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傲神雕1-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主要人物设定:
    小龙女:出场岁数二十七岁,爲使人物年龄更符合衆狼友味口,在原着基础上进行了改动,杨过没有等十六年而是只等了一年便跳下断肠涯将小龙女救出,因此书中的小龙女是在二十一岁时便与杨过成婚,二十七岁重出江湖。
    任盈盈:出场岁数二十五岁,与令狐沖结婚三年后无子女。
    黄蓉:出场岁数三十二岁,刚生下郭破虏和郭襄。
    左剑清:原名玉真子,四十五岁,因修习“回春功”,看上去只有19岁左右。魔教排名第二的淫贼,绰号“玉面淫狼”,东方不败派到襄阳的卧底
    刘正:绰号“铁棍淫龙”,魔教第一淫贼,田伯光的师兄,绰号“铁混淫龙”,东方不败的男宠
    尤八:爲刘正假扮
    font
    color="blue">第一章
    重出江湖

    「重峦依渭水,碧峰插遥天。出红扶岭日,人碧贮岩烟。叠松朝若夜,複釉缺疑全。」当年唐太宗游览终南山,兴致大发,提下千古名句,爲后人传颂。自古以来,终南山一直是诗人心中的圣地,无数文人墨客对她魂牵梦绕,恨不能终老于此。放眼望去,层峦叠嶂,云蒸霞蔚,无处不透着上天的鬼斧神工。满山的鸟鸣兽语,毒瘴沼气,山路陡峭如锋,却又让寻常人望而却步,终南山因此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只有那些身怀绝技的武林人士才有资格享受这个如诗如画的人间仙境,所以民间传说,多有世外高人隐居于此。
    在这奇峻的山中,竟然有一处百花盛开的花圃,花圃的**,是一片绿草如茵的空地。一个白衣女子正在舞剑,飘舞的秀发,灵动的身姿,手中长剑挽起的朵朵剑花,更胜百花丛中的美景。忽然,白衣女子一剑沖天,在空中盘旋飞舞,长剑越舞越迅,渐渐的人与剑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出人影剑影。忽的一声清叱,倩影从剑花中沖出,飘然落地。她倒背长剑,俏立于草地之上,微微喘息,那是一张绝顶清丽的脸,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世上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子。白衣女子微微一笑,群芳也爲之失色,此刻,她像天地间唯一的风景。
    「过儿,我的剑法可有进步?」另一边的一把藤椅上,靠着一个青年男子,相貌堂堂,颇有宗师风範,一张沧桑的脸上刻着狂野不羁,细看之下,他少了一支手臂,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度,坐在那里也是豪气沖天。他微微一笑道:「没想到姑姑的玉女神剑已经练到第九重,从此江湖上没有几个人是姑姑的对手了。」白衣女子脸色红润,看来也颇爲高兴,轻声道:「过儿,你不是常说吗,我们练武不是用来和人比高下的。」那男子哈哈一笑:「姑姑说得不错,练武应该行侠仗义。如今虽然天下太平,我们习武之人却不能停滞不前,永远要追求武学的最高境界。」
    font
    color="blue">原来此二人就是昔日名震江湖的神雕大侠杨过与小龙女夫妇。两年前江湖纷争一了,二人随即退隐江湖,来到终南山古墓之中,终日赏峰练剑,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离开了风尘的江湖,却也清閑自在。杨过起身道:「姑姑,我的黯然销魂掌在修炼到第九重的时候遇到了难关,再也不能提升,我想闭关修炼,待我出关之时,我的掌法定会功德圆满。」小龙女道:「我们已经远离了江湖纷争,一定还要去提升武功吗?」杨过道:「姑姑,你也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我的处境,如果不突破这个难关,我是永远不能安心的。」小龙女知道勉强不得,于是道:「过儿,这次闭关要多久呢?」「少则一年,多则两年。姑姑,在我闭关的时间,你要照顾好自己。」小龙女微微颔首,杨过起身缓缓走了过来,独臂搂住小龙女的纤腰,在小龙女耳边细语道:「姑姑,不论在任何时候,我都不能忘记对你的思念。」小龙女微微低下头,靠在了杨过的肩上。
