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鵰外传(19)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若梦醒,请容许

    闪亮怒雷轰然划过天际,如豆般的大雨几个时辰的未曾停歇,襄阳城外十二丸藏与阿浪的决斗尚未结束,清洌的雨水不停洗去两人身上的泥污、血污,十二丸藏苍白的脸,竟透出几许晶莹,阿浪眼神一动,画了一道剑圈,跳出战局。

    阿浪微弱的笑道:“几个时辰下来,你我精力早已耗尽,只是双方凶猛的剑招都不肯稍加歇息,然而福虽乌有,但祸也非全祸,拜你所赐,不断的激斗中,我又领悟了一新招。”

    阿浪落刀于地,掷剑舞空,单手划出掌、指、拳三道分影,铿然一声剑、刀被无数拳影、指影、掌影带动狂舞,逼向十二丸藏,阿浪道:“这是我新悟绝招,以如来神掌气劲收入奇经八脉,杨家枪发出剑指,再配合剑行人炼狱、刀旋化虐龙、漫天花雨,融合出此一绝招!”。

    十二丸藏也不示弱,纤瘦双手不断划出无数形意,同时竟然舞动三把长短不同武士刀,十二丸藏诡异笑道:“只剩一手的你,还能嚣张什么?!融合佐佐木小次郎裂光影蝴蝶流、宫本武藏双刀流、一刀流、柳生古月流刀法的“千叶流一叶斩”特来领教!”

    阿浪身影突然一动,竟直接出现在十二丸藏面前,十二丸藏遂不及防,“千叶流一叶斩”毫不考虑刀走三个方向,变招反攻,凌厉劈向阿浪的身子。

    阿郎突然叫道:“如来灭道!地狱轮迴!”,无数刀势放射状奔雷而出,十二丸藏急使绝招猛力相撞,依然略逊一筹,三把武士刀被震飞,但刀势仍然不绝,急速吞没十二丸藏的身影,锋利刀锋劈向十二丸藏。

    佛祖灭道之时,魔沾佛光,天地如地牛狂吼,鬼佛地狱笼罩啃齧对手的肉身。

    十二丸藏见大势已去,暗歎一声“罢了!”闭眼待死,却惊觉一阵清凉舒适由重创的腹部伤口传来。

    十二丸藏睁开双眼,只见阿浪一手按住自己受创腹部,以内力与金创药救治伤处,阿浪的脸,距离十二丸藏不到一手掌之宽。

    阿浪轻声说道:“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与你激战这么久,大雨湿透你的衣裳,也洗去你伪装,髮香随妳长髮而来,藏不住的女人体香,你,是女人。”

    十二丸藏怒道:“胡说!”

    阿浪的脸越靠越近,两人的鼻尖几乎相抵,阿浪柔声道:“妳再不躲开,我就要吻妳了!”

    十二丸藏脸突然红如春天花朵,骂道:“你敢!?”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阵伴雨的急风吹过,两人的唇已交叠在一起,阿浪吻得很轻,轻柔的将舌头滑入十二丸藏的口中,试探着对方湿润的温软,轻轻含住十二丸藏的细薄下唇,粗壮手臂揽住十二丸藏,开始褪去十二丸藏的衣裳。

    舌头滑过十二丸藏的贝齿,衣裳由胸口撑开,自肩头滑落,细緻的肩膀、圆润的酥胸逃脱了破旧衣服的隐蔽。

    衣裳尽去,只呈现出一个曲线玲珑的清丽胴体,身子的赤裸却带着无暇,瘦削男人的身影不知影蹤,阿浪的手沿着弯曲的身体弧度,抚摸美丽女子的肌肤。

    阿浪道:“你的本名?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妳的真名”

    十二丸藏带着急促的呼吸:“别问这么多,名字,只是个代号,请,紧紧拥抱着我。”

    女子体热传遍阿浪身躯,怀中女子透露无言的孤单、忧伤,好似很久很久没有人呵护过她,幽香与体温依着两人肌肤相贴,震荡着阿浪心神。

    阿浪也很久没有被人爱恋,情绪的吸引,让阿浪不禁紧紧抱住美丽女子,享受两人真实的温存,手轻轻抚摸着女子的乳房与私处。

    女郎突然说道:“如果梦醒时,还在一起,请容许我们相依为命。”

    阿浪不言不语,呼吸却越来越急促,抚摸赤裸胴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急切,突然,阿浪将女郎身子提起,将女子的雪白大腿分开,火热的肉棒进入湿润的密处之中,开始猛烈的交合。

    大雨淋在女郎赤裸的清丽胴体上,雨珠顺着乳房滑落,阿浪怜惜地舔去令人寒冷的水珠,随着女子猛烈的晃动,水珠狂乱的四落,阿浪的抽插也越来越猛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