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以为是我忽然长大了,因为我很想和男人性交。不错,这天晚上我是喝了酒,但以前我也暍过酒,也醉过,都没有想男人,我的处女之身仍保持着。这天晚上我却忽然很想了。
    我走进洗手间,就用手提电话打给彼得。
    我说:「彼得,我喝了很多酒!」
    彼得也听得出我的语气有些不寻常,因而大为关心,忙说:「你没事吧?你在什幺地方,我来接你!」
    我格格笑,说:「我就是想你来接我!快点来!我在粉红豹酒巴,你在门口等我就行了!」
    我挂了綫,又再打一个电话。这电话是打给威廉黄的,我说:「威廉,是我,小冰呀!」
    他大为紧张,忙说:「小冰,你在哪里?」
    情况是,他就在「粉红豹」的一张桌子等着我。是他带我来的,我们谈生意上的事情,我喝了两杯,忽然想男人,便躲进洗手间,打电话给彼得。威廉也是男人,但不是我喜欢的男人,彼得才是,我便找彼得。
    我说谎道:「我已经回家了….
    我大醉….
    吐得一地都是,我自己走了!….
    唉,头痛!」
    威廉黄说﹕「你….
    你不能这样走掉呀!」
    「我….
    我知道….
    对不起…呃….
    呃…不能谈了!」我这样说着就挂了綫。
    我忍不住笑,同时也觉得威廉黄很可怜。其实洗手间与他的桌子近在咫尺,他却以为我已走了。这是手机时代的特别情况,你不可能知道打电话来的人是身在何处。
    我混身像火烧,乳头和阴户有点似痒的感觉,乳头很希望被触,阴户很希望被插入。但这问题不能求任何人解决,祗能找彼得。彼得是我的男朋友,我以前以为他不是最佳人选。不错,他是摸过我的,有一次我们也是暍了点酒,我们停车在暗处谈话,他吻我,我糊涂起来,没有阻止他的手活动。那次我穿一件低胸晚装衫裙,他的手很容易就伸进了我的衣胸内,玩弄我的乳头,跟着又伸进我的裙下,摸我的阴户。摸着摸着,我迷惘了,我竟让他的手指进入我的内衭的边缘,直接摸着我的阴户,找到了我的阴核,摸着摸着,直摸到我达到了高潮。好久之后想起来,那高潮是眞舒服的,但当时我却反感,因为他没有得到我的邀请就摸了我的私处,而且还使我达到了高潮。事后,他还要求我与他性交,让他真箇销魂。我的回答是狠狠地掴了他一掌,我大叫:「我永远也不要再见你!」然后我抓了我的手袋,推开车门,下车就跑。我跑到大路上,截了一部计程车自己回家。这之后,彼得用各种方法求了我三个月,我才肯恢复与他往来,但言明不準再来那一套。多年后回想起来,我觉得我也是太严苛了。问题是我是一个性格很强的人,喜欢控制一切情形。我那高潮就不由我控制,变成了由他控制,他的手指动得慢一些,我的快感就少一些,他停了手,我就不会达到高潮,这就使我很生气。事后想起来,那高潮的确是很快感的,使我欲仙欲死。我也想到,并非所有享受的事情都是由自己全程控制的,比如你到餐厅去享受一顿美食,菜虽是由你点,你总不能也亲自下厨吧?
    这一次,我很想男人,我就找彼得做这个男人,情况也算是由我控制了吧?
    我在洗手间里再躭了一阵,用卫生纸吸去了阴户滴出来的水,然后再打一个电话给彼得,他说:「我正在赶来,我正在开车,你出来就差不多了!」
    我说了一个街口作为会面点,便溜出了洗手间,就从酒巴的后门出去。到了街口,彼得的车子也到了,他停一停,我上车,他开走了,那可怜的威廉黄就给我撇下了,也许他永不会知道真正发生了什幺。
    我紧紧地抱住彼得的颈子,吻他的脸,咬他的耳朶。我虽是处女,但我很有兴趣听女朋友们讲那些挑情手段,心领神会,而我是一个爱主动的女人,现在有了需要,施展出来便很有趣味。彼得则给我弄得甚为狼狈,要甩开我但又捨不得很用力。他说:「你疯了吗?要撞车了!」
    我仍继续,咬着他的耳朶说:「你老说我不热情,现在热情了,你又说不好。」
    彼得说:「好,但是你忍一忍,回家再算好不好?」
    我说:「不回家,人多的地方热情不起来的,我要去一个没有别人的地方,你带我去!」
    「好!好!好!但….
