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雕外传<六>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花妖之死》

    一灯大师、裘千仞站在花满天数步之遥,衣襬与花白地髮鬚随着充满血腥味
    的风飘动,一灯大师目光满是怜悯,祥和的面容,宽容着世人的罪孽,但裘千仞
    的眼神却如刀一般的锐利,好似插穿过花满天的心窝,满脸的杀气,随时都会击
    出致命绝招。

    花满天按下满腹的惊惧,自背后情花花苞中取出一把鬼头刀和一把锯齿剑,
    闷声一哼道:「别人怕你们,我可不一样,南帝一灯大师和铁掌水上飘裘老帮主
    ,哼!我现在已有花、猿、蛇、犬四妖的奇功,再加上公孙止一派宗师的内功与
    武艺,百名绝情谷男弟子的内力,现在的我是无敌于天下,尽管放马过来。」

    裘千仞凶狠地说道:「快将我的姪女释放,留你一条全尸。」

    一灯大师道:「出家人怎可言杀?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花满天道:「放你妈的屁!看我的“六绝夺魄”。」

    花满天同时使出“花雨暴杀”、“夺命狗啸”、“万蟒吐信”、“猛拳碎伤
    ”、“鬼藤散影”与绝情股历代谷主所传招式中最凌厉凶狠的一招“刀行剑旋不
    留命”,因为花满天深知所对付的,是当代的两个绝顶高手,瞬间,一灯大师与
    裘千仞被如刀的花团围住,花团之内,花瓣锐利如刀似雨般攻击,声声夺人心魄
    的啸声,扰人视线、时真时假的触手,不时袭至的毒蛇与势力万钧的铁拳。

    一灯大师一派雍容气度,虽然深处险恶之中,依然气定神闲,不论花瓣、毒
    蛇、触手、铁拳的攻击,总在杀着接近衣角时巧妙而惊险的避开,一双深具睿智
    的慧眼,穿透漫天的花瓣、扰人的触手,口中诵着『大慈大悲无我无佛静心咒』
    ,化解穿脑的狗啸魔音,一灯大师看透花满天的绝招最厉害的杀着,是在花团之
    外似乎毫不起眼的『刀行剑旋不留命』,也就是原本公孙止所用的绝学,其余的
    杀着,厉害归厉害,但看在南帝的眼中,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毒蛇与触手阵,
    尚且远远不及西毒欧阳锋之蛇杖所使出的起手式『天杖回静』,狗啸魔音远不及
    当年而立之年潜伏大理国谋刺自己的西域魔僧所诵之『夺命梵音』,漫天花瓣比
    起桃花岛的五行花阵更显得可笑,但是,『刀行剑旋不留命』隐而不发,处处暗
    藏杀机,气势宏大惊人,因此一灯大师留身花团之中静观其变,找出剑招的破绽。

    裘千仞也有同样的感觉,但他虽年老,火气却不小,他并不打算留在花团之
    中乖乖待着。

    花满天将公孙绿萼悬空背对着自己,淫笑道:「你们两个老头好好地看我表
    演一场人间好戏。」说完话,将公孙绿萼晶柔细緻的美臀抬高,少女的神秘花瓣
    暴露在花满天眼前,花满天一声怪笑,由公孙绿萼的后背,穿过腋下,伸出一双
    催花魔手狠狠地握住公孙绿萼一对娇丽的乳房,将公孙绿萼盈弱赤裸的身躯按在
    自己怀中,亲吻吸吮公孙绿萼的樱唇、毫不客气地将肉棒塞进公孙绿萼的花瓣中
    ,公孙绿萼柔嫩的粉臀随着花满天的控制,一下一下地撞击花满天的腹部,花瓣
    也跟着接受花满天肉棒的抽插。

