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女的堕落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内容:
    【成人文学】美女的堕落

    「……….啊……..啊……很痛……..不要……噢..…..轻点…..…明哥….好厉害啊………..噢………..不行,我不行了…….噢…….好痛…….」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一丝不挂的躺在房中的桌子上,被另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压在身下。那少女紧紧抱着那个叫阿明的男子,雪白的长腿也大力的夹着男子粗壮的腰身,那玲珑浮凸的身躺随着男子抽插而剧烈地扭动着、摇摆着。一对雪白的乳房,正被男人双手大力的搓弄、挤压着。在这昏暗的房间中,充斥着那少女的淫叫声,那男子似乎毫无怜香惜玉的爱心,一下下狠狠的抽插着少女幼?的下体,少女的小穴似乎更因过份残暴的抽插而变得红肿。更令少女从开始时销魂的呻吟声慢慢变成沙哑的惨叫声。

    在他们旁边,另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子,似乎十分享受着这间酒吧包房中发生的一切,正一边品嚐着名贵的红酒,一边控制魔法球录下现场的情况。而在这酒吧的另一边,我和尼尔在控制室内,也透过魔晶屏观察着包房中的一切。尼尔可是这间名为粉红帝国的酒吧的少爷,所以当他一看见我们的同班同学陈明、吕强,居然来这里要了间独立吧房后,立即就启动了这房间的魔法监视系统。来后,我们惊讶的发现了我们另一名同班同学,雪莉居然也紧随进入包房中,接着,他们两人,便开始轮姦着雪莉。

    「想不到他们暗地里有这样的关係呢!看陈明吕强干得那幺狠,这种关係应该是刚刚开始,这幺巧便给我们碰着。也想不到那平时斯斯文文的雪莉居然这幺淫贱,自己都有男朋友了,还出来跟别的男人干。不过看她平时普普通通的样子,原来身材到是不弱,干起上来这幺浪,要是我也能够上去插几下就好了。」我一面说着,两眼依然牢牢的盯着魔晶屏上淫秽的画面。

    「天元,你说要是给汤姆知道了他那女友自动送上门给人家干,不知道会有什幺反应。」尼尔笑说道。天元就是我的名字,全名张天元。而汤姆则是雪莉的男朋友,听说他们中学二年级就开始恋爱了。要是今天没亲眼看到雪莉和另外两个同学做爱,还真的以为她是个纯情专一、天真无邪的少女。

    「没办法,谁叫我们这些人家里这幺穷,却要交这幺贵的学费,自然对你们这些有钱少爷盲目的追求。」我无耐的说着。我们都是奥尔德第一学院的四年级生,
    奥尔德第一学院学费是出名的贵,我家也是十分艰苦才支持得住学费,所以对雪莉的情况也有些同感,她家中听说比我家更穷,偏偏她的男朋友汤姆又是没有钱的,难怪会对那些有钱帅哥们十分嚮往,想勾引些公子哥儿,不过没想到她会如此主动的去勾引男人,还要一来就两个。

    另一边,陈明狠狠的抽插大约持续了十五分钟,随着他的一声低吼,把自己的精液射入了雪莉的子宫。雪莉这时也终于支持不住而晕了过去。陈明也似乎筋疲力尽了,他今天而是第三次射入雪莉的子宫。

    「想不到老哥你这方面很强嘛……..老弟我甘拜下风。今天也干够了,不如我们走吧,如果再不走,苏菲亚和安妮问起就不好解释。」坐在一旁的吕强说道,他今天也干了两次,似乎也没有兴趣继续接力。加上太晚回去的话,女朋友问起,也不好解释,他们两人的女朋友都不是好打发的那种。

    「难得可以出来一次,这幺就回去,好像有点可惜。」陈明依然依依不捨地抚摸着雪莉赤裸的身躯。经过两个男人疯狂的轮姦后,儘管雪莉一早已经不是处女,但这次还是累得昏睡过去,
    以前她男朋友汤姆每次性交都是十分温柔的那种,那里像这两个男人般只是一味疯狂的抽插,干得少女雪白的大腿依然合不回去,那饱受摧残的小穴还微微的张开,两个男人的精液,夹杂着淫水以及丝丝血丝从小穴中缓缓流出。

    「又不是没有下次,这臭婊子不是说随传随到吗。下次再干嘛,要是干得太厉害,会把她插坏的,到时可就浪费了。」吕强口中虽然这幺说着,但明显他也不想就此结束,依然回味地搓弄着少女充满弹性的乳房。

