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绳缚侠侣( 神雕SM版)1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自杨过练成古墓派诸般拳脚兵刃暗器之后,小龙女便起心教他古墓派最精深微妙的玉女心经。玉女心经本为克制全真派武功所用,喜幸杨过熟知全真派武功的法门心诀邻郸酷酴,漥滚漩漶两人虽是一路摸索,倒也未有什幺为难之处僬僕僎僦,窫窬竮端最后两人将全真教的剑法掌法破解干净之后,终于要开始拆解全真教最后一路功夫境墇墑墔,禠稰稨穊这路功夫刻在全真教武功之末,想来定是精深繁复竭箖管箜,铦铭铰铨不过两人练功以来,一直是玉女心经占足上风,所以倒也没有什幺怯意。

    小龙女走到石室门外,启动机关,把石室打开,杨过手执烛台驱逐浊气,许久方尽。两人步入石室,抬头一看都是大吃一惊,原来这石室顶上所刻武学与以往大相径庭,招法固然精妙不假,可是所用兵器确实怪异之极,竟是两根软鞭!全真派武学中本无软鞭之术,这乃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事。可是这软鞭之术刻在石室之顶,刻功手法深浅线条与以往所见一无所异,两人只道是王重阳未将这软鞭功夫传于弟子,如仅仅为了破解全真武学,这软鞭本是大可不学,但是两人具是少年心性,又想早些学到玉女心经中最精妙的武学,故而抖擞精神,仔细钻研。
    两人瞧了片刻,已将第一路鞭法的变化记熟,杨过笑嘻嘻的对小龙女道:“姑姑,眼下也不必去费神找什幺软鞭了,把你那两条珠索借给过儿使使罢。”小龙女见石刻上确实是男子执鞭,女子空手,便从怀中取出珠索,递到杨过手中,自己空手相待,转念一想,杨过的功力并为达到收发自如的境界,于是仍是戴上了那对金丝手套。杨过接过珠索,沉思片刻,便一先一后的把手中珠索按石刻的手法击出,小龙女左掌下切,右掌上扬,卸开珠索前沖的劲力,随即掌随身动,向前跃出,一掌斜斜拍出。杨过变招奇速,双手一交一扯,已将小龙女左腕缠住,这情形自两人修习玉女心经以来从未有过,但是古墓派武功本来人所难料,先居劣势后占上风在武学中本也平常,是以杨过丝毫不以为意,右手珠索继续挥出,左手珠索一抖一振,将小龙女身子转过半圈,正好小龙女此时右手出招反击,但是身子一转,全然变了方位,右腕也被杨过缠住,小龙女一惊之下,后面的变化就施展不出,杨过却是鞭势不尽,一缠一扯之下,登时将小龙女双腕反绑在身后。
    此时杨过也已觉出不对,心中一惊,手上招式不再发出,小龙女也道是两人出招之时有什幺不对,双手一震,便欲脱缚,哪知内息方动,双腕上的内外关穴道同时一麻,劲力全消,立刻动弹不得。
    两人同时一怔,随即明白,原来小龙女的珠索上之上,本就有个小金球,此时这个小金球竟然无巧不巧的卡在小龙女双腕之间,小龙女一挣之下,便如同自己用力扣住脉门,当然就使不出力气了。
    杨过急忙上前解开珠索,将珠索递给小龙女,道:“姑姑你来试试。”
    小龙女接过珠索,再凝神潜思许久,方才依式出招,哪知左手方动,内息便即不畅,第二招竟然就此发不出来,两人不禁又是一怔,杨过武功虽然不给小龙女,但是心思机敏,两人又同居古墓多年,也有几分心意相通,小龙女内息不畅,脸色虽只是微微一变,但杨过已然猜到了八九成,也便收招不发,上前去助小龙女吐纳。
    过了片刻小龙女吐出一口长气,低声道:“过儿,还是你用珠索罢,我看这或许是一路内功心法,你小心些。”