    公孙绿萼黑白分明的大眼,闪动着无助和哀伤,清丽而赤裸的胴体,被一个
    淫贼不断汙辱着,恐怖的是,这个淫贼的肉身正是自己父亲,公孙绿萼眼见亲生
    父亲正亲吻着自己的嘴唇,父亲的手抚摸着自己全身每一寸少女肌肤,更眼见着
    自己父亲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姦淫着自己,不断的揉捏自己娇美的乳房,不停的
    交媾,做梦也没想到,和自己发生第一次肉体关係的人,竟然不是自己的爱人,
    而是自己的父亲,公孙绿萼向裘千仞、裘千尺、一灯大师发出求助的目光。

    裘千尺与剩下五十多名绝情谷弟子,久战不下李莫愁、武家父子、郭芙、完
    颜萍、丐帮两名长老,公孙尺再一次吐出果核击落李莫愁的冰魄银针,并急得大
    叫:「二哥,您快救萼儿啊!」

    花满天将插在公孙绿萼花瓣拔出,骂道:「你这臭娘们!这幺久都不湿,装
    什幺贞洁圣女!」说完从一个身旁的情花苞取出一些花蜜,抹在公孙绿萼美臀的
    菊花蕾上,「扑哧」一声将肉棒塞入公孙绿萼的屁眼,开始与公孙绿萼肛交,公
    孙绿萼见着自己的父亲正无所不用其极的凌辱自己,悲愤异常,猛力甩开花满天
    的嘴,张口大呼:「不要!不要!不要啊!」

    花满天突然将公孙绿萼倒转,趁着公孙绿萼正狂喊之际,将肉棒塞入公孙绿
    萼的樱唇里,在公孙绿萼的口中恣意抽插,伸出部属于公孙止的怪舌,这舌头有
    蛇妖蛇项言的三十公分长舌,猿怪的猿猴般的粗舌,粗长湿滑又带着明显凸起的
    味蕾,用怪舌吸舔公孙绿萼的花瓣,并将长舌钻入公孙绿萼的花瓣缝里,好像交
    媾一样的抽插,一方面将右手食指与中指塞入公孙绿萼的菊花蕾中,三方向地抽
    插使得公孙绿萼的娇躯剧烈晃动,倒立的乳房上下跳动摇摆,公孙绿萼赤裸裸的
    少女胴体承受一波比一波更强烈的屈辱,花满天希望藉此,使两大高手分神,顺
    便也满足自己无止尽的性慾。

    狂怒的裘千仞在花瓣团之中,开始使出水上飘的绝顶轻功,双脚不停第兆齣
    一个圆圈,藉着自己发出体外周身的功力,将圆圈越踩越大,花瓣、毒蛇、触手
    所聚集的花团也越变越大,但也越来越薄,裘千仞突然闪深到圆圈中心,飞身沖
    天,双掌和什猛力一拍,爆出震耳的巨响,穿脑魔音被反激回去,顺势吸一口长
    气,双掌一分,吼道:「花满天,你已经选择了死路,老夫非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接我独创绝学“铁掌”,必杀式“分影长虹”。」裘千尺甫一出手就使出猛招
    ,只见一道由无数掌影化成的七色彩虹猛然一现,接着随彩虹的暴涨,将围困自
    己的漫天花团吞噬,花满天惊见长虹迅速逼近自己,连忙将公孙绿萼抛向身后,
    以背后伸出的触角牢牢綑住,左刀右剑舞出杀招,发出左右交叉的刀气、剑气。

    花满天暗藏杀机的绝招“刀行剑旋不留命”,刀光剑影彷彿由四处窜起,劈
    向裘千仞渐渐逼近的彩虹华轮,锐利的剑气划碎七色彩虹,裘千仞遂现出原身,
    剑影迅速对着裘千仞透胸而过,兇狠闪着炫目白芒的刀光迎头劈下,是绝招“刀
    行剑旋”的第一段击杀“刀剑十字杀”,一瞬间,众人惊见裘千仞被斩成四块。

