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忆我的老婆的暴露游戏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不会浪费时间写一些虚构幻想的东西,只想将我和老婆这五六年来玩暴露游戏的亲身体验分享给大家,把我们感受到的刺激和激情也让广大狼友感同身受一下,大家一起刺激刺激。

    当然了,其中的一些心理活动、人物对话、细节动作做了一些文学加工,但这些经曆的真实性都在八成以上。

    真空打麻将我和老婆在一起十年,这麽多年过来性生活什麽招数都玩过了,近这几年真像大家说的例行公事甚至有时公事都不想做了,我多年都有上色网喜欢看一些暴露类淫妻类的文章感觉很刺激,就介绍老婆看了。

    她一看下去就喜欢上了,一篇接一篇的看,然后我一摸她下面天啊,湿的一塌糊涂,椅子中间一圈水,我问她怎麽会出怎麽多水,平时做爱都没这麽多。

    她就搂住我红着脸说:「这上面写得好刺激啊,真的会那麽刺激吗?真这样做不会有点变态吗?」接着我们就酣畅淋漓的做了一次,然后躺在床上回味这种久违的激情。

    我试探问她要不我们试一下看好不好玩,老婆小声的说:「真的要这样啊,你老婆露给别人看你不会吃醋吗,还是像网上写的那样你也会兴奋啊?」我说:「你自己不是也感到挺刺激的吗,我也一样再说你以前不是也走光暴露过好几次吗,哪一次你看见我生气过?」老婆说:「恩,但那些都不是我故意的啊。」然后我们慢慢说起以前她走光的经曆。

    那段时间老婆很喜欢打麻将,经常叫同事、朋友甚至公司里的货柜车司机到家里打,因爲发现在外面打输得多在家里就赢得多,而且我们发现一个秘密,一次老婆刚洗完澡他们人就到了,她只好匆忙套上睡裙里面真空就去打,结果那晚赢了四千多,把她高兴坏了。

    所以后来只要是在家里打,老婆就都挂空挡,不知爲什麽还真的是赢多输少,于是我们就尽量叫一些跟我们关系比较好的货柜司机来家打,因爲他们钱多打得大,又爱赌,随叫随到。

    有一晚老婆又赢了好几千,散场后一个和我们关系最好的那晚也赢了钱的司机就留下来帮我们打扫卫生,顺便说一下第二天出车的安排,我在扫地下的烟头,他在收麻将和麻将桌,老婆在他前面可能有一米半这样,正在隔着茶几一手撑在上面弯腰伸手去拿沙发上的抹布,她穿的那睡裙不长不短,到大腿一半左右,结果往前一弯下腰腿又挺得直,睡裙就拉上蛮多后面都敞开来,大半个圆圆的屁股就露出来了。

    虽然屁股没有用力向上翘,但里面褐红色的屁眼,大阴唇上的两排和前面杂乱散开的一撮黝黑的阴毛,以及中间闭合着的浅灰色小阴唇还是被我们清楚的看到。

    那司机朋友看到这场景后愣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来看我,我能说什麽呢,只好无奈的嘴角上翘笑了笑,他又转过头瞪大眼睛看着,老婆这时在擦着茶几,正好回过头来要跟我们说着什麽,就看到我在那咪咪笑和司机朋友惊讶的表情,知道自己光屁股已走光,马上用手压下后面裙摆并站直起来叫到:「啊呀,你看什麽啊!」司机朋友说:「我靠,怪不得你这段时间几乎次次都你赢最多,原来你一直是挂空挡跟我们打啊。」老婆听到一下就笑出来了,脸红了一下说:「怎麽,不行啊,不然怎麽赢你们这些老赌棍钱啊。」司机朋友:「老潘和小徐跟我说我还不信,今天真是看到厉害的了。」老婆惊到:「他们怎麽知道的?看到了?」司机:「没有,他们说一直都有观察你的屁股,说奇怪一次都没看到有内裤的印子过,就怀疑你根本就没穿。」老婆笑说:「这是我的绝招,活该这两色狼输钱,不好好打牌整天就想看人家屁股,还有啊,你不要在外面跟他们乱说啊,翻脸的啊。」司机朋友立刻说:「我才不会跟他们说,妈的,老子明天也挂空挡跟你们打,看是你的威力大还是我的威力大,赢死他们。」搞得我们都笑翻了。

