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的小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嗯……嗯……”浑身一丝不挂,全身散发着热气的青云,正仰躺在门厅的地板上,扯下的衣物散落在门厅各处。
     
     
    在她那天仙似的俏脸上,已泛一片片酡红,额头之上,早以微微渗着汗水。
     
     
    只见青云螓首斜侧,星眸半闭,水汪汪的瞳眶里,却盈满着激情的色泽,优美的小嘴,正自轻咬着攥拳的小手。
     
     
    “嗯……啊……唔……”的轻吟声,不住在青云口里绽放出来,确实蕩人心魄。
     
     
    这种让人神魂飘蕩的轻吟,教正跪在她胯间的我更爲兴奋,腰臀动得更是猛烈,一根粗壮的肉棒,疯狂似的不停在青云那豔红娇嫩的小穴抽出插入,带着“噗滋”、“噗滋”的淫靡声。
     
     
    青云的肌肤上渗出了汗珠,但是她丝毫也没有察觉,身体的快感淹没了她,任凭我一次又一次地出入她的身体。
     
     
    “嗯……啊……嗯……”樱子跪坐在旁,一手伸进短裙掏弄着小穴,一手用力揉捏青云诱人的丰乳,不停变幻成各种形状。
     
     
    樱子也沈浸在淫糜的气氛中,白皙的小脸上泛着情欲:“嗯……姐姐的……
     
     
    好软……好……大……姐姐……好淫蕩……也好……漂亮噢……”
     
     
    “嗯……妹妹……啊……捏得姐姐……好舒服……嗯……姐姐是……淫妇…
     
     
    “啊……是主人的……嗯……大淫妇……”
     
     
    青云抓着樱子的手拼命往玉乳上压,快乐地说。
     
     
    “主人……的好大……青云好喜欢……嗯……再深一点……对……主人……
     
     
    “好棒……受不了了……啊……啊……不行了……啊……啊……”
     
     
    很快,青云丰满修长的大腿狂烈地踢蹬,胸口拼命地向我凑来,整个腰部挺成一个反弓形。
     
     
    “咿唷……我忍不住了……再深些……嗯……要丢了……真的要丢了……”
     
     
    青云登时浑身一个痉挛,阵阵阴精如潮涌出,直浇向我的龟头,人也接着瘫痪了下来,无力地喘息着。
     
     
    这是青云第一次在门厅的地板上干那种事情,这让她觉得很刺激,并很快就达到她的高潮。
     
     
    高潮之后,她躺在地板上不愿意起来,两条腿软软的,就象每一次干完之后的感觉一样。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幸福,这两天来我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怎麽样?舒服麽?”我微笑着吻了她的嘴角。
     
     
    “嗯!……好舒服……主人……好棒!……嗯……谢谢主人……”
     
     
    青云把我的手盖在她的心口。
     
     
    我梳理和美淩乱濡湿的秀发,满意地看到青云眼角的皱纹已经消失了。
     
     
    青云现在正一天天地年轻,当她外表20岁的时候,就会青春永驻。
     
     
    《玉女心经》中让她们永保青春,即使再过两个甲子的时间也会长得和她们最美丽的时代一样,不过不知道会不会返老还童而已。当然她们还是会死,不过至少她们可以活到近两百岁,而且死时看来顶多也不过四十岁左右。而我呢,修练《内功心法》后,我寿命将会永存,想变谁就变谁。子弹打我都不能杀死我呢。飞弹的话能照成一定伤害,在修炼一段时间就不怕飞弹。说不定以后核弹都不能秒我呢。寿命不死我,毕竟第二阶段的顶端就已经到了人体潜能的极限了,而现在的我也已经拥有以前两倍左右的力量了。毕竟我也才修练一个月,这一个月也只能算是筑基而已。往后,我的体能将会成几何状态激增。可以一夜御千女。我可以采阴补阳,增加功力。而她们则才阳补阴来恢複青春。
     
