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剑之骆冰淫传
  • 发布时间:2018-10-16 21: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序章)

    本来在构思中是没有这个序的,但是有些话又觉得不交待一下,不单以后会引起网友们的误会,自己也感到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所以就佔用了些篇幅唠叨一番。

    个人从十四岁第一次接触情色文学献出了童子精之后,它就一直伴随着我成长,等到进入元元之后,就像入了大观园般流连忘返。其中尤其偏爱改编的武侠和历史故事,诸多大师前辈如蓝月、凡夫、路人、郭大侠、承飞、猫头鹰、大姐姐、智障男孩、蔺石……等等,给我启迪良多,他们的着作让我爱不释手,捧读再三。

    很可惜,由于各种不同的因素,有的退出了,有的久久没能贴文,特别是改编自金庸系列的部份,只有智障男孩和猫头鹰两位大师继续出文,也许个人的耐心不足,特别是在久等蔺石兄的《书剑后传》不得之后,萌起了东施效颦之心,将心目中最喜爱的人物——骆冰彻底的作一个情慾上的摧残。

    基本上,故事会随着金庸原着的情节和个人乱七八糟的编排双向进行,以骆冰为主加上其他人物,总共在十五章以上,一定会让它有始有终(借用蔺石兄的话,希望与他共勉)。

    (第一章)养生息,侠女思淫慾

    这里是浙西天目山里的一座大寨,寨主『怪手仙猿』廖庆山和洪花会的九当家、『九命豹子』卫春华是从小玩到大的同乡,又是姑表兄弟,所以红花会众好汉在大闹总督府,救回文泰来之后,就暂时借住在这里避避风头。

    此刻,聚义厅里烛火通明,一个火爆的声音说道:『我不管了,四哥被他们折磨成这样,十四弟也为了救大家,烧得遍体鳞伤脸都烧坏了,我们如果不替他们出口气讨个公道,还算是兄弟吗?』说话的是排行第十的石敢当章进。

    铁塔杨成协接口道:『十弟说得不错,我们避在这里已经五天了,再不有所行动,江湖上的朋友都要笑我们红花会是缩头乌龟。』

    此时陈家洛望望坐在右手边的无尘道长,后者正拈鬚微笑,看向下首正低头沉思的武诸葛,陈家洛道:『七哥你可有何妙计?这口气我们是一定要出的。』

    武诸葛徐天宏缓缓站起身来开口道:『总舵主,众位哥哥,这件事就是你们不吩咐,我也一定要做的。现在我有一策,法不传六耳,请大家围拢来……』

    『什么!去妓院……』一个高亢的女声,听出来是铁胆庄周大小姐所发。

    『嘘!噤声!!』

    *** *** ***

    离聚义厅约莫三箭之遥的后院,在一片修竹篱簧中,错落着三间精舍和一间瓦房,合围着一个人工雕砌,有假山流水的荷塘,比起前院的灯火辉煌,人声顶沸,这里就显得出奇的安祥静謚,除了断续的蛙鸣和微风轻拂林梢的树叶声外,不闻一丝杂音。

    此时靠左最里的瓦房正透出微晕的灯光和『哗啦』的水声,屋内水汽迷漫,一个大浴桶内正有一位少妇一手挽着盘在头上的青丝,一手抓着水瓢往那丰挺高耸的双峰倒水。只见那颈白似雪肤若凝脂,微举的双手和侧弯的娇躯,使得背部勾划出深深的弧线;两侧腋下乌黑的细毛,或虬结或黏伏正不断的滴下水珠;胸前双乳紧耸,中间深深的乳沟衬出两颗红滟滟微翘的乳头,像是雪岭上的双梅让人垂涎欲滴。

    突闻一声动人的娇喘,满头秀髮似瀑布垂下,一副动人的娇躯也慢慢滑入水中,渐渐的连头也没入水里,青丝漂散合着水面上的花瓣轻轻的动荡,时间好像在这一刻静止了,一切是那么的详和。

    然后,在水声『哗啦』里,一张吹弹得破、动人心弦的脸露出水面,女侠骆冰娇靥光滑细緻、眉目如画,清洗过后的肌肤微微泛红,两手横张,搁在澡桶边缘,特大的桶子又高又宽,两脚微踢,桶里的水渐起波澜,水流滑过股下,乌黑茂密的阴毛像一团水草漂摇,起伏有致。

