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中医的淫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小玲六岁殇父,她的母亲年轻轻就守寡,耐不着寂寞,常与一些男子干苟且之
    事,小玲也就早早知道了男女之事。她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
    ,眼角上挑,鼻樑挺直,稍厚的嘴唇,总是红艳艳的。十六岁时,就出落得像个大
    姑娘,中等身高,稍微有点胖的身体,显得成熟丰满,一把来粗的小蛮腰,鼓鼓翘
    翘大大的屁股,皮肤细嫩细嫩的。

    这年,妈妈突然得了重病,小玲经常到邻家诊所抓药,诊所有个李姓老中医,
    孤身一人,六十来岁,长的黑黑壮壮,肩宽肚大,一脸花白鬍鬚和胸毛。小玲每到
    诊所,他都用淫邪的眼光上下打量她提前发育的丰胸和翘翘的肥臀。对她很热情,
    还经常不要钱,家境不好的小玲非常感激他。

    一个三伏天的中午,小玲又来给妈妈取药,看到老中医正光着上身躺在太师椅
    上睡觉,鼾声如雷,满屋酒气。裤裆里的家伙把裤子顶的天高。小玲虽然只有十七
    岁,也知道男人裆里是什幺了。因为十六岁那年,就被十八岁的二狗开了鲍。看到
    老家伙的丑态,心中一蕩,心想都这幺大岁数还这样,不由吃吃笑出声来。

    这一笑,把老家伙笑醒了。李中医一看是小玲来了,急忙起身,一看自己的家
    伙翘的老高,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抓药。抓好药,他又没让付钱。小玲说了句谢转
    过身去要走,这时,老家伙看到了小玲一扭一扭的肥大的屁股,杨柳似的摆来摆去
    细细的腰身,老二猛的一跳,急忙叫住她,「玲妮子,先别走吗,喝口水,我再给
    你妈加据药」。

    小玲口正渴,就又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把一杯水一饮而尽,又与老中
    医说了会母亲的病情。过一会儿,她觉得混身懆热,不自然的扭扭屁股,这一扭阴
    部产生一阵强烈的快感,只觉得一股热液,流湿了内裤,粘粘的,腻腻的。这种感
    觉越来越强烈,乳头也有了胀胀的快感。

    原来,老家伙在她喝的水里,加了一把浓烈的春药。老中医看到小玲的表情,
    知道药起作用了,起身用厚厚的大手揉搓小玲的双乳和下身。小玲想着要躲开,可
    酥胸却迎了上去,粉嫩的大腿却叉的开开的。

    被他抠模了一会,小玲春心蕩漾,淫水如潮。小手自然的伸向了老中医的裤裆
    。啊!怎幺这幺大!比起二狗的足足长出了一把,光光的龟头有鸡蛋那幺大,插到
    我的里边会不会疼?这时,她的上下被扣摸的急不可耐,管不了那幺多了,急等老
    肉棒狠狠插入自己空虚的穴中。

    经验丰富的老家伙,知道时机一到,掂起自己七寸长的老籐棍,就想狠狠插入
    。老龟头到了小玲粉嫩的洞口,起了惜香吝玉之心,先在小玲的洞口操了操,让龟
    头蘸上些淫液,又在小豆豆上操了好一阵子,操的小玲用粉嫩的丰臀上下左右扭个
    不停,这才将大如鸡卵的龟头缓缓的顶入小玲饥渴的阴道,龟头刚一进入,啊!小
    玲发出长长一声浪叫,啊!胀!好胀!

    老家伙并不急于全部攻入,而是以阴道口为中心,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
    右右,摇晃起来,直到小玲主动往上挺臀时,才兹的一声尽根全没。大肉棒插到底
    时,小玲又啊的一声,声音都发抖了。

    「啊!胀死我了!啊!啊!啊!爽死我了!」老家伙这才按部就班,一抽一插
    的操起来!先是九浅一深,抽了二百来下,小玲开始用丰臀上下迎合,心想这老家
    伙真会玩,好爽啊!比跟二狗玩好太多了。

    老家伙不紧不慢,开始深插长抽,兹戛!兹戛!兹戛……!声音像是光脚走在
    泥地里。用这种深插到底抽出到口的干法弄了三百来下,小玲受不了了,啊!爽!
    爽!爽死我了!!!李伯伯!你插死我了!亲伯伯你插死我吧!!亲爷爷你插拦我
    的小逼吧!!!亲亲伯伯……啊!啊!哎啊!爽死了!!!小玲大叫一声,全身痉
    挛,哦眉紧刍,眼翻白光,昏死过去。

    老家伙一看悠然生出英雄感,我这把年纪,还能玩小女孩,还把她玩昏了。以
    前,老家伙也玩过十六七岁的,可这些小女孩都没情趣,自己发洩完就完了,没想
    到这妮子这幺浪。这让他更加喜欢了,看看自己挺出的大肚子,又看看被自己的大
    鸡巴紧紧塞住阴道的嫩女孩,要是能天天这样有多好!

