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游金庸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怎幺少林没有半个和尚?难道是令狐沖率领群雄围攻少林之日?不会那幺巧吧,晕死。

    「师傅啊!再不来徒弟就阿弥陀佛了啊!……昔如来于耆闍崛山中与大阿罗汉阿若憍陈
    如摩诃迦叶无量等众演说大乘真经名无量义是时天雨宝华布濩充满慧光现瑞洞烛幽显普佛世
    界六种震动……」我怎幺突然念起经来了。

    当下突然一声破空之声,一掌朝黑衣人击去,去势兇猛。

    黑衣人一惊,慌忙疾闪此招,又是一抓朝我抓来,那人也是一爪抓去,竟然
    是后发先至,一把擒住黑衣人右手再轻轻一拍,黑衣人手腕立时「格拉」一声扭断。

    我连忙停下脚步,朝那个救我的人看去,却不是师父是谁?

     
    黑衣人握着被扭断的右手,颤声问道:「九阴白骨爪?阁下到底是谁?」

    老僧双手合十,缓缓说道:「阿弥陀佛,老衲出家前俗名黄裳!」

    我大吃一惊,「什幺?!他就是写《九阴真经》的黄裳?」
    得天独厚
    发表于
    2009-1-4
    06:40
    PM
    第二十一章

    「你就是那个撰写《九阴真经》的黄裳?」萧远山惊道。

    黄裳双手合十,缓缓说道:「阿弥陀佛,正是老衲!」

    萧远山见他气势咄咄逼人,双眼冒出精光,便知他实力不凡,当下便道:「黄前辈,我自
    知不是你的对手,如今便告退!」说罢一个纵身便逃了去……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我马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道
    :「请师父传给弟子《九阴真经》。」

    黄裳不语,双袖一挥,便是缓步走向藏经阁。我不敢多问,只好紧随其后…

    「师父?师父?」我在其后轻声唤道。

    黄裳看着远远的天边,想了一会儿事情,又回过头对我说道:「虚渡,你可知师父为何出家为僧?」

    我双手合十道:「弟子不知!」

    黄裳道:「几十年前,师父并不是武林中人,只是一个官场的文官……」

    「然后皇帝找你杜撰道经嘛,接着师父便悟出武学之道……」我不小心说漏了
    口,打断了黄裳的话。想不到黄裳并没有生气,只是点了点头道:「不错,看来你是知
    道我被仇家追杀的事。自我从山洞出来,我的仇人全部都死了…最小那个仇人都老态龙锺

    随时都要死去一样。唉……我终我一生,参透道家之法,却摆脱不了一个『仇』
    字。所
    以改投佛宗……近几年来,却给我参透了这个『禅』字。」

    「师父……」看见黄裳一脸感慨,我也无言了。

    黄裳缓缓说道:「虚渡!你本性善良,悟性甚高,本来是学禅的好材料
    (学禅就免了吧,赶快传我九阴真经了啦)……只是你戒不了淫戒……」

    我吃了一惊,头上的汗珠刷的一声流下(他知道了?难道那时他在一旁?我竟不知道?)

    黄裳接着道:「而且学武的话你已有名师指点……桃花岛岛主的武功出神入化,奇门术数更是精湛绝伦……」

    (吓?我练落英神剑掌时他也在?邪门了点吧?)

    「虚渡!你还是下山吧!」黄裳说道。

    我吃了一惊:「不行啊师父,我想留在你身边学习……禅机啊?」

    黄裳道:「只要心中有禅,到哪里都是一样。」

    我接着说道:「那萧远山要杀我怎幺办?」

    黄裳双手合十,念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也是你和萧施主的一段
    孽缘,也是你的造化……」说罢黄裳一甩袖子,扬长而去……(那我的光头不白剃了
    ?少林的武功我一样都没学到啊?)

    黄裳才去了一会儿,便有少林僧人带着我的衣服,「请」我下山了。(死秃驴效率
    那幺高!)没办法,我也只要先下山了,死命赖在这里也是不行的。

    唉……挺着个秃头到哪里去呢?还是看看哪里有生髮水卖?晕……

    到市集的街上走着,忽见一白裳女子走过,只是在我眼前一晃便就不见了…嗯?那
    个人究竟是谁?怎幺如此清丽脱俗,犹如仙女下凡一般。刚这幺一想,我身后衣领就被
    人一提,竟将我整个人提在空中,经过繁华闹市,等下落之时便已经是落在一个丛林里了。

    我才回过身来,看看这个可以将我提在空中的人究竟是谁……「师父!」我晕死,那人
    一身青袍,脸上带着人皮面具,不是黄药师是谁?「师父怎幺来中原了?」我问道。

    但见黄药师缓缓拿下人皮面具,露出那令人悚然的面孔,道:「你很不想见到我吗?」

    「徒儿不敢!」我慌忙作揖道。

     黄药师又说道:「干嘛剃个光头!不认真看我还以为是少林和尚呢?」

    我心中一惊,慌忙搭话道:「天气热,剃个光头凉爽!下雨淋着了抹也方便。

    黄药师一怔,笑道:「古灵精怪的,不过这点合我的胃口……哈哈哈,不愧是我东邪的好徒儿啊!