    其实雪莉的样子也并不是十分的漂亮,一张瓜子脸,加上一头到颈的直髮,虽不漂亮,但很顺眼。她的皮肤倒是很好,白里透红,洁白无暇的,不过身材却只能算是不差的33C,26,31,165cm高,还有个小肚腩。整体来说,只可以算个中等偏上的女孩,可是却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不是高贵的气质,而是一种特别诱惑的感觉,虽然她的行为不算放蕩,平时也斯斯文文的,只是好像有种很开放,很感性的感觉,还有一种纤弱的气质,令男人们一见到她就特别的吸引,很想把她按在身下疯狂的抽插。

    在吕强和陈明二人的抚摸下,雪莉口中慢慢发出了阵阵微弱的呻吟声,约两三分钟后也悠悠转醒了。当少女双眼张开后,第一眼便看到两个男人似乎意犹未尽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少女惊叫道
    :「啊!不要再来了,我会支持不住的!求求你,我「这个贱货,都给我们干成这样了,还要装害羞,我最恨这种女人了,看我怎样干死你。」雪莉这微弱的反抗,不只没有用,更激起了本来已经準备离开的吕强的兽性,他一把将雪莉按在身下,有力的双手紧紧的按着雪莉雪白的手臂,衣服也不脱,直接从裤裆中提出老二,对準了就插进去,直至没茎,然后在少女已经变得沙哑的求救声中,展开了猛烈的抽插,两手大力搓着雪莉的乳房。每一下吕强都是尽根没入,然后差不多整根拔出,再大大力的一插到底。这样的姦淫又持续了二十分锺,随着吕强大吼一声,身体一阵震颤,再一次把精液都射进去了。

    可是雪莉的小穴没有得到休息的机会,吕明拔了出来后,旁边一早已经回复体力的陈明便马上提枪上马,狠狠的干着。这样的接力赛又持续了一个小时,直至陈强再射出了今天第五次的精液而结束。那个只有十六岁的可怜少女在总数刚好十次的姦淫中多次被干得昏了过去,然后又干得醒了回来,接着又昏了过去。要不是他们两人的确已经江郎才尽,少女的恶梦可不会就此结束。

    其后,吕强和陈明在少女的阴道中,塞入了五万紫币后,并对着她的嘴中各撒了一泡尿,也就一起离开了。房间中,只剩下一个昏迷不醒,全身赤裸,沾满精液、尿液的少女,以及她粗重的喘气声。大约一个小时后,少女才醒了过来。她草草清洁一下自己的身体,并施展一两个小小的治疗魔法治疗一下重创的下体,再把阴道中的五万块拔了出来,然后只穿起了一条她来时穿的性感低胸连身的淡蓝色吊带短裙。可是内衣裤都给吕强和陈明取去了,现在穿起这条紧身的短裙,胸前的两个乳晕都明显的突了出来,令本来已经十分性感的雪莉变得更加惹人犯罪,她便是穿得如此性感的走出去酒吧的大厅。另外,从她步履栏栅的行走姿势中判断,似乎少女的下体经治疗后依然十分痛楚。明显,陈明和吕强二人当雪莉只是一个供他们洩慾的工具,只是不断的抽插,然后射精,做爱时毫无感情可言,在十多次的性交中,雪莉连一次高潮也没有,只有不断的惨叫、呻吟。可怜的雪莉在他们心中甚至比妓女还贱,这对少女的身体和心灵上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始终,她才十六岁。雪莉真的缺钱缺到这个地步吗?

    我和尼尔见没戏看后,也走出了酒吧的监控室,两人都对刚才的香艳淫糜的景象回味无穷。

    「尼尔,刚才的确是十分精彩啊,看她现在走路连大腿都合不上的样子,就知刚才是多幺的激烈。要是我们也能插上一脚,你说多好!对了,我们可以用刚才的录像来威胁雪莉,令她也听命于我们,行吗?」我在酒吧的大厅中,一边看着另一边正给一大群色狼围着吃尽豆腐的雪莉,一边和尼尔讨论着。可怜的雪莉在众多色狼中,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只好任人鱼肉。有些人只是摸摸她大腿,乳房之类的位置,可是有些比较大胆的,甚至把手伸进裙子里,直接搓弄雪莉的小穴和乳房。而面对这种情况,雪莉只能象徵式的推开一下把手伸进裙子内乱摸的男人,并努力向酒吧门口移动,只要身旁的男人不太过份,她也不作反抗。她也明白自己现在实在太虚弱了,必须尽快离开,回家好好休息。要是一不小心在酒吧中支持不住,再次晕了过去,那身旁几十个色狼,是不会跟她客气的,说不定明天再醒过来的时候,自己会给人家干成什幺样子。

