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裤奇缘(7-9)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七章
    母子情关

    夏天进入了最炎热的阶段,人类似乎也感染了夏天的气息,使心情一下子全都

    浮动了起来。

    深夜里,仔仔利用沁凉的晚上在书桌前读书。乾妈穿着一身轻薄的睡衣来到他

    身旁。仔仔一转头,猛一见到母亲若隐若现的曼妙胴体,不由得脸红心跳,乾妈将

    双手搭在仔仔肩上,温柔的替他按摩,母亲的贴心举动,原本是一件温馨的事,但

    看在仔仔的眼中,一切都变成的调情的前奏,是的,母亲在用身体挑逗他,那一身

    透明的睡衣、和睡衣里性感的胸罩和小内裤是最好的证明,仔仔几乎可以断定,母

    亲这回是有备而来的。难道是对上次自己的试探有了最具体的反应?

    突然间,母亲的双手慢慢的滑下他的颈子,轻轻的将她抱个满怀,仔仔的身体

    就像受了电击一般猛然的震了一下,然后,他感觉到母亲柔软的酥胸正紧紧的贴在

    她的背上,轻轻的揉动与厮磨,他甚至可以听见母亲的心跳,和他一般的巨烈!

    然后,房间里是一阵死寂,母子俩像僵直的蜡像,动也不动。

    仔仔像瞬间爆发的火山,猛一转身将母亲推倒在床上,他又像只饿虎般扑向母

    亲,準备啃噬不请自来的猎物,但瘫躺在床上的母亲是如此的镇定,似乎早已预见

    了自己的不幸,或者说,这一切只是个陷阱,而母亲是个令人垂涎的诱饵,令他一

    头往下栽。

    仔仔用粗壮的臂膀压住瘦弱的母亲,乾妈娇喘着、颤抖着、睁着一双大眼看着

    神情激动的儿子。

    「仔仔….别乱来….快放开妈妈。」

    仔仔似乎什幺也没听进去,反而猛吻着母亲的粉颈与脸颊,同时,一双手也安

    份了起来,撩起了母亲那件若有似无的睡衣,肆无忌惮的游走在母亲的双峰与私处

    儘管乾妈嘴边不断呢喃着要仔仔放手,但娇羞的语气听在仔仔耳边却成了一句

    句挑逗的话语,他反而变本加利的放肆着自己的慾望对母亲尽情侵犯。

    「妈….我爱妳….让我来好好爱妳吧….。」

    「仔仔….妈妈也爱你….但是….这样做好吗?」

    「天知、地知、妳知、我知,只要我们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

    此刻,人类最原始的慾望正考验着这对母子。仔仔说得一点也没错,只要两个

    人都能守口如瓶,谁会料想到这对身居寡出的母子会做出乱伦的行为?

    仔仔的举动越来越放肆,乾妈的睡衣早已被他扔得不知去向,胸罩也被解了开

    来,两颗丰腴的乳房,正落在仔仔的掌中把玩,一张调皮的嘴、一只淘气的舌头正

    舔舐着她的乳头,乾妈的乳头已兴奋的勃起,下体的淫水早已氾滥,连最后的一道

    防线也已在不知不觉当中被仔仔褪至了膝盖。

    「这样好吗….我们是母子呀….。」

    「母子就不能相爱吗?」

    「母子可以相爱,但….可以乱伦吗?」

    突然间,一股强烈的道德感涌上了乾妈的心头,她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件天地不

    容的事情,一个引诱儿子走向乱伦之路的母亲,她断然的推开了仔仔,赤裸的奔出

    房间,只留下了错愕的仔仔,不知所措的坐在床上。

    明明是出于自己的主动,但却在最后败给了自己的良知。道德,真的那幺的重

    要吗?母子的乱伦,古今中外皆有之,这难道不是人性的一种表现吗?既然是人类

    深层的慾望,又为何要强加什幺伦常来压抑真情的表现呢?只因为她们是母子,面

    对一个从己出的骨肉,又为何要阻止他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

    接下来的几天,母子俩行同陌路,就连见面也故意将眼光避开,原本活泼的仔

    仔也变得非常沈默,总是一个人将自己锁在房里。

    乾妈虽然想尽办法想要挽回滨临绝裂的母子关係,但仔仔却丝毫不为所动。乾

    妈不停的在想,难道她真的做错了吗?为了满足儿子性幻想,她宁可将自己装扮得

    像个蕩妇;为了提供他更方便的舒解管道,她买了一整个橱柜的性感衣裤;为了让

    她容易窥视,她甚至将自己的私处毫无保留的赤裸裸呈现在他眼前;只因为不愿陷

    儿子于乱伦的千古罪人,却被他弃之如蔽屡,连正眼都懒得看上一眼,她真的做错

    了吗?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乾妈与仔仔间的关係渐行恶劣,乾妈心中的苦闷也如无形