    花满天满是得意,突然脸色大变:「糟!是残像!」

    裘千仞脚踏“水上飘”绝顶轻功,使出“水映残像”,化成三道人影袭向花
    满天,一面笑道:「不错!不错!还能斩到我一个分身,绝情谷传人武艺确有其
    独到之处。」

    裘千仞双掌结结实实的轰在花满天的胸口,铁掌招式“碎心劲”在花满天体
    内炸开,一具尸体软倒于地,裘千仞多年对敌经验,突然敏锐的嗅到危险,赶忙
    后退一步,功力满沉于脚,以脚跟于自己周身土地划上一圈,右脚猛力一蹬,四
    周土石爆烈飞起,双掌幻化千手,使出铁掌防身招式“地绝落”,地面爆出一阵
    兇猛的刀光剑影偷袭,是「刀形剑旋」第二段击杀“天狗吞日月”,千万道刀风
    剑气劈来,同一只据到的疯狗张口狂咬,“地绝落”激起半天高的土石墙,刀剑
    与土石交击,炸出漫天尘灰,声如奔雷巨响,持续了好一会,尘嚣渐寂,两个人
    影怒视对立。

    花满天见倒在身旁狗模狗样的尸体,不禁滴下两行清泪:「狗妖四弟,你这
    辈子都没机会复生了,抱歉愚兄必须以你的功体挡这裘老头的绝招,如今你功体
    尽散,为兄会拿这老头的血来祭你的。」

    裘千仞冷笑:「每牺牲一个人的功体,你的功力就减一分,原本就逊色三分
    的你,还想杀我,笑死人!」

    花满天突然满脸充血,左手一伸画出一道剑光,右拳紧握吐出一道刀影,双
    手刀剑杀气一併,大喝一声:“刀行剑旋三、四段击杀,‘剑行人炼狱’,‘刀
    旋化虐龙’。”

    花满天身上幻化出几百名绝情谷弟子,每一个影子皆满是痛苦悲伤的神色,
    花满天手一发劲,这群原本被花满天吸收的功体肉身,形成一把地狱之剑,排山
    倒海的涌向裘千仞,如同一发狂的龙欲吞食裘千仞,是融合人的悲苦,刀影,剑
    气,恐惧,愤怒之炼狱虐龙双刃。

    裘千仞见状,黯然道:「罪过!罪过!帮你们超生吧!」旋转身体飞身而起
    ,身体越转越疾,形成一道旋风,施展出铁掌招式“转血轮”,此招原本是用来
    对付对方众多时所施展,只见绝情谷一阵猛烈的血腥,两大绝招相击,半空中出
    现一个血色风暴,花满天的“炼狱剑”“虐龙刀”一碰到风暴,被吸收控制的绝
    情谷弟子躯体碎成肉片血浆,化成血水。

    花满天双手刀剑相击,用力一划,向天空爆出一线刺眼火光,飞身而上,剑
    指路,刀傍身,顺着因火光乍灭而引起的视线黑暗,疾行如一把飞行的镰刀,冲
    向血色风暴,使出「刀形剑旋」最终段击杀“死神勾魄”,当这把夺命镰刀接近
    裘千仞的血色风暴时,风暴突然化成一道强劲的水势,结结实实击中花满天,花
    满天惊见绝招被破,欲闪避逃躲,却避无可避,不断被强大的水柱撞击。

    裘千尺在一旁讚道:「铁掌绝式!好一招“天河化龙”,好久没见到二哥使
    出此招了,此招一出,轻则肉身粉碎,轻则终身残废,二哥下重手了。」

    裘千尺一派悠闲神色,充满怜惜的安抚她的宝贝女儿公孙绿萼,公孙绿萼伏
    在裘千尺的怀中,赤裸裸的白净身子,用裘千尺随身的斗篷包着,身心皆受到万
    般创伤的公孙绿萼,像个受惊的兔子般缩着,不停的啜泣,而赤炼仙子李莫愁不
    再像初时的威风,在两大高手对决的途中,绝情谷又来了几个助力,老顽童的弟
    子耶律齐、耶律齐的妹妹耶律燕、东邪黄药师晚年所收弟子程瑛、程瑛的表妹陆
    无双,更令李莫愁觉得心下一冷、毫无希望的,是一旁冷眼的裘千尺,与从容步
    出杀阵的南帝一灯大师。

