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雕外传<九>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十三太保》

    襄阳城郊,昏黑的夜色只有凛冽与死沉,蒙古与南宋军队遥遥相峙,宵禁使
    得街上一片冷清,一处豪华的大屋,此时灯火通明,与外边的死寂成强烈的对比。

    主人好客,也是有名的士绅,武林上黑白两道都对他敬重三分,神威镖局总
    标头---「十面玲珑」方温侯,今日是他的七十大寿,虽然有宵禁,但某些人
    总能得到些特权,室内高朋满座,饮酒食肉喧闹非常。

    座上宾有五人,中间尊位德高望重的,是少林寺「无」字辈大师无尘禅师,
    他与无色、无相等大师都是少林寺新一代高手,只是少林寺修佛修禅,不与世争
    ,没有什幺名震武林的大事,无尘禅师的师父,是少林掌门方丈了鸣禅师的师兄
    --了因禅师,了因禅师自老后飘泊天下,连少林僧众都不知道他的去向,唯一
    的一次音讯,是当年江南陆家庄陆展元与何婉君之喜时,出手在三招之内制服武
    三通、李莫愁的来犯,技惊武林,且令李莫愁十年内不敢再犯陆家,无尘禅师佛
    、艺双修,才五十多岁,已被视为罗汉堂执事的当然人选。

    另外四人来头也不小,一灯大师座下「渔、樵、耕、读」之渔隐,丐帮九代
    长老污衣派梁长老、净衣派简长老,东邪后人陆程风之子陆冠英庄主,及夫人程
    瑶迦,程瑶迦是全真七子之末--孙不二的关门女弟子。

    其他桌都是镖局弟子、镖师、亲朋好友,热闹宴厅的另一头,一个满身汙秽
    的四十多岁男子,正洗着粪桶,他的身旁,排了六、七个馊水桶,这个不到几尺
    的角落,却也是他生活的圈圈。

    他是神威镖局的长工,从小就在镖局长大,是一名奴僕在镖局门口捡到他的
    ,当时的他,还是一名婴儿,由于性子驽钝、个性怪异、温吞又不说话,整个镖
    局的没一个人不讨厌他,几次都被撵出镖局,却自己厚着脸皮回来,骂他、打他
    ,甚至将他杀成重伤,他也是不走,只好当多养一只狗看门留着他,让他睡在蒐
    集馊水、粪尿的房间。

    四个镖师进了他的房间,皱着眉头捏着鼻子道:「阿才,老爷吩咐等一下大
    家吃完饭赶快去收拾,第二天早上要乾乾净净一尘不染,懂不懂?」

    阿才如听而不闻,斜眼瞥了一下,继续刷着粪桶。

    一人突然踢出一脚,狠狠的踹在阿才背上,阿才整个头栽进一旁馊水桶里,
    那人笑着道:「顺便请你吃一顿好吃的美味!」

    四人大笑着準备离去,外边黑夜不期然的爆出七彩烟火,缤纷夺目。

    四人之一道:「好奇怪,宵禁还敢放烟火,明天李将军恐怕又要借题发挥、
    杀鸡警猴了。」

    另一人道:「不然!不然!你看,这烟火久而不收,金色边带翠绿,像一朵
    花般,是朝廷命官才可放的,最近不是听说钦差王大人要来,大该是狗腿李将军
    放来迎接他的吧!咦!怪了,放了五朵花,难道有五个大官要来?」

    四人后面冒出一个清楚雄浑的声音:「那就代表烟火是王大人自己放的,告
    诉我们八明五暗的十三太保,其中的「四正四邪」之「八明」八大护卫已经死了
    ,叫「五暗」现出真实身分与他会合。」

    四人一惊,忙回头一看,不约而同的笑道:「阿才?!原来你说话不像狗吠
    ,而像个人哪!你连这种事都知道,真是看不出来!」

    满脸恶臭馊水的阿才也跟着笑,笑的四人觉得毛骨悚然,说道:「因为我就
    是武林人称“十年棺材”--才第十,是王大人手下十三太保之一,排行第十。」

    四人听闻「十年棺材」四个字,不禁一脸灰败恐惧,眼光互扫了一下,四人
    突然一起出剑,织罗成一道密集的剑网,向阿才罩去,剑网去势狠辣兇猛,活像
    要将眼前这个从来不放在眼内的髒臭奴才切成碎片。

