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妻野外露出调教记
  • 发布时间:2018-11-02 13: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人妻野外露出调教记

    「老婆,妳赌输了。」赵子良一边拿着报纸一边冲进去家门。

    「真的吗?」美芬问道。

    「诺,妳自己看啊,报纸写的。」美芬一把抢过报纸,斗大的标题写着「世界盃足球赛巴西惨遭淘汰」。

    美芬看了「啊。」的一声︰「怎幺会这样。」

    「老婆,愿赌要服输喔。」子良说到。

    一个月前,子良跟美芬打赌,子良赌巴西不会赢得冠军,美芬说会,赌注是谁输的话,谁就当赢的人一天的奴隶,赢的人当主人,可以要求输的人做任何事情。「好吧,就当你一天的奴隶」美芬嘴巴说着。

    子良阴阴的笑着︰「那就这星期天当我一天的奴隶吧。」

    「好吧。」美芬答应了。

                                  

    星期天到了,子良拿着一件风衣给美芬︰「老婆,脱光衣服,穿上它。」

    美芬嘟着嘴说︰「这样穿很变态,老公。」

    「你不是赌输了,要照我的要求当一天奴隶。」

    「好吧。」美芬进房去脱光了衣服,照老公的命令只穿了一件风衣。穿上了外套之后,从外观上看,只是一个端庄的少妇穿上及膝的风衣,任谁也想不到,在大衣之下是没有任何衣物吧。

    「看上去没什问题啊。那,我们出发吧。」

    子良上下打量了半晌,点点头︰「出出发。」惊獃了的美芬睁大双眼看着老公,满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是啊。去大溪啊,今天我要来个野外调教。听上去很有趣吧?说不定会让别人看到啊。」子良耸耸肩,不在乎的说道。

    「那那怎可以?」被老公的想法吓坏了的美芬,一脸震骇地獃望住子良,身体不住地颤抖。美芬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求求你,老公,别出去好吗?丢脸死了。」美芬用差不多要哭出来的神情对子良哀求道。

    「不行。」这样楚楚可怜的哀求,换来的,是子良斩钉截铁的拒绝。

    「我早就幻想有这幺一天了。」子良说道。

    「求求你,老公,不要出去, 我不要在公众地方。 」颤栗不已的声音,透露出美芬的恐慌。

    「那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决定了,今天,一定要来个野外调教。」漠视美芬的惊惶,反而渴望看到老婆更羞耻的表情的子良,用决绝的口吻说道。认命似的表情,美芬知道,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子良的个性一旦决定了,根本没办法拒绝。紧咬着下唇,脸色苍白的美芬,膝盖以下露出来的双脚穿上黑色的长筒马靴。和子良一起出门。

    出了门搭电梯下楼,子良说:「今天你都要称我主人,这是我们的赌注,不要忘记了。」

    美芬点点头「是的,主人。」

    上了车,子良命令道:「把大衣钮扣都解开,裙摆撩起来,用妳的屁股直接坐在椅子上。」

    美芬无法拒绝,只好羞耻的照办,但是她用手遮住自己的阴部︰「手拿开,不准遮,最好给外面的机车骑士跟其他车辆看到。」

                                  

    子良命令道︰「这太丢脸了,我不要。」美芬拒绝着。

    「不要,妳今天是我的奴隶,要听我的话,拒绝我的命令,等等连衣服都不给妳穿,让你脱光光在车上。」美芬只能乖乖照办。路上车来车往,停红绿灯的时候,美芬都觉得车外的机车骑士好像都探头看着她近乎全裸的身体,她觉得好羞。                                   

                                  

    来到大溪的某某花园,子良说︰「到了,先把大衣扣好下车吧,老婆。」

    「是的,主人。」,美芬走路的姿势显得很鬼祟,迟疑的动作,不时四面偷看,看上去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

                                  

    「不用害怕啊,老婆。这件大衣已经都遮盖起来了,别人看不到的啦。其他人怎会想到,老婆这样端庄自矜的小学老师,会不穿衣物,只披一件大衣就上街呢?这样叫做空穴来风。」子良在老婆的耳边低声说着,用言语去羞辱美芬,带给他难以言喻的快乐。

                                    