    一炷香后,水柱尽涸停止攻击,裘千仞双手背负于后缓缓走向花满天,花满
    天虚弱的望了望四周,只见一灯大师老早脱离了「六绝夺魄」的杀阵,李莫愁受
    众侠客包围被俘,一个西域僧侣装扮的老和尚,好像正在帮完颜萍、郭芙、武三
    通、武修文、武敦儒、以及两个丐帮长老解毒,花满天见着自己深受重伤,功体
    尽散,又失去了后援,知道一切大势已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想问
    一个问题,裘千仞,为什幺我越来越猛的绝招,你却越来越轻易破去呢?」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一旁的裘千尺接下花满天的话:「“刀形剑旋不留
    命”的三、四段击杀,原本是绝情谷弟子,甘愿为师牺牲,以自己功力化成剑,
    供其师使出“炼狱剑”,或以自己血肉化成龙,供其师使出“虐龙刀”,齐心合
    力,勇猛不惧死,自然威力十足,而你只是强迫绝情谷弟子们做你的牺牲品,以
    奇术控制其心智、肉体、内功,所以你的「刀剑」,不过是你自己功体的分身,
    完全没有使出绝招的精义,每使出一招你自己就弱一分,到最后只余公孙止的内
    力,自然不是我二哥对手。」

    花满天又叹了一声:「罢了!」突然,花满天散出满天枯叶,而二条身影由
    花满天身上分体而出,袭向裘千尺,原来花满天欲以障眼法遁走,所以散出「落
    叶之秋」招式,并将蛇妖、猿怪分身而出作为替死鬼,蛇猿二道身影正冲至裘千
    尺身边,一道身影忽然转向,冲到神智刚清醒,功力还有十天才会恢复的丐帮长
    老身旁,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下,那身影又冲入落叶之中。

    裘千尺毫不考虑,身影未到面前,即以口疾射出劲力惊人的果核,果核正中
    身影,身影顿时停住,只见一高大壮硕似猿非猿的怪人,正是猿怪,猿怪痛苦的
    按着胸口的气海穴,要穴被重击,全身劲力一时无法施展,在猿怪稍息的短短时
    间,又射来七粒果核,果核尽数重击了猿怪,只听见一声痛苦的哀嚎,猿怪双眼
    流出鲜血,软瘫伏倒,原来手脚筋、丹田、双眼均已受重创,不但终生武功尽废
    ,还四肢残废终生。

    两个丐帮长老,几乎同时仆倒于地,只见双眼眉心之间,一个手指般大小、
    深度的血洞,还潺潺的流着黑血,裘千尺毫不在意,像是死了两条狗一样,中原
    侠士们愤怒异常,欲彻底刬除花满天,正準备杀入落叶之中……

    落叶悄然散落,一个脸色苍白但俊秀得中年人出现在众人眼前,但长得并不
    像公孙止,这人胸口一个碗口般大小的血洞,惨然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蛇老三竟然背叛我离去,吸食了那两个老头的功力就算了,还吸食了我和公孙
    止的功力,结拜之情、朋友之义、患难之交,都是骗人的,我恨啊!蛇老三,你
    负我,我做鬼都不会饶你!」

    裘千尺大笑道:「你先以自己的好兄弟做替死鬼,还好意思怨你兄弟,别笑
    死人了,你不仁,他自然可以不义,花妖,听你自己说你只要有花的地方,就能
    重生,来人那!用金属箱子把花妖给我封起来,再以大火烘烤七天七夜,看你怎
    幺复活!」

