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二)(3)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南飞雁用整个的手扣弄着她的阴户,弄得她实在忍受不下去了,她才颤声娇语的说道﹕
    「公子,你……你的手!」
    「快一点拿出来,让鸡巴进去插插,我……哎唷……快……快……我有点浑身痒痒啊!」
    她说话的声吾,显得有点断续。
    「好……好﹗」
    南飞雁抽出湿滑滑的手,在床单上擦了几擦,吃吃的笑着说道﹕
    「好大嫂,我们怎样的玩法﹖」
    「随你的心意嘛﹗」
    妇人送给他一个热吻之后,蕩笑着说。
    「我们先来一个金鸡双立试试﹗」
    南飞雁一时兴起,也想和妇人站在地上玩玩。
    妇人忍不住的浪笑着问南飞雁道﹕
    「我的亲哥﹗什舷叫做金鸡双立呢﹖」
    南飞雁亦眼盯着妇人胸前那对软绵倒挂的奶子,吃吃的傻笑。
    妇人送个他一个撩人的浪笑,问道:
    「亲哥,你笑什幺﹖莫非我这两他奶子不好?」
    「那里,那里,只有妳这种奶子,才能更引我的典趣。」
    南飞雁是言不由衷了﹗
    「你欺骗我,我才不相信呢﹖」
    妇人看看自己下垂的奶子,两个奶头全成赤黑色,满脸讷讷的。
    南飞雁急急的补充说:
    「我说的都是实话!」
    「骗鬼﹗」
    妇人又翻他一个白眼。
    南飞雁笑道:
    「大嫂不信,难道叫我对天发誓」
    南飞雁显得有点慌张。
    妇人卜滋一笑道:
    「不用发誓,你的眼晴巳告诉我说,你说那话不是真的!是在取笑我﹗」
    南飞雁心中一阵暗暗吃骛,觉得这妇人的经验阅历,确比春兰和解氏二人高出多多。
    但他知道强辩无益,遂一面施展他的独门秘术,想以动作打消妇人的不快,一面暗运气功,挺直了他的阳物,笑笑说道﹕
    「大嫂,我们到床上去玩吧﹗」
    「怎样玩法呢﹖」
    这会轮到妇人问他。
    南飞雁搂着她白白的身子,蛄在床下,令妇人抬起一腿,单手握住阳物,插到妇人的浪穴之中。
    『卜磁……』一声。
    由于妇人的淫水四溢,故阳物插进,毫无半点难入之势。
    『卜滋』的一下,就插进去了五分之二。
    妇人浪声连连的说道:
    「好哥哥,这样玩法,难过死了,我们还是躺在床上比较方便﹗」
    但南飞雁那里答应,一只手托着妇人抬起的一腿,一只手搂着妇人的腰,狠命的一阵拍打。
    渐渐地,妇人习惯了这个姿势,双手抱住南飞雁的屁股,身子骨像筛糠一样,摇摆迎合起来。
    南飞雁施展独门秘功,深刺浅出,忽慢忽急,虐弄得妇人哼声不止。
    妇人忽然娇躯一颤勾银牙紧咬,像是要流的样子,急急的喘着气,唷唷道﹕
    「亲哥……这样弄我浑身难受……」
    「哎呀……不行……我的亲哥,我们上床去……起身上床呀……我的哥……我耍流……流……」
    第二个流字尚未音落,妇人的身子连连打颤,双手抱得南飞雁更紧了些﹗臻首伏在他的肩头,真的流了﹗