    黄药师默然了一会,接着说道:「……当初我赶你出桃花岛,你不怪罪于师父?」

    我笑道:「岂敢!师父收徒弟为徒,教徒儿武功,便是再生父母,徒儿又岂会怪罪于师父呢!」

    黄药师笑道:「哈哈哈……好!好徒儿,今儿我要你去帮我做一件事!」

    我心道:「嗯?有任务接了?」

    便闻黄药师说:「你大师兄和二师姐偷了《九阴真经》的事你也知道了,
    你大师兄在北方被一个小孩杀死了,《九阴真经》顺理成章便在你二师姐那里。
    现在我要你去找你二师姐,将她手上的《九阴真经》夺回来,并带她一起回桃花
    岛来。记住,要留活口,不必要时不要伤了她。」

    我作揖道:「徒儿领命!」

    黄药师道:「当初我也没怎幺教你武功,想不到你竟然看一次就学会了落英
    神剑掌。现在你只身闯蕩江湖,遇着庸手是可以打赢的了,但遇到高手还是会吃
    亏。」(什幺遇到庸手啊?我遇到的都是高手啦,GM都追杀我几次了。)

    黄药师接着道:「现在我便传你玉箫剑法和兰花抚穴手,等你遇敌时就用得着。
    」说罢一声清啸,黄药师右手一转,便多了一把长剑。他一剑刺向长空,划出一道剑气
    ,那剑气如影如幻,飘逸灵动,却又如此的犀利无比……

    他在空中舞了一阵,一下回跃至地面,道:「切记!此剑法轻逸灵动,凡使剑者均
    须以此为鑒。剑法之道在于轻巧,切毋用力。」说罢传了我剑法口诀。

    再使了一遍,道:「我现在再传你兰花抚穴手,兰花抚穴手要点在于抚穴时之轻
    巧并不让人察觉。当今大理段氏的一阳指为点穴之绝,可出招刚猛有余、轻盈不足。
    兰花抚穴手却要做到『柔』这个字!」

    说罢连比带划,向我演示数遍,道:「为师还有事,你的那个小师妹,整天只
    知道去玩,见到她叫她回去桃花岛等我。我现在去找她!」未等我反应过来他便已
    经飞走了……现在的人轻功用得还真频繁。

    「BOOM」数声,便见落下数张卡片,循惯例都「GAIN」了他们……嘿
    嘿,现在我也是半个桃花岛主了,除了弹指神通,我啥不会啊!哈哈……可是好像
    桃花岛就弹指神通最厉害……

    就在我默想的时候,身后一人拍了我一下,我便闻到一阵女儿家的清香,那
    阵香气淡淡的,幽幽的,煞是好闻。我转身一看,只见一大群个个手执长剑,目
    露凶光的道姑站在我的面前,拍我肩膀的便是一个清丽秀雅、容貌极美的年轻道
    姑,样子约有十七八岁,但闻她清脆的声音说道:「这位小师傅,是少林的吧?
    我们是峨嵋弟子,请问一下狮驼岭要怎幺走?」

    我见她容貌如此清丽,便知她不是普通的NPC,再看看后面一个老太婆,
    样子像是死了老公还是别人欠她几百两银子似的,应该就是峨嵋派掌门了吧?我
    还是细声确认道:「难道这位就是家师常常提起的峨嵋派女侠,武功天下第一,
    嫉恶如仇的灭绝师太?」

    刚一说完,那老太婆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走前来说道:「不敢,正是贫尼!
    老尼武功哪及少林玄慈方丈万一啊?敢问小师傅是哪位高僧座下的高徒啊?也太抬举老尼了吧。」

    我就知道,赶上了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场景了吧!现在对付灭绝老尼还是惹不起躲得
    起,当下双手合十道:「灭绝师太,晚辈乃慧净禅师的徒弟虚渡……跟随家师和众师叔
    师叔祖们上光明顶围攻那个魔教……岂知哪个……哪个……走着走着就迷路了。」我故
    意装成一副无奈的样子,搔了搔脑袋,后面年轻一点的峨嵋弟子「噗哧」一声竟也笑了
    出来,刚才那位清秀的姑娘也掩嘴微笑。

    灭绝师太稍稍一皱眉头,「咳」的一声,众弟子便再无声息,她说道:「虚渡师
    傅,要不这样吧,我们也是上光明顶的一支队伍,你跟随咱们一起上路,到了光明顶
    便会看到你的师父师叔他们了。」

    我高兴道:「真的?也好!」便老实不客气地走在最前排,和那位清丽的峨嵋
    弟子走在一块儿……

    走着走着我便注意到这群峨嵋尼姑身后还跟了个丑妇……丑妇拖着个类似竹排
    的东西,上面坐着一个满脸鬍渣、尘土的男子,其貌不扬!「嗯?!难道这个就是
    张无忌?」我心道,当下对灭绝老尼说道:「师太,敢问为什幺我们的队伍后面还
    跟了两位施主呢?」

    灭绝师太哼了一声,以剑柄指着那个丑妇道:「这个女子恶毒非常,竟然会
    『千蛛万毒手』这种歹毒的武功,不知道跟魔教妖人有什幺关係?带在身边以防个万一,必要时可以作为人质。」

    「若她不是魔教妖人,那幺师太不就抓错人了?」我嘴巴一快竟然将心底话说了出来。

    灭绝师太斜眼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道:「虚渡师傅心肠太好了,容易被魔
    教妖人所迷惑。」之后便仰首阔步走在前方,不再理睬我!

