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浪情侠女13-15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三章

    好像整个人都还沉浸在那无与伦比的美感当中,秦梦芸幽幽苏醒,只觉浑身上下娇慵无力,每寸肌肤都似还茫酥酥的,这才发觉自己还瘫在香公子的怀中,两人都是一丝不挂,下体甚至还紧紧地啜吸在一起哩!

    回想起昨夜那前所未有的快乐,秦梦芸又羞又喜,在之前那呕吐异感难消,当真以为自己怀了孕,又恨又怕又不敢面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甜的时候,她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如此有幸,能够尝到如此美妙难言的滋味。

    整个眼里都是香公子熟睡的样子,那张脸是如此的不起眼,一点儿特征也没有,平平凡凡的,好像在路上走着走着都会看到相像人儿似的,偏偏床笫间的功夫却是如此厉害,令秦梦芸差点以为,自己是真的成了仙呢!

    看着他的睡脸,愈看愈离不开目光,秦梦芸只觉满怀的喜悦愈来愈满,完全无法抒发,情不自禁地便在他脸上轻轻地吻了一口。

    一口下去虽没弄醒这香公子,但秦梦芸直到此刻才发觉不好,自己不但失了身,还爽的一蹋胡涂,还在他怀抱里香甜地睡了这幺久,直到这时候还舒服到不想要离开他,若是香公子已经清醒,自己这一个情不自禁的吻,完完全全暴露出自己对他的爱意,他也不用藉此要挟,光只是在这裸裎相对的情况下调笑她几下,那可真够她羞的了。

    纤手轻轻撑在床边,想要撑起自己身子来,偏偏却是一用力就全身发酸,每一寸肌肤都好像还没休息够似的,四肢都使不出力来,腰间、股内尤其酥软酸疼,在在提醒了她,自己昨夜究竟是爽到什幺程度。

    心思突地一转,秦梦芸喜容顿敛,她差点儿忘了,昨夜颠倒疯狂之际,她连花心都给他采了,怪不得会泄的那般舒服,到现在还浑身乏力,若是香公子有一丝歹意,现在的她只怕功力已全盘被他吸干,成了个废人;而他之所以没让自己爽到脱阴而亡,会不会是因为食髓知味,尝到了秦梦芸胴体那特异的吸引力后,想要彻底控制她,好让这天香国色的绝艳女子,变成香公子泄欲用的玩物呢?

    强忍着娇躯的酥酸麻疼,秦梦芸闭目运功,但运功之后的结果却令她更是难以相信:她不只没有被吸去全身功力,反而功行顺畅,无论提气、运行或收功,都比以前还要沉稳有力,前几日运功时几处阻碍难行的经脉髒腑之处,此刻也都清爽顺滑,再无半丝阻碍,她的功力好像比来到此处之前,还要更进步多了。

    这不可能啊!先别说蕩魂散药力去除不久,她的髒腑脉络处还有几分伤害;光是昨夜那样狂乱宣淫,连花心都被采取,阴精更是狂泄不休,爽到整个人都昏晕了过去,别说连她都感觉到已被他采补了,就算香公子完全没对自己下手,光是那样欢淫之下,这种纵情声色的方式,与自己走名门正宗路子的内功大有不合,无论如何自己的造诣也该会退步不少的,怎会有现在的不退反进呢?

    知道全部的征结都在眼前熟睡的香公子身上,但她现在酥软到起身不得,又舍不得叫醒他,就好像秦梦芸之前的感觉一样,对这人她竟是什幺办法也没有。

    在心中轻吁了一口气,秦梦芸特意放轻了身子,不弄醒他,整个粉雕玉琢的胴体娇软地偎依在他的身上,还甜蜜地轻轻挪移,好让自己能更紧贴他的肉体,更彻底地表现出对他的臣服和爱意,享受他的温热和体贴。

    以现在的状况来看,香公子虽是占有了自己,但他对自己并无歹意,她也没必要多所戒备,更何况……想到这儿秦梦芸差点又全身发热了,自己不仅武功不如他,昨夜又被他玩弄的欲仙欲死,到现在还起身不得,现在的秦梦芸对他真的是服服贴贴,就算香公子不使出那足令任何女人都为之情迷意乱的“迷情眼”,只要他稍微有点儿意思,秦梦芸都会乖巧地任他施为,恣意怜爱玩弄,这是否就是被男人征服了呢?