    「不、不要说了。 」美芬的脸红肜肜地,不敢作声,低下头跟着子良走。她双手紧紧拢着大衣的前襟,虽然大衣的钮扣已经扣得很好,但她仍然很害怕钮扣会松开,因为内里没有穿衣服,总觉得凉飒飒的。 强烈的不安感正侵袭着她的精神,只穿一件大衣,内里一丝不挂就出门,这种以前想也不敢想的行为,让她害怕得快疯狂了。

                                       

    在园内逛了一段时间︰「今日真是高兴,景色真宜人,美芬,我们就在这?拍一些有趣的记念照吧。」

                                 

    赵子良说着︰「把衣服釦子解开。」

    美芬惊道:「但……这?……是户外。」

    「妳不是说今天当我一天的奴隶,我说什幺你都照做吗?」赵子良回道。

    「是的…好的…主人的命令。」美芬说着一边解开了风衣钮扣,今天的美芬穿着一件黑色风衣,长度刚好露出膝盖,脚上穿着一双长筒马靴,底下没有穿长裤。逐一解开了风衣的钮扣,美芬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注意,美芬用双手往左右拉开了风衣。

                                  

    「动作快点,要把妳的身体全都露出来。」赵子良命令着。

                                  

    「……是的……主人。」美芬小声回应着,一边紧张望着四周。脸上虽然害羞,但美芬却真的服从了丈夫的说话。看了四周再没有其他人,竟就这样在光天白日之下,于许多游客在的广大花园中,把风衣拉的更开,使那对高耸入云的白晢巨乳,昂然勃起的粉红乳头和浓密绻曲的阴毛,全皆暴露在这个开放而广大的空间之中。

                                    

    「那是什幺呀,美芬妳的一对奶头居然硬起来了,这幺喜欢露出吗?真是淫贱无耻呢,难道你本身会期待露出吗?」

    被丈夫讥笑自己的下流,美芬的面颊上更为绯红︰「才…才没有呢这样羞死了。」

    这时赵子良突然发现︰「美芬,妳的下体怎幺溼溼的,难道让你做这幺变态的打扮你会湿。?还说没有…妳的身体是诚实的。」

    赵子良伸手到美芬的耻丘一摸,然后把沾溼黏液的手指放到美芬眼前︰「妳自己看吧,流这幺多水,湿成这样,原来妳喜欢露出啊,小变态老婆。」

                                    

    美芬身体变得异常的敏锐,连冷风吹拂身体也特别的感觉得到。精神上的不安反令她下身有点发热,相对于室外的温度,下身没穿上任何衣物,虽然大衣直盖到膝盖,但阴道口凉凉的,像是感到微风轻拂一般,但阴道深处的子宫却像是燃点了情欲之火一般,特别的火烫,那种感觉,带给美芬似是紧张又像销魂的、难以用言语表达的複杂感情。

                                    

    「你真变态,老婆,给我看着镜头。好好的介绍自己。」赵子良拿出了数位相机,对美芬带点粗暴地叱喝起来。美芬全身剧震,但从她柳眉轻蹙的表情看来,却不像是害怕。呼吸突然的加快,原已巨大的胸部,起起伏伏的,更为突显那骄人的豪峰。她腼腆地望着数位相机,嘴上尴尬地牵出笑容,在镜头的瞄準下,面红耳赤,眼泛春潮地颤抖着半裸的娇躯。

                                    

    「主人……请为你的变态妻子-柯美芬,这个下流淫贱的姿态,好好地拍下来。」柯美芬喃喃说着,赵子良满意地冷笑并按下快门,太阳之下那美丽却淫乱的美女就被拍摄进相机之内。                                   

                                  

    离开花园以后,子良开车经过一个便利商店,美芬仍维持来时的模样,釦子全部打开,屁股直接接触皮椅,子良命令道:「去对街7-11买香烟和六瓶茶理王回来,但只能选择一颗钮扣扣上,自己选吧。」

    美芬只得选择一颗钮扣扣上,刚好能遮住阴部不让它暴露,从前面看大衣前面开到快露出肚脐,下面整双白晰的大腿走路的时候,几乎全部能够看到︰「好了,老婆去吧。」子良催促着,美芬咬牙下了车,走过马路到对面,风吹起了她的大衣,从后面看露出了白皙的屁股,许多车辆及骑士都看着目不转睛,有些人甚至差点摔车,更有人吹起口哨。                                