    「小师傅,你不要怪我师父。她这个人心直口快,可心地还是很好的!」旁边一
    把声音轻声说道。我转头一看,便是那个清秀的小姑娘,我喜道:「阿弥陀佛,晚辈
    又岂敢怪罪于令师,只是我多管闲事罢了。敢问姑娘芳名?」

    那小姑娘作揖道:「不敢,在下周芷若!」(哦!原来是周芷若,不怪得有如此容貌?)

    「原来是周师妹!」我便开始搭上亲戚来了。

    「哟~周师妹可真了不起啊!连和尚都可以搭得上,天下间还有什幺男人搭不上啊?
    」后面传来一把刺耳的奸笑声。(他奶奶的,谁敢在老虎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我
    回头一看,便见一个黄衫女子,年纪比周芷若略大,却无周芷若般的容貌,谈吐也十分俗气!

    周芷若也有点急了,道:「丁师姐,请你说话注意点,说我不要紧,可不要坏了虚渡大师的清誉!」

    那个人便是峨嵋中最恶毒泼辣的丁敏君?但闻她又开口说道:「做得出怕什
    幺别人知道!之前对着那个山野村夫已经在那里勾勾搭搭,现在对着这个稍微漂亮一点的小和尚,还不骚劲全发出来了!?」

    「你……」周芷若气得满脸通红。

    「阿弥陀佛!」我也忍不住要说点什幺了,「周师妹的骚劲我倒不知道,可丁师
    姐的骚气沖天,从胳肌窝里散发出来……好臭好臭!」(看着灭绝在身前不远,我不敢
    太过大声,虽然知道她定会听见,但当然是不要引起她注意的好!)

    峨嵋的弟子都没点定力的,我才说了两句,一个个掩嘴而笑,后面那个该是啊蛛的家伙
    笑得更是大声。丁敏君脸上一红,拔剑道:「你这个秃驴……」

    「不要再吵了,有魔教妖人!」灭绝师太突然说道。

    当下便见四个魔教使者骑马而至,乘者均穿白袍,袍上绣着一个红色火焰。峨嵋弟子
    纷纷拔出长剑,静玄师太大叫:「是魔教的妖人,一个也不可放走!」
    两名女弟子、两
    名男弟子遵从静玄师太呼喝号令,分别上前堵截。

    魔教四人手持弯刀,出手甚是悍狠。但峨嵋派这次前来西域的弟子皆是派中英萃,
    个个武艺精强,斗不七八合,三名魔教徒众分别中剑,从马上摔下来。余下那人却厉害
    得多,砍伤了一名峨嵋男弟子的左肩,夺路而走,纵马奔出数丈。

    峨嵋派排行第三的静虚师太叫道:「下来!」步法迅捷,欺到那人背后,拂尘挥出
    ,卷他左腿。那人回刀挡架,静虚拂尘突然变招,刷的一声,正好打在他的后脑。这一
    招击中要害,那人登时倒撞下马。

    「小师父?!你刚才看见魔教妖人,怎幺不过来帮忙!?」灭绝师太突然冷冷的说
    道。

    我心中一惊,如此的沉默实在是很有压迫感啊!我赔笑道:「小僧武功低微,决不
    敢在师太面前献丑!」

    灭绝师太忽地转过头来,道:「哦~那倒奇怪!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如此九死一生
    的壮举,汝等武功低微竟也敢加入……而且我才刚想起你是虚字辈的小僧,
    就算你师
    父也不一定能参加,你又怎幺会获得玄慈方丈的同意来参加这次围攻光明顶呢?」

    (坏了!)我心下一惊,双手已经运足了内劲,缓缓说道:「……其实是这样的,
    师太可能对我有点误会!我确实是师父带下山的……」

    未等我话说完,灭绝师太右手疾速一拔,但闻「嘤」的一声,鞘中长剑应声而出,
    顿时整个场面剑气横飞,彩光四溢……「倚天剑?!」我一惊。(被它碰到可不是玩的
    ,不是断胳膊就少腿的了,我可不想变杨过)顿时运起九阳神功,真气激射,身后的气
    浪呼出,吹得身后峨嵋弟子几乎站不稳。

    「哼!小小虚字辈弟子竟有如此内力,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是什幺人?」灭绝师太冷笑一声,一剑朝我刺来。

    我也冷笑一声,道:「哼,别说你峨嵋弟子没鬼用!跟我少林弟子相比,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一个箭步抢上,便使出落英神剑掌的杀着,直取灭绝师太太阳穴。

    灭绝师太一惊,画了一个剑圈,迫得我收招回挡,又说道:「少林没你这种魔教妖人!」又
    一剑攻来。此等运足了内功,又在打斗中竟然可以有余暇回话,灭绝老尼果然厉害。

    当下又拆了七八招,我便感到呼吸仓促,剑气直压着我的招数,使我不能将浑身解数使出来
    ,再继续下去恐怕我要受内伤,「灭绝老尼!你有本事就不用倚天剑跟我过招!你这老虔婆恃着
    倚天剑的锋利在这里作威作福。」

    灭绝师太并不搭话,她奶奶的,跟我斗狠啊?我一个转身晃开她一剑,连运两脚凌波微步
    ,抢到在她身后的周芷若之前。「啊……魔教妖人,卑鄙!」灭绝师太回过神来,骂道,当下急忙跟我抢人。

    我凌波微步又岂会输给那老虔婆?我自然是先一步到周芷若面前。「芷若,小心!!」身后传来灭绝师太又慌又急的声音。

    未待周芷若拔剑,我右手一拂,便点了她身上三处大穴(兰花抚穴手果然好使!)
    。正欲将她抱走之际,「蓬」的一声,我背后中了一掌。但说也奇怪,这掌虽然打在身
    上,却像是无碍一般,只觉得对方内力跟我却有几分相似,倒流近我体内。回头一看,却是张无忌下的手!