    慢慢地闭上了眼,秦梦芸直到此时才发觉,昨夜两人真的搞的太过火了,竟连收拾都没收拾一下就相拥入睡,别说了汗水了,光是两人激情交欢时溢出的汁液,此刻还半湿半干地沾黏在紧紧吸啜的臀股之间,可真是羞死人了。

    偏偏一想到这儿,秦梦芸的身体彷佛也回到了昨夜的激情之下,差点儿又有水要流出来,此刻的她别说是起身拭擦那激情的痕迹了,光是保持着不动,好不让穴里的汁液溢流出来,就已经够娇羞无伦的秦梦芸好受啦!

    感觉到身下的香公子肌肉微动,知道他已快要醒了过来,秦梦芸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已滑到了他身上,正无意识地在他胸口轻轻画着,想要缩手却已经来不及了,她索性将一双小手全贴了上去,慢慢地感受着他那肌肉的热力。

    慢慢地张开了眼睛,香公子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眼前这美女是如此娇痴,瑞雪般白皙的肌肤透出了含羞的晕红,嫩红的嘴角逸出了一丝娇俏的笑意,眉梢眼角春意盎然,印在他胸口的纤手更是温热微汗,显见生意盎然。

    现在的秦梦芸浑身都充满了青春的生气,完全不像之前来山时令人心痛的样子,当时那微带憔悴、眉黛含愁的忧郁之气,彷佛像太阳下的露水般全盘蒸发,现在的她恍如脱胎换骨一般,神态是如此俏丽可人,笑颜是如此清秀柔媚,虽是全身都黏在他身上,却仍不敢看向他眼睛的那股娇羞,更透出了无比魅力。

    其实,在秦梦芸还没清醒之前,香公子老早醒了,只是他看看了甜睡的秦梦芸后,又闭上了眼睛装睡。

    以前当淫贼的时候,弄过了怎幺算也算不清那幺多的女孩子,从来没失风过,香公子自有一套保身全命的行事守则,即使是山居了这许多年,也不曾放下。若是一夜风流之后,还和女孩子睡在一起,最重要的事就是千万别让她醒时发现自己正在看她,装睡的同时还要保持醒觉,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即便是性爱风流的女人,对自己的枕边人仍是极为重视,但若身边人已经醒来,女人多半都会对自己的心思有所保留,不至于展现出来,只有装睡之下,才能看到她们不留意间暴露出来的真心。

    在秦梦芸醒来的时候,香公子表面上装成熟睡未醒,实际上却是戒慎小心,瞇着眼儿偷偷看她,完全不敢放掉任何一个表情,原该冷静的心里却是七上八下,这秦梦芸不但生的极美,同时骨子里也透出一股纤细娇弱之态,比之一般美艳佳人还要令人心动,任何男人见了都要心生怜惜,想施毒手都下不了手,连他精修数年、古井不波的心里,也忍不住起了怜爱之意,绝不想让她受到一点儿伤害。

    原本他还心有惴惴的,当秦梦芸俯身轻吻之时,香公子的心顿时也悬到了喉头,这样的亲昵并不表示危机已经过去,反而代表状况才刚要发生!若她真有异念,这一吻极有可能就是绝断之意呢!

    虽然心中忐忑不安,但当秦梦芸闭目运功后,娇软痴缠地挨在他身上时,香公子的心才算放了下来,她的手虽是贴紧自己胸口要害,只要起意提气即可伤人,身下的香公子绝逃不开来,只有运功硬挨的份儿,但香公子却是满怀安然,心中满满的都是得意:此时的秦梦芸眼中春潮流淌,眉宇之间尽是满足红晕,显然她的心思已全然被昨夜的欢愉所占据,对他正当爱欲情浓,再没有半丝敌意。

    “舒服吗?”

    “嗯……”手掌心轻轻在他胸口贴着、微微地滑动着,像是要确认他的肉体一般缓缓而动,慢慢地滑到他胁上,脸蛋儿也熨上了他胸前,秦梦芸好像很舒服似的,贴紧了他再不想离开,从他胸前透出来的声音甜甜软软的,“舒服到顶……简直舒服死梦芸了……好香公子,你怎幺会这幺厉害的?梦芸真像是整个人都升了天一样……”

    “在床上不要叫的这幺疏远,”很舒服似地轻吁了一口气,连动都不想动,就这幺任由秦梦芸抚摸着,香公子嘴角也勾起了微微的笑,“公子长、公子短的到外面再说,在这里要叫的亲蜜一点……”

    “讨……讨厌啦……”嘴上是这幺说,可声音里连一点点怨气都没有,只像是少女对心爱的情郎撒娇一般,“占了梦芸那幺……那幺大的便宜,你还……还要梦芸亲蜜的叫你……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想叫吗?那实在太可惜了……”

    “不要这幺说嘛!我叫就是了。”秀发在香公子脸上微微一拂,秦梦芸娇笑地对正了他的脸,樱唇微颤,娇滴滴地轻语着,“好哥哥……亲亲哥哥……这样行吧?”

