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雕外传<五>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重剑无锋》

    临绝情谷不远处一个隐密的瀑布,因为正值雨季丰沛期,由高处冲下的水流
    如万马奔腾一般。瀑布旁一块长满青苔的碧绿岩石上,一只硕大的神鵰如柱石般
    立着,犀利的眼睛盯着瀑布看。

    瀑布庞大的水量,因峭壁高耸而使瀑布底激起丈高的水花,激起水花的岩石
    上,隐约有一个人影正承受着瀑布的冲击。偶而,瀑布水濂冒出一个俊美少年的
    脸,他深深吸一口气,运真气于周身,举起一把黝黑不起眼的剑,再身边水濂画
    出一道剑痕,再重新回到大水之内。在庞大的水洪中挥舞剑风。

    这名少年正是杨过。七天以前与黄蓉、小女婴被神鵰救至瀑布后一个山洞内
    ,每天给予杨过吃一种七彩毒蟒的蛇胆,竟然使得杨过的情花毒一直没有发作。
    接着神鵰就有如严师一般,给予杨过一把剑魔独孤求败所留下的剑,剑名为玄铁
    剑,重达二十斤多,剑锋未开,剑面黝黑平滑无痕。

    杨过起初试剑时,一开始几乎拿不起剑,用其挥砍一块大石,大石如切菜般
    被削断,玄铁剑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每天早晚,除了吃饭睡觉时间,神鵰都逼杨过在瀑布下练功,或者与杨过比
    武试剑。缺了一臂的杨过咬着牙苦练,短短七日,领悟了过去所学九阴真经、蛤
    蟆功、玉女心经、全真剑法、玉女剑法、东邪玉箫剑法、打狗棒法、欧阳锋逆九
    阴真经的精神,创出自己的一派风格,不拘泥于哪一门派的招式,承袭剑魔四十
    岁无敌于武林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在瀑布下的杨过,忽然大叫一声,「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蓉姊姊,快
    出来看!」

    说着,杨过将玄铁剑舞成一个剑圈逼住瀑布水流的落势,剑圈之下,只有几
    滴微微的水丝滴下。

    由瀑布后山洞走出一个惊豔绝世的清丽美人,白晰的肌肤、美艳成熟的气息
    ,慧黠的双眼闪动明亮与聪颖,姣好的面容与身材,无法看出她是有一个十六岁
    女儿的母亲,此美妇正是黄蓉。

    「怎幺了,过儿,大呼小叫的,襄儿才吃完奶刚睡着,小心把她吵醒了。」

    黄蓉所生的双胞胎,男的叫郭破虏,女的叫郭襄,在黄蓉千辛万苦找回女儿
    时,正式为他们命名。

    黄蓉见杨过舞得起劲,也不禁讚叹:「惊人的剑势,我看只有你郭伯伯的降
    龙十八掌深厚掌劲能媲美。」身着单薄白衣、短黄衬裙的黄蓉,一边欣赏,一边
    让轻柔的衣服随着剑风和激起的水花飘荡。

    杨过不经意回头看一眼黄蓉,见到黄蓉姣好曼妙的身材,因自己舞剑荡出的
    水花湿透衣裳,隐隐约约若现出诱人的胴体,有如出水的芙蓉。

    水滴沿着黄蓉清丽的脸庞滑下,出落着有如令人垂涎三尺蜜桃。杨过不禁一
    呆,剑停在半空,瀑布水流哗然而下。黄蓉调皮的哎呀一声,却不闪躲,任凭水
    流冲击着身子。

    水流的力量,马上完全湿透黄蓉的白衫,乌黑长髮湿淋淋贴着黄蓉颈间、乳
    房,湿透的衣裳更紧紧贴着黄蓉的肌肤,整个可人的胴体曲线毕露地站在杨过面
    前。杨过知道黄蓉功力还未恢复,害怕瀑布的力量伤害了黄蓉,将玄铁剑插入岩
    石内,一把抱住黄蓉的纤腰,飞身进入山洞内。

    瀑布外的神鵰摇摇头彷彿说着:「又来了!」回身走远。

    杨过抱着黄蓉进入洞穴里,健壮的胸膛抵着黄蓉饱满的胸脯,隔着薄薄湿透
    的衣裳,杨过依然感觉黄蓉坚挺的乳房,乳尖正传来阵阵的火热,黄蓉鼻尖凑向
    杨过的鼻尖轻轻触着,露出似笑非笑的慧黠笑容,说道:「过儿,你又想干什幺
    ?」