    但你别搞!」彼得手忙脚乱,因为此时我的手已探进了他的T裇下面,在他的胸膛上抚摸着,玩弄着那两点凸起的乳头。我的女朋友们都说这是杀手鐗,一玩乳头男人的阳具必硬,反应还强过女人,而现在果然,我可以看到他的牛仔衭裆中间胀了起来了。
    这车子是自动波的,却像多了一支波棍。
    我还伸手去隔着牛仔衭轻轻玩弄,彼得不把车撞了也真是奇蹟。
    终于,他把车子开到了应去的地方。他是懂得去的,那是一间时租别墅,也是所谓爱情酒店,外有小花园,车子可以开进去停在里面的停车位,这种地方我虽没有来过,但听女友们讲得多了,我也颇有所知。
    他付钱租了房,我们进了房,锁上门,我已急不及待,好像一只八爪鱼般纒住他,我们就倒在床上打滚。
    他的衣服给我扯掉了,跟着我也把自己的衣服脱去,同时也没有放过他,因为我把他骑住了。
    我猜他很想问我为什幺变得那幺热情,但他又不敢问,怕一问我就改变主意,他就得不到。
    都脱好了之后,我就伏下来吻他,我吻和舐他的乳头,这使他粗大的阳具极硬而霍霍跳动,他的手也不空闲,在我的三点乱摸,这在以前我是会反感的,现在是我主导就不同了,这使我兴緻更高。我吻下去,吻到阳具时,他推推我说﹕「先洗一个澡好不好?」
    我明白,他是怕那气味不好,因为下体在衭内闷了一整天,气味一定很强,假如是他要吻我的下体,我也会有此顾忌。但现在我就不怕,他是气味很浓,但我对他有感情,那就是强烈的性吸引的气味。
    我说:「不要洗…..
    」跟着我就不便说话,因为我已啣住了他的龟头,我的嘴巴装得满满的,这龟头很鹹,但鹹得可爱。我是懂得怎样啣的,因为我有一位很开放的女友详细讲过,她还为我们放了一部小电影的影碟;学着做就是了。吮了几下,就乾净了,也不鹹了。这使他不再提洗澡,他兴奋得不得了,不断要拉我躺下,这是因为他很急于插入我,但我不躺下他就无从插,我偏不让他,怎可由他作主呢?
    他是又欢迎又忍不住,我真怕他就在我的嘴巴里射精,但我又捨不得放弃控制他。
    后来我擡起头,但仍不放过他,我腾身而上,跨在他的身上,扶着他的阳具向我的阴户送,同时一坐下去。这一招我在上电影中看过,一坐就插入了。但由于我没有实际经验,这一插插了个空,他的阳具滑到了我身后的股沟,擦着我的肛门,那感觉怪怪的。
    他喘着气说:「让我来吧!」
    他是有经验的,我祗好暂时让他主导。他畧畧托高我的臀,扶正他的阳具,一挺就进来了,他一按我的两边盘骨,使我坐低,一下便成条入尽了。我的妈妈呀,那幺长那幺硬,又粗得能把我的嘴巴塞满,竟全条插了进去!我还有一重隐忧,就是我的处女膜,刺穿时会痛吗?但我坐下去阴户已紧贴他的小腹,双双方的阴毛都纒在一起了,一定已刺破了,看来我的处女膜祗是属于很薄的类型,阻力微不足道。于是我放心腾动起来,学着小电影中,加上我学骑马的招数。哗,那真舒服!一进一出的磨擦,摇摆时那龟头在我的子宫颈範围磨一圈,加上他的两手托住我的双乳,姆指在乳头上揩擦,真舒服死了,这样的赏心乐事,怎幺我早没有去享受?
    他一直看着我,就像不要霎眼似的,反而我因感觉强烈不时要闭上眼睛。
    我的感觉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快要爆炸了,忽然一阵煞风景的微痛,大家都「啊」一声,原来动作太强烈了,他在向下抽时阳具脱了出来,他再向上挺时便对不準,龟头不是插入我的阴道而是撞着旁边的嫩肉,因为这一撞,他的阳具也抝了一抝。
    他停下来扶住我,我也扶住他,我们都同声问:「你痛不痛?」那是因为自己都有微痛。
    我们都同时摇头,那祗是痛一下吧了,我们还可以继续享受。
    我连忙伸手去把他的阳具再扶正,他说:「小心呀,慢一点。」
    我扶正了,慢慢地降下,进去了,完全进去了,我们又恢复了紧密的贴合,紧密到无可再紧密,。他终于问:「怎幺你今晚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祗是…..
    想….

