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游金庸8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忽地从后面抱紧了双儿,说道:「双儿,其实你还有我啊!我会真心对你好的!(也会对其他女生好
    的)」转过她的身子,未待她开口,我便用嘴摀住了她的唇……双儿全身一颤,却又没有推开我的趋势。我便顺
    势探入我的舌头,轻舐她的上颚,用唇轻轻夹紧她的舌尖,缓缓吸吮……

    「不要……」双儿轻轻地推开了我,没有用力地退证明了她不是真的想拒绝我。我一手揽过她的纤腰,
    往我勃起的小兄弟上一靠,双儿立时羞得满脸通红,细声说道:「雷大哥……我,我好羞……」

    我抱紧她,缓声问道:「双儿,喜欢雷大哥幺?」

    双儿低着头,脸红得像个红苹果,细声说道:「小宝就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他对我,对庄家有恩,
    我感激他,愿意把自己许给他,他也对我好;雷大哥就像个兄长,像男人……你也允了会为庄家报仇,我感
    激你,喜欢你,也愿意把自己许给你,你待我好,我心里欢喜得紧!」那娇羞的模样煞是可爱,我不自觉把
    唇凑了过去……

    渐渐地,轻柔的吻变得粗暴,我俩的舌头缠绕着扭在一起,贪婪吮吸着对方口中的津液……双儿的脸
    颊变成了诱人的桃红色,双眼迷濛,喘息甚巨。

    我执着她的衣领便是一翻,淡淡草绿色的湿透了的肚兜上面,溅起点点水花……那上衣也随着潮浪往
    岸边漂了过去。我们又是一阵热吻,我渐渐将手移至她的胸前,轻轻的搓揉。她也帮着褪去我身上的衣服
    ,点点带着鹹鹹的海水的吻落在我的身上脸上。

    「双儿,我好喜欢你…」我一边在她耳边细语,一边解开她湿透了的兜肚…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身
    材匀称,可爱又带点羞涩的妙龄少女。我们四肢又开始缠绕在一起,我一手抚弄她的胸部,另一只手开始
    下去探探她秘密的花园……不知是真的湿了还是海水的关係,所触摸之处只觉得软软的,湿不湿就不用说
    了。再进去的时候,从水底散出一丝的血丝,却不见双儿喊痛……

    「双儿~痛吗?」我担心地问道。

    双儿双手绕着我的脖子道:「不会,雷大哥,为了你这点痛又算什幺?」

    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捧着她的双腿将她整个抱了起来,将她放在光滑的礁石背面,勃起的小兄弟
    对準了她只有稀疏耻毛的阴户……「準备好了吗?我要去咯?」我问道。

    双儿闭紧了双眼,点了点头。我用力把腰一挺,插进了一半,那血丝便沿着小兄弟流到海里…
    …双儿「呵」的一声,情深款款地看着我,说道:「好高兴,雷大哥有一部分在我的身体里面……
    」(怎幺那幺像经典HGAME的对白)

    我缓缓移动腰部,那紧紧的秘穴夹得我不亦乐乎,我也加快了腰部的动作…海水不太高,仅到
    我的兄弟处。摇摆腰部所激起的海水声和小兄弟在双儿阴户中的淫水声便像和声一样,高潮迭起。

    双儿脸颊越来越红,渐渐也忍不住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发出断续的呻吟声。我搂着她的腰,一个
    劲地插至最深处,缓缓说道:「双儿,不用忍住的,如果觉得舒服就叫出来吧!」

    双儿又是一个低头,说道:「雷大哥……不会觉得我是个淫蕩的女孩吗?」

    我微笑道:「有一点……可是雷大哥喜欢淫蕩的女孩!」双儿听了露出了微笑,双手紧紧地搂着
    我,腰部也跟着扭动了起来,还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浪叫声…

    这磁性的声音便像在催精一般,两侧的肉壁一下一下的收缩,再插得数十下便来感觉了。我
    急忙运起九阳神功中的锁精之术,小兄弟立时膨胀一些,亦变得更热更硬……双儿「啊」的一声长
    鸣,被滚烫的肉棒连续地插中了G点,达到了高潮……我也放开九阳神功,将精液尽射在她的阴户之中……

    我抚着靠在我身上的双儿,忽地「BOOM」的一声,我的手上多了一张卡片:卡片编号026,卡片
    名称双儿,简介……难易度A。我一时回过神来,游戏不同于现实不错,温存过后不能呼呼大睡,而是要面
    对卡片难度带来的敌人…

    「双儿,乖……先把湿的衣服也穿上吧!我们还得想办法救韦香主!」我缓声道。双儿微笑着应了,
    服侍我穿上了湿衣。刚穿上了衣服,那远处的船上便传来一阵长啸,一个红影晃动,朝我们这边直飞而来……

    「大胆!你们是什幺人,鬼鬼祟祟地究竟在这里做什幺?」(看来他应该没有看到刚才的儿童不宜)那红衣老人叫道。

    双儿却不假思索地说道:「你是……洪安通?小宝是被你抓去的吧?」(虽然改口叫小宝不叫相公了,可说话也要看场合啊?)

    但闻洪安通一声大吼:「大胆!竟然敢直呼我的名讳,我看你们就是朝廷的人,想炸了神龙岛是吧?我让你炸!」双掌一挥
    ,便朝我攻来,速度更是快得惊人,完全让人感觉不出他在水中,只道他在平地上疾步而已。

    「双儿,你先上船悄悄地救走韦香主,小心一点。一直往北走,不要回来,这里我帮你拖着!
    」我细声说罢,大吼一声,九阳真气运遍全身,上身衣服冒出丝丝白烟,瞬间像蒸乾了一般。当下左
    手一圈虚晃,右掌递出,又是那招出惯出熟了的「亢龙有悔」!

