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鵰外传(7)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花妖之死

    一灯大师、裘千仞站在花满天数步之遥,衣襬与花白地髮鬚随着充满血腥味的风飘动,一灯大师目光满是怜悯,祥和的面容,宽容着世人的罪孽,但裘千仞的眼神却如刀一般的锐利,好似插穿过花满天的心窝,满脸的杀气,随时都会击出致命绝招。

    花满天按下满腹的惊惧,自背后情花花苞中取出一把鬼头刀和一把锯齿剑,闷声一哼道:“别人怕你们,我可不一样,南帝一灯大师和铁掌水上飘裘老帮主,哼!我现在已有花、猿、蛇、犬四妖的奇功,再加上公孙止一派宗师的内功与武艺,百名绝情谷男弟子的内力,现在的我是无敌于天下,尽管放马过来。”

    裘千仞凶狠地说道:“快将我的姪女释放,留你一条全尸。”

    一灯大师道:“出家人怎可言杀?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花满天道:“放你妈的屁!看我的”六绝夺魄”。”

    花满天同时使出”花雨暴杀”、”夺命狗啸”、”万蟒吐信”、”猛拳碎伤”、”鬼藤散影”与绝情股历代谷主所传招式中最凌厉凶狠的一招”刀行剑旋不留命”,因为花满天深知所对付的,是当代的两个绝顶高手,瞬间,一灯大师与裘千仞被如刀的花团围住,花团之内,花瓣锐利如刀似雨般攻击,声声夺人心魄的啸声,扰人视线、时真时假的触手,不时袭至的毒蛇与势力万钧的铁拳。

    一灯大师一派雍容气度,虽然深处险恶之中,依然气定神闲,不论花瓣、毒蛇、触手、铁拳的攻击,总在杀着接近衣角时巧妙而惊险的避开,一双深具睿智的慧眼,穿透漫天的花瓣、扰人的触手,口中诵着『大慈大悲无我无佛静心咒』,化解穿脑的狗啸魔音,一灯大师看透花满天的绝招最厉害的杀着,是在花团之外似乎毫不起眼的『刀行剑旋不留命』,也就是原本公孙止所用的绝学,其余的杀着,厉害归厉害,但看在南帝的眼中,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毒蛇与触手阵,尚且远远不及西毒欧阳锋之蛇杖所使出的起手式『天杖回静』,狗啸魔音远不及当年而立之年潜伏大理国谋刺自己的西域魔僧所诵之『夺命梵音』,漫天花瓣比起桃花岛的五行花阵更显得可笑,但是,『刀行剑旋不留命』隐而不发,处处暗藏杀机,气势宏大惊人,因此一灯大师留身花团之中静观其变,找出剑招的破绽。

    裘千仞也有同样的感觉,但他虽年老,火气却不小,他并不打算留在花团之中乖乖待着。

    花满天将公孙绿萼悬空背对着自己,淫笑道:“你们两个老头好好地看我表演一场人间好戏。”,说完话,将公孙绿萼晶柔细緻的美臀抬高,少女的神秘花瓣暴露在花满天眼前,花满天一声怪笑,由公孙绿萼的后背,穿过腋下,伸出一双催花魔手狠狠地握住公孙绿萼一对娇丽的乳房,将公孙绿萼盈弱赤裸的身躯按在自己怀中,亲吻吸吮公孙绿萼的樱唇、毫不客气地将肉棒塞进公孙绿萼的花瓣中,公孙绿萼柔嫩的粉臀随着花满天的控制,一下一下地撞击花满天的腹部,花瓣也跟着接受花满天肉棒的抽插。

    公孙绿萼黑白分明的大眼,闪动着无助和哀伤,清丽而赤裸的胴体,被一个淫贼不断汙辱着,恐怖的是,这个淫贼的肉身正是自己父亲,公孙绿萼眼见亲生父亲正亲吻着自己的嘴唇,父亲的手抚摸着自己全身每一寸少女肌肤,更眼见着自己父亲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姦淫着自己,不断的揉捏自己娇美的乳房,不停的交媾,做梦也没想到,和自己发生第一次肉体关係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爱人,而是自己的父亲,公孙绿萼向裘千仞、裘千尺、一灯大师发出求助的目光。

    裘千尺与剩下五十多名绝情谷弟子,久战不下李莫愁、武家父子、郭芙、完颜萍、丐帮两名长老,公孙尺再一次吐出果核击落李莫愁的冰魄银针,并急得大叫:“二哥,您快救萼儿啊!”

    花满天将插在公孙绿萼花瓣拔出,骂道:“你这臭娘们!这么久都不湿,装什么贞洁圣女!”,说完从一个身旁的情花苞取出一些花蜜,抹在公孙绿萼美臀的菊花蕾上,扑哧一声将肉棒塞入公孙绿萼的屁眼,开始与公孙绿萼肛交,公孙绿萼见着自己的父亲正无所不用其极的凌辱自己,悲愤异常,猛力甩开花满天的嘴,张口大呼:“不要!不要!不要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