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白【1-7】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啪!」

    我抬起头来看看是谁这幺胆大包天,看我在熟睡中还胆敢拍我的头,原来是
    我的死党小康。

    「你也真懂享受啊!在图书馆里睡觉。」

    「小鬼!快拿来啊!」我说。

    他很快就从书包中拿出了今天要交的功课递过来,我立即开始照着抄下来。

    「你又没有做功课吗?」

    「废话!如果做了现在还要抄吗?」

    「小白……」

    「甚幺事?」

    「我……我有些事想和你说啊!」

    「说吧!」

    「我……我……」

    「你不是想说,你喜欢我吧!」我眼定定的看着他。

    「当然不是啦!」

    「那有甚幺事啊!儘管说吧!」我继续在抄。

    「我……我……喂!你先听我说完才抄不成吗?」

    「你这样说说停停,恐怕明天还没有说完啊!

    「现在还有三十分钟午饭时间就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老处女Miss
    Chan
    说过,如果这份功课今天交不到,这个星期每天放学后都要留下来清洁课室啊!
    我不赶快怎幺行啊!你有甚幺话要说就说吧!」

    突然他将他那份功课抢了过去,然后他把他的名字改成我的,递了过来给我
    说:「这样你可以专心听我说了吧!」

    我立时把功课收到书包中,却对他说:「这样好像不太好吧!哈哈哈……你
    有甚幺事啊!失恋吗?」

    「失你的死人头啊!我……我……」

    「你再不说……我可要睡觉了!我很累啊!呵……呵欠!」

    「你不要睡啊!我说了……我……我……我想操我的妈妈!」

    我整个人弹了起来大声的叫:「甚幺?」图书馆周围的人全都看着我。

    我可没有理会他们,定定的看着这小鬼,小康连忙向周围的人道歉,把我拉
    下来。

    「你刚才说甚幺?」我瞪大眼问他。

    「你这幺大声干嘛?我说……我想操我的妈妈啊!」他小声的说。

    我看着他半晌不出声,看得他坐也坐得不自然。

    他说:「你不要这幺看着我好吗?」

    「我要看清楚你究竟是不是小康啊!」

    「你不要闹嘛!我当然是小康啊!」

    「是吗?我认识的小康可不是这样的。想操自己的妈妈!虽然伯母真的是很
    漂亮……」

    「你不知道啊!其实……」

    「其实甚幺啊!快说吧!」

    「本来我也没有想过要操她的,但是我爸爸去了美国公干,剩下我和妈妈两
    个人在家……上星期一,我有一点发烧,便早退回家休息,回到家里,我看见没
    有人,便上二楼房间休息,跟着我听到花园的泳池有人在游泳,我便走到露台看
    看,原来是我的妈妈在游泳。我……我看到她在用背泳方式在游,我……我看见
    她没有穿上泳衣。」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虽然我在二楼,但是我很清楚可以看到她那双大奶子在水
    中毫无顾忌的抛动着,她那片黑黑的小森林我也看得很清楚。她游了一会就上了
    水,在沙滩椅上躺下来,然后就……就就……」

    「就甚幺啊!快些说啊!」

    「就开始搓弄自己的巨乳,然后又伸手到自己的小穴中挖弄,我看到这样,
    就把鸡巴掏出来打手枪。妈妈不单用手指挖弄,还伸手到桌子上,拿着一根青瓜
    往自己的小穴里插弄,我以为那青瓜是用来美容的,原来是这幺用的。我看了不
    久就忍不住射了出来,我继续看着妈妈在自慰,不久她也好像好潮来了,然后放
    下那根青瓜,就走进屋内,我看到她走了进屋内,便立即跳上床装睡。然后我妈
    妈在我的房门外叫:『小康,你回来了吗?』我没有回答她,继续装睡,她看见
    我在床上睡觉,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那次之后,我经常偷看她洗澡,然后在门外
    打手枪,我真的很想操她,怎幺办?」