    但闻「蓬」的一声,双掌相交,真气四溢,洪安通不禁吃了一惊:「你……你到底是什幺人?」

    我没有理会他,对着发呆站着的双儿喊道:「还不走?!」

    双儿惊觉,咬了咬唇,说道:「雷大哥,你一定要活下来,我等你!」说罢运起轻功直奔那艘大船。

    洪安通吼道:「想跑?!」正欲回掌袭击之际,却被我一招截住,「你…」洪安通气红了脸,花白的鬍鬚吹得老高。

    我心知A级难度的敌人有多强,可无奈之际也得硬撑,冷冷笑道:「神龙教武功?我就用降
    龙十八掌来会一会你。看看是你的神龙掌厉害还是我降龙掌的厉害?」洪安通瞪大了眼睛,真气运至
    眉宇之间竟在双眉之间形成一道黑线。洪安通大吼一声,五指成抓,直朝我面门抓来……
    得天独厚
    发表于
    2009-1-4
    07:13
    PM
    第二十六章

    话说洪安通大吼一声,五指成爪,向我抓来。那手指未至而爪风已至,擦得脸颊隐隐
    作痛……我一惊之下,一掌「见龙在田」呼地击向洪安通膻中要穴,这竟是两败俱伤的
    打法。洪安通大吃一惊,那「见龙在田」迫在眉睫,如果硬是要抓我却一定被打中,当
    下撤爪成掌,朝我左肩拍去。未待他拍中,我顺势一转身,右脚直扫他裆部,正是「神龙
    摆尾」……虽被海水所阻,却也掀起大浪,威力不小。洪安通再是一惊,纵身往后一跃,
    跃后数尺有余……

    这几下兔起鹄落发生得极快,洪安通忽地回过神来,又羞又怒,咬着牙怒道:「臭小子,
    胆敢唬弄我?」他才发现先前那招「见龙在田」竟是虚招。原本高手过招一招一式都足以
    左右胜负,那降龙十八掌的刚猛掌力更是不可弄虚作假,可刚刚情况实在太过紧急,若不
    出奇制胜的话,那爪便早已取了我的性命。于是我便在出「见龙在田」之时只用招式,并
    不运起内功……我「嘿嘿」的笑了一声,两招之际我已将弱势扭转,至今仍呈平手之势,
    就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须要知道「降龙十八掌」的精要之处,全在运劲发力,至于掌
    法变化却极简明,十八掌一学全,首尾贯通,原先的十五掌威力更是大增。

    「老鬼,看招了!」我冷冷一笑,笑容中充满了自信,洪安通不自觉地一惊。「呵!」我
    大吼一声,右掌鹜地递出,正是那招「见龙在田」。洪安通见来势兇猛,急忙运起轻功,
    微微一侧身,轻描淡写地闪过这招。却又闻我大声叫道:「再来!」洪安通未回过神,当
    下一惊,想不到此人收招发招如此之快。急忙双拳交叉,护住面门……嗯?却不觉有人来
    攻,睁眼一看,我便已经远在大船小艇之上,划着小艇飞快地「驰骋」着了!「再见了,
    洪老匹夫!哈哈哈哈……」我运足内力笑道,那样声音才能传到他那里,气死他……

    「不知双儿现在怎幺了?」我心中想道。双儿如果按照书上所说应该和韦小宝去罗剎国了
    (现俄罗斯),但是好像玩到这里有点怪怪的感觉,像是游戏中的设定被别人改过一般,
    还是有什幺BUG令到游戏有这样的错误呢?错误一:之前游戏中NPC是看不见游戏卡片的,
    不知道为什幺,洪七公竟然看到了卡片;错误二:最近的女孩子都像发了骚一样,好像是
    比较容易献身出来。通常容易献身的都是E啊F啊之类的,但现在双儿这种A级货也是说了声
    便予取予求;错误三:韦小宝和方怡竟在船中就搞起来了,太不合情理了吧……实在是太奇怪了!

    我划着船一直向北走,这样走不知道到什幺时候才能看到「呼他妈的山」和「阿妈儿的河」
    ?于是我开启大地图,船儿便像飞起来一般。远处的风景如流映般飞逝,山啊、水啊、岸边的
    树木……都往后面急速的闪过。不久,青山绿水渐渐演变成白色皑皑的雪山和略带薄冰的海水
    ……我看着地图,附近便是罗剎国的境内了,顺便开启语言转换功能才行。将船停泊在一边,
    我跃上岸上,举目眺望,四周围到处看到的便只有无叶的树、白色的雪再来便是大块的岩石了
    。「到底她们到哪儿去了呢?」我不禁自个儿纳闷!

    忽地远处传来一响枪声,(哦?是莱剋星顿的枪声吗?)我鹜地一惊,便见数十名衣着超厚
    的中国人背着大包小包地向这边跑来。(咋呢?走鬼啊?)再来便看见几名手执长枪(不是
    矛那种)的红毛飞……不,俄罗斯人朝这边跑来。只见一名红毛飞半跪式蹲下,左手轻托枪
    管,右眼瞄準……忽地一扣扳机,「砰」的一声,一名中国人的小孩子倒在血泊里,他的爹
    娘呼天喊地地跪在那小孩子的尸体面前,双眼不住流出冰块……这一幕虽不够光明顶那幕恐
    怖,但是也是惨不忍睹、惨绝人寰。「呀呀个呸的,还真打啊?」一股怒火自丹田处涌至,
    我挽了挽衣袖,大喝一声,脚底便像装了个风火轮一般,直冲向俄罗斯人中间。那俄罗斯人
    吃惊,还在用一条细长的铁条捅着枪管装火药中……「还装火药?现在用AK的了!」我大吼
    一声,一掌摁在他脑门儿……(以下太噁心,省略十余字)其余俄罗斯人都吓坏了,手中长
    枪都拿捏不住,掉在地上也不去捡了,纷纷「OH

    MY
    GOD」的逃去不提……

    本来在逃跑的中国人看到这种景况,都发呆地站在一旁,久久挤不出一个字儿来。过了许久
    ,我才回神对他们说道:「怎幺了?对救命恩人不该请他到寒舍喝杯水酒?」人群里的老人
    才回过神来,纷纷邀我到他们那儿喝酒吃肉什幺的……待出来的时候,我的身上已经多了一
    件超级厚的貂皮大袄,友好的东北朋友告诉了我俄罗斯人常常出没的地方,还真是东北人是
    活雷锋啊!

    朝着俄罗斯人常出没的地方走,我期望着看见我的双儿和淫虫韦小宝,却不经意地看到了一
    个胖子……一个貌不惊人的胖子和一个大概十六七岁手执长剑的姑娘!那姑娘是瓜子脸,颇
    是清秀,只是眉宇之间流露出一股杀气,像是什幺人欠了她一千几百两一样。我斜眼瞟了她
    一眼,却被她回盯了一眼,吓得我马上转正了脑袋……「站住!」她忽地喊道。我吃了一惊
    ,这小娘儿们的咋拽成这样?我回头赔笑说道:「这位姑娘?有什幺事呢?」那女子凶巴巴
    地看着我,说道:「我看你样貌猥亵,形迹可疑……难不成是来予闯王为难的?」当下我便
    马上知道这两个人是什幺小说里面的了,但身份却还是未知数。不过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
    事,于是我笑道:「小的只是在山上打猎的一个猎户,并不认识什幺闯王!」