    骆冰自己看得不觉有点癡了,轻轻地用手指拉扯自己的阴毛,微痛中感到阴道中开始兴起一股酸麻舒服的感觉,淫水也汨汨流出。当手指划过阴唇,指尖碰触到阴核时,骆冰不由起了一阵颤抖,淫水流得更多了,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指尖已轻压着阴核在打转。

    此刻骆冰感到阴道壁逐渐开始蠕动,空虚的感觉越来越强,便把自己的手指插入阴道里快速地抽动,即使在水中,骆冰仍可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淫水四溢。水温已开始凉了,可是阴道和阴唇却愈来愈火热,虽然手指的动作已到极限,激起的水花溅得满脸都是,离那缥缈的感觉却总是差那么一点。

    她眼睛里好像充满了雾气,迷离中脚下似乎踢到一件粗糙的物是,猛的忆起那是适才洗浴的丝瓜囊,不由一声欢呼俯身捡起,迫不及待的塞入胯下,紧紧的压住阴核搓动。抓住桶缘的手指因用力过度而泛白,头也因为后仰的幅度太大使得呼吸造成困难,这些骆冰都没有感觉。

    自从文泰来罹难以来,她已经太久没有尝过鱼水之欢的滋味,好不容易人救回来了,却因为伤重需要休养,眼看这两天丈夫越来越有精神,尘封的淫慾像决堤的洪水,已势无可挡,也许再过一、两天就可尝到那巨阳贯体的快感,但是骆冰现在正沉醉在自己的淫慾世界。

    快了!还差那么一点!阴道的蠕动,像真气一般震动到五经八脉:『大哥!……我好舒服……我要你……我要你……快来插我……快!快!!喔……喔……要来了……』

    突然,一股浓烈的药香和焦味充满在空气中,『糟了!大哥的药。』顾不得着衣,骆冰赤裸裸的娇躯带着四下飞溅的水珠冲向隔间的厨房……

    (第二章)兴云雨,虎侠试隐忧

    灶上一只药罐盖子已经被水汽冲开,药泡沫正『噗噗』的冒着,炉子上的火也熄了一半,袅袅青烟中瀰漫着浓浓药味。骆冰一个箭步抓起药罐往旁边的灶上一搁,再轻快的旋身一转,胸前雪白双丸跌蕩有致,门户中开,雪肤粉脐,纤腰盈盈一握,腹下迷人的三角地带布满漆黑细长的阴毛,丰臀宽广圆润,在昏黄的灯火掩照下,彷似雾中谪仙。

    只见她轻快的从靠门厨柜内取出一只碗来,嘻嘻一笑,往缸里瓢了一碗水倒入药罐内,再把药罐搁回炉上,再微拢双膝,俯下身来添加柴火,两瓣肥厚的阴唇半开微合,一撮细长的阴毛揪缠成尖正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

    『好了!幸好溢出的不多,不会影响药效。』挺起身来的骆冰喃喃自语道,『哎呀!』此时她才惊觉自己身无寸缕,飞快的,眼光一扫门窗,除了右边的木板窗有一小片腐朽剥落外,一切关得紧紧的,细听外面,寂然无声。虽说如此,骆冰的颊上依然泛起一抹嫣红,赶紧掩胸遮腹的冲往澡间着衣。

    门外十步之遥的假山石后,一个黑影幽幽地立着,动也不动。

    聚义厅里的讨论已经有了结果,只听陈加洛道:『众位哥哥,一切就照七哥的计划,明日我们分批潜回杭州,四哥和十四弟伤重未癒,十哥,十三哥,这里要劳烦你们多加照应了。』

    章进回道:『总舵主那儿的话,自家兄弟应该的,请放心!』

    此时,徐天宏正要跨出门外,侧里迎来了周绮,看到他,撇了撇嘴,说道:『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贪淫好色,人家说矮子满肚子坏水,我看你是一肚子的淫水……』