    「这样做太卑鄙下流了,不太好吧!而且我也不想给人知道我的背景。」尼尔摇头道。

    「好吧!那幺这就算了!不过你也不要太过正气,始终,我们男人就像水一样。」远处的雪莉此时也终于逃离了众色狼的魔掌,走出了酒吧。不过从众狼们满足的目光中看来,雪莉的豆腐是不会少吃的了。

    「男人像水一样?何解?」尼尔天真的问道。

    我只好指着远处刚吃完豆腐的色狼们,答道:「向下流的。」

    第二章
    慾望的国度

    今天是暑假的第二天,[转载]
    [强迫类]
    美女的堕落[转载]
    [强迫类]
    美女的堕落伊莉讨论区伊莉讨论区由于昨晚差不多淩晨三时多才睡,所以今天起得特别迟銤銩铫铑,馝馻馺馽差不多睡到中午十二点左右才起床。我的室友尼尔,更加一直睡到下午两点多才肯下床。

    「你会不会有点过份慓愿悭悫,畽疑疐瘦两点多才起床,差不多睡足十二个小时了。你昨天很辛苦吗?」我不满的问道。

    「养精蓄锐嘛嫟嫡嫘嫝,褊袆褕裬天行,你不知道吗?今天我们酒吧有表现看呢!会搞得很晚膆臧台与,嘂嘒嗽呕所以现在先睡足点。」尼尔边吃着早餐,边说道。

    「表演?什幺表演?」我高兴的问道。尼尔的酒吧可不是什幺正当地方,那他所谓的表演,也不会是普通的唱歌跳舞。

    「今天晚上可精彩了,会有几场脱衣舞,还有真人秀看,还有压轴表演。」尼尔兴奋的说着。

    「什幺是真人秀?还有压轴表演?」

    「真人秀嘛......就是几个男人,在台上即场干着几个女人,当然会有很多不同花式。至于压轴表演嘛,将会是一场人兽大战,几只不同的动物,还有魔兽,在台上强姦一个少女。」尼尔自豪的说着。

    「什幺!人兽大战!」听到这里,我的口水已不自禁地留了出来,心思都一早飘到晚上的盛会了。

    「是啊!而且今晚参演的,全都是我们整个集团中的金牌小姐,个个都年轻貌美,身材一流。那个压轴表演的小姐,更只得十七岁,是我们整个集团重点栽培的小姐,身材相貌都是一绝。」尼尔也留着口水说道。

    一个少女将要在大庭广众的地方,被几只不同的动物,甚至是凶残的魔兽们轮姦,在众目睽睽之下向所有人展现出自己最淫蕩和最下贱的一面,想到里,老二不自觉的硬了起来。而且这少女还只有十七岁,十七岁就已经肯在人群中跟魔兽做爱的少女,还要是个美女,真不知会是什幺样子的少女,真的很想看一下。这令我更加期待晚上的盛会。

    到了晚上六点,我们就去到了尼尔那家酒吧,粉红帝国。我们到了的时候,酒吧内一早已经人山人海,座无虚席,差不多每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据尼尔说,全场差不多有二千多人,有男有女,全都是腰缠万贯的财主或手握重兵的军官。那些等待着表演开始的宾客们,有些人已经点了些酒菜开始吃着,有些没有耐性的男人们,更加已经找来几个小姐陪酒,一边饮酒,一边对小姐各们上下其手,甚至有的已经忍不住把小姐们按在沙发上就地正法。整个酒吧中女性的尖叫声和呻吟声更是此起彼落,令现场充满着淫糜的气氛。现场中,不论男女观众们的兽性也因为那些淫蕩的声音而慢慢被释放,观众们的行为也变得放蕩和淫秽。

    在人群中,我又发现了陈明,吕强和雪莉三人的影子,他们也来看今晚的表演了。雪莉好像又穿了上次的那条性感的吊带裙,内裤和胸围都已经被脱了出到,随便抛在地上,裙子被翻起到腰间,一边的吊带也滑到手臂上,露出了一边的乳房。雪白的长腿夹着陈明粗状的腰肢,双手环抱着陈明的头部,整个人坐在陈明的身上,下身的小穴慢慢的吞吐着陈明粗大的阴茎。陈明则坐在舒服的沙发上,一手环抱着雪莉的纤幼的腰肢,一手隔着衣服搓弄着雪莉的乳房,嘴也在吸咬着另一边裸露的乳头,似乎他也非常享受雪莉的服务。

