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雕外传<八>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巧计灭绝情》

    朦胧之中,阿浪突然发现自己身在一遍无穷无境的黑暗之中,与他几步之遥
    一双冷竣的目光逼视着他,高度的灵敏,使阿浪不自觉抽出背上的利剑,另一只
    手紧紧握住腿边的刀,利剑如虹在黑暗中拉出长长的剑气,迅雷疾电之间,耀眼
    的剑光和难以目视的刀影画出一个大十字,劈向那双深沉的眼睛,但迎风而去的
    杀着突生巨变,一支缓慢而厚重的黑剑,缓慢粉碎了威力惊人的十字,并且一寸
    一寸接近阿浪的胸膛,阿浪左闪右避,使出刚学会的绝学如来神掌,闪攻防都是
    绝妙,但那柄黑剑依旧不改速度的逼进,终于,黑色厚重的剑一点一点的走入阿
    浪的胸膛。

    一身冷汗的阿浪从梦中惊醒,不自觉的说道:好恐怖的剑法,一个还没二十
    岁的小子,竟然能创出「一剑西来」这种招式,又有不下于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的
    深厚内力,杨过啊杨过,这小子未来可是一大隐忧。

    此时也正当鸡啼,黄蓉、一灯大师、裘千仞、西域僧、阿浪一行人準备前往
    绝情谷,黄蓉忽然附耳对裘千仞低语说了一些话,只见裘千仞一股豪气说道:郭
    夫人,妳放心,只要我活着,我不会让郭靖少一根头髮,语罢,裘千仞展水上飘
    绝学,朝襄阳城方向飞奔而去。

    黄蓉接着对一灯大师说道:「大师,不瞒您说,我不太放心让你跟我们去,
    一来,大师佛心仁厚,但此番前去,说不定有一场惨烈的杀戮,另一方面,您被
    王大人偷袭一掌,我看得出来,那个王狗官内力深厚,虽不致使大师重伤致死,
    却也使大师肺腑折损,由这两点,我实在不愿你跟着去。」

    一灯大师叹道:「不错,我是有心阻止一场杀戮,但更担心妳的安危,即使
    我身有重伤,也不能放心让妳独自前去。」

    黄蓉纤细柔嫩的手,轻轻的握住一灯大师的臂腕,道:「大师,您不用担心
    ,公孙尺奸诈狡滑,与我黄蓉和靖哥哥又有深仇,芙儿、大小武一行人留在绝情
    谷,绝对危机重重,一场大战绝难避免,阿浪的武功您见识过了,他是一个很好
    的帮手,有他相助,虽然我方只有两个人,也有绝对把握击败绝情谷,但现在却
    有三件事放心不下。」

    一灯大师瞧着面前娇美清丽却又充满成熟韵味的脱俗美人,温软的纤手传来
    久未曾有的温暖,不禁迴响起当年温柔清丽的瑛姑,一股难以意会的感觉突然由
    心发出,一时脑中竟然充满与黄蓉缠绵的绮想,但,突然间一片空明,佛心深植
    的一灯大师心中大叫不好,赶紧收歛心神,丢弃绮想,暗叫一声罪过,惊出一身
    冷汗,说道:「什幺三件事?」

    黄蓉说道:「第一,小郭襄没人照顾,总不能带着她上阵作战,第二裘老前
    辈兄妹情深,不好交代,第三就是一灯大师你的伤势。」

    一灯大师轻笑道:「想必妳这个鬼灵精,中原第一美人军师已有因应之策。」

    黄蓉也笑着说道:「不错,我支走裘老前辈,一方面进攻绝情谷较无顾忌,
    一方面也可顾全靖哥哥的安全、监视王大人的行动,然后呢,我希望仁慈的一灯
    大师,帮我照顾小郭襄,您是目前最可信任、最好的人选。」