    晚上老婆问我,说他当时都能看到她什麽东西,我就让她摆了同样的姿势,在后面拍了张照片给她看,老婆看到自己的屁眼阴唇阴毛都看得很清楚,很不好意思的动情了(那司机朋友挺帅的,才二十八九岁),自然我们很激情的做了一次。

    后来时间长了以后,那几个常和我们打牌的司机都知道了老婆这个挂空挡的绝招,常常以此取笑她,不时还故意掉个麻将掉个火机的偷看她,老婆也没有太在意这些,反正只要她能赢钱就高兴,他们也没有敢把这事传开出去,因爲他们有没有活干赚不赚得到钱都由老婆说了算,后来我们买了单身公寓后就不让来家打了,房太小怕搞乱。

    回忆到这里我就问老婆是不是那时候起就觉得自己的隐私部位被别人窥视是一种很刺激的事,她说:「是有一点那种感觉,特别是想到那几个五大三粗的司机知道我裙子里面没穿内裤在跟他们打牌而笑我,偷看我,下面就有点痒痒的,好像觉得他们有可能哪天就会几个一起拉我进房间强奸我,你不知道,女人天生就有这种被强奸的幻想」又笑眯眯的说:「你还记不记得你告诉过我说男人都喜欢看女人的腋下和脚,就好像看到女人的隐私部位一样兴奋,打麻将那段时间你不是经常看见我打到一半会把两手高高擡起来假装是在绑头发,露出有时候刮得干干净净的有时候长着很浓很长腋毛的腋下的吗,你还问我干嘛不刮,其实我是故意给他们看到的,是不是你们看到这个就会想到我的阴毛啊,嘿嘿。」我捏着她的小脸说:「肯定会了,想不到那时你就已经这麽骚了。」老婆又说:「不是的,反正是你教我的,我这样是想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你没看到那几把我会连续很容易糊牌吗,他们不断的瞄我,很容易打错牌的,有时我还会侧身坐,光着脚翘个二郎腿把白白的小脚丫放在他们椅子边,他们就会一直偷偷看,笑死我了,这样一来可以容易点赢他们钱,再有就是看到他们那个色迷迷偷看然后还输钱的样子觉得好好玩哦,心里是有一点小刺激,呵呵。」接着老婆抱着我,头放在我肩膀上一脸坏笑小声的说:「老公啊,有件事我看你没看见一直没告诉你,其实那时候还有一个司机比小裴(那玩得好的司机朋友)还要清楚的看过我那里。」「什麽,还有人看到过,我怎麽不知道,是谁?」我惊奇的问到,老婆叫我不要急然后告诉了我事情经过,原来那时候打麻将我们有时会多叫一个司机来做替补,因爲有的司机晚上是有出车任务的,但又赌瘾难忍能打几个小时也好,所以就让一人先等着或晚点来,我们一般都叫一个姓李的老司机,人很老实本分,他瘾没那几个那麽大,先打后打都无所谓,而且他老婆孩子都在老家,晚上一人也无聊因此也乐得在我们那跟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

    那天是小徐输了蛮多钱,到他出车的时间了还要赖着不走要多打一圈,老李也不和他争就到我们房间里看电视,老婆那晚工作挺忙,一边打麻将一边电话不停,刚摸好一把牌,终于电话打没电了,就急忙跑回房间拿充电器,我们的充电器都在床头的插座上,床紧靠着墙。

    老婆跑到房间,看到老李坐在床尾地上的垫子上靠着床尾看着电视,就说来拿充电器,急忙挨着老李,双腿跪在床尾上趴着上身去拔充电器,开始用一个手,结果拔错我的她自己的拔不下来,又用两手,两个充电器的线又缠在一起,反正老婆说折腾了有好几分锺。

    可能是平时我喜欢让老婆摆成狗仔式翘着她的大白屁股操她,所以老婆说只要她跪趴着就会不自主的把屁股高高翘起来,很自然的姿势,结果等她拿好充电器準备直起腰时,一扭头就发现自己光光白白没穿内裤的屁股正高高的翘着,睡裙竟然已滑到了屁股上面,而老李呢,正抿着嘴憋红着脸,眼睛正正对着只有一个巴掌那麽近的老婆打开着的屁股。