    像稀豆浆似的阴水,顺着南飞雁两绦大腿和妇人自己的一条,流到地上。
    「这样快妳就流了!」
    南飞雁吃吃笑着……
    「人家想嘛……」
    妇人有声无力的,半带娇羞的说:
    「那我们到床上再说吧!」
    妇人点点头,表示同意。
    南飞雁抱起妇人,阳物和阴户仍旧接合着没有分离。
    把她慢慢的放在床上,自己爬在妇人的身上,一阵子纵挑横拨,旁敲侧击,下下根入。
    有时南飞雁顶住妇人的阴核,慢慢的研磨。
    妇人自躺在床上经南飞雁这阵子抽送,又掀起另一个高潮,好似骨软筋酥。
    她浪声娇喘的呼道﹕
    「我的亲哥哥……你才是我的丈夫……哎哎……我那死鬼丈夫在世时……也没有给我如此……的快……快活……哎哎……亲哥……我简直要痛快死了……」
    「我比妳那头可爱的驴子会弄吧?」
    南飞雁一面不停的动作,一面不停的取笑。
    妇人闻言在下微开双眼,看他一下,答非所问的哼哼着说道﹕
    「亲哥……真文夫……你是世上的仙丹……我一看到就知你是医奴的灵药……果然……」
    「哎哎……我真快死了……我……我……你的鸡巴真好……顶住我的花心研磨吧……哎哎……就……就是那里……哎呀……我要流……」
    妇人说着,鼓起小肚子,又流下一次淫水。
    这次比刚才更多,呈黏糊。
    南飞雁猛力的抽送着,只听见卜滋……卜滋……的声音,响不绝耳
    南飞雁得意非常的问道:
    「这回比刚才更好受了吧﹖」
    妇人轻哼一声,并不因流出淫水而减低她迎合的动作。
    她让南飞雁抓住她的奶子,用力的捻弄,把肥大的臀部,微离床铺,狠命的摇摆,娇声的浪叫。
    南飞雁提足真力,力惯阳物,狠命的往深处顶冲﹗挑拨,有时连两个卵子都会带了进去。
    妇人摇幌着身子,两手死抱住南飞雁的屁股,好像怕泡了似的,额角上现出汗沬,香髮也有点散乱。
    这副淫娃浪像,被南飞雁看在眼里,更觉这妇人比解氏和春兰更有意思。
    于是,他引用秘笈上的功夫﹕
    『道阴归阳』,深深的刺,轻轻的抽,研磨着阴蒂,慢慢吐气收腹!吸收妇人的淫津!
    妇人那里知道他会採取女人的淫气,可以不洩阳精,还以为他对风月之事,只是有点功夫!
    于是,她又嗯嗯哼哼的叫起床来!
    「亲爹,你真会弄……我巳经流过两三次……的水……你为什幺还不流呢……难道你是嫌我的浪穴太大……」
    「哎哎……我受不了……哎哎亲爹……快一点……顶住…………哎哎……卜滋……卜滋……用力吧……我的亲爹……太好了……滋……哎哎……顶……我要流了……哼……好……」
    不知道南飞雁的功夫,还是妇人的浪水多,又流了﹗屁股底下湿了很大很大的一片。
    她全身都起了一阵寒意,不住的在发抖,浪哼﹗
    南飞雁儘量的挺直阳物,插到妇人的阴户的底端,紧紧的把住她的身子,并吮着她的舌尖。
    这一动作,确实给了妇人莫大的慰藉,使她轻易的分瓣出人与驴子的分别。
    她瞇着双跟,尽倩的消受这片刻的快乐,她说不出这乐趣的滋味,却能实际的享受!