    「嗯......嗯.....噢......好舒服....嗯.....来......不行了....好大啊.....干得雪莉好舒服......」雪莉不断的呻吟着,显然,这次陈明温柔得多了,雪莉的小穴也开始适应陈明的尺寸,开始享受着男人的抽插。不过,她似乎不察觉,她高昂而充满磁性的淫叫,己经吸引了不少男士的围观。就连我这幺远的距离,也能清楚听到她的呻吟。由于雪莉那十分感性的淫叫声,令不少男士更捨弃了自己本来的女伴,加入了围观的行列。

    就在雪莉陶醉在性爱中的时候,我和尼尔已经在一张贵宾级的座位中坐下,这座位不错,正对着表演台,加上特殊的魔法阵保护下,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况,相反,里面的人则可清楚的看见外面的景物。

    「怎样?场面不少吧?这可是我们集团一年一度的盛会,就是一张入场卷,都要五千紫币,要是再想要一个座位,一张桌子,更是要一万到几万紫币不等,像你现在坐着的贵宾位置,更是值十万紫币。要不是有我,你一辈子也别想坐一坐这张沙发。」尼尔自己自豪的着说,完全没有留意他身旁的我根本不在听他说话,还在留心着不远处雪莉被姦淫的情况。

    那边本来正舒服地享受着雪莉的服务的陈明,好像发现了围观的人不断增加着,也似乎有点压力,因此加大了抽送的速度和频率。一段时间后,更反客为主,把本来身上的雪莉按在身下,开始了他常用的一桿到底式的大力抽插。可怜的雪莉又被陈明狼狼的干着自己幼嫩的小穴,她昨日的伤还没好全呢。在陈明疯狂的发洩下,本来以为可以难得享受一下性爱的雪莉再次轮为陈明纯粹洩慾的对象,发出了粗重急速的惨叫声。

    「呀....好痛...受不了....噢.....噢.....不行.....不要.....痛死了....噢.....呜....呜呜....」雪莉不断的大声呻吟着,可是这更加刺激了陈明的兽性。他一手把本来还半吊在雪莉身上的短裙撕烂,,把少女雪白幼嫩的身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众人眼前,在观众一片叫好声,以及少女的惨叫声中,疯狂的催残着雪莉的身体。

    幸而,陈明在如此疯狂的抽插中,也支持不久,在十五分钟后,陈明也在少女的体内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正当吕强打算接力的时候,大会的主持人,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也在这时走了上台,这也代表了今晚的表演正式开始。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台上去了,雪莉也因此而得到宝贵的休息机会,躺在沙发上喘息着,今晚对这少女来说,似乎又不好过呀!

    在主持人说了几句开场白后,今晚的表现大会也正式开始了。首先登场的是一群穿着一套水手服的少女,约四、五十人,全部都长得清纯可爱,加上每人都扎了一马尾,更显得她们青春活泼,好像是一群天真无邪的少女。她们一上台,台下马上响起了如雷的掌声。

    「天行,不错吧!她们全部只有十多岁,最大的十九,最小的才十四岁,还都是处女呢!要是你看中了哪一个告诉我,我给你打个折。」尼尔又在我身边炫耀着。

    「那幺要她们陪一晚要多少钱?」儘管尼尔的态度十分讨厌,但我不得不屈服在众女的魅力下。

    「不知道,照规矩,她们的初夜是会在表演后公开拍卖的,底价是十万紫币,一般来说能叫到几十万一个人,最贵的一次甚至叫到一百万紫币一晚。」尼尔更加骄傲的说着。

    唉,有钱人就是不同,为了一个臭婊子肯花上一百万一晚,我老爸一辈子把找不到这幺多钱。五万紫币已经够我们一家六口好好过上一年了,要我是女人,我也肯干,陪人家睡一晚就几万几万的说。难怪现在现在不会魔法的女人都去干这行。

    「不过见你是我的朋友,你付五万紫币给我,台上的女人任你挑一个,这可已经是底价的一半。怎样?」尼尔扮作大方的说道。

    五万紫币,底价的一半,的确已经少了很多,但这可已经是我半年的学费,给了你,我怎幺对得起我爸妈。老爸老妈,以及大哥大姊一年四人加起来才赚那十五万紫币。我那学费一年去了十万,他们四个人,加上一个小我三年的小妹一年生活费才得那五万,日子可是扎紧肚皮过的,我再把他们那五万拿去嫖妓,那我还是人吗?

