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雕外传<七>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别梦剑寒》

    绝情谷远处一个隐密的瀑布,几日未雨,瀑布的水量不像以往狂如奔雷,瀑
    布下的水潭,清澈、波光涟涟,瀑布激起水潭不停歇的水花,潭心悄悄地泛起几
    许涟漪,突儿地,潭心冒出一个人头,骄阳洒下的金黄,使此人脸上的水珠闪动
    着斑斑颜色,白晰细緻的肌肤,正是豔名远播的丐帮帮主、大侠郭靖的娇妻--
    黄蓉。

    黄蓉甩了甩黑亮如飞瀑的长髮,洁白细嫩的手掌拨了拨脸上的水,再揉搓清
    洗自己赤裸标緻的身体,一对丰美的乳房半漂浮的在水面若隐若现,姣好无瑕的
    背,阳光和水波轻柔的拂着,透过清澈的水,仍可感觉到黄蓉纤细的蛮腰、修长
    雪白的腿,静养多日功体已完全回复的她,这几天常趁着练功闲暇之时,到这清
    澈的潭中沐浴清洗、悠闲的裸泳,让自己身体感觉一些久未回味的清新,黄蓉想
    起从前在桃花岛无忧无虑、任性撒野的日子,与郭靖携手江湖的时光,以及后来
    日日征战蒙古、武林,自己贞洁的身体被公孙止、自己徒儿、武三通、丐帮长老
    任意姦淫,与杨过这段超乎礼教的恋情,不禁忧愁满脑,再狠狠地潜入水中,任
    冰冷按摩自己秀丽的脸。

    水中的暗流轻轻游走黄蓉赤裸白净的胴体,每次黄蓉游近瀑布与水潭的交界
    处,震撼的水流总激起黄蓉花瓣传来一阵悸动,体质敏感的黄蓉禁不住留在瀑布
    水流边,纤细的手指轻触自己的私处,在自己花瓣肉缝间游走,身体一阵颤动,
    双脚觉得软棉棉的,遂躺在一块大石上,白玉般的身子,使潭水间更增色许多,
    随着手指活动速度增快,修长的腿渐渐张开,开始在自己阴蒂上与花瓣里激动的
    抚摸,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回想起几天来与杨过的激情温存,情慾溢满
    不能自己,黄蓉将大拇指按压住阴蒂抖动,食指与无名指抚摸着沈两片花瓣,缓
    缓的将中指插入自己湿润的花瓣中心,脑子里想着杨过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抽插,
    浸在手淫的快感。

    突然,多年对战的敏锐,感到四周窥伺的眼光,一纵身展轻功到放置衣服旁
    ,却发觉衣服不翼而飞,黄蓉再展轻功,赤裸的胴体在阳光下如一敏捷的燕子飞
    向瀑布旁,手指略一施劲捏断一只竹子,功力显得棉柔而深厚,再折下两片姑婆
    叶和树藤,将自己赤裸的动人美体包住,透过这件临时的衣服,仍旧可以感觉到
    黄蓉高耸的乳房、丰润的美臀、纤细的蛮腰,而且露出一些遮不到的--滑润的
    肩、修长雪白的腿、半露的酥胸、光滑的手臂,黄蓉落地全神贯注的戒备着。

    「这位美人,自己手淫多无聊啊,这里有许多真才实料可以让妳快乐哦。」
    二十多个劲装的男子从四周草丛跳出,为首的一人肥胖丑陋,带着色瞇瞇的眼神
    、淫邪的笑容续道:「老夫五十多岁,但房事仍如同少壮,可以让妳爽翻天,我
    可是这次皇上亲点与蒙古和谈钦差大臣,国舅王大人,女人我玩多了,但包括皇
    上国色天香的妃子在内,我还没见过向妳这幺美的女人,佼好的面容、清丽的模
    样、标緻的身材、修长白晰的大腿、高贵的气质、慧黠的大眼、还有,嘿嘿嘿,
    妳高耸的奶子、丰润的屁股、湿透的下体、柔软的阴毛、淫蕩的手淫,让我的肉
    棒都快要爆了。」

    「那又怎样?」黄蓉缓缓将竹棒由一个黑衣人的心窝抽出,道:「现在,叫
    骂、恐惧都是没用的,只要杀光你们,就不会有人知道有人看过我赤裸的样子。」

    王大人见到黄蓉谈笑间舅结束了三个人的性命,却一点也不见其惊惶恐惧,
    继续一脸的淫笑,说道:「好个泼辣的俏美人,小孩子们,都退到我身后,美丽
    可人的小美人,何必那幺兇,我只是想帮妳压压慾火嘛,取这些小朋友的命干嘛
    呢?我的八名贴身护卫陪妳玩玩吧!」