    半天,她才骄喘的哼道
    「我的亲哥,你太会调理女人,我一连洩了四五次身子,而你却一次也没有,这怎幺好﹖」
    「不要紧的,我插在里面泡一泡,也许它就会出水的。
    南飞雁显然是在哄骗那妇人,但见他用阳物抵住她的花心,慢慢的研磨着,蛙口一吸一吸的竟和小孩吮乳一样,在吸妇人的真气。
    「你会觉得怎样,难道不、不出身子﹖」
    妇人显出万分的关怀之意。
    南飞雁吃吃的笑着说﹕
    「不会的,我们先休息一下,等会妳用点力给我挟出来﹗」
    「亲哥,我的阴户是不是很大﹖」
    妇人听说要她给他挟出来!以为他嫌她的浪穴不紧,故而有此一问﹗
    南飞雁摸着她的奶子,已是笑嘻嘻的说﹕
    「要是太小,怎能叫我的大鸡巴插进去﹖」
    这倒是实话!普通女人如果遇上南飞雁这种鸡巴,是承受不住的。
    妇人闻言,满心欢喜﹗送给他一个香吻之后,软语轻声的说道﹕
    「亲哥,来吧!我们一齐来干!」
    妇人说罢,首先发动攻击,圆圆的肥臀,又开始幌动。
    南飞雁运气完毕,见妇人又开始幌动屁股,遂也毫不客气的幌动起来。
    「妳这样好的风月,怎会和驴子搞起来﹖」
    南飞雁一面抽送,一面含笑问那妇人。
    「你坏死了,老问人家这个!」
    妇人幌动摇着屁股,揪了他一眼,故不做正面回答。
    「嘻嘻!驴子会不会给妳这幺大的快乐?」
    南飞雁说完,狠力向里一顶,顶得卜滋一声。
    「哎哎……觐哥哥你狠命的入穴吧……不要多说话……你看我的阴户四周,都被弄得红肿了……」
    南飞雁嘻嘻说:
    「妳痛吗?我轻一点力气好了﹗」
    「不……不……不痛……你狠力的入……入死我……入烂我的穴……我都不会叫痛……哎哎……亲哥……」
    妇人狠命的搂着他的腰身,断断续续的说。
    「嘻嘻﹗妳真好!滋﹗」
    南飞雁也开始用力。
    「唷唷……亲哥……活祖宗……我又流水了……你也来吧……哎哎……你真是我的亲爹……太……太会入……我要流……我要流了……」
    「妳流……妳流吧﹗」
    南飞雁赶紧闭住气,抬头收腹,不敢再出声音,否则,又将功亏一篑,而不可收拾。
    这一回妇人流的淫水特别稀薄,但她所得到的快乐却比往次更大!
    看她欲仙欲死的那个样子,其实无法描述。
    这一个回合下来,妇人出水又有四次之多,而南飞雁仍然没出一次。
    妇人竟巳浑身酸软,不愿再行动弹。
    但见他的阳物仍旧坚硬得像钢铁一样,在她的阴户内一挺一挺的。
    「亲哥!我不行了!你又老是不出,这怎幺是好呢﹖」
    妇人情感南飞雁,但显得十分憔悴。
    南飞雁嘻嘻笑道:
    「下边太滑了,妳的淫水又多,不如我抽出来,妳给我吮吮看﹖」
    娼人双眉一皱,但很快的又展露笑容道:
    「那幺粗大的鸡巴,口里怎幺摆得下﹖」
    「不要紧,光舐那龟头!」
    南飞雁早巳在解氏那里领略过其中滋味!
    「好吧,你这冤家真会调理女人﹗」
    妇人拿过一方丝质手绢,替南飞雁擦鸡巴上的淫水。
    半天擦乾净,在手里点点,没好笑的浪声说道:
    「这幺大的鸡巴,真是天下难寻﹗」
    「你看它,紫光鲜艳,菁筋毕露﹗龟头红赤赤的,正在昂首长嘶!我的哥,耍
    是别的女人,恐怕早就被你玩死了!」
    「嘻嘻,妳喜欢它,我就把它送给妳了﹗」
    妇人白了他一眼,说:
    「又不能割掉,怎样送法﹖」?
    「嘻嘻,我天天向这里来,不就等于送冶妳了。」
    妇人听说,喜形于色,顾不得再多说,喜极而泣,伏下身子,抱住南飞雁道:
    「亲哥……亲哥﹗」
    「就是光那个龟头!一塞入妇人满满的一口,你说大不大﹖」
    妇人含起那龟头,觉得舌尖无法活动,不得不将含好的龟头吐出来。
    喘一口气,含着顶头上的三份之一,用舌尖轻轻的舐弄那蛙口。
    南飞雁的鸡巴真怪,在妇人的口中仍旧和在阴户之中一样,一跳一弄。
    妇人舐了一周,乾脆用整个舌头,舐吮龟柄,和整个龟稜。
    这一阵好舐,舐得南飞雁舒畅巳极。
    但他始终按着秘笈真传行事,故除了在精神上感到舒畅之外,却不使它洩精。
    妇人舐吮半天,吐了一口长气,星眼朦眬的含笑问道﹕
    「你以前和多少女人玩过?」
    「你是我的第一次。」
    南飞雁吃吃一笑答道。
    「我不信!」
    「不信男人,是女人们的天性﹗」
    「你胡扯!」
    妇人瞪他一个白眼!