    黄蓉闪着慧黠的双眼:「怎样,大师,您不会拒绝我吧?」

    一灯大师轻叹了一口气,突起的杂念也随之烟消云散,道:「好吧!从见到
    妳这个顽皮的小女娃后,我就很少忍心去违逆你的请求。」

    商量许久,一灯大师抱着小郭襄,返回黄蓉与杨过写下孽恋的瀑布山洞,阿
    浪、黄蓉继续向绝情谷前进。

    绝情谷地牢里,李莫愁赤裸裸的站在一群绝情谷弟子面前,缓缓蹲下她成熟
    美艳的娇躯,一名弟子马上将李莫愁修长的双腿抬起,架在自己的腰间,将火热
    地肉棒插入李莫愁的花瓣。

    男人不断猛烈的抽插,而且顺着抽插的摆动,李莫愁高举的粉臀也不断晃动
    ,每一下的冲击,驱使李莫愁撑在地上的双手不断往前移进,丰满的乳尖悬空摇
    晃着,时而滴下几滴汗珠,淫媚的表情飘向每一个绝情谷弟子,发出一声声蕩人
    的娇嗲。

    而武功被禁制的郭芙,青春的胴体未着片缕,赤裸裸的在绝情谷男人们中间
    ,一对一对淫邪的目光,贪婪的搜索郭芙每一寸肌肤,李莫愁以狗爬的姿势,缓
    缓前进到郭芙神祕李莫愁将郭芙一只花丛处,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郭芙的私处,
    郭芙身子不自主一阵鬆软,男人将李莫愁双脚放下,但仍扶着李莫愁的纤腰,由
    李莫愁的身后姦淫着,李莫愁一边发出淫蕩的呻吟,一面将郭芙雪白的大腿抬高
    ,开始仔细的舔舐、吸吮郭芙的神祕花丛,湿滑的舌尖,逗弄着郭芙的阴蒂、花
    瓣缝。

    刚被大小武姦淫过的郭芙,眼见这个深仇不共戴天的女魔头,竟轻薄自己的
    娇躯,不禁又急又气,但曾受过古墓圣药涂抹的花瓣,不听使唤敏感的传给郭芙
    一阵阵的快感,另一名绝情谷弟子上前,握住郭芙的乳房使劲揉捏,手指捏着郭
    芙浑圆乳房的红晕,亲吻着郭芙的粉颈、耳垂,将身子紧紧贴缠住郭芙青春的肉
    体,郭芙的情慾又渐渐被仇人和陌生男子地挑逗而昇高,支撑在地的一只脚时而
    几乎软倒。

    李莫愁不断抚摸摩擦郭芙的花瓣,玩弄着郭芙的阴蒂,一群男人看的血脉贲
    张、肉棒挺立,男人粗糙的手掌与李莫愁纤细的手掌,重複在郭芙少女的胴体游
    移,赤裸裸的绸缎肌肤,渐渐从白净中透出红晕,显见郭芙渐渐把持不住,慾火
    再次汹涌爆发,不再矜持于自己是郭家大小姐,郭靖、黄蓉的掌上明珠,不断的
    刺激下,郭芙的花瓣湿淋淋一片,不住涌出淫蕩的蜜汁,敏感的肉体,催动郭芙
    淫蕩的呻吟。

    郭芙仅存的一点清醒,混合在自己淫蕩的浪声中:「啊!啊!……不要,求
    你停止,不要……不要再玩弄我了,……我……我是郭家大小姐,你们不能……
    不能这样对我。」

    裘千尺大笑:「郭大小姐,你知道为什幺李莫愁这个贱人,这幺的听话吗?
    当第一个男弟子姦淫她时,吃了软骨散的她,还拚命抵抗,李贱人的花瓣插下男
    根的时候,才知道她竟然还是处女,三天不眠不休的姦淫凌辱,我不让插入她身
    上肉洞的棒子少于三支,终于有一天,她偷偷把一包淫药吃下,来个自我逃避,
    也成了绝情谷头号玩具淫娃,郭芙小妹妹,接着就轮到你了,嘿嘿嘿!」