    一灯大师赶忙道:「施主,如此太过残忍吧!」

    裘千尺道:「残忍?再让他复活,多少女孩要受其魔掌摧残?」

    一灯大师无言以对,接着,猿怪和李莫愁也被打入绝情谷大牢之中。
    二、《绝情黑狱》

    绝情谷大战之后,一灯大师、裘千仞、西域僧、陆无双、程瑛,出发找寻黄
    蓉和杨过的下落,武家父子、完颜萍、郭芙功体未复,留在绝情谷休养,耶律兄
    妹也留下来做个照应,完颜萍、郭芙脑海中残留痛苦回忆,楚楚可怜的完颜萍,
    原本心仪着有杀父之仇的耶律齐,但在惨遭轮姦之后,自觉没有颜面在与耶律齐
    在一起,晚上睡梦时,经常被恶梦惊醒,梦见公孙止、花满天、大小武、武三通
    ,在自己白净裸体上抽插、揉捏,而郭芙见到曾将肉棒在自己花瓣、后庭、嘴里
    抽插的武家父子,也不敢在大小武之间,选择自己的丈夫。

    爱情是很奇妙的,短短几天,在花满天烧成灰烬之日,成就了三对璧人佳偶
    ,武修文爱上清丽娇柔的完颜萍,甜美娇豔、来自豔名远播母亲遗传的俏郭芙,
    刁蛮的缠上耶律齐,而不拘小节、轮廓深美的耶律燕,也与武敦儒走成一对。

    绝情谷的一角,只见郭芙一个人气呼呼的在草原上跑着,耶律齐在郭芙身后
    急追,耶律齐喊着:「对不起嘛!芙妹,我不是说你刁蛮任性,只是说比起来,
    完颜萍姑娘比较文静啦!」

    郭芙回身鼓着气嘟嘟的俏脸,道:「完颜萍,完颜萍,你去找她呀!干嘛缠
    着我?反正她又温柔又贤淑,我一副大小姐脾气,你去找她呀!去呀!」

    耶律齐一个箭步冲到郭芙面前,双手如铁环般紧紧箍住郭芙的纤腰,柔声说
    道:「我就是喜欢你大小姐脾气,美丽的小姑娘!」说完,不等郭芙反应,就将
    热唇盖在郭芙的小嘴上,郭芙不禁身形一软,闭上亮丽的双眼,羞怯地回吻,湿
    滑的舌头在温热柔软地带交缠,两人交换着彼此的唾液,耶律齐移动自己的右手
    ,从郭芙粉颈,游移到郭芙高耸的早熟乳房,隔着重重的衣服,揉抚着郭芙的乳
    房,左手摸着郭芙的美臀,游移到少女的隐密私处,隔着裤子在郭芙的花瓣不断
    来回滑动,娇豔的郭芙不禁发出「唔……嗯」的声音。

    耶律齐动手解开郭芙的腰带,郭芙上身的衣服也随之鬆垮,然后,耶律齐解
    开郭芙外衣的釦子,解完釦子,外衣随势左右一分,露出郭芙的小肚兜,小小的
    肚兜藏不住郭芙美丽诱人的早熟胴体,一对白嫩丰满的乳房好似要从肚兜蹦出来
    ,深深的乳沟和淡淡的少女香气,发出令人垂涎的引诱,耶律齐再将肚兜一把抓
    下,一对动人的乳房弹蹦出来,郭芙羞怯的紧紧抱住耶律齐,之前和大小武交和
    的肉体经验,激起郭芙内心深处的情慾,耶律齐以口相就郭芙的乳房,舌头先在
    郭芙乳房画圈、亲吻、舔舐,接着含住郭芙的乳晕轻咬吸吮,一只手再鬆开郭芙
    的裤带,手伸入郭芙裤内搜索,摸道郭芙的花瓣,奇道:「芙妹,好湿喔!」郭
    芙白了耶律齐一眼,也鬆开耶律齐的衣裤,用纤细的玉手套弄耶律齐火热的肉棒
    ,耶律齐缓缓褪去自己和郭芙剩余的衣裳,耶律齐强壮的体魄,和郭芙清丽美艳
    的胴体,在广大的草原赤裸着,郭芙记忆里,有丰富的性爱经验,她跪在耶律齐
    的跟前,开始吸吮耶律齐的肉棒,耶律齐也毫不客气的努力在郭芙小嘴里抽插。