    「我靠,你也来跟我急?」我骂道。眼看灭绝师太便要杀到了,我一拍屁股就溜……说打我不够你打,说溜我还不会啊?哼!

    【换第三人称】

    「小子!虽然你行为不检,但也救了芷若一命,贫尼就饶你一命。看在你不是魔教中人的分上
    ,你走吧!」灭绝老尼对张无忌救了周芷若好像有点感激之意却又不方便表明。

    张无忌连连作揖谢道:「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后面丁敏君难听的话又来了:「哼,我看他们就有点什幺的,要不是为什幺一个乡
    下人冒着生命危险来从魔教中人手中救回周师妹?」

    周芷若全身不能动弹,却气不过,道:「丁师姐,请你说话尊重点!」

    灭绝师太脸色微变,「哼」了一声,姓丁的便不再说话了。

    「芷若,待为师帮你解开穴道。」灭绝师太道,周芷若点了点头。但见灭绝师太又是敲
    打、又是搓揉按摩,却是无用。灭绝师太也心里称奇,道:「怪了,芷若!你被那魔教妖人
    点了哪几个穴道啊?」(嘿嘿,好歹也是独门点穴功夫,那幺容易被你解了我不是很没面子?)

    周芷若皱起眉头道:「应该是神门、风门、大枢三穴……不过他下手太快,我不知道有没有记错。」

    张无忌微笑道:「晚辈略懂医术,不如……」

    话音未落,灭绝师太怒道:「多管闲事!难道我峨嵋偌大一个派,连区区解穴都要你曾少侠来代劳?!

    张无忌无奈,唤道:「蛛儿,我们走了!」连叫数声,却不见有人应,「蛛儿!蛛儿?」张无忌冲到队伍尾巴那里一
    看,却哪里还有人?「师太!蛛儿不见了!」张无忌慌道。

    灭绝正苦于解周芷若身上的穴道,不耐烦道:「你问我,我怎幺知道?想必可能是刚刚的魔教妖人抓走了吧!」……

    (不错,真是被我顺手牵羊、反手牵牛牵走了)

    【换第一人称】

    我见众人的目光均落在周芷若身上,在队伍最末的蛛儿却无人理会。虽然她长得丑,好歹也是重
    要配角之一啊。我便临走时拂了她的穴道,夹在胁下带走。

    一阵轻功,想必灭绝老尼已经追不上我了吧。我见前边不远有个破庙,便带着蛛
    儿走了进去。(武侠小说里怎幺到处都是破庙啊?)

    刚进破庙,放下蛛儿那一霎,忽地感到背上一痒,紧接着便麻了起来。我
    急忙放下蛛儿,脱下衣服一看,但见衣服上靠腰的地方有个洞,洞的边缘散发出一阵浓香……

    「哈哈哈,淫僧!我可警告你,你方才把我背来背去的,我虽不能动,可手指只要和你有接触,便要了你的命!」蛛儿笑道。

    我一看腰间,果然有个圆形黑斑,(坏了,方才颠簸过于大才使蛛儿有机可乘,我却懵然不
    知。)当下急忙点了四处要穴……

    「哼,点穴就有用的话我还练这『千蛛万毒手』来何用?」蛛儿冷笑道,
    「劝你还是乖乖放了我,如果不是,哼!」

    我冷冷笑道:「哼哼!区区『千蛛万毒手』怎幺伤得了我分毫?」「BOOK」的一声,唤出卡薄,取出数
    条水蛭卡。「GAIN」的一声,便看见几条黄斑黑纹的水蛭在我手上扭啊扭的,甚是可怕。

    「你……你打算逼供?」蛛儿慌道,「我可不怕你……你的毒物。」一边说不怕,一边还全身打颤。

    我笑道:「哼,对付你还要用到我的宝贵水蛭?这几条水蛭可抓了我整整三天!」当下
    将一条水蛭摁在我腰间黑斑处,再将其他的摁在黑斑附近,接着「GAIN」了几颗自炼的逼毒丸。

    刚吞食了便听见蛛儿笑道:「就几颗药丸就想压住毒性……」

    我未等她说完,道:「我可没打算去压啊!」当下盘腿坐下,运起了九阳神功……一盏茶的功
    夫后,我头上氤氲白烟俨然冒起,脸色也渐渐转红。但见我腰间水蛭不断吸取鲜血,忽地透过突出
    的青筋看到一条黑血直流向黑斑处,使黑斑越来越大,并发出比方纔还要浓烈的香气……那水蛭吸着
    吸着便变成像墨汁一般的黑,微微露出淡黄的细纹……

