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狙杀展护卫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狙杀展护卫》之一

    庞太师府内,初更时分。

    庞太师和幕客庞新、儿子庞洪及一个黑衣人正在聚商要事似的。

    “要刺杀包黑子这匹夫,必须先去掉展昭!

    “对!剪掉了展昭,那张龙、赵虎等根本成不了气候!

    “哈,到时包黑子的狗命,就像杀一只蟑螂那样容易了!

    庞太师的眉毛一扬︰“展昭的武功这样好,谁可以收拾他?

    坐在一角的黑衣人沉声︰“有!我有人选…要杀展昭,只能智取,不能力敌…只不过…费用就要黄金一百两!

    庞太师的脸孔露出诡异的笑容︰“金子不是问题,但事情一定要成功!一定要快!这事…就交张兄办,希望十日内就去掉展昭,跟着,刺死包拯!

    黑衣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在下马上飞鸽传书,三天后,人选就到开封,跟着,就可以行动!

    “好!好!庞太师举杯︰“为刬除包黑子乾杯!

    二更时分,开封府衙旁,传出了兵刃声。

    展昭吹熄了 烛,提起长剑,推开窗就跃上瓦面。

    府衙五十丈外的矮林,一个少女正在与三个蒙面大汉在拚斗斗。

    在月光下,可以看出少女很健美,从她的服饰看,似乎是个西辽人,她手上吃了两刀,还在冒血。

    “大胆贼人,竟敢欺一弱女?展昭拔剑迎了上去。

    三个大汉呆了呆,其中一个发出啸声︰“退!他手一扬,三支飞镖飞出,两支是打向展昭,余下一支是射向少女!

    这种“分光镖法是暗器名家才可使出的!

    他用轻功,三五起落,就赶到离展昭不远。展昭剑鞘一挥,打落两支飞镖。

    “波!的一声,少女的胸口中了一镖,“哎呀!她惨叫一声就软倒。

    展昭想追三个蒙面汉的,但少女就呻吟︰“展护衙…我…我有机密…有人…要刺杀包大人…

    她面色惨白,拔出插在她胸脯上的镖!镖头发黑,明显是淬有毒的!

    展昭毫不避赚,他一抱就抱起她的纤腰︰“我找地方救你!

    他见到不远处有座破庙,就抱着她踢门进内。

    屋内是放草 的,地上有禾草,展昭用火石燃着柏枝,生了个火,然后望着少女,她已经半昏迷。

    “假如不将毒吸出来,她一定死…

    展昭迟疑了半晌,终于,一手撕开了她的衣襟!

    里面是一件贴身小衣,衣服内两个肉球在急速的跃动着,但左边的乳房,明显是有片瘀红的血迹!

    展昭面颊发热︰“展昭啊,展昭,你是救人!他手指虽然微微一抖,但指尖触到她暖滑的肌肤时,有异样的感觉。

    少女双目紧闭,呼吸急促。

    展昭将她的外衣揭开,跟着解她贴身小衣的衣钮,一颗…二颗…

    少女露出白白的咽喉,然后是一道乳沟…

    展昭“沙的一声,扯开了少女的亵衣!两只笋型、雪白的肉球蕩了出来!

    她的肉实在很白,连乳房上蓝色的筋脉都很清楚。而在少女的乳晕旁有个小伤口,伤口旁的白肉呈紫黑色。

    “毒已扩散,非吸出来不可!展昭又呆了呆。

    他想张口上前吸啜,但那伤口却在乳晕旁,除非他含着少女的奶头来啜,否则很难将毒血吸出来。展昭想将嘴唇打侧,但在咬着伤口时,他的鼻尖却又揩到少女的乳头。他的鼻尖擦到乳头时,他更不好受。展昭迟疑了半晌,他决定含着少女的乳头来啜出毒液。

    他手颤颤的捧起她的奶子,那种滑不溜手的感觉,令正常男人有一份冲动。

    展昭的歪念很快就消失,他托着她奶子的底部,一唇含着她整片乳晕,大口大口的啜…

    “吐!他吐出吸出来的一口黑血,跟着又吐一口。

    少女的奶头本来是微微凹陷的,但展昭啜了几下,他口腔的热力,令到那一粒小蓓蕾凸起变硬。少女白白的奶头,都是红红的牙印。

    展昭含着她的奶子,又吸吮了十来啖。乳晕旁的黑血,已经被尽吸出来,她伤口渗出来的,是鲜红的血丝。

    “哎哟…少女似乎慢慢恢复知觉,她喉中发出微弱的呻吟。

    展昭面一热,他急缩回嘴巴,但此刻他却感到一阵晕眩。

    “可能是毒血碰到口腔内的嫩肉…展昭心一惊,他盘膝运功,想将“毒迫出。

    少女睁大了眼,她虽然中镖伤,但仍难掩美色,她可能是胡、汉混血儿,所以特别白净,特别娇嫩!

    “噢…喔…她很快就发觉自己是裸着胸,她急忙用手抓着自己的奶子︰“你…

    展昭运气几周,那“毒在体内似乎排不去,他只感到丹田发热,下体斜斜昂起。他脑海中想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裸女!

