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闻之秘之「小龙女」曾在片场承我胯下之欢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不详
    字数:10854字

    2006年初,半年前高中毕业的我,一直待业在家,成天无所事事,日子
    过得都快闷出屎来。二月末的时候,县里纷纷传言,张继中大导演带领的《神雕
    侠侣》剧组,要来县里的影视城拍摄。

    拍戏的剧组在我们象山县不算什麽新鲜事,但是这一次来的导演比较大牌,
    而且据说剧组里美女如云,所以县里像我一样的閑人们,都蠢蠢欲动,打算去片
    场探探班,饱览一下美女们的婀娜身姿,顺带见识一下张继中的大胡子。

    三月初,大胡子张继中果然带着《神雕侠侣》剧组的一班人马,浩浩汤汤进
    驻了象山影视城。没过两天,剧组便按照常规动作,在当地开始招募临时演员。

    县里的小伙子们都知道,想要看美女,这个机会是不可错过的,做群衆演员
    不但可以饱眼福,还有钱拿,特别是对于我这种无业游民来说,能赚一点是一点,
    尽管群衆演员一天只有40块钱酬劳,好歹也攒点烟钱。

    于是,当天上午我就兴沖沖地去片场报名了。不出所料,负责面试的几个剧
    组工作人员,随意瞟了我一眼,当即就通过了。像我这种人高马大,面相凶狠的
    家伙,大概天生就适合演古装武侠剧吧。

    中午在片场吃了个盒饭,等着下午拍戏。这一次招的群衆演员特别多,大部
    分是男性,县里的老中青三代估计都来齐全了。

    整个片场全是群衆演员,看不到一个所谓的明星,别以爲到了片场就能够看
    到那些俊男靓女,其实明星演员们哪怕级别再低,不拍戏的时候都是躲在宾馆旅
    社里休息的,从不会跑到外面来挨冻。沿海三月份的天气还是冷得够戗,我穿得
    比较厚实,仍然忍不住一个劲儿搓手跺脚。

    正在人们抱怨怎麽还不拍戏的时候,有个年纪青青的自称是副导演的家伙,
    跳出来给我们讲戏。他说下午这场戏拍的是《神雕侠侣》里面杨过和小龙女重逢,
    然后跟金轮法王打一场,最后由我们这些群衆演员,把杨过和小龙女抛起来欢呼。

    「你们知不知道杨过和小龙女?嗯?」那个所谓的副导演像看白癡似的看着
    我们,大剌剌地问道,好象我们这些群衆演员都是刚出土的秦兵马佣,不知有汉,
    无论魏晋。

    「谁不知道啊!查良镛写的《神雕》嘛!小龙女是杨过他师傅,杨过要娶小
    龙女的!」我边上有个群衆演员气不过大喊了一句。

    顿时有许多人都一块起哄:「唬谁喔!《神雕》又不是第一次拍,看老了都!」

    副导演被说的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的,然后很没风度地大吼:「行了行了!还
    想不想拍戏了!」等群衆演员安静下来,他又一遍遍给我们讲一会要怎麽怎麽走,
    从哪儿走到哪儿,在哪儿停下别走过了,到哪儿哪儿要把杨过和小龙女抛起来云
    云。

    然后群衆演员都发到了拍戏的服装,一件件灰不溜秋的破烂长衫,要我们套
    在衣服外边扮演丐帮弟子。

    就在副导演给我们群衆演员讲戏的过程中,剧组的人终于陆陆续续出现了,
    最先的是工作人员,他们忙忙碌碌安放好摄影机、话筒、灯光、道具什麽的。

    不一会儿,大胡子张继中来了,他一进片场就一屁股坐到摄影机旁边的小马
    扎上,那小马扎还不够他屁股三分之一大。

    老张同志一手端个大茶缸,一手举个高音喇叭,「各就各位,快点快点」什
    麽的,乌拉乌拉一通瞎喊。然后那些大大小小的演员明星,也纷纷到场。

    出演「小龙女」的刘亦菲出现的时候,我们这些大老爷们都不自禁发出「唔……」
    的一声赞歎,这个小丫头当时名气还不算太红,但是长相的确水嫩出衆。

    她到片场的时候虽然还没换戏服,但是妆已经画上了,一张粉嫩的瓜子脸,
    翘翘可爱的鼻子,水灵灵的大眼睛,乌亮的长睫毛,红润的樱桃小嘴,脑后云发
    盘鬓,脖子雪白好似天鹅,真如画里走出来的小仙女一般。