    的枷锁般每天折磨着她,原本亮丽的少妇一下子老了许多。

    其实在乾妈心中,也不明白为何那一晚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只要她心一横,

    眼一闭,放任自己的身体与灵魂、将道德暂时摆在一旁,等一切都已成定局之后,

    就无需烦恼这乱不乱伦的问题,或许这只是一时的决择,而她仍然选择了急流勇退

    洗完澡之后,乾妈若有所思的在屋子里到处闲走,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却发

    现自己正站在仔仔的房门外。房门是扣上的,但是从房里透出一道淡淡的光,乾妈

    知道仔仔还醒着,但却不知道她正在做什幺?看书?发呆?亦或仍偶尔会拿出她的

    性感内裤来自慰?仔仔已经对她失去了兴趣吗?或者说是因为上次的事件让他失去

    了爱她的信心?

    她轻轻的扳开把手,推开了门。

    仔仔似乎有些意外看见母亲再次踏进自己房里,但在明白母亲今晚的来意之前

    ,他选择沈默。

    「仔仔,妈妈想跟你谈谈。」

    「有什幺好谈的。」仔仔背过身去,显得有些不耐烦。

    「上一次,妈妈并不是故意要推开你,而是….你知道我的困难。」

    「妳有困难,难道我就没有吗?我们是母子,但那又怎样?难道我不是男人,

    而妳不是女人吗?」

    「话虽如此,但妈妈并不想陷你于乱伦的错误之中。」

    仔仔转身抓起了母亲的双手,激动的大叫道:「我不介意!也不管什幺乱伦不

    乱伦,我只知道我爱妳!我要妳!」

    乾妈侧过头去,两行清泪滚滚流下,听到儿子的真情告白,不禁一阵心酸,她

    似乎在责备自己当初的拒绝是错的。

    「仔仔….,我的心肝….我的乖宝贝,妈也爱你….。」

    「妈….妳知道我爱妳爱的多辛苦….自从回到妳身边之后,我就只能在暗中

    偷偷的恋着妳,难道妳从来没有发觉我不曾交过任何女朋友?甚至连正眼都不曾看

    过,为的是什幺?都是因为妳呀!因为我的心中全都是妳,所以根本容不下任何女

    孩,难道妳丝毫没有感觉吗?」

    仔仔越是大胆的告白,就让乾妈越感歉疚,儿子是如此的深爱着自己,难道她

    不能同样的对待他吗?

    「妈不是不了解,妈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你呀!难道你没发现妈妈最进几

    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为了满足你喜好,妈妈甚至整日穿得像一个蕩妇,你敢说我

    丝毫没有感觉?」

    此刻,母子俩就像对簿公堂的冤家,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所承受的苦一五一十

    的告知对方,在一阵相互真情的倾吐之后,母子俩也渐渐的了解到对方对自己所做

    的牺牲,原来所有的问题,全出在两个字「道德」。

    「乱伦」,自古以来就为人所禁忌,但越是禁忌的东西,就对人越具有吸引力

    ,人们甘犯乱伦的天条,难道只为了一时的私慾吗?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真

    正明白。

    乾妈与仔仔母子,正面临着人生中最大的决择,他们有乱伦的动机,也有支持

    他们母子发生乱伦的充份理由,他们相爱,超越了年龄的限制,现在,更要超越伦

    常、超越道德,因为他们坚信爱是最无可抗拒的理由,虽然他们是血脉相连的母子

    ,虽然他们深知这段感注定是要被诅咒的。

    母子俩四手相执,对坐在床前,仔仔眼中汎着泪光,而乾妈则早已泣不成声。

    「妈妈,该说的我都说了,妳打算怎幺办?」

    第八章
    错误的第一步

    半夜一点钟、乾妈全身赤裸的躺在儿子的床上,床边是刚刚被儿子温柔褪下的

    内裤和胸罩,仔仔侧卧在母亲身旁,单脚斜胯在母亲身上,一手则抓着母亲的乳球

    不停的把弄着….。

    「仔仔….把灯熄了好吗….妈妈会害羞….。」

    「不不不….我喜欢看妈妈羞怯脸红的样子,像个小女孩似的。」

    仔仔用膝盖去顶母亲的下体,乾妈在儿子不断顽皮的把弄之下,身体也慢慢有

    了反应。害羞、兴奋、羞耻、愉悦、期待、担心….一重重矛盾的情绪如海浪般袭

    来,翻搅着乾妈的思绪….。

    此刻,乾妈唯一能做的,就是任凭儿子摆布….。

    「妈….我要吻妳….可以吗….?」

    「….妈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

    连乾妈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会对儿子说出如此败德的话,但听在仔仔而中,却

    彷彿如同一张特赦令一般,前些日子还被母亲狠狠的拒绝,没想到才几天的时间,

    母亲竟然将自己的身体毫不保留的献给自己!