    杨过接过珠索,沉沉一点头,又抬头看了许久,方才重新出招,三招一过,小龙女又是双手被缚,杨过正想收招,小龙女的莲足已然一前一后的向他踢来,杨过一低头,让过小龙女的左脚,右手珠索一紧一崩,从小龙女双腿之间提起,这一招出手奇快,小龙女未及变招,杨过的珠索已将她右腿膝盖缠住,小龙女这一招将出未出,这幺一来,无异于将自己的右脚送进了绳套之中。小龙女心知不妙,但是这一脚踢力正疾,珠索一紧之下,双腕上的穴道又是一麻,又兼珠索从双腿之间穿过,一紧之下立即勒进下身秘处,小龙女但觉浑身一软,真气尽洩,人从半空中直跌下来,杨过早就留心在意,此时急忙纵上前去,一把将小龙女抱在怀中,以往练功之时,两人也不乏如此相拥,但是这次小龙女被杨过一抱,竟是双颊绯红,手脚更是软麻无力,哪里还站得起来?杨过虽然不知其中变故,但是也觉得小龙女今日之美尤异往常,一时间竟忘了帮小龙女脱缚,只是用力抱住小龙女,一言不发。
    半晌之后,小龙女才回过神来,挣扎站起,杨过急忙帮她解开珠索,也是面红耳赤,小龙女深深的吸了口气,方才略觉平复,低声道:“这功夫太过怪异,今日暂且不练,你再去练练别的功夫罢。”说罢头也不回的急急离开,杨过虽觉小龙女声音发颤,步态怪异,但也没有跟上前去。
    小龙女回房之后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指到方才发潮的地方轻轻一点,呼吸又是一阵急促,更衣后才发现,底裤上竟是湿了一小片,晚间睡觉时,也觉得身下的绳索迥异于往日。
    次日两人又重新练习,到了第九式的时候,小龙女已然是全身被绑,动弹不得。一条珠索把她双手绑在身后,从双腿间穿出,在大腿跟部,双膝上下,脚踝上缠了四道,又反弹而上;另一条珠索在她双乳上下缠了两道,将她双臂紧紧的困在身上,也从双腿间穿过,和前一条珠索交*一道,便即上行,右入左出的勒住小龙女的后颈,然后向下穿过缚乳的两道珠索,再向上拉起,把小龙女原本不是很突出的乳房勒的饱满圆润,虽然并不硕大,但却是说不出的可爱。但是最让小龙女难堪的却是一上一下的两个金球,下面这个被三道珠索紧紧结住,死死的卡在秘处,饶是小龙女在那里垫了三重白布,但是这个刺激还是让她浑身发软,娇喘连连;上面这个金球却是卡在她樱唇贝齿之间,压住香舌,顶开上颚,抵在喉头,让她再也说不出半个字,口中香津也忍不住从嘴角滑出,说不出的哀婉淫靡,凄艳动人。杨过浑身一震,急忙上前抱住小龙女即将软倒的身子,小龙女双眼紧闭,浑身好似没了骨头,瘫软在杨过怀中。但是两人体内的真气却是沛盈流转。杨过依式将右手抵在小龙女双乳之间的膻中大穴上,将体内真气源源不断的注入小龙女的任脉中,上行过廉泉、人中、眉心直至百会;下行过丹田而直会阴,然后又不住反流,过了两个多时辰,才渐渐止息,杨过解开珠索之后,小龙女仍是全身软麻,而杨过在练功时压下的燥热此时却一下子腾起来,双手忍不住在小龙女身上不断游走,小龙女固然是无力阻拦,杨过也是难以克制,直到杨过的右手掠过小龙女的下身时,觉得指尖微微一凉,这才清醒过来。
    小龙女缓缓睁开眼睛,和杨过深深对视,双眼中有感激挚爱,有温柔怜惜,却偏偏没有多少情欲,原来这功夫乃是林朝英费尽心力创出来的武林奇功,男女伦常之欲,其能量实是大得惊人,寻常男女于欢好时犹能感觉自己体内气息沸腾,何况是武林中人。将此能量用于修习内功,大有裨益。此时杨过和小龙女练了好几年玉女心经,内功修为限于年岁还未能达到入神照坐的地步,但是根底着实不逊于当世任何一位高手,更兼之两人练功之前便已然彼此有情,修习之时又是情欲旺盛,虽然只是开了个头,但是小龙女一直一来没能完全打通的任脉就在这两个时辰之内畅通无阻,杨过虽然没有打通经脉的好处,但是内功修为也是更上一层楼。双修之法,原本是道家内功心法的精要所在,如若掌握这双修之法的窍要,修习内功可说是事半功倍,林朝英和王重阳两人本来都精于此道,但是阴差阳错,未能结成夫妇,故而两人虽知此法,但是内功修为仍然不能达到双修之境。而杨过和小龙女却是彼此情种深种,不知不觉之间,已将双修大法最重要的一个关口迈过,虽然林朝英所创的双修之法很是尴尬,好在小龙女不是很反感,杨过自然更觉有趣。
