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情仇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 重聚手足义

    元宵佳节之夜,开封古城热闹非常,到处是火树银花,真个是金吾不禁。大街小巷,家家门前扎缚灯棚,赛悬灯火,照耀如同白昼。正是楼阁上下火照火,车马往来人看人,真不愧为中州第一大城!

    开封城秋府同样是张灯结綵,热闹非凡。秋老爷名讳恆字忠长,本是当朝谏议大夫,因不满阉党横行,辞官还乡,享天伦之乐。下有二子,长子秋云,次子秋雷,是孪生兄弟,兄弟俩都是聪明伶俐,惹人喜爱,今年都是九岁,两兄弟站在一起有时连父母都认不出来,更不要说别人了。秋氏夫妇爱此二子如掌上明珠,呵护有加,凡有所求,无有不准。

    秋老爷为人正直,得罪了不少权贵。当今天子明嘉宗荒淫无道,宠信阉党魏忠贤,自己躲在后宫寻欢作乐,朝政尽废。魏忠贤大权在握,残害忠良,荼毒百姓,自号“九千岁”,在各地大造自己的生祠。秋恆不畏权势,在朝堂之上参了阉党一本,痛陈阉党残害良民,不法横行。魏忠贤恨秋恆深入骨髓,屡欲加害,奈何秋恆甚得天子器重,一时无法下手。秋恆看朝政每日愈下,心灰意冷之下,遂辞官还乡。

    还乡三月余,元宵期至,秋恆大摆宴席,遍请乡邻,当夜秋府欢声笑语,是夜尽醉而归。

    三更,开封城外马蹄骤响,一队人马进城,马上众人皆是彪形大汉,腰繫长刀,黑衣皂帽,个个凶神恶煞,共有二十余人。这些人默不作声,进城后直奔秋府方向,来到秋府附近后翻身下马,在左近的胡同小巷里隐藏起来,显是有所等待。又过了一个时辰,又有几匹马疾驰而来,一马当先者身穿红袍,脚登快靴,帽子正中 着一块美玉,瓜子脸,鹰钩鼻子绿豆眼,脸上一根鬍子也无,显是个太监。这家伙下马后,一个黑衣大汉走上前来,低声问道:“李公公,弟兄们都到齐了,动手吗?”李公公冷笑了声:“一个也别放过,九千岁吩咐过,要斩草除根,鸡犬不留!”

    黑衣大汉点点头,回头一招手,几个大汉立刻从阴暗处拉出一个人来,这人青衣小帽,显是个奴僕,几个大汉说:“大哥,我们把秋家的扫地奴僕张三抓来了,你问他吧。”大汉狞笑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张三惊恐道:“不知道,小的 是个下人,请各位大爷饶了我这条小命,我家还有七十岁老母无人奉养。”“去你妈的!”另一位仁兄显然脾气不怎么好,劈手就是一个耳光,“胆敢跟老子扯淡,我宰了你!”黑衣大汉伸手制止了他,用明显伪善的神情安慰张三,“放心吧,我们不会杀你,但你得帮我一个忙。我是“小夜神”孙虎,你总听说过吧?”“小夜神”孙虎,横行河南河北的惯匪,心狠手辣,採花劫财,无恶不作,后惹怒武林侠义道,少林寺派出四名空字辈高手捉拿他,他才害怕起来,销声匿迹了几年,谁想他竟然投奔了东厂。

    张三结结巴巴地说:“不知孙大侠有何吩咐?”“很简单,把秋家的门叫开,放我们进去,否则打草惊蛇,跑了一两个就不好了。”张三无奈, 得从命。这伙人溜进秋府,见人就杀,连奴僕也不放过。秋恆正和夫人在大厅对饮,忽闻窗外惨叫之声不绝于耳,秋恆心中大惊,正要出外查看,忽然大门被人踢开,一帮大汉手拎血淋淋的长刀蜂拥而入,为首者正是孙虎。

    秋恆怒道:“来者何人?!杀人放火,就不怕王法吗?”孙虎恶狠狠道:“姓秋的,你死到临头,还在嘴硬,魏大人吩咐了,让我们带你的人头回去,我也能陞官发财。”秋恆心知不妙,回头对夫人道:“你快带云儿,雷儿走,我来应付他们。”夫人还未答话,一个大汉扑过来,手起刀落,可怜夫人不会武功,顿时惨死刀下,鲜血四溅,尸横就地。秋恆怒火万丈,抽出宝剑欲为夫人报仇,奈何武艺不精,寡不敌众,亦惨死刀下。孙虎割下秋恆首级,对手下说:“那两个小的,别让跑了,斩草要除根……。”

    秋云、秋雷在后院听见杀声四起,正不明原由,忽见家人秋枫跑来,“两位公子快跑,东厂狗贼杀了老爷夫人,还要加害你们,说要斩草除根。”秋云、秋雷闻听父母双亡,放声大哭。这时孙虎等恶贼亦赶到后院,孙虎狞笑道:“两个小杂种,见你们爹娘去吧。”说罢抡刀就剁,“嗖 ”黑夜中一物飞来,正中刀柄,孙虎虎口震裂,长刀脱手。孙虎大骇,不知何方高人出手,正惊疑间,忽听屋顶一声长笑:“大师,我们下去吧。”众人不约而同抬起头来, 见一僧一书生,从空中冉冉落下,显是武功奇高。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