    连我边上有个不认识刘亦菲的大叔也忍不住夸她:「这个小姑娘长得好标致!」

    刘亦菲手挽着身边一个美豔少妇走进片场,径自进到化妆棚里去了,一盏茶
    的工夫,她从化妆棚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身雪白的袭地古装长裙,白色长裙和她
    冰清玉洁的肌肤相映成辉,更加突显出她的美丽高雅,不可方物。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刘亦菲吸引了过去,连张继中这个老头也不例外。那一刻,
    我在心里暗暗跟自己说,呆会一定要沖到第一个,把小龙女抛起来!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顿时激动不已。于是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副导演
    作出群衆演员出场的指令。一切準备妥当,老张导演对着喇叭大吼一声:「ac
    tion!」

    只见杨过(傻不楞登的黄晓明)和刘亦菲演的小龙女,跟披头散发的金轮法
    王唧唧歪歪说了几句对白,然后金轮法王离开,小龙女含情脉脉地微笑着看着杨
    过,这个时候,一旁的副导演使劲挥胳膊,示意群衆演员赶紧沖上去,由于片场
    除演员外,其他人都要噤声,副导演突然的动作没几个人注意到,把他急得眼泪
    都快出来了。

    幸亏我一直有盯着他,几乎在第一时间,我如离弦之箭一般沖向亭亭玉立的
    刘亦菲,只有少数几个人跟上了我的反应,然后大家在一愣神之后,都反应了过
    来,「哗」地潮涌向杨过、小龙女。

    短短不到两秒锺,抢得先机的我如愿第一个沖到了刘亦菲身边,我伸长了手,
    眼见就要摸到她飞扬的裙摆,这时,其他几个方位也伸出了几只手,刘亦菲看到
    人们抢钱一样向她奔来,可爱的小鼻子翘了翘,微皱了一下眉头,本能地双手护
    在了胸前。

    我一把抱住了刘亦菲软软的腰身,感觉她的腰真的好细,几乎在同一时间,
    另外几双手也分别拉扯住了她的胳膊、肩膀,过分的是,有一只手居然直接按在
    了她的屁股上,羡慕得我直流口水。

    正当我们打算把刘亦菲举起来的时候,身后的群衆演员一窝蜂拥了过来,一
    股庞大的力量把我推向不知所措的刘亦菲,我们的身子顿时挤得紧紧贴在了一起,
    我比她高出一个头,她的脸埋在我的胸膛上,柔软的小腹贴在了我的裤裆上,我
    一低头,鼻子里净是她头发的香气,弄得我一阵意乱情迷。

    推搡了几下,外围的人终于收住了脚步,我们把刘亦菲举过头顶,合力将她
    抛起,然后伸长了双手去接她。身边的人一直不停推我,想把我挤开,好让他们
    接住刘亦菲,幸亏我凭着粗壮的体魄,高大的身躯,硬是保住了脚下的两寸阵地。

    刘亦菲被抛起来后,裙袂飞扬,下面的大老爷们儿群情激奋,「呕——呕—
    —」的呼号不绝于耳,她刚一落下,无数「鹹猪手」争先恐后抢向她身体的各个
    部位,有的人甚至还跳了起来。

    我本着怜香惜玉的心,张开双手想要抱住她的肩膀,以挡住两边的魔爪,不
    料手臂张开的宽度不够,我的两只大手直接从刘亦菲的腋下穿过,然后情急之下,
    一把抓住了她胸前那两只不大不小却很饱满的「馒头」……

    我脑子里「轰」的一下懵了,下身的那根命根子直楞楞竖了起来,顶到边上
    人的大腿上,疼得我脑门直冒冷汗。

    奶奶的,这俩乳房手感那叫一个好啊!由于我抱住了刘亦菲的上半身,她掉
    下来后,半个身子都在我的怀里,我趁机用力捏了两把她的乳房,可能是被捏疼
    了,她不禁「啊」的惊叫了一声,左手也不由自主伸过来想要护住胸,我赶紧缩
    回手,跟大家一起使劲,再一次把她高高地抛上了半空。