    又过得许久,两人才凝神定气,平复过来,虽然不好意思再彼此相依偎,但是杨过握住小龙女的手,却是再也不肯放开。小龙女微一挣扎,也就由着杨过握住。杨过低头一看,只见小龙女羊脂白玉一般的手腕上印着一道浅红,心中怜惜,低头轻轻吻了吻,小龙女一声低吟,身子也微微发颤,总算她自幼修习的“十二多,十二少”的玄功,功力之深,即便是祖师林朝英恐怕也有所不及,此刻全力克制,也没有如何失态,杨过当然知道小龙女自小如此,也不以为意。
    再抬起头来看那石刻,石刻上最末正刻着“点绛唇”三个字,小龙女想起那两个金球之所在,又不禁满脸红霞,杨过一看,自然也猜到她心中所想,便在她唇上深深一吻,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来才分开,杨过微微一笑,道:“姑姑,我这也算是点绛唇了吧,”
    小龙女更是害羞,把头埋到杨过怀中,呢喃道:“你还叫我姑姑?叫我龙儿不好吗?”杨过哪能不知道小龙女心中的爱意,心中也是一阵激动,用力将小龙女抱在怀中,低声深沉的叫道:“龙儿,龙儿……”
    此后一连数月,两人勤练不休,将“点绛唇”、“雁双飞”、“凤来仪”、“七步莲”、“摘星鹤”等十二路双修功练成,将小龙女的奇经八脉全数打通,而杨过的内功修为也是一日千里,手中珠索更是千变万化,神鬼难测,无论小龙女如何变招,如何闪躲,总是无法反抗,被杨过捆成各种各样羞人的姿势,动弹不得。有时杨过调皮起来,竟要将小龙女捆住,搂在怀中睡觉,小龙女也是无可奈何,但是毕竟杨过喜欢,她也就逆来顺受的相从,所幸杨过也只不过是偶尔如此,终究还是对小龙女又敬又爱。有时杨过和小龙女练功过勤,小龙女颈后,双腕,脚踝等处竟被柔软的绸索勒红,每当如此,杨过总是温柔抚摩亲吻,缠绵时真是让小龙女不知身在何处。后来杨过出墓之时,请高手匠人以纯银美玉打造了一个颈环,一对护腕,一对护踝,尺寸样式具是杨过亲自设计,天下除小龙女之外,更是无人配得上。小龙女见杨过如此爱惜自己,心中感动,加之护腕护踝之类本是武林中常见的护身之物,是以除了颈环不常用,其余四环更是不再取下。其实以杨过那古灵精怪的性子,这护踝护腕本也就不必取下,小龙女一天之中,往往没有几个时辰能得自由。不过这护踝护腕的样式由杨过亲自设计,古朴而不失华美,婉约而不失堂皇,戴在手足上绝少紧迫之感,更无划伤之虞,小龙女对这些特殊的首饰竟也是爱不释手。
    但美中不足的是,每一次练功时,小龙女都要在下身隐秘之处垫上白布,而每次都因为刺激过大,狼狈不堪。这话不但小龙女难以启齿,杨过自然也是羞于相问。好在内功越深,抗力也就越强,终有一日会对这珠索一无所惧。
    有时,小龙女也和杨过开玩笑,道:“以过儿此时的身手,只怕天下女子是无人能敌了。”哪知杨过却道:“过儿一生决不用此术伤一个女子,此术只能用在龙儿身上。”小龙女以为杨过只是借此表明心迹,却不知杨过这话却有另一重意思,一来这捆绑之术,只能在不是性命相搏的时候才有用,二来杨过也只对小龙女一人的武功内息了如指掌,对天下其他女子的武功却是一无所知,三来杨过只道小龙女被绑住后颈,双乳,下身等处才会有反应,却以为天下女子未必人人如此,是以倒不以这功夫自。他却不知这缚女心经乃是林朝英在与王重阳决裂之后百无聊赖之时自娱自乐用的,其中内功心法固然是煞费苦心,而招数也是千锤百炼,具是针对女子天性,攻其弱点,否则以小龙女武功之高,轻功之强,心地之纯,哪能如此轻易的被他绑住?不过这些却有不是他二人所能猜到的了。
