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蛇传说之失贞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当日许仙与白素贞成亲。是日拜过天地,宾客散去之后,许仙携着白素贞的芊芊素手步入内院,喜滋滋正要跨入洞房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唤他的名字。

    他回头看时,便有些怏怏不乐。他只得让白素贞回房等候。自己心里虽然有些扫兴,但仍含着笑,迎上前去恭敬施礼道:“姐夫,席上可吃的好?

    李公甫显然吃的不差。他原本黝黑的脸膛上给酒劲一沖,变得一团紫黑。他身材又高大结实。今天他穿了一套簇新的青色缎袍,因为天热,他半敞着胸,挽着衣袖,露出一片长满黑毛的刚健胸膛。此刻他的模样,与站在他面前的瘦弱书生许仙形相形之下,活像城隍庙里的刀笔判官与不知所措的新鬼。

    听到许仙的问候,李公甫只是摆了摆手。他扭头略向四周看了看,四下并无旁人。只有暮春的太阳斜斜地挂在屋角。已经近黄昏了。院子里的橘树刚刚成荫,一些蜜蜂在树叶间乱撞,发出令人昏昏欲睡的嗡嗡声。李公甫靠近一些,对许仙低声说道:“汉文,你还是个处男吧?

    许仙脸上一阵潮热。他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还是。

    “你看你看,我就说嘛。平时让你去杏红楼跟我喝个花酒,你都扭扭捏捏的。这下好,如花似玉的一个大美人搁你面前,看你如何应付的了。

    许仙听他说得这么难听,心下不由得有些恼怒。可是又不敢顶撞。只好没好气地说道:“姐夫你是喝多了。还是去休息片刻吧。

    李公甫也不理会,继续向许仙说道:“汉文哪,你听我说。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这里边可有大学问啊。就说西街那个耍猴的阿宾吧。你看他长那副嘴脸,精巴乾瘦的,我一只胳膊就比他脖子粗。可人家偏偏有个漂亮老婆!为啥?他以前天天艸他养那只母猴练出来的!猴子都行,何况人乎……

    许仙越听越不耐烦,可是又不敢贸然走开。只好像木头一样半癡半聋地站在当地听他絮叨。李公甫又讲了一番道理。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个约有寸余高的白色瓷瓶,递到许仙面前。

    “这是什么物事?

    许仙疑惑地问道。

    李公甫又进一步,嘴里的酒气喷在许仙脸上。他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说:“嘿嘿,这可是好东西。只要一丸,保你三个时辰都金枪不倒。我也只用过一次呢。那感觉,唉……这可是我从一个道士那里花了五十两银子买回来的。

    一提银子,许仙有些灼热的目光又黯淡下来。不料李林甫把那药瓶一把塞到许仙怀里,嘴里嚷嚷道:“你以为我是想赚你钱是么。拿去,拿去,送给你!你这小子,枉我平日里白疼你了——把你姐夫看成了什么人!

    他一边兀自嚷嚷着,一边晃晃蕩蕩向外院走去。许仙愣在那里,心里犹在琢磨:“这家伙平日里对我百般刻薄。为何忽然变得如此慷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最后他得出结论:李林甫确实是喝得太多了。这么一想,他顿时觉得放心了。于是便理了理衣服,大步向洞房走去。这时太阳已经落下。苍茫的暮色淹没了这家幽静的小院。一轮皎皎明月自天际缓缓浮起。