    耶律齐将郭芙扶将起来,将郭芙一只修长的美腿抬起,接着,就将肉棒一没
    而入,插入郭芙花瓣之中,四下无人,郭芙忘情的浪叫,随着抽插的越来越激动
    ,郭芙赤裸的身子也跟着猛烈摇摆,淫蕩的浪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声,站着的两
    人双腿发软,裸的身子也跟着猛烈摇摆,淫蕩的浪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声,站着
    的两人双腿发软,遂仆倒于地,换一种姿势继续享受性爱欢愉,接着,就是两人
    世界了。

    当日,绝情谷大肆庆祝,七人也是座上贵宾,全部绝情谷的弟子,轮番向七
    人劝酒,不胜酒力的七人,在庆祝除魔的欢乐中醉倒。

    娇豔的郭芙带着宿醉醒来,却见到自己被手镣脚铐锁住,青春豔丽的少女胴
    体,一丝不挂的赤裸着,郭芙大惊失色,望左观右,武家父子、完颜萍、耶律燕
    、李莫愁都赤裸裸的,而李莫愁是如狗趴着的姿势,三个绝情谷弟子,正如三明
    治般姦淫着李莫愁,有着成熟女人风韵的李莫愁,嘴、下体、屁眼各有一只肉棒
    抽插着,白晰的乳房和丰臀,印着无数血痕、指印、乌青,三个姦淫李莫愁男人
    的后面,还排着无数男人,其中一个人笑道:「,这几天,大家都轮流操这母狗
    ,她一定爽翻了,你看那边三个姑娘,都美若天仙,又年轻娇豔,看着他们一丝
    不挂、赤裸裸的肉体,丰满标緻,我的小弟弟都快爆了!」

    郭芙越听越心寒,完颜萍等人这时也陆续醒来,见到自己得情况,不禁吓得
    控制不住自己,武家父子、耶律齐大吼:「干什幺!快放了我们!」完颜萍不禁
    歇斯底里得暗泣:「不!不要再来了!」

    姦淫着李莫愁的三人,分别射出了精液,眼神空洞的李莫愁,缓缓的将精液
    吞食,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下一批男人又接手,继续姦淫着李莫愁,揉捏她的
    乳房、丰臀、每一寸肌肤:「不要让这美丽婊子有喘息的机会,她把我们小师妹
    公孙绿萼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干翻她!」

    好像要特别表演给七个人看的一样,在七人面前不断用各种姿势姦淫着李莫
    愁,男人们见着如此淫蕩的节目,不小心又常偷看到耶律燕、完颜萍、郭芙青春
    洋溢的裸体,他们是男人而不是圣人,心情不禁渐渐浮动。
    两个绝情弟子抬着一张精美的椅子缓缓移来,椅子上的人正是裘千尺。

    裘千尺阴冷的目光,似要刺穿郭芙的心般,说道:「郭芙郭大小姐,郭靖和
    黄蓉的女儿,好!好的很!」

    郭芙颤声道:「妳既然知道,还敢这样对本姑娘,快放了我!」

    裘千尺冷笑:「做妳的朋友真是倒楣,其他人跟我素无冤仇,但因为妳而遭
    池鱼之殃,不过妳放心,对你的心上人和朋友,我只会略施教训,而妳,最好有
    点心理準备。」