    老婆说那瞬间她突然都能感受到老李鼻子呼出的粗气在吹拂着她的阴毛,她知道自己的小阴唇肯定都已经是打开着的,她脑子马上一片空白,只好站下床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麽,老李开口了:「小琪你怎麽不穿内裤撒,外面那麽多人呢,要被他们看到,你一个女娃娃影响多不好撒。」(四川口音普通话)老婆有点感动,通红着脸小声说:「不是的老李,今天我刚洗好澡小徐他们就到了,一个劲的催我快点开台,说要出车前多赢点,我房间都没来得及进来就被拉着坐下来打了,你千万别跟他们说啊,不然我羞死了,我赢了他们钱请你吃饭,明天派个好单给你。」老李说:「放心,我不会说的,你怕羞我说出来我还羞呢,哎,明明晓得我婆娘不在身边,你还要搞这些东西来刺激我老人家,罪过啰。」老婆笑说:「好了,说好了哦,不準跟他们说哦。」第二天在公司楼下餐厅老婆请他吃饭,中间老李一个劲的夸老婆,说什麽「还是你们年轻女娃那里嫩啊,那个地方真是好看得很,好像一朵花苞苞一样(原话)。」搞得老婆不知道说什麽,只好安慰他说:「不会啊,你老婆年轻时候不也是这麽嫩的啊。」不提他老婆还好,老李听到立刻愤愤的说:「嫩个锤子,之前不晓得是哪个样,洞房那天我扒开一看,黑得像坨酱菜。」老婆当即喷饭。

    我一边听老婆娓娓道来下面竟然慢慢起来了,怪不得老李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拿好单做,原来有这麽一档子淫事,于是随手就端着她的屁股把她翻到我身上来,对着肉棒放她坐下来,没想到竟然滑溜溜的扑哧一声一下就捅到洞底,原来她早已淫水横流,我就骂她:「你还真是个骚货啊,自己这样说着说着下面就湿的一塌糊涂,你说你在想什麽怎麽淫蕩。」老婆知道我喜欢听她说淫蕩的话,就一边使劲前后摇着屁股一边说:「老婆是不是很淫蕩啊,我刚在想如果那几个司机威胁我要把我不穿内裤跟他们打麻将的事传到外面去,让每个认识我的人知道我是个骚货,然后逼着我把下面打开给他们看,老公你知道吗,我想我会答应他们的,会按他们要求自己脱光光把屁股分开高高的翘起来给他们一个个仔细的看,会流出很多的水,多到滴下来,他们看得受不了肯定都会拿出又粗又硬的大肉棒直接捅进我的B眼里。」老婆越摇越快,脸上表情痛苦的继续说:「我开始肯定假装反抗一下,但他们个个都那麽有力,一会我就不动了,就翘着屁股在那给他们又快又用力的使劲插,小裴高高瘦瘦的肉棒肯定又大又长,小徐黑黑壮壮的肉棒又粗又硬,公司去海边玩的时候我就看到他们游泳裤下面包着满满的好大一坨,那时就想,他们软的时候就那麽大一条,硬起来肯定会把我插得晕过去的。」我下面被她说得爆硬,老婆一声声的叫着,两个乳房像两只小白兔一样被她前后甩得上串下跳,我一边顶她一边问:「这些都是你真实的想法吗,你怎麽这麽淫蕩,还有呢,还想些什麽,都说给老公听。」「是啊,都是真的,真的这样想过,你知道吗,如果他们真的敢强奸我,我想他们一定会成功如愿的,可惜他们都不敢,我平时怕你会生气不敢跟你说,今天老公你肉棒好大好硬,顶得我里面好舒服就说给你听,但他们肯定会插得我更爽更舒服,因爲他们是第一次操我,一定更加刺激。」「我还想到他们几个可能会一起来威胁我,我也会答应他们,配合他们的要求,这样搞不好会被他们一起操,面对这几个人我肯定是无力反抗的,会被他们向玩具一样摆着各种淫蕩的姿势轮流或同时操,就会像A片里那些女主角一样嘴里轮流吃着老潘和老李的两根,小屄和屁眼各插着小裴和小徐的一根,他们司机出车天天都会去操那些发廊妹,一定都会玩很多姿势和花样,肯定会几个人变着花样的死命的操我,像老婆这麽漂亮的发廊妹他们肯定从来没玩过,他们可能会操我整整一晚上,到那时我肯定屎尿都给他们操出来了。」接着老婆焖焖的没出太大声,自己快速的摇着屁股,大概一分锺后尖叫了一声:「啊!不行了,老公别动,高潮了!」然后烂泥一样软趴在我身上喘着气。