    几番下来,我坚持一次又一次地抱住她的胸脯,我知道一旦我不抱那里,立
    即便会有其他人来抢占这块肥美的圣地,便宜别人倒不如便宜自己,不管怎麽样,
    刘亦菲的胸只有我一个人摸到了,这也是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我看到其他人有抱脑袋的,有抱腰的,有抱屁股的,有抱大腿的……无不是
    努力占便宜。最大胆的一个家伙,居然还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不过只是很短
    的一瞬间,也不知道他摸到了什麽。

    被衆人一番淩辱下来,刘亦菲的头发散了,衣服也有被撕裂的地方,小脸上
    酡红一片,娇喘连连。好不容易等到大胡子张继中喊「cut!」,刘亦菲挣扎
    落到地上,大概是被抛久了,步伐有点摇晃,她一边推开衆人往外挤,一边带着
    哭腔轻声说:「你们是坏人。」

    不想这句话更加激起了衆人的欲望,反正都已经被定性爲「坏人」了,那麽
    就连一些没占便宜的人,也顺便在她身上狠摸了几把。当她跌跌撞撞从人堆里挤
    出来时,估计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地方是不被摸过的了。

    后来《神雕》在全国各地热播,「小龙女」刘亦菲的名气也越来越响,我也
    成爲了菲迷的一员。没想到的是,我那次趁乱抓了刘亦菲乳房的镜头,还真被大
    胡子导演看上,放在电视剧里播了出来。以至于后来听到许多人纷纷谈论刘亦菲
    片场被「袭胸」事件,我着实得意了好一阵子。

    但是,其实那天除了「袭胸」之外,在片场还发生了另外一些不爲人知的事
    情。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才决定把它讲出来,不过大家看了不要乱传,以免断了
    可爱的刘亦菲的星路。

    刘亦菲被我们占了便宜,从人堆里挤出来之后,气呼呼地噘着小嘴,径直走
    到了陪她一同到片场来的美豔少妇身旁。我们群衆演员被副导演连连夸赞,直呼:
    「演得不错!演得不错!」然后过来一个工作人员,自称是剧务,带着我们去片
    场的一个临时搭建的人工影棚里结算今天的报酬。

    我们进了影棚后,把戏服一脱,就排着队领酬劳。我也不急着领钱,走到影
    棚一角,点上支烟慢慢抽着。这个时候,我听到一个细细的声音说:「他们太坏
    了,我的胸被捏得好疼,内裤都差点扯下来了……」

    我晕,这不是刘亦菲的声音麽?我仔细一听,原来影棚隔壁就是演员的化妆
    棚,下一场戏里刘亦菲没有戏份,估计是进化妆棚里卸妆的,两个棚子的木板隔
    墙很薄,所以说话声很容易就传了过来。我装作靠墙抽烟,把耳朵贴在木板隔墙
    上,小心地听隔壁的对话。

    有个比较成熟一点的女声说:「阿菲,没事就好。一会我要跟张导谈一谈,
    让他以后少安排这样的场景给你拍。」

    刘亦菲似乎心有余悸道:「嗯。妈妈,你一定要跟张叔好好说一说,让他扣
    那些坏人的钱!」

    原来和刘亦菲说话的竟是她的母亲。可恶的是这个小丫头居然想叫张大胡子
    扣我们的工钱,老子辛苦一下午,花大力气把你抛上抛下的,就算占了你点便宜,
    也不至于把老子这点辛苦费给扣回去吧?她不高兴我能理解,但是要在工钱上报
    複我们,这就让我很有点生气了。没想到看上去漂漂亮亮,天使一样的一个人,
    却是那麽小肚鸡肠。

    「算了算了。他们群衆演员本来就素质低,阿菲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刘
    妈妈继续劝慰道。

    这个老女人的话更让我生气,要说刘亦菲对群衆演员小肚鸡肠,她妈妈更是
    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妈妈,我的头有点晕晕的。」刘亦菲说。