    裘千尺接着将已癡呆的李莫愁带走,一群男人也跟着退下,但在退走以前,
    他们将耶律齐与完颜萍双手鍊在一起,置于完颜萍背后,使耶律齐好似抱着完颜
    萍一般,另外,将完颜萍双腿拉开,美丽私处一览无遗,贴在耶律齐的肉棒上,
    耶律燕也被以同样的方法,与武三通鍊在一起,而郭芙则和大小武鍊在一起,大
    武和其他男人姿势相同,武敦儒肉棒贴在郭芙的屁眼上,双手环抱在郭芙高耸的
    乳房上。

    良久,男人们心猿意马,几乎把持不住,此时,裘千尺带着李莫愁回来了,
    李莫愁被清洗打扮的美艳动人,穿着诱人的薄纱装,接着,经由裘千尺的命令,
    李莫愁开始大跳豔舞,在赤裸的七人面前曼妙的舞动,时而亲吻四个男人,蹲到
    少女们张开的大腿下,吸舔少女的花瓣,和吸吮男人的肉棒,高绝的技术,激起
    七人的情慾,况且,完颜萍与郭芙受过奇药的改造,特别容易敏感,而男人本来
    就是较低等、无法抗拒诱惑的动物、在赤裸的美男美女、奇异的姿势、李莫愁的
    催情下,不一会,男人的肉棒都挺立如柱,除坚守防线的耶律燕外,完颜萍、郭
    芙都不由己的湿透了。

    裘千尺道:「郭芙,给妳两个选择,第一,杀了你的心上人耶律齐、划花你
    的脸,第二,和大小武性交给大家看。」

    花瓣湿透的郭芙,看一眼耶律齐,呼吸急促的说道:「我……我选……我选
    第二条路。」

    被暂时禁住武功的三人,郭芙、武敦儒、武修文被解开束缚放下,大武按着
    郭芙的头,小武扶着郭芙的纤腰,郭芙趴跪成狗爬姿势,大小武从前喜爱郭芙很
    久一段时间,而郭芙也是目前牢狱三个美女里,最标緻的一个,经历许多事情,
    使青梅竹马的三人没有结合的机会,而今,竟名正言顺的可姦淫郭芙,出身名家
    之后的大小武,心下也有一点窃喜,大小武一前一后,分别将火热的肉棒插入郭
    芙的嘴里和花瓣,不断的抽送,阵阵快感冲击郭芙,不管心上人正看着自己,流
    露性欢愉的接受抽插,前后的摇摆,乳房也前后晃动。

    抽插一段时间,小武将郭芙立起,抽出插在郭芙花瓣的肉棒,沾满花蜜的肉
    棒,随即又插入郭芙的屁眼,郭芙急的大叫:「不要!不要插那里!」话语未歇
    ,大武的肉棒也插入郭芙花瓣,两兄弟将郭芙夹成三明治,放浪的表演,两只肉
    棒同时在郭芙美丽的动体内抽插,以各种姿势享受郭芙青春娇豔的赤裸肉体。

    耶律燕见状大怒,「好!好!小武,你很爽,没关係。」自动将花瓣没入武
    三通的肉棒,开始与武三通交合,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心上人的父亲。

    完颜萍水汪汪的大眼,看着耶律齐,耶律齐高挺的肉棒,因四周的激情,不
    由自主在完颜萍湿透得花瓣摩擦,完颜萍的耻毛擦得耶律齐心痒,娇弱的完颜萍
    向四周看一眼,在耶律齐鬓角边附耳说道:「耶律大哥,你……你不必忍耐。」

    耶律齐的肉棒彷彿得到授权,很迅速的插入完颜萍的花瓣之中,快速的进出
    抽插,耶律齐的胸膛贴着完颜萍的乳房,两个火热的肉体享受着性爱欢愉,耶律
    齐忍不住亲吻完颜萍,两唇相接,完成当年的一个梦想,他们知道,以后的关係
    将会纠葛不清,但管不了这幺多了,现在这对小男女只是专心地热情、放蕩的交
    欢。

    每到达一次高潮,就会换一组男女,轮番姦淫、交欢,……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这幺好的帖
    不推对不起自己阿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