    许仙步入洞房,点上一支红烛。虽说是洞房,但桌椅陈设均十分朴素。盖因为他寄人篱下之故也。只有墙上张贴的一张大红喜字和新置的一套红色锦帐为这个清寒的小屋带了一丝新婚气息。除此之外,洞房里还弥漫着一种奇异的香气,那香气清雅而魅惑,犹如百合,麝香和沈香混合之后同烧。嗅之令人心动神摇,情不自禁。许仙缓缓走近床边,只觉的香气愈来愈浓。绣着鸳鸯的薄纱锦帐低垂着,掩映着尚在沈睡中的白素贞那仙子般美豔无伦的绝色容颜。看来她白天也喝了不少酒。从没近过女色的许仙,此时独面对着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而且这个美人居然是自己新婚的妻子。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一场美梦之中。饶是他是一个一向以礼自持的谦谦君子,此刻狂野的心跳也抑制不住。他开始除下自己的鞋袜衣服。在脱下新郎官的外罩长袍时,他忽然想到了怀里的那个瓷瓶。于是急忙从衣兜里翻出来。他轻轻旋开瓶塞,摊开手心,从瓷瓶里滚出三粒黄豆大小的红色药丸来。他扭头看了看依然香梦沈酣的美貌妻子,又低头嗅了嗅掌心的药丸,一时竟有些犹豫起来。红烛在香气氤氲中静静燃烧着,墙上的喜字像一个夸张的面具。鸳鸯帐里,绝色仙子白素贞均匀甜净的呼吸清晰可闻。三颗红色药丸像小小的心,在许仙掌中轻轻晃动。终于,许仙一仰头,将三颗药丸悉数吞了下去。

    这时立在窗外,从点破的窗纸中偷窥许久的李公甫不禁送了一口气。他又等了片刻。便大大咧咧地= 地推开门迈进了神圣的洞房。

    李公甫在许仙身旁坐下。他拍了拍了许仙的肩膀。许仙竟如木偶一般,双臂交迭,脑袋趴在臂弯里,早已失去意识。李公甫一张布满横肉的脸上浮过一抹轻蔑的嘲笑。他指着许仙的后脑勺骂道:“真是不长进。让你吃一丸,你他妈的一下全吃光。想爽个够是吗?他朝床头瞄了一眼。继续骂道:“嘿,你是没机会了,待会儿让你姐夫我替你爽吧!他妈的,也不想想,我李公甫便宜那么好占的么?告诉你吧,你吃的是秘制迷药。真正的仙丹老子也有,不过不能给你,嘿嘿。

    随后,他三步两步蹿到床边,一把扯开鸳鸯帐。沈睡在遥远梦境里的冰清玉洁的峨眉仙子白素贞并不知道,恶魔已经来到眼前。李公甫一遍一件件脱去自己的衣服,一边对毫无知觉的白素贞口出淫语:“白素贞,我的大美人,真不知道你怎么会看上许仙这个窝囊废。嘿嘿,还是让咱老子来伺候你吧。听那小子说你武功高强?看是你强还是老子强!

    转瞬之间李公甫已经是精光赤条。昏黄的烛光在他身上跳动着,他遍身的肌肉因原始兽性的刺激而块块凸起,他后背有一道尺余长的刀疤,此刻看上去似是要再读爆裂开一般。他胯下的阳具如同一棵倒长的小树。让人不仅为床上娇柔纤弱的绝色佳人暗暗担心。

    双眼喷火的李公甫俯下身,毫不客气地吻向白素贞那白皙胜雪,温润如玉的腮边。在梦的旷野里游蕩的仙子,忽然觉得一阵劲风向她袭来。挟着刚烈的,嚣张的,狂暴的男性气息。她从未感受过的气息。她轻盈的玉体禁不住微颤了一下。李公甫见身下佳人睫毛一阵轻轻抖动,如同风掠过的芦苇一样。以为她要醒过来。谁知她只是樱唇间发出一声幽幽的呢喃:“官人,是你吗?

    李公甫更不答话,只是更加贪婪地用舌尖扫蕩着白素贞那傲世无双的纯美素颜。白素贞只觉得更加强烈的男性气息在自己的脸上翻涌着。这令她冰肌雪肤的俏脸顿时变得炽热如同朝霞。然而她不敢睁开眼。在李公甫眼里,白素贞长长的睫毛忽然不安地颤动起来,雪白的脸颊绯红一片,如初春绽放的樱花般诱人採撷,与平日里的优雅端庄截然相反。

    这少女般的娇羞刺激的李公甫浑身燥热,他断定这位清纯娇美的仙子还是个完璧无瑕的处女。他忍不住伸出双臂,隔着薄如蝉翼的雪白裹体轻纱搂住了她的腰,一寸寸收紧。与此同时。他的嘴唇也一寸寸顺着腻如鹅脂的玉腮滑下,两片喷着酒气的嘴唇粗暴地压在她娇百合般的粉色唇瓣上。