    『放肆!绮儿!』周仲英一声大喝。

    『爹爹,怎么啦!难道我说错了?他……唉哟!』周绮的脸唰地胀得通红,一扭身飞快的跑了,留下身后群雄哄堂大笑。

    骆冰端着药碗,顺着小径轻快的走着,天上的月色很好,银光透过精舍后面山壁上的古松枝缝倾泻而下,照得大地一片光明。她没有回头张望,不是吗?没什么好耽心的,从他们住进大寨,怪手仙猿就将后寨精舍划为禁区,好让文泰来和余鱼同安心静养,白天除了红花会兄弟会来探视外,一般山寨里的人是不敢靠近的,入夜后更是绝无人迹,所以骆冰虽然曾经赤裸裸地在小屋里行动,心底下她是不虞有人偷窥的,更何况一想到也许今天晚上就可以再一尝丈夫巨阳的滋味时,胯间的淫水似乎又泌泌的流出,不觉加快了脚步。

    当经过金笛秀才住的精舍时,骆冰不觉顿下脚步,望了望左面小径尽头的房子,螓首微摇,喃喃道:『还是先给大哥喝了药吧!』脚下不停地走向前端迎来的小叉路。

    在她后面暗香犹存的小屋旁荷塘假山石后的黑影,还是一动不动的立着,好像千百年来他就在那里。

    文泰来静静地躺在床上,两眼直睁睁的望着帐顶,两手搁在脑后,小腹下好像有一团火在烧着。五天了,外伤已好得差不多,两天前当妻子脱得只剩亵衣替自己洗涤时,虽然双手还缠着药布无法大施禄山之爪,但是透过宽鬆的肚兜,妻子那挺耸的双乳左右上下随着手的移动不断在眼前跳跃,那时候肚子里好像就有一股火苗升起。曾经要求妻子脱光了让自己欣赏,骆冰总是『嗤』的一笑,点着自己的额头说道:『傻哥哥!等养好了伤,随你爱怎么样都行,那怕是……』说时眼波流转,又是一声嗤笑,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看样子今天……”正想着,『吱』的一声,骆冰推门进来:『大哥在想什么呢?该吃药了!』说时婷婷袅袅的走了进来,宽鬆的衣服下看得出不着一缕,雪白的乳房在弯身放药时,从斜开的衣襟已跌出大半。

    文泰来虎的由床上跳到骆冰身后,拦腰一抱,右手一下就由衣襟插入,牢牢地抓住一只乳房使劲的搓揉起来。骆冰『嘤咛』一声,右手往后揽住丈夫的头斜转螓首,嘴巴已经被文泰来的大嘴盖住。粗大的舌头在嘴内搅动,自己的舌头被吸得发麻;鬍髭又扎得触动一根根的神经,酥麻的感觉传至腹下,淫水不知何时已经顺着大腿流下;乳头又红又痛,快感却是一波一波的袭向全身。

    骆冰感到四肢发软,转身两手圈向丈夫,文泰来趁势抓起妻子两腿往腰上一圈,一步步往床榻走去,小腹下的火越来越旺。

    『大哥!门还没关好!』骆冰突然一声惊呼。

    『别管它!不会有人……』文泰来含糊地应道。

    夜更深了……

    (第三章)眠淫根,慾海难起波

    牙床上,骆冰玉体横陈,一丝不挂,屈着一只白嫩嫩的腿儿,星眸朦胧的斜睨着正喘呼呼解衣脱裤的丈夫。适才那一阵激烈的拥吻,两人都似用尽了力气,骆冰雪白的酥胸也在上下起伏,两颗新剥鸡头更早已傲然挺立,心里塞满了甜蜜幸福的感觉,可小腹下的空虚越来越盛,淫水正缓缓地流往会阴处,眼中丈夫的动作开始显得有些笨拙了。

    文泰来一手甩开束缚,翻身就压上骆冰的娇躯,『大哥,先把灯熄了!』骆冰一声娇呼。

    『冰妹!今天我想好好看看你的身子,由它去吧!』

    『那有多羞人……唔……唔……唔……啊……啊!大哥,你轻点!』

    文泰来吐出口中死劲吸吮的奶头,两手各紧握住一个乳房,一收一放,看着细白的肌肉由指缝中溢出,鬆开时留下更深的指痕,粉红的乳晕因充血而变红,因挤压而更形凸起,乳头上布满自己的口水硬挺翘立,好似上了蜡的雪中樱桃。腹内的火愈来愈胜,可是胯下的阳具却仍如老僧入定,文泰来不期然脑中掠过一丝阴影。