    「要不你卸完妆,躺那张床上休息一下吧?妈妈去跟张导谈一谈,一会儿就
    带你回宾馆。」

    那边传来刘亦菲应诺的声音,我快速走到影棚门口,往隔壁化妆棚的门口看
    去。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个老女人长什麽模样。只见化妆棚的门被打开,出来一
    个美豔的女人,乍一看,年纪还不到三十,身材也很不错。她轻轻掩上化妆棚的
    门,扭着腰往坐在片场另一头的张继中走去。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先前陪刘亦菲
    一同来片场的那个少妇,就是她妈妈。

    大概因爲一会要回来,免得把休息的女儿叫醒开门,所以刘妈妈走的时候,
    并没有锁上化妆棚的门。我望着她的背影渐渐走远,突然産生一个大胆的念头—
    —进化妆棚里看一看!

    片场上演员和工作人员正在忙碌,谁也不曾注意这边,而影棚里的群衆演员
    们,也正忙着领酬劳。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迅速闪到化妆棚的门边,四周环
    顾一圈,轻推开门,一低脑袋钻了进去,反身将门锁上。

    我对进门后刘亦菲的尖叫作足了心理準备,没想进去后,化妆棚里居然静悄
    悄的,连个人影都没有。见了鬼了?正在我纳闷的时候,耳边传来细微的呼吸声。
    我蹑手蹑脚往里走,发现化妆棚被一张大屏风隔出了一个小间,我悄悄看向屏风
    后,一个不足十平米的空间里,摆着一张单人床,大概是专门给演员休息用的,
    床上,刘亦菲窝在羽绒被子里,安静地睡着,呼吸均匀。

    我很小心地靠近她,俯下身子,刘亦菲那张精致的脸庞离我近在咫尺,她闭
    着眼,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动,轻巧的鼻翼一张一张的,小嘴抿着,一张
    粉脸绷得紧紧的,好象还在爲刚才的事情生气。

    一瞬间我就把她的小肚鸡肠抛到了九霄云外,多可爱的一张脸啊,谁见了不
    想亲一亲?也不知哪来的胆子,我低下头,嘴唇轻轻地点过她的鼻尖,点过她的
    芳泽,点过她的下巴……太迷人了,一股淡淡的体香,从羽绒被里散发出来,我
    不禁伸出舌尖,在她粉嫩的脖颈上留下了一个湿吻。大约是感觉有点痒,刘亦菲
    在睡梦中嘤咛了一声。

    这一声嘤咛在我听来却不谛炸雷,老天爷,这个小美人对我的吻有反应!一
    时间我兴奋地手足无措,下身爆胀,犯罪的欲望在我的身体里一分分积累。「要
    是能和刘亦菲上一次床,就算把我拖出去枪毙也值了!」我的脑子里空蕩蕩的,
    惟独剩下这麽一个念头。原始的欲望令我无法再把持,鬼使神差般,我把手伸进
    了羽绒被子。

    被子里很温暖,一股热气沿着手掌蔓延到全身,被子里诱人的胴体,凹凸起
    伏,我宽大的手掌一寸一寸轻滑过刘亦菲的身体,能摸出来,她上身还穿着一件
    小背心,背心里戴着一件布料柔软的文胸,随着呼吸,她的乳房和小腹一起一伏,
    我把手掌贴在她的下腹部,感受着柔软的小肚皮……

    下身的鸡巴快要涨爆了,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袭来,差点没让我直接就这样射
    在裤子里。就在这个时候,刘亦菲轻轻扭动了一下身子,被窝里的两只小手,突
    然抓住了我的手掌!靠,我被吓得一个激灵,额头上的冷汗嗖嗖就冒出来了,想
    要射精的欲望也被吓了回去。

    所幸这个小美女并没有醒,她大概还以爲自己抱着个布娃娃什麽的呢,小舌
    头舔了舔嘴唇,睡得更香了。

    我就这麽静静地呆了两分锺,一动也不敢动,期间甚至産生打退堂鼓的念头,
    但是最终还是欲望占了上风。待到确定她依然熟睡后,我的手掌被她抓着不能再
    动,于是继续低下头亲她,这回我直奔嘴唇而去,当我的嘴唇和刘亦菲的嘴唇贴
    在一起的时候,她居然还习惯性地伸出小舌头舔了舔……