    李莫愁和男人已经分别将两只手指插入郭芙的花瓣里,四只手指不规律的抽
    动,郭芙不禁发出声声淫蕩的娇喘,淫媚的大眼望向曾和自己有一段情的大小武
    、挚爱耶律齐、不禁说道:「啊!对!这里!快一点,大武哥哥、齐哥哥、小武
    哥哥,对不起你们了,我……我好想要,啊!啊!不要摸了,插我!插我用你的
    肉棒爱我,快!!」被困在另外一边的侠士男女,只能眼见姦淫不断进行,却无
    能为力。

    郭芙回身拥吻那名弟子,吸吮男人的唾液,火热的舌头在两人口中交缠,男
    子握住肉棒,迅速的插入郭芙的花瓣中心,猛力的抽插,红黑色龟头带着如发出
    声响似的力量,将阴唇粗鲁的剥开,当那长大的阴茎一下子全部填入花瓣的裂缝
    内时,只觉一片温热柔软潮湿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只见郭芙「啊……」的,
    不断发出淫蕩的长叫,两人激情的紧紧相拥,郭芙随着陌生男人的抽插频率扭动
    腰枝,丰美的臀部,一阵一阵的甜美冲击着郭芙,花瓣一阵激烈收缩,郭芙感觉
    高潮将要来临,但此时男弟子竟将肉棒抽离。

    郭芙不自主跪趴下,抓住那男弟子的肉棒,用小巧的嘴含住,前后快速游移
    滑动,舔舐吸吮陌生男弟子的火热肉棒,媚眼半瞇着说道:「求求你,干我,姦
    淫我,我好想要,不要离开我。」

    墙边的耶律齐看的满腹怒火,突然一块黑布罩住他的眼睛,一名男弟子笑道
    :「耶律大侠,你还是眼不见心不烦的好,我要是你,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她
    旧情人上床,还一次与两个人一起干,又和不认识的陌生男人火辣辣姦淫,还求
    人家干她,早就气死了。」

    除了郭芙,其余侠士除了被禁制武功,还被点了哑穴,耶律齐满心悲愤,却
    一个字也发不出,此时听到郭芙银玲般的声音,「啊!真好!插进来了,对!好
    爽!啊啊……,不要停,啊!对,这里,我高潮了!啊……!咦!怎幺是你,不
    ,停止,不要插我!不要!武三通伯伯,不要啊!」

    原来公孙尺在郭芙成狗爬式吸吮肉棒时,押着武三通来到郭芙的背后,并将
    武三通的肉棒插入郭芙的花瓣内,并迫使武三通不断的抽插,正当满脑淫乱的郭
    芙,一点也没察觉姦淫她的人是谁,迷失本性的淫蕩,使郭芙迫需一支男根,当
    她娇媚的回头抱住那个男人,丰满的乳房紧紧压住男人的胸膛,忘情的拥吻,才
    发现眼前的人竟是武三通,心下着急开始没头没脑的尖叫,但与武三通再次发生
    性关係的事实却改变不了。

    郭芙虽然极力的反抗,但却也到达高潮,身体不自主的紧抱住武三通,激动
    地利用武三通的肉棒插自己,发出淫蕩的浪叫,火热肉棒在郭芙湿润的私处不断
    进出,终于,武三通支持不住,一股浓稠的精液射入郭芙少女深处,郭芙看着从
    前尊敬、看自己长大的武伯伯,武三通也看着这个芳龄少女,火热的赤裸肌肤紧
    紧相贴,郭芙忍不住留下崩溃的眼泪。

    耶律齐双眼看不见东西,但淫秽的交谈、声音气得他咬牙切齿,突然一个温
    软的赤裸女体被丢到他怀里,只听见裘千尺道:「跟完颜萍玩玩吧!算是报武家
    一家子姦淫你未婚妻的仇。」耶律齐也不细想,紧紧抱住赤裸的女体,女人不断
    挣扎反抗,一旁裘千尺又道:「完颜萍,反正妳刚刚与耶律齐已经干过一场,再
    多一次又何仿?何况妳还是他的旧情人,就在未嫁作武家媳妇前,再好好狂乱一
    次吧!」

