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楼梦(十二)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十二)
     
     
    宝玉来给母亲问安,还没进门就碰到母亲身边的大丫头金钏。她迎上来笑着对宝玉说:「宝二爷,我嘴唇上刚抹的胭脂你想吃吗?」宝玉没有答话,径直上前紧抱住她,俩人的唇马上贴在一处,宝玉的手很不老实的开始在她的胸上摸索起来。
     
     
    俩人正在得趣,贾政和王夫人从屋里出来,一看二人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这般,贾政喝到:「孽畜,还不进屋来。」
     
     
    宝玉一听如同晴空打了一个霹雳,连忙丢下金钏随父母进屋。一进无宝玉跪下给二老请安,他偷眼一看见父亲满面怒容,母亲也是一脸的忧愁。心里暗叫不好。只听贾政吩咐:「金钏,你们都给我下去。」金钏答应一声,和衆奴仆退了出去。
     
     
    王夫人问宝玉:「是你把你探春妹妹毁了?」宝玉不敢擡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贾政更怒,他喝到:「好孽子,你好大胆子。」正这时一仆人进来给贾政传话:「老爷,忠顺王府的赵堂官求见老爷。」贾政忙说:「快请。」并回头对宝玉说;「你别动,回来我在剥你的皮。」王夫人也赶紧回避。
     
     
    贾政一见赵堂官拱手说:「不知王爷有何事吩咐下官?」
     
     
    赵堂官说:「王爷最喜爱的一名戏子,被令公子宝玉带去了,王爷很是想念还望贾大人高擡贵手,放回琪官,王爷感激不尽。」
     
     
    贾政一听马上把宝玉叫了,问他琪官在那儿。宝玉摆手说不知道。赵堂官指着宝玉腰间系的汗巾说:「这是琪官的汗巾,公子怎麽能不知他的下落?」
     
     
    宝玉无奈说:「听说他在城外紫檀堡买了房子,他也许是在那儿吧。」
     
     
    赵堂官沖贾政一拱手说:「多谢了,下官告辞了。」
     
     
    贾政送出大门,当他怒气沖天地回到屋里,宝玉就知道事情不妙了。只听贾政一连声叫喊:「拿宝玉来,拿大棍来,给我狠狠地打。」
     
     
    手下人见贾政如此愤怒,不得已将宝玉摁在地上用棍打。早有小厮跑到王夫人那儿去报信。王夫人一听吓的不得了,急忙过来劝阻,但贾政那里肯听。金钏叫妹妹玉钏给贾母送信。玉钏一跑进贾母屋里就叫嚷:「不得了了,老祖宗快去吧。二老爷在打宝二爷呢。」
     
     
    贾母听罢立刻到贾政屋里,贾政一看贾母来了,这才停下手上前跪下给贾母行礼。贾母流着泪看着疼的穷喊乱叫的宝玉说:「我的乖孙啊,怎麽让你的爹打成这样啊。」回头对贾政说:「管教孩子也行,怎麽能往死里打啊,看来你是想存心气死我们啊。」
     
     
    贾政一面连连磕头一面解释。贾母让人把宝玉擡回怡红院,并打发人去找张太医来给宝玉治伤。张太医来后瞧过宝玉的伤,开了内服的药方,调好了外敷的药膏。一切弄妥后来见贾母说:「令孙少爷伤的不重,只需调养七吧天就会好的道时我再来瞧瞧。」贾母道了谢命人送张太医回去。
     
     
    一时间凤姐、宝钗、贾珍、探春等都来探望宝玉,弄的怡红院门庭若市,袭人等几个丫头又要照管宝玉又要照顾来人,偷不出空来休息。直到很晚人们才逐渐散去。正当怡红院里才安静下来,黛玉领着紫鹃来了,袭人忙把她们接进来,宝玉一看黛玉哭的两眼红肿,就劝慰她:「林妹妹,当心哭坏身子,我没事的,你还是回去歇息吧。」
     