    「就你那些货色,我可看不上眼,我要的话,自己泡一个回来,都比你那些骚货强。」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我只好这样对尼尔说,他怎会明白穷人们的情况,我也只好把目光转回台上,吃不到就看个够吧。

    台上已经响起了节奏强劲的摇滚乐,五十个少女中,有十个已经站到台前,正随着音乐疯狂的舞动着自己诱人的身驱。她们头上的马尾,不知何时鬆开了,一把长髮飞散开来,随着音乐而飞舞。水手服上也鬆开了三颗钮子,即使离得远也可清楚的见到少女们胸前一道深深的乳沟,两团肉球随着少女的跃动而跌荡。从两团肉球的震荡幅度来看,少女们都没有戴胸罩。就在这十个少女充满野性野的舞姿,以及音乐的催化下,台下的男人们内心的野性都被激发出来,一双双像饿狼般贪婪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台上那十个野性的少女。但那些少女们依然继续全情投入自己狂野的舞步,火辣的身体做出了一个又一个诱惑性感的动作。

    我也忍不住要隔着裤子搓一搓一早已经硬胀的老二。随着时间的过去,少女们的衫钮也一颗一颗的脱下去。三分锺后,在全场男士的叫好声中,终于鬆开了最后一颗扣钮,薄薄的水手服勉强的罩着少女惹火的身段。后来,更把身下的百褶裙脱了,露出了里面的性感内裤。但少女们依然继续狂野的节奏,任由没有扣钮的衬衫在胸前飘蕩着。正当所有人都期待着少女们把最后的屏障脱下时,强劲的音乐突然停止了,灯光也回复光明。

    这时,那个胖胖的主持人在一片柴台声下又走了出来,在魔法加持下大声的对众人说道:「感谢第一组少女们精彩的表演,大家有没有看中那个少女呢?现在我们将要展开这十位少女的处女之夜的拍卖!她们每个底价是十万紫币,现在首先拍卖的是一号美少女,名叫卡莉,十七岁,三围是........」当主持人粗略的介绍一下少女的基本资料,那名叫卡莉的少女便站了出来,身上依然是刚才那个装束,鬆了的钮也没有扣回去。接着,在台下的男性贪婪的目光下,便开始了她的处女权的拍卖。在数轮叫价后,卡莉以十五万三千的价钱,给一个有钱的胖子买去了。那胖子到台下付款后,卡莉便走下台,投入胖子的怀中。那胖子马上脱去少女的水手服,毫无顾忌的抚摸搓揉着少女饱满的乳房。未经人事的少女马上发一阵阵轻微的呻吟声,在胖子的抚摸,以及旁人妒嫉的目光中,返回胖子的座位。

    接着,便是另九个少女的拍卖,最高价格的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虽然只有十六岁,但身材却非常的一流,特别是她36E的上围,更令台下的男人为之疯狂。

    当这十个少女的初夜拍卖完毕后,便是下一组少女的表演,然后,就拍卖这十个表演完毕的少女的处女权。表演大会便是这样一组一组的表演拍卖下去,只不过,每组少女的表演时,音乐的性质都不同,少女的舞姿、风格也随之改变,如第一组的,便是野性的风格,还有其他如性感诱惑、清纯害羞、可爱大方等的风格,凭着音乐、舞步、装束、以及少女们本来的气质,塑造了五组少女们各自的风格。若只从艺术的角度去看这场表现,可观性也是很高,当然,从色情角度上看,更是精彩绝伦,令人拍案叫绝。只是,拍案叫绝的,似乎只有台下的观众,从众少女站出来被拍卖时,眼神中偶尔闪过的一丝丝沧然、忧郁和无奈的眼神中,可知道今天发生的一切,在少女们的内心将会留下一个深深的印记。不知会那个今晚最年轻的十四岁少女,看到以全场最高的五十七万紫币买下自己的处女之夜的男人,居然是一个八十多岁、骨瘦如柴但又非常好色的老伯时,她有什幺想法呢?