    女人还是挣扎,耶律齐吻住她的唇,将舌头伸入她的嘴里,因愤怒激起的兴
    奋,使耶律齐激动无比,紧紧拥住赤裸的女人,揉搓她的柔滑坚挺的乳房,抚摸
    纤细的美臀,终于将肉棒插入不断挣扎的女体内,女人此时好像放弃反抗,耶律
    齐一下一下的插入,温暖地花瓣肉壁包住耶律齐的火热肉棒,被紧紧拥抱的赤裸
    女体,对矇住双眼的耶律齐,充满神祕诱惑,虽然知道是以发生过关係的完颜萍
    ,却有另一番滋味,满身的慾火倾泻在滑嫩动人的身体上,随着耶律齐抽插的频
    率,轻柔的摆动,不再抗拒耶律齐舌头的进攻,反而轻柔的回吻,一对火热的肉
    体紧紧相拥结合,像是永难分开。

    但此时耶律齐觉得,好像完颜萍的肌肤虽然柔滑,却摸起来和上一次性交时
    不太一样,且身子结实了些,女体此时向后仰,激动的不断上下摆动,耶律齐知
    道完颜萍快到高潮,自己的肉棒也一阵抽搐,一阵兴奋的极点,耶律齐忍不住将
    两只手指插入纤美臀部的菊花蕾中心,屁眼遭插入的女体不由地前进,使肉棒插
    的更深,耶律齐此时精液喷射出,射入完颜萍的体内。

    一双手缓缓解开耶律齐的黑布,黑布落下,耶律齐不禁脑中轰然,眼前花瓣
    流出浓稠精液的美丽女子,赤裸而充满了青春气息,但却不是什幺完颜萍,而正
    是自己的妹妹--耶律燕,一旁的侠士们缓缓留下几滴眼泪,而最伤心的,也是
    最大受害者,耶律燕。

    裘千尺狂笑:「哈哈哈!还没完呢!来人,将我们刚得到的镇谷之宝,最好
    的性道具推出来,让郭芙郭大小姐好好乐一乐,满足她淫蕩的本性。」

    郭芙恨道:「妳不用得意,妳一定有报应的!」

    裘千尺不屑的瞧了郭芙一眼,道:「担心妳自己吧!」

    没一会,一张床被抬了出来,上面躺着的,是被弄瞎双眼、挑断四肢经脉的
    武林四淫之一,排行第二的「猿怪」,全身瘫痪的他,只剩一支无与伦比的肉棒
    挺立着,长约半公尺,厚如一个男人紧握的拳头,裘千尺怪笑道:「这支肉棒,
    目前只有害我女儿被姦淫的李莫愁尝试过,郭大姑娘你的运气不错,让妳好好的
    尝试一番!」

    郭芙被几个男人紧紧捉着,狂叫道:「不要!我不!不!……」

    但武功尽失得弱女子怎敌得住几名大汉,郭芙娇弱的赤裸胴体被放在猿怪身
    上,一人抓住郭芙的腰际,用力按下,郭芙感到下体一阵兇猛的撕裂,整支肉棒
    没入郭芙的花瓣内,一名弟子此时也趁机跪在床上,将肉棒插入郭芙的臀部中心
    ,大小肉棒的前后巨大夹击,郭芙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赤裸的少女胴体任
    由被摧残、蹂躏。

    此时一名女弟子突然冲入地牢:「报告谷主,外面有一人自称黄蓉,单身一
    人闯入谷内,阻她路者必被一只竹棒穿心而过,武功高强如入无人之境,女弟子
    们慌张失措,请谷主定夺!」

    裘千尺冷笑:「天堂有路妳不走,这下得来全不费工夫,黄蓉啊黄蓉!妳一
    个人杀的过二百多个人?注意!鱼网阵组二十人先前去包围,情花阵组五十人在
    其网阵内摧动情花阵,先将黄蓉刺伤,再用连周伯通都被捉住的鱼网活捉她,若
    不小心没捉到,其余人以刀剑配合我的果核攻击,将她逼回阵内,务必活捉!」

    夕阳余晖洒落绝情谷,一场活捉黄蓉的命令正在执行,黄蓉不断由阵中逃脱
    ,没杀几个人又被赶回阵内,一个时辰之后,绝情谷众人抬着被鱼网紧紧缚住的
    黄蓉回到地牢。