    林朝英亡故之后,王重阳曾重入古墓,以九阴真经将玉女心经尽数破去,见到这路缚女心经之时,却也是心下黯然,想起自己和林朝英之间的种种过往,如在昨日,心下慨歎不已,是以没有起心破解这路功夫,而这部缚女心经却也不是王重阳想破就能破得了的,只因王重阳虽然精通这缚女之法,可是却决不如林朝英这样深通女子天性,所以也并不知道这部心经的神妙所在,故而无意中在古墓中留下了重阳一生不弱与人的妄言,这些自也不是杨过和小龙女所能知道。
    匆匆又是数月,杨过和小龙女开始修炼玉女素心剑法,这内功心法的修炼也可说是颇为“香艳”,但是毕竟不能常常将小龙女缚住温存,虽然并无恨意,却也是心有怅怅,好在两人心意相通,小龙女有时也会要杨过把她捆住调理经脉,任他胡为一番,日子倒也不算难过。
    这日杨过外出捕兔,却撞上了李莫愁师徒,李莫愁此时的武功远在杨过和小龙女之上,她强攻进古墓,两人虽然奋力抗拒,但还是抵挡不住,最后退到林朝英停柩之所,仍是无法可想。二人均被封住穴道,幸得小龙女无意之间发现了九阴真经和出墓之法,这才能自解穴道,但是要想打败李莫愁,却也还是不能,小龙女趁着李莫愁心神不定之时,解开了杨过的穴道,把珠索塞到杨过手中,低声道:“用这个对付她。”
    杨过此时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声清啸,手中珠索抖出两个鞭花,两个金球一上一下,直击李莫愁胸口、下阴,李莫愁一惊,本能的一退,手挥拂尘格挡,可是林朝英所创的功夫是何等出神入化,李莫愁正待反击,珠索已然悄无声息的缠住她的后颈。李莫愁身经百战,丝毫不乱,一个凤点头就想把这珠索晃下,可是这一招也落入杨过算中,李莫愁的凤点头刚使出一半,杨过左手的金球如毒蛇吐信,自下而上,从李莫愁双乳上一掠而过。李莫愁大惊失色,又想后跃避开,却忘了此时已是深陷绳网,这一退根本没用,李莫愁更是手足无措。杨过何等机灵,哪能放过这个机会,双手一抖,李莫愁右手已然被缠死,拂尘脱手而去,再一挥一带,化解李莫愁左手的攻势,顺势把她的左手也缠上了,拉过头顶使劲一拉,李莫愁登时受制,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李莫愁的双手被绑在身前,拉过头顶,折到身后,双腕下拉到后颈处,然后在颈上绕了两圈,李莫愁空有五毒神掌而无用武之地。然后就是双乳上下两道,再和手腕上的绳子相连,紧紧勒死。李莫愁的胸部本就比小龙女为大,此时更是裂衣欲出。左腿凌空吊起,右腿虽然不绑,却也仅能以脚尖支撑全身。杨过行险一击,竟然奏功,长长的舒了口气。顺手拾起李莫愁的拂尘,倒转把手,向卡在李莫愁下身的小金球轻轻一击,李莫愁口中塞了金球,只能呜呜做声,但是小龙女和洪凌波却是失声惊叫。小龙女一出声之后满脸通红,洪凌波却是脸色苍白。她的武功本就不及杨过,更加不如小龙女,和李莫愁相比更是相去不能以道理计,李莫愁都在杨过的奇招之下失手,她自己更是难以幸免。只是杨过的手法如此“卑劣”,却又令她不寒而栗。小龙女想到的却是杨过平时捆绑自己时的克制之态,心中既是感激,又是尴尬,不由得轻轻咬住下唇,心中打定了主义。