    杨过微微颤抖地将手由黄蓉的腰际,游走向黄蓉的乳房。

    黄蓉发出银铃般的轻笑,巧妙的避开,说道:「坏孩子!不要乱吃豆腐呦!
    」转身跑到杨过的身后,两手臂环住杨过的颈子,双手交叉在杨过的胸膛,将胸
    部紧紧压在杨过的背脊,顽皮地在杨过耳旁呵气,并轻轻吻了杨过的脸。

    杨过转身将黄蓉抱起,将黄蓉的两只修长玉腿交叉在自己腰际,并坐在地上
    ,使得黄蓉若隐若现丰美的乳房呈现在自己眼前。

    稍微抬头看着黄蓉俏丽的面容,说道:「蓉姊姊,我觉得对不起郭伯伯,也
    对不起龙儿,更对不起妳。」

    「傻孩子,事已至此,一切都是天意,天意造化弄人,又能如何呢?只要你
    不要把郭伯母,喔,不对,是你的蓉姊姊,当作是人尽可夫的淫蕩女人,只要你
    好好把功夫学成,等到救回芙儿、武伯伯他们,找到龙姑娘,我们回到襄阳城,
    就当什幺事没发生过。」黄蓉怜惜的看着眼前大男孩说着。

    杨过不禁滴下一滴清泪,说道:「什幺都没发生过?包括我们这几天吗?」

    「是的,不要缅怀。」黄蓉坚定的答道:「我们之间是没有未来的,是伦理
    所不容,你和龙姑娘师徒相恋所闹的风雨,已经够你伤痛一生,若你还不能领悟
    ,硬要再纠缠我们这一段,后果会难以收拾的。」

    杨过露出一张真诚的脸,说着:「蓉姊姊,我知道我年纪轻,不懂人世间许
    多世故,但,正因为我年纪小,所以,我是真的。」

    黄蓉缓缓的低下头,娇豔的红唇紧紧的贴住杨过的唇。两个人的舌头交缠互
    相舔舐,唾液互相交换着,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拥,持续火热的拥吻。

    接着,杨过沿着黄蓉俏丽的脸庞,舔吻到黄蓉的雪白粉颈。杨过的手由黄蓉
    背后,伸进短黄衬裙之中,温柔地抚摸黄蓉细緻的美臀,然后触摸黄蓉隐密的私
    处。

    中指按住黄蓉花瓣中最敏感的阴蒂,轻柔但快速的不断抖动,也不断沿着花
    瓣缝摩擦黄蓉得阴唇。

    黄蓉觉得一阵阵快感冲击,配合着将修长的大腿张开,沈浸在性爱前戏的温
    柔中,发出声声撩人的娇喘。

    杨过继续沿着粉颈吻到黄蓉丰润坚挺的乳房,隔着一层湿透的白衫,含、舔
    、轻咬着黄蓉的乳房,情慾也随之愈来愈高昂。杨过突然大喘一口气,手从黄蓉
    的湿润花瓣处移走,铁爪一把抓住黄蓉的领口,将衣服撕开,如白玉般丰润细緻
    的乳房整个展现在杨过面前。

    杨过猴急的开始吸吮黄蓉粉红的乳晕,并迅速将黄蓉身上剩余的衣物褪尽。
    黄蓉俏皮的轻轻一笑,将杨过的衣裳也除去。湿润的下体前后摩擦着杨过的肉棒
    ,杨过看着眼前清丽无暇的赤裸胴体,忍不住下身一动,将肉棒送入黄蓉的花瓣
    深处,并按下黄蓉的头,以口相就,尽情的热吻、抽插。

    黄蓉配合着肉棒在体内抽动的频率,在杨过的腿间上下摇摆着。乳房也激动
    的甩出一滴滴的水珠,跟着抽插的加速,黄蓉不住发出声声浪蕩的娇喘,说着:
    「好哥哥,啊!这里,快一点,再深一点,好愉悦,好爽!再进来一点!啊!对
    !这里!」

    黄蓉一边娇喘着享受肉体的愉悦,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好过儿,啊!嗯
    ,等一下,嗯!嗯!啊!不要射在里面,啊!继续,这里……」

    良久,抽插运动到达最颠峰。黄蓉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冲达脑海。「啊!过
    儿!不要停!快!快一点」紧抽出肉棒,移到黄蓉娇豔的小嘴边,手还不断地套
    弄自己的肉棒。

    赤裸着清丽胴体的黄蓉,慧黠大眼淫媚的瞪一下杨过,啐到:「你这小不正
    经的,又要蓉姊姊用嘴替你服务啊?!」杨过喘着大气,点了点头,黄蓉缓缓伸
    出灵活的舌头,开始舔杨过的阴茎,仔细而温柔轻舐,从阴茎的底部,舔到肉棒
    的洞口,沿着阴茎的敏感处来回滑动,忽然黄蓉张开小嘴一口将杨过的肉棒整支
    含入,一上一下激烈的吸吮,杨过只觉得阴茎一阵温热酥麻,看着吸吮自己肉棒
    的美艳女子,一时兴起用力按着黄蓉的头,阴茎开始悸动吐出浓稠的精液,黄蓉
    想要避开,却发现无法移动半分,只有任凭杨过将精液全射进自己的嘴里。

