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三)(3)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那天雷轰顶巳练到八成火候,掌劲一发,不可收抬。
    『轰隆……』一声,好惊人的威力。
    那石洞口猛的炸开来,正好可二人出入。
    如此威猛吓人之内家掌气,南飞雁自己也惊呆了。
    他那身后几名俏佳人更不用说,也全呆了。
    接着,众女发出一声兴奋欢叫。
    「天呀,我们自由了﹗」
    「好呀﹗南哥哥好棒啊﹗」
    众女兴奋欲狂,多日来困此洞内,如今一旦能重见天日,六女喜而忘形的,就匆匆一奔而出。
    这下子,又有得瞧了。
    就在众女喜极忘形的奔出石洞后。
    南飞雁回过神来,忙的一面往回奔,奔去石室穿衣服,一面高声大叫﹕
    「喂﹗喂,浪宝贝们,那是在洞外呀,妳们真个全浪疯了吗?还不快进来穿衣服呀!」
    南飞雁高叫着。
    一会儿,当他也出了洞外时。
    「哎呀﹗羞死人了﹗」
    「啊﹗救命呀,要死了!」
    几声女子尖呼紧紧传来。
    南飞雁呆了一呆,定神一看,洞外一片长草乱石地方,竟有七八名大汉在抓弄他那心爱的六个小佳人儿。
    原来——
    当南飞雁一掌震开石洞后,那六女喜而先出,等南飞雁出声提醒时,六女巳奔出洞外乱石地方,仰天重见阳光,忘形尖呼喜叫。
    那六女一丝不挂、忘了穿衣物的迷死人肉体,只把个突然循声找来的大汉看得如天仙下凡,目瞪口呆。
    那色相极度的诱惑,七名大汉本又是登徒子流,只看得个个如发了狂的,猛扑而到。
    「嘻嘻,天上掉下来的美肉儿,大爷们可好好吃一顿了。」
    「啊……救命……南哥哥啊……快来呀……」
    一名大浪汉抓住锦緻姑娘,拼命的按倒在长草堆上,猛拨开她一双玉腿儿,小穴儿展现出来,只看得大汉没命的掏出肉棒就要刺下。
    本来,照说此六女已学有绝世奇功,应是不惧这七名大汉的。
    奈何六女均在赤裸裸中,一时又不知所措,只一下子,个个都便成了『危机重重』了。
    在毫不设防的情况下,众女就要被强度玉门关了。
    南飞雁正好适时出现,这一现,突地一声大吼:
    「住手——」
    这一吼,又从内力併出,只吼得众人一阵心跳耳鸣。七名大汉如失了魂般,一时都呆住了。
    六女抽空,拼力的滚出避开,一个个如哭爹丧娘,纷纷扑上南飞雁,哭泣不已的。
    「南哥哥……呜……」
    「呜呜……南哥哥……」
    「南哥哥……你要替我们报仇呀,人家小洞洞差点被他进去了。」
    「南哥哥……这……这是怎幺回事呀,我们众香谷从未有男人来过,而且一下子来这幺多男人﹖」
    众女嗔叫着。
    南飞雁忙提醒她们进入洞内先穿上衣服。
    六女这才羞急急的奔入内洞里去。
    「咳咳﹗」
    南飞雁这时故意咳了两声,好叫那一群呆住的色狼如梦初醒。
    「小……小子,你是何人……竟敢管我们水昌派的好事﹖」
    「水昌派﹖」
    南飞雁大叫一声。
    这一下,轮到他呆住了。
    他本就是水昌派的出身,而水昌派只传一对男女,除了他就是那个师妹春兰一个,如今怎幺会有这些大男人……」
    其实,南飞雁自与六女进入洞内之后,洞中无岁月,不知不觉过了数月之久,而这期间江湖中,已大大起了变化。
    南飞雁出了一会神,待那七大汉暴叫一声,出手围攻上来时,南飞雁不由警觉的施出一记『天雷掌』。
    只听又是轰然一声,一阵飞沙走石,惨叫声过处,只见乱石地上东倒西零的,七名大汉碎骨分尸,血流一地。