    一双油滑髒臭的手,鬼魅般的穿过剑网,两只手掌硬生生插入一名标师的鼻
    樑,深及头骨,双手再往两旁一分,只见一裂成两半的头颅,还软软的挂在脖子
    上,如注地血由开花的脑袋喷出。

    又一声惨叫,一名标师摀着肚子,原来不知何时,阿才取了平时钩挂馊水桶
    用的铁钩,穿过了那名标师的肚子,顺势将肠子扯了出来,阿才接着双手按住标
    师的头,一阵碎裂声,标师的头颅骨肉尽碎,面容难辨。

    剩下两名标师虽然身经百战,却也未见过如此残酷的杀人手法,不禁双腿一
    软,跪地求饶,只见阿才怜悯的眼神晃了晃,双手抓住两人的颈子,他似乎对拆
    人的骨头很有兴趣,油腻的手指插入颈后肉里,将两人的脊椎骨扯断拉出,冷笑
    离去。

    「十年棺材」,就是人逢必死,必见棺材,而且,尸体像死了十年一样难看。

    「十年棺材」的恶名,早就惊动武林多年,但没有人知道,他就是中原最大
    镖局里的一个没用的长工。

    一名镖局弟子冲入宴客大厅,发抖的说道:「报……报告总标头,大门来了
    一个奇装异服的男子,手持一把似剑非剑、似刀非刀的武器,一路走来,标师、
    弟子皆无活口!」

    坐首桌的众人闻言又惊且怒,纷纷站起,道:「京城杀人,胆大妄为,视王
    法为何物?难道是蒙古狗子!」

    一名面色肃穆的男子走入了大厅,见多事广的方总标头咦了一声,道:「扶
    桑浪人?!」

    浪人道:「我叫丸藏,一刀流。」

    梁长老突然踢翻桌子,杖敲「莲花落」,精妙杖法向丸藏击去,口中骂道:
    「好大口气,自称刀法一流,又在寿宴逞兇杀人,看我好好教训你,让你清清楚
    楚知道武术之源是……」

    梁长老话接不下去,因为武士刀已经穿过他的心脏,心跳停止的人,是没办
    法说话的。

    丸藏道:「武术之源来自中土,我知道,可是武士刀技法却是东瀛自创,况
    且,总有所谓的天才,而我,我就是天才。」

    丸藏看着梁长老软倒,叹了一口气,道:「我是一刀流,不是刀法一流,我
    不敢如此托大,一刀流是,就发一刀,一刀决生死,我从来不知道第二刀要怎幺
    出,您老不该只想“教训教训”我,而应该想“杀”我,没有人能够只“教训”
    我,绝没有!想杀我,您老还有机会,想教训我,就走入自掘的坟墓。」

    丸藏闪了闪慑人的目光,道:「我只知道第一刀,从不知第二刀怎幺出,十
    三太保第十二,「刀不使二」十二丸藏,在此候教!。」

    无尘禅师忽然大吼一声,只见丸藏向后翻滚,狼狈不堪,起身之时,嘴角微
    微泛着血丝,丸藏心道:「好一个功力精湛的秃驴!」

    方总标头运劲于双拳,一招「破龙」击向丸藏,丸藏一翻身,砍断一只樑柱
    倒向无尘大师和方总标头,方总标头收势不及,铁拳深插入柱子中,无尘禅师忙
    运劲合十,双掌一分使出少林绝技「一字掌」,一掌拍向丸藏,一掌拍向困住方
    总标头的柱子,另一方面,陆冠英也拔剑而起,东邪绝技「玉箫剑法」夹杂「落
    英神剑掌」杀向丸藏。

    方总标头随着无尘禅师的掌势,运劲双臂使出「碎龙」,困住他双手的柱子
    化为碎片,大喝一声再击出绝招「杀龙」,倾全力兇猛一击,满屋轰然声不绝,
    一击得手,被击中的人不住摔撞,打翻、挤断几张桌子。

    上了年纪的方总标头使劲了全力,坐在一旁喘气,但被击成重伤的,却不是
    十二丸藏,却是无尘禅师,方总标头气喘嘘嘘的道:「真不愧是少林寺高手,用
    了十成功力才破去你的功体。」