    蛛儿惊讶得合不拢口,只见那几条水蛭吸得满体涨大,便像一颗颗黑珍珠…忽地中间一条跌了下
    来,扭了扭便不动了。紧接着那几条都掉落在地上,扭了两扭便死了。自水蛭咬上的地方渐渐流出
    血来,颜色由黑转红,红了后一会儿便自行止住了。

    蛛儿一惊,便见我站起身来,笑吟吟地看着她:「怎幺样啊,蛛儿小朋友?你的『千蛛万毒手』不管用了吧。」

    蛛儿惊道:「怎幺会这样?娘教我的『千蛛万毒手』天下无敌,怎幺会…」

    我也懒得再穿衣服了,直接走近蛛儿,点了她右臂八处大穴,让她右臂完全不能动弹,说道
    :「说真的我还真不想什幺你。谁叫你又是指定卡片?虽然你半边脸丑得可以,但另半边也见得
    人……嘿嘿。」说罢,我便直接将衣服盖在她脸上,「算了,以免倒胃口,我还是直接不看的好。」

    「淫僧,你想干什幺?」蛛儿被衣服盖住了脸,慌声叫道。

    眼前便只看见一件和尚袍,蛛儿在衣服中虽然可以透气,却不能见物……忽地胸前一凉,便知道
    衣服被扯烂了,吓得几乎哭了起来,骂道:「淫僧!你……你不得好死!」又忽地下体一凉,裤子也
    被扯个稀烂。这回她便哭了出来,呜呜噎噎地哭道:「呜呜……你……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禽兽不如
    ……你…啊……」胸部忽地被一双温暖的手包裹起来,顿时她全身一震,便觉得双乳被一圈一圈的搓
    揉……一阵触电的感觉冲上大脑。

    蛛儿从来就没被男人这样摸过,渐渐发出呻吟的叫声:「啊……你…你……禽兽……啊……」

    我笑道:「我禽兽?还是你喜欢这幺被我碰啊?」蛛儿顿时不说话了。咬紧了牙,躲在衣服里直落泪……

    忽地乳头被湿湿的东西捲了起来,那湿湿的东西蠕动着,挑动着乳头还真舒

    服。「啊……水蛭吗?不要…啊……不要放水蛭……可是,好舒服……嗯……」蛛儿呻吟道。

    蛛儿虽然练「千蛛万毒手」,可身体肌肤仍是那幺的白。我的舌头一直在她身上打圈圈,自
    脖子到乳头至肚脐,全都留下我的唾液……嘿嘿。我右手顺势滑下去一摸,「哇,河水氾滥啊!」
    我叫道。

    「不要喊了!」蛛儿叫道,「那里……那里不行……」声音越来越小。我轻轻触碰着她的秘穴
    ,那粘粘的液体便一直涌出来。我也忍不住了,轻轻

    托起她的双腿,让微红娇嫩的秘穴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俯身便吻……

    「嗯……」的一声,蛛儿传来一声娇喘。我索性埋头在丛林中,吸取着早晨的露珠……舌头一
    个劲的往里钻。顿时蛛儿便感到秘穴中若有一活蹦乱跳的黄鳝一般,直往里钻,急忙喊道:「不要
    再进去了,再进去就……就不行了……」我缓缓收回舌头,用舌尖轻佻她已经又红又肿的小黄豆。

    顿时传来的一股强烈爽感令蛛儿全身打颤,「啊……嗯嗯……不要这样……这样……啊!好…
    …好爽……」蛛儿一个劲叫道,却苦于全身无法动弹,只是小腹在一抽一抽地动着。见她淫水淋漓,
    我挺起小兄弟对準她的秘穴便是一插。「啊……」的一声,一丝处女的鲜血沿着小兄弟流下,「好痛
    ……不要动了!」蛛儿央求道。我不理会蛛儿的哀求,一下一下直插到底,直到小兄弟像顶到什幺我才抽回来。

    因为阴道口太湿润的关係,我也像是没什幺感觉一般,我抬起她的双腿併拢,顿时觉得紧了许多。
    我插得数十下,蛛儿的娇喘声便大了起来:「嗯……嗯……好舒服……啊……呵……再来……再来…
    …」我听得起劲,快速扭动腰部,插得百余,便拔出泻在她白皙的那边脸上……

    「BOOM」的一声,便又是熟悉的卡片声响起:「卡片编号055;卡片名称蛛儿;简介…
    ;卡片难度B。」(其实要破解千蛛万毒手还真不简单啊!)

    蛛儿像是累了,长长地喘着粗气,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自然动不了嘛!我又没给她解穴)。
    我穿起衣服,说道:「你的穴道几个时辰后便会自行解开,我先走了。」说罢便一跃出庙
    ,往西走去……光明顶的架怎可不参一脚呢!嘿嘿!
    得天独厚
    发表于
    2009-1-4
    06:42
    PM

    第二十二章

    嗯……此去光明顶却是十分凶险啊!有武功高强的张无忌、明教众高手和六大派的高手。但是
    有秘功《乾坤大挪移》,还有倚天剑在灭绝老尼手上,这两样东西拿到手那我便是小高手一个,
    哈哈,到时候直取S级卡片就爽大了。

    我一直向西走,渐渐便看见黄沙滚滚,丘陵凸现,便连风中都混着沙子……看来应该快到光
    明顶了吧?卡薄的显示就在此附近……忽地一惊,我被突然间从地上冒出来的数个红衫男子吓了
    一跳。「你们干嘛躲在地上啊?想吓死我啊?」
    我怒道。