    想着想着,小玲甦醒过来,感到下身的快感余味未尽,一条大肉棒还胀在里面
    ,身不由己的扭扭屁股,啊!一阵快感又从阴部涌向全身。「玲玲,你醒了」老家
    伙问。嗯!她点点头,浪笑住用小手抚摸老家伙的大肚子和花白的胸毛,说「怎幺
    会这幺好?!」「累了吧,来趴在我肚子上睡一会。」

    老家伙说住把小玲抱了起来,老根紧紧的塞住阴道,转过身自己坐在了太师椅
    上,小玲下面胀胀的,爽爽的,舒服地趴在他的大肚皮上,用热吻回报给自己带来
    强烈快感的老伯伯。

    老家伙被小玲的挑逗又激起了情绪,大鸡巴在小女孩的阴道里跳动起来,小玲
    也被它的跳动所激动,动情的扭起了白嫩的肥臀,老家伙坚持不住了,双手卡住小
    蛮腰,将小玲举了起来,乓!黑粗的老籐棍从嫩穴里湿淋淋地拔了出来,啊!小玲
    感到整个肚子都空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老家伙扭转了身子,她两手扶住太师
    椅的把手,肥臀高高翘起,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张力,向阴门顶了过来,啊!小玲爽
    得肥臀乱颤,这种快爽是二狗从来没给过的。

    老家伙这会没再顾忌什幺,双手扶住粉嫩的肥臀,哗叽!哗叽!哗叽!卖老命
    地快速抽插起来,没一会,小玲又产生了强列的快感,双乳乱颤,两腿发抖,红唇
    薇张,眉心拧成了一疙瘩,气喘嘘嘘的浪叫,啊啊啊!爽爽爽!啊!……
    老伯伯,
    我想让你一辈子都操我,啊!啊!我的亲爷爷,我的脚趾头都舒服了,全身每个地
    方都爽,啊!大鸡巴亲爹!我又要……话还没说完,又昏了过去,一下子趴在了太
    师椅上。

    这时,老家伙正在兴头上,降低了身子,狂抽起来,他疯了似的晃动着大肚子
    ,急速抽插了一袋烟的工夫,也爽到了顶,啊!我的熊要射出来了,啊!啊!啊!
    ……一股股浓精,射到了小玲的阴道深处。过了一会,小玲醒了过来,感觉到整个
    子宫,都被精液充满了,舒服极了。

    从此以后,小玲每次到老中医哪里取药,都会享受一番再回家。有了老中医,
    她就尽量躲开二狗,有时躲不开了也草草干一两回,可每次和二狗干,小玲都觉得
    不尽兴,二狗的家伙硬是够硬,可他每次都是猴急,小玲还没起性,他就霸王硬上
    弓,等到来性了,他已经洩成空壳了,每次和二狗干完,小玲的下身都感到麻胀,
    不舒服很长时间,而和李伯伯干,每次都爽的死去活来,浑身轻鬆。

    半年后,小玲的妈妈不治身亡。在邻居的帮助下,草草将母亲安葬。三个月孝
    期未过,小玲耐不住了,又跑到老中医的诊所。

    老家伙也是憋了两个多月没有洩火,见小玲来了,搂在怀里就在她下身狂摸起
    来,小玲旷了两月余,久旱逢甘露,阴门被摸的舒爽无比,淫液顺着屁股钩子往下
    流,两眼微闭,红唇微张,气喘息息,两人裤子都没来得及脱下来,小玲只将裤子
    往下褪了褪,双手伏地,撅起两片雪白的屁股,老家伙从裤口掏出老棍子,就从背
    后插了进去。哎呀!小玲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老家伙连根插进去后,慢条斯理的操起来,吉嘎!吉嘎!吉嘎!几十下后,小
    玲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啊!爽!爽!亲亲伯伯,你还是那幺棒!一级棒!啊!啊!
    啊!我想死你了!我想死你的大鸡巴了!亲爷爷的大鸡巴又插到我的小逼逼里了!
    啊!我是你的小女人!我是你的小逼逼……啊!这一下插得好深啊!插到我的心窝
    窝里了!

    老家伙听到小玲的浪叫,热血沸腾,只觉得龟头一。爽,眼看就要射精,他深
    吸一口气,咻!将鸡吧抽出一多半,只将大龟头留在里面,就这样停住不动好大一
    会,才将射精欲压了下去,停这一会,小玲受不了拉,啊!亲伯伯,不要停!快插
    进去!啊!急死我了!

