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枪夹击(力敌双雄)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这是我的真实经曆,在文章里我决不会写他们夫妻的姓名的,本文三个人
    我用我、他、她三个字来称呼,请谅解!但我会把这份真实的经曆写出来,让对
    群交和换妻感爱好的朋友一起感受一下。去年冬天,我的大学同学和他的妻子来
    我所在的城市出差,他们夫妻俩住在一个高级宾馆的套房里。那一夜,我经曆了
    震撼人心的集体性交活动,也可以说是杂交活动,还可以叫玩3P,其实就是我和
    我的同学(当然是男的)共同操他的老婆!还有把这种活动称爲双枪夹击、美妻
    共享、二龙一凤、三人大战、力敌双雄,二男共妻,说到底就是两男一女的性游
    戏!
    先说一下我自己的情况吧!我是个二十几岁的单身男人。硕士研究生毕业
    后,供职于某个城市,平时工作比较忙,但喜欢有自己的生活。身高178
    公分,
    在上大学和上研究生的时候,我参加过学校的运动队,所以说身体素质还可以,
    也献过血,身体很健康。四周的人评价我说,长得不错、性格开朗、热情大方、
    积极负责。
    我以前从没想过会和他们夫妻同睡一床,更没想到会和我同学的妻子做爱,
    而且是当面做爱,更有甚者,我们一起玩弄这个不错的女人,轮番和这个女人进
    行了性交。那个场面很让他激动,这是我的同学事后对我说的。
    他们来我这个城市出差前,他和我通过几次电话,他说自己和妻子在网上
    看了一些情色的东西,他对两男一女的性游戏很感爱好,他说他爱自己的妻子,
    想让她感受一下,人生苦短,趁年轻时去做人们内心底处最想做的事情,他心里
    非凡想找一个男人和他一起要自己的妻子,但他又不能随便找,思来想去,觉得
    我合适,对我非常放心。我听了他的话感到很忽然,但他说得很诚恳,凭我的判
    断,这是他的真心话。其实,我听了他的话,下体都热了、湿了!我何尝不兴奋!
    我以前没那样过,但脑子里也想过,也许很多男人和女人都想过。
    我们通过电话,发过信息,交流了性爱的一些东西。我们撕去了道德伦理
    的约束和人性虚僞的一面!我们在自己的私密空间里进行了完全坦诚的交流和诉
    说!在信息和电话里,他和我讲他是怎样操妻子的,他也让我讲我将怎样日他的
    妻子。最后,他问他妻子:“你愿意我的那个帅哥同学操你吗?”她假装害羞地
    说“老公,你羞不羞?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呢!”我同学知道有戏。一天夜里,他
    们性交后在温存,同学问妻子:“我们两个男人一起吃你乳房,一人含一个乳头,
    你肯定很开心!”她假嗔说:“你真坏死了!”说完拧了一下他的屁股。他接着
    说:“我们三脱光衣服赤身裸体躺在一起,我和我哥们一前一后搂紧你,你受得
    了吗?”她微红着脸,眼睛表明内心在想着那个情节,忽然,她气喘吁吁,一下
    抱紧他,狂吻着他的嘴,用发抖的手拉他的鸡巴:“给我给我吧”。我同学说,
    那一次,富有激情!
    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他们夫妻俩来了,住在一家宾馆的套房;我自己,
    去了,和他们在宾馆下的餐厅吃了一顿饭,和了一点酒。然后,说是到他们房间
    去聊天。我坐在套房的床边上。我们三人,大大方方,谈笑风生,谁都知道将会
    发生啥,谁又觉得没事一样。她一米六几的个头,微微有些丰满,白皙。
    大家早已各自洗了澡!空调开得很热,我把外套拖了。我们玩了个大家都
    常玩的游戏:打扑克。我们定了个规则:每人抽一张牌,谁的牌最小谁脱一件衣
    服。大家嘻嘻哈哈,几次下来,我们就剩下衣服不多了!又抽了一次扑克,我的
    扑克上的数字最小,我开始脱内裤了,他说:“大方点。”我干净利索地褪下内
    裤,那根早已勃起的阴茎一下子跳了出来。我脱内裤时,她一直盯着我的下身看,
    我的鸡巴蹦出来的时候,她兴奋地“哦”了一声,便把脸转了过去。我的同学把
    妻子的脸扳了过来,她顺势转国脸来,看似不好意思,其实心中很兴奋。
    我的鸡巴的外形长得很标準,应该算比较粗长吧,勃起后挺得高高的,不
    时一跳一跳的。兴奋时流着许多无色透明的水。我的皮肤略黑,全身皮肤非常健
    康光滑。
    又抽了一次扑克。他们两个人的牌一样大,都比我小,他们都输了,他也
    变得赤身裸体,而她庆幸地还剩下内裤,那对奶子已经在那里晃动了!
    刺激的场面!
    我和他开始分别抽牌,决定谁先取得操逼权力!谁大谁先干,然后换着干,
    最后一起干!
    结果我的扑克大。他扒下了老婆的内裤,她略有点假意的反抗,但还是赤
    条条地趴在床上,白花花的屁股撅着。两条鸡巴昂首挺胸,跃跃欲试!