    “不好…我中了奇淫之毒…他理智还未全失︰“姑娘,你快走…否则…在下恐怕有越礼之举!

    少女摇了摇头︰“不!塞外三骑这种毒镖,是淬有奇淫之毒…

    她眼睛水汪汪的︰“中镖后,淫毒入体,假如不交欢,就会七孔流血而死!

    “他们…知道…你一定会替我吸啜毒血…少女杏脸绯红,有说不出的娇俏︰“但毒血沾到你口腔,一样会令你中毒的!

    展昭头冒白烟︰“跟着会怎样?

    “很多中镖的人淫念起,兽性发,在忙于交欢时,塞外三骑就乘机折回,将目的物斩杀!少女一手掩着两只大奶︰“人最脆弱的时候,最丧失警觉力时,就是交合的一刻!

    展昭只觉丹田下越来越热︰“我们此刻怎样?

    少女面颊越来越红︰“除非你和我…好一次…才能将毒驱走…她越说越低声。

    展昭摇了摇头︰“我南侠展昭,就算死…也不会污辱姑娘!

    少女眼波如水︰“我叫小倩!

    她站了起来,慢慢去解自己的裤子…

    展昭闭上跟,又再运功一遍,他越想将体内的毒排出,但就越助“毒性的扩散。他脑海中又呈现小倩那花容,展昭满额是汗,他忍不住张开眼睛。

    小倩就站在他前面,她上身衣衫敞开,露出那双白奶子。她下体就无片褛,露出一双白雪雪的粉腿!不过,她上身的衣衫此较长,恰好遮住了妙处!

    展昭摇头︰“不能…不…

    但“毒令他的意志慢慢的崩溃。

    小倩突然一扑就搂着他,两个人就滚落地上。她那又滑又软的胴体、芬芳的体香,令一个正常的男人不能抗拒。

    “摸我!小倩捉起展昭的手,按在她的笋乳上,展昭的心头一蕩。

    他的掌心是“顶着她的奶头部份,他那“灼热的手板,烘得她的奶头慢慢的发硬、凸起。

    小倩的下体是贴着他的肚皮摆动,她湿热的牝户热力经过衣服传到展昭身上。他的身子微微的抖了起来,展昭裤裆内的肉棍昂了昂。

    “不,我不能…展昭暗叫,但他的手仍按在她的奶子上。

    小倩凸起的奶头,从他指缝间露了出来,那两粒腥红的小东西,硬得很。

    小倩突然扒开他胸膛的衣服,将头伏在他阔厚的胸上,张开小嘴就去咬他,除了咬之外,又用舌头去舐他的奶头。展昭的心口上添了很多淡红的齿印!

    “不要…小倩,你停…他想挣扎,但口腔内的“毒已经到喉咙。

    小倩贪婪地解开他的裤带,她伸手捏着一件又暖又粗、略带微硬的阳物,这东西和展昭一样的雄赳赳。

    小倩的身子往下移,她的嘴很熟练的就吮着展昭的“生命之源。

    那里很粗大,将她的小嘴撑得满满的,口涎从她的嘴角淌了出来。但她一点也不介意,用牙齿轻咬着龟头边缘的包皮部份,然后轻轻的啜。

    “啊…噢…展昭皱眉,他开始亢奋!

    小倩在吮吸的时候,那两只笋型的奶子轻拂着他的大腿内侧,还“烫向他的小皮囊。那两粒凸硬的奶头扫在他的阴囊上时,小倩亦呻吟起来。

    “哎呀…她喉中、鼻孔中都发出沉重的喘声…

    《狙杀展护卫》之二

    他那捲曲的阴毛,擦在她的乳头上时,麻麻痒痒的,的确不好受。还有,就是粗而略硬的阴毛擦在她的嫩肉上时,那阵“酸酸痛痛的感受,将她的情慾推到另一境界。

    小倩突然将上身的衫都脱了下来,她真是无遮无掩,只有小足上的一对白袜。

    展昭张眼一看,一对白色的肉球,左右的蕩来蕩去,他的肉棍子,昂然地挺起!

    小倩一坐,就坐到他的肚皮土。展昭的肉棍子被她的屁股压着,变成“不放状,给她的牝户擦来擦去。

    “摸我!小倩捉起他的手,要他捏着自己的两个肉球。

    展昭虽然很不愿,但亦捨不得放手。她的两个肉球很滑、很有弹性,他的指头一用力,肉球虽然凹下去,但很快又凸起。

    展昭的手摸着他的胸肌,她下边湿得很利害,滑潺潺的汁液从肉洞流出,弄湿了他的肉棍子。她突然稍稍蹲起,玉手握着他的命根子,就朝自已最湿最空虚的地方一塞!