    「胡扯,可以使它不出精吗﹖」
    南飞雁反问妇人﹗
    「你大概是擦上什幺春药﹗」
    南飞雁闻言,一阵哈哈大兵,说道﹕
    「擦药那能如此自然!」
    「那你真正是一个处男﹖」
    妇人眨动着她的杏子眼。
    「我骗妳做什幺?」
    「我的亲哥哥﹗」
    就是她那早死的文夫,等她嫁过来之后,也不是一个处男。
    而今天,眼前这个俊美得和潘安一样的少年,竟然是一个处男!那能不喜极而狂。她高兴得猛一抬身,双臂一伸,搂着南飞雁的颈子,一阵没命的狂吻,口并不时的哼﹕
    「亲爹﹗亲爹﹗」
    南飞雁双手推开她的上身,妇人正感一愕。
    见他用手指指腰间那货,不由得卜滋笑出声来。
    她赶急的回身伏下,两只嫩手握住他的鸡巴,向自己的小嘴里塞去。
    这一次她好像顾不得自己的嘴涨的生痛,只是一个劲的往里送,并且不时的像
    没牙的老太太吃饭那样,满颊都动。
    南飞雁两手搂着她的头,帮助她吞吐。
    就在这二人玩得欲仙欲死的当儿,突听花园内一阵破空衣袂之声。
    南飞雁刚刚一楞,窗外巳传来一声娇叱,接着拍打一声,一股劲风,将大厅的窗子打破。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娇健的身影,巳竟穿窗而入﹗
    南飞雁正双手搂着妇人的头,在自己的腰间吞吐那货﹗
    抬头一看,吓得机伶伶连打几个寒颤﹗他刚想开口喝问:
    「妳来做什幺﹖」
    枪一声,来人巳撤出一把长剑。
    剑竖龙吟,寒气森森,直逼南飞雁。
    南飞雁一把推开妇人,妇人只吓得发抖成一团!软在那里。
    而南飞雁的鸡巴却仍然非常坚硬,直挺挺的立在中间。
    你道来人是谁,使得南飞雁吓得如此?
    原来这穿窗而入,手握青锋长剑的人儿,正是被南飞雁在卧龙山桃花洞中废去武功,并且点了各处要穴的春兰姑娘。
    看她星眸泪光闪闪,满脸的杀机,一场真的嘶杀行将展开。
    且说『南飞雁』岳剑峡,学得水昌派一身奇学秘技后,初出江湖后,即抱定两个目的。
    一遍寻各地艳妇美女,以追欢取乐,二想会天下武林人物。?自下山来不久,这两个目的,他都巳初会上了。
    那名震江淮一带的『淮阴一虎』上官莽,被他一掌成伤,落荒而逃。
    此一击,令他那南飞雁来自卧龙山、天台峰的尊号,已在江湖上嚮亮起来。
    另一方面,在猎艳中,他也得到了淮阴美女,解氏娘子的痴爱。以及在花园厅房中与另一妙妇人的尽情狂欢。
    然而好景不常,就在此妇于淮阴花园之内尽欢时,突然出现他那同门师妹春兰?姑娘。
    南飞雁这一惊非同小可。
    理由是春兰帅妹被他在卧龙山桃源中废去了武功,并且点了各处要穴,照说应是迴天乏术,必死无疑。
    如今,人不但活生生的,且功力尽复,而且竟找到此地来。
    「难道是鬼不成?」
    南飞雁心虚的一想,定睛一看,真个是他那原本恩爱合欢的双修,却因女方的自私、固执,而令他生厌至恨的春兰师妹。
    只见她泪珠双垂,杀气重重的一手扬剑,咬牙恨声道:
    「狠心人,纳命来!」
    『道阴寒剑气,猛袭而至。』
    南飞雁心知厉害,此乃水昌派镇山剑法『飞花七绝招』。
    他忙哟展问绝顶轻功房法『移形换位』,睑险的躲避七绝招,一面飘退丈外,高声疾呼:
    「师妹,妳听我说,师兄是一于无奈,并且师兄对此事……」
    「住口」
    春兰个性刚烈,怎听得下去」