    既然得到许可,仔仔不荒不忙的与母亲吻了起来,四片湿唇相接,乾妈很自然

    的张开了嘴,仔仔将舌头送进母亲嘴里,胡乱的翻搅,乾妈也顺着儿子,将舌头申

    进他口中,母子两人彼此交换着唾液,吸吮着对方的舌尖,越吻越激烈,越亲越狂

    野….。

    「妈妈的口水….好甜….好香….。」

    乾妈一手挽着仔仔的颈子,一手则抓着他的臀部,她自然而然的将自己的私处

    往仔仔的下体挺进,用布满耻毛的耻丘去摩擦仔仔的阳具。

    「妈….我好爱妳….我要….插妳的….小穴….。」

    「我已经….完完全全….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妈….知道吗….

    千万….不可以….辜负….我的一片….苦心….。」

    仔仔的手,从母亲的胸脯摸到了下体,身子也重重的压在母亲身上,面对儿子

    强硬的攻势,乾妈很自然的张开双腿,期待着儿子的侵入….。

    仔仔摸準了母亲的穴门,先用手指插到穴内玩弄一翻,搞得乾妈淫水不断满溢

    而出。乾妈穴中搔痒无比,仔仔粗大的阳物虽然以在穴门外待命已久,但却迟迟不

    肯插入,难以启齿的乾妈忍不住扭动的下体,不断的将阴门凑上儿子的肉棒….。

    「妈妈下面好湿….。」

    「好宝贝….别再整我了….快….快….。」

    「快什幺?我要妈妈亲口说出来。」

    仔仔明知故问,目的无非是要让母亲感到更加羞耻与淫蕩。

    「快….快插进妈的身体….妈妈需要你….要你的宝贝…。」

    仔仔摆好了姿势,臀部往下一沈,一根充满淫慾的肉棒直末至底,为了掩饰高

    潮的羞愧,儘管身体已经亢奋到了极点,但乾妈只能紧咬住棉被,不敢发出任何声

    音,但汗水早已挂满了她的脸….。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仔仔不停的抽送着阳具,乾妈咬住棉被的嘴发出阵阵闷声的呻吟。

    第一回嚐到禁果的仔仔,面对自己挚爱的母亲,一个伟大的女性,他已经忘了

    什幺叫怜香惜玉,也不顾母亲的身体是否挺得住,只管不停的抽送、抽送、再抽送

    ….只因为性交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仔仔….仔仔….。」

    乾妈无尽的呢喃声,激起了仔仔心底深处狂放的兽性,儘管房里开着冷气,但

    母子俩仍搞得满身大汗,淫水沾湿了床单,仔仔的阳具则塞满了母亲的阴道….。

    十五….二十….二十五….。

    仔仔心中默数着抽插母亲的次数,儘管过去只有手淫经验的仔仔,仍旧希望能

    给母亲留下美好的第一次回忆。

    「妈….我快不行了….。」

    「别….别射在….里头….。」

    浓浓稠稠的精液喷洒而出,就在即将射精的那一刻,仔仔拔出了阳具,将滚热

    的精液射在母亲肚皮上。

    一阵狂野、放浪的插穴之后,乾妈早已痛快的昏厥过去,汗水和泪水,同时挂

    在她的脸上,从今以后,她与仔仔,再也不能只是母子。

    第九章
    世事难料

    「这幺说来,妳和妳儿子仔仔应该是十分相爱的才对,但是妳却告诉我,妳之

    所以搬到这里来,是为了躲他,这我就越听越糊涂了。」

    提出这个问题,已经是几天之后,但乾妈并不愿多说,她也怪自己当天喝多了

    ,才把这不可告人对我说。但话已说出口,她希望我别在多问。倒是我自己,不知

    怎幺搞的,乾妈的故事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来。

    「对了,那天送妳的生日礼物,不知道乾妈穿得合不合身?」

    想不到乾妈竟然背过身去,翘起屁股,然后将裙摆慢慢的往上扯….。

    果然,那件性感小内裤正穿在乾妈身上,看得我好感动。

    「等你生日的时候,乾妈也会送个特别的礼物给你。」

    「真的吗?没骗我?该不会也是乾妈的内裤吧?」

    「你只猜对了一半。要我的内裤,你随时到我房里拿都有,何必要我送呢?」

    「真期待,难道是妳到国外又买了什幺新款式的内裤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乾妈看看錶,问我下午有没有其它事情,如果没有,她要我陪她到东区去走走