    “呀!他和她都不约而同的叫起来。

    展昭感觉到的,是阳物挤进一处又紧又滑的地方,将他的宝贝夹得紧紧。而小倩则感到,他雄浑的“生命只插了一大半进去,已将她撑得满满。

    她慢慢的蹲坐下去,他六寸多长的东西,全纳入她身体内。

    “哎…噢…小倩伏了下来,将乳房紧贴他胸膛,而她的下体,就贴着他的小腹。

    “雪…雪…她一边娇呼,一边慢慢的起伏着身子。

    展昭的手,自然的接着她的背,她的背亦很滑。

    “噢…啊…小倩一边上下的摩擦,一边起伏着,她只感受到巨大的龟头顶着她的子官颈在擦。他的宝贝很长,女人都喜欢男人的东西长。

    她动了不知多少下,突然一阵抽搐,小倩打了几个冷颤,她体内滚出一些热流,烫向他的龟头。

    小倩伏了下来︰“你,你丢吧…我要…

    展昭把她一推︰“我的毒已放得七七八八,我不要再错下去!他扯回裤子。

    她羞涩的穿回衣服︰“我是自动献身的,算是报答你救命之恩!

    展昭亦有点尴尬︰“是我不好…唉…我倒想知,是要谁要行剌包大人!

    “是…小倩还未回答,有人就要穿窗而入,赫然是塞外三骑!

    “看剑!展昭拾起地上的佩剑,一招“长虹贯日就向前剌出!

    但三个蒙面黑衣汉,目标不是展昭,而是小倩!其中一人舞刀抵敌展昭的长剑,另外两人就进攻小倩。

    她“享乐之后,身手反而较慢,一个黑衣人拍中她的曲池穴,小倩闷哼了一声︰“展昭救我!

    两个黑衣人抱着小倩就走,另一个大汉就从怀中掏出一弹,向地上一掷…“轰!的一声,白色浓烟冒出,瀰漫了整间破屋。

    展超追出屋外时,三个黑衣汉已挟着小倩走远了。他像做梦一样,疑幻疑真!

    “不好!展昭怕有人用“调虎离山计去行刺包公,他急忙赶回开封府衙。

    包公仍在安寝,未有异样。

    展昭闻闻自己身上,仍留有小倩的香味︰“她到底是生是死?她究竟知道什么秘密呢?

    展昭睡不着,他再次来到破屋附近,此刻,只有虫声。他仔细再看一遍,自己和小倩缠绵的地方,留有她的一只靴,展昭拿在手上,脑海转过很多念头。

    这时,靴中突然跌出一块小布,似乎是从衣上撕下来的,上面用血写有三个字“梧桐山。

    展昭愕了愕︰“可能是小倩在被塞外被三骑带走时,咬破指头写下这血书,塞在小靴内给我?

    他合指一算︰“到梧桐山…来回起码三天…我…是否要离开开封?

    “我离开开封三天,万一有人来行刺包大人,那…

    他似乎听到小倩那句“展昭救我!

    翌晨,展昭面见包公,他将有人要行刺包公之事讲了一遍,但就略去自己和小倩一夕缠绵之事︰“问题就在梧桐山,假如小倩未死,卑职将她救出后,内情就可大白。

    “假如她不幸被杀,那么梧桐山内的刺客,卑职可以一一将他们歼灭!

    “卑职用最快的马,可以三天内来回,大人这三天要小心起居!展昭一心要解开疑团。

    包公和公孙策听完后,沉吟了半晌︰“展护卫,你一定要去?

    展昭点了点头。

    未到中午时份,开封府衙冲出了一匹快马,穿的是官服,远看是展昭!那骑快马很快就冲出皇城,直往梧桐山而去。

    光天化日之下,开封府外是不是隐伏杀机!

    在开封府衙里面,有个卖烧饼的“老翁,他见到展昭离开后,就烧饼篮内拿出一只信鸽,他用烘烧饼的黑灰,写了几个字︰“鱼已离巢,事已可行。

    信鸽飞上半天,迴旋了一个圈,就向梧桐山飞去。

    这个“老翁赫然是塞外三骑中的一个!

    卖烧饼的“老翁绕着开封府衙行了两圈,他担着烧饼,衙差都没有留意他。

    他垂着头,但眼光如电︰“包黑子清晨升堂时,最好狙击!

    “老翁看清楚了环境后,担着烧饼,来到三条街后,他闪身进入了一间屋中。

    “展昭已离开封,明早就可以刬除包黑子!他扯去“鬍子,露出本来面目。

    屋内尚有两个中年汉,他们自然是“塞外三骑。

    “哈…一天之内干掉了包黑及展昭,咱们三兄弟岂不是名扬天下?其中一个紫面大汉说。

    黄面皮的大汉插口︰“凡事谨慎点好,王朝、马汉等功夫亦不差!

    “大哥,勿长他人志气减自己威风,兄弟的暗器毒药,相信这几个莽汉不是我们敌手!

    塞外三骑围着,摊开纸张,仔细再研究开封府衙的布局。

    在另一方面,快马奔出开封后,走进一个树林,已经是黄昏时份,太阳斜照,路上行人全无。

    一个少女,持着伞,站在路中央,她似乎是等展昭来。少女穿着一袭篮裙,体态很美。

    马蹄声迫近了。

    她不是小倩,但,亦是一个绝世美人。

    马嘶叫着停下。

    “姑娘,你在这做什么?穿官服的青年大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