    刚清醒的郭芙,下体还被猿怪巨大肉棒插着,看见母亲被捉来,不禁万念俱
    灰:「娘!怎幺连妳也被捉了?」

    被网子紧紧包住的黄蓉笑到:「傻孩子,不被捉进来,娘怎幺看的到娘的美
    丽孩子?孩子,妳受苦了!」

    一名弟子蹲下细看黄蓉,道:「妳还笑的出来?等谷主回来,妳就跟这群美
    女一样,任我们姦淫,妳的年纪虽然大了点,可是却比那几个美若天仙的美人,
    还要清丽几分、成熟几分、娇媚几分、美艳几分,标緻丰满,凹凸匀称,年轻依
    然停留,又多了许多成熟韵味,我们谷里的美女弟子,比起妳们几个被俘的美女
    ,真是庸脂俗粉,而妳更是他们之最,我等一下一定要好好干妳一番,让妳常常
    我的肉棒滋味!」说完一只手就按在黄蓉的丰美胸部上。

    黄蓉虽然受辱,却不生气,因为摸她胸部的人,已经变成两半,化为血人,
    突然出现的阿浪说道:「杨夫人和她女儿说的话,另一层的意思就是,这样我们
    才知道你们的地牢在哪里,而且可以将你们最难缠的鱼网阵主阵弟子,通通集合
    在这里。」

    阿浪手起,腿边黑影一闪,刀出鞘,人头落地,又一名弟子倒下,如虹利剑
    往黄蓉身上一划,準确的划断鱼网,黄蓉从容的站起,笑道:「我是郭夫人,不
    是杨夫人。」

    阿浪也笑道:「误会!误会!误会大了!我还以为妳是那俊美男子的妻子呢
    !」阿浪又往前走了两步,同时又有四名弟子倒下,一个被利剑穿过心脏,一个
    由左边腰际到右边肩膀被斩成两段,一名喉结多了一个三寸深的血洞,最后一个
    眉毛以上的脑壳不翼而飞,脑浆不断溢出。

    阿浪道:「好烦!试试我新练成的武艺,如来神掌化剑招,『第六式--佛
    光普照』!!」

    一阵和暖的剑、刀风拂过众人,剩下的十四名男弟子只觉心窝暖和,有着许
    久未曾有的温暖,但看见别人的情形,每个人的突然又觉得好冷,打从心而起的
    冷,每一个人都看见其他人的心脏处,都有一个鲜红血洞不断喷出血柱,自己低
    头一看,发现自己和别人情形没两样,接着,一个一个软倒,二十个弟子,转眼
    间都成了尸体。

    阿浪从怀中起出六粒鱼眼大小的珠子,分别给完颜萍、郭芙、耶律燕、武三
    通、武敦儒、武修文服下,说道:「这是四怪之狗妖死后化尘所留下,据我师父
    所言,可回复神智、武功,并增强十年功力,四怪每一个真正死后都会遗留一样
    宝物,你们几个快去帮郭夫人的忙,以桃花岛石阵对付外面众多高手,我先去取
    花满天被烧成灰烬后所遗留的宝物,再由后方配合你们夹击绝情谷众人。」

    郭芙急道:「齐哥哥的禁制未解!」

    阿浪道:「那容易!」手起刀落,猿怪被剖成两段,哀嚎中就此气绝,阿浪
    将其心脏取出,挤出一碗多分量的绿汁到耶律齐口中,道:「这是猿怪死后会留
    下的宝物,不能与他人分食,可增加二十年的功力,和常人五倍的气力、体力。」

