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花木兰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新花木兰(一)

    花木兰代父从军之后,因家传武艺高强,且待人和善又负责,不久之后已得到上头的信赖和同僚的喜爱。再加上天生的好面孔和纯真的气质,每个人都很照顾她,一点也不介意她的一些怪癖,像不喜欢和大伙一起洗澡啦,从不打赤膊,且也不喜欢和他人动手动脚等等。

    日子便这样的过去,直到行军的第二十天,发生了一件大事。其实那也是花木兰不好,是她太大意了,完全忘了父亲的嘱咐。

    这天大军行至一个大温泉旁,所有的军官皆高兴的不得了,纷纷跳入温泉洗个痛快。花木兰羡慕的要死,但又无可奈何。明明想洗的要命,偏偏人家来问她时还得说自己厌恶洗澡。花木兰生性爱洁,而且已经二十天没好好洗澡了,到了深夜终于忍不住,看看周围所有人都睡了,便偷偷起身到温泉边去看看。

    一看果然不出她所料,一个人也没有,且离军营也有一段距离,不怕有人忽然出现。她高兴的跳了下温泉,又是玩水又是游泳的,玩的好不高兴。她刚开始还穿着衣物,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脱了个精光。

    洗了好一会儿,花木兰终于满足了,正打算起身穿衣时,忽然一只大手伸了出来,圈住她毫无遮掩的胸部,硬将她拉回水中。

    “你是谁?那男子有低沉的嗓音,此刻又因勃发的慾望而越加沙哑,不过还是黄花之身的花木兰自然不了解,只知道自己给人知道了自己的秘密,那是犯下了欺君之罪,是要诛连九族的。

    “我是住在附近的村姑,常来这儿洗澡。你是这军中的人吧,快快放开我,不然可是犯上了强抢民女之罪!花木兰努力挣扎,可那只手却一点也没有鬆手的意思。

    “┅┅你不是村姑,这方原十里外没有村庄,你也不像一般的村姑。你到底是谁,快快招出。那男子一只手臂紧紧的困住她,另一只开始在水中抚摸着她的身体。

    “我是村姑!我是村姑!你快快放开我!花木兰虽不解人事,但也知道那男子不怀好意,死命的挣扎,怎耐那男子武功高强,什麽挣扎全不管用,只是使自己的身子更贴近他的而已。

    那男子忽然的吻住了她,高超的技巧吻的花木兰头晕脑胀,一只手在水中轻抚她的乳尖,另一只手悄悄的探入她的私处。

    花木兰如触电般一震,啊一声的叫了出来。但随既感到羞耻,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不要这样┅┅

    那男子邪邪一笑,舔上了花木兰秀气的耳朵。花木兰的耳朵极为敏感,又加上身上有两只手在兴风作浪,一时不能自己,身子软了下去。

    那男子潜入水中吻住花木兰的乳尖,修长的手指开始在花木兰的处女地中抽插。花木兰脑中一片混乱,享受着重未有过的极乐,任着那男子为所欲为的爱抚自己的身体。

    那男子见花木兰已经臣服,便抱着她上岸,继续膜拜她的身子。他吻遍了花木兰的身子,手指一直没离开那宝地的抽插着。花木兰无力的躺在地上,不停的喘气,意识模糊。

    那男子见花木兰已经準备好接纳他,便轻轻的分开她的腿。他把自己坚挺的慾望放在花木兰的两腿之间轻轻的磨着,有时已放进去了一点,但却又立刻抽出来。他又吻上了花木兰完美的乳峰,用牙齿轻轻的啃咬着,使她趐麻难受。一只手指伸进了花木兰的口中,而花木兰本能的吸允。而另一只手则继续在蜜色的肌肤上游移。

    “啊┅┅放过我吧┅┅求求你,不要┅不要┅啊┅嗯┅┅花木兰早已没力气抵抗,但毕竟还是少女,贞节重过一切,只能出声相求。

    那男子闻言,冷哼一声,忽然又把手指伸进花木兰深处,但只一会儿,便伸出,并且反身离开花木兰。那男子由一个大石头旁找出衣服,并开始穿衣。

    “我雷流风从不勉强不愿意的女子,起来吧。雷流风把花木兰的衣服丢给她。花木兰闻言鬆了一口气,虽然心中也有些不舍,但终究还是自己清白之躯重要,心下一松,便要起来穿衣。但才坐起却立刻倒了下去,全身开始发烫,私处中另有一种趐麻的感觉,那种感觉开始漫延全身,似乎有千百只蚂蚁在自己身上轻轻的啃咬,比方才那男子对待自己的手段还厉害千万倍。