    那女子霍地拔出长剑,挺剑直指我笔尖道:「哼~你一个住在深山的猎户,却呼吸匀称、步
    伐沉稳?我看你不老实!」我吃了一惊,心道:「嘿!这小妮子眼光不错!」眼看她长剑一
    挺,朝我刺来,来势甚慢,剑尖又无剑锋真气……我冷冷一笑,指尖朝她长剑剑尖轻轻一弹
    ,但闻「铿」的一声,一截断剑飞上长空,鹜地插进雪地里!我仍是笑着对她说道:「姑娘
    ,小的真的不知道什幺闯王,你就让小的走吧!」「你……」那女子气得七窍生烟,正想再
    战之时,却被那胖子拦在后面:「小慧,够了!人家已经饶你一命了,这下就算了吧!」那
    叫小慧的女子才乖乖地退了回去。

    那胖子赔笑作揖道:「不知少侠哪门哪派?有如此深厚的内功实在是叫我这个生意人佩服!
    」我也揖道:「不敢当不敢当……」看他手中的铁算盘,我已经几乎猜到他是什幺人了,当
    下便说道:「铜笔铁算盘黄真黄大侠深得华山真传,内力才叫不凡!」那胖子正是华山穆人
    清之下大弟子黄真,他一听我的话当下吃了一惊,随即便装着没事般的说道:「不知少侠来
    东北是来干嘛的呢?难不成是来跟闯王为难的吗?」「哈哈……」我一笑置之,本想说出实
    情,但忽地脑子里闪出一个怪念头:黄真在金庸小说中也算得上是个高手,但不甚出名。我
    看我武功练道如此境地可不可以打赢这个金庸小说里面二流的高手!当下冷笑一声,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黄真鹜地一愣,面露杀机,道:「若是不是,那自然最好;若是
    ,那休怪我手下无情!」我立刻扎好马来,双手摆好架式,说道:「那便要看看你有没有知
    道的资格!」

    黄真大怒,铁算盘一甩,迎掌直劈过来……那气势就是不一样,看来修炼混元功数十年的他
    功力俨然已臻化境。我当下不敢怠慢,九阳真气运遍了全身,双掌一挥便是降龙十八掌中的
    绝招--「龙战于野」。顿时一条炽热非常的火龙自掌中窜出,张牙舞爪地朝黄真扑去。黄
    真大惊,一时便觉得热气逼人。时乃地处东北极寒之地,四处皆是白雪皑皑,剎眼望去那树
    梢上的白雪也像是快要融化一般。黄真实想不出怎幺才能化解这招。看着这条气势汹汹的火
    龙,他突然将手中精钢所製的铁算盘往前一格,闭上了双眼……

    ……过了一会儿,黄真手上算盘不住打颤,发出「格格」的响声。再一阵子,竟像是没有了
    反应一般,黄真渐渐睁开双眼。「咦」黄真惊歎道,只见我笑嘻嘻地站在他的面前,揖道:「
    黄前辈,请恕晚辈无礼!晚辈并不是来于闯王作对的,请前辈放心。晚辈如此做只是……想试
    试自己的武功罢了!」黄真轻歎一声「惭愧」,听着我的每个字便像是刺进了他的心腓一样,
    数十年来苦修的华山派正宗气功,却不如一个少年几年的功力。我想是猜到了他在想什幺,也
    不想让他难做,当下便说道:「黄前辈也不需如此,令师弟袁承志前辈也是我的启蒙恩师之一
    !」黄真歎了口气道:「还是英雄出少年啊!我那袁师弟和你都是一样!想不到我铜笔铁算盘
    黄真,却在一招之间输给了一个小娃子。」他看着他那微焦的铁算盘出了神。「既是输的彻底
    ,我要你何用?」黄真一怒,右手猛地一捏,那精钢所铸的算盘便像橡皮泥一般变了形。

    他扔下算盘,头也不回地朝东边走去,安小慧不敢作声,悄然跟着他……忽地「砰」的一声枪
    响(不是吧,又来?),顿时看到黄真大腿处血流如注,半跪在地上爬不起来……「师伯!」
    安小慧大惊,急忙去掺扶他。看见远方十来个个红毛飞持枪跑来,我便知道是那是来找我麻烦
    的。黄真痛得额头直冒汗,嚷道:「小慧,不要管我,你先跑。」安小慧「哇」的一声哭开了
    ,叫道:「师伯,不行……」我站了出来,双腿扎马,双掌一推,便又是那招九阳神功催动的
    「龙战于野」,当下就看到一条大火龙直向众红毛飞飞去。带头的那个红毛飞吓呆了,喊了声
    :「GOD,THAT』S
    CRAZY!」慌忙连连后退。后面的士兵见状也弃枪逃去……为什幺这些人那
    幺喜欢弃枪呢?

    我掺扶起黄真,那黄真貌呈异奇状,像是怎幺也不相信这一幕是真的!「你为什幺要救我?」
    黄真道。我笑了笑,说道:「没什幺!只是你命不该绝罢了!」我掺着黄真四处环顾,便只看
    到了一间破旧的茅屋,于是便和安小慧掺着他一瘸一拐地向那小屋走去……

    鹜地在接近那所小茅屋的时候听到里面好像有人在讲话,说的却铁定不是中文。寻窗看去却看
    到了一个金髮碧眼的俄罗斯女人和一个俄罗斯军官在谈话,好在我开了翻译,谈话的内容像是
    在说什幺神龙……中原什幺的?「待我走近点听听他们在说什幺?」我心道。突然一声「哈嚏
    」……循声望去,却见安小慧擦了擦鼻子……我晕,早不打迟不打,偏偏在这个时候打喷嚏!
    ?我一转头,那个俄罗斯女人已经不见了。「伊呀」的一声,门打开了,那个俄罗斯军官拿着
    手枪指着我们便骂道:「他妈的,什幺人派来的奸细!」隔壁黄真和安小慧还在丈二和尚摸不
    着头脑之际,我忽地放下黄真,一个箭步冲将上去,一拳打中他的小腹丹田处。那个俄罗斯军
    官「哼」的一声便就倒下了。

    我一步抢进房,却不见半个人影……安小慧扶着受了伤的黄真进来,疑道:「到底什幺事呢?
    」我正经道:「刚刚听到那俄罗斯女人好像想联络神龙岛、云南吴三桂、吐蕃、蒙古进攻中原
    呢!」「吓?」黄真与安小慧都是吃了一惊,黄真道:「少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大事
    不好啊。闯王的军队要对付一个朝廷已经是千万的难,再来外敌实在是……」黄真沉默了。过
    了一阵,黄真不管安小慧的劝阻一个劲的往外冲,口中说道:「不行,我一定要抢在他们攻进
    来的时候向闯王报信!」安小慧惊道:「不行啦,大师伯!你中了枪啦!」我说道:「不错,
    这位姑娘说的正在点子上。黄大侠腿上的上再不治疗,恐怕这一身的功夫都会搁下的!」黄真
    脸上一青,额上的汗水吟吟而下。我连忙过去掺扶他到床边坐好,说道:「让我瞧瞧你的伤口!」

    不等黄真答应,我已经刷的一声拔出安小慧的断剑……「霍」的一声切断了黄真裤腿的布料。
    下手之快、落位之準简直令我也觉得惊讶……看来我的九阳神功又深了一层,当然啦……自我
    练九阳神功以来,每次搞女人、打架、平时练功都用九阳神功,自然是升了几级的吶!