    杨过闭关已经三天了,小龙女还像平常一样,閑来练练功。她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从来不知道寂寞是什麽滋味,在涯底那一年,她也是这样过来的。可是今天却有些不同,她像平常一样在古墓中打坐,修炼玉女心经,却有些心不在焉。两年来,她和杨过形影不离,也尽情享受了夫妻之间的美妙。她觉得自己有了新的生命,是过去二十几年从来不曾体验过的。每次与杨过赤裸裸的缠在一起,任杨过在她的身上驰骋,那种与心爱的人身体接触带来的销魂滋味,让她快乐的想要哭泣,每次云雨过后,她都香汗淋漓,幸福的趴在心爱的人身上。回想过去的光阴,像在虚度。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不习惯了没有过儿的日子。
    想着想着,小龙女浑身热了起来,不自觉之间,她的双手已经攀上了自己丰满的乳房,要是过儿在就好了,她这样想着,双手却不停的揉搓,过儿就是这样做的啊,每次她都会感觉很舒服。渐渐的,她的呼吸变得粗重,一直手不知什麽时候开始向自己的裆部滑落,伸进去了……已经湿了,「啊……」她嘴巴微张,不自觉的呼了出来,碰到敏感地带了……要是过儿在,他的那个大肉棍早就……小龙女只觉浑身无力,身体再也支持不住,仰躺在了床上,一手揉搓这乳房,另一之手放在胯下抚摸,淫水越来越多了,她再也忍不住,轻声哼了起来……

    font
    color="blue">忽然,古墓外一声清脆的长啸。小龙女一下从欲望中清醒了过来,她跳下床,整理了一下衣衫,出了古墓。擡眼望去,一条青色的身影从不远处向古墓奔来,几个起落,那人已经到了跟前。小龙女定睛一看,一个近二十岁,面如冠玉的青年立在她的面前。那青年也是眼前一亮,面前出现了一个天仙一般的女子,风姿卓越,面带桃花,他不禁看的癡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说话。小龙女情欲刚刚褪去,脸色微红,说不出的娇憨美丽,见青年愣在那里,暗暗好笑。不过内心马上镇定下来,轻声道:「不知这位少侠到此有何贵干?」青年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不禁满面通红,抱拳道:「前……前辈可是杨夫人?」心里却暗道:「我真是多此一问,这等风采的女子,天下怎会有第二人?」
    font
    color="blue">小龙女微一错愕,看来对方是有事前来:「正是,不知少侠高姓大名?」
    font
    color="blue">那青年此时也恢複了镇定,道:「在下左剑清,乃北侠郭靖的关门弟子,奉师父的命令,爲西狂杨大侠和夫人送上中秋武林大会的请贴。」说着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请柬,递了上去。
    font
    color="blue">小龙女不禁仔细看了左剑清一眼,没想到他郭伯伯还收了一个关门弟子,不过可以看出此人资质奇佳,是个可塑之才。自己夫妇二人已经退隐,但是郭靖的邀请是不能不去的,过儿在闭关,看来只有自己代他去了。于是接过请贴,道:「左少侠古墓里边请,喝杯粗茶。」
    「不了,我还要到全真教送请贴,请贤伉俪到时务必赏光。」「师父师娘很好,二位老人家还不时提起贤伉俪,师父这次发起武林大会,是因爲一件事情。」
    font
    color="blue">「什麽事情,如今武林不是已经太平了吗,还有什麽事能让郭大侠亲自出面。」「夫人有所不知,如今魔教的势力又有死灰複燃的迹象,传言东方不败重出江湖了。」
    font
    color="blue">魔教的事情她也有所耳闻,不过那是发生在她在涯底的那一年之间,是杨过向她提及的,十年前魔教猖獗,教主东方不败狂性好杀,在武林掀起了血雨腥风,正道处于一场浩劫,后来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叫做令狐沖的大侠,带领群雄打败了魔教,杀死了东方不败,还娶了魔教的圣姑任盈盈,解散了魔教,挽救了这场浩劫。这令狐沖夫妇被江湖同道敬仰,与过儿和自己这对神雕大侠夫妇齐名。后来听说他们夫妇也退隐山林,逍遥快活去了。.