                                  

    不久美芬提着六瓶茶理王回来,双手提着宝特瓶的重量压在蹬着高跟鞋的双脚,让她努力的保持身体的平衡,深怕不小心跌倒后,没穿内裤的下体会完全暴露众人眼前,短短的一条街好像一条无止境的路,精神的羞辱比肉体的凌虐更难忍受。                                

                                  

    上车之后,子良用手一摸美芬下体︰「老婆,妳又湿了,刚刚被很多人看到妳也会湿,可见妳有暴露狂的体质,以后我要好好开发你这种特质,哈哈哈。」美芬想到以后可能的遭遇,露出了期待的表情,淫水流到整个车子的前助手座椅都湿了。                                 

                                  

    在经过上次刺激的户外露出调教之后,美芬明白了自己变态露出狂的本性,在子良要求下,美芬开始在家都脱光衣服,变成两人天体世界。同时子良也开始要求一些变态的性爱方式,例如在乳房上下綑绑后做爱,美芬原本抗拒着,但在子良不断要求下也答应了。                                 

                                  

    这天刚好子良休假,小学老师的美芬刚好放寒假,子良提议出去走走,美芬想也知道子良又想进行变态的户外调教,但是由于美芬已经有一次的经验,也享受到露出的刺激快感,子良把大衣交给美芬︰「我在门口等你,快一点,别嚷我等太久,记住!不能穿别的衣服。」说完便走了。美芬的性趣被老公再度挑逗起来。

                                  

    下午六点… 子良在门口等约一刻,美芬走了出来︰ 「走吧。」子良拉起美芬的手。

                                  

    美芬嘤的一声,凑到子良耳边低声说:「老公这大衣好像有点嗯短可以换一件吗。」原来子良特一挑了一件短大衣。大概是美芬身材一六七公分稍微高挑点,因此这次的大衣只到刚刚好遮住三十四寸的屁股下方一点,只要一弯腰就会被发现没穿内裤,而硕大的乳房,撑起稍小的大衣,真是可观,仔细看,还可发现隐约的乳尖。

                                  

    「不可以,这件我认为最好的。」子良说到,没办法,美芬只好跟着出门。也穿了上次同样的高跟长筒马靴,

    「啊等一下走太快了。」美芬在子良耳边低声哀求着。子良还是不理会,继续直走。

                                  

    「啊喔不行啊。」。美芬低微的叫着,走出社区,一路上美芬不断享受特别的滋味,一边担心害怕别人的目光,美芬心里的变态性欲被撩了起来,似乎高潮的女人会有种特别的魅力,不少人望向这对不知是情人还是什幺的身分。

                                    

    上了火车,此时子良手指不停的抠弄着美芬的阴部,指尖一用力,美芬柔软温润的阴唇像两片海绵般紧紧的将指头包裹住︰「……嗯……」美芬强忍住痛苦与,只怕被邻座的其他乘客发现。但身体的反应却是如此的激烈,滚滚的淫水从体内涌出,不一会儿,淫水已经湿了大半的大腿。

                                  

    「把大腿打开。」子良命令着,美芬迟疑了一下,但她看到丈夫坚决的眼神,知道子良并非和她开玩笑。

                                  

    「我想让变态老婆体验一下什幺叫危险的快感。」

    「你只是想让我丢人吧?」美芬虽然说着仍打开了大腿。

                                    

    火车上是一个开放的空间,内里没穿衣服,打开大腿随时都有可能穿帮,如果在这个时候,大衣底下一丝不挂、暴露在众人面前,自己最私密的私处随时都有被陌生人窥视的危险。

                                  

    「坐到中间的位子,那里正对着上下车的人。」子良又命令了。

    「喔…真的想让我丢脸吗。」美芬的美貌一双修长雪白的小腿,车子靠站上下车时,经常引来其他男乘客的侧目,而许多男乘客的目光她似乎也注意到了︰「啊…被看到了。」,再想到此刻的大衣下是空蕩蕩的一片,更让她时而打开腿时而夹紧着双腿。

                                    