    「她知道你在偷看她吗?」

    「当然不知道啦。知道还得了?你替我想想办法,我真的受不了啦!」

    「有甚幺好想的,你真的想操她,就趁她看电视或游泳的时候,走过去把她
    按在地上操她就可以啦。」

    「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

    「你是疯了吗?叫我去看你操你的妈妈?」

    「我不是叫你看,我……我想你陪我一起操她!」

    「一起操她……我可以操你的妈妈?你不是她亲生的吗?」

    「你说甚幺?!我当然是她生的!但是我没有胆一个人去操她啊!你是我最
    好的朋友了,我只有找你帮忙啊!」

    「我真的可以操她吗?」

    「是啊!」

    「万一之后她说我强姦了她怎幺办?」

    「所以你要想想办法啊!让她自愿的让我们操她啊!」

    「好的!那我想一想吧!我现在先出去一会!」

    「你去哪儿啊?」

    「我先去打一发手枪,鸡巴我裤内涨得很辛苦啊!」

    他看到我的裤裆果然涨涨的,对我点点头,没说甚幺,继续坐在那里发呆,
    我对他说:

    「你还在呆呆的干甚幺?还不快些把老处女Miss
    Chan的功课抄好!」

    他想起他的那份功课已经给了我,立即开始再做另一份,我没有再理会他,
    自己走出打手枪要紧。

    「小白学长!」一个女生把我叫停,「你这幺匆忙赶着去哪里?」原来是那
    个在校内很开名(出名)的淫娃小娟。

    「我赶着去打手枪啊!」说完便走了开去。

    「你不要走得那幺快好吗?陪人家聊聊天好吗?」

    「妳听不见我要赶着去打手枪吗?」

    她一直跟着我去到四楼的男洗手间门外,我对她说:「我进去打手枪啊!妳
    想跟进来吗?」

    「你真的想打手枪吗?要不要人家帮忙啊!」她说着把手指在自己的小嘴唇
    上撩动。果然是小淫娃啊!

    我便把她拉进了男洗手间其中一格内,我把鸡巴掏出来,她看见我那巨型鸡
    巴,张大了她的小口,我顺势便把鸡巴塞入她的口中,她儘量把我的鸡巴含入口
    中,然后开始替我口交,我也伸手到她的胸前,隔着校服玩弄她的双乳,她果然
    是淫娃啊!很有技术的替我弄了十多分钟,我说要射了,她就说射在她的小口中
    吧!我便在她的口中发射了。她吞下了我的精液,然后替我清理好鸡巴,我便穿
    上裤子,和她手牵手的走出了洗手间。刚好这时上课的钟声晌起来。我便和她各
    自返回自己的课室内。

    在课室坐下来,看见小康很匆忙的走回来,跟着把我的书包抛过来。

    「抄好了吗?」我问。

    「想好了吗?」他说。

    我还在回味刚才那小淫娃替我口交的情况,问他:「想甚幺?」

    他一拳打过来,然后瞪着我。

    「想……想好了。你想甚幺时候去!」

    「当然今晚最好啦!」

    「今晚我要替人补习啊!」

    「请一天假吧!」

    「好吧!放学后我们一起去你的家吧!」

    七时左右。我和小康便向他的家进发。

    「妈!我回来了!」我看见她的妈妈在跳健康舞,一双大奶子在空中上下晃
    动,而且她那件舞衣已经湿透了,她那个乳头也突了出来,我真不明白小康怎幺
    会忍得住的。

    「这幺晚啊!啊!你是……小……小白!对不对?」

    「对啊!伯母认得我?」

    「哎呀!不要叫我伯母啦!叫我兰姨吧!有一次我到学校找小康,那时见过
    你一次的,你忘了吧!」

    「是吗?哎!我记起来了!兰姨这幺漂亮我怎会忘记啊!」

    「你真口甜舌滑啊!你们坐坐吧!我去洗洗身,然后去做饭!小白!你当这
    里是自己的家一样,随便啊!」

    「好啊!我会的了!」

    她走了上楼后,我和小康也跟着上去,我们听到浴室有水声,我和小康一起
    去偷看,我看见兰姨匆匆的把身子沖沖就用毛巾把身子抹乾,穿上一条通花的小
    内裤,和一个半透明的奶罩,然后穿上一件很薄的睡裙。

    我还在看着,小康已经把我拉起来,拖着我入他的房间,一入房内就听到浴
    室的开门声。

    「看到她已经要出来了,你还在看!」

    过了不久就听到他的妈妈在叫:「你们两个下来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我双眼不时瞟向兰姨的胸部,她的睡裙很薄,我可以看到她的奶
    罩的通花花纹。小康不时用脚在桌子下踢我,叫我不要那样看着她的母亲。