    左剑清歎道:「杨夫人,这也是江湖上的传说,这个东方不败也许另有其人,不过魔教重新崛起,多次残杀我江湖同道,却是千真万确的。现在魔教空前强盛,教主东方不败武功奇高,手下左右护法,还有『一魔,二怪,三妖,四煞』,个个邪功高强,嗜杀成性,现在的江湖道消魔长。师父他老人家不得不联手令狐大侠,发起这次武林大会,迟则正道危矣。」
    「那就此告辞了,请夫人和杨大侠保重。」左剑清转身向全真教奔去。他行在山路上,心中却挥不去小龙女的身影,「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等人间绝色,如果让我一亲芳泽,把玩一天,就算是立即丢了性命也值,杨过真是有福……」想着想着,下体不自觉的坚硬起来……
    小龙女看着手中的请柬,不禁有些爲难。中秋还有半月就要到了,可过儿是万万不能出关的,要是强行出关,会自损十年功力。倒不是担心过儿没人护卫,闭关的那个地方及其隐秘,不会有人找到,可是这麽重要的事情,自己一个人能应付的来吗?到了晚上,小龙女终于做出了决定,既然是过儿的妻子,就要替他分担一切事情,看来只能自己再入江湖了。如果爲正道做些事情,过儿出关也会高兴的。看了一下地点,是襄阳城,在十日内应该可以赶到,明日出发吧。想到这里,小龙女终于如释重负,屏除杂念,在打坐中进入了梦乡
    font
    color="blue">第二章
    黑店
    正是正午,宽阔的官道上少有人迹,一匹白马从远处奔来,马上是位白衣胜雪的绝色女子,虽然骄阳似火,她却呼吸自若,一点汗水也没有。此人正是美貌冠绝天下的小龙女,她已行了半天的路程。天气炎热,她有玉女心经护体,倒不觉得什麽,只是怕白马受不了,想找个客栈给马饮水,却又寻不得,只得放慢速度,继续前行。到了黄昏十分,才看到不远处一个大大的招牌「云岭客栈」。小龙女行到门口,还没等下马,一个小二已经迎了上来:「这位女客官,可是要住店,小店还有上等的客房。」小龙女下了马,把缰绳交给小二道:「烦请小哥先喂了我的马。」「客官请放心,里边请。」小龙女走进客栈,挑张干净的桌子做了下来,另一个小二迎了上来,笑道:「客官用点什麽,小店应有尽有。」小龙女只要了一个馒头和一碗豆汁,小二应了一声,吩咐去了。
    font
    color="blue">这个小店很是清静,只有小龙女一个客人,掌柜的四十几岁,站在柜台后面,另外就是那两个伙计了,想是地点偏僻,生意不好做,人丁也稀少了些。一会功夫,东西端了上来,小龙女一天没有吃东西,用着倒也香甜。用完了晚餐,小二带小龙女来到了楼上的一间客房,房间不大,却也很是干净。
    小二道:「客官还有什麽吩咐?」「没有了,有事再烦劳小二哥。」
    4
    小二走后,小龙女和衣躺在了床上。虽然她武功高强,却也有些旅途劳顿,于是闭目养神。忽然感觉到头有点晕,竟然昏昏沈沈,「不对,怎麽会这样?」,运气之下,真气有些滞怠,无法聚拢,「难道是豆汁里有鬼?」这时她的头越来越昏,竟産生了一种浓浓的睡意。她强打精神,运起玉女心经的心法,把真气运行几个小周天,体内渐渐恢複正常,真气也畅通无阻,「果然有毒,难道是黑店?好险!」小龙女心中后怕,自己的江湖经验太少,若不是武功高强,恐怕就着了道道。
    font
    color="blue">这时门外隐隐传来说话声,一人怪笑道:「嘿嘿,又一只肥羊到手了,现在药力发作了吧,小娘们任我们摆布了。」一人接道:「是啊,师弟,真是意外的收获,没想到在这种鬼地方还能碰到这麽美的娘们,副堂主一定会重赏我们的,哈哈。」小龙女听了大怒,正是那两个店小二的声音,果真是间黑店,不由感歎江湖险恶。