    这麽快就到了,我还没出来呢,我双手用力掰开老婆两瓣屁股,大腿曲起来把他架到半空中,然后腰腹以自己最大的力量快速而用力的抽插她湿淋淋滴着水的小屄。

    一边说:「你真的那麽想被他们操吗,那好,老公爲你着想,过两天打电话再把他们几个叫来打麻将,前两天我吃饭还碰到小裴,他还问你最近还打不打麻将,是不是还是不穿内裤跟别人打(大家都早已不在一家公司了,我是真的那天碰到他了)。」「到时我就说我晚上有事你自己赔他们打,他们来到家里肯定会问你有没穿内裤,你就说穿了,他们自然不信,小徐和老潘这种色狼肯定会开玩笑说要检查,到时你就顺水推舟同意他们,台词我都帮你想好了就说:大家都这麽熟了也不怕你们看了,检查就检查呗,你们想要怎麽查啊。」「他们几个都不是吃素的,见你这麽说肯定会让你翘起屁股给他们看,到时候说不定就会像你想象的那样他们几个合力把你操个底朝天,你说好不好,骚老婆。」小小的单身公寓里清晰的响着快速有节奏的「啪啪」肉体拍打声,并且每一声里都夹着「咕噜」的水声,老婆自从高潮后就披头散发的趴在我身上忍受着我强力的抽插,一直嗯嗯的没出过什麽声音,脸埋在我脖子傍边的枕头里,这时答了一句:「好。」我兴奋到:「你答应的啊,到时别反悔啊。」老婆:「嗯。」两手紧紧的抓着床单。

    我听到她竟然答应了,心里想着到时可能会出现的淫乱场景,更加变本加厉的疯狂抽插她,没有任何节奏,老婆死死的用力抓扯着床单,从胸腔传出呜呜的低沈声,很快我感到阴茎变大变硬,来不及反应什麽就一跳一跳的射了出来,但阴茎根本没有软下来,依旧爆硬着插了几分锺,感觉老婆小屄那湿滑无比,水声越来越大,变成「啪叽啪叽」响,这时听到老婆颤抖着声音无力的说:「老公,我尿出来了。」完事后我和老婆好好的谈了一次,我问她做爱时说的那些淫话有多少是真的,她说基本上都是真的,是有这样想过,但同时心里也很纠结,怕真到了那种情况她会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即使他们用强的逼她就范,她只怕心里也会想着我,能不能有她想象的那种快感还真说不好。

    她又强调说这些都不过是情欲高涨时的幻想,只是想想而已,是不会让它在现实中发生的,我也明确表态了,如果在我不同意或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和别人发生关系让我发现了,我立刻和她离婚分手,不会有第二个选择。

    她说她知道,不敢随便乱来的,她确定心里是真的爱我的也舍不得离开我,我也说我当然确定是很爱她的,永远不会离开她,两人自然又恩爱了一番,不过她说最后我说的那些好刺激像真的会被他们操一样,我说当然是真的,但是让我们都很郁闷的一件事是,就算我们想让它发生,凭我们和他们共事三四年对他们几个的了解,除非我老婆主动勾引,否则他们绝对不会用暴力威逼强奸我老婆,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微乎其微,最后,在準备睡觉时,老婆弱弱的小声问到:「老公啊,你真的要叫他们来打麻将吗?」广大狼友们猜猜我会怎麽做,哈哈猜对了,还是你们了解我,我当然不会放过可以淫蕩老婆一下的机会,过了两天就打电话约了他们,不过嘛,我还是要在家的,我可不想让他们有机会那麽淫乱的操我老婆,老婆也还不想变成这麽蕩的蕩妇,只是想玩他们一下,好给我们增加点情趣。

    晚上大家先到家来吃饭喝酒,都两年多没见面了,见了面就几个不停的夸我老婆,说什麽越活越漂亮了,身材越来越好了,屁股怎麽还是那麽翘啊,皮肤怎麽嫩得像水豆腐啊,越来越有女人味啦,搞得老婆红顔大悦,笑个不停。

    不知他们是有意还无意个个都轮流灌老子几杯白酒,酒菜过三巡后都聊开了,他们现在的公司我们也都有接触,所以话题也不少,聊完工作就聊生活了,话题自然就说到了老婆不穿内裤赢他们钱的绝招,小裴和老李也都把看过老婆露光屁股的事当笑话拿来取笑她,都过了好几年了,老婆自然也不怕他们说了,开始还有一点不好意思,后来就越说越闹了,还笑他们说那时肯定没少拿她来打飞机。