    *************************************************************

    第三章
    被群兽轮姦的少女

    在一轮精彩的表演和激烈的拍卖过后,很多富豪们成功的抱得美人归,有些富豪在成功投得少女的处女权后,马上在众目睽睽下对少女上下其手,甚至有的一回到座位便忍不住马上在沙发上把少女给开苞了,但有的在投得后仍保持着礼貌和绅士风度,和少女拖一拖手,或者拥抱一下。后者虽然只是佔少数,但却吸引了大部份少女的目光,那几个幸运地被这些绅士们选中的少女们,更被他们的行为感动得差点哭了出来,其他的少女都对她们投以羡慕和妒嫉的目光。当然,有些少女的羡慕表情表露得太过明显,被自己的买主发现了,因而换来了十分粗暴的对待。就像那个十四岁的少女更在当场被那老伯开苞后,因那老伯见那少女始终留意着远处那风度翩翩而又斯文有礼的少男,一怒之下,慷慨的把刚破处的少女给他那群七、八十岁的猪朋狗友分享。可怜的少女刚给老汉残暴地破了瓜,现在又给六、七个老汉轮姦。

    那少女雪娇嫩的驱体被围在几个老伯中间,十几只手在少女雪白的皮肤上四处抚摸,刺激着少女的敏感的皮肤,可怜那少女像只母狗般跪在地上,一个男人在身后抽插着少女还在留血的下体,口中还要含着另一个男人的阳具,身体上被十多只手抚摸、刺激着。对此,少女只能强忍着身体下的痛楚,以及心灵上的屈辱和悔恨,尽力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以自己的身体取悦眼前的几个年纪大得足可以做她爷爷的老伯。在之前的拍卖上,本来有一个又帅又有绅士风度的男士也对她很有兴趣,和现在的那个老伯一直争持激烈,他最高更叫到五十五万,可惜那老头一咬牙叫了个五十七万的高价,击败了那绅士。因此,每当少女看到远处的另外一个少女幸福地躺在那绅士的怀中有说有笑时,她的眼泪也不自禁的留了出来。围在这少女身边的几个老头子,见她又在看别的男人,还为那男人留眼泪,都妒火中烧,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残暴的摧残着初经人事的少女。后来,本来在那少女口中抽插的老头,更一把张少女抱起,和少女身后的老头交换个眼神,然后两个老头各自瞄準少女下体的两个小穴,在少女毫无準备的情况下,同时狠狠的刺进了少女身下的两个小穴。接着,一声响天彻地的凄厉的尖叫声从少女口中传出,酒吧的每个角落也能清晰的声到。少女被夹在两个老头中间拚命反抗,可是两人依然一前一后紧紧的捉着少女的四肢,同时暴力的抽插着少女下身的两个洞,任由少女沙哑凄厉的呼喊着。

    就在那少女被两个老伯同时抽插着少女的下身时,另一边,雪莉却难得的获得了休息的机会。因为吕强和陈明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刚买回来的两个处女身上。雪莉可以悠闲的用回复魔法把被陈明撕烂了的裙子回复,顺便治疗一下自己饱受摧残的小穴,再偶然幸灾乐祸的看一下远处那凄厉的呼喊着的少女。可是,她却没有到,比这少女更加不幸、悲惨的事情,将不久降临在她的身上,令她彻底的堕落,彻底的成为一具只供男人发洩慾望的肉体。

    而在我原先所在的贵宾包厢,由于尼尔也投了一个处女回来,我只好识趣的走出包厢,在酒吧中四处游蕩,顺便偷看一下其他男女做爱的过程。这次晚会,的确是龙蛇混杂,从他们的言行举言止中判断,有的明显是个黑帮老大、有的是些有钱富商、有些是军人,还有些更应该是社会中的名流绅士,总之是一大堆来自社会不同地方的有钱色狼,说不定这二千多人中,我就是最穷的一个。他们虽然对待女性的态度各有不同,有的粗暴,有的温柔,但其实全都男人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享受着性爱的乐趣和女人的身体,沈醉在自己的性慾世界之中。儘管手法各有不同,但各男人们都只当怀中的妓女是自己的奴隶,是下贱的生物,只不过是大家对待奴隶的态度各有不同。

    就在拍卖结束后一个半小时,现场的各位观众也发洩得七七八八的时候,表演也重新开始了。同样的还是跳舞表现,只不过表演的却换成一班成熟、风骚的女人。她们都是这集团中的王牌小姐,一个个不论身材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加上她们那充满诱惑的动作和野性的眼神,吸引了男性们贪婪的目光。比起之前的表演中的少女,现时台上的那十来个女性明显的更懂得利用自己的身体和明白男人的思想,一个微小的动作,一个眼神,都能深深的诱惑着台下的男人。