    却听先前那人道:「别忙,这麽够味道的娘们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只看看我都快忍不住了,我们先玩一下再送给副堂主不迟啊。」「你真大胆,副堂主要的女人你也敢碰,还是别惹事生非了,小心你的狗头不保!」「有什麽关系,刘副堂主现在正在操干昨天那个美妞呢?」另一人却道「刘老大武功不怎麽样,但要论采花的本事,他“铁棍淫龙”与“玉面淫狼”在本教中可谓并驾齐驱,其床上功夫在教中排行第一,深得教主喜欢,连岳堂主都让他三分」另一人似乎很不耐烦,道:「他已经干过一个女人,难道还能连干两女?这也太便宜他了」另一人不肖道:「这有什麽,他可是色胆包天,我就亲眼看到过他一次连干四个美女,你还是小心爲妙,少啰嗦,我们还是先把她搬到密室里去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门外。听了两人的对话,小龙女十分恼火,本来想一举把他们制住,但听说还有密室,莫非还有其它的女子受害?可不能让她被那臭名昭着的采花淫贼“铁棍淫龙”给害了贞洁。于是改变了主意,索性假装昏迷,去密室一探究竟。
    这时门开了,两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走上前来,摇了摇小龙女的胳膊,「美人,起床了,哥哥带你去舒服的地方,哈哈,果然睡过去了。」小龙女不敢睁开眼睛,不过听声音是比较好色的那个,「岂有此理,看一会儿怎麽收十你。」另一人催促道:「动作快一点!」
    font
    color="blue">先前一人俯身抱起小龙女,让小龙女的双手搂住自己的脖子,他的双手揽起小龙女的双腿,站起身来,跟在另一人的身后走了出去。那人把小龙女的脸与自己的脸贴在一起,小龙女丰满的双峰也紧贴着他的胸膛,那人抱的舒服,气息也不禁变得粗重,「师兄,这娘们不仅美若天仙,身材竟也如此曼妙,我真是有福气啊。」那师兄「哼」了一声。小龙女很恼怒,自己竟然被这个淫贼这样占便宜,真想好好教训他,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长时间的独居早已磨练了她处变不惊的个性,她还是忍下了,继续假装昏迷。
    font
    color="blue">没走几步路,那师弟已经晕忽忽了,怀里抱着一个柔若无骨的美人,诱人的体香阵阵袭来,小龙女滑腻的脸颊贴着他的脸,他激动得竟有些颤抖。他喘着粗气,双手抚摸小龙女的大腿,故意移动身体,让小龙女的双峰在自己的身上来回滑动。
    font
    color="blue">小龙女除了杨过还没和其它的男人这麽亲密接触过(尹志平不算^_^),脸顿时变得通红,幸亏是黑夜,否则早被二人识破了。那人的手向上移了移,放在了小龙女的浑圆的臀部上,不停的抚摸,小龙女羞辱交加,更要命的是,小龙女发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隔衣顶上了自己的股沟,却又无可奈何。
    font
    color="blue">「嗯,好爽……」那人喘着粗气。现在天气炎热,人们穿的衣衫很少,小龙女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东西火热的温度,随着两人前行,那东西不停的摩擦着她的股沟。在他的刺激下,小龙女浑身炽热,羞辱的前行,她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爲了救人,这点羞辱是值得的。
    font
    color="blue">过了一会儿,那人只用左手托住小龙女的屁股,空出右手,放在了小龙女的腰间,来回抚摸着,小龙女发觉那只火热的手从自己的腰间向上移动,「难道这淫贼竟然要摸我的……?」小龙女很着急,却又不敢动弹,否则会前功尽弃。终于,小龙女感觉到一只大手攀上了自己坚挺的乳峰,不由恼怒,眉头微皱,却又不敢发出声音。
    font
    color="blue">那人隔衣抚摸小龙女傲人的乳房,只觉丰满圆润,弹性十足,欢喜得他骨头都酥了,不时用指尖拨弄那可爱的乳头,一捏一拨之间,乳头竟然本能的硬了起来,他兴奋得几乎射了出来,却不知小龙女此时羞辱难当,屈辱地前行。