    丑恶的肥猪身后如鬼魅般飘出八个人,黄蓉施展打狗棒法同时直取八人的要
    害,只见其中六人微微一退,两人揉身攻上,一人细瘦如材,如鬼爪的手指一伸
    ,夺走了黄蓉的竹棒,黄蓉顺着夺其棒人的猛势,纤手一拍按向那人的心窝,那
    细瘦如鬼的人心下一惊,迅速变招抓向黄蓉的手臂,黄蓉招式又变,两只手指插
    向那人的双眼,那人急将头后仰以避,黄蓉趁势将竹棒夺回,正欲刺向那人心窝
    ,黄蓉突然觉得双脚一空,几乎摔倒,黄蓉急提气打了一个空翻,才刚站稳,一
    手刀、一鬼爪同时袭向黄蓉如玉的饱满双峰,黄蓉赶忙竹棒一档,竹棒与两只手
    相交击,轰然一声,三人各退三步。

    那两人似乎有点讶异,道:「妳这娃儿有点来头,竟然需要我们同时出手。」

    黄蓉的惊骇不下于两人:「黑冥教的“幽冥鬼爪”和杨家将的“杨家一十六
    势枪法化手刀”!?」

    如肥猪的王大人开口笑道:「有见识!有见识!连这些消失已久的流派武学
    都认识,看得出来你的内力比他们强一些,可是好像强不了多少,一对一妳一定
    可佔上风,但只要我派两个人,就可将妳手到擒来,对了,忘了跟妳介绍他们八
    个人,他们是:」

    「黑冥教第七阎王--鬼一:

    黑冥教唯一存活者,幽冥鬼爪招式诡异狠毒。

    杨家后人杨家后人--杨二:

    杨家将仅存后人,失蹤已久,一手正宗杨家枪。

    五毒教无指毒掌--毒三:

    五毒教惟一传人,百年前五毒教肆虐中原,后被正派人士联手歼灭,其门人
    用毒精细,无孔不入。

    仁义霹雳门雷霆阵雨--雷四:

    仁义霹雳门帮主之曾孙,霹雳门以炸药着名,其门人之高手可以内力作炸药
    般攻击,雷四因强姦其嫂而被逐出师门。

    四川唐门嗜血执事--魔五:

    二十年前四川唐门高手,后叛帮而去,成为黑道同盟无情执法者。

    佛门正宗笑邪神--佛六:

    邪神门人,如来神掌唯一传人。

    莫大虚空--莫七:

    四十年烦透黑白两道的黑道大老。

    要命的小虫--蔡八:

    三十年嫉恶如仇的杀手。

    他们的原名我都改了,直接叫他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黄蓉道:「黑白两道的顶尖高手?想不到,你有本事驱使这些人为你所用,
    看来,你巩固了相当的势力,乾脆,皇帝让你做好了!」

    王大人笑道:「岂敢!岂敢!这种大逆不道的事绝轮不到我来做,我对皇上
    可是忠心耿耿,皇上说太阳打西边出来,我就找一千个证据、证人、学究,证明
    太阳从西边出来,皇上要西边张家的俏女儿来爽一下,我就把东边的赵、钱、孙
    、李几家的俏姑娘顺便捉去给他,皇上爱玩,我就陪他玩,要吃喝嫖赌,我有的
    是点子和地方,大美人,妳说,我算不算得上忠心为主啊?」

    黄蓉怒道:「就是有你们这种败类,大宋才会内忧外患频仍,为国家、皇上
    好,应据理力谏、痛陈其非,拟政策、抗外侮,如周亚夫、岳武穆、高先芝、蒙
    恬、窦宪、班固,功名显于世,万人称颂、后人景仰,这才是为人臣子应尽之道
    !」

    王大人一付快要笑死的样子:「皇帝自己不正,怪到人臣身上,别笑死人了
    !凡盖昏庸骄愎的家伙,最大的特徵就是喜欢听顺耳的话,贤君在上,贤臣才显
    其能,如唐太宗李世民在位,魏徵、房玄龄材尽其用,政令若灰暗不明,贤将良
    臣只有危殆,因为他们爱说实话,死得就快,周亚夫与其子因购买丧葬法器,被
    以“谋反”罪处决,岳飞以“莫须有”罪名死,其子岳云跟着被杀,女儿怀抱银
    瓶投井自尽,家产没收,一家大小充军岭南,高先芝与封常清横越帕米尔高原军
    之所向,战无不胜,把守潼关苦战归营,被一持诏书的宦官,将其斩首,向狗一
    样陈尸于乱草之上。」