     
    黛玉坐在他身边,询问他的伤势,宝玉强忍着疼痛说:「我这不打紧。」黛玉说:「二哥哥你想吃什麽?我去给你做。」
     
     
    宝玉玩皮一笑说:「我就想吃林妹妹的奶子,行吗?」黛玉一听羞的满面通红,袭人等都抿住嘴笑起来。黛玉一看宝玉强忍着疼痛,心中很是爱怜。她慢慢接开胸前的衣扣,两个丰满白嫩的乳房跳出来。黛玉伏下身把自己圆润的乳房递到宝玉的嘴边,宝玉伸舌在她的乳房上舔起来。袭人她们一看都赶紧离开屋子。
     
     
    宝玉用牙咬着黛玉的乳头,手也伸到她的双腿间插进裤里扣她的阴道。黛玉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下体的淫水不断地流下来。黛玉越来越难受,她现在需要一个粗大的肉棍插入穴中。宝玉听着黛玉的呻吟声,感到她的欲火已经很大了,而自己现在又不能满足她,只好停手。黛玉坐到椅子上一只手揉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阴户上抚摸着。宝玉看她难受的样子,就把门外的袭人她们叫进来。宝玉让她们帮黛玉一下。
     
     
    袭人是经常和麝月在一块搞同性游戏所以她俩还是很有经验的。袭人先帮黛玉脱掉衣服,然后俯在她的腿上舔她的小穴。麝月用双手轻抚着乳房,用指甲轻叩乳头。黛玉还从没被女人这样爱抚过,异样的感觉让她格外兴奋起来。
     
     
    宝玉看到她们淫蕩的表演,自己的肉棒早硬的不行了,但苦于屁股上的伤痛他只能老老实实地爬在床上不敢乱动。黛玉在袭人她们的爱抚下情欲达到了顶点她需要更强力的刺激:「啊……好舒服……快点……舔……小穴痒啊……插我啊……谁插我啊……我要大……大肉棍啊。」
     
     
    宝玉听着黛玉的淫叫,自己也憋的不行了,他让紫鹃扶自己动一下,没想到刚一动身子就从屁股上传来一阵疼痛。宝玉便不敢乱动,强忍着对紫鹃说:「紫鹃,林妹妹想让肉棍插小穴啊,你还不快去帮帮忙。」
     
     
    紫鹃早就想加入了,但碍于身份她不敢和姑娘如此,听到宝玉的话正和自己之意。她有点爲难地看着宝玉说:「二爷,我可没……没像二爷那……那样的肉棍啊?」
     
     
    宝玉想了想说:「没事,刚才珍大爷送来几根鹿茸,你就用它吧。」
     
     
    紫鹃看到床边放着的鹿茸,检了一根来到黛玉面前。黛玉早没了过去的那种端庄的小姐风范,现在她简直就是一个淫妇蕩娃,对性欲的需要超过一切。当紫鹃把那根鹿茸插进她的阴道时,黛玉的兴奋之状难以言表。她扭动着洁白的玉体嘴里催促着紫鹃:「太好了……太好了……使劲啊……紫鹃……用力捅……啊啊我……好美……再快点……用力……快……快捅烂我……我的……浪穴吧。」
     
     
    袭人她们和力来爲黛玉服务,让黛玉享受到从没有过的奇妙的同性之爱。黛玉在她们仨人尽力的爱抚中达到了性欲的高潮。当她的爱液象泉水一样从小穴中流出来时,她的呻吟声也停息了,兴奋后的放松使疲惫的她瘫软在椅子上。
     
     
    还没有发泻的袭人、麝月和紫鹃丢下黛玉互相开始新一轮的性爱。宝玉已经受不了,如果在看到她们在面前的活春宫非的把自己憋疯不可。他让袭人她们到外屋去。她们离开没一会儿,外屋就传来的女孩娇声的浪叫声。
     