    font
    color="blue">在屈辱中小龙女觉得这条路似乎格外漫长,不过总还是有尽头的。三人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木门前,那师兄道:「师弟,把人放进去吧。」「等……等一等,嗯……」小龙女感觉那人用下身狠狠的戳了她股沟一下,把她抱的更紧了,接着他身体一阵战栗,同时,那个硬东西也开始悸动,喷出火烫的液体,液体渗出薄衣,弄湿了小龙女的衣裤。小龙女大窘,那人喘着粗气,双手死死的抓着她的屁股,抖动了一会,终于舒爽的喘了口气,放松了手臂。「他竟然……」小龙女再也忍受不了,闪电出手,点中了那人的穴位。前面那人只听的「扑通」一声,还没等转身,自己也「扑通」栽倒了
    小龙女整理了一下衣衫,脸上红潮逐渐褪去,她望着前面的木门,「他们说的密室就是这里了吧。咦,怎麽有人声,好奇怪的声音」。房间里隐隐传来女子的呻吟声,似痛苦,似快乐。小龙女想探个究竟,用手指把旁边窗户上的纸戳了一个洞,把头凑过去一看,房间里亮着灯,一张床上,一对赤裸的男女缠在一起,男人伏在女人身上,屁股不停的扭动,跨下那活儿,竟然异于常人,足有驴屌一般粗长!而那销魂的呻吟,正是那个女人发出的。小龙女几时见过这种香豔的场面,赶紧扭过头去,羞红了脸,心想:“没想到世上居然有如此粗长的男根!莫非此人就是号称‘铁棍淫龙’的大淫贼?”。
    font
    color="blue">平複了一下心情,小龙女有些爲难,那个男人,正是这间店的掌柜,也就是那个“铁棍淫龙”刘副堂主了,那个女子显然就是刚才他们说的被害的女子了,没想到已经被这个淫贼侮辱,人她一定要救,可是这种场面,让她怎麽去救呢,难道让他侮辱她到结束吗,更不行。正想间,屋内的声音更大了,似乎在给她出难题,男人阵阵低吼,夹杂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女人的叫声更大了,「啊……你那……太大啊……嗯……啊……」的叫床声不绝于耳,听起来竟似被操得非常舒服!小龙女极爲尴尬,刚才被那贼子占了些便宜,心中还有些激蕩,听了这淫声浪语,呼吸不由变得急促,一阵微风吹过,小龙女感觉下体有些凉飕飕的,把手伸进衣服一摸,竟已经是湿漉漉一片了,心知刚才那淫贼挑逗时,自己身体竟然也有反映,不禁暗暗自责。
    font
    color="blue">屋内不时传出「叽咕,叽咕」的插穴声,「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女人的浪叫声,弄得小龙女心烦意乱,不知所措,始终未敢出手营救。就这样煎熬了有一刻锺,只听那女子浪叫:“奴家……又要丢了……啊……嗯……呃……丢了……啊啊啊!!”一声高昂的尖叫后,声音没有了,似乎一切已经结束。又过了一会,里面传来穿衣服的声音,那刘老大笑道:「美人,才干你不到半个时辰就浪成这样,大爷是日月神教玄武堂的副堂主『铁棍淫龙』刘正,以后跟着大爷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哈哈……」小龙女暗道:「果然是“铁棍淫龙”,这浑名也忒难听了。他是魔教的人,看来魔教真是坏事做尽,不得不除啊。」里面又传来女人啜泣的声音,刘正又道:「看你已经大泄多次,大爷先出去了,我会把门锁上,你别想跑啊,跑不掉的,老子还没射精,意犹未尽,这就去光顾今天那个绝色白衣美人,别被那两个小子占了先,回头再来干你,哈哈!」
    刘正笑嘻嘻的开门走出来,刚想回头锁门,忽然觉得腰间一麻,便动弹不得。一个白衣美人从他背后转了出来,正是小龙女,这时他也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两个人,脸上顿时变色,道:「女侠饶命,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