    黄蓉道:「蒙恬领军三十万,出击匈奴、收复河套、修筑长城,被赐自杀,
    窦宪与文助手班固、武助手耿秉,挥军大破匈奴,在燕然山勒石记威,灭绝了危
    害中原五百年的大敌,班师回朝后被赐自杀,耿秉死的早幸免冤死,但死后被“
    国除”侯爵,班固以六十一岁高龄被补入狱,受尽拷掠,活活打死,其弟班超虽
    享功禄,未受冤屈,到了其孙子班始,被皇帝腰斩,一家大小,死了净光,班超
    小儿子班勇,以父亲余威,再定西域,后下狱苦打,出狱后死于家中,历史我很
    熟,不必你来说,即使上位昏庸,身为臣子,就算死也得力谏,这才是忠臣,才
    为后世称道,再说,只要作的正、行的直,又有何把柄给小人利用?」

    王大人肥厚得眼皮,笑得抖下几滴眼泪:「唐代侯君集再唐初混乱时代,大
    破强敌吐鲁番,结果他和全家,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绑赴长安闹市一一处决
    ,血流成河,罪名谋反,他临死前对行刑官道:“君集岂反者乎?”,问题不在
    于“是否真的谋反”,而是“皇上认为他谋反”,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活”,
    而不是为了“死”而努力,父母生我,并非一定要我光耀门楣,但至少要好好的
    活下去,为一个昏君而死,愧对天下、伦常,父母可不是为了“让这小孩以后好
    好的死”而生下我的,大美人,妳说是吗?还是将妳美妙的躯体给我玩弄吧,妳
    光溜溜的样子、浑圆的乳房,光回想就受不了了,快过来亲热一下吧!时间拖太
    长我的肉棒都要冷了!」

    黄蓉怒道:「无耻!」

    黄蓉挥棒往鬼一、杨二两人脸上横扫过去,势挟劲风,甚是峻急。两人连忙
    仰后相避,这幺一来,下盘扎的马步自然鬆了。黄蓉竹棒迴带,使个「转」字诀
    ,往其脚下掠去,两人立足不稳,同时扑地跌倒。总算两人功力精湛,上身微一
    沾地,立即跃起,黄蓉脚飞起一大石撞向杨二的胸口,杨二转身背迎,一阵金石
    撞击声,石块粉碎落地,杨二由背后起出半枪身、半枪头,双手一併,结合成一
    支丈八铁枪,黄蓉运使兰花拂穴手穿过鬼一的幽冥鬼爪招式,差一点点中鬼一的
    丹田大穴,鬼一大惊运劲转身,堪堪避过一击,黄蓉又使“落英神剑掌”拍向鬼
    一背心,杨二挺枪相救,正欲刺向黄蓉,突然惊觉头上异物急落,杨二举枪一挡
    ,原来是一千斤大石,大石坠劲惊人,杨二运劲全身功力,将大石荡开,只觉胸
    口气血澎湃,眼睛一黑、心头一甜,身子随即软倒,杨二急忙勉力以铁枪撑地,
    暂时支撑不倒,却无力再战。

    王大人眼睛一亮:「打狗棒法?!落英神剑掌、兰花拂穴手,妳是黄蓉?!」

    黄蓉娇媚的一笑:「没错,我就是黄蓉,即使你的护卫加起来内力胜我四倍
    有余,凭着打狗棒法、桃花岛名家武艺、阵法,我有绝对的把握,杀光你们这群
    混旦,大人您信不信?」

    王大人大叫:「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给我一起上!」

    突然身边转出一人,脸色苍白无血色,口咬一支乾草,背上揹一把剑,剑无
    鞘,剑芒一如青虹,是一把锋利的好剑,腰胁边一黑色皮鞘,看似一把厚重的刀
    深藏其中:「“一招分输赢,命薄无性命”,以八对一,羞也不羞。」

    王大人见到这三十多岁的流浪客,道:「你又是谁,敢胆来管本官闲事?」

    流浪客对曰:「天下人管天下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没名字,朋友都
    叫我刀剑浪子阿浪,在江湖上目前毫无名声,不过将来肯定声名大噪。」

    王大人冷笑:「刀剑浪子?看来你出江湖的第一天,就是你在江湖的最后一
    天。」

    黄蓉一旁说道:「这位朋友,多谢你仗义援手,但这些人都是江湖成名已久
    之人,请先走吧,日后我若有幸不死,定请你到寒舍喝几杯。」

    刀剑浪子道:「姑娘见笑了,小可岂是贪生怕死之徒。」话才说完,背上的
    剑忽然一指,精妙的剑招与剑气划向笑邪神佛六,佛六一惊,如来神掌第七式“
    天佛降示”往地上一轰,人沖天飞起,一翻身,又使出“天佛降示”,半空中一
    道汹涌的气流冲击刀剑浪子,阿浪不慌不忙胁下刀又出鞘,阿浪迅速纵身飞起,
    刀势划开气流劈向佛七,佛七使出第四式“佛问迦罗”,双手一合十夹住厚重的
    刀,丹田一提,正欲吼出“狮子吼”,阿浪左脚一伸,将一只臭鞋塞入佛六嘴里
    ,两人由空中落地,阿浪似笑非笑地看着佛六,说道:「笑鞋神,邪已经送你了
    ,怎幺不笑一下呢?」笑邪神一挥将邪丢弃,气得瞪着大眼看着阿浪。