     
    宝玉看着不停地喘息的黛玉,笑着说:「过去林妹妹是何等高傲,现在却像一个风流女子。」
     
     
    黛玉白他一眼说:「还不是你啊,不知怎麽的,我一看到你就想到要你的肉棍。谁让你有这麽好的本事啊。」
     
     
    宝玉心中很是得意,又出言把黛玉调戏一回,才万般无奈地让人把黛玉送回去。
     
     
    宝玉被打时动手的那俩仆人本来就没太用力,再加上张太医的灵丹妙药,休息一晚就已好多了。趴了一夜的宝玉轻轻翻过身子仰握在床上。袭人知道宝二爷每天是少不了女人的,昨晚爲了黛玉在他面前的一番举动会更让他身上难受。袭人在给宝玉吃了药后,就把晴雯、麝月、碧痕、秋纹都叫来。她先吩咐小丫环看好门,不论谁都不让进来,就说二爷需要休息不能打扰。然后她们五人脱掉衣服围在宝玉身边沦落用嘴吸宝玉的肉棍。
     
     
    宝玉让秋纹轻轻伏在他的身上,一便他能舔她的几乎没有阴毛的红嫩小穴。宝玉的两只手也没閑着,不时伸到衆女的双腿间扣摸着。
     
     
    宝玉的鸡巴在中间,五个女孩的柔软的舌在它的上下滑动,弄的宝玉肉棍奇痒无比。而衆女的香舌互相碰撞也让她们心情激蕩情欲高涨。
     
     
    王夫人一大早给贾母请过安就来看儿子,一到怡红院门口就让小丫头拦住说宝二爷在休息不让打扰。王夫人不来心情就不好,立刻怒斥她一番就闯了进去。
     
     
    那小丫头忙喊:「太太来了,快出来接啊。」
     
     
    屋里的袭人等一听立刻惊惶放下宝玉乱穿衣服。麝月随手拉过一个单子给宝玉盖上。
     
     
    王夫人一进屋见衆女衣衫不整,再看宝玉躺在床上,腿中间的单子高高挺起来。马上明白他们在做什麽。王夫人红着连让袭人她们腿出去,来到宝玉身边坐下。宝玉在母亲面前挺着高耸的肉棍很是不好意思,但不好意思那肉棍反而越硬还不时颤动几下。
     
     
    王夫人看着宝玉说:「孩子,你身上可好点了?」
     
     
    宝玉说「好多了,让母亲挂念了。」宝玉一看母亲眼里充满忧愁,认爲是在爲自己的挨打而烦恼,他劝慰了母亲几句。
     
     
    王夫人连声歎气,宝玉不明白问母亲怎麽了,王夫人开始象儿子诉说心中的苦闷。原来贾政勤于公务,对闺房只事并不太放在心上,调回来后整天访亲拜友处理日常事务,再加上赵、周两个姨娘使他很少和王夫人欢爱。那王夫人随然才四十出头,由于保养得当看起来不过才三十许。虎狼之年企能耐住如此的寂寞。
     
     
    宝玉听罢,从枕下摸出一小包来,在里面拿出一粒丹药说:「母亲,并非是老爷冷落母亲,而是老爷公务繁忙,再加上年岁已大有点里不从心。母亲回去把这粒丹丸给父亲服下,包能随母亲之愿。」
     
     
    王夫人接过药丸放在口袋里说:「它有这样的灵验吗?」
     
     
    宝玉说:「这药是异人所赠,很灵的。」
     
     
    王夫人看着宝玉支的帐篷说:「你也服了这药吗?」
     
     
    宝玉说:「没啊,我不用服。」
     
     
    王夫人说:「爲什麽你不用啊?来让我看看。」说着撩起盖在宝玉身上的单子露出来宝玉粗大的肉棒。王夫人一看真是大吃一惊,这麽大的鸡巴她还从没见过。王夫人好奇地看着这粗大的肉棒,不由去伸手握住,她感到肉棍硬朗无比,火一般的热。
     