    并且,此刻她对男人巳恨之入骨,这回她在九死一生中,得遇武林奇人,被一白髮高僧所救。
    她于恢复功力后,偷偷溜了出来,一下山,即打听南飞雁的下落。
    此时,南飞雁掌伤淮阴一虎上官莽一举刚轰传了武林,才兰得悉之下,更加紧的追查。
    而这或许是武林浩劫的开始,那受掌伤怀恨在心的淮阴一虎上官莽,正好遇上了春兰。
    两人这一相遇之下,就立即展闻了江湖的腥风血雨。
    春兰从上官莽的口述下,更清楚岳剑峡的下落、
    而上官莽贪圆春兰的美色,利用她初出道的无知,以及仇恨男人拘心理,也极力的奉承巴结她。
    一面帮她追查岳剑峡的下落,自然私心也想报一掌之恨。
    如此,春兰果然找到了岳剑峡。
    在那花园之战,淫声阵阵传出户外时,以春兰的绝顶功夫,细听之下,而一怒的寻至。
    如今的南飞雁虽有愧对于她,但见她仍一付刚烈、不讲理之气势﹗心知要谈无用,何不暂时退走,等她心平气和时再谈。
    南飞雁心想着,连连避开她威猛的剑招,以他的轻功,在全力施展下,春蔺并无力追上他。
    南飞雁退到一丈外处,高声道:
    「师妹,待妳气定些,小兄再和妳说个清楚﹗」
    言落,人巳消失在山林之中了。
    春兰气得叫道:
    「狠心人,你往那里逃﹗」
    人也跟着一跃,尽施轻功追去。
    这时候,却苦了那淮阴一虎上官莽。
    上官奔功力原也不弱,只因受掌伤,虽曾受春兰以解药『护心丹』救助,但在未完全恢复下,这一阵紧跟去,也够受了。
    然而,为了美色,为了报复,以及另一番阴谋之心,淮阴一虎上官莽硬支着追下去。
    不久,天色渐渐亮了!
    大约是五更天后。
    春兰追丢了人,她愤怒、哀伤的,伏在草堆上痛哭了一阵,哭得累了,人也累了,便呼呼睡去。
    「嘿嘿……」
    一声低沉的阴笑声。
    草丛中,出现了那上官莽。
    「嘿嘿!这是天赐良机,南飞雁啊!大爷就姦了你这女友,算报一掌之恨,接着,嘿嘿,等着瞧吧!」
    上官莽阴阴笑着。
    为恐春兰惊醒挣扎,他点了春兰的昏穴,使她一直沉睡下去。
    接着,他略调息了一下元气,一会儿,『沙沙』之声响起!
    春兰的衣物一件一件的被上官莽脱下来。
    那圆滚滚,鼓得如两座小山似的乳房裸露出来。
    上官莽看得吞了一口口水,强忍住冲动,最后连内裤也脱下来。
    「好一只成熟的小穴儿。」
    上官莽两眼几乎突出来,死盯着春兰那迷人的粉肚之上,一个如水蜜桃般的小穴儿。
    「哦,」的一声。
    他狠狠的吞了口水,迫不及待的裤子一脱,就拉出了一条不小的鸡巴,那龟头酥痒痒的顶住小穴。
    『啧』的一声。
    上官莽以两指拨开了那紧紧的两片阴唇,为了容易滑入,他又吐了一口口水,涂到小穴上。
    「嘿嘿,好紧的穴,虽然已开通了,但到底是个姑娘家的穴,尚嫩紧……有趣极了……」
    上官莽的大鸡巴磨擦了一阵,双手按着她的玉乳、屁股一沉。
    『滋』的一声。
    那根粗长的鸡巴已塞入半截。
    那突来的闷涨,涨得女人两片阴唇鼓鼓的。
    昏睡中的春兰,本能的嗯了一声,穴儿一阵收缩。
    如此一收缩,上官莽乐得叫了声:
    「乖乖!」
    立即又猛顶了一下,干个尽根到底。
    紧接着,他如登仙境般的,一面狂吻着春兰的唇,一面猛烈的抽插,双手猛捏着她的双乳。
    可怜的春兰被贼人偷姦犹不自觉,娇躯随男人的动作而颠簸。
    等她缓缓的醒过来时,才发觉自己一丝不挂,那底下的小穴儿已溢满了男人的精水了。
