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风传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春风传之一

    这天,晌午未过,雷峰塔下来了一位游客,此人文生打扮,身材适中,生得面如扑粉,唇红齿白,剑眉斜飞入鬓,双眸黑如点漆,鼻直口方,英俊至极、尤以他腮上有两个小梨窝,彻笑时好看非常,真可说是男生女相,妩媚中蕴着一股令人陶醉的气质,女娃子遇上他这种人,是很少能把住心神,而不为之神魂颠倒的。

    然而,这少年面对西湖的山光水色,似乎颇不开心,只见他微锁双眉,呆望着湖面的游船出神。

    他是谁?为何如此呢?

    如果从其衣饰上判断,他应是一名有钱的少年公子,亲属纵不是为官为吏,也该是家财万贯的巨富,“有钱使得鬼推磨”,他还有什么不如意呢?

    其实,这种猜测完全错了!

    他姓柳名春风,家属均已遭劫,只剩下他独然一身,形单只影,此刻是为了探寻仇蹤,才在这西湖之畔徘徊。

    眼前的如昼美景,引起他一段难忘的回忆,以致呆立出神,他正在悼念看他那惨死的父亲。

    那是五年前事了!当他还是十五岁的时候,在一个月星稀的晚上,他家中来了一批蒙面客,个个劲装背剑,如狼似虎,静没声息地入进屋内,首先便将他父母制住,接着便搜寻家人女仆,全都被拉出厅堂上。

    最先,还以为此些强盗的目的,祗是劫财而已,所以他的父母便自动开口向对方谈判,愿意献出所有的财物,只求对方不要伤害家人。因为他父亲是该村的首富。

    不料,有位身材高大的蒙面客,却闻言冷笑道:

    “姓柳的,我周天生来此找你,为的是出一口气,你以为一些金银财物,便能使老子走开吗?哼!别做梦了!你等着看戏吧!”

    柳春风的父母闻言之下,不禁大惊失色,同时“唉呀”一声道:“你是周天生?”

    “假不了,你瞧吧!”

    周天生取下面套,现出一张白净而颇为英俊的脸孔,嘴含奸笑,缓缓向柳春风的母亲秋兰走去。

    初春风的父母及三名女仆,都被绳子反缚着双手,他父亲年已五十有余,母亲却 三十岁而己,女仆中的张妈己近四十岁,春梅兴秋菊则在一、二十左右,模样儿推不十分美丽,但那发育完美的胴体,却是相当迷人的。

    周天生一面前进,一面说道:

    “秋兰,你这骚货!十年前,总嫌老子太穷,不愿嫁我这穷光蛋,你万没想到我周天生有一付天生好本钱,能使女人快乐登仙,十年后的今天,有的是美女在爱我,若不是要在你身上出口怨气,真不愿大老远跑来找你这烂货!”

    他走进柳春风的母亲面前,“嘿嘿”两声又道:

    “我知道”柳老头是快进棺材的人,一定无法使你称心满意,现在,我要将你剥个精光,使你知道什么叫快活?哼!也许你 到滋味之后,便会放弃家的财产,乖乖地跟我走啦!”

    话一说完,立即伸手抓住秋兰的衣领,猛力向下一址,“沙”的一响,便将秋兰的衣物撕成两半,吓得秋兰尖叫了声,急向后退,同时,一旁的柳员外也大为急怒,身形一歪,猛力向周天生撞去、他好像已不顾一切后果,存心要兴对方拼命。

    可是,他已年迈力弱,双手又被缚着,有何法子与周天生作孤注一掷呢?

    只是他一头撞在周天生身上,立即用口咬住周天住的左臂,猛力一扯,痛得周天生怒吼一声,右掌疾起,“拍”的一响,结结实实地拍在柳员外脑门上,随见柳员外身形滚出数尺外,血流如注地死在地上。

    秋兰及三名女仆面无血色、噤若寒蝉,也吓得藏于厅侧夹墙内的柳春风浑身发抖。

    他已经衡量目前的利害,知道自己身处危境,只要被周天生发现,定将难逃一命,所以他极力忍耐,不让自己哭泣出声,虽是泪落如雨,心中却在暗自地叫道:

    “我要报仇!我要杀尽这些狗强盗!”

    周天生杀死了周员外,又是“嘿嘿”两声,才向他身后的手下道:

    “兄弟,你们快去找几床棉被出来,铺在地上,让我们开个小型的无遮大会!”

    四名大汉应声而去,留下的两人中,有个笑问道:

    “侍者,我们如何分配?”

    周天生哈哈大笑道:

    “你门分成三组,两人整一个,抽签决定先后,不许争吵!”

    “你自己呢?”

    “我要这骚货便行啦!”