    白素贞未经沾染的樱唇娇嫩柔软,芬芳四溢,他强横地撬开她的唇瓣,将舌尖深深地探入她的口腔深处。处女的羞涩使白素贞紧咬贝齿,试图抗拒陌生舌尖的潜入。然而她的防线在李林甫技巧的进攻下不堪一击。他灵活而残酷的舌尖在她口腔里一阵舔舐追逐之后,终于逮到她的丁香舌瓣。他恶意地缠绕,挑逗,品尝着绝世美女白素贞的甘美舌尖。他的唾液也不断地渗进来,与她口中的琼浆混合为一体。唇齿缠绕间,仍在昏沈思睡的白素贞娇媚地“嗯了一声。第一次与男人肌肤相亲的感觉让她又惊又怕,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她被揽住的纤弱腰肢已经有些酥软发麻。

    李公甫得意地一笑。舌头更加放肆地在她花苞般娇嫩清新的口腔里游走。如同狡猾的蛇般迂回,辗转,吮吸着白素贞口腔的每一个角落。隔着一层若有似无的白色轻纱,李公甫岩石一样的胸膛与白素贞那冰清玉洁,饱满坚挺的胸脯紧紧贴在一起,随着两个人的热吻而越贴越紧,直欲嵌入彼此体内。他的铁臂紧紧箍着她那柔软得几乎一折就断的腰肢,热烈地索求着她口中的蜜汁。

    被“官人的热情挑逗得情思难禁的白素贞羞得一颗芳心乱跳不已。她只觉得自己平日里冰山般清凉的身子此刻却像着了火。“官人迸发出的粗暴强横的男性气息,他邪恶而贪婪的舌头,坚实宽厚的胸膛……扑面而来的一切,都令这个平素清纯如水,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仙子如同经历春梦一般意乱而情迷。不知不觉地,白素贞一双玉臂已经紧紧拢住李公甫的脖子。她被侵犯的舌尖也不再抗拒。一双樱唇微微张开,如同招蜂引蝶的蔷薇,顺从地任由他的舌尖在自己嘴里採撷花蕊。

    兽性大发的李公甫玩弄着白素贞小巧美豔的朱唇,胯下的早已挺立的阳具已经鼓胀到发麻。犹如找不到出口的老鼠一样焦躁地跳动着,虽然隔着一层衣服,白素贞的玉股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它的撞击。那一定是男人的……这个念头让白素贞布满红晕的如花娇靥更加豔丽。她娇怯地缩了缩身子,试图避开他那滚烫火热的冲撞。然而察觉到异动的李公甫手上略一加力,将她的纤腰更加牢固地箍住令她上身完全动弹不得,一边欺身而上,爬上香气四溢的婚床,将白素贞的一双晶莹玉腿完全压在身下。

    洞房的红烛依旧静静地燃烧着。窗外的银色月盘已升过树梢,月光洒在窗纱上,泛出青色的微光。屋子里朦胧的光线如同梦幻。在这万籁俱静,恬美安适的夜色里,谁也不会想到这间偏僻的洞房里正上演着一出香豔无比的春宫戏。昏黄的灯光下,只见一个身姿绰约,容颜绝美的白衣仙子被一个凶神般狰狞的赤裸精壮男人半强迫地整个压制住。美女如瀑如云的长发铺在身下,臻首轻轻摇动,玲珑的瑶鼻一张一吸,娇喘微微。她正沈浸在与男人的火热的唇舌交缠中,一点绛唇被死死含住,只得依靠鼻息。顺着她优雅的玉颈而下,白色裹体轻纱之内,仙子挺翘饱满的玉峰轮廓若隐若现,而玉峰尖端的两颗娇柔蓓蕾已经骄傲地绽开,隔着如同薄如蝉翼的轻纱,散发出诱惑的粉色光泽。仙子的娇柔玉峰此刻显然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因为被男人的凸起的黑色胸肌如同精铁般紧紧地抵住她的双峰,没有一丝缝隙,如同一对连体婴儿一般。每一次两个人身体的摆动,也令他们的胸脯暧昧地摩擦,白素贞温润弹性的玉女峰也随之微微改变着形状。少女的纤腰收束之处,被一双长满长毛的黝黑巨手死死钳住,好似套在沉重枷锁里一样。令人十分心疼。少女覆在轻纱内的一双玉腿形状修长而圆润。在裙裾的下摆,露出一截如玉雕般莹白而温润的小腿,其下便是精巧的脚踝和一双婴儿般粉嫩的玲珑玉足。只可惜此刻在佳人窈窕纤秀的胴体之上,是李公甫如同巨人般粗笨而蛮横的身躯。他沉重的双腿像岩石般压住白素贞的下半身,垂下的巨大阳具不怀好意地在白素贞曼妙的双腿之上滑动着。这两个人一上一下,一个兇暴狰狞,一个温婉娇弱,一个魁梧健硕,一个苗条纤细,一个黝黑如碳,一个白皙胜雪。这极不协调而又紧紧契合的两个身体,构成一个奇异的情欲太极图。