     
    看看边上沈浸在自慰中的樱子,我拔出分身,一点也不停下,直接掀起樱子的短裙拨开内裤插了进去。当然我可以用气做出分身,和真分身一样有鬼头,有感觉,可以射精。
     
     
    樱子双手撑在地上,勉力把俏臀往我跨部撞。我比较喜欢这样的狗交式,从上俯视掌控跪着的女奴,感觉特好。
     
     
    “嗯……好充实……好粗……主人……啊……快动……”
     
     
    将我的坚挺纳入自己的体内之后,樱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向我求欢,我自然不会让她失望,捏住小屁股猛烈抽插起来。
     
     
    “哦…主人……再里面一点……对……啊…嗯…樱子……好……好美……”樱子会越变月漂亮,在过几天就可以拥有20岁容貌。我可要好好享受一番。
     
     
    樱子忘情地呻吟着,敏感的身体也忘情地迎合着我,十分默契地配合着我的挺刺。
     
     
    火热的蜜穴紧紧地箍着玉茎,一阵阵快感从分身的根部一直传到大脑,让我的暴力情绪得到发泄、放松。
     
     
    “啊……啊……主人……太棒了……怎麽会这麽厉害的……啊……”
     
     
    樱子的叫床声越来越放肆,让我更加地兴奋,双手探前抓住樱子的短发,玉茎以更爲激烈地方式突刺和进出。随着我的节奏越来越快的同时,樱子的小穴彷佛痉挛似地紧缩了起来。
     
     
    我的玉茎就如同一根火热的铁棒,沿着窄小的阴道一路烙进去,只烙得樱子的蜜穴舒服极了。(肉棒会随则功力增加会越硬越柔)
     
     
    尤其是玉茎前面暴凸的龟头,不时沖刷着樱子快感中的子宫,酸溜溜的,麻酥酥地令子宫産生一阵阵难言的快感,怒突的龟头菱角就如同倒勾似的,不停地勾刮着她阴道的嫩肉,真是美死樱子了。
     
     
    “哎呀……主人……哼…干得我美死了……唔…嗯……太痛快了……嗯……
     
     
    “我不行了……嗯……要流出了……嗯……完了呀……”
     
     
    樱子的身体一阵乱颤,阴精沖刷着我的马眼。我依然抽插着,又干了十几下,配合她的高潮,精关一松,阳精像水龙头似的直射而出,直达花心。
     
     
    我扳过樱子,让她搂着我,就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我身上。
     
     
    纤滑雪腿紧张而本能地盘在我的腰上,随着我的走动深插在樱子体内的分身一进一出地摩擦着她那紧窄柔嫩的阴道膣肉,继续将一阵阵强烈难言的刺激快感传遍了她的全身。
     
     
    “嗯……主人……樱子快活死了……嗯……”
     
     
    樱子的小脸隔着我的衣服在我胸口磨蹭。
     
     
    我就这麽抱着樱子走进了客厅。
     
     
    后面青云已经颤抖着站了起来,收拾着残局。
     
     
    吃完晚饭,丽君和春子就拖着行李箱来了。
     
     
    青云和樱子也没说什麽,反而有点高兴,不用被我玩得精疲力竭了。可她们哪知道凭我现在的能力,来十个我都可以弄得她们欲仙欲死。
     
     
    命令她俩脱光只剩一双白色长棉袜,站在我面前。
     
     
    我喜欢她们不全脱光,特别是要留着脚上的长袜,做的时候我可以时刻想起身下的人是个学生。
     
     
    我的嗜好看来有点变态,呵呵。
     
     
    “啊……主人……春子受…受不了了……嗯…要…要拉出来了……嗯……”
     
     
    春子跪趴在地,撅起白嫩的屁股,颤声求饶。
     
     
    她的菊花蕾口插着一个小木塞,蜜穴口也有一个。
     
     
    而我注射进去了一大瓶葡萄汁,把她的肚子灌得鼓鼓的。
     
     
    我不理她,转头看看同样被我浣肠的丽君。
     
     
    她正咬着牙,憋红了脸努力撑着。
     
     
    我轻拍春子鼓涨的小腹,引来她一阵颤抖。
     
     
    “好吧,主人允许你排了。”
     
     
    我抱起春子进了厕所,让她背靠着我,就像把小孩子尿尿,拉开大腿,拔掉木塞对準便器。
     
     
    “哗啦哗啦……”
     