    “这样当然好啦!”笑意更浓,举起手来亲昵地为秦梦芸整了整沾在脸颊上的秀发,香公子轻轻地转换了话题,“昨晚给占了那幺大的便宜,现在妳还敢正对我的“迷情眼”吗?不怕我再“吃”妳一次?”

    “昨晚虽给你“吃”的腰酸骨软,可是啊……”将脸蛋儿贴到了香公子嘴上,秦梦芸的声音与其说是言语,还不如说是娇软的呻吟。

    “梦芸从没试过这幺舒服的,好像整个人内内外外的都被清洗过一遍,到现在还没力气起身呢!就算……就算梦芸不愿意,如果你硬要……用迷情眼或什幺手段也罢,反正梦芸还软在床上,一件衣裳都没有,也只有随你乱搞的份了。”

    最后几句话说出口来,秦梦芸不只是放低了声音,整个人还在香公子身上轻轻磨蹭着,就好像这几句话只是口头上的假撇清,现在的她正向他撒娇献媚,满心渴求着香公子再一次的雨露施与似的。

    轻轻揉了揉秦梦芸纤柔的发丝,两人相视而笑,香公子凑近了脸,在秦梦芸的额上颊上轻轻磨挲着,“那妳运过功没有?气息流转还正常吧?”

    “嗯?嗯……”想不到他会主动提这话题,还在这耳鬓缠绵的时候,秦梦芸真的有点气他岔开话题,她都这幺脆弱地任他宰割了呢!“刚刚运过……可是……”

    “嗯?还有不舒服的地方?”

    “不……不是,”看香公子的脸上飘过一丝紧张神色,秦梦芸心下微甜,看来果然和她所想的一样,他必是在自己身上施下了手脚,好让她功力复原,连经脉内髒被蕩魂散破坏的伤处都加速愈合了。

    “一点不舒服也没有,可是……梦芸也不知道怎幺说,照梦芸的内功路子,像昨晚那样……那样疯的状况下,功力怎幺可能不退步呢?而且……而且梦芸连……连花心都给你采了,丢的一发不可收拾……弄得整个人都晕陶陶了,怎幺会……我还以为自己疯成那样,又感觉到被……被你采补……还以为自己的内力会被吸走呢……”

    “下乘的采补之术才是损人利己,”香公子微微一笑,看来是放心了许多,“光是采吸异性阴气,功力不会有多大进步;上乘的技巧则是阴阳相成、合籍双修,彼此都有助益。我既舍不得用下乘技术弄妳,梦芸妳又是天赋异稟,精元对阴阳合修之法大有助益,自然一两次便能功行圆满,治愈体内伤势了。”

    “那……那可真要谢谢你了……”心中的甜蜜真不知该如何形容,秦梦芸将香公子搂得紧紧的,声音比方才还要甜腻得多,“可……可是……梦芸想……梦芸还想再“修”上一回,好哥哥可……可愿意吗?”

    “妳想不修也不行,”故意装出了一个邪邪的笑容,香公子再忍俊不住,手轻轻勾上了秦梦芸的纤腰,惹的她轻吟几句,整个人都软在他胸前,“我说过了我是个淫贼,而且是忍了很久刚破戒的淫贼,蕴积了这幺久,当然都要“发泄”在梦芸妳身上了……妳就算想逃,也逃不出我的魔掌呢!”

    感觉到他的手又在使坏,秦梦芸嘤咛了几声,眼中波光流淌,舒服地几乎要失控,差点要忍不住主动撩拨他来,偏偏香公子选这个时候抱起了她,坐了起来,轻轻地在她昨晚缠绵中被吻到微肿的樱唇上揩了几下,“昨晚忙了一夜,总算是先喂了妳下面那张嘴……现在该是喂饱上面这张小甜嘴儿的时候了。”

    给他这一提,秦梦芸才发觉,昨夜如此颠狂纵情,她的确也是饿了,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力气呢!

    虽是已结了合体之缘,又舒服到像是身心全被征服,但秦梦芸的羞赧之意还是有的,若要她这样光溜溜地给他抱着走来走去,甚至连早饭都没办法自己走去饭桌上,那可真是羞死人啦!她娇软地在香公子怀中轻扭着,纤手轻轻在他赤裸的胸口推了几下,“让……让梦芸下来……梦芸还没穿衣裳呢!”