    郭芙道:「那狗妖之六珠,若给同一个人服下,不就增加了六十年的功力?
    比猿怪的宝物要好?」

    阿浪道:「不然,狗妖的珠子多食无益,反而有毒!」

    阿浪再说道:「郭夫人你们先行一步,等耶律少侠恢复,他和我一同行动。」

    黄蓉道:「好!分头行事!」

    绝情谷腥风血雨,二百多名的弟子,人数不断的锐减,每一个人的死状,都
    可以显现出,杀人者怨恨极深,是恐怖的报复。

    绝情谷的大战延续到天明,九个血人由清晨的微风中步出绝情谷,其中一名
    背剑腿边刀的男子,还抱着一名沈睡的纤瘦少女。

    那名少女,是绝情谷唯一倖存者,公孙止与裘千尺的女儿,公孙绿萼。

    公孙止救了小龙女,不肯放手,引来了杨过大闹,使裘千尺复出,种下不断
    的灾祸,仇恨、情意使灾祸越来越剧,最后终于导致一个世外桃源的灭绝。

    那被猛火烧了七天七夜都未焚毁的花满天遗物,竟是两张大纸,两张水火不
    侵,刀剑不坏的纸。

    日后,杨过的玄铁剑融成屠龙刀与倚天剑,其中各藏了一张纸,只有这两张
    纸,才能藏在其中而不在镕铸过程中烧毁,郭靖、黄蓉亲自在纸上写了一些东西
    ,一张纸写的是:「九阴真经」,另一张写的是「武穆遗书」,还留了一句话: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一行人会合了伤愈的一灯大师,走向襄阳城,黄蓉知道,有一个无可捉摸的
    大敌,狗官王大人等着她,那个曾经姦淫过她,更逼她与一只狗作兽姦的人,一
    场权力、生死的对决即将开始。

    绝情谷一个正在烧烤的铁球,之前是焚着花满天,因为阿浪要取宝物而分成
    两半球,但现在却又和七天前烧着花满天的情形相同。

    不同的是,在火烫的铁球内的,是一个眼睛被挖去、耳膜被洞穿、舌头被割
    去,右臂剥了皮的血人,在铁球内发出一声声悽厉的怪叫,黄蓉走的时候,血人
    还没死。

    那个血人叫裘千尺。

    坐下这件事的人是郭芙与耶律齐,郭芙不知道耶律大哥何时变得这幺,和自
    己一样的残忍,但郭芙却很高兴。

    这个血人的事,其他人都不知道。

    邻近绝情谷的一个蒙古军营,不久后来了一个美艳、约三十多岁的妓女。

    她的容貌、身材都是妓女中前所未见的,美中不足的,是她的神智好像总是
    模糊的。

    什幺客人、高矮、胖瘦,甚至一身病的、有虐待狂的,都指名找她。

    她长的很像赤炼仙子李莫愁,据说是有父子三人将她带到蒙古营附近,当蒙
    古士兵发现这个美艳的「女奸细」时,她赤裸裸的展露美妙身材。

    离家已久、离女色已久、战争已久、凶残已久的万名蒙古兵,非常欣喜获得
    这幺一等一的美女看见她的第一刻,不等命令,就有百名的弟子掏出肉棒,如潮
    水的涌向这个裸体美女。
    二、《杨过情事》

    杨过、程瑛、陆无双行程匆忙赶往全真教,杨过预感小龙女遭遇了一些危险
    ,赵至敬那个臭道士,与古墓派素来不和的全真教,武艺惊人、阴险的金轮法王
    ,狡诈的霍都,愚忠的达尔巴、马大哥,潇湘子、尹克西,这些事物的集合,没
    带来别的,只带来危险,

    一天ㄧ夜赶下来,杨过突然一个不稳,软倒在地,呕出大量鲜血,杨过知道
    ,这是当时和「莫大虚空」对决时,一招换一招的后果,那股无形「空」的攻击
    ,杨过选择了不抵抗,并以「ㄧ剑西来」杀死了王大人身边最强护卫「莫大虚空
    」,不眠不休的赶路,使隐疾爆发。

    三人找到一间客栈,夜已深,程瑛、陆无双不想杨过继续赶路,杨过心急,
    道出受伤经过,和小龙女可能遭遇的危险。

    杨过对程瑛、陆无双说清原委,两个红粉知己却再也不肯赶路,程瑛说道:
    「桃花岛的玉露丸我这里还有好几颗,杨大哥,你一次服一粒,运功疗息,两天
    ㄧ夜就可痊癒,到时候再去救龙姑……」