    子良看着美芬羞红的脸颊、以及颤抖的双腿,可以想见美芬心中的难为情,但相对的,这种被发现的快感,也是难以言谕的。下车时,子良甚至在美芬刚的座位上发觉一滩水渍,是汗水、尿水、还是淫水。已经不重要了。                     

    下了车,子良带美芬到了车站角落,子良伸手探了美芬下体︰「好湿喔,老婆你真的是暴露狂。」美芬不答话,难为情的红了脸。

                                  

    「老婆,待会还有让你更刺激的东西。」子良拿出了事先準备好的玩具,是一个最新出品的无线遥控震荡器,它与一般俗称「跳蛋」的震荡器没有两样,唯一的差别在于震荡器的遥控器是无线的,而且就掌握在子良手中。

                                    

    「老婆,妳将这个小东西塞进身体里。」子良命令着。

    「什幺……现在。」 美芬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週,幸好这一带并没有什幺人,子良用身上的外套替美芬稍微遮了一下,美芬儘管有些不愿意与不悦,但还是很快的将它塞进阴道内,然后整好裙摆。

    「现在,我们到人多的地方逛一逛。」子良拉着美芬往大街上人潮拥挤的地方走,当来到大街上时,子良启动了震荡器的马达开关,煞时间,震荡器彷彿发狂般动了起来,由于整颗震荡器塞在美芬阴道中,美芬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刺激下得当街失态。

                                    

    「这……这是怎幺回事……快……把它关掉……嗯嗯。」美芬小声哀求着。

                                  

    「老婆,感觉还不错吧?」子良像戏弄小孩般当街戏耍着老婆,儘管震荡器阵得美芬全身发麻,但偏偏又不能将它取出,美芬又气有恼,但也只能任由子良摆布,强忍着泪水呜噎。

                                    

    「自然点,妳看,旁边的人都觉得妳有些不对劲,可别被外人发现才好。」子良在美芬耳边说着,

    「老公你……只会想点子……整老婆。」美芬觉得眼前一片昏黑。激烈的性感使美芬的身体颤抖。

    「妳看看自己的腿,都被爱液弄湿了。」在震荡器的刺激下,美芬的淫水有如失禁般狂洩而出,再加上身处在人群之中,让她进退不得,困窘的情况,更胜于刚刚在车上。美芬终于忍耐不住,冲向路边的公共厕所,不一会儿,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交给了六郎一颗湿淋淋、黏答答的震荡器,表情似乎有些哀怨。

                                  

    「够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老公。」

    「才刚开始呢……接下来还更刺激呢。」子良说道,

    「呜……你是个畜生。」美芬抗议着。                                   

                                  

    子良不里美芬的抗议转身向前走。拦下计程车,自己先上车后,向美芬招手。美芬在旁边坐下后,子良问司机:「在这附近有钱柜吗?」

    「要到林森北路才有,车程十分钟左右。」司机还特意回头看美豔的美芬,此时美芬的大衣钮扣逐一被子良解开,没穿衣服美丽而诱人的雪白朣体暴露出来。

                                  

    「这个女人是我的老婆,也是小学老师。」 子良撩起美芬的长髮,让司机看清楚。                              

    「不要。」美芬猛烈摇头,想把自己的美貌隐藏起来。

    「真是美丽的老婆,真令人羡慕。」司机说完后立刻开车。

                                     

    子良此时拉开西装裤的拉链,受到压抑的肉棒猛然跳出来︰ 「老婆,请吸吮吧。」 子良用司机也能听到的声音说。囗吻虽然轻柔,但有不容反抗的意味。

    「这....这个。」美芬露出求饶的眼神说,

    「啊....把这个收起来吧。」美芬的右手被子良抓住,强迫握住勃起的肉棒。

    「好硬....啊.。」 坚硬的触感使香代的身体搔痒。刚才洩过的余韵仍在肉体深处蠕动。

    「老婆。吸吮吧。」                              

    「啊....在这种地方。」苍白的脸上稍恢复红润,从领口散发出甜美的汗味。美芬露出怨尤的眼神看子良后,右手握肉棒根部,美丽的脸低下去。司机不停的看后视镜。

                                  

    美芬嘴靠近龟头︰ 「唔...。」 用嘴唇包夹龟头,耸立的肉棒颤抖,美芬伸出舌尖,轻舔马口。

                                  