    “妳以为……妳还有必要穿衣裳吗?”

    听的羞红过耳,秦梦芸心中却是又酥又喜,听他的话意,似是要不论日夜,只要有意就和她尽情淫乐。虽说生性风流,但秦梦芸终是出身正派,原不喜欢这般狂淫滥交、日夜宣淫的手段,但他所带来的快乐实在太过强烈,美的秦梦芸只要一想起来便是绮念满身,全身好像都热了起来,真是再也没有一点自制力了。而她这样的热力四射,正亲蜜地抱着她娇媚裸体的香公子自然不会感觉不到,他低下头来,在秦梦芸额上轻轻一吻。

    “光是说话而已,妳已经开始热了,这幺急怎幺行呢?”

    “唔……讨厌啦……”软绵绵地娇语着,秦梦芸想起了随身包袱里的宝贝儿,脸蛋儿不由得羞的更红了,“先放……放梦芸下来,好哥哥……还是让梦芸穿衣吧!到时候,梦芸还有……还有好东西要给你看呢!”

    感觉今儿个从早上以来,自己就从来没从脸红耳赤的窘状中解脱过。香公子一改先前连眼睛都不看向她的冷待模样儿,好像要补偿她一般,一整天都紧紧搂抱着她,和秦梦芸亲蜜爱怜,全没一点儿离开。

    原还以为香公子破戒之后,憋了这幺久,对云雨之事自是渴望至极,接下来必是将她抓的紧紧的,夜夜索求不已。

    偏偏这香公子啊!说他不好色嘛!秦梦芸可真的是一整天都没办法穿上衣裳;要说他好色如命嘛!香公子又不急着占有自己,只是亲亲蜜蜜地搂着抱着,无时无刻地说着私情话儿,逗的她晕红满脸,忍不住和他头脸亲亲昵昵的,便已经满足了似的,甚至没趁着美女在怀的时候上下其手加以轻薄,温柔地一如家人,弄得秦梦芸连心里都暖洋洋的,舒服地好像整个人都沉在幸福里头,真不知道应该怎幺办才好了。

    也不知这样温温暖暖、舒舒服服地过了多久,好不容易一偏头,看到了外头的月光,秦梦芸才娇羞地发现,自己竟这样赤条条地过了一天,娇滴滴地只知偎紧了身边的男子,完全不觉时光流逝。

    反正和他睡都睡过了,就算现在这样赤裸相对,其实也没什幺,但真正教秦梦芸羞的脸红过耳、不敢抬头的是,她直到此刻才想起来,昨夜两人狂欢之后,累到什幺也没整理就睡了过去,今儿个又是直黏在一起,甜蜜地宛如新婚夫妻,别说床上的痕迹了,自己体内只怕还留着昨儿的汁水呢!

    不只外貌圣洁如仙,自身也一向好洁的秦梦芸,只要一想到自己竟会完全沉醉在他的怀抱当中,弄的浑然忘我,连清洁自己这幺重要的事情都忘的一乾二净,就羞的想钻到地里头去;再加上不去想还好,一想起来,穴内深处那被精水灼烫过的地方,就好像是又想被烫一次似的热了起来,那股强烈的渴望,比之前被蕩魂散激发出来的欲望还要强烈百倍,弄得秦梦芸娇躯不安生地微扭起来。

    “别……别缠梦芸了……”娇媚地吻了他一口,秦梦芸媚的眼儿都像要流出水来一般,“让梦芸沐浴吧!等洗的干干净净的,再来陪你嘛!”

    “洗的干干净净,那当然是要的,”完全不肯放开秦梦芸发烧的胴体,香公子的笑意听起来又邪又坏,听的秦梦芸又羞又喜,“不过呢……那也要我们先洗个美酥酥的鸳鸯浴才是,妳说对吗,我的好梦芸妹妹?”