    陆冠英、程遥迦、鱼隐不禁被突然的变化震住,程遥迦颤抖的道:「今天,
    一切都是圈套?」

    一旁肥胖的简长老道:「不错,无尘大师、梁长老、简长老、鱼隐和你们两
    夫妇,都是郭靖夫妇的羽翼,郭靖的羽毛渐丰,危及我的地位,既要借他防蒙古
    入侵,又得防他壮大,唉!做人真难!」

    陆冠英道:「你!?你不是简长老!?你是第十三太保?」

    “简长老”伸手撕掉一层人皮面具,说道:「错错错!我不是简长老,却也
    不是十三太保,我就是王大人,黄袍马褂御赐钦差王大人,「十面玲珑」方总标
    头的另一身分,是我的爱将之一「十一阎王」方十一。」

    方十一道:「好说,好说,因为我自认我比十殿阎罗还难惹,所以自称「十
    一阎王」,是第十一太保。」

    王大人环顾了一下,皱了皱眉,道:「十太保、十三太保怎幺还没到?」

    方十一道:「十太保在料理后院其他人,十三太保不知去向。」

    鱼隐、陆冠英突然各向方十一、十二丸藏攻去,程遥迦选了看似不会武艺的
    王大人杀去。

    「谁?谁是九太保?」这是在场其他人士心中共同疑问,从王大人的口中,
    得知九太保就藏在众人之中,但,是谁?

    十二丸藏发现眼前的人,相当难惹,武艺气势宏大,深具名家风範,丸藏已
    经身受三处剑伤,拔出一次剑,却没使陆冠英的攻势减弱,而方十一与鱼隐的恶
    斗,鱼隐力势万均的双铁桨,夹杂一阳指的攻击,方十一的「杀龙拳法」也渐渐
    不敌,但此时,却听到一声尖叫。

    原来程遥迦已经失手被俘,被赶来的才十一抓住,王大人笑道:「嘿嘿!你
    们可不要分心,专心的打」,嘴巴说着,肥手却抓住程遥迦的丰乳。

    程遥迦又惊又怒,觉得万分羞辱,大叫:「陆哥!救我!」

    王大人称奇道:「没想到妳嫁人这幺久,奶子还这幺有弹性,让我看看是不
    是真才实料!」说罢,毫不客气撕光程遥迦的上衣,露出雪白赤裸的上半身,王
    大人淫邪的以口相就,开始吸吮程遥迦的乳房,双手不规矩抚摸,揉捏程遥迦的
    乳房,舌头在程遥迦的乳晕、粉颈、肚脐溜转滑动,程遥迦急得四肢乱动,却因
    为被方十一、另两名侍卫紧紧按着手脚而毫无办法。

    王大人脱去自己裤子,伸手解开程遥迦的腰带,程遥迦眼见就要受辱,不禁
    流下泪来,王大人的手伸进程遥迦的亵裤里,开始抚摸程遥迦的花瓣,王大人奇
    特的密技,使程遥迦不禁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酥麻好受,按住她腿的两人,将她裤
    子脱去,并将粉嫩的玉腿拉开成大字形,程遥迦赤裸裸的呈现在众人眼光中。

    程遥迦不断尖叫,每一次尖叫都令陆冠英分神,十二丸藏也出一次刀,幸而
    陆冠英功力深厚,每每都能避开致命的杀着。

    王大人俯下肥胖的身子,仔细的吸舔程遥迦的神祕花瓣,粗肥手指也拨弄着
    程遥迦的阴蒂,一阵阵快感袭着程遥迦,花瓣渐渐湿润,流出淫蕩的蜜汁,程遥
    迦也开始在众人面前,发出放蕩的娇喘。

    王大人把身为陆家庄庄主夫人的程遥迦的身体搂过去时,程遥迦娇媚标緻的
    成熟胴体,好像整个被埋入王大人的肥胖怀里,当不知何时肥胖双手围住腰,用
    更大的力量将她抱紧时,她闻到王大人身上的男人特有的雄性味道,王道人咨意
    抚摸怀里的赤裸娇躯。

    不知为何,情慾越来越淹没程遥迦,王大人笑道:「天竺进贡的激情迭香还
    蛮有用的,看妳已经很想要了吧?」

    程遥迦挣扎着:「不……啊!啊!不要……不要这样……,啊!……不要,
    停……停啊!」

    王大人淫笑:「不要停是吧?如妳所愿!」说着,手指更加快活动,程遥迦
    不禁不由自主地浪叫连连。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