    南飞雁又是发了一阵呆,暗想﹕
    「天啊,这是什幺掌功,这幺惊人﹗」
    南飞雁摇了摇头,看看满地的碎尸,不由又有些后悔不该施用天雷掌。
    如今一地死尸,毫无活口,如何追问那水昌派一事﹖
    「哎呀﹗吓死人了!」
    石洞中,六女穿衣出来,一见满地惨状,尖叫一声,呆呆看着南飞雁。
    南飞雁苦笑道:
    「各位宝贝们﹗小兄今后不再轻易施用天雷掌了﹗」
    过了不久——
    当地们一行往众香谷回奔时,却发现了一件空前浩劫惨事。
    只见在进入众香谷前,那两旁路上的树上吊死着好几个武林人物。
    那些个武林人物,南飞雁仔细一看,每名死者颈上挂有一个『名牌』。
    上面分别写着——
    少林派俗家高手『金龙手』贺形。
    武当派高人『传靖道人』。
    天龙派『独行浪人』孤独。
    青山派『浮流居士』。
    威灵派『斗双剑无影』之一龙耀天。
    众香谷『奴僕』花姑。
    南飞雁看到此,身后那六女哀叫一声﹕
    「天啊﹗那是本谷一向善良可亲的花姑姑呀!」
    六女悲伤着。
    南飞雁这时心中已略为明白什幺的,他立即止住众女哀叫,低声道:
    「妳们先别哭,这事不大对劲。」
    说着,他要六女避入一乱石处。
    当他正想进入谷内看看时——
    从谷内通道上,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一会儿——
    谷口出现了两名黑衣大汉,及一名中年白面书生。
    而令众香谷六女激动的是,那中年白面书生,如抓小鸡般的,手中抓着一名众香谷中的丫环。
    如此三男一女,走到了谷外,大路的中央。
    一名黑衣大汉淫笑道﹕
    「小丫头,我们是奉副派主令,要吊死妳这捣蛋的小丫头片子,一方面以妳这众香谷一名,多增添一个武林中名人,好教那些同我们水昌派作对的人有所警惕,现在,你就觉悟吧﹗」
    「不不……救命呀……饶命啊……我是奉了谷主邢娘娘的使命,要送信去求援外人的,这不能怪我呀!」
    小婢才十三、四岁左右,早吓得大哭。
    另一名黑衣大汉,突然抓住小婢女淫呼呼的道:
    「好小穴儿,大爷看你长得也不错,妳那群婢女姐妹们,连妳在内,虽已被我们长上们开苞,玩过一阵了,不过大爷还是喜欢你这小巧的模样儿,嘿嘿!妳只要乖乖的,大爷就放妳一条生路。」
    小婢女听得呆呆的。
    那名黑衣汉子巳迫不及待的,就三下两把的,把她撕了个精光。
    他看得口水流出来道:
    「嘻嘻……好肉儿……嘿嘿……」
    小婢女吓得缩作一团,慌叫着:
    「哎呀……不不……我还小,你们又三个人……」
    那名黑衣大汉却不由分说,从裤子里拖出一条粗黑的大鸡巴,就在这光天化日下,按着可怜的小婢女姦淫。
    另一名大汉一面观战,一面与白面书生淫声说﹕
    「小浪穴儿,妳还怕什幺呀,照说妳巳被水昌派上下人,姦淫了十几个次了,现在才三个,妳怕不够吗﹖」
    那黑衣大汉淫呼呼的说道。
    这还不算,只见他向白面书生一打眼。
    两人立即又从裤中拖出鸡巴。
    那地上正狂姦小婢女的大汉,回头一看,淫淫笑着,抱起直哭的小婢女,使她伏到他身上。
    那大汉躺到地上,小婢女穴儿就在上方套着他的大鸡巴,小婢女一面咬牙,一面哭着说:
    「你们说话算话,一定要放我走啊﹗」
    「嘿嘿﹗小浪穴,妳只管放心来吧!」
    大汉怪叫着。
    小婢女无可奈何,咬牙伏在他身上紧套着。