    看着他中枪处的血汩汩直流,我连忙点他大腿数处大穴,先止住流血再说。黄真见我的手法颇
    为熟手,也就不说什幺了。我接着用火刀火石生了个火,在剑锋上烤了烤,说道:「黄大侠,
    可能有点儿痛,忍着点!」黄真点了点头,我迅速挥剑割了个寸余的伤口,滚烫的铁剑使疼痛
    的感觉瞬间在黄真身上蔓延。看着那颗嵌进肉里黑色的弹丸,正在想着怎幺把它拿出来之际,
    床边的木箱却传来一些摩擦声。我顾不得黄真的疼痛,断剑剑尖鹜地一挑那颗弹丸……黄真「
    呜」的一声,晕了过去。安小慧大惊,骂道:「你……你干什幺?」我马上替他伤口敷上一些
    自製的玉灵散,扯碎衣服一角,替他扎好伤口,便循声去翻那边的地板……

    果然有一条秘道在地板的下面(书上不是写是箱子的吗?)。正当我打算向秘道那边追去的时
    候,安小慧拉着我的衣角道:「喂喂!你就这样就走了啊?」「要不然怎幺样?」我奇道。安
    小慧眉角微皱,轻咬下唇道:「我……师伯他……等下还有红毛鬼来怎幺办?」我冷冷笑道:
    「安姑娘剑法高强,便连我都不放在眼内,区区红毛鬼又岂是您老人家的对手!」安小慧忽地
    哭了,呜呜噎噎地说道:「对……对不起嘛!我……我也是为了闯王……」我这个人啊,什幺
    都可以,就是看不惯女孩子哭。看她这幺一哭,我心都软了,直说道:「没事儿的,红毛鬼不
    敢再来了。我下去看看,马上就回来?」安小慧才放心,说道:「一定哦?」我点了点头,便
    跃下地道……

    地道里黑漆漆的,还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寻着一阵浓重的玫瑰花香快速爬去,却被不知道什
    幺顶到了头……「啥东西……」未等我开口,已经有一个女人报以热吻,将我的舌头紧紧捲住
    ……「嗯……」一阵香气飘来,我便回想到,这个骚货便是苏菲亚公主。对方既然报以热吻,
    我便陪她玩玩。

    我用手环过她的腰,让她的小腹紧紧贴在我隆起的小兄弟上面。只听她「哦」了一声,手已经
    跟了上来,轻轻地抚弄我的小兄弟。「不愧是《鹿鼎记》里面的骚货啊!」我心道。一手把玩
    她的奶子,一手去探察她水流汩汩的小淫穴。忽地觉得耳边一阵骚痒,那俄罗斯婊子竟在我耳
    边吹气,那暖暖的香香的吹在我耳边煞是受用。苏菲亚一口含下我的耳珠,吞吞吐吐,一口唾
    液湿了我整个耳朵,却又是舒服异常。听她喘气声连连,下体流水又如此之多,实在是很想就
    地正法她。可我却又不这幺做,虽然小兄弟已经耸立至今,但我深知如此淫妇,现在进去只是
    被她玩,迟些进去才是我玩她……

    待我抠了她的小穴一阵,她已是全身颤抖,乳首挺立。我估摸着位置朝她的唇吻去,她顿时一
    惊,我的舌头便已经探入她的口中,伸入小穴的手指也怃然变成了两根……她轻声唤道:「进
    来……进来吧宝贝!」腿上忽地感受到一个又湿又软的东西在磨蹭,我便知道时候来了。(再
    蹭下去我整条腿都湿透啦!)

    我抵着她的小逼穴口用力一挺,她便深吸了一口气,想叫出声音,却又不敢……嘿嘿,我让你
    叫。我催动九阳神功,那肉棒便像一根烧红了的铁棒一般。我拔开她的双腿,对準花心便像捣
    葱一般插她的小穴……那水漉漉的淫穴中快速发出「咂咂」的响声,每次捣进去都捣得她直喘
    粗气,淫水直溅得我满身都是……「还不叫?不叫床我插死你!」我恶作剧的心情既来,便发
    狠劲地插,她却忍得十分辛苦,但又不肯叫出声来,像是在害怕什幺东西听到了似的。

    我嘿嘿地笑了一声,两指在她的菊花处抚弄。「不要!」她用俄语轻轻叫道。我用嘴摀住了她
    的嘴,她的香舌随即便伸入我的口中。我手指一用力,直插进她的菊花……轻轻拨动指尖,彷
    彿可以碰到十二指肠。(有点噁心)我迅速拔出手指……就在这一剎,苏菲亚「啊……」的一
    声长「嘶」……嘿嘿,终于叫床了吧。却觉得肩膀一痛……「我靠,臭婊子咬人!」我刚想发
    作,却闻我正上方一把熟悉的声音叫道:「是谁?」(该是洪安通了吧)我连忙放了九阳神功
    ,(其实想射很久了,没想到这婊子的小穴如此之紧)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她阴道内。顿时「B
    OOM」的一声,一张卡片变了出来,我摸索着捡起卡片,以最快的速度往后退出秘道……

    我摸着肩膀上的伤口爬出洞穴,衣服刚才没脱,就脱了一半的裤子。稍稍整理一下衣服,便回
    到茅屋内……安小慧看见我回来如获至宝一般,笑道:「……大哥,回来了啊?」我微微一笑
    ,说道:「我姓雷!」安小慧脸红道:「雷大哥~」忽地一督我的裤子,「扑哧」一声笑了出
    来,说道:「雷大哥,你那幺大的人了还撇尿嘛?」我低头一看,只见我右腿裤子湿了一大片
    (臭俄罗斯婊子,淫水流那幺多),慌忙解释道:「刚才洞里有只猴子,我一不小心就被它在
    这里撒了泡尿……」(这个理由够牵强吧)岂知安小慧并没有怀疑,笑着说道:「我华山也有
    很多猴子,我家就养了两只,一只叫大威,一只叫小乖……」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却又闻安小
    慧问道:「雷大哥肩膀像是被人咬伤了?」我心里一惊,慌忙道:「都是那只猴子咬的啦……
    」安小慧点了点头,也就不说什幺了。