    那几个男子迟疑了一下,为首的喊道:「他身上是少林的衣服,不要管了,先杀了他。」
    说罢一涌而上,举刀便往我身上招呼。

    我鹜地晃开一刀,大吃一惊道:「你奶奶的?你爷爷也敢砍?」当下潜运内功,五指成爪
    ,一招凝血神爪扣在为首那人的咽喉……余下的人竟然不理会他死活,戒刀仍往我身上砍的。我
    举着那人转了两圈,晃开砍过来那两刀,急速往后一跳,道:「不要再打了,再打我掐死他!」但
    闻「兹兹」声响,低头望去,那被我抓住的人竟然点燃了一支火药……「哇!」我大吃一惊,一脚
    踹过去,正中那人的屁屁。那人扑向去打了两滚,忽地「轰」的一声雷响,顿时血肉横飞,硝烟瀰
    漫……(竟然做得如此逼真?)我几欲想呕,这种场面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呀啊!」的几声狂呼,又有几个红衫男子点燃火药,朝我扔来……「还玩真的啊?」我惊
    道。那些男子应该就是烈火旗下的卒仔,看着武功高强的又是六大派中人,便用炸药与之同归于
    尽,以达到阻拦的目的。

    「我没空跟你们颠哦!」我拔腿就跑,虽说对方是卒仔,跑的话有损形象,可是小命总是
    比形象值钱,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嘛!一顿跑的功夫,身后叫声渐小,又是「轰」的一声巨
    响,便没了声息了……不知道那群笨蛋有没有在爆之前扔掉手中的炸药呢?不理了。

    看来此地就是光明顶了,既然烈火旗的人都在这里,那幺恐怕上面差不多也要大战起来,得
    赶快找到上光明顶的路才行。当下加快脚步,直奔上山。

    但见路旁尸体渐多,便好比是看杀戮电影一般,六大派的弟子和明教的弟子都死伤惨重。死了
    的还就算了,那些被人砍了几刀又没死的人躺在地上直哼哼,想站都站不起来,只有在一旁等死……

    「咦!」我忽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同志,你醒醒啊!」看着他满脸的血污,我隐隐觉
    得这个人是认识的。拨开散的一塌糊涂的头髮一看,竟然是当年教我华山心法的『纳各水』。

    「那个谁?!你怎幺了?振作一点啊!」我喊道。

    他悠悠转醒,本是还没有断气:「……你……你也来了!呵呵……我……我重返……返华山门下
    了……,替我…我高兴……吧!」说完便头一歪,断了气。伤心之余我也不知道怎幺办好,上面的路该不该继续走呢?

    我脱了一件比较乾净的华山弟子的衣服,戴上儒巾,翻开卡薄来:「BOOK!」拿出先前藏
    起来的军官的鬍子…「GAIN」的一声,只粘一些在下巴,其余的都粘在后脑勺,起码不要让人认
    出我的样子才好。当下拍拍身上的泥尘,直奔光明顶……

    漆黑的天空翻滚着黑压压的云,血腥的刺鼻气息几欲让我窒息;潇潇的风声伴随着簌簌的叶片
    摩擦之声,便像四周都埋伏着高手一般,每一步都令人举步艰辛。拭了拭额上的汗水,看着火光沖
    天的光明顶……为了爱情(拜託,没有那幺严重啦),即使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

    「他奶奶的,师弟!你在这里干吗?还不快点上去帮忙!」忽地从草丛中冲出一个人来,全
    身华山弟子的装扮,一冲出来就乱叫道。

    我当下一呆,很快回过神来,说道:「师兄,刚才在山下有点肚子痛,就方便了一下……」

    岂知那个华山弟子像是吓了一惊,道:「你怎幺知道我也是……师弟,赶紧上山吧!」说罢脸一
    红,慌忙拉着我冲上山去。

    冲至半山腰,便见六大派的人和明教的人交起手来。顿时杀声四起,刀剑声不绝……只见明教五
    行旗自山上冲下,声势大起。山上擂鼓声大作,摇旗?喊者百数。忽地一青影晃过,一人身影自山上
    冲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叼起一个峨嵋女弟子,自脖子处便咬去……那峨嵋女弟子「啊」的一声
    ,便全身冻僵、面无血色地死去。

    那华山「师兄」拍了拍我,我转头一看,吓了一跳,那「师兄」脸上一额汗水……「哇!师兄,你洗过脸啊?」我道。

    那华山师兄道:「师弟,我肚子痛啊……这里你先顶着,我等会儿就回来帮忙啊!」说罢直奔下山,跑得比
    我凌波微步还快。(哇……这家伙)

    又见灭绝师太在左边一剑一个(还是躲着点,别让她认出来了)。我急忙往右转移…
    …在众人之间插来插去还真不赖。凌波微步带给我另一种感觉……嗯,像是升级了,跑步比以
    前快得多。忽地眼前青影晃过,待我回过神来我已在半空之中……「青翼蝠王?!」我大吃一惊。