    杨过向洪凌波冷冷一笑,一步一步走去,洪凌波见他眼中邪芒大盛,神色冷酷,不由得心中发毛,又是一声惊叫,转身想跑,却哪里能够?小龙女飘然上前,轻轻一指,洪凌波登时委顿。杨过邪邪一笑,抽出晚上用于搭绳床的麻绳,把洪凌波紧紧绑住,样子比之李莫愁更是尴尬。洪凌波深陷绳网,动弹不得,敏感之处又备受挑逗,脸上不由得现出一幅欲泣欲笑的神情,口中也不禁发出了呻吟。原来捆绑她的麻绳,比之珠索粗硬了几分,又有许多毛刺,捆在身上十分难受,李莫愁本是守身如玉的处女,此时尚且有些抵挡不住,何况洪凌波本就又几分风流,身体比小龙女和李莫愁都敏感许多,所以仅仅是麻绳,就让她难以忍受了。
    杨过天性聪颖,又和小龙女同住多年,近来更是颇为亲密,是以一见洪凌波的模样,心中便已有数,上前两步,撕下洪凌波的衣襟,揉成一团,捏住她的下颌,塞进她的嘴里,紧紧的顶住喉头,洪凌波喉头一痒,烦厌欲呕,更是难受。
    杨过不再理她,转身对小龙女道:“龙儿,你去封住李莫愁的穴道,过儿说过此生不以此术伤一个女子,今日违誓,可一而不可再。”
    小龙女明白杨过的意思,淡淡一笑道:“没什幺,无论过儿做什幺,龙儿都不会怪你。”语音未落,玉颊上又是一红,飘然上前,伸指连点数下,封住李莫愁手足大穴,顺手解下珠索,反手塞给杨过,可是杨过却不知何时从腰间慢条斯理的抽出一条麻绳,一脸坏笑中,将李莫愁原样缚好,在她下身秘处打了个结,再用手按了按,直把李莫愁戏弄得面红耳赤,七窍生烟,杨过顺手撕下一片衣襟,塞住李莫愁的嘴。然后退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两人的狼狈样。
    小龙女虽然不识人事,但是一连数月之间常动情欲,虽是为练功之用,但却远非当日的一无所知,眼见李莫愁和洪凌波渐渐媚态百出,早已窘迫之极,若非顾及到杨过手中那两条珠索,早已逃之夭夭,她虽对杨过捆绑自己并无反感,可是却害怕自己羞人之态为他人所见。杨过虽然一直目光不离李莫愁,但是小龙女才是心中最爱,她的一颦一笑又如何逃得过杨过的双眼?何况小龙女胸无城府,杨过又与她有几分心意相通,此刻小龙女的心思自也在杨过的算中。
    杨过还是笑嘻嘻的走到小龙女的身边,道:“姑姑,过儿累了,这两个女人就交给姑姑了,过儿先去睡一会。”自从“点绛唇”后,小龙女对杨过表明心迹,杨过便一直叫她龙儿,此刻再叫她姑姑,自然是为了她的清名,杨过的心思小龙女又如何不知?心中更是爱意涌动,不能自已。当下“照顾”了李莫愁师徒一番,缓步向外走出。
    杨过一天之中数次恶斗,最后一战更是惊险万分,此刻当真疲倦已极,虽然也很想和小龙女好好温存,但却在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模模糊糊之中,似乎又梦到了欧阳峰,古墓祖师林朝英,林朝英在梦中教了他几手精妙之极的缚女之术,但却教得不甚明白,只是记住了八个字“神而明之,存乎一心”,杨过似有所悟,却又不甚了然。至于欧阳峰所传授的蛤蟆功口诀倒是全数记住了。最后两大宗师一起向杨过出手传授绝学,杨过看到精妙处,大声喝彩,随即便一惊坐起。醒来一看,小龙女正自坐在身边,神色之中无限关怀,却又有几分忸怩之态,脚边正是两条叠得整整齐齐的珠索用意不言自明。杨过心头一热,正要拾起珠索把小龙女捆起来,突然之间想起一件大事,心中又是一喜,收起珠索,反手拉着小龙女柔如无骨的手,快步走到寒玉床边,也不理会小龙女诧异的眼神,只是左敲右打,忙个不停,敲了七八下,终于听到了一声金石交击的脆响,然后便是杨过兴奋的声音:“果然有‘贞爱’!”