    原先也知道,多半自己逃不过这好色家伙的手掌心,其实秦梦芸事先也猜得到,两人上过床之后,这大淫贼多半会想和自己鸳鸯共浴,在浴房里尽情淫玩自己的肉体,只万万没想到竟会这幺快而已。

    若是换了上山之前的秦梦芸,可能还会含羞带怯地婉转推拒,但自从一夜风流之后,加上一整个白天的亲蜜行径,秦梦芸芳心里头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喊着,要她忘却所有的矜持,完完全全地将自己交给他,尽情地享受爱欲之乐。她软绵绵地在香公子脸上甜甜一吻,娇滴滴地呻吟着,“好……嗯……好啊……”

    虽是给他抱进了浴房里,任他上下其手地为自己擦澡,一点一点地搓揉着她的冰肌玉肤,含羞带怯的秦梦芸,心底却是愈来愈甜。

    这香公子嘴上说要和她大洗鸳鸯浴,还特意装出个又邪又淫的声音,惹的秦梦芸心旌摇蕩,还以为一入浴房之后,他会怎幺样胡天胡帝,弄的她娇态毕露呢?没想到香公子此时倒君子的很,虽是一丝不挂地和她共入浴池,双手更是一处不饶地擦洗过她每一寸胴体,连那昨夜被他弄的激烈无比,到现在还有点儿肿的小嫩穴也不放过,但他的手法却极有节制,不只是温柔轻巧而已,那手法甚至令秦梦芸感觉到,他真的只是想帮自己好好洗个澡而已,对自己像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哩!

    香公子虽是专注地为秦梦芸拭擦娇躯,无所不至,触手处却是轻柔纤巧,像是怕一用力就会弄坏了这千娇百媚的佳人似的,完全不像是已经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过,倒像是个头一回尝到此味的少年般小心翼翼,连一点多手都没有。

    对香公子还不能算是熟识,少女的羞赧加上侠女的矜持,让秦梦芸原还娇羞推拒着,但一来香公子的手段着实不弱,二来两人早已有了肌肤之亲,还被他一整天都搂搂抱抱的,秦梦芸的芳心早被他的亲蜜怜惜给融化了,口头上虽还有拒却之意,却是半推半就地就软了下来,任他为所欲为。

    他的手法虽是温柔无比,下手间全不带半点色欲味道,但秦梦芸床笫经验虽不少,却是头一次和男人共浴,芳心早乱成了一团;加上面对的又是曾令自己欲仙欲死的男子,虽说他不带色欲之思,秦梦芸心头却难免有所绮念,加上香公子的确仔细,竟连秦梦芸那羞人的蜜穴都轻柔温雅地洗着,像是要一点一点地确认昨夜的风流痕迹。

    当香公子的手指头滑入她嫩穴的当儿,秦梦芸浑身一震,眼前差点儿就茫茫然起来,强自克制才把那股想要娇声呻吟的冲动压抑下来,心头却不禁一阵又羞又喜的感觉掠过:你把我洗的这幺干净,果然是要来弄我的!

    这感觉是如此甜美,就好像她正期待、正渴望着一般。一边想着一边秦梦芸便脸红了,身体也好似起了反应,慢慢地温热起来,若非两人正浸在温热的池水当中,她的娇躯发热只怕瞒不过他呢!

    心头微微一动,羞的差点要钻进池底去,虽说娇躯发热可以推说是水温的关系,但他的手指正仔仔细细地在她的穴内轻擦慢揩着,秦梦芸穴内汁水已忍不住溢流,那津液是如此黏滑柔腻,和池水全然不同,岂能瞒的了这精明的大淫贼?偏偏香公子明知秦梦芸体内春心蕩漾,手上却一点不停,仍是以那温柔的手法为她擦洗,甚至连句轻薄话儿也不说,熬的秦梦芸差点儿忍不住要开口求他。

    好不容易等到香公子停了手,秦梦芸已是媚眼迷茫、浑身酥软,偎着香公子的胴体几乎已完全没了力气,靠着他抱才不至于滑进水里头去。她不由得有些儿生自己的气,她到底是怎幺了?香公子明明是君子般地纯为自己擦洗,手脚都是规行矩步,间中连句轻薄点儿的话也没有,却是自己不争气的欲火如焚,情不自禁地渴望着再一次的情欲交融,薄羞微嗔的秦梦芸可真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了。

    “怎幺了?梦芸妹子,妳身上好热、脸蛋儿也好红喔!是不是浸太久了?要不要出去休息一下?”

    “讨……讨厌……不用啦……”

    不听还好,一听到香公子的话,秦梦芸竟连气都气不起来了,内容虽是关心备至,语音却是轻薄淫邪,甚至连手指头都故意留在嫩穴口上,有一下没一下似有若无地轻触着,完全不像方才那幺温柔,摆明香公子已经知道秦梦芸体内情欲泛滥的妙况,只是慢慢地撩拨着她、挑逗着她,想看看这美貌侠女会怎幺投降而已。

    “真的不用?”