    他把她翻过身来。我们两个男子汉躺在两边,我们分别揉着她的奶子,舔
    着她的奶头。她的两腿紧金并在一起。她开始喘粗气了,脸颊泛红。我开始亲她
    的脖子,耳垂,肩膀;他紧紧吸住了她的嘴巴。她更加激动了。我开始按摩她的
    腹部和屁股,他挑逗着她的脚心。她开始苦笑不得,更加兴奋!我用手指摸摸她
    的阴部,已经流水了,我用手指肚蘸了一点爱液,按在她的阴蒂上,轻轻地迅速
    地动着手指肚,她开始呻吟。我的同学对準他老婆大腿内侧咬了几口,缓缓把嘴
    凑到她的阴部,吹着热气。她的双手开始紧抓着我和她老公,说:“我不行了。”
    我们起身站在床下。这个性欲高涨的女人闭着眼睛,双手按着自己的逼。
    我的同学说:“开始吧。”我迅速戴上套。
    我轻轻分开她的双腿,他拿着我的鸡巴插进他老婆的逼!她翘起头,在看
    着我雄壮的大鸟有力地进入!我的双手抓着她的两个乳房,坚固的屁股一沈,整
    条鸡巴就被她的阴道吞进去了。她“啊”地叫了一声。
    他在亲她的嘴,她在抱他的头!
    我开始加速,她呻吟的频率开始加快!我时浅时深,时左时右,时慢时快。
    她的水流的更多了!扑滋扑滋的声音持续着,我悬着的蛋打在她的阴部,发出诱
    人的啪啪声!
    他开始揉奶子,嚼奶头。我按住她的小腹,开始卖力猛烈抽插,一插到底!
    这时,我的同学趴在我和他老婆的交媾处,用嘴和鼻子在蹭着她的阴埠。
    她已经爽透了。
    我拔出鸡巴,把她翻过来,让她跪怕趴在床上。我抱着她的腰部,欣赏着
    鸡巴操逼的情景。她努力挺起屁股露出逼!我深深地操!她开始大声喊了。我的
    同学手急鸟快,一下跪在他老婆的面前,把鸡巴塞进了老婆的嘴巴。她开始“呜
    呜”地哼哼着!这是一种怎样的图景,我现在想起来还激动!
    我放慢速度。我从后面抚摩她的奶子。拍打着她的屁股。我咬咬她的背部。
    她的逼要崩溃了!她的眼睛紧闭着。他的鸡巴还在她的嘴里,他的双手抱着她的
    头,抚摩着她的头发。
    她被我干软了。我们暂停一下。我从正面把她抱起,让她双手环抱着我的
    脖子,她双腿搭在我的双臂上。我站立着,边走边干,她笑笑。害羞地把头转过
    去,这个样子让我愈加卖力。我端着她围着客房转了几圈。最后,把她抵在墙壁
    上,霸王硬上弓,我的鸡巴在她的骚逼里猛击数次。
    我把她放下来,她老公从后面抱起她,像把着小孩撒尿的样子。我从前面
    操,她低头看。
    我们回到富有弹性的床上。我们都侧躺。我从背后日她,我和她象两个小
    汤勺一样偎依在一起。我从后抱着她的腰,擡起一条腿。大幅度进出。她的老公
    紧贴着她的肉体。像汉堡包,像三明治。
    我平躺着。她来了个坐怀吞棍!上下套弄,左右摇摆!我的同学则亲她的
    嘴巴,抚摩她的双峰。过了一会,她停下了。我开始朝上顶我的大鸡巴。她撑不
    住了,两手扶着床。我挺了大概几百下。把这个女人的水操得流了我满大腿。
    我们玩得大汗淋漓,缠绵在一起。然后洗澡了。在布满水的大浴缸里,我
    们兴风作浪。在哗哗的淋浴下,我们互相舔互相咬。在大镜子面前,看着三人在
    一起做爱,那确实令我们都兴奋。
    让她双手扶着桌子,我从后面干了一阵。让她双手扶着地板,我从后面也
    干了一阵。
    在沙发上,我把她的腿蜷起来,很深地日了一次。就在沙发上,面对面,
    以这种姿势,我缓慢地重击!我要射精了!我亲她的嘴。我握着她的双手,我挺
    屁股!哦,射了,我嘴里说:“鸡巴操逼。”她很兴奋。我的鸡巴在她阴道里跳
    动着,她也跟着抽搐着!我和她温存了一会。
    她老公扶着鸡巴过来了。我知道我该让位了。我亲眼目睹一副活春宫!他
    们夫妻在我的观赏下做爱,莫名兴奋!我不时上去帮帮忙,推他的屁股,咬她的
    奶头,摸交媾处,还把我那青筋暴起的黑鸡巴放在她的脸上敲敲。她的眼睛迷离
    地看着。
    ……
    我们轮番操了几次。他的老婆彻底满足了!据她自己说,阴道里麻麻的,
    可舒适。浑身高潮了几次,抖了几次,很过瘾。头一次被两个男人一起操,有一
    种莫名的激动。
    我们三个都觉得非常新鲜,非常刺激,非常过瘾,感到没白活。她觉得老
    公很爱自己,而且指着他的鼻子说:“你还满疼我的嘛,不过,今天你们坏透了。”
    我问她:“以后还想这样吗?”她说:“那看你们了!”说完努努嘴,摸了一下
    我的鸡巴,转身去卫生间了。我的我的同学相视而笑。我的鸡巴又挺起来了,他
    的也昂起了头,我们不约而同,携手走进卫生间。新一轮的集体操穴运动就要开
    始了。
    ……
    后来,他们很快出国定居了,临行前,他们夫妻两个来我独居的房子,玩
    了一次三人游戏,这一次,富有情调。我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激动。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