     
    宝玉被母亲握住鸡巴心里很是激动,肉棒更硬来还不住地跳动着。王夫人忘情的把儿子的鸡巴套弄了一回才放手。宝玉看到母亲眼里充斥着情欲的渴望。
     
     
    王夫人问宝玉:「你父亲吃了这药比你的怎麽样?」
     
     
    宝玉说:「母亲放心,不会差的。」
     
     
    王夫人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去,临走还;恋恋不舍地盯了宝玉的肉滚两眼。宝玉一再嘱咐母亲:「母亲荒了许久,怕受不了父亲的猛力,要带上玉钏和金钏她们啊。」
     
     
    第二天一早王夫人又来看儿子,宝玉已经能勉强下地了,他来到屋门口迎接母亲。宝玉见母亲杏眼含春满脸红润,走路有点蹒跚,知道昨天父亲给她很大的快乐。再看跟在身后的玉钏和金钏姐妹俩走路也有点一瘸一拐的,宝玉便向她俩笑了笑,弄的姐妹俩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王夫人进屋坐下,先问了问宝玉的伤好点没有,然后拿出一盒人参来说是贾政给宝玉的。宝玉素知父亲很厌恶自己不读书,每次见自己都大加训斥一番,今天见父亲居然给自己人参,心里很受感动。
     
     
    王夫人让下人都出去,然后她问宝玉那粒药是那儿来的。宝玉摇头说:「我不能说,我答应过人家。」
     
     
    王夫人便不再追问,宝玉问母亲:「父亲大人爲什麽要给我人参啊?」
     
     
    王夫人就把原因讲给宝玉听,原来昨天王夫人回去后,就让玉钏去找贾政,玉钏去了半天回来说贾政有公事要晚上才能回来。王夫人就一直坐卧不甯地等了他将近一天,到了晚间贾政一进门,王夫人立刻迎上前去把他接到屋内。俩人用过饭后,王夫人端出水杯和那颗丹药请贾政服用。
     
     
    贾政不明就里地问:「这是什麽药啊?」
     
     
    王夫人说:「老爷连日劳乏,这是一粒提神之药,请老爷快服了罢。」
     
     
    贾政见夫人言词恳切,就将信将疑地把这粒要服下去。没多久就觉得自己下身一股热气顺着小腹升上来,两腿间岸然迥异。贾政感到自己的肉棍变的格外粗大,好象长大了一样。一阵阵性欲的沖动在贾政心里激蕩,风韵无限的夫人牢牢地吸引住了他的目光。精心保养的王夫人依然有着赛雪的滑嫩肌肤和丰满的娇躯饱满的前胸向前凸起着,薄薄的夏装根本遮不住那两颗圆圆的乳房。
     
     
    看着夫人诱人的模样,贾政的性欲陡生。他用颤抖的声音轻声说:「夫人,你……」
     
     
    王夫人知道丈夫已经起性了,她来到贾政身前柔声说:「夫君,让妾来伺候夫君吧。」
     
     
    说着伸出手给贾政脱衣。当她把贾政的裤子褪下来时,贾政早已憋的很久的肉棍直挺挺蹦了出来。王夫人一看丈夫的肉棍过然教过去粗长了一倍有余几乎和儿子宝玉的一样大小了。
     
     
    王夫人把丈夫的肉棍握在手里,感到它烫烫的硬硬的,鸡蛋大的龟头泛着亮光。王夫人满心欢喜,她弯下腰张口把丈夫的肉滚咬住。王夫人和贾政做了二十几念的夫妻,今天俩人头一次这样如同干柴烈火一般。王夫人高超的口教技巧把贾政弄的神魂颠倒,他情不自禁伸手抓住夫人的双乳。王夫人的一对大奶柔软圆滑,随略有下垂,但握在手里如同捏一团软面。
     
     
    王夫人一丝不挂地呈显在贾政面前时,贾政也爲妻子能保持这样的身体而吃惊,也许是由于过去冷落了妻子,贾政决心现在用自己粗壮的鸡巴来满足她的需求,补过过去的歉意。
     
     
    贾政把妻子放倒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欣赏她肥大的阴户。王夫人的阴户上阴毛浓密,柔柔细细的。大阴唇肥厚,豔红色的阴核似花生米般大,突出在外。
     