    “啊┅┅嗯┅嗯┅┅要┅┅你对我作┅了什麽┅┅花木兰在草地上打滚,希望清凉的地上可以使自己发烫的身体凉快一些。

    雷流风已然穿好衣物,站在一旁笑看着自己的杰作。“我方才把百合媚葯放进你的里面,你会抛弃一切女子的矜持,而变成一个蕩妇。你会想想要男人至发狂的境界。若一直没有男子来和你相合,你将会维持这样直到渴望而死。我现在要走了,你一个人好好品尝这滋味吧。如果你能熬到明日早晨,那时便会有士兵们前来凈身,他们皆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他们见到了如此这般活色生香的景色后会怎麽对你┅呵呵┅想必你自己也清楚。

    “不要┅┅不要,求求你帮帮我┅求求你┅┅花木兰拉住雷流风的裤脚,泪流满面,苦苦的哀求。

    雷流风邪邪一笑,蹲下来看着花木兰,“帮你是可以,毕竟我最喜欢帮助美人了,可是我已经不想要了,如果你要我帮你便自己来用。

    “什麽?花木兰不了解,但发现他的皮肤能待给自己清凉感,便本能的往他身上靠去,磨磨蹭蹭的,一脸舒适,像只向主人撒娇的猫儿。

    “这样就对了,我就在这里随你处置,你若想我满足你,你便要挑起我的欲望。雷流风轻抚花木兰的脸颊,花木兰则侧脸贴住他的大手。

    “我不会┅花木兰倒在雷流风怀里,轻轻的扭动着,并舒服的叹了口气。

    “你会的,那百合媚葯会教你怎麽作的。雷流风轻抚着花木兰的长发,低声邪邪的轻笑。“首先,先吻我,像我方才吻你一般。

    花木兰听话的吻上他的唇,学着他把小舌探入他的口中。两人的舌在彼此的口中交缠,逗弄,那雷流风是箇中高手,慢慢的引导花木兰。

    他们不断的吸允,逗弄,直到终于喘不过气来了才肯分开。雷流风慢慢的离开花木兰香甜的唇,舌尖由花木兰口中牵出一条细丝,说不尽的风流淫邪。

    花木兰开始在雷流风身上轻轻吻着,舔着,啃咬着,几乎吻遍了他的上身,而他只是静静的躺着由她自己发掘着纯男性的身体。花木兰虽已注意到雷流风的坚挺已蠢蠢欲动,但毕竟还是个处子,怎麽也不敢去碰那巨大发烫的东西。花木兰一丝不挂,双腿跨坐在雷流风坚硬的大腿,她本能的移动腰部,私处轻轻磨蹭着大腿。水由里面不停的流出,已沾湿了雷流风的大腿。

    “嗯┅┅嗯┅┅求求你┅啊┅我好难过,天!喔┅┅花木兰无法由自己的举动满足,心中体内皆空虚不已,只能不停的喘气娇吟着。

    雷流风见已是时候了,便将手指再度探入花木兰已然湿润了的私处。

    “喔┅天┅┅花木兰忽然达到高潮,如雷电般一震后,全身抖个不停,最后终于倒在雷流风怀里,晕死过去。

    雷流风见此又是邪邪一笑,手指开始在里面轻轻抽插,另一只手再度攀上乳尖轻轻揉捏、爱抚。

    花木兰好一会后才因全身的兴奋而呻吟着醒过来,见了雷流风正在对自己所做的亲密举动后只是脸微微一红,并将小脸埋在雷流风颈间。

    雷流风淫邪的笑着,大手握住花木兰的小手一路来到自己坚挺的慾望。花木兰吓了一跳,但随既握住它,两只小手轻轻的爱抚着。她轻柔着轻抚着它,像是触摸什麽稀世珍宝似的。花木兰同时也好奇它的构造,一边研究着,一边轻轻的玩弄,有时还用指甲轻轻的戳着。

    花木兰正玩的不亦乐乎时,忽然听见一声低吼,随既整个人便被雷流风转身一翻,压到了下面。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着,再无一丝空隙。

    雷流风胸膛起伏不停着低喘着,好像是再忍受一种极大的痛苦,口中不停的低语什麽自製,理智,乱了什麽的。花木兰一时不忍,便伸手环绕着他的胸膛,想给他安慰。

    谁知道她才碰到他,他便像疯了一般粗暴的分开她的大腿放置在自己肩上,坚挺的慾望用力一顶,襄进了她的深处。

    花木兰痛极了,手指甲陷入他的手臂,不停的摇着身体,想甩掉疯狂的侵入者,但此举只使的那巨物更深入。雷流风把自己放入花木兰的深处后舒服的叹了一口气,享受着她又紧又湿又黏的通道。等她比较习惯他后,他再慢慢的抽出,到快出口时又慢慢地进入,存心想逗疯她。