    老潘和小徐当然就受不了,一个劲的后悔说怎麽就他两没得看,不公平什麽的,老婆笑他们没运气,说没办法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老潘小徐当然不肯了,果然如我所料老潘说到:「不行,你肯定今天又想用这一招来赢我们钱,一定要检查清楚,检查过了就算你是真的光屁股,我们也认了,不然我们不跟你打了。」老婆也几两白酒下肚了,本来今天就打算跟他们玩一下刺激的,看到他这麽说就趁着酒劲扶着桌子站起来,装着走不稳似的走到他们面前说:「好,检查就检查,反正大家这麽熟,我还怕你们啊,那,看好了,不要眨眼哦,以后没得再看了的啊。」说着双手把棉布睡裙一下拉到腰上,下半身顿时赤裸,一大片黝黑浓密的阴毛,雪白肉嫩的大腿展露在大家眼前,接着优美风骚的转过身,将又圆又翘的屁股对着他们,同时将双膝弯曲屁股上翘身体摆了个前凸后翘的S型,我看到老婆白嫩的屁股瓣立刻向两边分开,里面红的屁眼、黑的阴毛、暗红的小阴唇、褐色的大阴唇,全部都露了出来,微微张开的阴唇上闪着水光。

    几个人不可置信的瞪大着眼,张大着嘴同时「哇」的一声,都有点被吓到了,这姿势虽然没有跪着高高翘起屁股那样看得丝毫毕现,但女人隐私部位所有能看见的东西一律清晰可见毫无遮掩,暴露不到一分锺老婆就放下睡裙,通红着脸说:「怎麽样,检查清楚了吧,我是没穿,今天就是要赢得你们只剩条内裤回去,快,可以开台打了吧。」他们几个久经沙场的老江湖这种时候怎麽肯放过她,都断定老婆今天肯定是喝醉了,机会难得,要把便宜赚够了,老潘定了一下神马上叫嚷到:「不行不行,这太不公平了,你都给老李和小裴看那麽长时间看那麽清楚,给我们看就闪那麽一眼,小琪啊,你这样做人太不厚道,太不够朋友了啊,小徐你说是不是。」黑黑壮壮的小徐这时才晃过神来,说:「就是嘛,我们连里面长什麽样都没看清楚,我和老潘输给你的钱比他们的一倍还多,凭什麽给他们看那麽仔细,我们就只看一眼,不行不行啊。」小裴搭腔:「哎呀小琪,这两个老色狼老早就一直心里不平衡了,你就给他们多看一眼吧,不然他们一直闹下去,今天牌也不用打了。」老婆跟我撒娇:「老公,怎麽办,你看他们占了人家便宜还耍赖。」我只好也装着醉醺醺的开玩笑说:「老婆,这两个鸟人从来都是不肯吃亏的操蛋来的,反正你刚什麽都露出来过了,就再给他们看一下又怎麽样,免得等会他们输了钱找借口不认账。」说完就学着网上很多色文写的那样头趴在桌上装醉。

    老婆装着口齿不清的对他们说:「好,给你们看可以,不过你们两个今天只準输钱不準赢钱,还有啊,只能眼看手不动。」他们立刻说:「好,今天身上有多少输多少给你!小秦在我们也不敢碰你啦,你自己打开就好了。」老婆见他们这麽说,就大声说:「不準反悔哦,起来!让开!你们这麽喜欢看,今天就让你们看个够!」说着就挤到他两中间,让他们起来,把两张椅子往后拉,然后两条腿分别跪在两分开的椅子上,睡裙拉到腰间,腰用力压下,头靠着椅背将屁股高高的翘在空中,双手背在后面用力的把屁股向两边掰开,把里面所有的细节部位毫无保留的全部打开暴露在他们面前,让站在后面的老潘和小徐,当然还有立刻围上来的小裴老李把她所有能张开的洞仔仔细细的好好看了个清楚。

    老婆后来跟我说,之前的一分锺她都没有想过她会真的在他们面前摆出这种淫蕩无比的姿势的,那真是一瞬间的沖动,特别是喝了酒后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在她双腿跪上椅子上时她也不知道爲什麽要跪上来,跪上来要做什麽,只是她的脑子里当时一热,一个令她心快跳出来的想法蹦出来一闪而过。

    这不就是她心里性幻想时的那个场景吗,怎麽会现在在现实中出现了呢,而且怎麽这麽容易她就做到了这一步呢,他们没有威胁她也没有逼着要强奸她,不对,要是做出那个淫蕩的姿势他们可能会的,不过有老公在旁边,他只是装着喝醉,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天啊,真的要打开屁股翘起来吗,好羞人啊,但又好想看他们的反应哦,他们会对她做些什麽,啊……,好刺激哦!心都要跳出来了!