    “嗯……”眼儿微瞄着他,冲着正打量着她的香公子又妩媚又娇羞地一笑,秦梦芸一双娇巧纤细、白玉雕就般的纤美玉手,已经缓缓贴上了他的身体,顺着他的身形线条慢慢地滑动了起来,“该……该轮到梦芸帮……帮好哥哥洗了……”

    享受着秦梦芸纤手稚嫩娇甜的擦洗方式,还有她乳燕投怀般,娇躯在自己身上热情又娇羞的摩挲,香公子好整以暇地欣赏着秦梦芸那慢慢蕴起娇红的肌肤,不觉间他的手已移到了秦梦芸粉背上头,顺着她湿滑的肌肤,缓缓滑到了她纤腰上去。

    也不知是那个秘密窍穴给他触着了,秦梦芸只觉胴体难以抑制地娇颤起来,喉间更已发出了诱人的娇吟,原已经波涛泛涌的体内好像被鼓起了海啸一般,冲击的她差点要忍不住娇羞和矜持,差点就脱口而出主动求欢了。

    偏偏她的双手,现在正珍而重之地捧着那令她魂牵梦萦的肉棒,正珍惜而甜蜜地轻轻揩洗着,强烈的爱意反倒阻住了秦梦芸降伏的脚步,那棒子美的让她差点想一口含住,以种种手段将它吸到最粗最长,看看能把自己征服到什幺地步。那肉棒在她的服侍之下,已渐渐有昂首之态,但在秦梦芸春心蕩漾的媚眼里头,那可爱的肉棒现在可还不够粗长、不够伟大哩!怎幺可以这幺快就向他要求呢?

    纤手轻触爱抚之间,香公子的肉棒已慢慢硬挺了起来,那强壮的挺拔,在秦梦芸那欲火泛滥的眼中,真是可爱极了。

    秦梦芸再也忍耐不住,纤指从轻轻圈着肉棒上下微套,变成贴的愈来愈紧,连掌心都娇稚地捧了上去,一双玉手上下舞弄之间,那肉棒已兴味盎然地挺直了,纤纤玉指间传上来的炽热,就好像和她体内那股火遥相呼应着,内外夹击着秦梦芸仅存的一点儿矜持,令她媚眼如丝、晕红满颊,连呼吸声都似带着些许媚意一般。

    再加上到了此时,香公子也出了手,虽没用上威力最强的迷情眼,但他的手指头不知何时已滑入了秦梦芸的股间,掌心轻轻地贴上她的隆臀,着手处用力虽似不强,玉股当中却是极有感觉,就好像他正大力地揉抓着自己的圆臀般,力道直达心底,酥的令秦梦芸再也没有办法专心舔吸着香公子的大棒子。

    “唔……喔……哎……别……别弄……弄那里了……唔……”也不知从何时开始,秦梦芸已经没办法让自己好好服侍那美妙的肉棒,香公子的手好像正操控着她的胴体,想要她爽她就爽如登天,想要她疼她便疼入骨髓。

    还不只如此而已,这香公子连力道都收发由心,似乎连秦梦芸的身体感觉都在他掌握之中,每每秦梦芸已舒服透顶,美到差点要泄了的时候,香公子的手便缓了下来,让秦梦芸犹如从半空中坠下,在她娇媚的不依声中,又被他的手慢慢送上半空中去,熬的秦梦芸神魂颠倒,什幺也看不清了,只知软瘫在他身上,整个人似再没一点儿力气,玫瑰色的嫩颊甜蜜地揩贴在他贲张的肉棒上头,不住娇声媚吟着。

    “哎……哎呀……好……好公子……好哥哥……亲亲哥哥……唔……求……求求你……放开手干……干吧……梦芸……哎……妹妹受不了了……”

    舒服地浸在池中的热水里,香公子松弛地倚着池壁,双手轻轻地分开了秦梦芸发颤的玉腿,令她嫩穴大开,慢慢地触到了他的大腿上,只听得秦梦芸一声又羞又喜的甜美尖叫,一股汁水已迫不及待地流了出来,倾盆大雨般淋打在那大肉棒上头。

    顺着秦梦芸的渴望,香公子彷佛要一口气令秦梦芸崩溃似的,让她的嫩穴口儿在肉棒顶上轻磨了几圈,弄的她软语相求,差点没当场哭叫出来的当儿,香公子抬着她玉腿的双手猛地向下一放!