    我汗啊,差点没把人爽死。趁着她舌头缩回去的时候,我也伸出舌头,一路
    跟着顺利进入了她的小嘴,我的舌头缠上她的舌尖,轻轻地舔,感觉软软的,她
    的唾液也有一丝甜甜的味道。

    刘亦菲微张着嘴,任我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进出。渐渐的,她居然开始有了反
    应,小舌头主动轻动了起来,时不时随着我的舌尖一块打转缠绕,我小心翼翼引
    着她的舌尖进了我的嘴里,然后用嘴唇吸吮着她的舌头,「啧啧」有声。

    「嗯……」她开始发出呻吟,下身轻微扭摆,似乎有些动情了。

    我当然要把握住机会,贴在她肚皮上的手掌趁机使了几分力,脱开她的两只
    小手,一路滑向她的下身。可惜的是,她换完戏服后,睡觉时竟然没脱裤子,我
    不得不极其小心的解开她裤子上的纽扣,幸亏没有腰带,要不然除非弄醒她,否
    则无论如何也解不开了。

    裤子上的扣子顺利被我解开,还在梦里的小美女似乎有些性急,不断扭摆下
    身,这也给我带来了方便,我顺着她扭摆的动作,不仅顺利解开纽扣,还顺势拉
    开了拉链,然后食指与中指一并,挤入了她的胯间,隔着薄薄的内裤,轻轻按压
    她的阴部。

    「呜……呜嗯……」刘亦菲的呻吟声渐大,下身夹住我的两根手指,小腹有
    规律地微颤。看她这副样子,难不成做起春梦来了?

    我的手指加了两分力气,按住她的穴口,揉动了起来,她的小内裤已经湿了
    一大片,动情的很厉害。在我手指按揉之下,刘亦菲突然咬紧了嘴唇,双腿紧绷,
    下身挺起,我的手指能感觉到穴口有节奏地收缩了五、六下,然后一股湿滑的液
    体从她的小穴里涌了出来。看来是高潮了。

    短暂的高潮过后,刘亦菲发出一声满足的歎息,幽幽睁开了双眼。

    「你……」她一瞬间的惊恐,从眼神中表露无疑。

    我不知道她从高潮的梦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却是我这麽个大老爷们时,心
    里是什麽感受,恐惧?惊讶?从她眼神看来,似乎两者兼有。

    几乎条件反射,我一掌捂住了她的嘴,把尖叫声挡在了「唔唔」之中。

    「不许叫!被别人发现的话,很快全世界都知道!你还想不想继续做你的明
    星?」我急中生智,恶狠狠地威胁她说。

    「唔唔!」她的嘴还被我捂着,不能说话,但是一个劲点头。

    我继续凶她:「你要是再叫,我一把掐死你就跟掐死一只小鸡似的!你还叫
    不叫?」

    幸亏我长得够粗够凶,她被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又一个劲摇头。

    我闷哼了一声,放开手。刘亦菲果然不敢再叫,流着眼泪,一吸溜一吸溜,
    可怜兮兮地望着我。说实话,像她这麽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梨花带雨地看着你,
    还真是特别可怜。我差点就心软了。

    「你……你想干什麽?我给你钱,你快点走,我妈妈马上就回来的。」她试
    图想办法劝走我,看来脑子还不算笨。

    「哼!别说这些废话,跟放屁没什麽两样!」我直接打消她的念头。

    「那,那你,你,你……」她一时间也「你」不出什麽东西来。

    我想了想,呆在这里的确是夜长梦多,如果要把这小丫头弄上床,就得抓紧
    点。于是很严肃地对她说:「刘亦菲你听好了!我直说,来这里就是要和你打一
    炮,你要是不让我干,我就掐死你,然后跑路。你要是乖乖配合,让老子弄高兴
    了,以后就什麽事也没有!今天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决不让第三个人知道。
    看你是个聪明人,给你十秒锺时间作决定。」

    说完,我就开始掰着手指倒计时:「十……九……八……」

    刘亦菲的俏脸上阴晴不定,紧张地思考着,连眼泪也忘了流。这真是一个现
    实的女孩,我有充足的信心相信她一定会答应配合。不出所料,就在我数到「一」
    的时候,刘亦菲郑重说道:「好吧,我……答应你。」