    「嘿嘿,小子,给我抓到你就认命吧~!」青翼蝠王奸笑道。

    我急运内功,在他欲咬下的那一刻使出「凝血神爪」,紧紧扣住他喉咙……

    「咳!小子……咳!」青翼蝠王一击不中,吃了一惊,一掌朝我腹部击去…

    「嗯!」我左手也是五指成爪,扣住他的右腕……这几下兔起鹄落,动作乾净利索,我也不禁自歎一声。

    「哼哼~小兄弟,你忘了我还有一只手!」青翼蝠王忽地目露凶光,左掌朝我天灵盖打来。(妈呀,
    这下危险!)我吓出一身冷汗,当下撤了抓住他右手的手,去硬接他那掌。

    「嘿嘿,你上当了!」青翼蝠王笑道,原来那掌是虚招,下面这掌直向我腹部打去……忽地全
    身内力急泻出去,韦蝠王吃了一惊,惊讶地朝我望去。

    「岂有此理啊!咬来咬去,又使这种奸招,你看我怎幺收拾你!」我危险中也顾不得那幺多
    了,反正现在两人贴在一起如此相近,北冥神功是最好的选择,虽然不知道可以吸到多少,但总
    可以挡住他一时半刻的攻击。

    想不到这一吸还真有用,韦蝠王轻功虽高,内力却是平平,被我这幺一吸根本没有能力反抗更强大的吸力
    。那内力自咽喉急速外泻,韦蝠王越是挣扎便越泻得快……那内力一到身上我忽地全身一震,顿时奇寒入骨
    。我一掌将他拍开,却用不上十分内力,只是轻轻将他击退而已。

    我当下马上盘腿坐下,运起九阳神功,头顶氤氲白气悠然而起,寒冷瞬间消失得无隐无蹤。再一盏茶的
    时间,我鹜地站起……「咦?人呢?」四下竟然没有半个人,怪不得刚才没有人偷袭我。原来刚才韦蝠王败
    北已经令得明教众人无心恋战,撤回光明顶;而六大派的人乘胜追击,都已杀了上去。

    「坏了,《乾坤大挪移》?!」我恍然惊起,据原着记载,张无忌先是学好乾坤大挪移才出去力战六大
    派,若六大派攻了上去,那幺我的乾坤大挪移岂不泡汤了。我赶紧加快脚步,直奔上山。

    「坏了!」我冲到光明顶,看到正在比武的擂台旁站满了许多人,擂台上站着的便是殷天正和崆峒五
    老中的宗维侠。接着便轮到武当宋远桥……接着便是张无忌会出来啊,晕……那现在张无忌应该在练乾坤
    大挪移了。呜呜……我的神功啊?

    鹜地看见一个样貌俊美、样子曰三四十岁的阿叔,身旁有个貌美的小姑娘在伺候着他,那小姑娘像是
    在哪里见过,好熟悉的脸孔……那是……纪晓芙,我终于记起了,那应该就是杨不悔,那那个阿叔可能就
    是杨逍了吧!看着她十六岁花样年华的模样,不禁令我的小兄弟快高长大。不能这样,要从智将杨逍身旁
    带走杨不悔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嘛!我苦苦思索……

    坏了坏了,宋远桥都已经上场了,再等下去张无忌就要出来了……嗯?张无忌?有办法!我赶紧往回走
    ,找到一个明教弟子的尸体,又是剥了他的衣服,自个儿穿上,那套华山弟子的衣服变成卡片也留着,以后
    可能用得着。

    我装着气喘吁吁的样子冲进明教那堆人中,对着阿叔喊道:「报告杨左使,刚才在内厅发现张无忌公
    子和圆真和尚大打出手,无忌公子身受重伤,圆真和尚却不见了。」

    那杨不悔果然吃惊道:「什幺?无忌哥受重伤了?」

    杨逍也是一惊,却疑道:「什幺?张无忌上了光明顶?」

    杨不悔道:「是啊,爹。刚才看到他和小昭一同去找一个黄衣和尚……现在不知道怎幺样?」

    杨逍当下微笑道:「原来那小子就是无忌啊?英雄出少年啊!」有他女儿的话,他也就消除了疑虑。

    杨不悔道:「爹,我想去看看无忌哥!」

    杨逍严肃道:「也好,六大派的高手虽然都在这里,可是我想那个和尚还在光明顶,你要小
    心点。见到无忌就带来这里,我来帮他疗伤。」又转头对我道:
    「保护好小姐的安全,去吧!」

    「遵命!」我正中下怀,杨不悔也快速拉着我进了内堂。

     「无忌哥哥在哪里受伤了?」杨不悔急道。她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

    我在想什幺地方没有人呢?唉,反正现在全部人都在擂台那边,光明顶是暂时没有人的了
    。当下说道:「小姐,这边……张公子在这个房间!」随便指了一间房间,

    杨不悔道:「那不是我的房间吗?无忌哥哥怎幺会在那里!」(那是杨不悔的房间?
    发财了,看来秘道的入口就在眼前)【原着中张无忌只是练了乾坤大挪移,小昭也只是看
    了几下经文,并没有将秘笈带出秘道】

    「是啊,我看到张公子就在里面!」我急道。

    杨不悔一惊,「蓬」的一声冲进房间……自己的床像是被人移开了,床底下有一个大洞,洞口却有楼梯,像是一条秘道。

    「怎幺我床底下竟有这样一条路?」杨不悔奇道。

    我忙道:「怕是什幺秘道吧!张公子本来在这里和圆真和尚打得不可开交,后来就不见了。」

    杨不悔看了看秘道,想了想,说道:「可能圆真和尚打算把他活埋在这里,不好了,我要去救他!
    」杨不悔来不及多想,冲进了秘道里面。(嘿嘿!)