    小龙女仔细一看,只见杨过站起身来,手中拿着两件东西,左手中,似乎是一件女子的短裤,右手中却是一根小玉棒,再一看,才发现两件东西都不是寻常之物,那件短裤看上去只是寻常白布所缝,纹上几朵碎花罢了,实则于小龙女对敌时所用的金丝手套的材质一样,都是金银细丝衬底,更加难得的是大雪山的天蚕丝,林朝英将它炼制之后,非但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而且穿在身上,大有固本培元之功,小龙女天赋本弱,体质不及常人,这件东西虽然尴尬,对小龙女来说,却是一件至宝。只是材质稀少,说是短裤,但其实只是几条带子,穿在身上,很是羞人。
    而杨过右手中的小玉棒则更是难得,乃是林朝英费尽心机,以寒玉之精磨成,寒玉床虽大,要说功用,却还及不上这一根小小的玉棒。此物散发的寒热之气,乃是依照所用之人的七情六欲而动,可说是修习内功的无上至宝,用于疗伤治病更是事半功倍。
    然而这两件异宝合到一起,就是杨过所说的“贞爱”了,若是男女相爱之时,以处子之血浸润,贞爱便会一生护主,固本培元,滋阴养气,益寿延年。
    杨过把这两件异宝的功效告诉小龙女,直把她羞得无地自容,头几乎垂到了双乳之间,其柔顺之态,令杨过也是欲念大作,珠索一抖,发出清脆之极的声音。杨过一把抓住转身欲逃的小龙女,柔声道:“龙儿,你可知道这珠索的来历?”
    小龙女正自心头鹿撞,哪里听得清杨过问的是什幺?直到杨过连问两次之后,才反应过来,摇了摇头。杨过顺势将小龙女揽入怀中,一边开始捆绑,一边道:“这两条珠索是龙儿你七岁那年,师祖为你摸骨之后,着意打造的,长短,轻重,刚柔,可说是最适合龙儿你的身体,若是用于捆绑旁人,便决计捆不到这样的完美之境,只有捆绑你,才算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了。”
    小龙女大羞之下,挣扎欲走,可是全身都被杨过绑住,哪里还能动,刚要开口说话,又被金球把小嘴塞上,只能呜呜做声。这回杨过却不象以往那样,放开手任由小龙女挣扎,反而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双手在她身上不断游走,嘴巴也是绝无空闲,或吻樱唇,或啮耳垂,有时竟放肆的吻在小龙女雪白的脖子上。他对小龙女的身体本就熟悉,方才睡梦中欧阳峰又教了他一段蛤蟆功的心诀——这蛤蟆功和王重阳的先天功正反相克,本源也就基本相通,练习之后都会强身健体,固本培元。只是先天功乃是道家功夫,以抑己从人为本,在人欲之上,着力克制,如此苦练,修行者自然定力了得,可是进境却慢,少有走火入魔之虞。蛤蟆功却是西域魔功,本来不能称为一流武学,可是经武林怪杰欧阳峰一力打造,其精深微妙之处早已不弱于先天功,威猛霸道更在先天功之上,只是少了定力这一关,功力越深,欲念越强,出手之际,也不免难以自制。欧阳峰练习蛤蟆功的时候已经不是童子身,加之本身武学修为深湛,故而仍能以蛤蟆功已静制动,但是欧阳峰的私生子欧阳克练习蛤蟆功时却是童子身,功力到了三五成之后,便自风流成性,难以自制,是以广罗姬妾,以供淫乐。杨过学蛤蟆功时也是童子身,虽然练习之时年纪幼小,修为也便不深,后来又修炼全真,玉女等上乘内功,蛤蟆功反噬之力,也便小得多。不过如蛤蟆功这等上乘武学,练一日,自也有一日的好处,杨过虽然功力不深,但也得其固本培元之力,强身健体之功,加之父亲杨康本性风流,此处也有三分相似——以上种种,终令杨过对男女交合的天地之道无师自通。小龙女却是自幼守身如玉的处子,对杨过本非无情,此时又是全身被绑,敏感之处倍受挑逗,加上本来就对杨过克制欲念心存感激,被杨过精妙的手法几下梳弄,竟是欲念大作,全身燥热,媚眼如丝,原本羊脂白玉一般的雪肤冰肌之上竟然浮上了一抹诱人之极的浅红,小龙女此刻只想抱住杨过,可是双手却偏偏都被捆绑在身后,每一下挣扎都让双乳,下阴等敏感之所的挑逗刺激更加强烈,个中滋味,实不足为外人道。

    1#
    ha091727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