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年仇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发信人: 野马

    甘肃城外,七月,黄沙万里。

    离城半里的袁家堡,被夕阳烤得像团黄土,平日聚集在堡旁的客商、骆驼、马匹都不见了。

    四周静悄悄的。

    堡顶的岗楼,这时站着两个绿衣美妇,焦灼的望着远方。

    “这次派出去的袁福,应该可以突围吧?”穿深绿色裙的美妇望望浅绿色裙的少妇说,“雅芳,你怎么看?”

    浅绿裙的少妇亦很美,还带有两分妖与姣:“美珊姐,只要找得刚哥回来,包围堡垒的人一定会走的…”

    她说到这裏,声音已有点呜咽:“不然,堡裏只能靠二叔和我们四个女人…怎抵敌堡外的神秘人!”

    就在这时,远处出现一点小黑点。

    那是一匹马,马上伏若一个人,一个光着屁股的死人。

    马懂得旧路,跑回堡来!

    “是袁福!”叫雅芳的少妇失声。

    “开堡门!”美珊亦有点倾抖。

    马跑入堡内,美珊从岗楼跃下,在半空双足一蹬墙,打了个跟斛,平稳的落到了地下。

    几个穿灰衣的堡中家丁已拉住马,马上的死尸是缚在鞍上的,是袁福,他是中了弩箭而亡,死后,给人脱了裤子,在屁股上写上『逃走者死』四个黑字。

    美珊别过脸,免得看见男性的阳物:“帮袁福穿回裤子,準备棺木!”

    堡内一角,已停有十副棺材,那表示已经死了十个人!

    雅芳这时亦从岗楼下来,她带着一个卅岁的汉子。

    “铁二叔!”美珊叫了一声:“堡中四十八口,有十个已牺牲,叫三姑娘和你妻子小心!”

    “美珊大嫂,这些神秘人究竟为什么而来?我们连他们的脸孔也见不着,就死了这么多人,不成,我袁铁今晚就带人出堡,搜搜这伙兇徒!”

    “不,二叔,堡内没有男的不成,假如对方趁黑摸入来怎办?”美珊咬咬小嘴,“老爷和刚哥刚押镖银到北京,这伙人就摸上袁家堡,这…一定有阴谋!”

    “困守待毙不是办法啊!”远处有个少女嚷起来,她是袁刚的妹妹袁灵,陪着她的是袁铁的妻子林可儿。

    袁刚有一妻一妾,妻是金刀门掌门的大女儿钱美珊,妾是九宫派侠女粱雅芳。

    不过,两女都未有生养。

    袁家堡在河北一带的黑白道都吃得开,所以索性替人保镖,每趟赚几百两银子,又替过路商旅安排咀水食宿,结果是身家越来越厚。

    天色开始暗下来,堡垒四边都挂上灯笼。

    “提防敌人夜袭,堡内所有人分成两班,一班白天防守,一班夜间巡逻!”美珊吩咐:“今夜,就由我和三姑娘及二叔先行轮值!”

    十个人巡方圆近万尺的堡垒,自是人手不足,幸而四周有十尺的高墙,勉强可以应付。

    很快,已经是二更。

    堡外,有个黑衣人掠近,他的轻功很高,面上又蒙上黑巾,只露出两只眼球。

    “袁福这厮假如没有说大话,这裏入去就是…”黑衣人爬到堡垒的墙下,望了望上边,这是袁家堡后面,似乎防守最薄弱。

    黑衣人双掌平推,黄土墙就凹有成寸深的掌印,他双足踩在这凹位上,片刻就登上墙头。

    十丈外有两个堡丁在打瞌睡,黑衣人悄悄蹬下,他左右望了望,向着一间黄土屋掠近,那是梁雅芳的房!

    黑衣人轻轻推开木窗,一跃而入!

    “谁?”雅芳虽然疲倦,但习武之人、反应特别敏捷,她从枕底一拉,长剑就抽出来,跟着一招『六合八方』,剑光就将她睡的土坑罩着。

    假加黑衣人一入房就扑向土炕〔北方有些地方是不睡木床的,睡土造成的床〕,这招可以将他刺穿七、八个洞!

    但黑衣人弹入房后,却是一跃,贴墙而站,并且屏住呼吸。

    雅芳一直挥舞长剑,跟着就想用左手去拿火摺点亮蜡烛。

    黑衣人见她剑招放缓,自己的眼睛又习惯黑暗的环境后,身子一沉,就扑向土坑。

    他左掌一拍,一招『西施浣纱』,就击中雅芳握剑的手腕!

    雅芳一抬手,胸前大开,黑衣人右手一挺,一握,正好捏着雅芳一个充满弹性的乳房!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