    这十几在台上劲歌热舞的性感女郎,在跳了约两分钟的辣身舞后,十几个肌肉男从后台走出。十几个浑身肌肉的猛男只穿着一条内裤,在台上和那些性感女郎做着做种火辣的动作。然后在台下观众一片的叫好声中,撕开了众女郎身上的裙子,展开了一场真人版大杂交。而且众女郎还装出给人强姦的表情,配合无限销魂的呻吟声,加上自己凹凸有緻的身驱以各种姿势不断摇摆着,令观众情况再一次高涨。不论台上台下,都嚮起了女性的呻吟声。

    此后的半个小时,台上的众猛男们不断互相交换自己的女伴,以各种不同的姿势交合,众女郎的呻吟声此起彼落,整个现场充斥了一股狂野的淫糜,就连那些本来很有风度的先生们动作都变得粗暴。而我这个穷光蛋在如此的诱惑下,只能隔着裤子搓一下已经硬胀的老二。直至半个小时后,各猛男都相继在众女郎身体中发洩了后,这个节目才算结束,一众已经被干得双腿发软的女郎才可返回台下。我看时间也差不多,尼尔他应该也干完了,于是也返回那豪华包厢里。

    当我进入那包厢时,尼尔一早已经干完了,正温柔的抱着那少女在沙发上卿卿我我。比起外面某些少女,这个叫小丽的年轻妓女的确十分幸运,起码以她不算太好的身材和外貌,能得到少爷的垂青,以后的路也容易走一点。而这时,台上有一个和小丽的命运有很大对比的少女,她依然未下台,好像被众猛男干得昏了过去,就这样赤裸裸的躺在台上。她浑身香汗淋漓,胸口急促地起伏着,似乎刚才的运对她来说太过激烈了。这女郎看上去十分年轻,大概十六七岁左右,可是却有着与年龄不乎的魔鬼身材,加上她清秀美丽的脸孔,雪白的皮肤,本身已经有着很大的吸引力。这幺一个美少女居然赤裸裸的昏迷在台上,还表现出十分虚弱的样子,的确令观众们有很大的冲动。我和尼尔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胸口那随着急促的呼吸而高低起伏的一对大奶子,好像有36E呢...........看着看着,老二在不自觉中再一次硬了起来。

    「她就是我们集团重点栽培的新人,你看她的身材样貌,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只要她经得起这次考验,她将不用再做妓女。我们将把她送入演艺界,让她成为娱乐圈的明日之星。」尼尔留着口水说着。

    「什幺考验?还有,虽说她的确是个一流的少女,不过她始终是一个妓女,捧一个当过妓女的做明星,有可能吗?这幺美的女人,不让她当妓女,简直是浪费了上天对男人的恩赐啊!」我不禁怀疑的说道。

    「一个少女有没有当明星的潜质,就要看她能不能在台上放下自尊心,能不能抛弃自己的尊严。所以我们特别让那些少女在很多人面前给男人轮姦,虐待,看看她们可否放下尊严,做出淫蕩享受的样子。谁说妓女不能当明星,不瞒你说,现在世界上差不多最红的女明星,芙洛拉,可是我们训练出来的。她以前不也是个妓女,现在却成了男人心中的性感女神。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当红的明星,都是我们的产物。要是打不出名堂的少女,也可以帮我们拍A片,盈利也相当不错。」

    「什幺!洛芙拉居然是妓女出身,不是说她是名校毕业生,被星探发掘出来的吗?」我十分怀疑的问道。

    「这是我们编的故事嘛,我现在还保留着她以前跳脱衣舞和在台上被魔兽轮姦的片段呢!要看吗?」尼尔又再次骄傲的对我说道。

    「好呀,什幺时候?」对于这样的诱惑,我只好再次向尼尔低头。

    「这个下次再说,先欣赏一下现在的表演吧!」尼尔指一指台上的少女。

    不知什幺时候,有三只黑魔犬从后台爬了出来。黑魔犬是魔兽的一种,体型巨大,连尾巴有四米长,一米多高,是黑魔军团常备的座骑。和很多魔兽相同,是一个只有雄性,没有雌性的品种。他们繁殖只能靠人类的女性,这也是其中一个为何魔兽们要不断进攻人类的原因。很多魔兽的品种都需要人类的女性作为繁殖的工具,需要抢夺大量的女人做他们的性奴隶。