    转身扫过骆冰没有一点赘肉的小腹,来到草原密布的三角地带,阴阜高高耸起,乌黑细长的阴毛布满了整个洞口,大阴唇已经肿胀火热,两指微一剥开,透明黏滑的淫水泉涌而出,将另一只手五指弄得湿滑黏腻,底下的被褥也湿了一大片,再不停留,骈指如剑,一下就插入阴道快速抽插起来。

    『啊……啊……大哥!大……哥……好……好……好舒服……不行了……』

    骆冰在丈夫的大嘴含上自己的乳头时,已快活得直颤抖,两手紧紧的扯住被子,全身肌肉绷得紧直,子宫也一阵收缩,淫水像屙尿般倾洩而出,喉咙里『嘓嘓』作响,如果不是害怕丈夫误以为自己淫蕩,早就叫出声来。当文泰来的手指猛的捅进阴道时,骆冰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

    “大哥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用起手来?以前总是吃完奶后就用肉棒猛插自己的。喔!是了,他一定是太久没有和我亲热,想玩久一点,太好了!”脑中刚升起的一丝讶异,很快就烟消云散,骆冰继续沉醉在肉慾的快感中。

    突然,文泰来一个翻身坐了起来,虎目如火,额头汗水涔涔,直勾勾看着骆冰,嗕嗕的说道:『冰妹,我……我想要你用嘴……帮我含含这里。』说完用手一指胯下,脸却胀得通红。

    要知道自从结縭以来,文泰来对这个貌若天仙的娇妻疼爱有加百依百顺,本身又沉溺武学,对房事只知按本能发洩了事,一向又都在暗中进行,如今要从口中说出如此淫秽的要求,只窘得一个好汉手足无措。

    骆冰被文泰来突如其然的动作,从虚无忘我中一下拉回现实,犹自怔浺,蓦地听到丈夫的要求,一下就羞红了双脸。略一迟疑,柔顺的她缓缓屈身坐起,伏向丈夫的胯下,伸出纤纤玉手捞起垂实如累的阳具,慢慢搓揉起来。

    没有勃起的男根,尺寸依然惊人,沉甸甸的,但是有点冰凉。玩弄了一会,骆冰张开小口,将软垂的阳具塞入,舌头笨拙的在口中搅动,两只小手上下合围着阴囊,口涎延着嘴角滴下。

    此时文泰来缓缓躺下身子,妻子光滑的背脊在耸动的秀髮下蜿蜒而下,到了臀部轰然而起,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弧,下面秘处一道细缝夹得紧紧的,两瓣大阴唇上阴毛杂沓,水迹痕然。手轻抚着柔腻的臀肉,文泰来已经没有感觉了,思絮飞回到被幽禁的日子。那该死的张召重,是了!一定是那次肾羭穴上被重重的一击。完了!以后人生还有何乐趣可言?冰妹这么年轻,我怎能害了她?!

    胯下的骆冰还在努力地摸索:“奇怪?往日大哥的东西又粗又硬,每每顶得自己酸软无力,子宫隐隐作痛,怎么今天像条死蛇一样?也许我嘴上的功夫不行吧?唉!我真没用,大哥忍了这许久,我都不能让他高兴。对了!也许大哥还没完全恢复,气力不足,这东西虽然软趴趴的,可也还蛮粗长的,还是把它放进去吧!可是怎么弄呢?大哥累了,我从上面套套看吧!喔!羞死人了!大哥会不会认为我很淫蕩呢?不管了,只要大哥舒服就行,何况自己穴心子里火辣辣、空蕩蕩,也急需有东西充塞一下。”

    骆冰脑子里千回百转,最后跪起身来,背着丈夫跨坐上去,一手扶着阳具,一手两指剥开阴唇,努力的要将它塞进去,淫水源源流出,一会儿就将双手和阳具弄得黏腻不堪。熊熊的慾火烧的骆冰耐心全无,急切间两手四指交叠按住阳具就往穴里塞,屁股往下一坐,就前后摇磨起来。

    软软的男根像猪肠一样滑开,此时的骆冰像疯婆子一般肥臀急转,手早就放开了,粗糙的阴毛挤开阴唇,直接磨擦小阴唇和阴蒂,浪水急沖而出,阵阵的快感如波浪般袭来。随着一声长长的叫声,骆冰身体向上一直,再软软的趴向丈夫的腿缝间喘息不止。

    沉思中的文泰来被妻子疯狂的举动震得目瞪口开,久久不能自已……

    页: 1 2 3 4 5 6 7 8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