    杨过道:「到时龙儿早就没救了!」

    杨过要从床上冲出,一项稳重端庄的程瑛不禁流下泪来,轻挑、娇气的陆无
    双左拦右拦,不让杨过下床。

    杨过怒道:「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

    性子冲动的陆无双突然腰带ㄧ解,双手一分,将外衣自细滑的肩头滑落,露
    出红色肚兜和粉嫩的香肩,饱满的胸部使肚兜隆起曲线明显,杨过不禁想起当时
    帮陆无双接胸骨时,那乳酪般的乳房、未经人事的乳晕,陆无双趁杨过獃住之时
    ,运劲扯掉肚兜、撕开短黄亵裤,陆无双标緻的玲珑身段,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杨
    过面前,杨过闭上眼睛不敢正视。

    陆无双挺起乳酪般的酥胸,指着自己白嫩的胸口,道:「傻旦,你要打,就
    打吧!」

    杨过忍不住睁开双眼,雪嫩的肌肤衬托美妙躯体,高耸滑嫩的酥胸不禁让人
    嚥下口水,纤细的腰、修长的腿,神祕的私处毫不躲避地让杨过直视,陆无双的
    柔情、胴体几乎击溃杨过的理智,哪里还忍心真的去打陆无双?

    陆无双冲向前抱住杨过:「傻旦,我知道你叫我媳妇儿只是调笑,我知道我
    比不上龙姑娘,我知道你只当我和程瑛表姊是妹妹,但我求你,不要去送死,我
    不是你妹妹,我一直当我是你老婆!」陆无双赤裸的胴体紧紧抱住杨过,小嘴ㄧ
    凑,吻上了杨过,杨过不禁轻柔的回吻,抚摸着陆无双细緻的肌肤,滑嫩的身躯
    如蛇般在杨过怀里激烈动着。

    但理智使杨过勉强抬起头来,说道:「程姑娘,你劝劝双妹。」

    但这一抬头,却又见到另一个完全不同型的赤裸美女,娴静的程瑛,不知何
    时也脱尽衣裳,赤裸裸露出使人不敢遐想的端丽胴体,程瑛走近杨过,由杨过身
    后抱住杨过,缓慢但柔情地亲吻杨过的颈子,杨过被眼前景象震慑一时失神,等
    杨过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衣物已被程瑛、陆无双脱去。

    两个深情的裸女ㄧ前ㄧ候紧夹着杨过,温热的肉体摩擦着杨过阳刚肉体,杨
    过渐渐被程瑛、陆无双的柔情似水淹没,开始主动的抚摸两人的身躯、乳房、丰
    臀,吸吮着陆无双的乳晕,也舔舐程瑛的乳尖,嗅着两人不同香气的秀髮,怜惜
    的与两人接吻,交换彼此的唾液,三人躺回床上,杨过双腿伸直坐着,程瑛雪白
    的修长双腿微开,站在杨过面前,杨过开始在程瑛的私处舔舐着,剩下的独臂偶
    而抚摸程瑛的乳房,偶而配合舌头行动去抚摸程瑛的神祕花瓣,陆无双上上下下
    吸吮杨过的肉棒,灵活的舌头使杨过感到兴奋、舒畅。

    没多久,程瑛、陆无双的花瓣都已湿透,杨过先紧抱住陆无双,一面抚摸、
    吸吮陆无双的乳房,一面将肉棒送入陆无双的体内,不断的抽插,陆无双的美臀
    ,也随着插入的动作,淫媚的摇摆,程瑛在杨过身后坐着,私处毛髮到乳房、粉
    颈均紧贴着杨过,不时亲吻着杨过。

    初经人事的陆无双没多久救到达了高潮,高潮的激烈摆动,使杨过的肉棒也
    到极点,肉棒在陆无双的体内不断喷射精液,细心如髮的程瑛,见到杨过的肉棒
    渐渐软倒,小心亦亦的舔舐去杨过的精液,接着,不避讳杨过肉棒还存留浓厚腥
    味的精液味道,将杨过肉棒送入口中,轻柔的含吸,陆无双在ㄧ旁已累倒,杨过
    没多久其肉棒右再度挺立,继续和程瑛进入两人世界,激烈的性交。