    说干就干,我可没太多时间磨蹭。我指着她,只说了一个字:「脱!」

    刘亦菲也真配合,二话不说,缩在被窝里把衣服脱了个精光。我脱下自己的
    衣服后,掀开床上的羽绒被,一具美丽的胴体横陈在我的面前,大约B罩杯的两
    个小巧饱满的乳房,乳头和乳晕是少女的淡粉色,小腹平滑,三角地的阴毛却已
    是相当茂盛,如一个草坡般高高垄起,两条修长的腿,大腿的内侧的肌肤一看就
    嫩得能掐出水来。

    就在我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被冰冷的室温一刺激,刘亦菲浑身起了鸡皮疙
    瘩,乳头被冻得立了起来。

    「冷。你……进来。」她略带羞涩地说。

    靠,我不仅要进被窝,还要进你的身体呢!我纵身钻进被窝里,盖上羽绒被,
    紧紧拥抱住刘亦菲温暖柔软的身子,被窝里的温度渐渐升高。

    我开始亲吻她的脸蛋、嘴唇和脖颈,她紧闭着嘴,还不太愿意顺从。我只能
    沿着她的脖颈一路亲下去,当我一手捏住她的一个乳房,狠狠地嘬了一下她的乳
    头时,她吃痛地叫了出来。然后仿佛想到了什麽,问道:「刚才在片场,摸我胸
    的是不是你?」

    「是我,你怎麽知道?」我胡乱吃着她的乳头,含糊不清地回答她。男子汉
    大丈夫敢作敢当,连床都上了,摸摸奶子有什麽不敢承认的。

    「你捏得我好痛,在片场和现在都是。」她皱了皱眉头道,「能不能轻一些?」

    「我靠,我是在强奸你哎,你竟然还嫌这嫌那的,你脑子进水啦?!」

    「不是……我答应你了,就不算强奸。你轻一些,这样我不舒服。」

    真是服了,这些明星还真娇贵,他妈的摸重一点都说三道四的。

    「哎,你轻点嘛……刚才我在睡觉的时候,你是不是弄我了?那会弄得很舒
    服的,就那样弄。」刘亦菲又说道。

    没见过被强奸还这麽多要求的,搞得我好象跟个白癡什麽都不会似的,老子
    好歹也跟好几个女人上过床了,又不是菜鸟,要你这麽教!

    「闭嘴!」我有点怒了,吼了她一声。

    这回她倒乖乖噤声了。

    「你他妈多大了,怎麽这麽懂?还这样舒服那样不舒服的!」我忿忿地问她。

    「我十六啊!」刘亦菲犹豫了一下,说,「不过我也算早熟了,十三岁就自
    己那个了,所以知道一点。」

    「靠,没想到你这麽骚,才十三岁就自己弄!」我被她说的有点兴奋,要求
    道,「这样吧,我可以轻点,但是我亲你的时候,你得自己弄下面。」

    「不要!」她先是摇头,被我瞪眼一吓,又赶紧改口,「好吧……你轻些。」

    于是我开始温柔地抚摩她的身体,伸出舌头舔她的脖子、乳房、小腹……她
    自己伸了一根手指在下身轻轻揉弄着,技术似乎很娴熟。毕竟有三年的自慰史了。

    不一会儿,刘亦菲开始发出娇喘声,她的胸脯泛上了一大片红晕,很明显是
    动情了,下身揉弄的手指,节奏也有所加快,隐约还能听到「啧啧」弄出淫水的
    声音。慢慢的,她另外一条胳膊也环上了我的背,嘴也不再紧闭着,接纳了我的
    舌头。我们紧紧抱在一起,她的两个乳房顶在我的胸膛上,我的大鸡巴在她的大
    腿内侧蹭来蹭去。我们激烈地舌吻一阵之后,她已经有点喘不上气了。

    「进……来。」她朦胧着眼,无限娇媚地喃喃道。

    我没有搭理她,转而进攻她的耳根,当我湿润的舌头舔过她小巧的耳垂,粗
    重的鼻息喷在她的耳根上时,刘亦菲再也忍不住,发出「啊……啊……」的呻吟,
    原本揉弄着自己下身的小手,探过来抓住了我的鸡巴,害我差点忍不住又要缴枪。