    「小姐,危险啊,里面不知道有没有埋伏!小姐~」我一边装着叫,一边跟着进了秘道,扭上了秘道中关上入口的机关……

    秘道中有微弱的光,像是什幺发光的青苔,而墙壁上也有火把……即使我关了入口也不会觉得有
    多暗,只是走着走着面前竟多了一块大石头。「咦?」杨不悔走过去推了推大石头,大石纹丝不动,
    「怎幺办?」

    我心想,这可能就是圆真用来封住张无忌出路的石头,不打碎他,不可能进得去里面的!当下说
    道:「小姐,让一让!」说罢双掌交叉于胸,一口真气提上来,「呼!」的一掌「潜龙毋用」之击向岩
    石缝隙……但闻「碰」的一声巨响,巨石中间竟也打出个洞来,足够一人通过。

    「你究竟是什幺人?」杨不悔一惊,颤抖地往后退了几步。我收回双掌,便知道再也隐瞒
    不住了,要有这等武功,不是做四大法王便是五行旗、五散人,怎幺到现在还是个卒仔!我大吼
    一声,扑了上去……(怎幺最近都是用强的,难道是武功好了?)一把扯开杨不悔的衣服。

    「啊~!救命!」杨不悔叫道。(张无忌都出洞了,现在还有谁来救你?)我一把抓过她柔
    软的乳房,使劲地揉着……

    现在可不是什幺怜香惜玉的时候啊,杨逍见女儿久去不归,一定差人来找,要是被找到的话,
    一个伤风败德,六大派的人饶不了你;一个光明左使的女儿竟然敢上,明教的人饶不了你。最好还
    是乘着人还没到,便先上了再说,别吃了像阿珂一样的亏。

    既然这幺想了,我二话不说扯下她的裤子,挺起红肿的小兄弟往她又乾又涩的小穴便是一
    插……「啊~呜呜……好痛……呜呜……」杨不悔叫道。性器的交合处一条红红的血丝缓缓流
    出……我的心忽地一酸,悠然生起一种怜惜之意,便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好痛……不要,呜呜……放了我……」杨不悔哭道。

    我托起她的双腿,为了减少她的痛楚,让它尽可能的张开,腰部缓慢的一前一后……

    我想了想,得想个万全之策,便缓缓说道:「大小姐,其实小的暗恋你很久了,只是一
    直不好意思开口,如今既冒犯了小姐,我也不好意思留在光明顶!」说到这里,那小穴的淫
    水渐渐增多,杨不悔的呼吸声也开始急促起来(本来已经害怕得很急促啦)。

    我便加快了腰部的动作,收了九阳神功,按照本来的功力插得百余,泻了与她。面如死
    灰的她应该就认定是一个明教弟子姦淫了她吧……

    我也不及想那幺多,听到外边像有人的脚步声,慌忙提起裤子,捡起那张刚跌出来的卡
    片:059,杨不悔,简介:明教光明左使和峨嵋女侠纪晓芙之女,纪晓芙改其名于不悔和
    杨逍交往……卡片难度E(难度来说应该没有什幺后着了吧)。我赶紧钻进那个被我打出来的
    洞,再用洞内一块小石塞住了那个洞(该是没什幺用了,只是障眼法而已)……

    进入山洞,第一件事当然是换装。我赶紧脱下明教弟子的衣服,变成卡片和杨不悔的
    卡片一起收入卡薄,再变出华山弟子的衣服:「GAIN!」嗯?「GAIN?」怎幺不
    行,华山弟子的衣服变不出来了……

    我慢慢查找卡薄,好像还有什幺功能我没有发觉。嗯?那里有个HELP的字样,我一
    按,一整条游戏规则弹了出来……很多都是我见过的,忽地一条规则映入我的眼帘:每
    张卡片变成实物后只能使用一次,若再次变成卡片后便无法使用……我晕,咋不早说。
    (还是我没有看清楚介绍的错)

    鬍子第一次我是直接割下来贴上去的,所以好像现在也无效了,军服、华山弟子
    服、和尚服、明教弟子服也不能再用了…以后多偷点衣服变装才行,讨厌。

    只好穿回原来的装束(好像只有这个没有限制,自然没有限制,这都不是卡片变出来的)。

    我在微弱的火光底下摸索着,穿过一个又一个山洞……忽地看到两具骸骨。我大喜
    ,仔细找寻下,那块羊皮就跌在一副骸骨身旁,上面的血迹未乾,图像文字都很清楚…
    …我拿着一捏,「BOOM」的一声,我满心欢喜地接过卡片:

    卡片编号:231,卡片名称:乾坤大挪移……看到这里我不禁落下两行热泪(
    我感动啊!)。接着看下去:简介:明教至高无上的武功心法……难易度S(到手的第
    三张S级武功卡片)【第一张先天功(没练成)、第二张九阳神功、第三张便是乾坤大
    挪移了】学习条件……

    「什幺?我靠!另一A级武功十级或S级武功五级以上?!」我惊讶道,

    如果我A级武功十级或S级武功五级以上我还练你干P啊?」我怒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