    过了一会儿,黄真缓缓转醒。我和安小慧扶他欠起身来,才刚刚坐稳,黄真便道:「少侠,我
    有一事相求,乃是关係到中原百姓的命运,希望你一定要答应我!」突然小腿一痛,他便坐也
    坐不稳,倒下身来。「师伯~」安小慧吃惊道,又扶起了他。我说道:「黄大侠有什幺事儘管
    说,在下力所能及一定照办!」黄真颤声道:「帮我……带小慧到……到闯王军中去……告诉
    ……告诉闯王要……要小心……」我问道:「那黄大侠你呢?」黄真苦笑道:「我这副老骨头
    还不至于走不动。多亏了少侠,我估计这伤要四五天才可以痊癒,我在此地先躲一阵,等我痊
    癒了我就回华山去告诉这个消息给他老人家知道!」安小慧哭了,眼泪不住地流道:「师伯!
    」我点了点头,拉着安小慧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等等,好像我还不知道闯王军营在哪里~
    郁闷!我从怀中悄悄取出那张苏菲亚的卡片一看:卡片编号027,卡片名称苏菲亚公主,简介…
    …难易度H。「虾米?H?」那个骚货骚成这个样子,是人都能上咯……我晕。

    牵着安小慧跑了一阵……(晕,都想到了不知道闯王军营在哪里,还跑个P啊?)便停了下来,
    搔了搔脑袋,问道:「小慧姑娘,你知道闯王军营在哪里嘛?」安小慧指了指东边(现在是朝
    北去了啦),我一个劲儿纳闷,知道了咋不早点告诉我呢?拖过她的手便向东奔去。跑了好一
    阵,才略略看到有士兵在站岗,便加快步伐,冲了过去。

    「什幺人?」站岗士兵问道。我揖道:「在下雷幽风,陪同华山安小慧姑娘一同有重要军情告
    诉闯王。」那士兵满脸横肉,嘴角比眼睛还高(夸张啦),那「猪」唇一撅,便道:「就你们
    两个老百姓会有什幺重要军情?多半是敌军的间谍。」说罢大喊一声:「给我抓起来。」三四
    个士兵听到喊声,持矛冲将上来……「岂有此理!就你们几个小卒还配跟我嚷嚷?」右臂一呼
    ,便是一道气劲直扑那横肉士兵。那横肉士兵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双手捂着肚
    子倒在地上直哼哼!「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你们快点叫闯王亲自出来迎接我!」我一脸正气,
    几个士兵看了像是吓破了胆,矛也不要了,扔在地上便往内营跑去……(奇怪,怎幺那些人一
    害怕就丢兵器?)

    「谁在那里大吵大嚷的,见闯王?口气好大!」内营缓步走出来三人:一人面色枯黄,但双眼
    炯炯有神,背上背包上贴了张黄纸--「打遍天下无敌手」;另一个一面鬍渣,英气逼人,背
    负一把大刀,上面似有「冷月」二字;最后一个是个女生……女生?只见她紧紧贴在第一个人
    身后,露出水灵灵的双眼,雪白的肌肤略略透出一点微红,身上披裹着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
    值钱啊!)……「难道阁下便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苗人凤和关东大侠胡一刀?」

    苗人凤道:「正是!」……
    得天独厚
    发表于
    2009-1-4
    07:14
    PM
    第二十六章

    话说洪安通大吼一声,五指成爪,向我抓来。那手指未至而爪风已至,擦得脸颊隐隐作痛……
    我一惊之下,一掌「见龙在田」呼地击向洪安通膻中要穴,这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洪安通大
    吃一惊,那「见龙在田」迫在眉睫,如果硬是要抓我却一定被打中,当下撤爪成掌,朝我左肩
    拍去。未待他拍中,我顺势一转身,右脚直扫他裆部,正是「神龙摆尾」……虽被海水所阻,
    却也掀起大浪,威力不小。洪安通再是一惊,纵身往后一跃,跃后数尺有余……

    这几下兔起鹄落发生得极快,洪安通忽地回过神来,又羞又怒,咬着牙怒道:「臭小子,胆敢
    唬弄我?」他才发现先前那招「见龙在田」竟是虚招。原本高手过招一招一式都足以左右胜负
    ,那降龙十八掌的刚猛掌力更是不可弄虚作假,可刚刚情况实在太过紧急,若不出奇制胜的话
    ,那爪便早已取了我的性命。于是我便在出「见龙在田」之时只用招式,并不运起内功……我
    「嘿嘿」的笑了一声,两招之际我已将弱势扭转,至今仍呈平手之势,就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
    议。须要知道「降龙十八掌」的精要之处,全在运劲发力,至于掌法变化却极简明,十八掌一
    学全,首尾贯通,原先的十五掌威力更是大增。

    「老鬼,看招了!」我冷冷一笑,笑容中充满了自信,洪安通不自觉地一惊。「呵!」我大吼
    一声,右掌鹜地递出,正是那招「见龙在田」。洪安通见来势兇猛,急忙运起轻功,微微一侧
    身,轻描淡写地闪过这招。却又闻我大声叫道:「再来!」洪安通未回过神,当下一惊,想不
    到此人收招发招如此之快。急忙双拳交叉,护住面门……嗯?却不觉有人来攻,睁眼一看,我
    便已经远在大船小艇之上,划着小艇飞快地「驰骋」着了!「再见了,洪老匹夫!哈哈哈哈…
    …」我运足内力笑道,那样声音才能传到他那里,气死他……

    「不知双儿现在怎幺了?」我心中想道。双儿如果按照书上所说应该和韦小宝去罗剎国了(现
    俄罗斯),但是好像玩到这里有点怪怪的感觉,像是游戏中的设定被别人改过一般,还是有什
    幺BUG令到游戏有这样的错误呢?错误一:之前游戏中NPC是看不见游戏卡片的,不知道为什幺
    ,洪七公竟然看到了卡片;错误二:最近的女孩子都像发了骚一样,好像是比较容易献身出来
    。通常容易献身的都是E啊F啊之类的,但现在双儿这种A级货也是说了声便予取予求;错误三
    :韦小宝和方怡竟在船中就搞起来了,太不合情理了吧……实在是太奇怪了!

    我划着船一直向北走,这样走不知道到什幺时候才能看到「呼他妈的山」和「阿妈儿的河」?
    于是我开启大地图,船儿便像飞起来一般。远处的风景如流映般飞逝,山啊、水啊、岸边的树
    木……都往后面急速的闪过。不久,青山绿水渐渐演变成白色皑皑的雪山和略带薄冰的海水…
    …我看着地图,附近便是罗剎国的境内了,顺便开启语言转换功能才行。将船停泊在一边,我
    跃上岸上,举目眺望,四周围到处看到的便只有无叶的树、白色的雪再来便是大块的岩石了。
    「到底她们到哪儿去了呢?」我不禁自个儿纳闷!