    。陪乾妈逛街是最近以来我最快乐的事情,因为每回上街,乾妈总免不了会要我陪

    她去买几件内衣裤,而这是我唯一能够光明正的走进女性内衣店的机会。

    乾妈带我来到一家专门代理法国女性内衣的商店,内衣店的老闆娘和乾妈是旧

    识,所以亲切的招待我们入内,并且还将店内最新潮、最性感的内衣裤样式一一拿

    出来给乾妈适穿,倒是站在一旁的我,看着乾妈和老闆娘把玩着这些性感的内衣裤

    ,有说有笑的模样,让我感到十分不自在。

    「对了,忘了跟妳介绍,这是我的儿子。」

    「喔….妳就是仔仔吧,妳妈妈常向我提起你,你妈都叫我阿凤,你就教我凤

    姨吧。」

    乾妈向我眨了眨眼,要我别揭穿她的西洋镜,我立刻意会乾妈的意思,顿时成

    为「仔仔的化身」。这也让我和乾妈出现在人前时能够较为自在。

    乾妈在店里呆了好一会儿,挑了两套用丝绸镶蕾丝玫瑰花图样的紫色内衣,性

    感火辣的样式,是乾妈最喜欢的那种。临走前,乾妈却折会店内,又拎了一包东西

    出来。

    「乾妈真是个内衣狂,一点也不输我。」

    乾妈拿起手上的小包包,故意在我面前晃了晃。

    「这是生日礼物!」

    乾妈果真是要送我这迷人的内衣裤,但为何早上问她的时候,她却说我只猜对

    了一半,那另一半到底是什幺?难道….难道….难道是乾妈要亲自为内衣裤开封

    之后,才将带有「妈妈的味道」的内衣裤送给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将用它来打

    手枪一辈子!

    其实,我也经常在乾妈的浴室内偷拿她换洗的髒内裤来自慰,沾有鹅黄色分泌

    物的内裤散发着让人销魂的女性赫尔蒙气息,再加上汗臭味、香水味、屎尿味,混

    合成人间最美的味道,好几次还因为用乾妈的内裤包裹着阴茎自慰时,将精液射在

    内裤上而遭到乾妈的责备,但她却似乎不以为意。

    有一次,当我正陶醉在阴茎与内裤柔软布料的紧密磨擦所产生的巨大快感中的

    时候,乾妈突然闯进浴室内,被乾妈逮个正着的我,急忙向乾妈陪不是。

    「你们男生就是喜欢玩这幼稚的游戏!」

    当时还不知道乾妈的儿子仔仔,也有拿她的内裤自慰的习惯,乾妈只罚我帮她

    洗内衣裤,并没有多说什幺,甚至日后也不禁止我在用它的内裤自慰,只告诉我,

    用完之后记得将所有内衣裤洗乾净。而我,真不知道这是惩罚还是奖励,只是在听

    过乾妈所说的故事之后,我开始了解到乾妈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也知道乾妈的「

    内衣情结」是如何产生的。

    「除了我的内裤以外,你还用谁的内裤自慰?」

    乾妈在我帮她清洗内衣裤的同时,突然问起我这个尴尬的问题。

    「以前曾经偷过一些女学生的内裤….大部分都用过….。」

    「你妈妈的内裤呢?」

    「我妈?妳别开玩笑了,我妈的内裤又旧又保守,有些甚至穿到都破了动还在

    穿,我怎幺会感兴趣….。」

    乾妈露出诡异的笑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

    「既然你对自己妈妈的内裤不感兴趣,怎幺又会知道你妈妈的内裤上有破洞?

    还是从实招来吧。」

    「….是有几次啦….但那都是在认识乾妈以前的是了,自从有了乾妈的….

    以后,我就在也没用过我老妈的内裤自慰了。」

    「你既然有了那幺多收藏,而且都是年轻小女生的新潮性感内裤,又怎幺会想

    到要用妈妈又旧又土的内裤呢?」

    「这….该怎幺说呢….有时候进浴室洗澡,恰巧看见妈妈刚换下的内裤,虽

    然很不起眼,但….一想倒是刚从妈妈胯下脱下来的内裤,上面还沾有….妈妈的

    阴毛,握在手中,甚至还可以感觉到妈妈的体温,下体忍不住就冲动了起来….我

    自己也觉得奇怪。」

    乾妈听完之后,并没有责备我,反而给我一个拥抱,好像是在对我说「亲爱的

    ,你的感受我了解」,然后默默的走出浴室。

    现在想起来,乾妈自己的儿子也用她的内裤自慰,她自然一点也不奇怪,倒是

    她一再问我对自己母亲的感觉时,我才慢慢的发觉到,其时在乾妈出现以前,我也

    曾经被母亲的内裤所吸引过。在乾妈的追问之下,我甚至反省起我对母亲的内裤,

    有着一份特别的感受,因为母亲的内裤以女性内裤的标準而言,并不吸引人,或许

    ,我对母亲内裤的感觉,是来自我对母亲的心情寄託。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 相关内容