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乐教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江南,雾隐山中,鲜为人知的“圣慈庵”中,有三位绝色美人在礼佛,礼佛后她们便在静室中用斋菜。

    其中一位衣着华丽,容貌青秀的少女,对身边的中年美妇说:“秦亚姨,多谢你和小倩姐给我到此拜佛。”

    美妇说:“湘莲,本来令尊乃当今御史,身边高手众多,本不须咱们婆媳多事,是“圣慈庵”中严禁男子步入,为了以防万一,总要有人保护你才行。”

    另一素装少女亦道:“而且我和婆婆亦可顺便礼佛一番,若真有人想对湘莲妹不利或有不轨企图,哼!倒要他尝尝婆婆手中的长剑和我手中的一双分水刺。”

    御史千金姚湘莲望着玉女素心剑秦玉琴叹了一口气:“秦亚姨,你保养得真好,外表顶多像廿五、六岁,若我在你这年纪还能保养得这样就好了。”

    秦玉琴心中一乐:“湘莲,待会我传你一些养生法门,这也是养颜妙法之一。”

    姚湘莲神秘地一笑:“秦亚姨,小倩姐,你们可曾听说男人的阳精能养颜?”

    秦玉琴婆媳不禁一呆,耳根赤红,低声说:“湘莲不要乱说,这些东西岂能…岂能入口!”

    突然背后传来一把男人声:“谁说不能,男人阳精乃男之精华,对女人来说乃大补之物。”

    秦玉琴、胡小倩大惊,立时想转身抽出兵器,可惜她们突发现全身软绵绵,连手指也动不了,却听姚湘莲说:“参见右护法,左护法,无念护法。”

    这时,三个男人走了进来,刚才出声的那人道:“晚生乃天乐教护法古胜今…”

    又指着身边一名道士和一名和尚:“他们乃护法左道和无念大师。因敝教教主仰慕秦、胡两位美人婆媳,故由敝教女使姚湘莲请两位来。”

    秦、胡二人怒目望向姚湘莲,却见她笑吟吟:“秦阿姨,小倩姐,小妹乃想告诉你们天赐于人之乐,才带你们来天乐教见识人生真谛。”

    秦、胡二女光怒也没有用,唯有任由他们带至寺里的地下宫殿。

    走到一间秘室的门外,书生模样的古胜分出声:“教主,玉女素心剑秦玉琴,天山飞燕胡小倩带到。”

    门来传来一把笑声:“两位夫人幸会,幸会,有请!”

    二人被带入内殿,立即被眼前事物吓呆了。

    见一赤裸少女,披着薄纱,丰乳,丰臀甚致耻毛皆影入眼底。

    见她跪在地上,用口吮着一坐在宝座上的人的巨大阳具,那阳具足有成尺长,粗若甘蔗,那少女正陶醉在品尝那肉棒的滋味,竟不知有人来。

    胡小倩惊叫:“你不是百花谷的兰花姐姐吗?”

    这少女正是百花谷的兰花仙子。

    她惊见有熟人,想退后,却被教主按着头:“你不想要命了吗?”

    仍花仙子忙再低头吸吮,一会教主说:“好了,上来吧!”

    兰花仙子起身爬到教主身上,把教主的阳具对准了自己的玉洞口坐下。

    一阵销魂之声响起,教主不断用手摸玩捏弄着她的双乳,一面说:“兰花,上次叫你回百花谷传播本教教义,成绩如何?”

    兰花一面喘息,一面说:“稟教…主,小使者已把…师姐丁香,师妹茉莉和百合…教会了…和合之…法,后来…后来丁香师姐又教…教了桃花师姐,她们…她们都开始明白…白天乐之…之道,只差教主…给她们男女…极乐。”

    教主道:“好,她们也知女子之间也能交合。听说你们师父百花子年过三十,仍是处子,是不是?”

    兰花说:“是…我们有…有时仍见师父臂上…上的“守宫沙”。”

    教主说:“好,下个月,想办法带你师逢来,我亲自为她开窍。”

    兰花说:“遵命!”

    教主说:“好!待我好好赏你!”

    说着下身向上猛挺,兰花被教主干得欲仙欲死,死命抱着教主。

    身子随着上下升降,长发飘逸,玉乳轻摇。

    这样淫乱的光景把秦、胡二女看呆了,她们想偏个头或闭上眼,可惜却做不到,唯有眼睁睁看着这幅活春宫图。

    她们一个正处于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之年,另一个则初解风情们都给这情景弄得心猿意马,神不守舍。

    足足过了个多时辰,兰花仙子也洩了多次,教主奋力将整支肉棒贯入兰花仙子的肉洞内,一声低吟,将阳精尽数射入兰花仙子体内。

    兰花躺在教主怀里喘息,教主柔声说:“你也累了,下去休息吧!”兰花有气无力说:

    “谢教主!”然后退下,教主则走到秦、胡二女面前:“久仰两位夫人国色天香,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口中说着,眼中不住望着秦玉琴的胸脯和下体。

    秦玉琴感到他的目光好像有魔力一样,像给别人用手抚摸一般,乳房发涨,乳头突起,肉洞中已有淫水流出,她挣扎着说:“淫贼,你休想沾污我俩婆媳,我们最多自尽以保贞洁。”

    教主笑道:“我岂会用强,请两位先到客房休息,待会自有人向两位讲解教义。”

    客房中,秦玉琴和胡小倩脑中还盘漩着刚才的活春宫,全身发烫,心跳加速,乳房发涨,苦于无法动弹,想自我抚摸一番也不能。

    正在她们全身如虫行蚁咬时,门外传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秦亚姨,小倩姐,我们来打扰了。”

    见兰花仙子与姚湘莲穿着薄加蝉翼的轻纱,棒了两豌药入来。

    秦、胡二人竟被她们若隐若现的身段吸引。

    秦玉琴强自收拾心神,骂道:“姚湘莲,枉费我二人一心护你,你到底给我们吃了甚么迷药?”

    姚湘莲轻轻一笑:“秦亚姨勿怒,湘莲如今亲来侍候你服用解药。兰花姐姐,请你侍侯小倩姐。”

    兰花笑答:“好!”

    姚湘莲走到秦玉琴身边,在她耳边说:“来,我喂你饮。”

    说完,吮了一口药,在秦玉琴嘴中送了进去。

    秦玉琴这辈子第一次和女子接吻,竟呆呆的任由姚湘莲哺了药后,又灌口水,更把舌头任她吸吮。

    姚湘莲一面吮她的香舌,一面把手在她衣外轻抚,秦玉琴本已涨的将破的乳房,如触电一般。

    姚湘莲又轻咬她耳朵道:“你美极了,我爱死你了。”

    她一路吻落她的粉颈,一面解开秦玉琴的外衣,当秦玉琴惊觉时,她的手已伸入她衣内直接搓她的乳房。

    这正是她此时心想要的,她想不到女子搓乳房的技朮也会那么好。

    秦玉琴已管不了那么多,她在呻吟了,她的理智已失去,她感到体内的欲火正在燃烧着她每寸肌肤,姚湘莲的抚摸更如火上加油,她不自觉的已恢复了气力,但她却忘了反抗,她也死命的抱紧姚湘莲。

    姚湘莲捉着她的手去搓自己的乳房,她一触之下,只觉着心轻柔,爱不释手,她竟不自禁的吻向姚湘莲的樱唇。

    两个女人终于互相吮着对方的口水,舐着对方的舌头,只是秦玉琴还是感到有些缺陷,她感到下体很空虚,她须要充实,不其然又想起教主那枝巨棒。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