    「你……你……」
    春兰又气又羞,十分震怒。
    一连遭遇巨变的她,如果是意志薄弱的人,怕不早已自绝身死了。
    但她那坚强的个性,使她坚强抑制下去。
    上官莽陪尽了一脸歉意笑容,说尽了甜言蜜语,祇见她并未哭,忽地仰天一阵狂笑﹕
    「哈哈……嘻嘻……」
    那笑声,竟是那幺令人心惊肉跳,上官莽呆住了。
    春兰笑着笑着,渐渐那笑声充满了淫蕩。
    忽然,她一对迷人的妙目直勾勾的望着上官莽,娇媚的说﹕
    「你这只大色狼,姦淫了我,你现在怎幺办﹖」
    上官莽被她看得魂飘蕩的,一听她的话,竟色色的道:
    「春兰姑娘,祇要妳不见怪,我愿一生一世拜倒在妳迷人洞下。」
    「这可是你说的﹖」
    春兰突然变成淫妇般,吃吃浪笑。
    那上官莽的精神一振,一坐起,抱着春兰姑娘那一身迷死人的温香暖肉儿,人呼呼的说﹕
    「心肝肉儿,祇要妳一声令下,我死也愿意。」
    说着,又伸出毛手去摸她的穴儿。
    『啪』的一声。
    春兰突的一掌拍开他的手。
    迷人的娇躯,在他的怀中挺立起来。
    上官莽呆呆的,如失了魂似的,两眼直盯着她那几乎贴上脸来的穴儿。
    春兰浪笑道:
    「给妳姑奶奶用嘴舐舐那洞儿一阵。」
    上官莽应了一声﹖,如奉圣旨般,『啧啧』有声的大张着嘴狂吸着春兰那小洞洞儿。
    「嘻嘻……好乖儿子……」
    春兰淫笑阵阵。
    一会又说道﹕
    「乖儿子,你听着,我要组织一个『水昌派』,我就是派主,从现在起,你是副派主,你必须在十天)内给我挑选一群江湖人,以及找个总坛地方!」
    上官莽不解的问﹕
    「妳要组织水昌派干什幺﹖」
    春兰冷冷的道:
    「嘿嘿,你别管那幺多!你不是在我一声令下,死也愿意吗﹖」
    「但是……我的姑奶奶……你……」
    「好,你去死吧!」
    春兰浪脸一变,突地玉手如勾,抓住了上官莽的颈子。
    上官莽大叫道:
    「啊……妳放手……妳……放手……」
    他被她这一突变,如冷水浇头,惊惧万分。
    春兰的武功他很清楚,比那南飞雁不相上下。
    上官莽运力要挣开她的玉爪,不但挣不动,且越来越紧,苦得他连连咳着,惊恐大叫﹕
    「姑……姑娘放手……我什幺都依妳……」
    这一叫,春兰才放开手。
    她阴笑着道:
    「别忘记,十天内必须办好事!」
    说着,又十分淫蕩的说﹕
    「好好听话,等办完事,浪妹妹让你干个痛快!」
    上官莽祇听得又苦又乐,但春兰这美人儿、那一身令人销魂的浪劲儿,又教他十分入迷。
    他一拍后脑心说:
    「对了,如今就应了那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于是很快的过了不到一个月光景,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莫测、令人头痛的水昌派。
    并且,这个水昌派迅速的发展着。渐渐的,在各地又设了几个分堂会。
    而最令人担忧的是﹕此水昌派竟连多年隐居的老魔头,竟也接收投入本派了。
    自然,这个水昌派的主人就是那屡遭异变,而变得走火入魔的春兰姑娘。
    她那刚强的个性、已恨定天下男人的变态心理,使她步入邪流中,且越来越厉害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