    吃完晚饭后,我们便返回小康的房内,小康问:「现在怎幺办?」

    我叫他不用心急,跟着我们又听到她到了浴室再洗一次澡。我便拉着小康去
    看,这次兰姨洗得很仔细,每一寸皮肤也洗得很乾净。我们看到鸡巴涨大了,我
    便把鸡巴掏出来打手枪。跟着兰姨又穿回和刚才差不多款式的奶罩和内裤,这次
    她穿的睡裙,比刚才的短很多,只刚刚掩盖她的屁股,那双雪白的美腿完全裸露
    了出来。我看到她要走出来了,便和小康一起跑回房间。

    「小康!你替我口交,好不好?」

    「甚幺?」

    我示意他不要出声。「你替我口交,然后待会我替你口交,好不好?你看我
    的鸡巴现在这幺硬。」我知道兰姨现在在门外偷看着我们。

    「来吧!」小康慢慢的走过来,正弯下腰要替我口交。

    「你……你们在干甚幺啊?!」兰姨在门外大叫。

    「妈妈!」

    「兰姨!我……我们刚才看到妳洗澡,妳这幺漂亮,身材又这幺好,我忍不
    住便打起手枪来啊!」我一面看着她,一面在打手枪。

    兰姨看到我那九寸长两寸粗的鸡巴,看得她也吞了一大口口水,不知说甚幺
    才好,我看见她露出很渴望的表情。

    「但是你们也不可以替对方口交的啊!」

    「自己打手枪没甚幺趣味啊!……兰姨,妳……可以替我们口交吗?」

    「甚幺?我……我是小康的妈妈啊!」

    「但是我们涨得很辛苦啊!」

    「对啊!妈妈!求求妳吧!」

    兰姨看着自己儿子的鸡巴也有六寸多长,直直的撑着,便对我们说:「我替
    你们口交也可以……但是你们不準碰我的身子的!摸一摸也不可以!」

    「好啊!我们就这样坐在床边不动。」

    兰姨慢慢的走过来,然后跪下来一手抓着一根鸡巴在上下套弄着。

    我说:「兰姨!用……用妳的小嘴巴给我弄弄吧!」

    跟着她低下头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套弄,弄了一会,吐了出来,把小康的鸡
    巴含在口中,我跟她说:「怎样?妳儿子的鸡巴味道怎幺样?」

    「好味道啊!你们俩个的鸡巴都很好味啊!」

    小康想不到她的母亲会这样说的,他的样子十分兴奋。兰姨继续套弄着,我
    伸手去抓弄她的乳房,她把鸡巴吐出来,说:

    「啊!不要……说好了……不能碰我的!不……不要……不要停啊!你弄得
    我很舒服啊!对啊……小康……你……你也弄弄我的大奶子啊!」

    我站起身来,她说:「不要走啊!我要……我要含弄你的大鸡巴啊!」

    她本来是跪在地上,屁股坐在自己的小腿上的,我走到她的身后,把她的屁
    股棒起来,然后我也跪下来,隔着小内裤,去舔她的小穴。舔了一会,她就流了
    不少淫水出来,把小内裤弄得变成透明了,我把她的小内裤扯开了一个小洞来,
    跟着我就扶着鸡巴,在她的阴唇上下前后的擦着。擦了十多下,她就叫了起来:
    「小白……给我吧……」

    「给妳甚幺啊?小母狗!」

    「给我你的大鸡巴啊!用你的大鸡巴插我啊……姦淫我啊……操我这只小母
    狗啊!」

    我听到她这样说,便把整根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兰姨虽然结了婚,而且生
    了小康,可是她那小穴依然紧得很。

    「啊……啊啊……你的鸡巴很大啊……我……我受不了啦……你轻……轻一
    点啊……慢……慢一点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啦……啊啊……」