    「老婆。」子良把手指插入母亲的头髮里抓紧。子良的阴茎已经非常敏感,所以稍许刺激,就使坚硬的肉棒从根部开始溶化。

                                  

    「唔....唔..。」 美芬紧缩脸颊,用力吸吮肉棒。

    「啊....我的肉棒快被吸走了。」子良感到快要射精,急忙从美芬的嘴里退出。

    「啊....啊.。」肉棒噗吱一声离开嘴唇,美芬发出惋惜的哼声,用湿润的眼神问为什幺。在计程车上的口交使美芬感到无比的羞耻与兴奋。感到有视线而向前看时,在后视镜里和司机的眼光相遇。火热的肉洞突然紧缩,美芬立刻移开视线,但司机的火热眼神仍旧留在美芬的脑海里。美芬再度把子良的肉棒吞入嘴里。

                                  

    「啊....唔.。」美芬吐出恼人的肉棒,肉棒脉动,这种反应也刺激美芬的性感。

                                     

    「你老婆真淫蕩。」 司机忍不住吞口水 ,肉棒吞入到根部,阴毛刺激美芬脸颊和鼻尖。

                                  

    「唔...,快要射了。」子良的阴茎在老婆的嘴里更膨胀。美芬感受到这种射精的反应,身体更加火热搔痒。

    「喔???老婆。」子良大吼一声,射出精液。

    「唔..。」 美芬皱起眉头,咕噜咕噜的把精液完全吞下去。

                                     

    「客人,钱柜到了。」瞟到司机的声音,美芬这才抬起头。司机似乎痴呆的看嘴边沾满精液的美女妖豔表情。 美芬闭上眼睛,用舌尖舔嘴唇,扣好大衣。走下计程车,寒冷的风掠过火热的脸颊。美芬低下头,脸上露出紧张和羞耻的表情,和先前在计程车上如妓女般囗交的表情截然不同。子良觉得看到美芬的两个不同人格。                           

                                  

    进了钱柜,子良点了饮料,拿出一叠小费,跟服务生交代说没有按服务铃就不要进来了,此时子良拿出事先準备好的白色棉绳,叫美芬脱下大衣,在美芬身上,开始动手綑绑。

                                  

    被绑的美芬一脸苍白,乱叫着:「为什幺要绑我啊,老公。」不论她怎幺抵抗都没用,那冷冷的绳子好像蛇一样缠在她的身体上,美芬感到绝望。子良的手法相当老练,将将绳子绕到乳房上下绑了一圈。绳子绑得很紧,跟 A片里头一样,美芬喘息着。她美丽的乳房,在绳子的缠绕之下,显得更加突出迷人。两个大奶被绑的喘不过气,雪白肌肤上稍稍泛红,

                                  

    「好漂亮的乳房,好像要滴出新鲜的牛奶一样。」子良从背后抚摸老婆的乳房说道。那滑嫩又膨胀的乳房,在子良的揉搓下,好像要挤出乳汁来一样。

                        

    「老婆,你唱歌来听听吧。」,美芬只好被綑绑着唱歌,唱了两个小时,美芬高潮了好几次,爱液也湿了整个座位。子良按了服务铃要美芬祇能披上大衣,只能扣一个釦子等服务生来结帐,服务生近来「先生,一共是1250元。」

    此时,美芬的衣服根本遮不住乳房上下捆绑的绳子,加以坐姿,整个衣服往上,白皙的屁股几乎露出来,湿淋淋的阴户也暴露在服务生眼前,服务生看呆了︰「这是我老婆,她有暴露狂,很敢吧。」,美芬羞的把头埋在子良怀里,不敢看服务生,子良结了帐,在服务生羡慕的眼光中带着美芬离开。

                            

    回去的路上,通勤电车不知怎地挤得像沙丁鱼,两人好不容易挤到后门站着,美芬背靠着门,不停的喘息,刚刚的一番拥挤,把美芬的大衣挤掉一颗扣子,将近一半的的酥胸曝露出来,像是穿低胸礼服一样,而绑在胸部四周的绳子,隐约的跑了出来。

                                  

    这幺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我最爱了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真是有够令人遐想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