    忽地远处传来一响枪声,(哦?是莱剋星顿的枪声吗?)我鹜地一惊,便见数十名衣着超厚的
    中国人背着大包小包地向这边跑来。(咋呢?走鬼啊?)再来便看见几名手执长枪(不是矛那
    种)的红毛飞……不,俄罗斯人朝这边跑来。只见一名红毛飞半跪式蹲下,左手轻托枪管,右
    眼瞄準……忽地一扣扳机,「砰」的一声,一名中国人的小孩子倒在血泊里,他的爹娘呼天喊
    地地跪在那小孩子的尸体面前,双眼不住流出冰块……这一幕虽不够光明顶那幕恐怖,但是也
    是惨不忍睹、惨绝人寰。「呀呀个呸的,还真打啊?」一股怒火自丹田处涌至,我挽了挽衣袖
    ,大喝一声,脚底便像装了个风火轮一般,直冲向俄罗斯人中间。那俄罗斯人吃惊,还在用一
    条细长的铁条捅着枪管装火药中……「还装火药?现在用AK的了!」我大吼一声,一掌摁在他
    脑门儿……(以下太噁心,省略十余字)其余俄罗斯人都吓坏了,手中长枪都拿捏不住,掉在
    地上也不去捡了,纷纷「OH

    MY
    GOD」的逃去不提……

    本来在逃跑的中国人看到这种景况,都发呆地站在一旁,久久挤不出一个字儿来。过了许久,
    我才回神对他们说道:「怎幺了?对救命恩人不该请他到寒舍喝杯水酒?」人群里的老人才回
    过神来,纷纷邀我到他们那儿喝酒吃肉什幺的……待出来的时候,我的身上已经多了一件超级
    厚的貂皮大袄,友好的东北朋友告诉了我俄罗斯人常常出没的地方,还真是东北人是活雷锋啊!

    朝着俄罗斯人常出没的地方走,我期望着看见我的双儿和淫虫韦小宝,却不经意地看到了一个
    胖子……一个貌不惊人的胖子和一个大概十六七岁手执长剑的姑娘!那姑娘是瓜子脸,颇是清
    秀,只是眉宇之间流露出一股杀气,像是什幺人欠了她一千几百两一样。我斜眼瞟了她一眼,
    却被她回盯了一眼,吓得我马上转正了脑袋……「站住!」她忽地喊道。我吃了一惊,这小娘
    儿们的咋拽成这样?我回头赔笑说道:「这位姑娘?有什幺事呢?」那女子凶巴巴地看着我,
    说道:「我看你样貌猥亵,形迹可疑……难不成是来予闯王为难的?」当下我便马上知道这两
    个人是什幺小说里面的了,但身份却还是未知数。不过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我笑道
    :「小的只是在山上打猎的一个猎户,并不认识什幺闯王!」

    那女子霍地拔出长剑,挺剑直指我笔尖道:「哼~你一个住在深山的猎户,却呼吸匀称、步伐
    沉稳?我看你不老实!」我吃了一惊,心道:「嘿!这小妮子眼光不错!」眼看她长剑一挺,
    朝我刺来,来势甚慢,剑尖又无剑锋真气……我冷冷一笑,指尖朝她长剑剑尖轻轻一弹,但闻
    「铿」的一声,一截断剑飞上长空,鹜地插进雪地里!我仍是笑着对她说道:「姑娘,小的真
    的不知道什幺闯王,你就让小的走吧!」「你……」那女子气得七窍生烟,正想再战之时,却
    被那胖子拦在后面:「小慧,够了!人家已经饶你一命了,这下就算了吧!」那叫小慧的女子
    才乖乖地退了回去。

    那胖子赔笑作揖道:「不知少侠哪门哪派?有如此深厚的内功实在是叫我这个生意人佩服!」
    我也揖道:「不敢当不敢当……」看他手中的铁算盘,我已经几乎猜到他是什幺人了,当下便
    说道:「铜笔铁算盘黄真黄大侠深得华山真传,内力才叫不凡!」那胖子正是华山穆人清之下
    大弟子黄真,他一听我的话当下吃了一惊,随即便装着没事般的说道:「不知少侠来东北是来
    干嘛的呢?难不成是来跟闯王为难的吗?」「哈哈……」我一笑置之,本想说出实情,但忽地
    脑子里闪出一个怪念头:黄真在金庸小说中也算得上是个高手,但不甚出名。我看我武功练道
    如此境地可不可以打赢这个金庸小说里面二流的高手!当下冷笑一声,道:「是又如何?不是
    又怎样?」黄真鹜地一愣,面露杀机,道:「若是不是,那自然最好;若是,那休怪我手下无
    情!」我立刻扎好马来,双手摆好架式,说道:「那便要看看你有没有知道的资格!」

    黄真大怒,铁算盘一甩,迎掌直劈过来……那气势就是不一样,看来修炼混元功数十年的他功
    力俨然已臻化境。我当下不敢怠慢,九阳真气运遍了全身,双掌一挥便是降龙十八掌中的绝招
    --「龙战于野」。顿时一条炽热非常的火龙自掌中窜出,张牙舞爪地朝黄真扑去。黄真大惊
    ,一时便觉得热气逼人。时乃地处东北极寒之地,四处皆是白雪皑皑,剎眼望去那树梢上的白
    雪也像是快要融化一般。黄真实想不出怎幺才能化解这招。看着这条气势汹汹的火龙,他突然
    将手中精钢所製的铁算盘往前一格,闭上了双眼……

    ……过了一会儿,黄真手上算盘不住打颤,发出「格格」的响声。再一阵子,竟像是没有了反
    应一般,黄真渐渐睁开双眼。「咦」黄真惊歎道,只见我笑嘻嘻地站在他的面前,揖道:「黄
    前辈,请恕晚辈无礼!晚辈并不是来于闯王作对的,请前辈放心。晚辈如此做只是……想试试
    自己的武功罢了!」黄真轻歎一声「惭愧」,听着我的每个字便像是刺进了他的心腓一样,数
    十年来苦修的华山派正宗气功,却不如一个少年几年的功力。我想是猜到了他在想什幺,也不
    想让他难做,当下便说道:「黄前辈也不需如此,令师弟袁承志前辈也是我的启蒙恩师之一!
    」黄真歎了口气道:「还是英雄出少年啊!我那袁师弟和你都是一样!想不到我铜笔铁算盘黄
    真,却在一招之间输给了一个小娃子。」他看着他那微焦的铁算盘出了神。「既是输的彻底,
    我要你何用?」黄真一怒,右手猛地一捏,那精钢所铸的算盘便像橡皮泥一般变了形。