    “不样这样┅┅求你┅给我┅┅喔┅┅喔┅┅花木兰此时已不那麽痛了,只是深处似乎有一种空虚正无情的折磨着她,令她痛苦渴望至极。

    “给你什麽?你要什麽,告诉我,我就给你。他又淫邪的笑了起来,依然是在深处轻轻的 动着。

    “我不知道,不知道┅她痛苦的叫着,泪流满面。

    “算了。他难得怜惜的舔着她颊上的泪水,开始满足花木兰和自己。

    他的坚挺开始在花木兰的深处急抽狂送,每一出一进便好像更深入一般,花木兰本能的扭着腰迎合着雷流风,他的低喘和她的娇吟混合再空气中,型成一种淫靡抚媚的气氛。

    花木兰的深处似乎有一点随着雷流风的抽插不停的伸高,眼看就要到达顶点却老是缺那麽一点。直到雷流风忽然低喝一声,一股热流由他的慾望送入她深处时,她忽然一阵晕旋,全身不停的抽搐抖颤,整个人像是飞了起来似的,说不尽的舒服满足。

    雷流风和花木兰双双抵达高潮后,双手交握的躺在草地上不停的喘气。两人无语,只是回味着方才的一切。一会儿后,还在花木兰深处的慾望忽然又坚硬起来,花木兰所重的百合媚葯的药性也还没解,于是两人又是一阵翻云覆雨。他们便是这样的度过一整夜,直到快黎明时他们才昏睡过去。

    新花木兰(二)

    隔天花木兰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身上所盖的锦被和身旁的羽毛枕都说明她身在大户人家的房间里。

    花木兰想坐起来,却全身酸痛不已,尤其是大腿间,更是不停的提醒她昨夜的疯狂。虽说中了媚葯的是自己,但那人却比自己还淫慾,不停的索求,直到自己累的昏睡过去。

    她勉强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脸一红,便用锦被围着自己在房间四处看着。好漂亮的地方!花木兰想道。她出身军人之家,家中多以简扑为美德,决少装饰品。而这间房间奢华之至,每一样物品摆饰皆是最精緻最高级的。尤其是那穿衣镜,更是令她惊讶。镜子是极奢侈的物品,巨富人家有梳妆小镜便已稀有,何况是有一人高的穿衣镜!更是重未听闻,别说见过了。

    花木兰好奇的打量镜中的自己,她其实重未见过自己真正的模样,水中的倒影又模糊不清,这次真是大开眼界。她好奇的看着镜中熟悉又陌生的人儿,及肩的黑发,大大的杏眼,柳眉,红肿的小嘴┅┅提醒她昨晚她曾被尝的多彻底。

    她慢慢的拉开锦被,看着自己妙 的身材,蜜色的肌肤上红红紫紫的满是吻痕。她想起昨晚,不经意的伸手去触碰乳房上的吻痕。

    一只大手像昨夜一般忽然的伸了出来圈住她的腰,另一只罩住她的乳房,取代她爱抚她的胸部。花木兰大吃一惊,使劲的推开他,但他还是一动不动。

    “放开我!花木兰拚命挣扎,并儘可能的遮掩自己曝露的身体。

    “遮什麽?雷流风觉得很有趣,邪邪一笑,“昨晚不看遍了,摸遍了。还有什好遮呢?便是你最私密的地方┅┅

    “住口!昨晚是个错误┅花木兰恨恨的道∶“我决不会再让那种事发生在我身上。

    “是吗?昨晚我看你很喜欢嘛,我要走你还一直求我留下,还紧抓着我不放呢。雷流风笑容渐退。

    “那是你给我用了媚葯,若非如此,我又怎麽会┅┅花木兰愤恨不已。

    “是吗?为求事实,咱们在实验一次吧。雷流风手指轻轻摩擦花木兰的粉红色的乳尖,大腿夹住花木兰的身体,轻轻的蠕动。雷流风伸出灵活的舌头,轻舔花木兰的肩膀,手同时探入花木兰的私处,轻抚花木兰女性的核心。

    “啊┅┅花木兰受不住刺激,轻喊了出来,但随既红了脸,咬紧牙关,再不出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