    说着,周天生又动手撕破秋兰的衣服,只转瞬涧,秋兰已经裸裸上身,破衣均被撕落地上。

    因此,她大呼救命,引得三位女仆也齐声呼喊,以致周天生冷笑道:

    “骚东西,老子要你们乖乖地,不可乱叫!”

    随见他疾快身形,连点四女的“肩井穴”,使四女呆如木偶,任由他们处置。

    周天生这种骛人的身手,使暗藏着的柳春风大吃一骛,暗道:

    “槽糕!这强盗会武朮,我怎么能报仇呢?”

    这一阵间,他巳发现强盗们在厅上铺好棉被,正在分组替四女解开缚着的双手,接着便褪除四女的衣裤。

    周天生又向他的同伴吩附道:

    “你们注意,应该玩至娘儿们有了兴趣,才能解开她们的穴道,否则,碍手碍脚,会扰乱我们的兴趣!”

    四女因被制住哑穴,既不能动,亦不能叫,所以很快便被剥得一丝不挂好像四尊玉琢美人,乖乖地站看。

    这一来,藏着的柳春风又大感骛奇!

    他虽然年己十五,正值发育的初期,但因日读诗书,从末见过女人的胴体,对于男女间性交作乐的事,更是一一不通,因此,他看见四女的裸体,一时竟忘了父死之痛,惊奇地忖道:

    “哇哈!你们的皮肉真是白得可爱了!胸前那两团肉真好!还有,那深深的肚脐眼才有趣!唉呀!她们那两腿中间,怎么会生看一把黑毛呢?”

    他向张妈妈身上一望,又忖道:

    “张妈的肉团已下垂像茄子呢,肚皮上也黑花花的!不如春梅和秋菊二人生得细白圆挺,但论真比较起来,还是母亲的身体最好看!”

    正如此自忖间,周天生等巳自行脱光衣服,现出一身健康的肌肉,各人腹下都挂看一根大阳物,尤其是周天生的,更显得粗而可怕,虽然还是软软地垂着,却巳足有四五寸长,寸径之粗。

    秋兰等人虽不能转动和说话,眼睛却仍能视物,心中亦明白一切,所以四女都盯着周天生等人的阳物,眼波流露看害怕的神色。

    周天生走近秋兰身傍,则见他弯下身形,用嘴含住秋兰的右奶头,轻轻地吮吸,右手下移,慢慢抚摸秋兰的肚皮。

    他好像非常喜爱秋兰昀一对大乳房,和那平滑如凝脂的腹部,不断地吮吸和抚摸,玩得津津有味。

    柳春风正看得异样之际,突闻秋兰呻吟一声,身体彻倾,似乎非常难过,身上极不舒服,随见周天生右手托住她的身体,轻放在铺好的棉被上,将她的手脚分开,摆成个大字形态。

    周天生站在她身侧,俯视着她笑道:

    “还好,你嫁给老头子十年了,始终未生过孩子,否则,肚皮花谢,东西也松大,玩起来便不够劲儿了!”

    接着,他也躺在秋兰左侧,又用嘴去吮她的右奶头,右手却再向下移,去抚摸那两个大腿之间,特别隆起而又生着黑毛的地方。

    这时,柳春风却因周天生的说话,大感怀疑地忖道:

    “奇怪!那姓周说我妈没生过孩子,那么我是谁生的呢?”

    同时,他又发现一件奇事,使他无暇多想便注视看秋兰的两腿部。

    原来,母亲秋兰因及腿向左右张开,阴户已暴露无遗,只见那一丛茸毛下,有条狭长的裂隙,并有肉洞,色泛微红,门分内外,从内流出一种水波,汨汨她沿着臀部的小沟而下,润湿了垫着的被褥。

    那三角地带的形态,正知前人所说的:

    曲径通幽处,双峰夹小溪,洞中泉滴滴,岸上草萋萋,

    有水鱼难耀,无林鸟欲栖,稀奇不稀奇,千古令人迷。

    柳春风不知那地方叫什么?但觉得女人真是怪物,为何身上会多出两个肉团,下面却少了一根圆棍,那肉洞有何作用?为何会不停地流水?

    接着,他发现周天生的右手摸着母亲秋兰的肉洞边沿,将那洞口向两边拨动,终用食姆二指,拈看肉洞上方的小肉球在揉动。

    仅一阵间,却见秋兰摆头呻吟,肚皮上下抖动,肉洞中的水流出更多,周天生立即挺身坐起,跪在她两腿之间,扶着那根又粗又长的阳物,向秋兰的肉洞沖击。

    此时,周天生的阳物己挺硬如枪,足有六寸多长,杯口粗大!尤其是那稍微扁了的龟头,更是粗大红赤,极为怕人。

    但是,周天生用龟头抵住秋兰的肉洞口, 见他向前一挺身腰,即将龟头送入肉洞内,再一俯身伏在秋兰身上!便将整条阳物塞入洞中,只剩下两个蛋丸留在洞外,掩住了柳春风的视栈!