    他扔下算盘,头也不回地朝东边走去,安小慧不敢作声,悄然跟着他……忽地「砰」的一声枪
    响(不是吧,又来?),顿时看到黄真大腿处血流如注,半跪在地上爬不起来……「师伯!」
    安小慧大惊,急忙去掺扶他。看见远方十来个个红毛飞持枪跑来,我便知道是那是来找我麻烦
    的。黄真痛得额头直冒汗,嚷道:「小慧,不要管我,你先跑。」安小慧「哇」的一声哭开了
    ,叫道:「师伯,不行……」我站了出来,双腿扎马,双掌一推,便又是那招九阳神功催动的
    「龙战于野」,当下就看到一条大火龙直向众红毛飞飞去。带头的那个红毛飞吓呆了,喊了声
    :「GOD,THAT』S
    CRAZY!」慌忙连连后退。后面的士兵见状也弃枪逃去……为什幺这些人那
    幺喜欢弃枪呢?

    我掺扶起黄真,那黄真貌呈异奇状,像是怎幺也不相信这一幕是真的!「你为什幺要救我?」
    黄真道。我笑了笑,说道:「没什幺!只是你命不该绝罢了!」我掺着黄真四处环顾,便只看
    到了一间破旧的茅屋,于是便和安小慧掺着他一瘸一拐地向那小屋走去……

    鹜地在接近那所小茅屋的时候听到里面好像有人在讲话,说的却铁定不是中文。寻窗看去却看
    到了一个金髮碧眼的俄罗斯女人和一个俄罗斯军官在谈话,好在我开了翻译,谈话的内容像是
    在说什幺神龙……中原什幺的?「待我走近点听听他们在说什幺?」我心道。突然一声「哈嚏
    」……循声望去,却见安小慧擦了擦鼻子……我晕,早不打迟不打,偏偏在这个时候打喷嚏!
    ?我一转头,那个俄罗斯女人已经不见了。「伊呀」的一声,门打开了,那个俄罗斯军官拿着
    手枪指着我们便骂道:「他妈的,什幺人派来的奸细!」隔壁黄真和安小慧还在丈二和尚摸不
    着头脑之际,我忽地放下黄真,一个箭步冲将上去,一拳打中他的小腹丹田处。那个俄罗斯军
    官「哼」的一声便就倒下了。

    我一步抢进房,却不见半个人影……安小慧扶着受了伤的黄真进来,疑道:「到底什幺事呢?
    」我正经道:「刚刚听到那俄罗斯女人好像想联络神龙岛、云南吴三桂、吐蕃、蒙古进攻中原
    呢!」「吓?」黄真与安小慧都是吃了一惊,黄真道:「少侠,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大事
    不好啊。闯王的军队要对付一个朝廷已经是千万的难,再来外敌实在是……」黄真沉默了。过
    了一阵,黄真不管安小慧的劝阻一个劲的往外冲,口中说道:「不行,我一定要抢在他们攻进
    来的时候向闯王报信!」安小慧惊道:「不行啦,大师伯!你中了枪啦!」我说道:「不错,
    这位姑娘说的正在点子上。黄大侠腿上的上再不治疗,恐怕这一身的功夫都会搁下的!」黄真
    脸上一青,额上的汗水吟吟而下。我连忙过去掺扶他到床边坐好,说道:「让我瞧瞧你的伤口!」

    不等黄真答应,我已经刷的一声拔出安小慧的断剑……「霍」的一声切断了黄真裤腿的布料。
    下手之快、落位之準简直令我也觉得惊讶……看来我的九阳神功又深了一层,当然啦……自我
    练九阳神功以来,每次搞女人、打架、平时练功都用九阳神功,自然是升了几级的吶!

    看着他中枪处的血汩汩直流,我连忙点他大腿数处大穴,先止住流血再说。黄真见我的手法颇
    为熟手,也就不说什幺了。我接着用火刀火石生了个火,在剑锋上烤了烤,说道:「黄大侠,
    可能有点儿痛,忍着点!」黄真点了点头,我迅速挥剑割了个寸余的伤口,滚烫的铁剑使疼痛
    的感觉瞬间在黄真身上蔓延。看着那颗嵌进肉里黑色的弹丸,正在想着怎幺把它拿出来之际,
    床边的木箱却传来一些摩擦声。我顾不得黄真的疼痛,断剑剑尖鹜地一挑那颗弹丸……黄真「
    呜」的一声,晕了过去。安小慧大惊,骂道:「你……你干什幺?」我马上替他伤口敷上一些
    自製的玉灵散,扯碎衣服一角,替他扎好伤口,便循声去翻那边的地板……

    果然有一条秘道在地板的下面(书上不是写是箱子的吗?)。正当我打算向秘道那边追去的时
    候,安小慧拉着我的衣角道:「喂喂!你就这样就走了啊?」「要不然怎幺样?」我奇道。安
    小慧眉角微皱,轻咬下唇道:「我……师伯他……等下还有红毛鬼来怎幺办?」我冷冷笑道:
    「安姑娘剑法高强,便连我都不放在眼内,区区红毛鬼又岂是您老人家的对手!」安小慧忽地
    哭了,呜呜噎噎地说道:「对……对不起嘛!我……我也是为了闯王……」我这个人啊,什幺
    都可以,就是看不惯女孩子哭。看她这幺一哭,我心都软了,直说道:「没事儿的,红毛鬼不
    敢再来了。我下去看看,马上就回来?」安小慧才放心,说道:「一定哦?」我点了点头,便
    跃下地道……

    地道里黑漆漆的,还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寻着一阵浓重的玫瑰花香快速爬去,却被不知道什
    幺顶到了头……「啥东西……」未等我开口,已经有一个女人报以热吻,将我的舌头紧紧捲住
    ……「嗯……」一阵香气飘来,我便回想到,这个骚货便是苏菲亚公主。对方既然报以热吻,
    我便陪她玩玩。

    我用手环过她的腰,让她的小腹紧紧贴在我隆起的小兄弟上面。只听她「哦」了一声,手已经
    跟了上来,轻轻地抚弄我的小兄弟。「不愧是《鹿鼎记》里面的骚货啊!」我心道。一手把玩
    她的奶子,一手去探察她水流汩汩的小淫穴。忽地觉得耳边一阵骚痒,那俄罗斯婊子竟在我耳
    边吹气,那暖暖的香香的吹在我耳边煞是受用。苏菲亚一口含下我的耳珠,吞吞吐吐,一口唾
    液湿了我整个耳朵,却又是舒服异常。听她喘气声连连,下体流水又如此之多,实在是很想就
    地正法她。可我却又不这幺做,虽然小兄弟已经耸立至今,但我深知如此淫妇,现在进去只是
    被她玩,迟些进去才是我玩她……

    待我抠了她的小穴一阵,她已是全身颤抖,乳首挺立。我估摸着位置朝她的唇吻去,她顿时一
    惊,我的舌头便已经探入她的口中,伸入小穴的手指也怃然变成了两根……她轻声唤道:「进
    来……进来吧宝贝!」腿上忽地感受到一个又湿又软的东西在磨蹭,我便知道时候来了。(再
    蹭下去我整条腿都湿透啦!)