    不想,她那屁股后,这时掩上另一名黑衣大浪。
    只见他的大鸡巴一顶,顶住了小屁眼儿,那小婢心一惊,才叫了声﹕
    「不不﹗那有一齐弄两根束西啊!」
    那黑衣大汉狂笑道:
    「嘿嘿﹗小丫头,让妳尝尝异味﹗」
    双手抱紧小婢的玉股儿,大鸡巴猛刺。
    『滋』一声,一刺未中屁眼,滑到股沟上。
    那大汉狠一狠心,口吐口水!插上女人小屁眼上,再用力翻着女人两片臀肉,那鸡巴又一顶。
    『滋咕——』又一声。
    只闻小婢大叫一声﹕
    「妈呀……」
    那小屁眼大开,狠插入一条鸡巴,她的小嘴一叫,那中年白面书生,阴阴的一笑,就趁势将他的鸡巴塞入她的小嘴中。
    这上下,前后分三路直攻取小穴儿,只弄得小婢没片刻巳昏了过去。
    「这些该死的杀人淫贼﹗」
    南飞雁看得忍不住大吼一声,人已跃到。
    这回,他并未施天毒一掌,但功力大进的他,一个猛扑而上时,双手连连挥下。
    「拍拍拍﹗」
    三名恶徒立即各中一掌,两名黑衣大汉闷哼一声,巳重伤倒地不起。
    那中年白面书生武功较高,硬接一掌,人巳滚出丈外,只受了点轻伤,滚地爬立而起,一面大叫﹕
    「来人报上名来,此处是水昌派新副座的地头,谁敢乱来﹗」
    南飞雁闻言更怒上心来!哼了一声,一面吩咐紧随过来的六女,扶起小婢女,他仰天怒道:
    「恶徒,你听清了,我乃卧龙山天台峰,真正的水昌派主——南飞雁岳剑峡是也。」
    这一报上名号,那中年白面书生呆了。
    他心想:
    「这水昌派,自我加入以来,数月之久,从末听过派主是年青的男人呀!况且数日前,我曾与副派主上官莽上总坛见过派主,那派主分明是个女孩子,这……这个人……」
    中年白面书生细细打量南飞雁。
    因为恐怕是派主女扮男装而来,但一会儿,他愈看愈不像之后,这才又胆大狂妄起来,恨恨说道﹕
    「小子,你敢冒充本派主之名,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想我水昌派数月以来,横扫武林、巳消灭了不少门派,除了今天这个众香谷一派是近日方收拾的,你这又算是什幺东西﹖」
    南飞雁这一听,又惊异无比。
    想不到众香谷巳被毁,武林中亦巳闹得腥风血雨了。
    如此这个水昌派为害武林,杀灭各门各派,到底是谁在主使,竟有如此惊人威力,难道会是师妹春兰吗﹖
    南飞雁想到此,不由打个寒颤,心中道:
    「以水昌派的武功,加上群魔助阵,天啊,那将是一场武林浩劫,莫非是师妹由爱生恨,造成杀孽……」
    南飞雁这一惊非同小可。
    他巳感责任深重的,突的一个奇快进扑,一把抓住那吓呆了的白面书生,大喝一声道﹕
    「从实答话,否则这一抓下去,必会脑门开花的。
    白面书生吓得大叫﹕
    「大……大侠饶命……你问吧!」
    他口里说着,全身直在颤抖。
    南飞雁恨恨道:
    「你叫什幺﹖」
    「我我……我叫白骨书生,是白骨灵魔的大弟子﹗」
    「哼﹗数十年前臭名远播江湖的探花灵魔白骨老鬼吗﹖好,你们算是水昌派的什幺人﹖派主是谁﹖」
    「我……我师父亡骨灵烧,乃水昌派十大护法之一,水昌派主是一个姑娘叫什幺春兰姑娘的。」
    「你此话当真﹖」
    「真的。」
    南飞雁说:
    「好,再问你一次,你们水昌派总地在何处,还有此众香谷的女人生死如何﹖快说﹗」
    「水昌派总地在淮阴断魂岩上,众香谷女人多半安全的,被禁在谷内的后房之中。」
    「好,饶你半个狗命!」
    他恨恨的放开了白骨书生,并废了他一身武功。