     
    一堆秽物如喷泉一样涌出。
     
     
    “嗯!……好丢脸……好羞耻……”
     
     
    春子双眼愣愣地看着自己狂喷汙物,脑子里乱极了。
     
     
    我这人还是比较爱干净的,又连着给丽君和春子灌了两次,只灌得她俩瘫软无比。
     
     
    不过小穴和屁眼倒是干净无比,还留有一股水果的清香。
     
     
    分身不需润滑,一鼓作气就直插进奈子的粉臀,引得她一阵满足的呻吟。
     
     
    嗯,浣肠后的菊花蕾依旧紧缩,又有了果汁的润滑,插起来感觉真是爽滑透了。
     
     
    密实的嫩肉紧紧夹包着肉棒,每次抽插,一圈圈肉轮一环环套着龟头,格外的舒爽。
     
     
    还有那个热度,简直要把我融化了。
     
     
    不过所谓杀敌一万,自损七千。
     
     
    春子诱人的肉体带给我舒爽的同时,强烈的快感也征服了她。
     
     
    又因爲是菊花蕾,特别敏感,所带来的快感是平时的好几倍,且浣肠后插入少了痛楚,春子也就慢慢沈浸其中了。
     
     
    “咿…嗯…主人……嗯……再快点……对……嗯……啊……春子……啊……
     
     
    要来了……啊……唔……好爽……啊……泄了……嗯……泄了……嗯……”
     
     
    我把春子的双腿架在肩上,大起大落,痛快地插弄,很快春子就接二连三地泄身了。
     
     
    在第四次,我狠狠地插到最深,精关一开,阳精强劲地打进了正蠕动痉挛的直肠,引得春子剧烈地摇头呻吟。拔出来,取过震动棒一一插进春子下身两个洞,套上皮裤,继续抚慰她颤抖舒爽的身子。
     
     
    下面是丽君了。
     
     
    丽君乖巧地爬到我面前趴下,撅起白嫩的粉臀。看来我的调教的非常好。
     
     
    “主人请用!”丽君妩媚地朝我笑。(不愧是富人家的女儿,这麽有礼貌,勾起了我无比的性欲。
     
     
    “嗯……”
     
     
    长久的等待,春子骚浪的刺激,已经让丽君欲火难耐。
     
     
    刚插入小穴,她就主动迎合,淫声四起。
     
     
    看她这麽爽,我性致一起,抱起她躺在地板上,让她背对着我,坐在我的上面,任她自己动好了。
     
     
    丽君看来没玩过这招,含着我的分身不知所措。
     
     
    不过小穴的骚痒让她本能地开始上下耸动,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她雪白可爱的双手向后伸紧紧握住我的手,仰着头轻喘。
     
     
    丽君已完全不由自主地沈沦在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开始无病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
     
     
    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啊……嗯……好爽……嗯……插得好深……嗯……啊……撞到了……嗯…
     
     
    好……唔唔……好烫……嗯……主人的在丽君身体里……啊……丽君是主人的…主人的爱狗……嗯……丽君好……好快乐……嗯……啊……”
     
     
    美妙诱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一阵阵紧张的律动、轻颤。
     
     
    嫣红玉润、粉嘟嘟诱人的阴道口流出一股乳白粘稠、晶莹亮滑的浪女爱液,顺着分身打湿了我的下身。
     
     
    而丽君动作越来越大,高潮已经临近了。
     
     
    “啊……主人……丽君来了……嗯……主人……啊……一起……啊……”
     
     
    丽君身体剧颤,火热的甬道里喷射出一股阴凉的浪水。
     
     
    我毫不客气,马眼一吸尽收腹中。
     
     
    丽君被我这麽一吸,阴关大开狂泻不止,身体不停歇,起劲痉挛。加上翻白的眼睛,还以爲是羊癫病发了呢。
     
     
    看看丽君发白的粉脸,失去血色的嫩肉,我停止了吸吮,挤出了点阳精送进子宫。
     
     
    这才让丽君慢慢安静了下来,倒在了我的胸口,无力地喘息。
     
     
    这个房子里充满着欢乐和高兴,王力称它爲‘爱的小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