丈夫临死的时侯特别交代,地底下尽量修筑得豪华,地面上随随便便做个小土坟就行了,别让盗墓者眼红。”

    庄千手听到这里不由惊讶地说︰“你丈夫真是个聪明的人,这一招可以瞒过我所有的同行了。”

    墓道弯弯曲曲,迎面是一扇厚厚的石门。

    “石门封锁住了,怎办?”绝色女子有些慌。

    “这种小机关哪难得倒我?”庄千手拍拍胸脯,把火把交给绝色女子,从背囊中掏出工具,在石门上一阵摆弄,没有多久,便弄开石门︰“门开了,小娘子,请吧!”

    绝色女子拿着火把刚刚跨入了石门,衹听“玻”的一声,一支短箭突然射入她的胸膛。

    “啊!”一声惨叫,绝色女子倒在地上。

    庄千手急忙上前扶起她,衹见短箭插在她胸瞠,衣裳上渗出黑色的血!

    “毒箭!”庄千手大喫一惊,这种毒箭如不及时救治,绝色女子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会没命!

    “庄相公,救救我!”绝色女子一阵喘息,一阵哀求,深深打动了庄千手的心

    “小娘子,救,我是有力法救,衹是这个力法对小娘子有些冒犯,不知”

    “救命要紧,我不怪你的!”绝色女子话音刚落,庄千手便迫不及待她撕开了她的衣裳

    一座白玉般的山峰,诱人地耸立着

    庄千手看着这美丽的造型,整个人几乎停止呼吸了

    乳峰上,短箭插着,绝色女子低低呻吟着庄千手拨起短箭,伤口涌出黑血,他立刻低下头,张开大口含住了乳峰,用力吮吸着。

    绝色女子的脸庞上顿时泛起一股红云,被一个陌生男人这样含住乳头,怎不叫她羞愧呢?

    庄千手吸了一口,然后将吸出来的毒血吐掉,等到吸了七、八口之后,吐出来的血液已渐渐变成红色,这表示血中毒液已被他吸乾净了。

    “好了,相公可以不必再吸了。”绝色女子看到他吐出来的血液,急忙出声。

    可是,庄千手看着那巍巍头抖的乳峰,心中早已麻醉不已,他怎舍得这两块大肥肉呢?

    “不行,血虽然已变红色,但仍要多吸数口,以策安全,消除潜伏的毒素。”

    他信口雌黄,一边又伏下头来,贪婪地吸着,吐掉,吸着,吐掉

    突然,庄千手惊奇地发现,他吐出来的东西竟然不是红色,而是白色的!

    “这是甚东西?”

    这是这是”绝色女子羞得一脸通红。低声说是︰“那是我的奶汁!”

    庄千手看见自己居然吸出了她的奶水,全身的性欲顿时增强了十倍,他不头一切地又含住了乳头,疯狂地吮吸着

    “庄相公,不用了,连奶汁都吸出来了,不用再吸了!”

    绝色女子慌忙叫着,可是庄千手却不理她,低着头,像喫奶的婴儿地贪婪地吸着

    吸着,吸着,他感到口中那含的东西有了变化了!

    原来她含住的乳头变硬了、变大了

    绝色女子的呼吸也更粗了,她的胸脯一起一伏,急剧地起伏着

    庄千手是情场老手,自然知道女人的这种变化代表着甚,他除了继续用口吮吸之外,又伸出手,到另外一座山峰上活动着

    “唔唔”绝色女子扭动腰肢,从鼻孔中喷出来的热气直扑到庄千手的脸上

    庄千手全身血液都加快了流速,他的十指疯狂地在双峰上纵情地捏着

    他伸出舌尖,轻轻而快速地在乳头上揉拨着

    “啊!舒舒服死了”绝色女子从牙缝中哼出了的呻吟

    这呻吟表示着她并不拒绝!

    庄千手立刻将两手绕到她的背后,紧紧地揽住她,然后把自己的嘴唇贴在她的樱桃小口上

    “啊”绝色女子低低叫了一声,便热情地和他接吻

    四唇相接,久久不放,两个人都如痴如醉,庄千手衹觉得全身都快溶化了

    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缓缓倒了下去

    女性的肉体传来的阵阵95气,直朴入庄千手的鼻孔中,彷佛是迷魂药似地,令他飘飘欲仙

    女子的双手在他全身抚模着,又好像一个高明的按摩师,摸得他筋骨松弛傥麻

    “啊!舒服啊”

    现在,连庄千手也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掉在地上的火把渐渐熄灭了。

    黑暗中,两个人却仍在翻滚,而在翻滚中,他们的衣裳不知不觉松开了,脱落了

    一个光滑的肉体偎入庄千手的怀中

    二只女性的手悄悄在庄千手的身体上游走,一直住下,住下,突然握住了他随身所带的笛子

    十只纤纤的手指握住笛子,樱口微含,灵活地吹奏起来

    “啊来乐死了小娘子你太会吹了你音乐高手哦我全身都麻了”

    庄千手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反正在这坟墓之中,不怕别人听到。

    绝色女子用口含住笛子,潇洒地演奏,十指轻撚慢撚,在笛身快速游动

    舌尖轻挑,双唇狂吸,极尽挑逗之能事,庄千手衹觉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他伸手一摸,摸到一个湿淋淋的山泉洞口,洞口的花花草草也早已被水打湿了

    他的手指也伸入洞中,作一番探险

    “嗯不行”绝色女子嚷叫着︰“不能用手指痒死我了好相公快”

    “小娘子你也吹得我好麻来好娘子”

    “不要叫我小娘子,叫我小婊子”

    “小婊子!小浪妇哥哥爱死你了!”