    黄蓉知道眼前的大男孩想要些什幺,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无奈的将杨过
    的精液吞嚥下去,说道:「小滑头,蓉姊姊把你的精液吃了,满意了没?」

    杨过紧紧地抱住黄蓉身无片缕的娇躯,轻轻的抚摸柔嫩肌肤、乳房、丰臀,
    说道:「蓉姊姊,谢谢你!」

    身边传来一阵声响,杨过转身一看,原来是挚友神鵰。神鵰拍了拍有利的翅
    膀,用爪子顶了顶杨过。

    杨过说道:「鵰兄,你要我跟你走?」

    神鵰点了点头。杨过鬆开紧抱住黄蓉的手,说道:「蓉姊姊,我去一会儿。」

    杨过跟拿起玄铁剑,跟着神鵰走进洞穴的深处,走了许久许久,在一个大石
    板的面前停下来,杨过点起火摺子一看,石板上刻着几个字:

    「惊豔一剑~天地卷」

    神鵰推了推杨过,示意要杨过将石板打开。杨过运起真气,急吐一口气,伸
    掌一推,石板跟着旋转。

    杨过一时收势不及,冲进石板后方,发现另有一个石室。石室墙上刻着满满
    的字,是小篆体。杨过细细缓慢的看着墙上留言,发现竟是剑魔独孤求败最后一
    场生死决战的过程:

    「余于四十岁之后,剑随意起,气到剑到,花草树木皆可为我所用,玄铁重
    剑即藏于余之背袱不再使用,一日来到此谷,竟发现久已绝迹的毒物情花重现于
    此,正欲回中原告知武度,却有着无尽邪气,双手各持一管状发亮之物,奇形怪
    状之装扮,此人似乎为五人之首;其后四人,一如猿猴,一如恶犬,一如妖花,
    一如蛇蟒,对方似乎也懂得“传音入密”功夫,所讲话语直接传入我脑海,而他
    们并无发出只字片语,但与余所知之传音入密之术又大大不同,其原因无从理解
    。」

    「对方相当狂傲,要余承认己为奴僕,任凭发遣,凭此一点,余臆测其为化
    外地区魔教高手,遂笑而不答,折一草而掷去,划伤那带头者的面容,那五人大
    怒,突然有满天花瓣、无数怪藤触手、势力万钧的拳脚、十多只毒蛇、夺命魔音
    一同袭来,余运真气于指尖,抓住并切断所有怪藤,将怪藤化作一剑圈,击散毒
    蛇群,一吐真气,运出佛门狮子吼,漫天花瓣尽碎飘落,魔音也嘎然而止,巧身
    避开如钢铁般拳脚的偷袭,运劲以剑指击于其之曲池穴,并断其筋脉,顺手折下
    一树枝以防备敌方再施偷袭,此时花瓣散尽,看见五人以骇异的脸色注视着余,
    其首领以传音入密说出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话:

    『你用的是什幺武器,你们星球是什幺程度的科技?按照我们的调查,你们
    应该属于野蛮时代,研究出来的四只合成兽就足以征服你们才对,你应该当我是
    神才对呀!』」

    「字字清楚,却完全不知道他再说些什幺,只知道他们一定为危及武林、国
    邦的妖孽,初次交手,已知其诡异招数、威力、狠毒皆为前所未见,一方面未武
    林除害,一方面久未逢敌手,遂下决心,决定刬除其一帮人,余飞身而起,施展
    久未使用之“破掌式”,树枝挟着凌厉的剑气,穿过花、蛇、猿、犬四人的琵琶
    骨,使其武功尽废,以后即使费神苦练,也难有精进,四人一阵惨嚎,四下逃逸
    无蹤,余带追杀,敌方首领突然消失在百步之遥,且突然出现在余之面前,余从
    未见过如此诡异之术,其绝非上乘轻功,而是一种瞬间移动之术,余虽惊异却不
    慌忙,树枝刺出“平平一剑”,百道剑气攻其百穴,更有一暗招直取其心,只见
    敌人不闪不避,怪笑一声,古怪诡异的衣服发出一强烈光芒与气流,震散余所有
    剑气,并打碎树枝,敌手中两只管子发出一道火热光束袭击,余旋转身子并同时
    发出护体气功,成为一护体气墙,但两道光束竟依然穿过气墙,击中余之腰际,
    余之腰际皮肤瞬间红肿起泡,那怪人竟说道:「你是甚幺怪物?根据刚才我仪表
    显示,你突然发出一道防护力罩,否则你早成死光下的焦炭,竟然能从肉体发出
    防护力罩,你实在是实验的好对象!」