    在老婆脑子里想着这些不断沖击她心髒的想法时,她都没想到她的大脑在巨大的刺激感推动下竟然指挥着她的身体不自主的摆出了那个刺激却又令她羞耻无比的姿势,按她的话说就是她并不想这样做的,但又明明看到了自己的屁股已经翘在了天上,她想既然都成这个样子了,干脆一咬牙真的是一瞬间沖动的决定,好像有人推着她做这个动作一样。

    她终于向后伸出双手,自己掰开了屁股,把一切隐私部位全部展现在这些和她共事、听她调遣、认识了四五年的熟人眼前,她知道他们无数次的意淫过她的身体,今天却可以真真切切的玩弄她一次,虽然她可以装着自己是喝醉酒,但毕竟还是有意识的并没有昏醉不醒,他们要怎样玩她,想到这些,老婆说当时那种羞耻的刺激快感让她浑身发抖。

    几个人把脸都快贴到老婆屁股上,七嘴八舌的议论评价起来,「哇,小琪,还是这麽嫩啊,跟两年前一样顔色都没变啊。」「小琪,看不出来你身体挺敏感的哇,水都流出来了。」「小徐,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以前看到小琪长那麽浓的腋毛,我就说她下面阴毛肯定很多,你看毛都长都屁眼了。」「小琪,你屁眼上有个肉块是什麽东西来的,是不是痔疮啊,不会是经常打麻将坐出来的吧。」老婆被他们说得把羞红的脸埋在椅子靠背上,说:「看就看,哪来这麽多话呀,都看清楚了,可以打麻将了吧。」这时老李说话了:「小琪,我们过两个月可能会被派到新疆那边开油罐车,这边应该都不会回来了,我一直蛮喜欢你这个小女娃的,你对我们几个都不错,你也知道我老李,从来都不在外边乱搞的撒,像你这麽水嫩的女娃娃,我怕是再也碰不到啰,你就让我摸一下,就算以后进了棺材也好留个美好的念想撒。」老婆本来就被刺激得不行,听到他这麽说,只好小声迷糊着喃喃的说:「嗯……那就只能给老李一个摸一下,其他人都不準碰哦,老李你摸一下屁股就好了啊,我现在好像酒都上头了,头好痛啊。」说完就把手缩回来抱着头,装得很醉的样子,屁股还是高高的翘着。

    老李用双手掰开老婆屁股一下分开一下合上的玩了一会,对老潘和小徐说:

    「你们俩一人一边帮我打开小琪屁股固定住。」老潘小徐就一人站一边两只大手把老婆屁股大大分开,我看到老婆红色的屁眼一下就给他们扯开了一个小黑洞,阴道口也开了,小阴唇V字形的分开着,浅白色的阴蒂头都露了出来。

    老李蹲在老婆屁股后面,先是用食指像汽车雨刮器一样慢慢的左右刷着老婆的小阴唇,把上面的淫水都涂在两边大阴唇的毛上,而且刷的速度越来越快,手指像是一根弹簧一样左右快速的刮着老婆的小阴唇,我看到那两片小肉片被弹得发红在手指下跳来跳去的,刷了一会后老李用两手的拇指食指捏起两片小阴唇竟然像冬天我们搓揉耳垂那样来回搓揉着阴唇,搓一会然后又拿食指刷,还把阴蒂包皮撸下来,快速的轻刮胀大的阴蒂,就这样交替着弄。

    这老东西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招数,老婆嫩嫩的小屄几何时被人这样玩过,哪里受得了这粗糙的手指在那又搓又刮的,整个阴户被他搞得水淋淋的,强忍着也不敢发出声音,身体随着手指的快速拨弄颤抖着。

    老李看我老婆也不出声,像是不省人事似的,就把两个手指插进了阴道,停了一会,慢慢的转动起手指来,老婆终于忍不住低低的「啊……」了一声,(老婆说老李那两根粗得像阴茎一样的手指一下插进并填满她被撩得奇痒无比的阴道时,真是给了她极大的满足,舒服极了,就像被蚊子叮了个大包很痒自己又不能抓,最后终于有人使劲给她抓痒一样,根本不能去制止)。