    柳春风方自一楞,即见周天生伸手在秋兰肩上一拍,随即抓住她的乳揉动起来,臀部也上下起伏,动得非常起劲。

    秋兰忽地“唉哟”一声,手足齐动,随之猛然周天生抱住,一双雪白的粉腿向上一翘,自动的攀在周天生的腰上,臀部迎含看天生的动作,不停地扭动,呼吸急促,好像在周天生猛烈起伏下,觉得舒服至极。

    这时,另一边的张妈和春梅秋菊二人,也在三名强盗的阳物玩弄之中,显得全力合作,扭动着腰部和臀部,口中淫语连声,如痴如醉。

    柳春风恍有所悟暗自忖道:

    “原来男人的阳物放入女人的肉洞中,会使女人如此痛快,将来我长大之后,必须找机会试试。”

    他想至此际,突见周天生停止动作,伏在秋兰身上问道:

    “秋兰,我此柳老头如何?”

    秋兰“嗯”了一声,又自动扭动臂部,似乎意犹末足,希望周天生继续玩下去。

    但周天生却抬起上身,冷哼道:“你现在知道了吗?到底说也不说!”

    秋兰道:“天生,我的宝贝!你比他强多了?我爱你,我一切都依你!”

    周天生“嘿嘿”一笑道:

    “你跟我走吗?”

    “愿意!假如你肯要我!”

    “好!看在过去的情份上,我带你去杭州,可是,你舍得柳家的财产吗?”

    “舍得! 要你爱我,什么都可以丢掉!”

    柳春风听得怒火高涨,暗骂女人都不是好东西,只给男人用肉棍子插弄一番,便忘了羞耻和一切,若不是他自知人小力弱,斗不过那哇强盗,真会一沖而出,将这批狗男女杀个精光。

    可是,他怒恨无补于事,可怕的事已接踵而来。

    周天生已恢复用手指挖弄秋兰的阴户,一面又问道:

    “听说柳老头有个儿子,不是你生的吗?”

    秋兰似乎又痛快得上气不按下气,摆着脑袋道:“不……不是……是……。”

    “是谁生的?”

    “是他的前妻!”

    “人呢?”

    “可能在……你饶了那……那小鬼……他才十五岁而已!”

    “哼!不行,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老子先得宰掉那小鬼,才有心再跟你这骚货继续玩下去!”

    话音落,周天生竟拨开秋兰的手脚,站起身形,赤条条地进内搜查。

    这一来,柳春风不禁大起恐惧,连忙向后园逃走,穿过后园门,欲往屋后的山上暂时躲避一夜再说。

    然而,他刚逃出后门,周天生已追寻而至,他只得拔腿飞跑,拼命向山林中奔驰,趁着迷蒙的月光,急急如丧家之犬。

    周天主虽然身有武功,身手较柳春风快捷许多,可惜他地形不熟,倒不如柳春风人小身灵,详悉山上的高低,以致双手像捉迷藏似的,在山上团团乱转,气得周天住怒恨不已,却又莫可奈何。

    但是柳春风经过这一番腾折,气力已暂成强弩之末,所以在周天生不断继续地追逼中,终于被逼退到后山顶上的一座断崖上。

    这断崖高有数百丈,下而是一条乱石林立的小溪,不论人畜跌落其中,可说是 骨难存,绝无生理。

    柳春风被逼到这崖上边缘,在周天生猛力一掌之下,终于尖叫一声,身形如断钱风筝一样跌出崖外,直至第二天中午,他恢复知觉时,才知道自己竟未死去,竟被崖缝中生出的 托住。

    这 箩盘结在一株古松上,枝叶形成一个丈余宽广的摇篮,上离崖顶约百丈,下临地面也约百余丈,柳春风虽幸而不死,却无法离开此地。

    因此。他不禁悲从中来,放声大哭,直至他哭得嘶力竭, 渴齐至,才自动的停下来,征征地出神。

    不久,他发现古松兴 根杂生处,向上攀援数尺,即可到达一个石洞,舆其饿死在树上,不如冒险进洞去探搜一番,也许在洞中能找点野菌之类充 ,暂时维持住这条小命,再慢慢设法脱困。

    于是,他沿着古松慢慢爬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达石洞口,向洞内稍作张望,即满怀高兴地探身而入。

    原来,这是一条高宽足供人行的洞径,他发现里面不远处,竟有座石门,门内光亮如昼,似乎有人居住。

    约行两三丈,他便到那座石门前,但踏门内一瞧,不禁“唉呀”一声,骛骇地返出门外,呆立好一会,才又壮着胆子进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