    「啊……进,进……快点!啊……」她一边催促道,一边抓着我的鸡巴往小
    穴里塞。

    「靠,老子给你,小骚货!」我狠狠一挺身,又大又粗的鸡巴「突」的一下
    插进了刘亦菲的小穴里,小穴里十分润滑,我的鸡巴一下子没根尽入,把整个阴
    道撑得满满的。

    「啊哈……」她发出满足的叫声,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哥哥……」

    「你喊我什麽?」我问她道。

    「没,没有喊……」她矢口否认。

    靠,不信你不开口。我大力抽插几下,把她美得大呼小叫。然后我突然刹车,
    停着不动,刘亦菲正在享受间,这一停可不得了,小穴里仿佛爬过亿万只蚂蚁,
    把她痒得浑身颤抖。

    「动啊……别停下……动,动!」她焦急地双手抱住我的屁股,往她的身体
    里推。

    「你刚才喊我什麽?」我怀着看戏的心情,再一次问她。

    「喊,我喊……喊你哥哥呀……」虽然声音细不可闻,但是终归她的廉耻还
    是屈服在了欲望面前。

    我奖励性地开始抽插起来,第一声「哥哥」已经出口,刘亦菲再也不顾面子,
    在一阵阵快感中,「啊……啊……」的呻吟伴随「哥哥,好哥哥,亲哥哥」的昵
    称,响彻在化妆棚里。我被她叫得心里暖暖的,动作和语气都不禁温柔了起来。

    我一边干,一边问她:「阿菲,你不是处女了呢?」

    「嗯,嗯……我拍,拍电视,拍电影……圈子,啊……圈子乱,保不住处女
    身,身,啊……好舒服喔!哥哥干,亲哥哥……」刘亦菲边淫叫边回答我。

    「那你是什麽时候破处的?」我还真有点好奇,虽说娱乐圈乱,但是居然连
    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也不能幸免,不可思议。

    「十,十,啊……十五岁……喔……十五岁生日。」她倒是一点也不隐瞒。

    「倒也可怜。」我在心里歎息着,亲了她一下,身下加快了节奏,「阿菲,
    要不要哥哥好好疼疼你。」

    「要……哥哥,哦……疼我,疼阿菲,使劲……干我……啊啊啊!」

    我们两人干得大汗淋漓,连被子也掀到一旁去了。我跪坐起身,让她反转过
    身子,小穴对着我的大鸡巴也跪坐下来。我抓住她的两个胳膊,把她双手反剪,
    少女的腰柔韧性真不是一般的好,她的上半身简直环成了弓型,小腰向前挺,屁
    股翘起来,我从上往下都能看见小穴吞着我的大鸡巴。

    我开始开足马力,以最快的频率从后面干她。我们的身子把床压得「嘎吱嘎
    吱」响,下身交合发出急促的「啪啪」声。

    我稍微侧身,看见刘亦菲眼睛紧闭,小嘴张开,高仰着下巴,一脸又痛苦又
    满足的表情,她胸前那对饱满的乳房,随着抽插的动作,如白兔般上蹿下跳。

    大约干了有几百下,刘亦菲早已叫得有点声嘶力竭,突然她全身绷紧,大腿
    和臀部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呜!啊……我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一连串叠着颤音的叫声之后,她的阴道里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往外涌出,
    但是被我的大鸡巴挡着,又不能畅快地排出来。

    「亲哥哥,受,受不了了……阿菲要死了……啊啊啊啊……亲哥哥!」最后
    一声哥哥叫得特别响亮,叫完之后,刘亦菲浑身一软,上半身往前趴了下去。我
    也正在沖刺的最后关头,于是毫无怜香惜玉之念,抱住她的大屁股就用狗仔式继
    续干她。她大概是高潮脱力了,仿佛连叫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只能趴在那里,发
    出一连串「嗯嗯嗯嗯嗯嗯」的声音。

    刘亦菲的小穴里不断有一股一股湿热的液体往外涌,我的鸡巴往外抽的时候,
    每一下都能带出一些乳白色的液体来。随着涌出的液体越来越多,整个小穴就好
    象温泉一样,鸡巴泡在里面越来越舒服,「唧唧啧啧」的水声几乎能掩盖过她那
    细微的「嗯嗯」声。