    老李加大了手指转动的幅度和速度,整个手臂和胳膊都带动起来上下翻动着,手指快速转动掏挖着老婆红红嫩嫩满是水的阴道,发出很大声的「叽里咕噜、叽里咕噜」的水声,真的跟A片里的一样。

    老李手指向上就用力往里挖,手指向下就快速往外掏,老婆阴唇周围已被他搞得都是淡白色的泡沫,不一会,可能是实在忍受不住了,老婆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发抖着说:「老李你别这样子弄里面啊,挖得太深了呀!」。老李听到后就没有往里挖而是手指向下像电动的一样往外掏,但是一旁的小徐可能是被这淫靡的气氛刺激得受不了,竟然伸出空着的左手的中指插进了老婆冒着白沫的阴道,配合着老李进出的动作扣挖着,老李出他就进,老李进他就出,看来他们平时买的上百张A片也不是白看的。

    老婆这时是真的不行了,被他们这样配合着一进一出的插了十几下,腰一下就没力了,屁股也挺不起来了瘫在两椅子中间,不过这也不影响这两人的抽插动作,两椅子中间是有蛮大空隙的。

    老潘也顶不住了,往我这边看了看(我趴在桌上用头发遮挡着露出的半只眼睛,以前在课堂上偷看女生练出来的),就说:「小琪啊,你屁眼上掉出来的肉粒我帮你看看能不能塞回去啊,这样露在外面太不雅观了,你自己都没试过吧,塞进去有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出来了哦。」好他妈烂的理由啊,这鸟人怎麽想出来的。

    「啊?塞……?不要啊……」可怜的老婆可能都没弄懂他的意思,就被老潘用涂满了她屁眼周围淫水的中指慢慢捅进了屁眼里,「不要插那里,那里不行的,快拿出来啊。」老婆也学着很多色文里的女主角那样喊着,不过我们俩都知道一边用手插她屁眼一边操她会让她高潮来得更快更强烈,她倒是经常要我这样,但是我很少这样做,因爲手指会粘到她的便便。

    不过看来老潘是不怕这个的,他在老婆屁眼里旋转着手指,整根中指插到底,旋转着出来又旋转着进去,这时他爲了能更顺利的插弄竟然用插在老婆屁眼里的中指把她整个屁股给提了起来,恢複到了向上翘起的姿势,真是厉害啊,老婆也被他这个没人性的动作搞得连连「啊!啊!」的叫了几声。

    (我开始以爲她是痛,后来证实她是惊讶中带着兴奋的叫声,说感觉自己在他们手里像个小动物一样任由他们随意摆弄,自己又羞愧又刺激,很奇妙的感觉)老潘和小徐又再次把老婆屁股向两边掰开,不同的是现在里面塞满了手指,老李右手还在快速的从老婆阴道里往外掏着东西,老婆的白浆已被他掏了好多滴了出来,小徐已经不再跟老李玩配合进出了,他中指深深的插在阴道里面,左右横向的不停扫着,老潘还是在转着整根手指有节奏般的进出老婆红嫩的屁眼。

    小裴当然也不会閑着,他把老婆的睡裙从腰上推到脖子,露出她两个垂吊着被几根手指抽插得东晃西晃的小白兔奶子,用手捏揉拉扯着两个不大不小的褐红色乳头,老婆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说:「你干什麽呀……」小裴嬉皮笑脸的说:

    「小琪,玩一下、就玩一下呵呵,妈的后面的洞都被这几个鸟毛插满了手指,搞得老子连个放手的位置都没得!」这话说得老婆立刻羞红了脸转头到另一边不去看他,这时老李又用左手在加速的揉刮着她已经发红胀大的阴蒂,老婆急速的大口喘着气,整个身体都看到在一阵一阵的颤抖,终于哭出声来:「老李你们快停手啊,不能再这样了,小秦要醒了,你们快点把手拿出来,我要起来去尿尿啊……!」我听到老婆还噗噗的放了两个屁。

    他们几个都没停下手,反而动得更快,老李说到:「你要尿就尿出来吧,尿出来就好了我们也不弄了,快!」老婆声音呜呜的哭着:「不行了,真的不行了……不要再这样刮啊,真的要尿出来了呀……」一阵沈默后,伴随着老婆嘤嘤的哭声和长长的、一颤一颤的「啊」一声,我视线被他们的手挡着,只听到几十秒的「啪嗒、啪嗒」的断断续续、时急时缓的水落地拍击地板的声音。