    秦梦芸事先完全无法预料,他竟会这幺重的来上一下,她的嫩穴当场就完全给冲开,被那昂扬的大棒一举顶进花心,登时快感犹如火山爆发般在秦梦芸每一寸神经、每一寸肌肉、每一寸肌肤,好像每一个毛孔都在瞬间欢叫起来,舒服的令秦梦芸浑身僵硬,窄紧的嫩穴虽遭这般勇猛破关,但不知是否因为先前已被弄的汁水淋漓,她竟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痛,全身都被那强烈的欢乐撑的满满的,再容不下其它感觉。

    一瞬之间,秦梦芸的饥渴已完全被充实,还满胀到令她差点“吃”不下去,舒服的根本叫不出来,秦梦芸白眼一翻,登时失了魂魄,美的立时软瘫,花心在那美妙的灼烫当中完全开放,像是张饥渴无比的小嘴儿般,紧紧包裹住那灼烫的肉棒,甜蜜无比地连吸带啜、吻个不休,像是再也不肯放掉的样子。

    香公子那肉棒不只粗长而已,更有一番妙处,肉棒上头火热难挨,比之女体浓烈的热情还要灼烫不少,交合时更是快感连绵。在香公子的百般挑逗之下,秦梦芸原已经被逗弄的快泄了,再加上最脆嫩的花心处紧贴着这股热烈的灼烧,登时激的秦梦芸娇躯一颤,一股阴精已美滋滋地喷泄出来。

    虽然秦梦芸一触之下已是兵败如山倒,阴精如泄洪般猛地泄出,顿时美的浑身发酸、娇吟不已,但香公子才刚动手,正是如日中天的当儿,秦梦芸茫然之中,只觉花心处又一阵甜美的颤抖,他的肉棒口处如长虹吸水一般,似有若无地啄吸着她,那滋味秦梦芸前头虽经受过,但此刻的滋味之甜美,却又更胜一筹,舒服的秦梦芸一阵阵像要断气般的娇吁轻喘,花心处迷醉似地更加包紧了他。

    也不知这样在高潮中沉醉了多久,秦梦芸才微微地醒了过来,她登时发觉,香公子仍紧紧地插在她里头,动也不动,而她虽已高潮,嫩穴处却仍紧紧地、软黏甜美地吸吮着那肉棒,爱不释手地再也不肯放开,完全一幅欲求未足的浪样儿。

    一边在心中又羞又喜,秦梦芸心中一甜,她也不是初经人事的雏儿,不会不清楚,男人若是硬挺着不动,明明插进了穴里头去,却没有动作时,会有多幺难受;而香公子现在虽仍挺着,却是动也不动,非但没有一点想催她的动作,甚至连双手都只是在她纤腰上轻轻揉弄,像是要安抚她那被过于强烈的快乐冲激的酸软的纤腰,分明是怜惜她弱质纤纤,不肯趁她爽的快晕去时强攻猛打、彻底征服,而是体贴地等着她回复过来。

    心头充溢的甜美让秦梦芸再也忍不住那股冲动,情迷意乱地主动吻上了他的嘴,连小香舌都稚嫩地轻吐出来,勾起了他的舌头,慢慢地舞动着。

    “好……好哥哥……亲亲哥哥……”软绵绵地呻吟着,秦梦芸微微地仰起了脸儿,才刚高潮过的她格外娇媚,晕红的双颊衬着春潮流淌的媚眼儿,纤细娇嫩的肌肤每一寸似都喷发着令人心蕩的媚气,“快……快来吧……梦芸……梦芸要你啊……”

    “受得了吗?”双手贴在秦梦芸水滑的纤腰,轻轻一带,让秦梦芸软软地偎在怀里,香公子俯下头去,温柔地在她红艳的唇上轻轻舐了舐,轻吮着秦梦芸殷红柔润的樱唇,连语声都似柔了几分,“会不会疼?”

    “不……不会……”微微地咬了咬牙,秦梦芸轻轻地呻吟着。怎幺会不疼呢?香公子的肉棒是那幺粗长壮硕,和他比起来,秦梦芸以前挨过的,都不过是孩子玩意,给那大棒子一下子狠狠地破了开来,直达花心!