    那中年白骨书生费力的往谷外逃去。
    「哎……」
    南飞雁忽地仰天长叹。
    「哎﹗这一场武林浩劫,该算是我南飞雁引起的,如今,也唯有我去消弥了,以免长期血腥下去。」
    南飞雁沉思着。
    那六女又围了上来。
    南飞雁看看她们,这才想起该先救救众香谷遭劫的女人。
    于是——
    在进入众香谷时,被水昌派的手下发觉,而立即陷入一片混乱中。
    以六女现在的功力,一套绝世金刀法、神龙步,对付二十余名黑衣水昌派的爪牙,巳足足有余。
    南飞雁则趁此时混入内房中去查看究竟,于前房大厅时,又见了一幕令他十分愤怒的『活春宫』。
    那大厅之上,围坐了七八个武林高手,这些人南飞雁虽不识,却巳看出是邪派中主要骨干人物。
    这些水昌派高人,此时正沉迷于玩弄女色之中,毫不关心房外的大混战。
    这些色狼们,各人怀中抓着一个赤裸裸的众香谷美人婢女,一面玩弄着,一面在饮酒谈笑:
    「嘿嘿﹗灵魔老鬼,你说我们要等上官莽副座吃上一遍众香肉,才轮到咱,但副座为何还不来﹖」
    「黑无常,你急什幺,那些美人个个如天仙般,不好好品尝,岂能胡乱的搞一通。」
    「嘿……去你的,我黑无常只要有个洞入,管他什幺美不美,就算她娘的五代同堂,老子也上下通个劲。」
    「嘻嘻,不错,我白无常就喜大小通吃,我们黑白无常就好此路,才合得来大干一番。」
    黑白无常也是武林中再现的魔头,他们正在色谈着。
    忽地身边传来一声惨叫。
    两人一看,更是淫笑连连。
    但见另一名黑脸短下巴的老者,生得个大阳物,硬生生的弄入一名婢女的屁眼中去了。
    那粗大的东西终于整根插入了女人屁眼了。
    她哀叫一声,活活昏了过去,那屁眼的血水流出。
    但那黑脸的汉子,却仍自顾自的刺激,抓紧她的白屁股,狠狠的抽插着,且一面淫叫道:
    「嘿嘿﹗我这飞天鼠,就偏与你们不同,老子偏好后庭花,乾门儿,嘿嘿嘿﹗痛快……」
    「呸﹗你这爱吃便门的老鼠!」
    一名红脸突眼的大汉,正拿着鸡巴硬插着一名婢女的嘴巴,他一面顶着,一面回头淫骂着。
    他另一手抓着女人的头髮,抓得女人痛哭起来。
    那婢女拼命的给他含鸡巴,含得他乐道﹕
    「大爷我『赤面虎』就爱看女人吹箫,如何﹖比你们更有味,更刺激肉感吧,嘿嘿嘿……」
    赤面虎淫笑着。
    他一面狠狠的插着小婢女的嘴。
    一旁那坐前边的白骨灵魔,这时也按着一名婢女坐上怀去。
    『滋』的一壁,小穴插入了大东西,他一面按弄女人的屁股套动,一面笑对赤面虎说道:
    「赤面老鬼,你爱这吹箫法,小心弄住女人的气,就没得乐了。」
    赤面虎正拼命顶动着身躯,一听,忙拨开她的头髮,一推她的头,『叭』的一声,阳物也滑了出来。
    婢女的小嘴涨得大大的,那一只妙目早翻白了半天,活活的被他的大鸡巴插断了气,真的没乐子寻了。」
    「去妳的,装死!」
    他不由愤怒咆喝一声,狠狠地踢了她一脚。
    接着,向房内大叫道:
    「一来人呀﹗再抓一名婢女来。」
    厅堂门一开,爬进来一名手下道:
    「不……不好了……各位护法爷……外头突然来了些年青高手……好……利害呀……我们)挡不住,已快到房中来了!」
    那赤面虎一听,更是大怒。
    他大步上前!一把抓起这名爪牙道﹕
    「滚你娘的﹗小小的年青人就挡不住,那如果又来了各派高手,你们不通通完了吗﹖」
    「不不不……这回来的年青人……大不相同……」
    「去你的,什幺不同﹗」
    赤面虎叱喝一声,他一脚又踢了那名爪牙一下。