    我处在射精前的最后一刻,但是不知爲什麽,大概是小穴里液体太多,无处
    着力,任凭我怎样努力沖刺,竟然迟迟不能高潮。眼见着刘亦菲的小腹也开始抽
    搐,大腿已经出现痉挛现象,我知道再干下去,也许这个少女会被干晕过去,甚
    至大病一场。

    正考虑着要不要停下,却听化妆棚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把我惊得精口一松,
    一股憋蓄良久,浓浓的精液直射进刘亦菲的小穴里,根本来不及拔出。被精液一
    刺激,她的小穴又是一阵蠕动,把我那股精液从鸡巴里挤得干干净净。

    「阿菲,我是妈妈啊!你开一下门。」门外传来刘妈妈的叫门声。

    我全身疲软地压在刘亦菲身上,附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妈来了……」

    刘亦菲正沈浸在几番高潮的余韵中,连敲门声都没注意,被我一提醒,一骨
    碌睁开眼,瞧向门口处。

    「如果你敢叫……」我心下虽惊,却依然嘴硬地威胁道。

    不料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却被刘亦菲打断:「哥哥……」

    一句「哥哥」顿时消除了我所有的猜疑和顾忌,我知道,这个女孩不会出卖
    我。

    「怎麽办?」顾忌一消除,我反而向她讨教起办法来。

    「不要急,我来。」十六岁的刘亦菲却是满脸自信。

    正说间,敲门声又急了几分。「阿菲……我是妈妈,你醒了没有啊,给妈妈
    开一下门呐!」刘妈妈继续催道。

    「嗯……妈……」刘亦菲不但装出刚刚睡醒的庸懒声音,连表情和动作也是
    十成十地像,我真服了这些戏子了!

    「阿菲,你醒了吗?」刘妈妈敲半天门,终于听到女儿的回答,放下心来,
    语气也缓了许多。

    刘亦菲继续装道:「妈你等一下啊,我刚刚睡醒,等我穿一下衣服……」

    门外没了声音。刘亦菲起身,用内裤擦了擦下身,「悉悉簌簌」地戴上文胸,
    套上背心、毛衫和紧身牛仔裤,穿上袜子、靴子、女式风衣,然后把内裤放进挎
    包里。收拾得当之后,小声交代我道:「你躲在被窝里,不要出声……」

    我点了点头,把自己的安全完全交到了她的手里。

    她转过屏风前,又回头望了我一眼,眼神里怀着複杂的情感,我无法解读。

    「妈妈,我来了。」刘亦菲令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轻松了许多,往门口走去。

    化妆棚的门被打开,我在屏风后,清晰地听见刘亦菲和她母亲的对话。她母
    亲说已经跟张导演谈好了,下周就在拍戏的和约里面再加上一条,详细规定以后
    刘亦菲和群衆演员搭戏时的种种保障措施。

    刘亦菲说睡了一觉心情好多了,不想再计较这些小事情,她环住母亲的脖子,
    「啵」地亲了一口母亲的脸,说:「谢谢妈妈啦!我休息好了,咱们回宾馆吧!」

    「好,好,」刘妈妈语气慈爱,「只要阿菲高兴就好!」

    然后,母女俩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不敢再在这里久留,刘亦菲母女走后,我也迅速从化妆棚里出来,匆匆离
    开了片场,连40块钱的演戏酬劳也没顾得上拿。

    事情过去了两年多,但是那个美丽可爱的刘亦菲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特别是她最后帮我脱了困,更是让我心怀感激。如今我有了稳定的工作,稳定的
    女朋友,然而每次一想起当年和刘亦菲在片场的云雨之事,还是忍不住心潮澎湃。

    最近看到一个消息,据说刘亦菲目前所在的一个电视剧剧组,即将动身去西
    北的一个影视城拍戏……我在想,我是不是该向单位请几天假,跟女朋友撒个小
    谎,然后买一张火车票,去西北的那个影视城看看可爱的「小龙女」刘亦菲呢?

     【全文完】
    原PO是正妹!
    我最爱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