    夜已深,三人的情慾却一直不曾歇下。

    当二更的锣声敲响,一条端丽的人影如电一般奔去,小店的床上,一名清丽
    野性的少女,赤裸裸地躺在一名俊美男子的胸膛,男子的一只手,还握着少女的
    乳房。

    他们是杨过和陆无双,正沈沈的睡着,享受两人的甜蜜。

    程瑛风一般的疾行,终于来到终南山全真教山下,却惊见百名的蒙古兵,全
    真七子余下五老,与一群软倒、伤重的全真弟子在一旁,似乎受制不敢妄动,金
    轮法王、霍都、达尔巴、潇湘子等人和蒙古兵、另一群全真弟子、赵至敬在另一
    旁。

    在他们中间的,正是只能以仙女下凡形容的小龙女,小龙女面色木然,清丽
    的脸庞却带着惨白,身旁还有一个血迹斑斑的全真道人仗剑站着,竟是曾汙辱小
    龙女的尹至平。

    一场误会,使得刚出关的全真七子误以为小龙女是与蒙古兵一伙,使得原本
    因学会周伯通左右搏击之术,同时使出玉女、全真剑法而佔尽上风的小龙女,受
    当世汉、蒙十多个高手内力夹击受重伤、动弹不得。

    赵至敬、霍都原本趁此时欲轻薄清丽的小龙女,两人扑上前去,压住小龙女
    玲珑的娇躯,金轮法王虽为一代宗师,却碍于霍都是蒙古皇子之一,赵至敬是未
    来统治全真教的傀儡,虽行下三流之道,却也不阻止,反而牵制全真七子一行人
    ,使两人方便行事。

    霍都武学修为较高,先一步压住小龙女,只觉自己压住的肉体令人无比亢奋
    ,透过轻柔的丝衣,感觉到小龙女的美妙曲线和体热,不禁隔着衣服,抚摸起小
    龙女,并开始撕开小龙女的衣服,小龙女此时却气息奄奄,连喘口气都难,更遑
    论抵抗。

    丘处机一行人知道自己铸下大错,又见弟子叛变、行无耻之事、卖国求荣,
    不禁又惊又怒,但法王和其余高手,个个武艺精湛,而且己方弟子被下软骨散,
    无法使出北斗七星大阵,使得己方自身难保,不敢妄动。

    正当小龙女上半身丝衣被撕去,露出白净透红的雪嫩乳房,霍都、赵至敬都
    不禁看呆了,两人伸手摸向小龙女的雪白乳房,轻轻握住,伸出舌头轻舔,却惊
    觉头上剑风大作,赶忙跳开迴避,并迴手一击。

    霍都手臂、赵至敬背脊,因皮肉伤流出血来,只见攻击者,竟是已被收服的
    尹至平。

    接着,愤怒的蒙古兵蜂拥而上,尹至平每挥出一剑,必有一人躺于血泊,连
    霍都、潇湘子也在手臂被刻下深深的口子。

    但尹至平以身中致命的十几剑、十多掌,鲜血不断由尹至平口中如泉般涌出
    ,支持他的,只是莫名的一股力量。

    当尹至平胸口已成一个大血洞、全身筋骨尽粉碎时,低头看了小龙女一眼,
    却见小龙女已在距自己十多步之处,被许多石块阴森的围住,站在石块中心的,
    是一个端丽、娴静的少女。

    小龙女飘来一个「你何苦」的目光,尹至平微微一笑,如获原谅般的安详显
    露面容,又十多剑劈来,尹至平一脸欢愉不闪不避,就此成为肉酱。

    洩完忿的霍督想走进石块阵中抓住小龙女,却遭到石块突击,匆忙避开,跳
    出石阵,却再也走不进去。

    程瑛想着:「两天,杨大哥伤愈的两天时间,用我的性命,也要护住龙姑娘
    !」顺手塞了一颗「九花玉露丸」到小龙女口中,小龙女自己也吃下一些玉峰浆。
    路过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