    黄蓉眼见相助者武艺高强,甚至略胜先前所遇高手公孙止,心下一喜,舞出
    打狗棒法,攻向余下六人。

    黄蓉使出打狗棒法,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诀,配合她不知不
    觉布成的乱石阵,声势惊人,高手们眼见鬼一、杨二两人吃了这一下苦头,再也
    不敢怠忽,六人各自运起绝学,凝神拒战,眼前对手虽只是个似二十来岁的标緻
    姑娘,却如接大敌,攻时敬,守时严,避免进入石阵之中,遭六人围攻,黄蓉打
    狗棒法虽精妙,内力耗损下也渐感不支,黄蓉当下使个「封」字诀挡住六人的攻
    势,移动脚步,东突西冲。六个人跟着黄蓉竹棒攻守变招,眼见黄蓉向外冲击,
    六人大喜,不住倒退,要引黄蓉远离石阵。不料退了十几步,众人突然脚在巨石
    上一绊,原来不知不觉间竟已被诱进石阵。

    六人心知不妙,只听黄蓉连声呼叫:「朱雀移青龙,巽位改离位,乙木变癸
    水。」以竹棒与身后的内力挑动岩石,石阵急变。六个高手大惊失色,停下招式
    待要察看周遭情势,黄蓉的的竹棒却又缠了上来。六个人脚下连绊几下,站立不
    稳,知道石阵极是厉害,陷溺稍久,越转越乱,危急中大喝一声,众人一起跃上
    乱石。本来上了石堆,即可不受石阵困惑,否则方位迷乱,料来只须笔直疾走定
    可出阵,岂知奔东至西,往南抵北,只不过在十余丈方圆内乱兜圈子,六个人刚
    上石堆,黄蓉已挥棒打向脚骨,众高手只得跃下平地,运功反击,明明对方功力
    远不如己方,却又无可奈何。

    佛六一招“佛光初现”拍向阿浪,阿浪身形动也不动,好似束以待毙,佛六
    突然觉得手掌一阵刺痛,原来阿浪的剑不知何时平胸指向攻来的手掌,佛六手掌
    自动送向阿浪的利刃,受到重创。

    阿浪趁势再次出刀,由下而上劈向佛六,佛六一招“金顶佛灯”使出,突然
    的光亮使阿浪眼睛一黑,阿浪害怕佛六趁机进袭,迴刀护身,一箭步跳开,佛六
    果然又击出“佛动山河”,两块大石撞向阿浪,阿浪忽然眼睛一红,刀剑齐出,
    刀气剑势如一疯狂的恶犬扑向佛六,吞噬两块大石,袭向佛六,佛六见对方突然
    使出诡异的猛招,大惊失色,双手一分,一字排开,使出如来神掌第六式“佛光
    普照”猛招相击,砂石纷飞。

    佛六一手按胸,嘴边渗出血丝,惨笑道:「这是什幺招数?」

    阿浪冷冷看着他:「刀行剑旋不留命,其中一式“天狗吞日月”,我在给你
    一招的机会,“一招分输赢,命薄无性命”。」

    佛六道:「好!」如来神掌最终式使出,“万佛朝宗”,砂石、树木、花草
    、二十个黑衣人被强大的气流捲起,正如万个尊者向如来朝圣,气势宏大惊人,
    如龙捲风的气势冲向阿浪,阿浪在风中冷漠不动,刀剑瞬间出手,吼道:「“刀
    行剑旋不留命第一式“,刀剑十字杀”。」一个十字的刀、剑气流杀向龙捲风,
    只见龙捲风忽然裂成四半,佛六一脸灰败,阿浪冲到佛六面前,食指插入佛六眉
    心,只见佛六缓缓毙上双眼,身子软瘫死去,阿浪的肚子如蛇吞蛋般肿大,阿浪
    又展轻功欺至杨二面前,杨二说了声:「你要干什……」话没说完,阿浪食指又
    插入杨二眉心,杨二如佛六般缓缓死去,阿浪的肚皮变得更大,接着,阿浪就坐
    下来运功调息,像是吞完蛋的蛇在消化一般。

    黄蓉在石阵中又拆十余招,看见阵外阿浪打坐调息,不禁问道:「阿浪,你
    没事吧?」

    阿浪答道:「姑娘不必理我,我有一点走火入魔,调息一番就没事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