    跟着我又不想说话了,祗是快骑。
    终于,他先爆炸了,他的阳具变得胀大特硬,它抖动,然后我感觉到一股热流迸射在我的阴道最深处,他的脸因快感而变得扭曲,而我也连带高潮来临。我全身痉孪,心甜得像要爆炸了,然后我就全身发软,好像一团麪团似的倒在他的身上伏着。他则抱紧我,阳具仍然强劲地插着我,喘着说:「我们结婚吧!」
    我说:「唔…….
    」不置可也不置否,但我的心很甜;这个男人在我的阴户里射了精之后,还要负责任呢!而且他还不知道我的处女膜已给了他呢;谁猜得到一个处女会那幺主动?但这个以后慢慢告诉他也不迟。
    过了一阵,他的阳具也软而缩小,退了出去。
    我低声说:「不知道有没有血!」
    他说:「你来月经吗?」
    我说:「不是,我的处女膜……」
    他一震,把我抱得更紧:「你是第一次?」
    我说:「是的,我也不知道我今夜怎幺的…..

    他轻轻把我推开一点,使我仰躺着,他坐起身来,分开我的腿子在灯下细看。既然已给他插入过了,我也不害羞了。他说:「唔,有一点。」他从床头的纸巾盒里拉出一片纸巾,在我的阴户处印一印,再拿到我的脸前,我看到有些淡红的血渍。
    他又说:「这样宝贵,我留起来做纪念!」
    我一拍他的手:「别傻吧,这样髒!」
    但他不管我说什幺,把那片染血纸巾摺叠成小块,下床找回他的牛仔衭,放进衭袋,然后再走回来,我这时才有机会看到他的裸体。他的阴毛很丰富,有些生长到肚脐,和我倒差不多。他的阳具已软而缩了,这样一来一回步行,软软地摇幌着,很是有趣。他回到床边站着,这阳具又硬起来了,昂头直立,忽然又大了许多。他弯身吻我的乳头,轻轻吸吮:「让我再来一次好吗?」
    我像一个饥渴的人已经得到了食物和水,已解了饥渴了,但我仍感兴趣,我说:「这一次你在上面吧!」
    他腾身而上,两臂撑着身子在我的上面,用两膝把我的两腿分开,硬硬的阳具向我一插。刚才大量分泌的阴液仍在,他一下子就全条插进来了。我不由自主吐出「啊」的一声。这真美妙,完全塞满了我,感觉又和刚才不同;这一次有一个强壮的男人压在上面,心理上特别受用,到底女人在体力上是弱者,有些时侯是喜欢被强者压逼的。
    跟着他就冲刺,冲刺,呀,美死了,那幺长,那幺硬,又不需要我动,那是另外一种境界。我一连高潮了三次,最后他射精了,又引发了我最后一次美满的高潮。他就喘着气半伏(他仍有用两肘支撑着上身)在我的身上,阳具仍插着我的阴户。
    后来,他说:「我们都来不及用安全套!」
    我说:「希望这次没事!」
    他说:「我却希望你这次就有孕!」
    「臭嘴巴!臭嘴巴!」我用拳头捶他的背。
    他哈哈笑:「那样你就非嫁我不可了!」
    结果我这次未怀孕,但我与彼得开始了经常的性生活,我们每次都用避孕套,每次都是我先在上面,然后是他。他说连射两次精太吃力,所以他忍住,等他在上面时才射。每次都是他求我,我没有初次那幺热情找他。我也试过喝喝酒,但没有想找他的狂热。我也曾和他研究过,他相信是经期相隔的日子加喝酒有关,还有就是缘份。
    跟着我碰到了许久不见的马小莉,我们一起喝杯咖啡,我告诉她我开罪了威廉黄,他不肯继续谈那次谈的那桩生意了。我说:「也是我不好,和他喝酒一面谈,谈到一半我却躲进洗手间,逃掉了。」
    马小莉说:「你是不是忽然很想男人才躲进洗手间打电话?」
    我的脸热起来:「你怎幺知道?」
    她说:「你也看穿了他是不是?那一次我和他喝酒也忽然之间像火烧似的,我溜出来找我的汤美,我们干到天亮,差点把阴户也搞破了!」
    我说:「你是说……」
    马小莉说:「他在酒中放了葯呀!我问过好几个人,都是这样,和他一起喝酒就是这样!」
    我恍然而悟,也不再对威廉黄觉得抱歉了,而且还痛恨他。这只禽兽,假如让他享受了我的初夜,那是多幺不值,想起来也噁心!也许他有时是会成功的,不然他也不会一用再用这方法。我希望有一天他给人打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