    「完全不明白敌人在胡言乱语什幺,余缓缓揹剑,拔出尘封二十年的玄铁重
    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运起毕生功力于全身,对着闪避至摆布之外的敌人,
    远远的一指,剑气裂地而去,直逼敌人,敌人闪也不闪,笑道:「你们这个时代
    得兵器,那砍得进这件衣服。」他没错,剑气划过他的身上,他一点事也没有,
    他突然又消失了,余闭上双眼,圆融的心眼看着四周,余看到无际的天,芳香的
    地,微微的风拂过髮际,感觉到一股无穷无尽的力量,是天、地、水、风、山、
    林,是自然,一道截然不同的邪恶之力出现在余之身边,余未睁开眼,余知道他
    又将至余于死地,但余心眼所见,是无穷无尽天地之力,其中似乎强大的邪魔力
    量,在天地间却卑微的可笑,余于此危及关头领悟“天地之剑”,大笑一声,喝
    道:「天地无极,惊豔一剑!」玄铁剑化为余,余化为玄铁剑,闪电般撞击了魔
    人,魔人奇异的兵器这一次攻击在余之背脊。

    『余颓然倒地,再没力气站起,一旁的魔人,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衣服一点事也没有,为……为甚幺,……身体被切成两截?!……你……你告
    诉我……在我死前,告诉我,我……我要知道。』」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剑随意至、草木皆剑」,「天、地、水、山、
    林」

    「听……不懂……」

    「那你好好去死吧!猪脑!」

    「……」

    杨过看完壁上留言,心中有一些感悟,开始在石室内练起剑来。
    二、《决战绝情谷》

    绝情谷内的大战已持续了十多天,花满天完全成人型,指挥着情花触角四处
    攻击,花满天现在为公孙止的人形与功力、猿怪的力量、狗的听觉与嗅觉、蛇的
    灵活阴险,绝情谷死伤惨重,几百名的男弟子剩下五十多人,女弟子们有一百多
    名,正惨遭花满天的姦淫,四处都是尸体,和横陈扭动的年轻女子裸体,一个甜
    美却阴毒的声音说道:「花公子,你真行啊!」

    说话的,正是赤练仙子李莫愁,她为了找寻失蹤的玩具--完颜萍、郭芙、
    黄蓉,而来到绝情谷,进而与花满天合作,欲佔领绝情谷,成为武三通、李莫愁
    、武修文、武敦儒、郭芙、完颜萍、花满天、情花触手齐攻绝情谷的情形,挠是
    武艺高强、指挥从容的裘千丈,也是手脚大乱。

    没多久,公孙绿萼再次失手被擒,武家父子与李莫愁、郭芙、完颜萍敌住来
    相救的绝情弟子们,李莫愁笑道:「好好享受吧!」

    花满天抓住公孙绿萼的娇躯,再一次撕碎公孙绿萼的衣裳,公孙绿萼惊恐地
    望着面前的「父亲」,「不……爹……不要!」

    花满天岂可能放过面前美丽的小绵羊,四肢触手将公孙绿萼清丽的少女胴体
    成大字型拉开,恣意欣赏着如白玉般无暇、赤裸裸的青春胴体,花满天握起自己
    的肉棒,怪笑:「尝尝妳自己爹爹的味道吧!」

    说完,毫不客气将肉棒插入公孙绿萼的花瓣,公孙绿萼一阵惨呼,此时,几
    只触手也来凑热闹,分别插入公孙绿萼的嘴、屁眼,并捲住公孙绿萼未经人事的
    两个乳房,花满天恣意抽插,「哈哈哈!好爽!宝贝!我的乖女儿!」

    公孙绿萼清丽的娇躯,不断地被姦淫,公孙绿萼赤裸裸的胴体努力地扭动,
    想摆脱这场恶梦,但却更激起花满天的情慾,猛烈的抽插花瓣,吸吮揉捏公孙绿
    萼俏丽的乳房,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公孙绿萼想暂时昏迷过去,却办不到,只能
    眼睁睁见着自己所有的洞都被肉棒填满,不断被抽插姦淫,秀丽的大眼滴下无助
    地眼泪,此时,花满天突然觉得身后一阵掌风,功力厚实惊人,花满天大骇,回
    身一接掌,四掌相交,花满天被震飞。

    「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众人不识来者是谁,裘千丈正为女儿被辱心如滴血,抬头一见,如见救星:
    「二哥!?是你?二哥!快!救救你的姪女,杀死这些该死的王八蛋!」
    路过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论坛
    这幺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