    原来在强烈的快感之下,痛楚是那幺微不足道,但现在的她可感觉到了,嫩穴完完全全给撑了开来,好像什幺屏障都给他破了去,不只是大张时撑开的痛而已,光是那剧烈的磨擦,里头都还有些微微麻麻的疼哩!如果不是泡了一会儿,身体该是习惯了些,光是磨擦的痛楚,只怕都要让她皱起眉头来了。

    可痛虽是痛,微微的不适却更难掩心底的渴望,秦梦芸极其渴望香公子的强猛攻势。她倒也不纯然为了肉欲之欢而已,这几天下来的相处,秦梦芸有些感觉,这香公子虽然老是神神秘秘的,好像完全令人无法测度,但在她看来,那却不像是故作神秘,更像是香公子在矜持着,有些什幺东西死埋在心底,始终不肯解放出来。

    以秦梦芸所想,大概也是因为这缘故,才让香公子年纪轻轻地便隐居此处,不管江湖事,否则无论武功头脑,这香公子都该算是武林中第一流人物,比之她见过的几位名门正派掌门人物,都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想是这幺想,秦梦芸可是一点也不愿意,把他再弄到江湖上去,这人实在太过神秘、太过难以预估,一旦再入江湖,他若有心为恶,江湖中必是风云狂飙、难以收拾,秦梦芸可真不知,到时该怎幺办才好呢?

    不过现在的秦梦芸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以她的估计,自己虽已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欢快,对他而言却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秦梦芸的心中又是好奇又是渴望,一旦当真使出全力,真不知她会被这香公子搞成多幺爽快哩!

    虽对自己这香艳的想头微有羞意,但不过一夜之欢,她的身体似已被香公子重新开发过了,对床笫之欢比以往身负蕩魂散之毒时还要来的渴求,肉体的欢快是如此难来抗拒,令秦梦芸不禁驰想着,若他真的全力以赴,自己是不是真受的了呢?如果真受不了的时候,他会不会不管自己的抗议和柔弱无力,在自己身上狠狠发泄呢?到时候只有任凭宰割的她,又会承受到多幺狂野放浪的快乐呢?

    愈想愈羞,但也愈想愈舒服,秦梦芸早已下了决心,今儿个一定要趁共浴的美妙情况下,尽情的奉献自己,勾起他彻底的兽性欲望,让他压倒性地将自己的身心全盘征服,就算被搞到骨头都酥掉也是心甘情愿。

    “这样不好喔!”眼中微露讶色,香公子似乎也没能预知,今天的秦梦芸竟会如此娇媚淫浪,她似已完全摆脱了侠女的矜持,完完全全任由体内的欲火摆布,变成了对性爱再无抗力的惹火尤物,明知他实力过人,绝非她承受的了的,还敢招惹。

    以香公子的经验而言,方才那一下强攻,虽是一下子直捣花心,便够让她美爽爽了,但她那娇嫩的美穴,一下子受到如此强烈的攻陷,应该是蛮痛的,再经不起任何狂风暴雨侵袭,所以他虽是欲火未消,也不愿趁着秦梦芸瘫软之际硬上。

    光看现在的她,不过是被香公子在穴里头微微一顶一磨,便已眉目微蹙,连嫩穴也似畏疼般地缩了几下,就知道她表面上逞强,里头实际上可还疼的紧呢!

    “才刚刚那一下,梦芸妹子已经美到丢了精,要是我真的再搞下去的话……”

    “没……没关系的……”甜美地吻上了他,秦梦芸连哼声都似带着媚火,贲张的香峰更是情难自已地在他胸口不住摩弄,“梦芸今天……什幺都不管了……一定要你尽情舒服……唔……好哥哥……如果你真体贴梦芸……就让梦芸……让梦芸好好侍候你嘛……梦芸想试试看……你真的……真的不留手的时候……能把梦芸弄成什幺样子……”

    秦梦芸再说不下去了,香公子眼中英气乍现,带着一股邪气,好像整个人都不同了似的,秦梦芸似有所觉,连他的棒子都似脱胎换骨,又粗长了几分,在花心处一阵若轻若重的顶挺轻揩,顶的她不住娇吟。

    “可怜的小梦芸……”双手慢慢地,顺着秦梦芸完美的曲线滑了上来,又似轻盈又似强力地捧住了她一对柔软高耸的香峰,秦梦芸只觉胸前一股热流传来,耳边又升起了香公子的声音,带着一股解脱了似的淫邪气息,“我不管了……再不管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治治妳……真正的全力以赴……不管妳再怎幺求饶,也非弄到全泄了才罢休……”

    娇甜地应了一声,秦梦芸闭上了眼儿,享受着香峰上蓓蕾处被他轻揉缓捻时的快乐,她知道自己成功了,接下来就看香公子想怎幺办,她唯一能确定的是,今夜的自己再也保不住任何矜持了,他一定会一次又一次地攻陷她,一次又一次地令她欲火焚身,将她送上享乐的天堂,变成完完全全受欲火操控的女人。
    好文

    1#
    wu72257670

    1#
    wu72257670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