     
    小阴唇及阴壁肉,还红通通紧小有如少女。小穴已然张开了口,淫水象涓涓细流往外淌着。
     
     
    贾政握着自己的肉棒用圆滑的龟头在妻子的阴户上研磨着,王夫人已经受不了了,她伸手抓住丈夫的肉棍对準自己的小穴往里塞。贾政看她是真难忍受,也顾不得再调情挑逗她了,发狂似的压在她那丰满的身体上,肉棍也随着他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大龟头及鸡巴已进了王夫人的阴道中。
     
     
    王夫人一边娇哼着「受不了」,一边还肥臀上挺,想把丈夫整条鸡巴都吃尽到小穴里,才算充实满足,但是她又感到小穴里被大龟头撑得满满的、胀胀的,里面又痛又酸、又麻又痒,那使得自己更形肉紧起来。因爲王夫人很久没有让人操自己的小穴,再加上贾政的鸡巴变的又粗又长,所以贾政的鸡巴伸到她的小穴中,鸡巴就被阴道壁裹的紧紧的,让贾政感到自己的鸡巴就像插入一名少女的穴中。
     
     
    贾正低头含住她的大奶头吸吮,下面屁股一再用力往里挺。直插的王夫人放弃了过去侯府夫人的架子,就像青楼女子一样发出高声的浪叫:「啊、我的亲老公……停一下……
     
     
    你要插死我了……好痛……啊。」
     
     
    王夫人那淫蕩的表情,浪蕩的叫声,刺激得贾政暴发了原始地野性欲火更盛他的阳具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一面柔着妻子的乳房一面抽动着肉棍。
     
     
    王夫人爲了要享受到最高的乐趣,也顾不得疼痛,把两条粉腿尽量张开高举一便让丈夫的鸡巴能更好地在她的穴里沖杀。贾政的肉棍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就像一名健壮的年青人一样。王夫人娇喘如牛媚眼如丝嘴里的浪叫不断:「啊、好痛快!我……要……泄……身……了……喔……你好狠心……我……你真要了我的命了……太好了……我美死了……好舒服……好痛快……操啊……你就……使劲把……把我操……死吧。」
     
     
    平时威严的妻子竟然发出这样粗俗的浪叫,真让贾政万万想不到的。但妻子粗俗的淫叫令他産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就觉得自己的鸡巴更粗硬,抽动的更有力量了。
     
     
    王夫人被贾政一阵猛干,已使她达到高潮的顶点,小腹一阵收缩,子宫一收一放,一开一合,猛的吸吮大龟头,一股淫精,喷射而出。贾政也达到了兴奋的高点,全身酥麻,大龟头一阵麻痒,一股阳精飞射而出,滚烫的精液浇灌着王夫人的子宫。
     
     
    俩人稍休息了一会儿,贾政挺着丝毫没有软化的鸡巴昂然又上。王夫人再承巨阳已然是力不从心了,她毕竟是好长时间没有经过这麽猛烈的刺激了。贾政没干她多久她就败下阵来。看着丈夫毫不罢休的样子,王夫人无奈地把守候在门外的玉钏姐妹俩喊进来。
     
     
    小姐妹早被屋里的淫声蕩语搞的欲火猛升了,一进屋就看到贾政腿间粗大鸡巴,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喜欢。她们站在屋当中红着脸低着头等候吩咐。
     
     
    王夫人让她俩脱下衣服,贾政看到一对少女姊妹花一丝不挂站在身前,心里不禁跃跃欲试。他的肉棒挺的更高了。
     
     
    玉钏姐妹在贾政强烈的刺激下,发出婉转娇嫩的呻吟。少女青春的气息更让贾政感到自己在温柔乡里的幸福。他用尽全力去满足两名未经人世的女孩子,他爱怜地抚摸着两名少女光滑的娇躯和刚刚隆起的酥胸。贾政粗壮的鸡巴让两名处次破瓜的少女欲仙欲死,地到了极大的满足。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