    我抵着她的小逼穴口用力一挺,她便深吸了一口气,想叫出声音,却又不敢……嘿嘿,我让你
    叫。我催动九阳神功,那肉棒便像一根烧红了的铁棒一般。我拔开她的双腿,对準花心便像捣
    葱一般插她的小穴……那水漉漉的淫穴中快速发出「咂咂」的响声,每次捣进去都捣得她直喘
    粗气,淫水直溅得我满身都是……「还不叫?不叫床我插死你!」我恶作剧的心情既来,便发
    狠劲地插,她却忍得十分辛苦,但又不肯叫出声来,像是在害怕什幺东西听到了似的。

    我嘿嘿地笑了一声,两指在她的菊花处抚弄。「不要!」她用俄语轻轻叫道。我用嘴摀住了她
    的嘴,她的香舌随即便伸入我的口中。我手指一用力,直插进她的菊花……轻轻拨动指尖,彷
    彿可以碰到十二指肠。(有点噁心)我迅速拔出手指……就在这一剎,苏菲亚「啊……」的一
    声长「嘶」……嘿嘿,终于叫床了吧。却觉得肩膀一痛……「我靠,臭婊子咬人!」我刚想发
    作,却闻我正上方一把熟悉的声音叫道:「是谁?」(该是洪安通了吧)我连忙放了九阳神功
    ,(其实想射很久了,没想到这婊子的小穴如此之紧)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她阴道内。顿时「
    BOOM」的一声,一张卡片变了出来,我摸索着捡起卡片,以最快的速度往后退出秘道……

    我摸着肩膀上的伤口爬出洞穴,衣服刚才没脱,就脱了一半的裤子。稍稍整理一下衣服,便回
    到茅屋内……安小慧看见我回来如获至宝一般,笑道:「……大哥,回来了啊?」我微微一笑
    ,说道:「我姓雷!」安小慧脸红道:「雷大哥~」忽地一督我的裤子,「扑哧」一声笑了出
    来,说道:「雷大哥,你那幺大的人了还撇尿嘛?」我低头一看,只见我右腿裤子湿了一大片
    (臭俄罗斯婊子,淫水流那幺多),慌忙解释道:「刚才洞里有只猴子,我一不小心就被它在
    这里撒了泡尿……」(这个理由够牵强吧)岂知安小慧并没有怀疑,笑着说道:「我华山也有
    很多猴子,我家就养了两只,一只叫大威,一只叫小乖……」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却又闻安小
    慧问道:「雷大哥肩膀像是被人咬伤了?」我心里一惊,慌忙道:「都是那只猴子咬的啦……
    」安小慧点了点头,也就不说什幺了。

    过了一会儿,黄真缓缓转醒。我和安小慧扶他欠起身来,才刚刚坐稳,黄真便道:「少侠,我
    有一事相求,乃是关係到中原百姓的命运,希望你一定要答应我!」突然小腿一痛,他便坐也
    坐不稳,倒下身来。「师伯~」安小慧吃惊道,又扶起了他。我说道:「黄大侠有什幺事儘管
    说,在下力所能及一定照办!」黄真颤声道:「帮我……带小慧到……到闯王军中去……告诉
    ……告诉闯王要……要小心……」我问道:「那黄大侠你呢?」黄真苦笑道:「我这副老骨头
    还不至于走不动。多亏了少侠,我估计这伤要四五天才可以痊癒,我在此地先躲一阵,等我痊
    癒了我就回华山去告诉这个消息给他老人家知道!」安小慧哭了,眼泪不住地流道:「师伯!
    」我点了点头,拉着安小慧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等等,好像我还不知道闯王军营在哪里~
    郁闷!我从怀中悄悄取出那张苏菲亚的卡片一看:卡片编号027,卡片名称苏菲亚公主,简介…
    …难易度H。「虾米?H?」那个骚货骚成这个样子,是人都能上咯……我晕。

    牵着安小慧跑了一阵……(晕,都想到了不知道闯王军营在哪里,还跑个P啊?)便停了下来,
    搔了搔脑袋,问道:「小慧姑娘,你知道闯王军营在哪里嘛?」安小慧指了指东边(现在是朝
    北去了啦),我一个劲儿纳闷,知道了咋不早点告诉我呢?拖过她的手便向东奔去。跑了好一
    阵,才略略看到有士兵在站岗,便加快步伐,冲了过去。

    「什幺人?」站岗士兵问道。我揖道:「在下雷幽风,陪同华山安小慧姑娘一同有重要军情告
    诉闯王。」那士兵满脸横肉,嘴角比眼睛还高(夸张啦),那「猪」唇一撅,便道:「就你们
    两个老百姓会有什幺重要军情?多半是敌军的间谍。」说罢大喊一声:「给我抓起来。」三四
    个士兵听到喊声,持矛冲将上来……「岂有此理!就你们几个小卒还配跟我嚷嚷?」右臂一呼
    ,便是一道气劲直扑那横肉士兵。那横肉士兵喉头一甜,哇的一声吐了一口鲜血,双手捂着肚
    子倒在地上直哼哼!「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你们快点叫闯王亲自出来迎接我!」我一脸正气,
    几个士兵看了像是吓破了胆,矛也不要了,扔在地上便往内营跑去……(奇怪,怎幺那些人一
    害怕就丢兵器?)

    「谁在那里大吵大嚷的,见闯王?口气好大!」内营缓步走出来三人:一人面色枯黄,
    但双眼炯炯有神,背上背包上贴了张黄纸--「打遍天下无敌手」;另一个一面鬍渣,
    英气逼人,背负一把大刀,上面似有「冷月」二字;最后一个是个女生……女生?只见
    她紧紧贴在第一个人身后,露出水灵灵的双眼,雪白的肌肤略略透出一点微红,身上披
    裹着一件白色的貂皮大衣(值钱啊!)……「难道阁下便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苗人凤
    和关东大侠胡一刀?」

    期待后续发展~~
    ^^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