    老家伙像没听见一样,照样闭目运气,他运了一会,只觉得有一股精液慢慢流
    了出来,这时,射精欲全没了,老二照样坚挺,他又来了精神,又开始了不紧不慢
    的抽插,抽出时漏出龟头,插入时尽根全没,小玲的淫水像小河一样顺着大腿流个
    不停,只几分钟,只听她大叫一声,啊!双目紧闭,屁股拚命向后顶,她爬上了舒
    爽的顶峰。

    高潮过后,小玲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老棍子也滑了出来。老中医急忙将她抱了
    起来,向里屋的床上走去,坚挺的老二在小玲的光屁股上滑来滑去,小玲用双手搂
    住老家伙的脖子,凑上红唇,热吻给自己带来「性福」的老男人。

    到了床上,小玲一手抓住老棍子,一手抚摸下面的两个大黑蛋,一口吃到嘴里
    ,老家伙看到小女孩肯为自己如此服务,非常自豪,大肚子一前一后地在小玲嘴里
    抽插起来。

    搞了好大一会,就是不出精,急得老家伙浑身冒汗,小玲两个腮帮子直酸,小
    玲看着又长又粗又硬的肉棒棒上,青筋鼓胀,不由得下身又热了起来,主动脱光衣
    服,躺了下来,两腿叉的开开的,露出细细的阴毛和粉红的阴户,老中医褪下裤子
    ,屁股一挺,大棍子又捅了进去,小玲下身一胀,感到大鸡巴填满了肚子里所有的
    空间,浑身酥爽。老家伙一边抽插,一边问:「玲妮子,爽不爽?」

    「满塞满谷,舒服极了!你的大鸡鸡要是能天天插在我的里面,那该多好啊!

    「我是不是太老了?」

    「人老下边不老,比小伙子棒多了!你每次都让我死好几次,我就愿意跟你搞
    !」

    「你现在也没什幺事,不如到我这里学医吧。」

    「太好了!这样我天天都能要你的大鸡鸡了!」

    「就这幺定了,明天你就来吧!」

    「那你就是我的师傅了,师傅!师伯!啊!爽!爽啊!亲亲师伯!」

    「好!以后你就叫我师傅好了。」

    老家伙说到高兴处,下面狠狠的捣了起来。

    「亲亲师傅,我愿意让你捅死我~~捅烂我~~啊!我又要来劲了!啊!爽死
    了!!!」

    小玲又爽上了天。老中医看着身下半昏的娇娃,心想,这幺有激情的女孩,以
    后可以天天搞她了,没想到老来得此艳福~~想着想着咧嘴淫笑起来。他两手扶床
    ,老棍子还插在玲妮子的阴道里,低头去舔她的双乳,舔了一会,觉得不过瘾,拔
    出肉棒,褪下身子又去舔流住淫液的阴户。

    小玲昏睡一会醒了过来,感到下身空空的,一个肉乎乎的东西在阴户操来操去
    ,啊!好爽!两眼一睁,看到老中医正贪婪的舔着自己的下身,她感激的用双手抚
    摸他那谢了顶的大肉头,又闭上眼去享受老家伙的舌头了。

    他舔了一会,见小玲的淫水又大量的流了出来,一把把她翻了过去,让她平趴
    在床上,手扶老棍,顺着屁股沟子一下插到了阴道里。老家伙知道,玲妮子已经来
    了两次高潮,要让他来第三次,必须有更强烈的刺激。他拿出看家的本领,大力捣
    弄起来。

    哗咻!啪!哗咻!啪!哗咻!啪!大鸡巴和阴道的磨擦声--哗咻!大肚皮和
    肥臀的撞击声--啪!交替响起。啊!啊!啊!爽!爽!爽!玲妮子又浪叫起来,
    「亲亲……啊!亲亲伯伯,我的好爷爷,奥!大鸡巴爹爹,你把我搞死啦!爽死啦
    !……
    啊!爽!!爽死……
    啊!……」

    老家伙也把持不住了,攒了两个多月的精液一股脑的射在了玲妮子的无底洞里
    。「啊!好热!好多!好胀!好爽!啊……
    。」

    这次他们一起升上了天。当天,小玲没有回家。就睡在了诊所,睡觉前,又跟
    老中医云雨一番。他们睡得非常香。

    第二天就来到了老中医的小诊所做起了工。

    一晃一年过去了。小玲已十八岁了。他在老中医的雨露滋润下,皮肤更白嫩,
    原来脸上的几颗粉刺也不见了,胸部更丰满,屁股也更圆了,就是小蛮腰还是那幺
    细软。在床上,被老中医调教得热情似火。老中医三天两头让小玲吃一句药,这种
    药即能不让小玲怀孕,又能让她春情勃发。她只要被老家伙的大肉棍插几下,就会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最爱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