    圣洁高雅的仙子白素贞平日里被精纯元贞守护的原始欲望正被一点点释放出来。此刻的她在他李公甫技巧的唇舌挑逗之下,全身如同被烘烤着一样难受,她高贵的胸膛如同水波般上下起伏,呼吸也变得急促,情不自禁发出真真娇喘。她呢喃着发出梦呓般的求饶:“官人,停一下,我觉得好热……

    李公甫听他仍把自己当作许仙。心里升腾起一股酸意。他可不想便宜了那小子,于是便开口道:“小美人,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到底是谁。

    刚被聊起欲火的白素贞忽然听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心里不由得一凛,睁开了一双美目。李公甫看时,只见白素贞清亮的水眸里一片水气弥漫,仿佛清晨薄雾乍升的湖面,嫋嫋地飘散着似有若无的雾气,将她娇媚羞怯的绝美容貌眸渲染得更加情致诱人、娇慵性感。这举世无双的豔色,是他生平仅见。白素贞认出是平日里一向兇暴而好色的李公甫,不禁花容变色。她低声地发出一声惊呼,拼命甩掉李公甫的肥腻嘴唇,用力推开他的肩膀,挣扎着想要摆脱他的控制。

    白素贞娇羞抗拒带来的摩擦和她脸上的坚贞表情却惹得李公甫得他全身灼如火烫,道道热流在他体内四处冲撞,强烈的兽欲汹涌袭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嘿嘿,你反抗吧,越反抗,我就越想干你!李公甫一边狂野地低吼着,一边再次以全身的力量紧紧压上她。

    白素贞难以抗拒男人瞬间爆发的被男人冲力。曼妙纤细的柔软身躯又一次被压倒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合拢双唇,娇美的唇瓣便再次被男人狂野激情的舌尖席卷,她只来得发出“嗯的一声,便再也无力挣扎。她之感到李林甫旷野的热吻如狂风般肆意蹂躏着她玉润的额角、精緻的鼻樑、柔蜜似的嘴唇。一边掠夺着白素贞樱唇之内的琼浆玉液,李公甫一只大手也从白素贞的腰间移开,顺着白色纱衣的下摆,缓缓爬上了她的无暇玉体。跳跃的烛光映照着白素贞惊恐的美丽面颊,一身洁白单薄的衣裙将她诱人的身体曲线暴露无遗。她一头如云的乌黑长发随摇摆的臻首而甩动,有几缕发丝滑落在她莹然如雪的香腮上,使她看上去无比凄婉而诱惑。令男人忍不住想要狠狠淩辱。李公甫的手用力一扬,长裙的束带像蝴蝶一样随手飞去。接着白素贞赖以掩身的纱衣也被一把扯下,仙子白云般柔美,高贵,神秘的胴体终于暴露在他邪淫的目光之中。

    “求你……别看……失去保护的白素贞害羞地双手抱胸,护住自己雪白饱满的双峰。李公甫毫不理会,一把拉开她的右手,毫不客气地压上去。他湿热的舌尖一路向下,顺着她冰莹的手腕内侧一路吻上去。小臂、肘弯、纤细的肩膀,娇俏的锁骨……一直到达修长的颈项,他的吻如同毒蛇与其说是亲吻,还不如说是齧咬更合适些。所到之处,都留下一团噁心的唾涎和深深齿印。受到淩辱的白素贞泪水夺眶而出,身体却被压住无法挣扎,只得一遍遍地哀告着。

    “啊……不要……快停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