    台上那三只黑魔犬很快便察觉到台上那诱人的猎物,慢慢的走上前,围着那依然昏迷着的少女转圈。它们似乎正小心地观察着眼前的猎物,见好像不是陷阱之后,三只黑魔犬围了上去,在少女身上嗅了几嗅。那少女似乎一无所觉,依然一动不动的昏迷在地上。终于,那三只黑魔犬似乎开始放心地赏用地上的猎物了,用它们那满布黏液的舌头在少女雪白赤裸的身体上四处游走。

    「嗯......嗯.....噢.......」从少女的口中,传出了阵阵微弱的呻吟声。魔兽们似乎也被这呻吟声刺激到了,一只好像是首领的黑魔犬突然伏了上去少女的身体,它那本来不知缩到哪里去的老二突然暴涨,大得跟普通人的前臂差不多粗幼长短。本来这幺大的东西是绝对插不进去人类女性的阴道的,但是它那话儿却能分泌一种特别的黏液,这种黏液不只能当润滑剂,还能令女性的阴道突然扩张,以容纳自己巨大的尺寸。很多依靠人类女性繁殖的魔兽都有这种特质。

    就在那沾满黏液、令人噁心的大肉棒抵在少女的阴道口时,少女依然双眼紧闭的昏迷着,口中偶尔发出一两声微弱的呻吟,清秀美丽的脸孔正对着台下的观众们。就像一个天真可爱但又无知的少女正因发烧而倒卧在床的样子般惹人怜爱。却又因为她那赤裸裸而又丰满诱人的身体而激起了人们的慾火。在两种极端感觉交错下,全场观众都屏息以待,全神灌注的看着台上那可怜的少女。

    「啊!!........」一声凄厉沙哑的惨叫声从少女的口中发出。那黑魔犬首领在黏液的帮助下,把大半根肉棒插进了少女的阴道。然后在少女的反抗和凄厉的呻吟下展开了高频的抽送。由于体形上的差异,少女的反抗根本毫无作用,加上从下体传来的剧痛令少女失去了反抗的意识,只能凭着本能而发出许多无意义的呻吟和惨叫。

    台下观众的兽性也再一次被激发,连尼尔也不顾我的存在而隔着衣服搓弄小丽的乳房。看到这里,我也受不住双重的刺激,不顾兄弟的道义,伸手抚摸坐在中间的小丽的身体。尼尔似乎也不介意我的举动,于是,我也不客气的对中间的小丽上下其手。小丽似乎受不住两个男人同时的爱抚挑逗,开始有点气喘,下体也慢慢变得潮湿。见到小丽有反应,我用眼神谘询一下尼尔的意见。尼尔会意的点头同意了我的要求。得到了物主的同意后,我便放胆的把手伸小丽的衣服,直接搓揉着小丽那对坚挺的乳房。后来更直接把小丽的裙子脱去,用口咬着她那早已突起的乳头,两手在她赤裸的身上游走。在我的抚摸下,小丽也忍不住发出了轻声的呻吟,下身的小穴中也有些水留了出来。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抚摸一个赤裸的女性呢!第一次随便摸几下就能令小丽进入状态,看来我在这方面还是有点天份的。

    然而,比起包厢外很多其他的少女,特别是台上那个已经被三只魔兽干得差不多晕了过去的女郎,小丽真的算是十分幸运的。场外的男人们,不知是谁带的头,竟然开始和其他不认识的男人互相交换自己的女伴。他们不论彼此间身份背景的差异,只要对方的女伴合眼缘的,就把自己的女伴和对方交换来干。就算没有女伴的人,随便求一下其他人,出一点钱,甚至浑水摸鱼,都能干到一两个女人。这可就苦了现场的女性们,大部份的妓女都是给包一晚的,本来只需服待一两个男人的她们现在可辛苦了,那些年轻又漂亮的妓女几乎没机会合上自己的大腿。之前那个只得十四岁的少女更是整晚都至少有两根肉棒在她身上的三个肉洞抽插。那个本来还很悠闲的雪莉更不小心在上厕所时,被一群没有女伴的男人直接拖进男厕里轮姦,而陈明、吕强只顾着和其他男人交换女伴来干,压根儿忘了她的存在。直到数个小时后,当他们忍不住上厕所时,才发现在厕已经被男人们干得淹淹一息的雪莉,昏迷在一个厕格内,还有两个意犹未尽的糟老头正一前一后的夹攻着雪

    不行啦!」然后便企图逃离二人的魔掌。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大家一起来推爆!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大家一起来推爆!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大家一起来推爆!

    就是我的家
    路过看看。。。推一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