    “好哥哥,光说没用,快上来,让你的笛子在我的山洞中演奏一曲吧!”

    山洞风光无限,笛子演奏美妙,在古墓中,演出了一场蕩人魂魄的好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的嗓子都叫哑了,两个人的水都流乾了两人仍然紧紧抱在一起,缓缓喘息着

    庄千手深情地抚摸着她的面庞︰“你叫甚名字?”

    “奴家小名叫蓉儿。”

    “蓉儿?好美的名字,你就住在这一带吗?”

    “我就住在你家隔壁啊!我天天都看见你。”

    “我家隔壁,我怎会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但是一定认识我丈夫。”

    “尊夫是谁?”

    “我丈夫就是曹操!”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疑冢风情》(二)

    “我丈夫就是曹操!”

    轻轻一句话,尤如晴天霹雳,唬得庄千手三魂不见了七魄!曹操距他那个年代大约一千年,这个女人如果是曹操的老婆,那她岂不是

    “没错,我不是人,我是鬼!”蓉儿嘻嘻笑着,她的笑声在空旷的墓道之中回蕩

    庄千手不由得尖叫一声,用力推开了她,转身想逃。

    可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墓道中,根本看不清方向,庄千手一头撞在石头上,惨叫一声,整个人倒了下来。

    黑暗中,一只女人的手轻轻扶着他起来。

    “不要踫我!离我远一点!”庄千手浑身发抖,连声音都在发抖,火把熄灭了,他跟本找不到来的路了,想在黑暗中摸出这巨大的坟墓根本不可能,看来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女鬼手中了。

    庄千手吓得哭了出来,他虽然是天下第一盗墓高手,毕竟衹有二十七、八岁,到了死亡的关头,自然吓破了胆。

    “庄相公,不要害怕。”黑暗中,蓉儿的声音仍然那温柔︰“我虽然是鬼,却不会害人。”

    “谁说的?鬼都是害人的,要找替身的”

    “我如果要害你,刚才早就可以下手了,何必等到现在呢?你说是不是?”

    庄千手一边喘息着,反正今天是逃不出这女鬼的指的掌了,他无可奈何地反问︰

    “你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怎样?”蓉儿一笑︰“刚才我们那样,你觉得快活吗?”

    刚才,庄千手情不自禁回想那颠鸾倒凤,翻云覆雨的一幕,尚在令他销魂蚀骨,回味无穷

    “相公,你说,刚才我那种样子,难道像是有心害你的样子吗?”

    光滑的皮肤,淫蕩的呼呻,热情的亲吻,这一切都不像是假装出来的。

    想到这里,庄千手的心情稍为轻松了。

    “那,你把我诱骗到这里来,究竟是想干甚?”

    庄千手心中还是很担心︰如果踫到一个女色鬼,把他关在这坟墓里面,日夜宣淫,那他也是难逃一死。

    “我是曹操的妃子,堂堂的王妃,身份何等高贵,你怎把我想像成淫妇呢?”

    原来这个蓉儿似乎能看到庄千手的思想,知道他在担心甚,庄千手不由地暗暗称奇了!

    “相公,你放心啦,我把你引到这里来,目的正是要你大发横财!”

    “大发横财?”庄千手一时糊涂了。

    “对啊!你不是一直想挖曹操的坟墓吗?这里就是他真正的坟墓!”

    “曹操真正的坟墓?”庄千手又惊又喜,祖祖辈辈都想挖,祖祖辈辈都被七十二疑冢搞得晕头转向,想不到今天

    “对啊!她是曹操的妃子,当然知道曹操葬在哪里!太好了!”庄千手欣喜若狂。

    “走吧!”蓉儿牵着庄千手的衣袖,沿着墓道向前走去,火把已经熄灭了,一片漆黑。

    “不要紧,我有火石。”庄千手伸手摸到他的工具袋,找出了火石火绳,想重新点燃火把。

    “在我的地头,还用得着火吗?”蓉儿话音未落,衹见她伸手一指,墓道中出现了无数的萤火虫,密密麻麻,彙成一片星光璨烂的海洋,把整个墓道照耀得光彩夺目,有如白昼,庄千手一时被刺得几乎睁不开眼睛了。

    七拐八曲,迎面是一堵白玉砌成的大门,蓉儿伸手正要去推,庄千手立刻伸手拦住她︰“小心机关,你忘了刚才怎受伤的吗?”

    “刚才?”蓉儿笑得花枝乱颤︰“你也不想一想,我既然是鬼,没有实质的肉体,又怎会受伤呢?”

    庄千手不由一愕︰“那你刚才不是伤得很严重吗?你还叫我救你吗?”

    “傻瓜,我刚才要不是假装受伤,你会和我?”她羞得满面通红,说不下去!

    “哦!原来你在用美人计?”

    “不是美人计,而是淫人计!”蓉儿笑得依偎在庄千手的怀中,95味朴鼻,软玉满怀,庄千手不由一阵心蕩,忘记了她是个鬼,双手抱住她,在那粉嫩的脸上一吻

    页: 1 2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