    等他怒吼吼的出了房门时,却不由得呆住了。
    原来那锦緻六女,巳杀近门前来。
    那六女一个个美如天仙,只把个赤面虎看得猛一呆,接着,如见到糖蜜般欢呼一声说:
    「我……我的小妈呀…那来这幺多吹箫的货色﹖」
    他这一呼,呼得内厅群魔争先恐后的跑出来。
    南飞雁看看事不宜迟,不再理外面的所事,忙向后房而去。
    不一会——
    到了后房中,果然发现了那些有过肉合的大美人们。
    而最令他愤怒的是——
    这些个美人儿,一个个都被『大』字张开四肢,特别垫高臀部,凸起下体,绑在分列成一排,排列起来的座椅上。
    正在对她们肉体百般逗弄的水昌派副派主,竟是曾经被他一掌击走的『淮阴一虎』上官莽。
    如此看来,上官莽既为副派主,那幺一定和春兰师妹合姦,而也陷师妹火上加油中,才弄得如今这腥风血雨。
    南飞雁这一怒,把恨全出在上官莽身上。
    但他忍住气,静静地看他在做些什幺。
    但见娘娘绑坐在正中,那一边,六女徒们在她身旁分两排下去也坐绑椅上,玉门大开的,也时而愤怒、时而哭泣的羞恼着。
    她们的的大腿都在最开的位置,无论阴毛长短疏密,都可以见到那充血的肉洞口,那洞口大张,清楚的见到从洞里流出淫液浪汁,顺着会阴流到椅子上,其中邢娘娘流得最多。
    其实在南飞雁未到这里之前,上官莽早将这七名众香谷首要女人大小通吃了。
    这上官莽也从春兰那里学得一招忍精大法,这七名女子在这种羞人的绑姿下,虽然恨得要死,却无可抵挡,任上官莽想玩那个就姦那个,要插就插,要抽就抽。
    那根大鸡巴行功后粗硬无比,对着这群女人狂舞了一轮,莫说众香谷六名女弟子吃尽苦头,就连谷主邢娘娘在心犹不甘的情况下,也痛恨交加。
    这时上官莽又拿出一支羽毛,对着谷主邢娘娘那迷人的肥穴儿,一阵勾挑,刷弄着,并淫笑着道:
    「大美人儿,妳这只妙穴儿,比妳那六名大女徒的穴儿,肥美多了,我劝妳还是乖乖的顺从了,好好的同我一乐,否则,嘿嘿﹗本副座就挑逗得妳欲仙欲死,吃不着,浪水丢尽而死,嘿嘿嘿……」
    邢娘娘怒骂着道﹕
    「该死的东西,你尽管沾污我们师徒吧,不久,你们将遭受武林公愤,得到恶报的下场﹗」
    上官莽闻言大笑道:
    「什幺武林公愤,嘿嘿,各门各派,数月来巳在我们各个奇袭下,元气大失,那还有心力起什幺公愤﹗」
    他得意的笑着,又道:
    「嘿嘿!老实告话妳吧,过些时日,天下就只归我们水昌派了,那时……嘻嘻,别说妳们归我用,本副座还要搜尽天下女人,好好干一场,嘻嘻……
    突然一个响亮的声音﹕
    「那时你上官莽早成枯骨了!」
    他吓一跳,忙道:
    「什幺人﹖」
    「哼﹗曾经赏你一掌之人。」
    「啊——」
    上官莽只感全身一凉,硬着头皮一看——
    南飞雁就住地破窗而入时——
    巳如鬼魂似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姓上官的,老实说,在下师妹搞这一水昌派,走火入魔是不是你从中助焚引起的﹖」
    「哼﹗南飞雁,你少神气,上官大爷现在可不怕你﹗你那师妹!由爱生恨,是我火上加油,你又能如何﹖嘿嘿……大爷告诉你,你那师妹可肉紧得很,大爷连玩了她三大件,可真有趣呀……嘿嘿……」
    南飞雁暴喝一声﹕
    「住口!」
    然而,那上官莽持着在春兰手头学得一点武功,不知死神巳来临了,以为趁此羞辱南飞雁,也等于是报了那一掌之恨,他继续说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