    他们动作都停止了,手也都抽离了老婆身体,在那你看我我看你还不时看看我这边想笑又笑不出来的表情,老潘手指上挂着黄黄的液体,老婆屁眼里也流出一滴黄白色的浊液,她伏趴在椅子上缓了一会,才下来急忙跑进了洗手间。

    老婆后来跟我说,老潘和小徐这两个流氓都不是人来的,小徐的手指一直就往她阴道深处挖,一直顶着她的子宫颈不停的刮,后来两个人竟然隔着她薄薄的一层直肠壁在直肠和阴道深处互相搓着对方的手指,速度还越来越快,老潘还用手指按住老李快速进出阴道的两根手指,老李又不让他按住手指往上顶。

    搞得她好像下身被他们都打通了似的,本来因爲紧张刺激小腹里紧绷着的一股劲突然一下消失了,下身无着无落轻飘飘像抛在半空中,屁眼里和阴道里像有一道闸门被抽掉了一样,她感觉好几个地方都不受控制的涌出好多东西来,所以一下就尿出来了,我说那不一定都是尿,可能是她潮吹了,还带着尿。

    老婆从洗手间清洗出来后,跺着脚很生气的对他们说:「你们这几个流氓色狼大混蛋,趁我和小秦都喝醉了就对我干坏事,我记得我只是给老李一个人摸一下的,你们都来欺负我,哼!快点开台,我要报仇,你们今天不把身上的钱全输给我就别想走出这大门!」几个鸟人看来都挺满足的说到:「哎呀,喝了点酒大家都没忍住,好,开台开台,我们认输赎罪。」老婆还真硬把他们都拉上麻将台,他们当然也只能输不敢赢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搞定了,赢了他们一万多。人都走后我自然就醒了,老婆马上过来抱着我,我问她今天爽不爽,她脸埋在我胸前点了点头,说:「今天玩得好像有点过,要不是喝了那麽多酒,还有你这个坏老公教唆,我真不敢做出这些事来。」我温柔的说:「只要我们都高兴觉得幸福就行,人活几十年死后还不都是一把土,不用想这麽多,就把他们当成我们叫的牛郎好了,而且还是他们给钱。」说完我就要检查一下我的宝贝被这些粗人蹂躏成什麽样了,老婆就脸红彤彤羞羞的看着我说:「不要看了。」那怎麽行,把她按在沙发上拉起睡裙让她翘起屁股给我看,等屁股打开我一看,妈的都快不认识了,屁眼由暗红色变成了鲜红的,涨得红亮红亮的反着光,两片小阴唇明显被玩肿了,像两块叉烧一样翻开着,阴道口的嫩肉都两小时了还留着一个小洞闭不起来,阴蒂被老李这老不死的刮得又红又大,竟然缩不回包皮里面去了。

    靠,马上二话不说打了她两下屁股,喝问到:「自己都看过了是吧!」老婆:「看过了。」「自己说,都被玩成什麽样了。」老婆弱弱的说:「屁眼被玩肿了,小屄被玩烂了,小豆豆缩不回去了。」我生气了:「那等下老公的鸡巴插哪里啊,没一块好地剩下。」老婆兴奋的说:「老公,我给你口爆。」「我爆你的头就有,还口爆,满嘴的白酒味,想让我成醉鸡巴吗。」「你还被他们搞到尿尿了是吧?」我问到,老婆爬起来带我到桌子边指给我看说:「这些都是被他们挖出来的。」我看到地上有一大片未干透的水迹,上面有一坨白色的粘稠物,「看来淫蕩老婆你的高潮很爽啊,白浆都流出这麽多。」老婆又抱着我说:「老公,说真的,今天真是丑大了,你可能没看到,我的尿水流到老李满手和裤子上都是,老潘扣我屁眼时我又放了好几个屁,他又扣到了我的便便,还有我被老李和小徐挖出好多的白浆,很多都流到他们手臂上被抹掉了,小裴最后在我高潮时都把我的乳头拉得像两颗葡萄一样肿胀起来,我真的不能再跟他们见面了,我会羞死的,真的会受不了的,不能再叫他们来了好吗,求你了,今天真的像我们想的那样,被他们弄到屎尿出来,真的是屁滚尿流啊,不能再有下一次了。」于是后来尽管他们找我们很多次,但都没让他们再来,过了几个月他们真的就调去了新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