    我从后干了她十多分钟,她一直在叫着。

    「我的小穴给你撑爆了……你干死我了……我给你的大鸡巴干死了……啊啊
    ……我要……要……丢了……啊啊……」

    小康听到她的母亲说着这些淫蕩的说话,忍不住就把精液射到了她母亲的脸
    上。

    「对……对不起!妈妈!我实在忍不住了!」

    「没……没关係啊!」兰姨向着小康笑笑,然后伸出她的香舌去舔小康的精
    液,舔不到那些就用手指去抹,然后把手指很仔细的吮乾净。

    我再操了她数十下,跟着对她说:「我要射了!」

    「不……不要射在里内啊!求求你……」她哀求着。

    「那妳转过身来吧!」

    她把身子转过来后,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大奶子上,她抬着奶子,低下头去
    舔我的精液,看得我很兴奋。小康在射精后就走了出去,现在走回来,他的鸡巴
    在他弄了数下后又变硬了,跟着她对着妈妈说:「我……我想操妳的小穴啊!」

    兰姨躺在床上,用手轻搓着刚刚被我操得通红的小穴说:「来吧!我的好儿
    子,来干妈妈的小穴吧!」

    小康挺着鸡巴对着自己妈妈的小穴,然后用力向前一挺。跟着就快速的抽插
    着。

    「啊……啊……啊啊……小……小康……你温……温柔些啊!妈妈的小穴很
    ……很痛啊!」

    小康不单没有减慢抽插的速度,而且还把兰姨的双腿摃在自己的肩上,好让
    每一下的插入都可以去到最深处。

    「小康……康……你要把妈……啊……妈妈干死吗?……啊……啊啊……我
    要死了啊……我要死在自己儿子的鸡巴下了……」

    小康就这样操了她的妈妈半个小时,兰姨的叫都变得很沙哑了。

    「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爽……爽死了啊……啊……啊
    ……啊!我要丢了……啊……啊!……」

    小康跟着把鸡巴抽了出来,「妈妈!用妳的双乳夹着我的鸡巴!」

    兰姨很听话,立即坐起来,用她的巨乳把小康的鸡巴夹着,小康就这样操兰
    姨的大奶子,小康的鸡巴伸到兰姨的嘴巴时,兰姨就伸出她的小香舌舔小康的鸡
    巴。小康操了二百多下后就将鸡巴伸到兰姨的脸前,兰姨立即把他的鸡巴含入口
    中,替他套弄。这样弄了十多分钟,小康就在她的妈妈口中发射了。兰姨把小康
    的精液吞了下去,然后很严肃的对我们说:

    「好啊!你们两个把我姦淫了!」

    「对……对不起啊!妈妈!我……我……」小康说着,同时望向我,叫我说
    话。

    「兰姨!刚才是妳叫我给妳的啊!是妳叫我操妳、姦淫妳的啊,妳忘了吗?」
    我笑着对小康的妈妈说。

    「好啊!你这个小坏蛋!欺负我……弄得人家一身汗水,又要去洗澡。」兰
    姨嗔道。

    「兰姨我们一起洗好吗?」我说。

    「小穴也给你们操了,一起洗个澡又有甚幺不好呢?」说着,把我们拉到浴
    室里。

    洗完澡后,兰姨说很累,要睡觉了,我和小康也没有睡意,便到大厅里打游
    戏机。

    我说:「小康!你很强啊!这幺快就可以再次勃起。而且还差不多操了一个
    多小时啊!」

    小康道:「因为……因为我在第一次射精后,出去吃了春药再回来,才这幺
    厉害啊!」

    「你这小鬼。真是……竟然吃了春药来操自己的妈妈!」

    「没办法啊!妈妈替我口交时,我已经射了,不吃春药,怎幺操她啊?」
    (二)

    凌晨一时多,我和小康已经打了两个多小时的游戏机了。

    「我不想玩了。」小康说。

    「我想继续玩啊!」我说。

    「你继续玩吧!」

    「好啊!」

    小康就坐着看我玩。

    「你不是玩累了想去睡吗?」我问。

    「不是啊!我每天也玩,觉得有点儿闷啊!可是又不想去睡!」

    「我有一套老外的A片,你想不想看?」

    「想啊!你现在有吗?」

    「有啊!在我的书包内。」

    「那你不要玩了,快快拿出来看啊!这幺大的一套录影带带子,你放在书包
    中,带回学校也不怕啊?」

    「谁说是录影带呢!是VCD啊!你是不是没有看过A片呢?」我笑着说。

    「有看过啊!看过一次!」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